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急忙捂住小莎倫的眼睛,同時告訴克洛不要看。

好奇心驅使的克洛還是看了一眼,頓時亡魂皆冒。這是克洛第一次見到死人,而且這個人他認識就是害得他留堂的菲力克。

「是菲力克,是菲力克」,克洛不停的大叫如同受驚的小鹿。

忽然克洛感覺腦袋嗡嗡作響,眼前一黑整個人昏死了過去。

克洛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他見到菲力克的鬼魂,過來找他索命,嚇得克洛不停的大叫。

「啊,羅斯救我,羅斯就我」!

婚寵寶貝小妻 一道瘦弱但溫暖的身影將克洛摟在了懷裡,「可憐的孩子,你不要嚇媽媽,媽媽永遠守在你身邊」。

克洛睜開了雙眼,見到了守在一旁的母親羅斯,以及自己的養父克里斯。

「媽媽,爸爸」。克洛哭了,這是他被收養以來第一次哭泣,即使調皮被克里斯胖揍,也從未哭過。

「媽媽,菲力剋死了對嗎」?

羅斯寵溺的摸著克洛的小腦袋,「我知道那人是你今天新認識的朋友,但他已經死了。我家寶貝十分堅強,一定能從悲傷中走出」。

此時克洛滿腦子亂糟糟的,他竟然見到了菲力克的靈魂,從菲力克身體中離開,並且被一個黑暗可怕的力量吞噬。

難道菲力克連靈魂都被吞了不成,克洛突然感到內心彷徨,會不會我死後也被吞噬,我不要被吞噬。

克洛並沒有注意到,為何他能見到菲力克的靈魂,以及那吞噬菲力克的黑暗是什麼,知識這一切讓他本能地害怕。

羅斯以為克洛有些害怕,不停的安慰他。一旁的妹妹莎倫此時同樣臉色不太好,小丫頭雖然才一歲多,但表現的充滿了恐懼。不停的哭泣,這次即使將他放到克洛身旁仍然哭泣不停。

克里斯埋怨的羅斯,他們不該走那條路回來。羅斯沒有說話,只是自責的看著自己的可憐的兩個孩子。

回到家中,克洛一直沉默不語,羅斯除了安慰,根本不知如何開導這個小傢伙。

「媽媽,我累了要去睡覺」。克洛頭也不回衝去自己房間中。對此克里斯夫婦也只是認為小孩子被嚇到,可能睡一覺變好。

克洛確實累了,但並不是被嚇住。而是因為他的大腦在重啟,慢慢恢復記憶。前世記憶、轉生后殺戮,各種記憶突然間充斥在大腦中,克洛此時大腦很亂。

一夜未睡的克洛,一直靜靜盤膝坐在自己的床邊看著窗戶。眼神中有些獃滯。

隱婚成愛:宋少的專屬嬌妻 他終於明白自己的處境,自己被那上位惡魔維斯塔,拍碎了惡魔身體,在系統保護下僥倖未死,這個身體是系統從新創造的身體。此時他除了空有下位惡魔的烙印,但體內沒有一絲地獄惡魔之力,簡單來說他營養不良了,他成了一個弱小的惡魔。

「也不知道,若是羅斯與克里斯知道我是惡魔,會不會丟棄我」! 六年後克洛雖然長高了一些,但在同齡人中仍是最小個子。為此羅斯總是抱怨,平日里沒有好好照顧克洛,讓我們可愛的克洛長不大。

每一次提到這一點,克洛都有些臉紅,也不知是害羞。

幾年妹妹莎倫隨著年齡的增長,體內的黑暗力量在不停的滋生。克洛知道很快莎倫要覺醒屬於她的能力,那來自黑暗的力量召喚。當然這種黑暗力量與純正的地獄力量比起來相差太多。否則恢復記憶的克洛,不對,陳勝早就吸收妹妹體內那點力量。

