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在那個世界可是有人的!

「也不知道綱手現在當沒當上火影,要是當上了的話,那木葉的封印之書就任我予取予奪了……」

幾分鐘后,陳濤作出了自己的決定。

(本章完) 「叮!玩家選取完畢。」

「確定認為《火影忍者》世界。」

「本次登錄時間最長為一年,登錄時間超過一個月後,玩家可以隨時選擇回歸。」

「叮!檢測到玩家擁有三種稱號,已開啟稱號系統。」

感情的戲,我沒演技 「稱號:『練級狂人』、『使魔召喚(唯一)』、『偽裝大師』」

「已裝備(每個世界最多只能裝備三個稱號)

「檢測到玩家在該世界已建立人物角色。」

「人物自動載入。」

「信息綁定完畢。」

「登錄,開始!」

……

失重的感覺過去,陳濤在登錄世界后漸漸恢復了知覺,眼前是一條熱鬧繁華的街道,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有點類似於流浪的旅人,身上穿著黑色長袍,頭頂上帶著斗笠將臉遮住,只露出下巴。

熙熙攘攘的人流在身邊不斷穿過,手邊是一家風俗店,就是自來也經常去的那一種,門口還站著兩個穿著暴露的美女在招攬客人。

「小哥,不進來玩玩嗎?」

似乎是因為陳濤這具身體在這家風俗店門前逗留了很久,其中一個美女還朝陳濤拋了個媚眼,嘴裡誘惑道。

「小哥?」

陳濤微微皺了皺眉,伸出自己的雙手,很明顯這是一雙成年人的手掌,掌心邊緣布滿老繭。

體內傳來熟悉的查克拉波動,曾經學過的無數忍術也再次躍上心頭,這感覺令陳濤格外安心,這確實是他那個名為宇智波濤的遊戲角色,就是時間上貌似過去了很久,也不再是一個五六歲的小鬼。

遊戲人物姓名:宇智波濤。

年齡:21歲。

稱號:練級狂人、使魔召喚、偽裝大師

等級:94級。(91~100級為影)

經驗值:1634441/1856350

技能:查克拉提煉術、萬花筒寫輪眼、宇智波苦無投擲術、木葉高級體術、三身術、幻術、火遁、雷遁、水遁、高級仙人體、八門遁甲、宇智波禁忌之術、飛天御劍流、GEASS(逆轉未來)、『三斯洛特』機甲(駕駛技能)。

查克拉:6490/6490。

瞳力值:125點。

階位:影級忍者。

成就點:0點(12152點)。

……

「21歲?距離我當初離開這個世界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嗎?」

總裁霸愛不做替身新娘 陳濤望著自己的人物面板自言自語道,他的階位赫然變成了影級,應該是將他此時的實力考慮在內。

第三次忍界大戰早已結束,將這些信息大概總結完,陳濤擺脫了那個風俗店女人的糾纏,他要繼續去確定一下此時的時間線,因此扶了扶頭上戴著的斗笠,隨著他的走動,斗笠兩側掛著的小鈴鐺叮叮作響,聲音悅耳清脆。

……

……

「木葉60年嗎?劇情正式開始的時間。」

陳濤坐在一間茶樓里,給自己倒了一杯清茶,嘴裡有些唏噓的吁了口氣,淡淡的想道,通過幻術他剛剛拿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報,此時他所在的這座城鎮是在火之國邊境,離雨之國不遠,第三次忍界大戰則已經結束了十三年之久,這段時間也是整個忍界最祥和的日子。

而對於陳濤這個熟知劇情的人來說,這個時間段則代表著另外一層含義。

將斗笠摘下輕輕的放在一邊,陳濤不禁思考起自己接下來的行動,他在這個世界最多可以待一年的時間,必須好好利用,首當其中便是將自己的萬花筒進化,還有千手柱間的原始細胞,他現在雖然已經擁有了高級仙人體,但還遠遠不夠,因為對比寫輪眼,高級仙人體大致也就介於寫輪眼中三勾玉到萬花筒之間。

