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的身體也是猶如電擊一般,身體驟然間出現麻木,下一剎那,楚澤的一道鞭腿狠狠的甩向徐霸的身體上,後者的身體如同被重鎚轟中一般,直接是在紅錦、墨翎等人驚愕的目光中倒飛而出,最後重重地落地,在地面上搽出一道數十米的痕迹,最後撞在大廳牆壁之下,狼狽落下,當下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

楚澤的出手,幾乎是電光火石,因為從頭到尾,楚澤只是踢了一腿而已!

在眾人震撼的眼神中,楚澤面無表情,手掌輕輕彈了彈衣衫。

「靈魂力倒是不弱?」見到徐霸幾乎是在瞬息之間被輕易震飛,那連擘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訝之色,旋即目光頗有些奇異地盯著楚澤:「倒也是有點本事。」

眼前的這一幕,顯然是在連擘的意料之外,楚澤在他的眼中不過是猶如螞蟻之人,骨子裡面充斥著高傲的他,根本就不屑於與這樣的小人物動手,但場中驟然變化的形勢,不得不讓的他親自出手!

轟!

伴隨著其話音的落下,連擘身體猛地一震,眼中頓時有著陰森之意掠過,下一剎那,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猛然自其體內爆發而出,身體鬼魅般的掠向了楚澤!

「砰!」

只見連擘身若閃電,一閃之下,便是帶著一股壓迫氣勢出現在了楚澤面前,右拳緊握,旋即毫無花哨的一拳對著楚澤胸膛轟了過去。

連擘這一拳,平實無奇,但那威力卻是比鋒利刀刃更加的擁有破壞力!

「嗚!」

拳風過處,空氣都是被震蕩而開,發出低沉的嗚鳴之聲。

感受著連擘那異常凌厲的拳風,楚澤心頭也是微凜,這霸龍盟果然是藏龍卧虎之地,眼前的連擘的實力,絕非是那徐霸可媲美,光是這等力道的凌厲程度,就比徐霸強多了。

「嘭!」

在那連擘拳風襲來的瞬間,楚澤雙目一閃,一股強橫靈識橫掃而出,與那凶厲而來的拳風轟然相撞,強橫的靈識波動蔓延而開,將周圍不少人震得連忙後退。

「果然有點本事!」

紅錦她們見到連擘出手,俏臉也是忍不住的一變,怒道:「連擘,你還要不要臉?竟然偷襲!!」

連擘面色平淡,倒是沒有絲毫羞恥之心,道:「我這人出手一向不管對手的強弱,任何人跟我作對,我都不會放過他。」

「你!」紅錦銀牙微咬。

連擘眼神冷冽的看向楚澤,緩緩的道:「難道你也只能躲在女人背後,那這樣倒顯得我太過高看你了。」

楚澤盯著連擘,嘴角一掀,緩步上前,輕聲道:「其實,說這麼多廢話,無非是沒有必贏我的信心而已,何必說這麼多廢話,倒顯得越發的可笑。」

「呵呵。」

連擘終於是怒極反笑起來,那眼神愈發的森寒,他也不再多說廢話,驟然間,一波波驚人的靈識威壓瀰漫開來,籠罩向楚澤,那種靈識的強橫不弱於。

「住手!」

然而,就在兩人爭鋒相對時,一道沉喝聲,聽到這喝聲,猛的從遠處傳來,而後破風聲響起,不少人面色都是微微一變,眼中湧現敬畏之色。

「見過慕會長!」

周圍的眾人見到來人,頓時一驚,旋即連忙恭聲道,一旁的紅錦,也是在此時鬆了一口氣,畢竟楚澤可是作為她們商會的人,代表的是她的臉面……

那道被稱為慕岩的男子是一名約摸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面色冷厲嚴肅,不過目光在看向楚澤時,眼神倒並沒有太過的凌厲。