陳勝的目的只有一個,他要見到那黑暗力量的源頭,將那源頭據為己有。這個世界並不純正的黑暗力量,竟然能在現實中開闢出另外的空間,雖然這空間在陳勝眼中漏洞百出。

陳勝那惡魔之眼下,那缺口如此顯眼。為此他曾經想踏入那空間,也許那黑暗力量源頭本能畏懼來自地獄的陳勝,每次都將陳勝拒之門外。

「想攔下我,那要看你的耐心」。

……

「莎倫?莎倫」?羅斯拚命的呼喊。

一年前莎倫換上一種病,一種精神上的病。經常會失去自我意識,總是在不停的喊著,「家,我要回家」。為此羅斯兩人不知帶著莎倫去看過多少醫生。

「莎倫,莎倫」。羅斯快速沖了出去,本來說上廁所的妹妹突然失蹤。

陳勝跟著一直四處尋找,終於家後邊樹林的瀑布旁找到了莎倫。

此時莎倫嘴裡不停的念叨著,「家,家,寂靜嶺寂靜嶺」。小小的身影站在瀑布邊,腦袋一直看著下方,「家,家」呼喊個不停。

眼看莎倫要跳下去,羅斯一個撲身直接將莎倫撲倒。被抓住莎倫不停的大吵大鬧著,嘴裡喊著「寂靜嶺」三個字。

『寂靜嶺』三個字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聽到,近幾年莎倫夢遊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甚至不分黑白,每次失去意識都會呼叫寂靜嶺。那是黑暗力量在呼喚莎倫。甚至又一次陳勝窺視那力量時,無意中見到了一個黑化的莎倫,雖然只是一撇,陳勝知道那邊定是莎倫黑暗一面。

「哥哥會保護你的」,陳勝將莎倫抱在懷中。每當這時候莎倫便會安靜下來,這是陳勝的惡魔身體遮擋了黑暗力量對莎倫的召喚。

莎倫睜開天真無邪的眼睛,靜靜的看著陳勝,「克羅哥哥永遠會保護莎倫」!

客廳內陳勝抱著沉睡的莎倫,屋內羅斯與克里斯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克里斯這是莎倫第幾次呼喊那個地方,你還記得嗎?那地方也許才是治好莎倫的轉機」。

「羅斯,那地方你不能去,莎倫需要去的地方時醫院,而不是什麼寂靜嶺。總之那地方你不能去」。每次提到那個地方,克里斯都會極力反對,對此羅斯很是不解。

一日趁著克里斯上班,羅斯簡單的帶了幾件衣服,帶著莎倫坐上了車。就在羅斯準備發動車的那一刻,一個十幾歲少年將羅斯攔了下來。

「羅斯媽媽,你真的準備偷偷摸摸去那個叫寂靜嶺的地方嗎」?

羅斯在與自己身高相差不大的陳勝額頭輕吻下,「克洛,替媽媽保守秘密,媽媽很快就會回來」。

陳勝搖了搖頭,「我會去告訴克里斯爸爸,馬上」….陳勝俏皮的看著羅斯,除非你帶我一同前往。

羅斯抓著陳勝的雙肩,「孩子,媽媽知道你想保護媽媽,但那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你乖乖留在家裡」。

陳勝撇了撇嘴輕輕說了句,「不」。

看著陳勝堅定的神色,羅斯一把拉開車門,「上車」。

隨著車子絕塵而去,羅斯帶著兩個孩子徹底踏上了一段奇幻的旅程。

……

看著坐在副駕駛上的陳勝,羅斯總是覺得心理特別踏實,這種奇怪的感覺縈繞了羅斯很久。

晚上經過一日的路程,終於趕到了離寂靜嶺最近的小鎮,羅斯將車停在路邊去加油,一個巡邏女警見注意到了三人。

這個小鎮很少會有外來人口,每一位外來人,都會引起警方注意。更別提一個女人帶著一大一小兩個孩子。

趁著羅斯去交費,女警走上前來詢問。

「你們是哪裡人,為何會來這裡」?

陳勝看著女警皺起了眉頭,此人在眉眼間遍布死氣,這明顯是命不久矣的徵兆。

「別跟過來,你會死的」。陳勝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女警愣了一下,出於職業操守,女警還是執著的問道:「小兄弟,那女人與你什麼關係」?

陳勝一雙黑白相間的眼睛散發出奇怪的波紋,「這裡沒有問題,你可以離開了」。

重生之珠光寶妻 女警下意識對著對講機說道,「第五大街安全,over」。轉身離開剛走兩步,忽然女警大驚,快速後退拿出手槍動作一氣呵成,「立馬下車,將手放在車上,不要反抗」。

陳勝無奈的下車將手放在車上,任由女警搜身。剛剛他想動用惡魔之眼將女警控制,營養不良的他,精神暗示瞬間便被女警睜開。

羅斯見到自己的寶貝克洛被警察按在車上,急忙跑上前。「放開我兒子」。

「別動,一起靠過來」。

忽然羅斯一把將女警推開,拉著陳勝跑上車,開車便向遠方極馳而去。

「這裡是第五大街,有嫌疑犯逃逸。我會前往追擊,這裡是西比爾警官,over」!

