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芸平日很少管理羅門的事物,對於做生意她也是半灌水。

于飛笑道:「渠道是一個籠統的說法,涉及很多方面。制咬的主要事宜我已經讓人去準備,有羅門在背後協助,自然就是黑白通吃,更為便利。這一次開辦制咬。資金估計需要幾個億,這方面門主會不會同意?」

羅芸笑道:「這個你只管放心。乾爹那裡不是問題,幾個億對於羅門來說雖然不是小數目,但也不是大問題。只是我不明白,你幹嘛突然想到要開辦制咬啊?你是想掙錢,還是想干一番事業?」

「我辦制咬是為了煉製藥品,用來提升修為實力,盈利不是目的。當今社會環境破壞嚴重,不利於修行。有藥物協助。能大大縮短時間,提高效率。」

羅芸恍然,贊道:「我就說嘛,你不像是重名利之人,果然另有目的。這事包在我身上,羅門全力支持你。」

這時候,葉子進來。送上茶水。

于飛和羅芸簡單聊了幾句,便祭出百花爭春圖,讓她好好修鍊。

于飛已經看出,羅芸身上的穴道已經打通得差不多了,只要在花點時間,就能突然一重天。步入修士的領域。

羅芸七歲練武,有著極佳的根底。

上一次,藉助百花爭春圖,就讓她的內氣有了明顯提升。

這一次只要用心修鍊,于飛斷定她今日就能衝突瓶頸。步入一重天境界。

在於飛的叮囑下,羅芸暫時拋開雜念。在屋內專心修鍊。

于飛讓葉子帶自己去見羅西,關於制咬的事情,于飛也想與羅西好好聊一聊。

比起羅芸,羅西算得上是見多識廣,得知于飛想要煉製提升修為實力的丹藥,那是極力支持,當然,他也想得到一些丹藥,畢竟修士都有著長生的夢想。

于飛自然不會吝嗇,以他和羅芸之間的關係,怎會不照顧羅西,不關照羅門呢?

