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碧吃不準,邵辰沒時間教她,轉身去挖煅晶石。

這裡的晶獸已經被挖的差不多了,羅碧沒有繼續挖取煅晶石,她有能源槍和防禦陣盤,也不怕受到攻擊,一個人四處轉了轉,收集到不少東西。

等轉的差不多了,羅碧漸漸靠進擊殺晶獸的狩獵隊,她找了個比較安全的位置,找准機會打暗槍。她對自己要求也不高,一槍不行就兩槍,打不中要害打別處,只要命中目標就行,反正她能源充足沉得住氣。

就近的晶獸被羅碧消滅的差不多了,她就開啟防禦陣盤撬挖煅晶石,偶爾還會對漏網之魚放冷槍,直到把周圍幾十米之內的晶獸滅得乾乾淨淨。

後來邵辰和秦萃也趕過來收集這邊的煅晶石,傍晚時分,秦奕朗等人終於將晶獸群擊退。放眼一看,周圍都是橫七豎八的晶獸屍體,血腥味非常濃重。

「抓緊時間收集煅晶石離開這裡,血腥味太濃,天黑了容易引來大型異獸。」秦奕朗吩咐隊員一起下手。

人多力量大,狩獵隊終於在天黑之前將所有晶獸身上的煅晶石挖取下來。

秦奕朗熟悉這裡的地形,帶著隊伍到附近的一處岩石高地休息。待他們到的時候,已經有狩獵隊在岩石高地扎了帳篷,對方看到秦奕朗等人上來,都是熟人,互相打了招呼。

秦奕朗的狩獵隊從早上九點到了赤星就開始殺晶獸,午飯都沒時間吃,這會眾人又累又餓什麼都不管了,找了個地方喘口氣。

「哎呀我的媽,累死我了。」蔣藝昕伸開四肢躺在岩石上,再也懶得動了。

秦萃坐在地上,迅速拿出一塊麵包狼吞虎咽,她都要被餓死了。

(本章完) 是因為上次在玄魂界內融神,結果被自己攪和失敗了么?

那也是活該。

白啟這麼想著,面朝周全濤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

周全濤一看,眉心發黑,殺意更盛。

可他又能怎樣?

這可是在玄都宗內,眾目睽睽之下,周全濤就算對自己有一萬個不滿意,也都只能在哪乾瞪眼看著。

除非待會比試,自己倒霉碰上了他。

不過就算如此,那也無妨,大不了自己到時見機不對,直接認輸就是。

隨著三長老宇太空上場,繼續由他主持宗門月比,周全濤不得不收回他那冰冷的目光,最後沖白啟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后,便故意不在往這邊看。

幼稚。

白啟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對此並不在意。

「……今天,是本次宗門月比的半決賽,在場一共還剩四十八人,待會兩兩一組,分配至臨、兵、斗、者四座擂台,經過兩輪篩選過後的獲勝者,將參與明日的決賽。」

「現在,聽我喊名,然後自覺前往各自的擂台,準備比試。」

「李雲峰,臨字台。」

被宇太空喊中名字的人,都會自覺走出的走出來,前往宇太空所說的擂台,準備開始比試。

「……白啟,斗字台。」

半天過後,宇太空喊到了白啟的名字,對此,宇太空那邊沒有流露出任何異樣的情緒,一臉平常,然而在場其他人卻都不淡定了。

「他去了斗字台!」

「可惡!斗字台的那幫傢伙運氣真是太好了!」

「這不像是白送一個名額嗎?我要是能被分往斗字台多好。」

……

人群竊竊私語,都在羨慕之前被分配去了斗字台的人,因為那些人之中,總有一個會成為白啟的對手。

在一堆神人面前,一個尚處於九轉蛻凡的傢伙,不就相當於一個送上門來的勝果嗎?

緊接著,宇太空繼續宣布了下一個人的名字:「徐永壽,斗字台。」

嗯?

白啟回頭一看,果然,這徐永壽就是昨天跑來天煞峰找自己麻煩的那人。

「嘿嘿!」徐永壽看著白啟,目光閃爍,一副興沖沖的模樣。

「哎呦,你這傢伙這還真是靠一路撞大運啊!那不用說了,待會那白全黑的對手肯定就是他了!」

「哈!有意思,我倒是忘了,這次月比還有個這傢伙,卡在九轉成神兩年了,到現在好像都還沒成神吧?」

「對,他當年突破神人失敗,傷了根基,準確來說,這傢伙也還是個凡人。」

什麼?

剛走下擂台的白啟聽著背後的議論聲,不由得腳步一頓,停下來,聽著後邊人的議論的內容。

這個叫徐永壽的傢伙似乎入門三年了,還卡在九轉蛻凡的境界?

