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族長,神諭天尊等人心中連哭的心思都有了。

「幼琴,莫要胡說八道,這位前輩對我們有救命之恩!」老族長以前所未有的嚴厲態度呵斥道。

溪幼琴雖然歸屬於天位一族,不過老族長為了哄騙她操控戮神劍陣,一直都是以十分慈祥的態度對待,就像她家爺爺一般溫和,忽然變了一個臉色,頓時讓溪幼琴一怔。

倘若換一個女子,例如姬落雪,此刻恐怕就閉嘴了,識得大體也知道什麼應該輕重緩急。

不過溪幼琴若知道輕重緩急也不是她了……

被老族長一番呵斥之下,她卻是癟癟嘴道:「救命之恩又怎麼樣!救了我的命,就能搶我男人?那復活天尊救了我,是不是也能搶我的男人?」

「噗……」

一貫嚴肅的熏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至於戰北海雖然想笑,但卻不敢笑,在場這麼多人,恐怕也只有他了解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可怕……

至於一眾天尊們,現在臉色則完全黑了,其中還有天尊小心翼翼打量著施小巧,怕此女真的被激怒!

「幼琴!」羅征看著溪幼琴越來越胡鬧,也只能出聲制止。

「我說的不對么?」溪幼琴擰著眉毛回應道。

羅征原本想要更嚴厲的斥責於她,但想到她剛剛撿回一條性命,心中頓時一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施小巧將牧海極那一道三寸長的劍芒封住后,就一直望著穹頂之上,似乎在打量著什麼,並沒有理會溪幼琴,現在她才回過神來,淡淡的掃了溪幼琴一眼,隨即那張臉就像是一朵青蓮盛開,神秘的笑容綻放出來,散發出一種其他的吸引力,而這種吸引力對於男性來說幾乎致命。

在場這些天尊們可比人間帝王的見識強了萬倍,他們曾經擁有過的佳麗亦都是絕色,其中不乏相貌比這藍衣女子更出眾者,只是修鍊到神海境后,改頭換面殊為容易,樣貌倒是成了其次,而這女人流露出的那股氣質,在場所有的天尊無不怦然心動,就算是身為女人的神諭天尊也不例外!

施小巧微微一笑,緩緩朝著溪幼琴走出兩步,她那褐色的眼瞳之中似乎有無數道靈魂在其中流轉,身為魂荒的掌控者,在神域之中她對靈魂一道的鑽研無人能出其左右,這一眼望過去,似乎就能將溪幼琴的靈魂收走一般。

溪幼琴就感覺到自己沒穿衣服一般,赤裸裸的站在這藍衣女子跟前,緊張之下,就朝著羅征身後躲去……

「前輩,幼琴個性使然,口無遮攔,還望前輩海涵,」羅征隨即拱手說道。

雖說他不了解這神秘的藍衣女子,但羅征卻感覺她對自己沒有絲毫惡念,也並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何況這不過是一件小事,他倒不是很緊張。

沒想到施小巧淡淡一笑,「沒什麼,我只是想告訴她……我就算搶了你的男人又如何?」

這話一說出來,不僅羅征驚呆了,在場的天尊們也是微微一呆。

戰北海更是目瞪口呆,「果然是神域第一奇女子啊,這種話都能說出口……」

「不過……你的男人還是太嫩了一些,」施小巧淡淡一笑,「現在我暫且對他沒什麼興趣,以後卻說不定噢!」

說罷,她的蘭花指在羅征的額頭之上輕輕一拂,羅征額前傷口已經痊癒的差不多了,只有一道細小的裂縫,這一拂之下卻是以急速還原消失不見。

只是就連羅征自己也沒察覺到,一枚小小的花瓣,卻被她悄然植入那傷口之中。

網遊之三國無雙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溪幼琴固然是畏懼這女人,只是看到她這般舉動,就像是觸碰了她的禁臠一般,又從羅征的背後探出腦袋,盡量化出兇狠的表情,瞪著藍衣女子……