中午十二點,羅西宴請于飛。

剛準備開席,于飛就感應到了百花爭春圖的變化,整個人霍然站起。

羅西驚疑道:「怎麼了?」

于飛笑道:「羅芸步入一重天境界了。」

羅西一愣,隨即大喜,一向沉穩冷靜的他,此刻也忍不住大笑出聲。

「好,真是太好了。她終於邁出這一步了。」

于飛畢竟平靜,輕聲道:「我們馬上趕到她房間,封鎖她的氣息,不讓其外泄,以免引起太多修士的注意。」

羅西一震,立時驚醒。

「你說得對,我們馬上過去。」

兩人顧不得吃飯,迅速來到羅芸房中,設下氣罩,隔絕外界。

此刻,于飛也是三重天境界,只能設下真氣罩,但卻可以有效阻止羅芸的氣息泄露。

修鍊之人,在步入一重天境界時,都會產生一定的震蕩。

這種震蕩不算很強烈,但是在一定範圍內,修為高深之人是可以感應與捕捉到的。

此刻,羅芸就盤坐在百花爭春圖上,全身泛起瑩瑩的光芒,周身氣流涌動,好似漩渦一樣,將她包裹在中央。

羅芸全身毛孔大漲,衝破那一瓶頸之後,急需真氣的滋養。

百花爭春圖內儲存著大量的真氣,此刻正源源不斷的湧入她的經脈,推動著百花聖心訣一遍又一遍的運轉,淬鍊她的肉身,穩固她的修為。

羅西一臉驚喜的看著羅芸,臉上露出了興奮之光,感覺羅芸運氣極好,剛剛步入一重天境界,就有源源不斷的真氣滋養,這是無數修士都夢寐以求的。

于飛淡然微笑,他對身邊的女人是從來不會吝嗇的。

從得到百花爭春圖開始,到于飛修鍊成玄陽一滅后,已經先後吞噬了七位修士的畢生修為,儲存在百花爭春圖的內部空間里。

七個倒霉鬼中,除了林松是二重天境界之外,其餘六人全都是三重天境界。

于飛身邊,從陸婉儀、楊瑩、李雪梅開始,到秋鐵心、羅芸、秦小藝、周虹雨,先後七女都從百花爭春圖上吸取了真氣,屬於直接受益人。

其中,秋鐵心藉助百花爭春圖,從一重天境界步入了二重天境界,周虹雨最後修鍊,還未步入修士的行列,其餘五人全都進入了一重天境界。

有了百花爭春圖,于飛可以快速提高身邊女人的修為實力。

而開辦制咬,則是為了進一步加大優勢,藉助泥碗的神奇之力,進一步發揮藥力,早日步入七重天境界。

于飛的身份是一個迷,他與歷代長春派的隱修弟子都不一樣,他就是一個特例。

至於原因,于飛不能提,也不願提,那是他此生最大的秘密,關乎到他的生死。

房間里,鼓盪的真氣如水紋般波動不息,纏繞在羅芸身上,大量雜質從她毛孔中溢出,形成了一層污垢。

羅芸心無雜念,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功境,與百花圖上的紅玉蘭緊密相連,源源不斷的從紅玉蘭中吸取真氣,一次次淬鍊經脈,一步步提升實力。

這一幕一直持續了兩個小時,于飛和羅西就一直在房裡守了她兩個小時。

等到羅芸醒來時,整個人有了很大變化,一種內在的氣質,外在的氣勢,同時展露出於飛、羅西面前。

羅芸眼神激動,滿臉笑意,直接從地上飛起,撲向于飛。

「我成功了,我終於步入一重天境界,從此就是女俠了。」

于飛抱著羅芸的身體,笑道:「女俠可不是那麼容易當的,先去好好洗洗吧。」

羅芸頓時醒悟,怪叫一聲就從於飛懷中跳起,跑入了浴室。

羅西罵道:「這丫頭,有了情郎忘了爹,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于飛哈哈一笑,收起百花爭春圖,隨即同羅西離開了羅芸的房間。

羅西吩咐重新準備酒菜,他要和于飛好好慶祝一下。

二十分后,羅芸換了一件黑色長裙,性感中透著野性,嫵媚中流露出狂野,讓于飛都有性驚,覺得羅芸進入一重天境界后,比起以往迷人多了。

三人一桌,邊吃邊聊,甚是開心。

于飛問起了暗影門殺手的情況,羅西分析對方已經離開雲城,估計是受了警神徐天陽的影響,不願與警神撕破臉

就羅西所知,當年在京都,暗影門就曾與警神徐天陽之間發生過激烈矛盾,結果暗影門損失嚴重,被迫離開了京都。

此事一般人並不知道,但卻在修真界廣為流傳,徐天陽也因此一夜揚名,四海皆知。

這一點,于飛還是第一次聽聞,心中頗感驚訝,但卻明白那件事情一定與七夜有關係。

若非七夜相助,僅憑徐天陽一人,也不見得能夠斗得過暗影門。

飯後,于飛專程去看望了文敏與明傑。

葉子將兩人安頓在鴻雁大廈的八樓,並聘請了專門的私人醫生與護士,細心照料。

羅芸陪著于飛來到明傑房間時,文敏正坐在床邊陪他聊天,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

明傑臉色紅潤,有了專業的醫師護理,人也精神多了。

于飛敲了敲門,驚醒了幸福中的兩人。

文敏一見於飛,連忙起身相迎,臉上那笑容好似鮮花怒放,有著說不盡的感激。

一番客套之後,于飛問起了明傑的病情。

「醫生說他恢復得很好,之前的手術很成功,只要靜心療養一段時間,就能與常人一樣。」

于飛笑道:「你們要是覺得悶,可以玩玩電腦,上上網。這些設備這裡都有,我打算讓明傑抽空列張清單出來,弄一個機房,在這裡為你設立一個工作室,我需要你在電腦方面的天賦,讓你發揮你的特長。」

明傑道:「這個沒問題,只要有設備,有人手,組建工作室就包在我身上。」

羅芸道:「你要什麼就給我講,告訴葉子也行,我們可以給你提供一切需要。」 第427章宇宙空間,仙界(1)不過,這種方法有一定的危險性,畢竟沒有上界召喚力量的指引,很容易迷失在星河之中,有可能南轅北轍地被放逐到未知空間里。當然,需要布置的陣法也十分繁瑣,而且還必須擁有魔尊境界的實力。