「霸龍盟連擘,見過慕會長。」

而在見到他出現之時,就連那高傲的連擘都是收斂了一些桀驁,也是微微彎腰,神色當中帶著一絲恭敬,對著慕岩行禮說道。

眼前之人乃是貨真價實的三品中級煉丹師,嵐城煉丹公會的副會長,就算是這嵐城中,都是能夠算做一流的人物,過於得罪的話,也並沒有什麼好處,就算是他擁有霸龍盟的背景。

「小子楚澤,見過慕會長。」楚澤抱拳道。

「煉丹公會場所,禁止動武,你們不知道規矩嗎?」慕岩環顧一圈,沉聲道。

「呵呵,慕會長哪裡的話,我們只是交流一下而已。」

連擘麵皮微微的抖動了下,眼神中掠過一抹森然之色,旋即輕笑道。

對於連擘的言辭,慕岩冷哼了聲,目光便是望向了一旁的楚澤,說道:「你就是石宣師兄推薦的那個楚澤。」

「小子承蒙石宣大師厚愛。」楚澤微微前傾,雙手抱拳恭敬道。

慕岩的目光在楚澤的身上掃視了一番,微微點了點頭,這個小傢伙,年齡不大,但卻總是令人看不通透。

「事情的原委,我也已經清楚,今日之事,就此作罷吧,下不為例,在干犯案,決不輕饒!。」隨即便不再多言,轉過身,對著連擘等人,慕岩冷淡的說道,淡淡聲音中透露出殺伐決斷之意。

「好了,都先散了吧!」見狀,慕岩也是點了點頭,而後也懶得再多說什麼,身形一動,便是閃掠離開此地。

「是!」

望著慕岩離去,這裡緊繃的氣氛,這才逐漸地鬆懈了許多,一道道目光,奇異地望著楚澤。

連擘對著楚澤森然一笑,隨即對著煉丹公會的內閣而去,在路過楚澤時,他腳步微微一頓,一道細微的聲音,他盯著面色平靜的楚澤,臉龐也是掀起一抹森冷弧度,當即看向楚澤,手掌往脖子作勢一抹。

「下次,你可沒有這麼的運氣了。」

「這句話,現在說可還太早了吧……」望著那插身而過的連擘,楚澤的眼神,也是緩緩陰冷。 第一百四十五章群英匯聚

隨著慕岩等人的離去,那原本圍過來看熱鬧的人也是散了去,不過在散去前,那一道道看向楚澤的目光,倒是有著一些同情的意味,畢竟,在嵐城誰都清楚,霸龍盟的人一向是囂張跋扈,奈何他們的勢力太過龐大,即便是很多人在心中生出不滿之色,但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而這連擘這傢伙一向是心胸狹隘的而著稱,要是被這樣猶如毒蛇般的傢伙盯上,那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別看那連擘似乎年紀不大,可這些年,倒是有著不少人成為了其手中亡魂。

楚澤面色平靜,並沒有因為周圍的那些目光有什麼變色,他想得很乾脆,在嵐城他可是孤家寡人,不管那霸龍盟勢力有多強,反正打不過跑就是了,嵐城這麼大的地方,難道還隱藏不了一個人?

「楚澤,下次你碰到他要小心點,這連擘氣量狹小,不過,你放心,只要你一天是我們萬寶商會的人,他們就不敢動你。」一旁的紅錦走近楚澤,微笑地道。

「多謝紅錦姑娘。」

楚澤微微一笑,向一旁的紅錦頗為客氣的拱了拱手,他自然不會指望後者真的能夠出面幫他解決這些麻煩,畢竟只是臨時客串一下身份,不過後者能夠做到這一點,已是相當不錯了。

而一旁的墨翎原本抱著看好戲的姿態,等待著楚澤被教訓一幕,見到楚澤僥倖逃過一劫,頓時做出了一副悻悻然的神色,尤其是後者聽到他是古焱大師的弟子而做出一副平淡無奇的姿態,讓的他非常的不舒服,雖然有些意外楚澤的實力,竟然能夠令得連擘在其手上沒有討到太多的好處,不過,對他來說,也不過是僅此而已!