他的紙面實力雖然是影級,可發揮出的戰鬥力絕對要比這更強,畢竟他當初在精英上忍時就可以擊敗綱手,所以在此刻的劇情初期,只要不去招惹那少數幾個大BOSS,以他的實力足以橫著走了。

就在陳濤繼續思考著如何好好利用這一年寶貴時間的時候,這座位於火之國邊境的小鎮迎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那個傳說難道是真的嗎?六歲就達到影級的絕世天才,因為刺殺三忍之一的綱手而叛逃,被木葉定義為S級叛忍,嘖嘖嘖,不是說他早就被木葉派出的暗殺部隊給秘密處決了?畢竟消失了整整十幾年。」

一個扛著鐮刀,穿著火雲袍的白髮男子嘴裡碎碎念道,表情有些神經質。

「把他獻給邪神大人的話,想必邪神大人一定會很高興吧?」

白髮男子的喋喋不休似乎引起了身邊同伴的不滿,兩人做著相同的打扮。

「閉嘴飛段,真想把你的嘴給縫上!那可是價值三億五千萬倆的人頭!」

角都一想到自己來這兒要做的事情,就覺得心裡一陣絞痛,作為一個財迷,面對著唾手可得的一大筆財富卻偏偏不能動手,誰能明白他此時有多麼難受!

「嘛嘛,看開點,如果他是個『冒牌貨』的話,其實我們就算把他給殺掉,我想首領也不會怪罪我們的。」

飛段意有所指道,角都的眼睛忽然一亮。

「飛段,看來你並不是只會製造噪音。」

角都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價值三億五千萬倆的人頭貌似又有了著落,他們這次雖然是帶著首領的邀請而來,畢竟曉實在是太缺人手了,但他們也不是什麼人都要的。

S級叛忍不過是最低標準,實力才最重要。

宇智波濤這個名字雖然在十幾年前因為木葉的一紙懸賞而名震忍界,成為風頭最盛的忍者,但畢竟只是木葉的一面之詞,因為自從那以後宇智波濤就從忍界銷聲匿跡,一度讓那些在黑市想要賺取大筆賞金的忍者們以為他已經被木葉秘密處死。

不過前幾日一條新聞在整個地下黑市迅速傳播,一名擁有三勾玉寫輪眼的男子現身火之國邊境,由於宇智波一族此時已經被滅族,除了木葉那裡還剩下一個遺孤外,所有人公認還擁有寫輪眼這項強大血繼的只有同為叛忍的宇智波鼬,以及快要成為傳說的宇智波濤。

可是那名男人很明顯不是宇智波鼬,所以整個地下黑市都瘋狂了……

而作為地下世界鼎鼎大名『曉』組織一員的角都和飛段,也帶著佩恩(長門)的命令到來了。

(本章完) 「升級永恆萬花筒寫輪眼的條件。」

此時陳濤還不知道因為自己登陸的緣故導致宇智波濤這個身份再次出現而引起的波動,而是向系統詢問著寫輪眼再次進化的條件。

按照陳濤所知道的正常情況,要想使一雙萬花筒寫輪眼進化到永恆萬花筒寫輪眼,需要在自身開啟萬花筒寫輪眼的條件下,再移植另一雙萬花筒寫輪眼,且只能在宇智波近親之間進行,比如兄弟。

但陳濤作為一名登錄次元的玩家,很明顯沒有兄弟,想要獲得永恆的萬花筒,只能求助於系統。

「玩家首先需要先獲得一雙完好的萬花筒寫輪眼,其次需要付出100萬點成就點進行融合。」

系統的電子合成音傳進陳濤的耳朵里,讓他不禁微微皺了皺眉頭,一雙完好的萬花筒寫輪眼?還要100萬點成就點進行融合!?如此苛刻的條件令他吸了口涼氣。

他雖然已經經歷了三個次元世界,可一共加起來也未必獲得過100萬成就點!而一雙完好的萬花筒寫輪眼,此時他所能想到的獲取途徑只有宇智波鼬,以及宇智波帶土和旗木五五開。