天羅峰號稱是最接近穹頂的所在,更是天羅界的中心點,也正是布置陣法的絕佳位置,所以歐陽萬年帶著晨露來到天羅峰之後,便召喚出還真,讓他來布置陣法。

當然了,在此之前,他回過一次位面空間的炎黃宗,最後帶走了安若妮趙若晰等人,至於烏山夫妻以及林百羅夫妻等人卻留在了位面空間。因為少主說了,等他們在這邊厭煩了,到時再派人過來接他們,所以烏山等人不急著現在就跟少主走。

歐陽萬年擁有著諸多寶物與晶石,而還真又有著絕強的法力,所以布置這道陣法並不難。僅僅半個月的時間,還真便以通天徹地的手段布置出了能夠打開時空通道的大陣。

大陣布成之後,歐陽萬年便讓還真回到萬獸塔里休養調息,畢竟他布置這道陣法也耗費了大半功力,亟待休養生息。隨後,歐陽萬年便啟動了陣法,與晨露聯袂踏入其中,準備通過時空通道回到上界。凝聚了五行之力的陣法絢爛璀璨,五行之力流光溢彩,方圓數十里的大陣幾乎汲取了整個九幽大陸的五行之力,在陣中心形成了一個橢圓形的五彩時空門。

甫一進入時空門之後,晨露便被通道內的絢爛美景吸引的目眩神馳,一臉讚歎的表情。腳下是一條通往未知遠方的五彩圓柱形通道,通道四周被一圈五彩迷離的光華所包裹,透過這層五彩光華向外望去,便可看見一片浩淼如煙的無垠星空,漆黑冰冷的星空之中點綴著億萬個熠熠生輝的光點,構成一幅璀璨而震撼人心的畫面。兩人一邊觀賞著通道之外的星空景象,一邊順著通道飛速地向前挺進,一邊趕路一邊聊天倒也不嫌煩悶。

只不過,當歐陽萬年與晨露進入其中行進了大約半個月之後,終於來到了通道的盡頭,這時才發現通道的盡頭處竟然有三個不同的出口。這些出口每一個都是一道圓形的拱門,門后是一片漆黑的未知空間,誰也不知道其中潛藏著什麼樣的景象。

見到這副景象,兩人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頭,都知道遇到了麻煩,畢竟,誰也看不出來哪道時空門才是通往回家的路。之前還真在布置陣法時也不曾講過會出現這種情況,歐陽萬年猜測他也不可能知道會出現這種狀況,如果他知道的話肯定會提前告訴歐陽萬年絕對不會隱瞞事實的。當然,歐陽萬年略微一思忖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鍵,畢竟還真也是第一次下界,更是第一次布置這種陣法,對其有可能發生的變故不甚了解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然而,既然遇到這種狀況,總要想辦法解決才是,站在原地胡亂猜測是不可能有結果的。歐陽萬年凝神仔細感應過三道時空門的情況之後,便微微皺起了眉頭,晨露一見這般景象,頓時也有些擔憂起來,生怕歐陽萬年也沒有辦法。若是換做垚垚在這裡,估計這小妮子肯定會沒心沒肺地調侃歐陽萬年幾句,畢竟她早已對歐陽萬年的各種神奇手段麻木了,她堅定地認為這世間壓根沒有能夠難倒歐陽萬年的事情。

隨即,在晨露關切的目光之下,歐陽萬年閉目凝神地立在原地,雙手平伸在身前,緩緩地劃出一道道手影,結出一個個玄奧而繁雜的手印來。他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一個個斗大的篆字與玄奧的手印也在飛速地結出,猶如雨點一般鋪天蓋地狂涌而出,在身前很快凝聚成一片金黃色的光暈,好似一面鏡子一般。

當歐陽萬年終於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時,那一片金黃色的光暈也幾近凝為實質,變成了一面金色的鏡子,在那斗大的鏡子之中也開始閃現出種種畫面。這些畫面凌亂不堪,很是莫名其妙,饒是晨露屏氣凝神地看了老半天,也沒能看出什麼名堂來,反倒因為畫面轉換太快而有些眼花。她唯一能夠從那些畫面之中得出的結論便是,這是某種推演的神奇手段,畫面之中的人物則是她和歐陽萬年,還有許許多多陌生人。

