羅征終究不是尋常大圓滿,而且他堂堂巔峰亞聖,倘若敗給一名大圓滿真神,那種挫敗感是他難以接受的。

「嘶……」

劍芒與劍芒之間相互撕裂,爆發出一陣尖利的呼嘯,這呼嘯聲足以撕裂尋常真神的耳膜,讓人頭昏腦漲。

在相互撕裂的同時,綻放出一道道赤金色的光點。

這些光點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四面八方爆射!一些光點打在東方虯的身上,頓時留下一個深深地陷坑!

東方虯難以忍受那些光點的亂射,只能放棄用蛇矛困住羅征,選擇了後撤。

牧天守的焚金滅劍,應該足夠滅殺羅征了,他一邊後退心中一邊想著。

可牧天守本人遠沒有這麼樂觀……

他滿臉嚴峻的盯著一金一白兩道金芒。

一開始他的焚金滅劍的確是佔據了上風,眨眼之間,就將白色劍芒侵吞了三分之一。

可侵吞到一半之際,焚金滅劍就開始急劇縮短,而羅征斬出的那一劍,竟是越挫越勇……

「焚金滅劍……牧家亞聖的壓箱絕學,的確是剛猛至極的劍招,可惜……這神域之中,又有什麼能與斬情神道催生的劍招匹敵?」

黑水中那雙眼睛將上方的一切凈收眼底,看著兩道劍芒交錯,這對眼睛的主人已做出了判斷。

果然……

只是眨眼之間,焚金滅劍斬出的金色劍芒,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弈神一劍斬出的白色劍芒,則朝著牧天守反撲而來!

「哼!」

牧天守冷哼一聲,這電光火石之間的交鋒,他只能承認自己是不如羅征的。

隨後他提著那柄金咒無形劍再度斬出了一劍。

「焚金滅劍」是牧天守最強的殺招之一,這一劍消耗的道蘊相當多,即使他身為亞聖,至多也只能連續斬出三劍……若是強行催動丹田斬出多劍,他體內世界的道蘊不夠,就需要真元彌補,這會傷到他體內世界的根基。

「不過第二劍就足夠了,區區大圓滿真神,斬出剛才那一劍恐怕也是極限,不可能催動出第二劍……你縱然有萬般天賦,終究是免不了一死!」牧天守心中暗暗想著。

「唰!」

第二道焚金滅劍再度飛射而出……

可這一道劍芒剛剛斬出,牧天守的臉色頓時一僵。

「這,這……」

前方的羅征手握承影劍,朝著牧天守凌空飛斬。

一道道白色劍芒,宛若飄散在空中的絲線,形成一個複雜的夾角,朝著牧天守當頭斬來。

羅征在一瞬間竟是斬出了七八劍!

「退!」

牧天守的臉頰再度抽搐,心中有一個無比明晰的問題升騰起來。

這傢伙真的是大圓滿,而不是聖人么?

若不是羅征不曾在聖人山上留名,他都懷疑羅征是某位聖人的偽裝。

不過這個問題只是一閃而逝,他現在只是一味的飛速後退。

「唰唰唰唰唰……」

那些飛速斬來的劍芒,早已將他的焚金滅劍給吞沒。

眼看牧天守就要被羅征編織的劍網給淹沒……

不遠處的東方虯猛然一閃,一手扣在牧天守的肩膀上,另外一隻蛇矛猛然點出。

那蛇矛每一次凌空一點,就產生一個巨大的漩渦。

東方虯一連點出了十來次,就有十多個大漩渦橫亘在他和羅征之前。

這些大漩渦在高速盤旋之下,竟將羅征的劍芒引得東奔西跑,異常混亂。

不管如何,東方虯算是阻住了羅征的攻勢。

但羅征不出手則已,出手就沒有打算留下這兩名亞聖,他自會全力以赴。

隨著他眼睛微微一眯,背後的雷翅猛然一扇,就朝著兩名亞聖衝去……

……

……

絕望平原上……

含青帝朝著遠處的東方純鈞拱拱手,真元傳音道:「純鈞兄,我兒女有難,不得不救!」

扔下這句話后,含青帝已朝著絕望平原的左側飛遁而去。

東方純鈞仍舊在與加戮鏖戰著……

儘管他與牧海極,唐侖的聯手下佔據了上風。

可是惡魔的恢復能力實在是太過於變態,這場一面倒的戰鬥,竟變長了一場拉鋸戰。

霸道總裁別惹我 東方純鈞有心想要將含青帝留在絕望平原,可含青帝拋下這個借口,東方純鈞也難以阻攔。

「嗖!」

含青帝衝出絕望平原后,就化為一道青芒,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黑水域中飛遁而去。

https://tw.95zongcai.com/zc/19361/ 含蒼煙後退了一段距離后,並沒有逃走,憑藉含蒼煙他能迅速找到羅征!

他身份的秘密絕對不能泄露出去。

一旦讓東方純鈞知曉,對他而言就是滅頂之災。

最為保險的方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出手滅殺羅征,所以他才不顧東方純鈞的猜忌,強行離開絕望平原……

「我若掌控這豪門聯盟,定要惜材於你!可惜你知道的太多了……」

含青帝的眼中泛出點點殺機。

他與羅征本沒有太大的仇恨,而且羅征的表現也十分搶眼,若能加入他含家,當然也堪當重用。

現在含青帝為了萬無一失,不得不出手除掉羅征。 面對羅征咄咄逼人的攻勢,一開始牧天守尚且還有不服。

或許羅征的劍招厲害,可整體實力未必就是他的對手,何況他與東方虯聯手,就連聖人都能一戰……

惱怒之下的牧天守,竟是再度選擇正面對抗羅征。

可結果非常殘酷,他的金咒無形劍再度碎滅后,連同自己的一隻手臂,都被羅征一劍斬碎!

