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也雪青憐的天賦,明眼人都能看出,她的成就將不可限量。

「前輩,我,我已經加入宗門了,此次外出,只是為了歷練,這天人絕地一行已經結束,我也要跟著回宗門了!」

雪青憐連忙回絕道。

「哦,是這樣啊。那倒是有點可惜了!」

鏡長老遺憾的說道。

「沒法加入我們也情有可原,反正都是要離開了,你就跟著我們一同走吧!」

鏡長老瞥了一眼七夜,像是在示意七夜。

這個舉動七夜也看在眼裡,只好裝作看不到。

雪青憐因為自己對她有救命之恩,表面上有好感也是自然的,不過還沒到多深的地步。

這舉動更讓鏡長老有些氣的痒痒,暗罵七夜蠢。

「嘿,你小子什麼時候領悟到的風之奧義?」

諸虔走到七夜身邊,捅了捅他。

「奧義古碑大殿領悟的……」

七夜被諸虔偷襲,痛的臉色發白,不得不捂著胸口,傳音說道。

「你們?你沒事吧?」

看到七夜被諸虔甩了一肘子,雪青憐捂著紅嫩的小嘴,關切說道,甚至還用青蔥玉手幫七夜扶著胸口。

「沒事,沒事。諸虔大哥和我開玩笑呢!」

雪青憐的動作讓七夜有些慌忙,輕輕的將她的手從自己胸口推下。

這惹到雪青憐莞爾一笑。

一個冰雪天宮走出來的冷艷美人,此時一笑倒是無比動人,這讓不少偷看的人雙眼放光。

而七夜卻無端感應到了幾股殺意。

「小子,這妞天賦不錯,這個階別就領悟到了五種奧義屬性,將來可是成皇入聖的人物。」

「而且,我看她對你有意思,別人可要走了,你不把她留下,會後悔的!」

諸虔這傢伙別了別七夜的,使得七夜和雪青憐靠近了一些。

諸虔對七夜的這個舉動,使得雪青憐的臉色有些微紅,她雙手交叉的走著,心裡也是思緒萬千。

雪青憐的家族,曾經是冰雪王朝的一個附屬家族,相當於烈戰聖地的聖城六族的存在。

冰雪王朝易主,她們雪家也沒落,然而雪家的家主是個有魄力的人,他將雪家遠遷它地,自己將家裡的女子送入冰雪天宮,家中男子則是加入了冰雪王朝的另一個暗中實力,風雪樓!

雪青憐自幼過得清苦,少有人疼愛。

七夜救其性命,心裡自然有著幾分感激和好感。

而雪青憐的身世和經歷,也很容易讓這份好感更進一步,只不過七夜卻退了一步。

「已經到空間傳送蟲洞了,再送,你就要把我送回冰雪天宮了!」

望著背後那閃過銀色空間之力的深邃通道,雪青憐扶了扶額頭的青絲,努力做出一個笑容。

「嗯,那,你一路保重!」

七夜輕聲說道。

「放心,我的實力可不弱!會保護好自己的!」

雪青憐微笑的點點頭,旋即臉色有些微變:「我,回到冰雪天宮,一定會幫你問問你的妻子的。,保持聯繫!」

說道這裡,雪青憐的喉嚨突然哽了一下,拿出神念石指了指。

「嗯!多謝了!」

七夜再次點了點頭。

雪青憐也跟著微笑,轉身,緩緩走向了空間傳送通道。

「等等!」

就在雪青憐要進入空間傳送蟲洞的時候,七夜這一聲等等,使得雪青憐的心臟也差點跳了出來。

「喂,諸虔老大……」

七夜轉而對著一旁的諸虔說道。

「啥?」

看到七夜一臉嚴肅,諸虔真以為七夜有什麼要緊事。

「你的那空間梭給我……」

七夜又道。

「空間梭?你要空間梭幹嘛?你真不會跟著這丫頭一起去冰雪天宮吧?」

諸虔雖然嘴裡這般說,可是已經將空間梭扔到了七夜的手中。

「一個人長途穿梭空間傳送蟲洞很危險,你用這個吧!」

「玄力灌注其中就行。」

七夜將空間梭放在了雪青憐手中,這才一副放鬆的表情。

雪青憐收下七夜的空間梭,心頭的跳動也放鬆下來,臉上帶著哭笑不得笑容,進入了空間傳送通道之中。

「轟!」

一聲恐怖的震響,愣神的七夜直接被震得一個趔趄。

「你幹嘛?」

七夜一臉憤怒的說道。

「我還想問,你幹嘛呢!」

「喂,七夜~公子~你可真特么的大方,老子那十萬上品晶石買的空間梭,就被你這麼泡妞,送給別人了?」

「老子們以後趕路,過飛啊?你他媽知道在空間蟲洞中飛行有多危險么?」

諸虔一臉肉疼,又無比氣氛的說道。

「就是因為危險,我才給她空間梭的啊?」

七夜一臉本來如此的面孔,這更讓諸虔一臉憤怒,這小子是故意打劫自己的啊!

