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公主表示五體投地:「還是你觀察的更仔細,既然是胡匪的老巢,我們還是別去借宿了,免得羊入虎口。」

他點點頭,雖說自己實力不低,完全可以做到在胡匪的地盤上遊刃有餘,甚至置身於更危險的境地都無所謂,但不得不為麥蒂娜的安全考慮,容不得半點閃失。

他們撥轉馬頭,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行進。

很快,他們找到了另一個部族的聚集地,同樣有著幾十座大小不一的帳篷。

可結果讓他們大跌眼鏡,竟然又是一個胡匪部落。

胡匪以搶劫為生,草原上的部族和商隊都是他們搶劫的目標,小的胡匪組織由幾十人組成,稍微大一些的幾百人,最大的團伙達到數千人。

胡匪也是人,搶劫的目的無非是養家糊口,甚至有些部族將放牧和搶劫結合起來,放下刀的時候是正經的牧民,一旦拿起刀,就是十惡不赦的胡匪。

想想倒也正常,不遠處就有個胡匪部族,另一個部族能在這裡生存下去,只能是做同樣勾當的人。

「我們不是闖進胡匪窩了吧?」麥蒂娜在遇到第三個胡匪部族的時候,忍不住問出這句話。

小侯爺苦笑一下:「很有可能,看來啊,我們不得不跟他們打交道了。不用擔心,他們那我們當客人,我們就那他們當主人,他們要是把咱們看做肥羊,那就對不起了,誰是羊可不一定呢!」 最終,兩人選定一個比較小的胡匪部族,大概有三十幾戶人家的樣子。胡匪這個職業一般是父子、兄弟齊上陣的,但滿打滿算這裡也就三十多戶,就算每家有兩個青壯,「總兵力」無非六七十人。

既然是借宿,當然要找相對比較安全的所在。

蕭辰和麥蒂娜的出現,讓這個小小部族激動不已,作為胡匪家屬,他們這裡很久都沒有來過陌生人了。

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麥蒂娜戴上黑色的面紗,蠻族女人本就有這樣的傳統,所以這樣的做法並不顯得突兀。

特別是蕭辰表達出需要借宿,而且送上幾袋大米的時候,對方更熱情了。白米在草原上並不屬於主食,卻是熬制上等酥油茶必不可少的材料,只能通過跟商人購買得來,算是比較珍貴的一種食物。

他們很快騰出一座比較乾淨的帳篷,並且在旁邊燃起篝火,鄰居們送來鮮肉和馬奶酒,有人負責烤肉,有人負責打酥油茶。

一片其樂融融的氣氛,雖然他們都是胡匪,卻也保留了蠻族人好客的傳統。

蕭辰一直表現的很客氣,主人敬酒的時候也是來者不拒,很快跟他們打成一片。

不少年輕的蠻人時不時的偷看麥蒂娜,雖然她的那張俏臉被面紗遮住,但玲瓏有致的身材卻是擋不住的,他們有理由相信她是個美女。

麥蒂娜的吃相更是優雅之極,用兩隻雪白的小手將大塊的烤肉切成小塊,每次一小塊送進面紗後面的嘴裡。

酒足飯飽,蕭辰帶著麥蒂娜進帳篷休息。

揭開面紗,露出一張紅撲撲的俏臉,美女公主有些不自然的坐在地毯上,雖然說她和蕭辰已經很熟悉了,可畢竟是第一次和異性共處一室,女孩子的嬌羞顯露無疑。

小侯爺一邊鋪床一邊說:「娜娜,今晚我們可能睡不好。」

「為……為什麼?」她不敢直視蕭辰的目光,心裡猶如小鹿亂撞一般。

小侯爺笑了:「你應該記得,剛才吃東西的時候,一陣微風出來,吹開了你的面紗。」

麥蒂娜這才抬起頭:「是有那麼回事兒,但最多也只是露出半張臉而已,你到底想說什麼?」

他停下手裡的動作,說:「你可能沒注意到,但我看得很清楚,當時至少有十個以上的男人,看到你絕美的面容,他們的眼睛都直了。這不是關鍵,關鍵是緊接著他們面露凶光和淫光。」

「你是說,他們會在夜裡過來,做意圖不軌的事情?」公主問道。

「很有可能。」他指著鋪好的床鋪說:「今天你睡床,我負責值夜。」

麥蒂娜皺了皺眉頭:「應該不會吧,他們把我們當貴客呢,蠻族人不會對客人下手,這是一貫的傳統。」

小侯爺一笑:「你別忘了,他們不光是蠻族人,而且還是十惡不赦的胡匪,本就擅長殺人搶劫,沒什麼事情是他們做不出來的。」

這話說的很有道理,她坐在床上說:「我陪你一起值夜吧,一個人多無聊。」

「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的魂士等級比較低,累了一天必須好好休息,否則的話,明天我們還怎麼趕路。」他用不容質疑的語氣說。