的確,這正是歐陽萬年在施展天演策之中的周天推演術,這種從他父親書房裡某個小冊子上學來的神秘奇術,可以推演前世今生未來景象,實在是趨吉避凶的不二法門。晨露雖然看不明白其中的畫面是什麼意思,歐陽萬年卻是能看出大概來,隨著畫面轉換的越來越快,他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片刻之後,當鏡子之中的畫面戛然而止時,鏡子也漸漸地消散了,歐陽萬年臉上的笑意也愈發地濃厚。緩緩睜開雙眼來,歐陽萬年便笑著挽著晨露的小手,自信地朝著左邊的一道時空門踏進去,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通道內,只剩下歐陽萬年那帶著些許期待的聲音還在回蕩:「晨露,走我帶你去看看我父親以前奮鬥過的地方,我可是一直想去看看呢,沒想到今天竟然有種機會。哈哈,我保證你會喜歡上那個世界的!」

……

這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海域,蔚藍色的海面上波濤起伏,成群結隊的不知名海鳥在空中翱翔,遠遠地便依稀可見這一群群海鳥的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光華,一股股強大的生機與氣息自其周身散發出來。即便那海面上空有著足以掀起數十丈高海浪的狂風,可是那些海鳥依舊飛行的平穩順暢,絲毫不受其影響。想來,這些海鳥也不是凡物,定然是修鍊有成的妖獸之類。

誠然,在仙界第五區域里生活的萬種生靈,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都絕對無一凡物,皆是修鍊有成之輩。漫說是這些自由翱翔的海鳥,便是那無盡海域之中的魚蝦蟹,大多數也早已成了實力不俗的精怪。總之,能夠在這裡安然生存下去的,絕無一易於之輩。

就在此時,那正悠閑自得地翱翔的海鳥群忽地撲騰著翅膀分散開來,成千上萬隻海鳥全都驚慌失措地朝著四處規避,看那模樣似是遇到了極其恐怖的物事,嚇得連方向都分不清楚就四處亂飛逃逸開來。隨後,就看見在海面上空的雲層以下陡然有一道流光劃破天際飛馳而來,猶如閃電般地飛過海鳥群原本所處的位置,也幸虧那些海鳥提前預知到危險逃散開來,否則的話必然會撞在一起。而結果也顯而易見,這些海鳥肯定會被那一道青色的流光給撞成齏粉的。

行至近前便可見這一道青色的流光乃是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的年輕男子,面若冠玉身材頎長,整個人身上都流露出一副溫文儒雅的氣質,頭戴一頂白玉羽冠的他看上去十分飄逸出塵,仙氣盎然。只是,此時這個年輕男子卻是滿臉焦急與恐懼的表情,口鼻之中還在喘著粗氣,一道道淡青色的氣流噴吐出來好似利劍,儒雅的臉龐之上還泛著紅暈,許是因為消耗甚巨的緣故。

這個年輕男子一邊周身騰著青光風馳電掣地向前飛馳,還時不時恐慌地扭頭望向身後,彷彿在他身後那片天空中,有著某種恐怖至極的物事使得他不得不狼狽逃竄。就在他的身形轉瞬間消失在這片海域時,又有數道流光自雲層之中穿出,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朝著前方飛去,瞬息間便狂飆出數百里的距離。這些流光足有十幾道,每一道熾白色的流光之中都包裹著一道身影,他們身著一模一樣的白色道袍,腰間束著黑色的束帶,背後都背著一把造型古樸端莊的長劍。

看樣子,這十幾道身影似乎是同一個勢力的,否則也不可能穿著一模一樣的服飾打扮,更何況連修鍊的功法與周身的氣息都極為相似,而且實力境界也極為相近,都處於同一階段。而他們的目標也很明顯,皆是一臉憤怒地盯著前方上千里之外的那道青色身影,眼神之中儘是戲謔冰冷的笑意。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正是在追殺前方的那個青袍男子,他們十幾個人每一個的實力都與前方那青袍男子相差無幾,十幾個人聯袂追殺,那青袍男子自然寡不敵眾,是以才會狼狽逃竄。

這種事情,在這第五區域里無時無刻不在發生,即便偶爾有些散落在海域各處的修士們發現這一追殺的狀況,最多也是以仙識略微探查一下罷了,根本不敢靠的近前去觀看,更遑論是插手打抱不平之類的。畢竟,身處這一片區域的修士們都知道,那些身穿著統一服飾趾高氣昂的修士們,不單個個實力不俗身手強大,而且更擁有著無可匹敵的背景實力,在這片區域之中絕對無人敢惹。