「給你妹的,老子的空間梭,你可得陪我!」

諸虔一臉肉疼的說道。

「賠你賠你,到時候我有錢了賠你……」

七夜話還沒落下,他和諸虔二人的臉色微微一僵。

「媽的,有殺氣,準備走!」

諸虔對著七夜說道。

「是張家的人!」

七夜又道。

「你怎麼知道?」

諸虔又問。

「我殺了張冷炎,那傢伙在張家的地位似乎挺高的,好像是張家家主的小兒子,他四哥來找過我,想要找我麻煩。」

「不過在聖地中一直沒有幾乎下手,在這烈戰聖城,張家的人似乎有些坐不住了!」

七夜低聲說道。

「張家?聖城六族的張家?」

諸虔一臉無語,真是忍不住一巴掌拍向七夜。

「烈戰聖地的小世界內他們不敢亂來,可是這裡可不代表他們不敢亂來。咱們想辦法趕緊回去!」

諸虔急聲道。

「好像,走不了了!」

七夜示意七夜看一看眼前。

整個街道的人全部消失一空,隨後出現的卻是一群殺氣昂揚的武者。

為首之人,更是一位中位武皇。

「好久不見!」

七夜注視著眼前來人,微微一笑。

「的確是好久不見。你躲了我差不多三個月時間,最後還是要死在我手上!」

「我說過,殺了我張家的人,可不會這麼就算了的!」

張冷軒緩步走出來,對著七夜冷聲說道。

張冷軒對於七夜並沒有什麼仇恨的心緒,七夜殺了張冷炎,他不過是想要為自己的弟弟報仇而已。

而這個仇恨,對於張冷軒這種武者來說,也算不得什麼。

不過自己被七夜涼了三個月。

這讓張冷軒忍受不了七夜的『侮辱』。

所以他想親自結果了七夜。

「這麼費神?不用你旁邊的武皇來?」

七夜微笑著說道。

「不用激我,憑你的實力,還沒有資格讓我的叔叔來!」

張冷軒不屑的笑道。

「出手吧!」 第六百二十四章擊殺張冷軒

「諸虔大哥,怎麼說?」

七夜低聲傳音說道。

這烈戰聖城之中,張家之人畢竟是聖城六族之一,實力強大,即便是有諸虔,也很難護著自己。

七夜行事雖然無懼權勢威脅,可是也不會蠢到找死。

「你小子聲勢鬧大點,我們若是想直接走,恐怕是走不掉的!如果能夠把鏡長老幾人鬧過來,咱還有的救……」

諸虔低聲傳音道,因為他在周圍還感應到了幾股不弱的威勢,這些武者莫不都是武皇強者。

「沒其他辦法了?」

七夜問了一句,引來的是諸虔的一個白眼兒。

似乎在說,你小子惹到麻煩,活該,自己沒點兒逼數,到處惹事。

無奈的七夜只得正面注視著張冷軒。

「怎麼?不敢出手了?」

「現在成了廢物,被嚇傻了?你殺我六弟之時的勇氣去哪兒了?」

張冷軒直接嘲諷說道,眼裡帶著冷意。

「哦?我,被嚇傻了?」

七夜淡淡一笑,右腳猛地一跺,一股大地震動直接讓周遭的地面開始震動。

「大地元素!」

七夜手印迅速變結之間,一個黑曜石凝成的巨人突然出現。

黑色的巨大石人,宛若是天神一般。

帶著震蕩和厚重屬性的大地奧義拳頭之階轟向了張冷軒。

「元素巨人?一念之間便施展出了這等靈技,這小子!」

諸虔嘴角微微一抽,他還以為七夜會施展蘊含奧義之力的玄力武技,可沒想到竟然是靈技。

道法同源,奧義之力融入靈技之後,靈技竟然同樣是如此強橫。

而張冷軒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

靈修強者萬眾無疑,即便是張冷軒這個身份不一般高等的天才武者,也很少於靈師交手。

七夜用靈技攻擊,他自然是有些措手不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