對於那墨翎的姿態,楚澤倒是沒有過度關注,眼下對於他來說,最重要是拿到那進入靈火塔的名額,那樣的話,他就有機會獲取那靈火。

心中閃過這般想法,楚澤也就不多遲疑,告別過紅錦,便是向煉丹公會方向走去。

……

煉丹比試的地點,位於煉丹公會的一處廣場之中,這也是歷屆煉丹公會舉辦煉丹大賽的地點。

因為舉辦大賽,要公開、公平、公正,因此這種比賽都是公開性質的,每一位參賽人員,都會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進行比試。

當楚澤等人趕到廣場之際,也是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了,因為這座廣場佔地極為遼闊,而且看上去恢弘無比,在廣場的周圍,已經擠滿了黑壓壓的人群。

而在廣場的中央,有著無數的石台,而在那廣場的上方,有著一處高台,上面的席位,已經坐著不少人影,而且這些人的氣息,大多都異常強悍,顯然是煉丹公會地位不低的高層人物。

而在廣場周圍最內層的石座上,均是坐著參加此次煉丹比試的人員。

楚澤的視線首先是落在了一道身影之上,這道身影,正是之前曾經交過手的連擘,而當楚澤看著連擘之時,後者也是有所察覺,視線和楚澤的視線相遇,彼此的嘴角,都是露出了一抹頗含意味的弧度。

薄情前夫太兇猛 楚澤淡淡一笑,並未將連擘的譏諷放在心上,而是將視線移了開來,落在了另一處。在那個地方,有著一名身體修長的男子,這名男子,今日並未穿著灰色衣袍,而是著一身青色衣衫,筆直而立,面容也算俊秀。

「這人便是冷鋒!」一旁的紅錦低聲說道。

「冷鋒……」

楚澤低喃一聲,而此時那名青衣男子也是轉過頭,目光和楚澤對視了一下,似乎能夠察覺到楚澤的靈魂力不弱而且沒有敵意,對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個較為和善的笑容,頓時讓得楚澤對其印象也是好了不少。

「此人實力很強的,聽說是今年最有希望挑戰那連擘之人。即使不能夠奪冠,反正前三必定有他一席。」

聽得紅錦的話語,楚澤也是緩緩點了點頭,他也能夠感覺到,畢竟想要察覺到他的靈魂力,便是顯示出後者靈魂力的造詣不低,剛欲說話,便是發現有道目光注視著自己。

順著目光望去,楚澤便是見到,一名白衣男子,安然而坐,面目冷肅,眼神轉動間,目光望向他的這個方向,異常凌厲,閃動著陰冷之色,如同毒蛇一般,緊緊的將他盯住令人不敢與之對視。

「他便是楊桀了,是嵐城煉丹公會殺出的一匹黑馬,雖然名聲沒有墨翎、連擘那麼大,但是如今勢頭正勁,許多煉丹公會長老都是看好他。」

「不過,此人原本是石宣會長推薦作為此次的參賽選手,而你意外大師選中頂替了他的名額,所以,他對你有敵意是正常的,所以,這次你要是拿不出來上次你煉製那顆丹藥的水準,那你以後的日子恐怕不會好過了。」紅錦在一旁觀察著楚澤的表情。

楚澤無奈的摸了摸鼻子,方才明白為何此人看向他的目光會如此的不善了,原來他就是那個被他所替換下去的倒霉傢伙……

與此同時,一道靈魂力衝擊波驟然間從楊桀的方向傳來,在剛要接觸楚澤的大腦的時候,楚澤靈魂力同樣化為一道屏障,將這道攻勢反彈而回,威勢絲毫不比先前弱到哪裡。

楊桀顯然也沒有意識到,後者竟然能將自己的那道靈魂力衝擊波反彈而會,旋與此同時,那傳來了一道意識:「我不管你是哪裡來的,好心奉勸你一句,不要以為有點斤兩做人做事最好識相一點,你自己去說主動放棄,我會給你滿意的報酬,若是不然,出了煉丹公會,嵐城可不會太平……」

聽到後者那極具威脅的話語,楚澤轉過頭來,面色平靜,隨即與紅錦繼續交流。

見到楚澤竟然連理都不理他的警告,那楊桀也是怔愕了一瞬,緊接著,眼中湧上猙獰之色。

……

楚澤等人也是來到了一處座位旁,然後坐了下來,靜靜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在等待的時間裡,忽然間,周圍的那些喧嘩聲,有著匯聚的趨勢,楚澤原本閉目的雙眼也是在此時睜開,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得,一名著一身紫色衣裙,肌膚如雪,嬌軀修長,顯得窈窕有致,青絲如墨如瀑,容貌相比起紅錦要差上一籌,但也算是一位禍水級的美女。