要是真和那些人說的一樣,這傢伙當年境界未滿,就心急著冒然突破,結果突破失敗,並未超越九轉,成為神人,反而傷到了自身的根基,到現在還在恢復中,實力也還處於兩年前的境界,就此停滯不前。

有意思,他如果還九轉蛻凡成神的話,那他就無法動用神元……不,或許能夠動用那麼一點,畢竟他兩年前試著突破過,只不過是後頭沒能一鼓作氣的成功,因此而失敗了。

但不管怎麼說,比起那些擁有神元,可以施展術法的神人相比,徐永壽還是弱了些。

待會自己如果能夠對上他的話,恐怕勝率能多添兩成,達到七成左右。

白啟抱著這種想法,來到斗字台邊,等待著人齊。

結果,一陣子過後,他等來了周全濤。

這一下,周全濤毫不掩飾對白啟的不爽,正面走來,當著白啟的面低聲道:「你最好祈禱,你待會不會碰上我。」

白啟聞言一笑,回道:「這也是我想提醒你的。」

「呵,死鴨子嘴硬,那你就給我等著。」周全濤說著,走向一旁不遠處,等著雜役弟子來抽籤。

還是以各種不同眼色的羽毛來區分對手。

結果白啟隨便伸手在空中一陣胡抓,結果就拿到了開門紅……一根紅羽。

下意識的看向周全濤,結果發現周全濤正面色不善的看了過來,可惜,他手裡拿著的是一根綠色的羽翼,代表他第一戰的對手並非白啟。

掃視了一圈,白啟就找到了第一戰的對手。

徐永壽也同時舉著紅羽,看見了白啟手中的羽毛,下一刻,喜笑顏開,一張臉燦爛的就如向日葵那樣,喜不勝收。

「第一組,白啟、徐永壽,請上台。」雜役弟子站在田頭,這般喊道。

「哈哈哈!天助我也!」徐永壽大笑一聲,提著一把長矛就跳上了斗字台,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十分瑟沖白啟揚起了下巴。

「嗨!這傢伙是走了狗屎運么?」

「何止是狗屎運啊,這傢伙簡直財運鴻通,明明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參加了這次月比,結果竟然會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現在。」

「就是,這傢伙簡直就是運氣王,前頭一路撿受傷的人欺負,現在又對上一個九轉蛻凡的小傢伙,這結果還用說嗎?徐永壽他贏定了啊!」

……

是么?

一邊聽著擂台下邊人的議論聲,白啟一邊走向擂台,兩手空空,心思全在擂台下的議論聲中。

「你的兵器呢?」徐永壽見白啟空手走上擂台,不由得愣了一下。

宗門月比,不同於額外給入門弟子量身打造的月比那樣,小打下鬧,宗門月比一規模很大,二,沒有任何局限性,只要不殺人,動用兵器還是穿著寶甲,都沒問題,

所以徐永壽見白啟兩手空空上頭,不免有些驚訝。

而白啟對於徐永壽踢出來的疑問,並沒有給出回答,而是直接把他無視了。

對面,徐永壽見白啟不回答,又再三確認白啟身上沒有地方能夠塞下長棍、長槍之類的兵器后,眼珠子滴溜溜一轉,接著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長矛丟下擂台,看著白啟說到:「既然你都不用兵器,那麼我也不用吧,咱們公平較量。」

公平個屁!

台下的圍觀者們紛紛翻了翻白眼。

徐永壽雖然還不是神人,但是也已經到了九轉成神的境界,距離蛻凡成神,也就只有一步之遙,甚至已經能夠調動一些微弱的神元來作戰。

而白啟怎麼看,都只是一個四五轉的凡人而已,徐永壽境界足足高了白啟三四階,白啟怎麼可能會是他對手?

「嗯?要開打了嗎?」

結果,正當眾人等著看好戲的時候,白啟卻是突然回過神來,看著對面蠢蠢欲動的徐永壽,立馬抬腿,將圖窮匕從小腿上掏了出來,對準徐永壽,準備開打。

而徐永壽再看見白啟掏出圖窮匕的那一刻,整張臉瞬間綠了下來。

「你……無恥!」

(感謝血義如畫的100起點幣打賞支持~感謝夏去秋來冬亦近的500起點幣打賞支持~感謝yuluo888的1000起點幣打賞支持~感謝書友1701,0716,5216,909的100起點幣打賞支持~感謝卜上止正的1500起點幣打賞支持~感謝煙頭不寂寞的100起點幣打賞支持~) 第82章烤肉

