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狐狸。”程焱自然是聽出了羅辰那番話中所隱含的意思,當即便是怒罵出聲。

羅辰顯然是看出了夏天明的猶豫,他拍了拍夏天明的肩膀,看似隨意卻又是別有深意的道:“夏家主,夏家的地位可全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了,你也是知道我們羅家與邪剎之城的城主有着不菲的關係,希望夏家主能夠好好斟酌一番,權衡一下兩者之間的利弊。”

聞言,夏天明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他自然是聽出了羅辰話語中的威脅之意,眼下襬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與羅辰聯手,不然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心中下定了決心,夏天明猛的一咬牙關,眼中也是閃過一抹狠色,毅然決然的道:“好,我答應你。”

“呵呵,夏家主,你果然是個聰明人。”羅辰微笑着道,但那笑容,映入夏天明眼中,卻是讓得他渾身不禁打了個寒顫。

“羅辰這人,心機太深!與他交往,必須要把握住那個度,否則很有可能會陷入萬劫不復!”這就是夏天明此時此刻心中的想法。

目光平靜的望着下定決心的夏天明,程焱也是頗感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不禁感嘆道:“這世界,還真是人情冷淡啊。”

就在程焱感慨之際,耳邊卻是突然傳來了夏心婷的驚呼聲:“程焱,小心!”

“找死!”程焱眼神中陡然閃過一抹凌厲之色,旋即其身形猛的一個旋轉,衝着突襲而來的羅明狠狠的甩出一記鞭腿。

“咔嚓!”

程焱迅猛的一記鞭腿,不偏不倚的砸在羅明的胸膛處,一道骨骼斷裂的聲音也是隨之響徹而起。

“噗嗤!”

一大口鮮血夾雜着內臟的碎片自羅明口中噴吐而出,他的身形也是如同炮彈一般倒飛而出,重重的砸落在牆壁之上,整個大廳隨之劇烈一震!

衆人目光泛着濃濃震驚之色望着那被程焱重創,不知死活的羅明,整個大廳在頃刻間陷入了一片沉寂。

“敗類。”一腳踹飛羅明,程焱扭動了一下脖子,嘴中緩緩吐出兩字。

“混蛋,你竟敢傷我兒子,我要殺了你!”羅辰的暴怒之聲打破了這短暫的寧靜,他緊握雙拳,額頭之上青筋爆出,猶如虯龍,眼球中也是因爲強烈的憤怒而導致充血。

程焱反手將夏心婷拉到背後,眉心處幽光一閃,一柄通體散發着幽綠色光芒的長劍驀然出現在其手中,體內玄氣,也是在此刻悄然運轉起來。

“要戰便戰,我程焱,不會怕你!”

羅辰怒極反笑,他面色猙獰的看着程焱,陰惻惻的道:“小子,我會讓你後悔的。”

與此同時,夏天明也是猛的向前一步邁出,強悍的氣息波動毫不掩飾的從他體內涌現而出。

程焱手持長劍,腳尖輕點地面,旋即身形暴掠而出,在空中帶起了一連串殘影,下一霎,竟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羅辰面前,右手長劍反手劈出,一道凌厲的劍芒劃過空氣,帶起一道尖銳的破風之聲,對着羅辰的頭顱狠狠斬下!

(寫書不容易啊…請大家多多支持下指染蒼穹,收藏一下《魔凌九霄》吧,每當指染在看到自己的作品收藏數得到了提升,哪怕只是一本,兩本,也會十分的開心!!!在這裏,指染蒼穹非常感謝你們的支持!!! 指染蒼穹新開了讀書羣,羣號是295347361,喜歡本書的書友們可以加入到其中來!) 凌厲劍芒劃過虛空,帶起一連串劍影,對着羅辰的頭顱猛的劈斬而下。

“哼,不過是人玄境小成的修爲罷了,也敢在這裏造次。”羅辰冷哼一聲,手臂驀然擡起,化掌爲刀,狠狠的對着疾馳而來的劍芒斬去。

“砰砰砰!”