而且,讓楚澤驚訝的是,這曼妙女子竟然能夠坐在那位置靠前最好的那批貴賓位上,想來其身份,應該也是極為的不簡單。

「嘿嘿,真是沒想到,此次的煉丹大會,竟然連她這般的大人物都吸引而來……」

「那是嵐城城主府的小公主的婓嫣吧?嘿嘿,要是能夠得到小公主一個邀請做一個入幕之賓,那可是我們嵐城年輕一輩都夢寐以求,不說後者嵐城府的龐大勢力,單單是後者的那般容貌,堪稱禍水級別,更何況後者那份煉丹天分,即便是石宣長老都市稱讚不已。」

「哈哈,這嵐城的年輕人,有多少人對這小妖精沒點念想,如此尤物,若是能夠抱在懷中,少活十年都願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

楚澤聽得周圍傳來的那些竊竊私語,心頭卻是微微一動,隨即恍然,原來是此次參加人,竟是那嵐城府的小公主,有那般待遇倒也不奇怪。

「婓嫣的氣息應該是天靈境後期,靈魂力跟自己相比也不弱,這嵐城年輕一輩的人果然都不弱……」楚澤目光閃爍,眼中倒是有著一些火熱的味道。

在楚澤的目光盯著婓嫣瞬間,後者似有察覺,微微偏頭,那張容顏如同桃花般妖冶,透著一股驚人的媚意,狹長的桃花雙眸,水吟吟的鎖定著楚澤的這個方向,看得人心頭一盪。

察覺到體內的變化,楚澤心頭陡然一凜,這婓嫣在靈魂力這一個造詣極為不弱,竟然無聲息之間,就將自己的神志迷惑。

楚澤偏頭看了看左右兩方,卻是見到一些傢伙,面色漲紅,身體微微曲著,顯得極為的狼狽。

「我靠,這些傢伙也太沒用了吧,這小妖精還真是害人不淺啊……」

見到這一幕,楚澤眼角也是一陣抽搐,這女人看來還真是厲害得緊,難怪能引得嵐城年輕一輩的瘋狂追求,僅僅一個眼神便能夠將男人玩弄於指掌之間,的確是有點恐怖。

至於為何楚澤能夠能夠抗衡自己的那股靈魂力,那婓嫣也是有點小詫異之色,與此同時,一道清脆的鈡吟之聲也是在此時響起,當鍾吟聲擴散開來之際,整個喧鬧的廣場,頓時變得安靜下來。

婓嫣也是在這道鐘聲之下,最後才桃花般的美眸在前者身上轉悠了一圈,然後方才懶洋洋的收回目光。

所幸,在那鐘聲響起,見到那女子收回目光,楚澤心中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他此次的目標是為了獲取靈火,可不想跟這裡的任何人有太多的糾纏。

「鐺!鐺!」

那鐘聲響起的時候,楚澤也是收回心神,隨著那眾多的目光,望向了那處高台,只見得此時高台上的閃過十幾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

當那十幾道身影出現之際,在高台坐位上坐著的人影頓時都站了起來,臉上也是露出恭敬之色。

楚澤的目光也是掃過那十幾道身影,然後視線便是停留在最中間的那道人影之上。

石宣!