公主乖乖點頭答應,和衣躺進了被窩中,有蕭辰在身邊他很放心,很快便睡著了。

子時剛過,帳篷外面響起輕微的腳步聲,而且不止一個人,小侯爺睜開眼睛,心道果然是一幫不捨得安分守己的傢伙,你們最好不好主動找死。

晚飯的時候,他幾乎見了這個部族所有的男人,等級最高的不過氣武境二級,跟仙武境二級的他整整錯了一個階層。

和大部分人一樣,他們沒能瞧出蕭辰的等級,自然而然的認為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能有多厲害。

腳步聲分別是從北邊和東邊傳來的,它們的主人相互熟識,看清楚對方的臉時,竟然還很無恥的打招呼:「你也來了?」

「是啊,裡面的女孩子實在是太漂亮,我一閉上眼睛,滿腦子想的都是她,根本睡不著覺,所以就過來。」

「呵呵,我也是。既然大家為了相同的目的,不如合作吧。」

「好啊,我們衝進去之後,你負責把男的控制住,我先上……好好好,你先上總行了吧,男的怎麼辦?」

最強小村醫 「好辦,一刀捅死!這樣我們就能永遠霸佔美女,豈不是更好。」

「哈哈,還是你腦子靈,就這麼辦!」

兩人剛剛達成一致,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出現第三個想要分一杯羹的人:「算我一個!」

小侯爺在帳篷里冷笑,一群不知道死活的傢伙,竟然結成了攻守同盟,誰敢接近到帳篷兩米內,殺無赦。

三個躡手躡腳的傢伙慢慢接近帳篷,走在最前面的人剛伸出手,都還沒接觸到帳簾,動作突然出現遲滯現象,緊接著仰面倒地。

另外兩人同樣沒能搞清楚狀況,也跟著倒下來。

一片銀色的葉子從空中落下,它剛剛射出三根毒屬性的飛針。

沒過多大會兒,又有個鬼鬼祟祟的傢伙摸過來,由於他從是後面出現的,沒看到前面的三具屍體。

噗……

他眼睛一瞪,腦袋頓時變成了一坨冰,氣絕身亡。

麥蒂娜依然睡的很香,小侯爺為了不吵到她,所以一直用毒針。半個時辰后,外面躺著七八具屍體,全是意圖不軌的傢伙。

本以為不會再有人來,剛剛閉上眼睛的他又重新睜開,忍不住低聲自語:「果然是習慣了刀刃上舔血生活的人,估計早就忘了死字怎麼寫。」

不是忘了,而是生來就學過寫字。

這次是五個人結伴同行,他們已經商量好了如何分工,一個負責掀開帳簾,兩個衝進去控制男的,兩外兩個控制女的。

「不對啊,帳篷周圍橫七豎八躺著的是什麼?」一個眼尖的傢伙小聲問。

這句話引起了其他四人的注意,十隻眼睛瞪著看了半天,由於晚上黑咕隆咚的,實在是看不清楚。

「管他呢,裡面有妞又有財,刀山火海也得進去。」

蕭辰能拿出幾袋百米作為禮物,讓他們認為他是個有錢人,所以此行不光是為了劫色,更是為了劫財。

等走近之後,眼尖那人低呼:「是人,是咱們的人,快看看他們怎麼了。」

伸手一探,全都沒有氣息,他尖著嗓子喊:「來人啊,死人了!我們的族人被人殺了,大家都快過來!」

嗖嗖……

隨著飛針射出,五個人接連倒地。

周圍的帳篷全都亮起燈光,很快,便有衣衫不整的男人手提彎刀衝過來。 十幾個手持利刃的男人將帳篷圍住,看到族人的屍體他們怒目圓睜,還有更多的人朝著這邊過來,就連女人和孩子也都拿著兵器。

小侯爺早在第一個人喊出聲音之前,就在帳篷裡布置了音障,保證麥蒂娜的睡眠質量。

他不慌不忙的走出來,對著眼紅不已的眾人說:「他們為什麼會死在這裡,相信我不解釋,你們也能想到。他們意圖不軌,難道不應該死嗎?」

為首的蠻人是這一部族的族長,用彎刀指著他的鼻子說:「就算他們有錯,作為客人也只應小小的懲罰一下,而不是把他們全殺掉,你沒有權利這麼做!」

「是嗎?」小侯爺冷笑著說:「我雖然是不是草原人,卻也知道在草原上,任何人都可以殺胡匪,不需要負任何責任而且還有功,不是嗎?」

族長和眾人一愣:「你知道我們的身份?」

「這裡是胡匪窩,周圍至少分佈著七八個胡匪部族。」小侯爺語調不緊不慢的說:「我們能順利來到你們這裡,難道會不知道這一代的情況嗎?你把我們當客人對待,我當然會把你們當值得尊重的主人,但你的人意圖不軌,把我們當成了肥羊,我還有必要跟你們客氣?要不是看在之前你們盛情款待的份兒上,你們覺得自己還整站著說話嗎,我早就把你們滅族了,不要懷疑,我有這樣的能力!」