劍芒、玄氣相撞,在空氣中發出陣陣沉悶的爆炸聲之聲,程焱安穩落地,而羅辰則是一連後退了十數步,他體內氣血一陣翻騰,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潮紅,他心中一驚,但卻不願意退縮,不想丟失顏面,雙目之中寒芒閃爍,長劍出鞘,身影一躍,提劍衝殺了上去。

先前發生的那一幕,同樣也是讓得夏天明心中微微一怔,憑藉着人玄境小成的修爲,竟然是能夠將羅辰狼狽逼退,夏天明目光瞥見羅辰已是提劍而上,當下他也沒有絲毫的猶豫,體內玄氣暴涌而出,腳掌用力一踏地面,身形如同猛獸般飛撲出去。

羅家大廳內,劍芒、玄氣縱橫交錯,勁氣激盪,程焱手持長劍,一連斬出數道凌厲劍芒,而後身影猛的躍至上空,身體表面赤金色光芒陡然大盛,如同洪流般涌動着,他的身上猶如劈斬了一層金色的漣漪,赤金色光芒盪漾間,一股股巨大的威壓瞬間籠罩整個大廳。

程焱冷笑一聲,手中上劍一指上空,頓時一道金色劍芒暴掠而出,刺破屋頂,程焱身影落地,然後拉着夏心婷的玉手輕輕一躍,兩人自屋頂巨大的窟窿中竄出,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之中。

“混蛋,我絕對不會讓你這麼輕易離開。”羅辰憤怒的咆哮道,旋即身影猛的一躍,朝着程焱追擊而去,夏天明也是緊隨其後。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兩道破風聲,程焱嘴角微微揚起,在夏心婷耳邊說了一番話後,他疾馳的身影便是停止了下來,而夏心婷則是向着程焱交待的地方跑去。

“沒有了顧慮,就可以好好動手了。”活動了一下全身的筋骨,程焱目光平靜的望着追趕而來的羅辰與夏天明,緩緩開口,道。

羅辰目光疑惑的看着盯着不遠處突然止住身形的程焱,心頭一陣冷笑,幾個閃爍間,出現在了離程焱數丈距離的位置,厲喝出聲:“小子,你會爲你的囂張付出代價!”

沒有理會羅辰所說的那番話,程焱雙目死死鎖定着羅辰與夏天明,下一霎,其身形一閃,僅在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出現在了羅辰的面前,一道赤金色劍芒也是緊隨而至,朝着羅辰的天靈蓋上狠狠劈下。

見狀,羅辰心中頓時大駭,他手握長劍,迅速格擋在自己正上方,體內玄氣噴薄而出,身形迅速朝着後方退去。

“晚了。”望着身形暴退的羅辰,程焱森然一笑,只見一道殘影劃過空氣,程焱的身影已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羅辰的身後,左手之上玄氣奔騰,猛的轟響羅辰。

“砰!”

一掌重重的轟擊在羅辰脊樑骨處,後者的身形如同折翼的飛鳥般倒卷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噗嗤。”