誰難受誰知道 其中后兩者都各自只有一隻萬花筒,合在一起才算完整。

宇智波鼬的戰鬥力暫且不說,帶土更是火影後期的大BOSS之一,照這種情形來看,唯有卡卡西那隻萬花筒貌似是最容易獲得的,可陳濤不知道他的寫輪眼現在進沒進化到萬花筒的程度。

「還真是棘手啊。」

陳濤呢喃道,如果永恆萬花筒寫輪眼會得到所移植的萬花筒寫輪眼的能力,那麼他最不想要移植的無疑是鼬的,因為他也擁有天照,再移植鼬的,除了瞳力增加外,能力上一定會造成浪費和重合,這是他不想看到的。

因此他最中意的是帶土的眼睛,『神威』的力量在劇情中早就得到過驗證,消耗小,而且還是空間系,前期帶土更是憑藉這一能力唬到了擁有輪迴眼的長門!

「算了,還是先想辦法獲取到足夠的成就點,然後再去考慮如何得到一雙完好的萬花筒的事吧。」

在火影世界獲得成就點對於陳濤來說,無疑是輕車熟路,只要殺死忍者就可以得到不菲的成就點,可惜不同級別的忍者之間成就點差距極大,從下忍的十點、中忍的五十點,再到普通上忍的五百點,精英上忍的一千點,最後是陳濤曾殺死過的最強的准影,足足有五千點!

火影世界里的強者雖然不少,可陳濤需要的成就點卻高達百萬,需要殺死二百個准影!而准影在五大忍村裡也屬於鳳毛麟角,這令他不得不吐槽,難道要把五大忍村從忍界的地圖上抹掉才能夠湊齊嗎?

「看來單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很難完成這個艱巨的重任了。」

陳濤默默想道,他需要幫手,幸虧這種局面他早已預料到,感應著某個遙遠的方位,那裡有人正在響應著他的呼喚。

「但還遠遠不夠,看來我需要先獲取一些成就點,將艾斯德斯也召喚出來!」

超S女王的戰鬥力不弱於他,破壞性更是遠遠超出,有她在,陳濤覺得自己一定會輕鬆不少。

暫時做好了接下來的決定,陳濤將杯子里的清茶一飲而盡,隨後戴上放在手旁的斗笠,起身準備離開。

「客人您慢走,歡迎下次再來。」

付完賬,在茶鋪老闆的恭維聲中,陳濤信步離開,你要問錢從哪來?自然是之前用幻術詢問情報時順手牽來的。

「嗯?」

就在陳濤剛走出茶鋪時,忽然看到迎面走來兩個打扮怪異的人,那身黑底火雲袍簡直再熟悉不過,再加上某人那標誌性的鐮刀,陳濤一眼便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真是好巧,竟然會遇上這兩個傢伙。」

陳濤若有所思道,不遠處出現的赫然便是曉組織中的不死二人組,而陳濤還不知道他們其實正是為他而來。

陳濤此刻才剛剛登陸火影世界,還沒完全的融入其中。

三人擦肩而過,雖然陳濤認出了他們的身份,但暫時並不打算招惹,畢竟是兩個影級強者,如果是已經和綱手匯合或是召喚出艾斯德斯的話,那情況自然又另當別論。

「先去找一些上忍和中忍,攢夠召喚艾斯德斯的成就點。」

陳濤快速想道,通用成就點能不動用就不動用,他能在這個世界停留一年,能穩妥點還是穩妥點好,犯不著拚命,可惜他雖然不想惹事,可某些人並不會像他那麼想。

腦後一陣勁風襲過,陳濤猛地彎下腰,鋒銳的鐮刀緊貼著他的斗笠劃過,隨著他劇烈的動作,鈴鐺聲叮噹作響,眼睛向下瞥去,只見一隻穿著木屐的腳狠狠朝他的腹部踹去!

「草!」

陳濤心裡大罵一聲,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受到襲擊,可不管原因為何,坐以待斃可不是他的習慣。

腰間的【村雨】瞬間出鞘,迎著揣向他的那隻腳砍去!