不過施小巧在種下了那一片花瓣后,顯然失去了戲弄溪幼琴的興趣,淡淡的對羅征說道:「我無法就此離開大衍之宇,你且還是讓我回到那仙府中。」

施小巧迫不得已接下牧海極那一劍,卻是暴露了自己。

那些聖人固然是不敢直接闖入大衍之宇,但自己如果順著大衍之宇穹頂上的裂縫離開,恐怕又會引來無盡的紛擾……

回到仙府之中,她就能借道瀧漩森林離開。

對於施小巧的這個要求,羅征自然無不應允,不過他卻是疑惑道:「可是我那仙府的結界並未打開,你可穿過那結界嗎?」

整個仙府都籠罩在一層特殊的結界之中,羅征現在雖然已經取得了七枚令牌,但真絕路還有最後一塊令牌未曾拿到手,並沒有完全掌控這座仙府,固然也無法撤掉那塊結界……

何況羅征現在的修為並非道子,而仙府所在的瀧漩森林,的確是神域某處。

一旦撤掉那塊結界之後恐怕會引來難以預料的效果,例如羅征直接裂解,化為一團真元完全消失,這也是有可能發生的。

「那一道結界,能夠攔住他們,卻是攔我不住,」施小巧微微搖頭。

她所指得他們,自然是戰北海,大嘴怪和極惡老人了……

「我明白了,」羅征點點頭,既然這藍衣女子急著離開,自然有其理由,他便伸手作揖之下就是重重一拜,「這次大衍之宇能闖過如此危機,都是前輩出手相助,羅征替父親謝過!」

看著羅征拜謝,老族長等一眾天尊也同樣作揖,朝著施小巧重重一拜,她這份恩情,在場的眾人根本無以為報,也只能口頭謝過了……

施小巧也沒有絲毫的客氣,嘴角微微一翹之下,卻對羅征說道:「你肯定是要謝我的,不過並不是現在,日後這一恩,你總是要報答於我!」@^^$

「那是自然,若羅征他日能遁入神域,有所成就,必傾力相報!」羅征倒是喜歡此女的坦然而磊落,他隨即又問道:「不過我還不知道前輩的姓名……」

誰知道施小巧盈盈一笑,「你不是我的主人么?奴役令在你手中,隨時可探查我靈魂中的一切,區區姓名何苦還要問我?」

「羅某說過不會偷窺前輩的任何隱秘,自然說到做到,」羅征堅定的回答道。

施小巧那清麗的眉目微微一挑,卻是一道柔媚的眼色打量了羅征一番,眼中卻含著一絲說不明道不清的意味,隨即才說道:「好了,讓我回去吧。」

羅征這才取出艮字令,將她收入了仙府之中,至於她如何離開仙府那結界,就是藍衣女子自己的事了……!$*!

等到施小巧消失之後,溪幼琴這才恨恨的說道:「拋媚眼的狐狸精!」

這話一說出口,一眾天尊額頭上再度冷汗直冒。

人家那大能之士雖然走了,但未必就聽不見啊,要是折返回來該怎麼辦?

好在天尊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溪幼琴看了看大家的表情,只覺得好生無趣,很快就將目標鎖定在熏的身上,「喂!難道你就不生氣嗎?」

熏哪裡理會溪幼琴,翻了翻白眼,就將身子扭向另外一邊,看也不看她一眼。

溪幼琴卻是沒完沒了了,「你肯定吃醋了,為何不表露出來呢!女人如何將情緒憋在心裡非常不好……」

聽著她在耳邊嘮叨,熏是徹底的無奈了,以熏的性格換一個人恐怕直接就動手了!

看著熏越來越撐不住的表情,羅征只能將溪幼琴硬生生的拽在了一邊……

原罪天尊看到溪幼琴安然無事的被送過來,也知道復活天尊正在全力復活軒轅晨風,他自然是頗為緊張,但又不便前去打擾,好在這時候又有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復活天尊便率先自空間裂縫中走了出來。

原罪天尊的目光一閃,開口問道:「晨風他……」

話音未落,一道身影隨即從那裂縫中飄了出來,正是軒轅晨風本人!

不過相比之下,軒轅晨風此刻看上去還是相當虛弱,臉色慘白,沒有絲毫精神,而溪幼琴一旦被往生天命復活,則是活蹦亂跳……

「拜見曾祖,」軒轅晨風看到原罪天尊神色也激動起來,他和溪幼琴一樣,以為自己死定了,從來沒想過還有重見天日的那一天。

「這時候還見什麼禮!」原罪天尊一步上前,將軒轅晨風一把托住,整個軒轅氏族中,他也只是將軒轅晨風視為己出,猶如親兒子一般看待,本來原罪天尊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但軒轅晨風還是活了過來,的確讓他心生慰籍……

軒轅晨風被摩訶所擊殺后,寰宇中的紛爭他皆不了解,但從復活天尊口中得知了一些細節,這一次再度望向羅征,眼神已經完全不同了。

此前軒轅晨風已漸漸被羅征所折服,將他當做自己的朋友,而現在已經完全是崇拜了!