羅明艱難的支撐起身子,他目光怨毒的盯着傲然站立於屋檐上的程焱,當下氣急攻心,鮮血自嘴中狂噴而出,眼前一黑,昏倒了過去。

“羅家主!你沒事吧!”目光泛着濃濃驚駭之色的望向吐血昏厥過去的羅辰,夏天明心中倍感焦慮,他抽出佩於腰間的大刀,對着程焱毫不猶豫的一刀斬下。

“真是給你臉不要臉。”程焱不屑的冷哼一聲,旋即其身形猛然躍起,一連串殘影浮現,程焱在瞬間踢出二十三腳,暴掠而至的腳影重重的砸在夏天明劈斬而出的刀身上。

自刀身上不斷傳來的強烈震盪波,令得夏天明雙臂愈發的**,持刀的虎口處也是破裂開來,汩汩鮮血,流淌而出。

“像你這種爲了鞏固自己在夏家的地位,不惜葬送女兒幸福的人,不配我殺。”程焱冷冷開口,身形凌空旋轉三百六十度,一記鞭腿攜帶起強勁的風壓,對着夏天明周身籠罩而去。

迎面而來的巨大風壓,讓得夏天明睜不開眼,還未等他徹底反應過來,強悍有力的鞭腿已是爆踢在其刀身之上,莫大的壓力讓他無法承受,他雙腳震碎了屋檐上的瓦片,跌入了房屋內。

於此同時,程焱揮舞着長劍,再度劈出一道赤金色劍芒,耀眼奪目的劍氣宛若長虹般劃過虛空,向不遠處正趕來的護衛羣橫掃而去。

強悍的劍氣澎湃洶涌,凡是被劍芒劈中的護衛,手中長矛瞬間粉碎,整個人也是倒飛而出。

護衛隊中,各各人臉色蒼白,嘴角血跡溢出,不少人更是直接雙腿一蹬,昏厥了過去,一劍之威,竟如斯恐怖!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在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肉眼僅僅是看見一道赤金色光芒呼嘯而過,眼前二十多名護衛已經是被重創,但這卻並不影響此時此刻他們心中的震撼!

語霸天同樣是目露震驚之色的望着眼前發生的慘烈一幕,艱難的張開了乾澀的嘴脣,喃喃的道:“這傢伙,比起前些日子,似乎變得更加厲害了。”

在短暫的失神後,衆人也皆是回過了神來,紛紛議論道:

“這位少年究竟是什麼來頭?正面擊敗了羅辰與夏天明的聯手,又一劍重創了護衛隊。”

“誰知到呢,總之這位少年的背景一定不弱。”

“別多想了,此子絕非我們可以猜測的。”

……

“呼呼。”程焱收回長劍,重重的喘着粗氣,先前的一戰也是消耗了他體內大量的玄氣,沒有去理會衆人的閒言碎語,他身形一閃,迅速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中,朝着他與語嫣事先約定的地點趕去。

(新書《魔凌九霄》,還望大家能夠多多支持一下,如果你喜歡本書,可以收藏一下,鮮花神馬的,大家也不要吝色,指染蒼穹在這裏拜謝大家啦!馬上就要開學了,不過雖然到時候會比較忙碌,指染還是不會把更新落下的,從下個星期開始,每天會有兩更。) 陽光穿透雲層的束縛,自天空中傾瀉而下,淡淡的照射在竹園中語嫣的身上,她美眸注視着不遠處的方向,心中逐漸的涌現出一抹不安的情緒。

“難道程焱出事了嗎?爲什麼他還沒有趕來赴約。”語嫣呢喃自語,美目之中盡是擔憂,纖纖玉手也是因爲焦慮不自覺的絞在了一起。

一旁的夏心婷見語嫣那副擔憂的模樣,低聲詢問道:“語嫣姐,你怎麼了?”

“呃…沒什麼,我沒事,心婷,我還有點事情,你暫時先住我那吧,我已經和我父親說好了,他會派人給你安排房間的。”語嫣心不在焉的迴應道。

“好吧,語嫣姐,你自己一個人要小心些,不要碰着色狼嘍,我先走啦。”夏心婷衝着語嫣壞壞的一笑,打趣道。

“哼,你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竟敢這麼詛咒你姐姐,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語嫣輕拍了一下一臉壞笑的夏心婷,皺了皺瓊鼻,輕哼道。

“嘿嘿…小心嘔,我先走啦。”夏心婷朝着語嫣揮了揮手,旋即轉身走出了竹園。

見夏心婷離去,語嫣的心情再度跌落到了谷底,輕嘆了一口氣,嘴邊喃喃的道:“不行,我得去看看才行,畢竟一次性要程焱對付兩位人玄境圓滿的強者,還是頗爲吃力的,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那事情可就糟了。”