二十幾個男人同時倒吸一口冷氣,然後目光落在七八具死屍身上,到現在為止他們連這些人的死因都沒有搞清楚。

滅族啊,他們看蕭辰的目光中多了一份敬畏,不難看出他的確有這樣的實力。

族長回頭看了一眼嚇壞的女人和孩子們,咬著牙說:「尊貴的客人,這件事是我們不對,這幾個人更是死有餘辜,不好意思打攪您休息了,請原諒。」

「我還是那句話,你當我是客人,我就當你是主人。」小侯爺用眼角掃過他們的臉,說:「我不希望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你們把屍體抬回去吧,不要繼續留在這裡。」

人群中有幾個人不由自主的長處一口氣,他們也起了壞心思,只是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而已,不然的話自己肯定也是死屍中的一員。

族長指揮眾人將屍體抬走,在這個過程中,他沒敢直視蕭辰的雙眼。

天亮后,二人離開,同樣沒有人敢阻攔。

麥蒂娜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但她從這些人帶著憤怒的敬畏眼神中察覺到不同之處,昨晚吃飯時的客氣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忍不住問:「辰哥,昨晚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蕭辰笑著說:「沒什麼,死了幾個不長眼的傢伙而已,我們走我們的,他們不敢怎麼樣。」

在草原上,實力代表一切,誰的拳頭大誰就可以橫著走。

等他們走遠了,族長咬著牙說:「胡匪可不是好欺負的,既然知道這裡是胡匪窩兒,竟然還敢殺我的人,你們的好日子就要到頭兒了!來人,是否已經將消息送達其他部族?」

一名族人走過來回答說:「昨天晚上就已經派人去通知鄰居們了,他們應該已經設置好了陷阱,就等著獵物一頭栽進去。」

「好!」族長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命令:「所有人跟我走,我要親眼看著他們倆死在亂刀之下!」

……

朝北走了十幾里,蕭辰突然皺起眉頭,麥蒂娜也察覺到附近的空氣中帶著一絲危險。

公主的第六感不亞於小侯爺,往往是兩人同時預見危險。

「你感覺到了?」他開口問。

「嗯,對方人不少,就在側面的土坡后藏著。」麥蒂娜回答說。

小侯爺補充:「他們有一百多人,配備彎刀和強弩,是一夥身經百戰的胡匪。之前那個部族的人,不甘寂寞的跟在咱們後面,側面的人應該是他們請來幫忙報仇的。」

公主淡淡一笑:「現在我知道斬草除根的含義了,對待胡匪果然不能手軟,他們是一群惡狼,只要活下來就必定會反撲。」

小侯爺聳聳肩,說實話他也想過將那個部族全員滅掉,但終歸沒辦法對孩子和女人下手,滅族最終變成了小小教訓一下。

兩人同時駐馬,他對著敵人藏身的土坡朗聲喊:「都露餡兒了,別藏了,你們還不準備現身嗎?」

為首的胡匪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他眉頭一皺罵手下們:「一群廢物,連埋伏都不會,這麼快就被人家發現了。」

其實他們埋伏的很好,只不過是小侯爺和美女公主擁有強悍的第六感,加上葉子武魂的感知能力,任何埋伏在一里地之內的人,都將無所遁形。

一百多騎兵同時登上突破,每個人都抱著一支強弩,對準了下面的二人。

「別擔心,咱們在射程之外。」蕭辰笑著說:「而且風是朝著他們吹的,在逆風條件下弩箭的射程會進一步減弱。不過呢,這一支胡匪的素質,比昨晚那些強多了。」

胡匪首領打馬走下突破,嘴裡叫喊著:「大楚人,你在我的鄰居那裡殺了人,難道就這麼拍拍屁股走嗎?」

「不然怎樣?」小侯爺笑著反問。

「留下你的命,你的財物和你的女人!」首領趾高氣揚道:「我保證你們和我鄰居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

「哈哈哈,口氣不小啊!」小侯爺哈哈大笑:「既然你要為他們出頭,那就拿出點兒真本事吧,光會耍嘴皮子功夫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