類似於那個青袍男子這種被追殺的事情,無盡海域之中的修士們早已習以為常,絲毫不敢密切關注,反倒將自己藏得更緊,生怕惹禍上身。對這種事情,他們唯一的反應就是在心中暗嘆一聲,這是哪個倒霉鬼又惹上了那個煞星?ro!~! 斬妖情劫:宿世不離 (四更完畢,感謝散人流年、靈虛上人、清風浪塵的打賞支持

「這是緣分,珍惜就好。」

于飛拍拍明傑的肩膀,隨即便帶著羅芸離開了。

目送兩人離去,文敏低聲道:「上一次是宋曉月,這一次是羅芸,他還真是令女人著迷啊。」

明傑道:「于飛身上有種迷人的氣質,不僅僅是女人為他著迷,男人也對他有親切感。」

市建設局,周虹雨的任命在周二下午就到了她的手中,她被正式任命為辦公室主任。

本來周虹雨想給於飛打電話,晚上一起慶賀一下,但家裡打來電話,說是老宅賠付一事已經談妥,讓她回家一趟。

今天一早,周虹雨從家裡趕來,剛到建設局門外,就發現有兩個男人鬼鬼祟祟的盯著他,看樣子不是什麼好東西。

周虹雨當時就覺得有些奇怪,正在修鍊百花聖心訣的她,雖然距離一重天境界還有一段距離,但這幾日食慾大增,體力變強,身輕如燕,連六識都敏銳多了。

周虹雨混跡官場,一向做事謹慎,暗中提高了警覺。

中午吃飯時,那兩人就在門外徘徊。

周虹雨給保衛科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派去去詢問情況,最終將那兩人給驚走了。

相比周虹雨的謹慎,宋曉月就顯得大意多了。

學校放假,宋曉月整天悶在家裡,自然心情不好。

上午在家上網聊天看電視。打發了半天時光。

下午兩點實在是悶不住,就一個人開車出去兜風了。

小區門外。早就有人在盯梢。

見宋曉月出來,兩個徐混模樣的男子開著一輛伊蘭特遠遠跟在後方。

下午三點過幾分,于飛突然接到宋曉月打來的電話。

電話里,宋曉月哭喊著告訴于飛,有人撞了她的車,還要綁架她,正在砸她的車窗。

于飛臉色微變,他可答應過宋時行。要好好照顧宋曉月的。

如今宋曉月有危險,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別怕,我馬上就趕來,你記住不要反抗掙扎,保護好自己最重要。」

于飛馬上吩咐羅芸,全城搜尋宋曉月的蹤跡,並詢問明傑能否手機定位。尋找宋曉月的蹤跡。

幾分鐘后,明傑打來電話,說可以手機定位,只需要一台電腦。

于飛讓葉子馬上準備,又過了幾分鐘,明傑便確認了宋曉月最後通話時的方位。

羅芸馬上吩咐羅門在那附近的弟子全力搜尋。于飛則親自趕去。

「我跟你一起去。」

「不,你留在這裡指揮,隨時與我保持聯繫。」

于飛拒絕了羅芸的好意,獨自一人趕往事發地點。

那兒距離鴻雁大廈有十多公里,于飛趕到時。羅門弟子已經先行一步搜尋了一邊,找到了宋曉月的賓士跑車。車窗已經被砸碎,宋曉月早已沒有蹤跡了。

出事地點位於一條小巷,這裡沒有監控探頭,最近的一個探頭在為幾十米外。

此時,羅芸打來電話,說明傑黑入了這一區域的天網系統,從監控探頭中發現了宋曉月出事前的情況,有兩輛車在同一時間出現在附近,此刻正在追查兩輛車的下落情況。

于飛站在賓士跑車旁,仔細留意虛空中殘留的氣息,除了宋曉月的氣息外,還有三個人的氣息,那是兩男一女。

于飛施展出黃金瞳,金色的雙眸可以看到虛空中,宋曉月留下的氣息痕迹,那就好似一條絲線,漂浮在虛空中,一直延伸遠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