就在語嫣欲動身離開的時候,她的身後突兀間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我來了。”

聽聞身後傳來的那道熟悉的聲音,語嫣心中一喜,旋即轉過身去,那對靈動的眸子,就這麼靜靜的注視着程焱。

程焱出神的看着那張絕美的容顏,精神竟在此時出現了一絲的恍惚,半響後,方纔逐漸緩過神來,幽幽一嘆,低聲道:“幸不辱命,你拜託我的事情,我已經完成了,這次是我見你最後一面了,很快我就要離開了。”

“這麼快你就要離開繁華之城了,不多住幾天嗎?”聽程焱說要走,語嫣的臉色顯然也是變得有些難看,她緩步上前,美眸緊盯着程焱,希望他能夠再留下一段時間。

程焱目光注視着語嫣,他心中自然是知道紫嫣對自己有着情愫,但他不能對不起雪魅,至少現在的他還沒有辦法從那禁錮的世界中走出來,既然如此,那在一起結果只會傷害到對方,程焱已經對不起雪魅了,他不想再對語嫣也心生愧疚。

程焱微笑着搖了搖頭,然後在語嫣略有些黯然的目光中伸出手掌,摩挲着語嫣那張細膩滑嫩的臉蛋,柔聲道:“不用了,我已經惹怒了羅家與夏家,在留在繁華之城,恐怕會惹出不少麻煩,我這人嘛,最怕麻煩了。”

明明知道程焱話中的深意,語嫣依舊選擇倔強的輕擡下巴,貝齒輕咬着紅脣,道:“只要我父親出面,羅夏兩家絕對不會刻意爲難你的。”

“誒。”

程焱無奈的嘆息一聲,遲疑了一會,道:“我看我還是快點走吧,若是你父親替我出面,雙方的關係一定會搞僵的。”

“只要你能留下來,關係搞僵也無所謂…”

話音未落,程焱在語嫣驚訝的目光下手臂突然一伸,摟住那不堪一握的***,緊緊圈在懷中,輕聲道:“你還是和當日一樣,依舊那麼的任性,答應我,把你那壞脾氣好好改掉,玄氣大陸遼闊無邊,你那刁蠻的性格到了外面,可是會吃虧的。”

被程焱強行摟住,語嫣的俏臉上瞬間便是浮現出一抹緋紅之色,還不待她有所掙扎,程焱的嘴脣便已是輕觸在她那嬌豔欲滴的耳根旁,柔聲的道:“再等我半年,半年之後,等我把事情解決以後我會回來,到時候你若還愛着我,那我便帶你一起離開。”

程焱那番溫柔的話語傳入語嫣耳中,後者也是爲之一怔,腦海中一片空白。

“你放開我。”此時的語嫣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手足無措的小女孩,低垂下來腦袋,在程焱懷中劇烈的掙扎起來。

見懷中女子掙扎的如此劇烈,程焱也是在瞬間鬆開了手,旋即害羞的捎了捎後腦勺,靦腆的道:“不好意思,剛纔我有點激動了。”

“真是個大笨蛋,我叫你放開你就放開嘛,哼,真是沒見過有對感情這麼遲鈍的傢伙。”語嫣一咬銀牙,心中不滿的道。

穩定了一下情緒,語嫣玉手一翻,一套通體散發着淡藍色光芒的軟甲憑空出現在了她的手中,將軟甲輕靠在程焱胸前,柔聲道:“這是一件防禦型的靈器,你將它穿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你的安全,半年後回來見我的時候,我要是見不到它,就再也不理你了。”

怔怔的望着胸前的軟甲,程焱心中猛的抽搐了一下,腦海中的思緒也是如同洪水般氾濫開來,曾經猶記得有一位蕙蘭心質的女子,在程焱臨走前也是將一件軟甲交予他,希望他能夠安然回來,只可惜,那件軟甲在與太虛境強者的交戰中被擊碎了。