羅斯開車極速前行,身後的女警緊隨其後。

坐在副駕駛的陳勝嘆了口氣,「羅斯媽媽,你將那女警惹急了」!

羅斯沒有說話,而是右手再次推進了一個檔位,車子行駛的速度更快。

此時陳勝臉上笑了花,近了越來越近了。忽然陳勝感覺闖進了一個空間,他知道他終於進來了。

「啊」,陳勝忍不住伸出懶腰,在這個世界他感覺是如此舒服。「那個東西應該就是惡魔源頭吧」!陳勝將目光注視到地下某處。

此時地下那東西同樣感受到了陳勝,本能感到危險,對著陳勝不停的嘶吼。

「邪惡小莎倫嗎,哥哥都不忍心吞噬你了」! 突然前方人影閃現,高速行駛的羅斯緊急剎車。「咚」。那人從車子前方擋風玻璃滑下,緊急中一打轉向羅斯撞到了路邊,而身後的女警跟著翻到在地。

看著昏迷的羅斯,陳勝無奈的嘆了口氣,自言自語說道,「如今我都進來了,你能將我怎樣呢,小莎倫讓哥哥幫你解脫吧」。彷彿是回應陳勝,刺耳的尖叫聲彷彿一直縈繞在耳邊。

「這還有一個沒昏迷的,要不要一起帶走」?外面幾個身帶防毒面具的傢伙,圍著車子向裡面看個不停。

車內的陳勝很自覺打開車門,臉上一直帶著笑意,抱起莎倫「喂,你們幾個還不帶我走嗎,我可是很聽話的」。陳勝笑容如此天真,那幾個蒙面人忽然打起了冷戰。

面具人相互看了眼,眼神中透著怪異。於是沒等面具人用強,陳勝帶著莎倫直接向著教堂內部走去。

一路上陳勝毫無任何危機感,悠哉悠哉欣賞四周一切。

忽然一股奇怪的波紋散法而出,接著教堂鳴笛聲響徹天空。

那幾個面具人大驚,大喊「來了」。

陳勝一把將莎倫丟給一個面具人,「記得保護好我妹妹」。那面具人愣愣的看著手中的莎倫,然後轉身向著教堂內跑去。

「目標得到,馬上撤離」。忽然身後出現一個瘦小的身影,接著傳來幾個蒙面人的慘叫。

無盡的黑暗力量快速席捲整個表世界,四周的牆壁快速的凋謝脫落,整個世界瞬間變的銹跡斑斑。陳勝有趣的打量四周的一切,才下位惡魔的強度,竟然能影響整個現實世界,不愧是這個世界的命運之子。

陳勝所過之處黑暗力量自動避讓,也有例外。這個世界的守護者,一個碩大的身影,頭戴三角鐵帽,赤裸上身,手拿一柄巨大的砍刀,那砍刀在地上摩擦出陣陣火花,發出尖銳的刺耳聲。

隨著身影移動,跟隨滿是巨大的甲殼蟲,滋滋的摩擦聲越來越近。

陳勝停下了腳步,一個黑漆漆的走廊,陳勝側著身子,看著走廊的一角,那巨大的身影慢慢展現在陳勝眼前。那身影高大很,將近兩米五高度,陳勝一米幾小個子在他眼中如同小孩子。

四周的光線越來越暗淡,終於暗淡到肉眼不可見,那巨人突然揮舞起手中的舉刀,向著陳勝頭頂砍了過來。

面對擦面而來的刀醒,陳勝的雙腳分開,左肩一送,身體輕輕錯身,刀刃從陳勝臉旁邊劃過,直接將下面水泥地板砍出巨大的缺口。

「力量還湊活,速度太慢了些,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小惡魔的實力」。

陳勝伸出白嫩的手掌輕輕的壓在那巨大長刀上,任由巨人如何用力,根本不能移動分毫。「可惜沒有魔力,否者你這種小角色,根本不用出手」。

有些感慨虎落平陽,那巨人幾次抽動無力后,大步後退兩步,顯然有些懼怕陳勝。

陳勝微笑的看著巨人,「大怪物,小莎倫派你來試探我,也太看不起我了」。

陳勝每走一步,那巨人便後退一步,就在陳勝想了結這怪物時,忽然怪物消失無影無蹤。

….