就目前其他道子而言,沒有一人有資格參與天尊之間的戰鬥,華天命依舊在苦修,姬落雪和裂千寒更是藏匿起來,其他的道子也處於閉關之中……

但羅征不僅擊敗了道子摩訶,還斬殺了不少聖族天尊!

更要命的是這傢伙竟然能參與到真神層面的戰鬥!

這已經不是大衍之宇第一人的問題了,他一人決定了這場戰局了成敗,現在再看羅征,他已經是滿腦子崇拜了。

「謝謝你,」軒轅晨風笑道,他也知道自己這條命是被羅征撿回來的。

只是肉身粉碎的太厲害,就算復活天尊以往生天命進行回溯之下,他的丹田還是有些殘缺,對於尋常武者來說這恐怕是無法逆轉的傷害,可對於他軒轅家來說倒不是太大的問題……

……

……

戰北海並沒有前往仙府。

他與羅征道別之後,就遁入了大衍之宇深空中的極高處,自牧海極砸開的嘆息之壁的裂縫中離開了。

身為戰神殿的人,他倒是沒有施小巧的那一層顧慮。

剩下眾多天尊約定再聚后,就各自返回自己的領地之中。

雖然聖族天尊們被全數剿滅,可是大衍之宇中還是存在不少聖族餘黨,天尊們便率領各自的族人進行最後一輪徹底的清理……

羅征帶著熏和溪幼琴,也回到了沖霄聖地中與寧雨蝶、羅念等人團聚。

整個寰宇劫後餘生,各大種族也展開了自己獨特的慶祝方式,持續了相當長一段時間。

而在這段時間裡,神諭天尊則率領部族收服人道聯盟的失地,同時天道震動之下,大衍之宇的天道又降下了一道天命之冠,這一道天命之冠被諸神無念所獲,但最終卻轉交給了萬佛聖域的星隱寺。

畢竟這一次萬佛聖域的損失最為嚴重,不僅隕落了四大上位天尊之一的雷罰天尊,其他四位天尊也一齊隕落了,整個萬佛聖域中已沒有天尊坐鎮。

以往碰到這種事情,其他的勢力怕是已蠢蠢欲動,想方設法將萬佛聖域瓜分掉,只是經歷過這一次危機后,不同種族表現出更多的謙讓……

一年之後,天位一族廣發名帖,宴請大衍之宇中所有的天尊齊聚沖霄聖地,除此之外還有各大種族的大界主,聖地聖主也紛紛前往天位一族道賀,便是因為羅征恪守了承諾,再度舉行婚典將溪幼琴迎娶過門。 這一日便成了大衍之宇中最熱鬧的一天。

因為這寰宇中有咆哮令存在,故而以咆哮令賀喜的方式一直存在。

不過這也是最為奢侈的一種賀喜方式了,畢竟除了羅征那一道咆哮令之外,其他的咆哮令可是用一枚少一枚。

但這一天,向羅征和溪幼琴賀喜的聲音卻是反反覆復回蕩在大衍之宇中。

交錯的記憶之光 「今天是羅征與溪幼琴喜結良緣之日,我王青代表西靈聖地祝你們幸福美滿,永壽偕老……」

「百年偕老,永結琴瑟之歡,五盡其昌,早協熊羆之慶,龍塵聖地祝羅征夫婦恭賀……」

「鳴鳳鏘鏘,卜其昌於五世,夭桃灼灼,歌好合於百年……」

一道道賀詞在大衍之宇中不斷地回蕩著……

沖霄山下,一座恢弘的殿堂屹立而起,身穿禮服的侍者在其中穿梭不停,上萬樂師鼓瑟齊鳴,一道道悠揚而喜慶的樂聲毫無間斷的飄搖。

寰宇中的天尊們大多務實低調,凡人嚮往的榮華富貴對他們來說早已看的太多太膩,但不代表他們不拿手這一套……

羅征為溪幼琴承兌了諾言,本沒有想過如此高調而浮誇,但是在天位一族一手包辦加上溪幼琴的推波助瀾,他也只能硬著頭皮配合……

「爺爺!這邊走!」

來者卻是當年中域虛靈宗的天才溪小介。

如今的溪小介已踏入生死境,在虛靈宗內也是扛鼎的人物了,當年滿臉稚嫩的他現在多了一絲沉穩,他便是指引著清虛道人尋找這殿堂的入口。

以天位一族的手段,將中域眾人請到上界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第一次踏入上界的溪小介對周圍的一切還是十分好奇,「神海境強者!好多神海境強者……居然只是看門的?」