要不是東方虯猛然一拉之下,他怕是當場就被羅征斬成了兩截!

到了這個時候,牧天守才選擇相信,自己的確不是羅征的對手……

相比之下,東方虯看的要明白的多。

單論實力,牧天守或許比東方虯要強那麼一丁點,可論眼界,東方虯比牧天守高出太多了。

在羅征運動斬情神道之際,東方虯已有了退避的心思。

在他想來,第六層通向上層的通道已經封閉了,羅征插上翅膀,也是無法離開深淵魔域的。

咱們沒捉到羅征,也不算什麼丟臉的事情,只要東方純鈞掌控了深淵魔域,想要將這小子從深淵魔域中剔除,還不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何苦要跟這小子拚命?

只是牧天守是一個死腦筋,現在惹的羅征步步追殺,他也相當無奈。

「金劍凝!」

牧天守雖然只剩一隻手臂,但那股心氣未散,眼中依舊充斥著厲芒和戰意。

「叮叮叮叮……」

那金咒無形劍阻擋了數次后,羅征輕輕吐出一個「碎」字,承影劍上爆發的力量驟然大了十倍。

「哐!」

金劍再度潰成一片金燦燦的咒文。

眼看羅征順勢就要一劍刺殺而來,東方虯的蛇矛再度一挺,從一個巧妙的角度貫穿而去。

這個角度讓羅征十分難受,他這一劍固然是能刺殺牧天守,可自己也要被蛇矛洞穿,不死也要重傷……

在深淵魔域這等逆境中,倘若身負重傷的確是不明智的選擇,羅征也只能選擇避開東方虯這一刺。

「不愧是亞聖……」

羅征心中默然道。

論純粹的實力,羅征並沒有將兩人放在眼中。

可他們的眼界和判斷,遠不是尋常大圓滿真神能夠比擬的。

就在羅徵選擇後退的一剎那,東方虯眼中精芒一閃,居然得寸進尺,提著蛇矛逼了上來!

「咻!」

那蛇矛忽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盤旋,形成一股恐怖的爆發力!

東方虯隱忍這麼久,竟是在這時動用了殺招,的確出乎羅征的預料。

越是這種情形,越是不能慌張。

羅征的心態沒有絲毫變化,但手中的承影劍則是一記豎劈,再輕輕一挑,又將劍身猛然一橫……

「哐,哐,哐……」

他一連使出六七招。

承影劍亦在極小的範圍內騰挪,迅速的消解了東方虯的攻勢。

「好,好……」

潛伏在黑水中的那雙眼睛中的神色越來越興奮。

他看到羅征使出的劍招,既是欣慰,又是肅然……

雖說弈神一劍是他所創,可此劍法並不完全,或者說除了那最為極致的一劍外,這套劍法尚且蘊藏許多缺點。

而羅征所運用的每一招都完美的相搭,彷彿他天生就是為了斬情神道而生!

這雙眼睛自然不知道,羅征所修的極簡劍道,原本與「弈神劍」極為契合,正因為如此,羅徵才走到斬情神道上面來,而後面觀摩「始初劍法」后,在劍道上的造詣更是登峰至極。

東方虯一連串的殺招竟毫無效果,他倒是沒有什麼遺憾,將羅征逼開了一段距離后,他轉身一把拉著牧天守就要遁走,可羅征依舊緊咬在後面。

但在這時候,就在遠處一道青芒忽閃而至……

「聖人?」東方虯眼睛一眯,閃爍出一絲警惕之色,「含青帝!」

牧天守則是哈哈大笑,「好!有聖人親臨!是含家的聖人!我看你又多大能耐,有本事你能從聖人手下活命!」

牧天守是欲除掉羅征后快,無奈自己的實力不夠,現在忽然看到一名聖人出現,竟是大喜過望,一點都沒有一名亞聖的風格。

可東方虯心中又是另外一番想法。

別看東方純鈞准許含青帝踏入深淵魔域,但他始終對此人存在猜忌。

畢竟含青帝之前是如此猖狂,將含家推入浮島后,可是接連二三的推掉了豪門聯盟的盛情邀請,甚至不曾將東方純鈞放在眼中。

可這幾十年忽然態度大變,換誰心中都會起疑。

「咻!」

即使是隔著數十里距離,含青帝已朝著這邊彈出了一指。

那一道青色的指芒,劃過四五十里距離,精確的打向羅征,將羅征與兩名亞聖之間的空間劈開,逼地羅征不得不後退。

看著分割空間的那一道指芒,羅征臉色也是微微一沉。

面對亞聖,羅征方可有一戰之力,甚至能壓制亞聖。

可面對真正的聖人,羅征心中完全沒底。

何況含青帝在聖人中,也屬於頂尖那一層,否則他不可能單槍匹馬,將含家推入豪門前十。

含青帝由遠及近,不過兩個呼吸時間,已來到了牧天守和東方虯的身邊。

「多謝含家聖人出手相救,」牧天守拱手說道。

含青帝的名字中有個「帝」字,若論尊重,完全可以稱呼他一句「帝聖」。

不過含青帝在豪門聯盟中原本沒什麼地位,這樣的尊稱是不夠資格叫的。

含青帝的目光不曾從羅征臉上挪開,他嘴角微微泛起一絲笑意,對牧天守淡淡說道:「誰說我出手救你們了?」

聽到含青帝這話,牧天守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而東方虯的目光一凝,心中微微一沉,有些不好的預料浮上心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