不死二人組?陳濤想看看中了【村雨】必殺的咒毒,所謂的不死究竟是否成真!

當!

一聲脆響,原來這時剛剛劃過陳濤頭頂的鐮刀已然回防,一股巨力傳來,陳濤下意識加大了自己的力量。

蹬蹬蹬!

陳濤抬起頭,只見握著鐮刀的飛段被他擊退,臉上還殘留著錯愕的表情。

「竟然比我的力氣還大!?」

飛段除了詭異的邪神秘術外,最強的就是一身體術了,因為身體經過邪神教改造過的緣故,所以力大無窮,哪怕是不用查克拉進行增幅,也能用手中的鐮刀劈開巨石,沒想到竟然會被人擊退!

想到這,飛段不禁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嘿嘿笑道:「還真是個可口的祭品,邪神大人一定會喜歡的。」

「白痴。」角都給了飛段一個白眼,不過望向陳濤的眼神中充滿了趣味,能夠擊退飛段,確實有點實力。

「價值三億五千萬兩的人頭,是我的了。」角都貪戀的想道,儘管長門交給他的任務是招攬眼前的這個男人,不過他不介意先試試他的成色。

「如果不小心被我殺掉的話,想必首領一定不會怪罪我的吧?」角都默默拉了拉自己的面罩。

(本章完) 「啊!」

伴隨著陳濤與飛段短暫的交手,喧嘩與尖叫聲響徹街頭,這片鬧市的街區一片混亂,火影世界中的城鎮絕大多數還是普通人,而忍者大多聚集在各個忍村。

而陳濤與不死二人組的打扮很明顯不像正常人。

「有忍者要當街殺人了!」

「快跑!」

「那個打扮是?曉組織的雇傭兵?」

……

陳濤與不死二人組附近的人迅速跑光,來到這座城鎮尋找陳濤的賞金忍者不止一個,而曉作為地下世界中大名鼎鼎的存在,因此很多賞金忍者都知道他們的大名,當看到那身炫酷的黑底火雲袍后,再一聯想自己等人的行動,頓時猜測到了陳濤的身份。

「那個年輕人就是常年霸佔著地下世界賞金最高的傳說?」

幾個額頭戴著不同忍村護額的賞金獵人躲在暗處朝這裡窺視著,他們頭上的護額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中心處都有一道深深的划痕。

tw.95zongcai.co… 這些人全部都是叛忍!

「宇智波濤?不知道能否給我看一下你的寫輪眼?」

陰沉的嗓音隔著一層面罩傳開,角都用審視的目光望著對面的陳濤,雙眸中閃爍著刺目的寒光,他必須百分百確定眼前人的身份,儘管情報中顯示確實是這個人無疑。

飛段這時重新走回角都身邊,將那柄奪人眼球的巨大鐮刀抗在肩頭。

「這個傢伙是『曉』的,不想死的話,就通通給老子滾遠點,否老子不介意將你們拿來祭奠邪神大人。」

飛段感知著周圍躲在暗處的同行們,大聲喊道,宣示著自己與角都的主權,語氣透著森然的殺氣。

知道曉威名的賞金忍者們有不少猶豫著離開,但是仍然有人不為所動,這些人自然都有著自己的依仗,大多都是上忍級的存在。

「真是一些不聽話的羔羊,等解決掉對面這個傢伙,就把你們全部都獻給邪神大人。」

飛段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憑一句話就嚇走所有人,忍者作為遊走於死亡和刀尖上的人,往往都會漠視生命,不論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完成任務、獲取賞金,是忍者的生存方式,現在眼前有一筆高達三億五千萬倆的巨款,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棄?

「喂,」飛段這時朝對面的陳濤喊道,「不要說飛段大人沒有給過你機會,如果你肯投降的話,飛段大人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陳濤:「……」

斜著眼睛朝不死二人組看去,兩人眼中貪婪的表情怎麼可能瞞得過他的目光,可讓他想不明白的是,明明才進入這個世界幾個小時,怎麼會招惹到這兩個怪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