在這殿堂兩側,三百位身披金甲的甲士一字排開,這些甲士清一色都是神海境修為,其中任何一位放入下界,都能封為戰皇戰帝,但在這裡竟然只是守門的,溪小介也是瞠目結舌。

清虛道人雖然也只是生死境修為,但他活過的歲月卻比溪小介久遠多了,對上界的情形多多少少有過一些了解,在下界稱皇稱帝的神海境大能,在上界之中卻算不了什麼,不過他心中還是相當震撼,只是不曾顯露於形色。

前來祝賀的賓客數量龐大,達到十萬人之巨,但天位一族中有專人統籌,便是將賓客分為數等。

其中各大種族的天尊,以及這一年以來新晉的天尊為一等,下來則是各大勢力的主事人,大界主們,然後是十品聖地中的聖主,再下來則是尋常界主了……

殿堂之中以玉石鋪砌的廣場之上,各路賓客錯落有致的分佈。

等到溪小介入了廣場,就看到廣場一側豎立著十根高聳入雲的玉柱,他心生奇怪,「這些柱子又是幹什麼的?」

「嘿,真是孤陋寡聞!」一位武者冷笑道,那武者淡淡的打量了溪小介和清虛道人一眼,臉上露出奇怪之色,「你們兩人是哪來的?怎麼會有兩位生死境的小傢伙混進來?」

將溪小介稱之為小傢伙尚且說得過去,但清虛道人也有上千歲的骨齡,無論如何與「小」字難以掛鉤。

不過上界之中,向來是以修為來衡量輩分,骨齡只是其次而已。

聽到這話,溪小介瞪了那武者一眼,他被人訓斥自然是無所謂,但清虛道人也連帶著被訓斥了,他哪裡忍得住,「你這人怎麼說話的!」

話音落下,清虛道人卻是一揮手,示意溪小介不要多話。

方才清虛道人一番打量之下,絲毫無法看透這位武者的修為,這說明此武者的修為遠在神海境之上。

在清虛道人眼中,在場的可都是大人物,他自然怕溪小介衝動之下將這些大人物給得罪了!

那武者乃是界主境武者,在界主眼中,生死境武者屬於不曾「入門」的武者,在他所管轄的聖地中只能算是見習弟子罷了,竟然還敢反嗆自己?

這武者便是嘿嘿一笑,「看你兩人鬼鬼祟祟的,怕是趁著人多想要撈一些好處,我就替天位一族打發你們吧!」

說完之後,那人踏步而來,隨手一劃之下,自他身前就多了一道空間裂縫,隨即一把就將溪小介抓住,就要往那空間裂縫中塞進去……此人竟然是動用大挪移,將溪小介和清虛道人趕走!

以這為武者的修為,溪小介和清虛道人哪裡有任何防抗的餘地?

但他尚且還沒的來及扔,另外一道空間裂縫卻驟然在一旁出現,同時自那裂縫中傳來一道冷峻的聲音!

「住手!」

來者卻是天位一族的幻妙天尊。

那位武者看到幻妙太尊出現,頓時呆住了。

在場其他的武者們看到幻妙天尊,也是紛紛起身,向他拱手見禮。

「天,天尊大人,」那武者愣愣的說道,他似乎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但還是說道:「這兩個小賊想要混入此地,我卻替你們打發了……」

溪小介還被那武者抓在手中呢,就這麼輕輕一抓之下,他就發現自己渾身真元無法運轉,臉上滿是鬱悶之色,聽到這武者如此畏懼的叫出天尊二字,溪小介也是驚呆了。

不過他抬頭一看,目光一閃,卻是笑道:「我見過你!你去過雲殿!」

「小介,不得無禮,要見過天尊大人,」清虛道人卻知道天尊乃是整個寰宇中的巔峰,幾乎是他們無法仰望的大人物。

溪小介模樣雖然沉穩了許多,但天性卻難以改變,還是一臉笑嘻嘻的模樣。

他的確是見過幻妙天尊,當年中域眾人齊聚雲殿的時候,卻遭遇上古巫族的入侵,那時候幻妙天尊曾在雲殿之中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