而在石宣身後的十幾道身影,都是散發出強悍的氣息,竟然無一例外,全是三品煉丹師。

當這十幾道人影出現之際,這片廣場,安靜得能夠聽得到針掉地上的聲音,諸多煉丹公會弟子,都是敬畏的望著慕岩及身後的十幾位三品煉丹師。

楚澤心中都是湧上濃濃的震撼之色,一下子出現十餘位三品煉丹師,青嵐城一個可都沒有,由此也可見青嵐城和煉丹公會的差距。

石宣緩緩走到高台最中央的座位,坐了下來,而其它人影也是各自按照座位順序坐了下來。

而此時所有煉丹公會弟子的目光,都是變得火熱起來,煉丹比試,終於要開始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冷鋒

「本座是嵐城煉丹公會慕岩,也是此次煉丹大賽的負責人,此次煉丹大賽的規則想必在座的都清楚,本座也就不再浪費時間了……」

待眾人落座之後,坐在石宣旁邊的一道人影便是緩步走出,那道人影赫然是慕岩,而後後者嚴肅深沉的聲音,也是在廣場上空響徹而起。

「本座重申一下,此次煉丹大賽,獲得前十者,有資格進入靈火塔,任意捕捉一道火焰,包括靈火。」

「嘩!」

雖然眾人早就知道此次煉丹大賽所設置的獎勵無比豐厚,但畢竟是傳言,沒有得到確認,而眼下從慕岩的口中說出,那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頓時之間,周邊看台以及場下下響起陣陣的嘩然之聲,煉丹公會的靈火塔,那可是無數煉丹師都夢寐以求的聖地,那裡面收藏著各式各樣的高階煉丹的火焰,若是能夠得到一道火焰,不但能夠提升煉丹的成功幾率和丹藥品質,而且對於自身的實力也會有個極大的提升。

對於這種誘惑,顯然場中是沒有多少人能夠抵擋住,這從眾人的反應就能夠看出。

聽到那慕岩的話,楚澤鬆了口氣,畢竟此次煉丹大賽對於他來說太過重要,身體上存在一個致命的隱患,而且那生死炎最近是有著開始復甦的跡象,若是不能夠進入靈火塔,沒法獲取那靈火,他就糟了,因此楚澤只得全力以赴,奪得那捕捉靈火的資格。

「現在,本座宣布,煉丹大賽,正式開始!」慕岩道:「此次,比賽分為兩輪,首先,進行第一輪。靈識測試!」

所謂第一輪,靈識測試,便是對參加此次煉丹大賽的參賽人員的靈魂進行測試。

此次參與煉丹大賽有著上千參賽人員,而顯然不會讓所有人都有空間來煉丹,即便是嵐城煉丹公會,這種身為嵐城的四大超級實力之一,設置這一道比賽的原因,自然也是淘汰一大批參賽人員。

「轟轟……!」

而在慕岩的話語剛落下,那廣闊的廣場之上便是有著有著十道方圓十丈的黑色圓盤,在眾人的視線之下,自廣場的地底之下緩緩升起。

而在那圓盤之上,還矗立著一道道石碑,一道道奇異的光芒在其表面波動閃爍,光芒凝聚,竟是化為一圈圈金色的光環,籠罩在巨碑的四周,璀璨的光芒,令得它成為了廣場上耀眼與矚目的存在。

大清隱龍 那黑色的圓盤倒是令楚澤感到奇異,那是一種專門用來測試靈魂力量的測魂碑,尋常一小塊便是價值數百中品靈石,而眼下這煉丹公會一下子便是拿出十塊如此之大的測魂碑,那價值可是連城,不得不說,真是他娘的奢侈!

不過,這也更能從側面襯托出煉丹公會財力底蘊,究竟有多麼的雄厚!

「這便是……測魂碑么?」

楚澤望著這尊龐然大物,當他的靈識掃過之時,便是能夠感覺有種滯澀之感,猶如深陷泥潭的那種感覺。

而此時每塊黑色圓盤的一旁,都是站立著一位長老模樣的中年男子,從其體內都散發出一道道強大的靈魂氣息,楚澤目光一掃,這些人皆是靈魂力量皆是不弱。

「請各位參賽人員入場,測試靈識。」慕岩的聲音,再度響起。

對於此次煉丹大賽,楚澤倒也是有了初步的了解,與往常不一樣,今年的第一場比試是靈識比試,比的就是靈魂力量的控制,而比賽的手段便是藉助著眼前的測魂碑完成。

測魂碑之中有一道金色光柱,只要參賽人員凝聚靈魂力量,將靈識覆蓋在那道金色光柱上,能夠將金色光柱托起五丈以上,算是及格,方才有資格進入第二輪的測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