文驍四下一掃,瞄上蔣藝昕旁邊的位置,坐下後身體往後一躺,頭枕在蔣藝昕身上。

「滾······。」蔣藝昕有氣無力的趕人。

文驍是修養的人,很好說話,翻了個身算是滾了,頭依舊枕在蔣藝昕身上。蔣藝昕不願意當枕頭,也沒力氣生氣,用手推他,推了好幾下,愣是沒把人推下去。

「卧槽,老子就剩一口氣了,文驍你特么想壓死老子。」蔣藝昕有氣無力的罵。

「就枕一下,死不了人。」文驍不急不惱,閉著眼睛躺的舒坦。

鳳凌選了一塊平整的岩石,丟上去一條毯子讓羅碧休息,然後塞給她一罐營養罐頭:「吃罷。」

秦萃看著羅碧坐著的毯子使勁咬了口麵包,回頭她也找個男人嫁了。

羅碧累壞了,搖搖頭趴到腿上,她只想一動不動這麼待著,什麼都吃不下。

鳳凌清楚這女人吃不得苦,第一次出任務定是受不了,他將罐頭放在一邊,又取出一瓶營養果汁喂人喝了幾口,交代幾句起身去扎帳篷。

鳳凌雖然經歷了一場戰鬥,精神狀態卻很好,他只是強基因等級低,體能卻是s級,如果不動用強基因能力,單用體能作戰,沒人能打得過他。

眼看天已經黑了,秦奕朗休息了會叫著厲風去幫忙扎帳篷,花然和邵辰也跟了上去。

蔣藝昕唉聲嘆氣坐起來,文驍沒了枕頭也只好起來。秦奕朗見他們過來,安排厲風去烤肉做飯,厲風手藝不錯,每次出任務都是他負責做飯。

在野外做飯也沒什麼花樣,到處都是異獸,且不乏肉質鮮美的高等異獸,厲風把沿途捉住的一隻野豬剝了,砍下肉排先放到烤架上烤著,然後開始處理肉。

很快烤架上的肉排傳出肉香,一隻剛上來的狩獵隊聞到這邊的肉味,有人咽了咽口水。他們一行也是從早上戰鬥到現在沒吃飯,一個個身形狼狽神色疲倦,身上還帶著一股血腥味。

其中有個女的,姿色不錯,穿著妃色紗衣,應該是位契師或者契徒。她吞了口口水,黑暗裡眼睛閃了閃走向厲風,她開始只是搭訕,聊了幾句就開始拐著彎要吃的。

厲風給了她一小塊烤好的肉排,那女人矜持的吃著繼續和厲風閑聊,等把手裡的吃完,厲風又給了她一塊大的,這才道了謝回到自己隊伍。

文驍哼了聲以示嘲諷,其他人也不在意,契師身份尊貴,只是一口吃的,他們狩獵隊給得起。

帳篷紮好,一共五個,除了秦萃,兩人一個帳篷。

等這邊忙完了,厲風那邊的烤肉正好烤出來,眾人用灌裝水洗了洗下手吃飯。他們都餓壞了,風捲殘雲般將一整隻烤野豬吃飯,歪七豎八圍在一起聊今天的戰況。

中間其他狩獵隊派人過來交流了一番,文驍負責和他們深入探討,不就是套話嗎,誰不會,他也經常這麼干。

待那些人走的時候,文驍跟著走了,他也去交流交流。

(本章完) 「無齒?我牙齒很好啊,哪裡無齒了?」白啟說完還故意沖著徐永壽呲開了嘴,亮出一口大白牙。

「……世間怎麼有如你厚顏無恥之人?!」

徐永壽說完便動了起來,壓根沒把手持匕首的白啟看作威脅,腳步一蹬而起,朝著白啟虎撲而來,想要給白啟一個教訓。

可白啟速度卻比他更快,幾乎是在徐永壽膝蓋微微彎曲,剛要有所動作之前,白啟就腳踏鶴步,向左橫移而去。

等到徐永壽來到白啟之前所在的位置時,此時白啟早已橫移到了擂台的另一邊,輕鬆躲開。

嘩!

場下頓時一片嘩然。

「這白全黑的反應怎麼會這麼快?看他勁力內斂,皮肉凝實,應該不過是五轉煉肉的水準,竟然能躲得過徐永壽的突襲?」

擂台下方的觀眾感到了驚疑、詫異,雖然僅僅只是一個回合的過招,比試剛剛開始,但似乎沒人想過,徐永壽一出手便會失手。

「嗯,不錯,有點門道,這白全黑似乎掌握了觀細入微的本事,能提前捕捉到徐永壽的動作。」

觀細入微是一種本事,也是一種對戰技巧,不單單隻是眼力好就能夠掌握,還需要很強的洞察力和分析力,輕易無法掌握。

觀眾里有高手看出了門道,說了出來,語氣中對白啟帶了一絲讚賞之意。

「那又怎樣?就算他能僥倖躲開一次,還能躲開第二次不成?他和徐永壽足足差了四個境界,更何況徐永壽曾突破過神人,只不過突破失敗,又跌回了凡人,但體內已蘊有神元,這白全黑不可能會是徐永壽的對手。」有人卻始終不看好白啟,絕著白啟會輸的很慘。

「接著看吧。」

……

居然躲開了?!

擂台上,徐永壽見自己撲了個空,一臉不敢置信的回過身來,盯著白啟。

他是怎麼做到的?

別說擂台下的觀眾們感到詫異,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