從語嫣手中接過軟甲,程焱將它視如珍寶般的撫摸了一遍,然後在對方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嘴巴對着語嫣冰冷卻又柔軟的紅脣印了上去。

“嗚嗚…”

被程焱突襲,語嫣嘴中只來得及發出一道道細微的低嗚聲,在輕輕的敲打了幾下程焱的後背以後,便是放棄了抵抗,雙手緊緊反扣住程焱,微微開闔緊閉的貝齒,將對方霸道的入侵放了進來。

竹林掩映處,一男一女緊緊相擁,釋放着心中的火熱與愛意。

在竹園的一座假山後,夏心婷纖纖玉手輕靠在山石上,目光復雜的看着不遠處纏綿在一起的兩人,心中頓時感到一陣絞痛,片刻後,幽幽的嘆息一聲,悄然離去… 程焱的離去,語嫣沒能阻攔,因爲她心中頗爲清楚,程焱目前還有着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並且女人天生具備的敏銳直覺告訴她,在程焱的內心深處,有着一位讓他無法淡忘的女子,只有程焱從枷鎖中解脫出來,他的心中才能夠再度容下別的女人。

能夠順利的拒絕龐大數量的追求者而不被對方報復,語嫣自然是冰雪聰明,她也是十分清楚程焱心中的想法,只不過女人嘛,在喜歡的男人面前就會欠于思考,她們喜歡將責任與問題託付給她們心目中的那個男人。

“半年嗎?好漫長啊…哼,程焱,半年後本小姐可不會就這麼輕易放你走了。”語嫣出神的望着程焱離去的方向,皺着瓊鼻嬌哼道。

蓮步微移,語嫣走至小湖邊,掩嘴輕聲嬌笑,秋水眸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然後將目光投射到湖中所呈現而出的虛影。

女子亭亭玉立,明眸皓腕,誘人眼波流轉間,透露出一種魅惑與常人所難以察覺的別樣韻味。

“程焱,我等你嘔。”語嫣輕擡玉手,在空中打了個旋,微抿着紅潤的小嘴,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動人的笑容。

竹園的不遠處,幾名路過之人突然間頓住了腳步,嘴巴猛的張開,足以塞下一個拳頭,目光充斥着濃濃驚豔之色的望着傻站在湖泊旁孤芳自賞的動人女子,一時之間,就連大腦的思路都是出現了短路的現象。

其中一人忍不住的吞嚥了一口唾沫,更滑稽者,直接是哈拉着口水,像是一頭餓了好幾頓的豺狼突然看見小綿羊一樣,只不過眼前的這頭溫順的小綿羊卻擁有着不弱的背景,他們也只好放棄了心中無恥的打算,美女固然重要,但要是你的命沒了,還有資格去擁有美女嗎?

……

離開繁華之城,程焱獨自一人走在崎嶇的道路上,就在他盤算着接下來該做什麼的時候,他的腦海中靈光一閃,道蒼慈祥的身影,突兀間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對了,我想起來了,老師貌似在臨走前給了我什麼。”程焱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程焱在袖口中拿出一卷漆黑的卷軸,好奇的將它打開。

只見上面印有兩個古老的字符:“空間。”

沉吟了片刻,程焱緩緩的開口,道:“看來這就是所謂的空間卷軸了,老師,也不知道你現在在哪…那件修煉用的負重的黑衣,你還沒有還給我呢…”

伸手摸了摸隱藏於衣衫下柔軟的內甲,程焱的心中瞬間洋溢起一種幸福的感覺,微微一笑,旋即邁着輕快的步伐,繼續朝着崎嶇道路的盡頭去行走而去。

大婚晚成:寶貝不要跑 寂靜的樹林中,程焱一個人安靜的走着,四周除了他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人,作爲已經恢復了過往記憶的程焱,不難判斷出前方就是魔獸森然,因爲只有在距離魔獸森然附近的周邊地段,人跡方纔會如此的罕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