剛剛蘇醒的羅斯,摸了下有些撞暈的額頭,回頭一看,車裡哪裡還有自己兩個孩子。頓時羅斯大叫,「克洛,莎倫」…

羅斯急忙下車尋找,被出現的女警撲倒在地。「我是西比爾警官,懷疑你綁架兒童,你被捕了」。

「不,你不了解情況,我在找我的孩子」。

情殤不言敗 西比爾推搡著羅斯,「快走,看看損壞的警車。該死,咱們只能能走回布雷厄姆斯」。

「what?你在開玩笑嗎」!羅斯雖然不情願,到此時手被銬上,只能被迫與西比爾往回走。

「這……這是」?當兩人走到來路時,原來的路消失的無影無蹤,此時一道深不見底的深淵擋在面前,四周峭壁時不時落下碎石跌落谷底。

羅斯臉上露出了果然如此表情,「你不明白的,你根本不明白髮生了何事」。

這時一個無手無臉,整個身體都在一個腐爛皮層包裹的怪物一瘸一拐走向兩人。

「站住,否則我開槍,馬上站住」。西比爾拿出手槍對著那怪物大喊。

話音未落那怪物突然噴出大量血液,飛濺的血液直接西比爾身上,頓時衣服頭盔均是冒起了白煙。

「真是該死」,西比爾幾槍將怪物擊斃,發現羅斯已經逃跑,四周數不清同樣怪物正向自己聚集,此時西比爾知道自己進入了了不得地方。



羅斯向著學校跑去,一路上不停的尋找自己兒女。

「克洛,莎倫」…

此時刺耳的長笛聲響徹天空,在手電筒照射下,四周牆壁紛紛脫落,如同經歷千萬年腐蝕,接著原本廁所內那腐朽的乾屍,如同蜘蛛一般復活。羅斯拚命逃跑,卻遇到另外一個更厲害的傢伙,在拐角處一個體型巨大的怪人隨著無數巴掌大小怪蟲湧現。

羅斯眼神震驚的看著眼前怪物,一時間竟然忘記逃跑,眼看那如潮的甲蟲將要把羅斯吞併,女警西比爾突然出現,將羅斯拉到一扇門內。

兩人還未放送,巨大的刀柄直接刺入門內。

「啊」,羅斯與女警同時尖叫起來。

大量的甲蟲從缺口處湧進來,眼看那些甲蟲就要爬便全身,兩人本能發出尖叫。尖叫聲穿過了長廊,傳到了陳勝的而多中。

「是羅斯媽媽」?陳勝的身影瞬間消失。

眼看那怪物一直手從縫隙內伸進手抓住門上鐵棍,女警情急之中,用最後一梭子彈,在那怪物的手臂上孟開數槍。

怪物有些疼痛將手臂伸回。看著破舊的鐵門在怪物的撞擊下,羅斯與西比爾滿是驚魂未定。

黑暗侵蝕時間再次結束,四周被腐蝕建築慢慢恢復原樣。

女警西比爾顯然無法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這,都是真的嗎」?

兩人離開此地后,遇到了教會尋找食物的安娜。

「滾開,你個罪人,滾開罪人」。而安娜丟石頭的人正是羅斯遇到那想搶奪她照片的怪人。 躲在一旁的陳勝見羅斯沒事,鬆了口氣。

「克里斯爸爸」?

此時陳勝惡魔眼,穿過表世界見到了尋來的克里斯。

一直尋找的克里斯雖然找到了這裡,但他永遠無法見到羅斯三人。羅斯三人進入了阿蕾莎製造的表世界中,不同的世界根本不是克里斯能夠穿越的。

「克里斯爸爸,不用擔心,羅斯媽媽和莎倫很安全,我會平安將他們帶回」。陳勝的聲音穿過表世界,直接進入了克里斯的耳朵里。

尋找中克里斯突然睜大了雙眼,「克洛,克洛你在哪」?克里斯大聲呼喊,可惜沒有回答他。

「克洛,羅斯」……

忽然克洛身影出現在克里斯面前,克里斯急忙去抓,手掌卻瞬間從克里斯身體穿過。

「克里斯爸爸,放心我會將羅斯媽媽與莎倫安全帶回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