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原本的平原丘壑,山石林木,妖怪晶石,也在這一刻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蕪貧瘠的沙漠,金黃色的風沙攜裹著難言的肅殺氣息,北風呼嘯,天地之間,一片蒼茫!

秦夢舒還未來得及做出絲毫的反應,耳邊再次響起電腦NPC那熟悉至極的聲音!

「五秒之後,退出遊戲,五、四、三、二……」

當那個「一」落下之後,秦夢舒毫無癥狀的退出了遊戲,從暈暈沉沉之中醒了過來!

彼時,已是日上三竿時分,秦夢舒簡單的洗漱之後,一樓偌大的客廳,已經飄散起了食物的香味!

當秦夢舒終於出現在一樓大廳時,卻間趙雪瑤正殷勤的布菜,一臉獻媚的笑意!

寧母端坐於主位之上,一邊聽著趙雪瑤嘰嘰喳喳的聲音,一邊誇讚道:「你這手藝,簡直比那五星級飯店的大廚,還要好!」

「阿姨喜歡才最好,您喜歡我就高興!」

重生之不當炮灰 「忙了大半天了,坐下一起吃吧!」

「不好吧,這女主人也不在,我……」

「她,一個女子,嫁入家門第二天,竟然比我這個婆婆還起得晚,這樣的女人,也配成為我寧家女主人,還真是個笑話!」

「阿姨也別太生氣了,新婚燕爾,理解萬歲!」

「還是你這個丫頭好,我們家遠兒若是娶了你,才是最大的幸運呢!」

「……」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秦夢舒行至旋轉樓梯一半的身形,不知該出現,還是不該出現!

「怎麼?你看我老太婆就這麼不順眼嗎?睡到日上三竿,也就罷了,午飯,也不打算一旁伺候嗎?」

寧母顯然察覺到了秦夢舒的尷尬,但她,卻不介意,將這份尷尬,推到另一個高度!

寧母此話一處,秦夢舒即便想要掉頭離開,也是絕計不可能的了!

碧落大陸,畢竟不是二十一世紀的地球,沒有二十一世紀所提倡的人權,在一個家庭結構中,婆婆才是一個家,真正的女主人,身為媳婦,只能孝順伺候,決不能有半分的不情不願!

所以,秦夢舒只能硬著頭皮,伺候左右!

然而,無論秦夢舒為寧母布希么樣的菜,寧母都總是一副嫌棄至極的模樣,更是讓秦夢舒站在一旁伺候,反而拉著趙雪瑤做了下來,陪著她一同用餐!

吃過飯之後,寧母更是拉著趙雪瑤在別墅的小花園中,喝茶聊天,將偌大的寧家

(本章未完,請翻頁)

別墅,全都交給秦夢舒打理!

人家在去喝茶之前,更是將話說得明明白白!

「我老太婆年紀大了,不喜歡人多,所以媳婦啊,這打掃屋子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有一點輕微的鼻炎,聞不得半點的塵土的味道,還有啊,這些傢具都珍貴極了,千萬不要用靈力去打掃,你就老老實實的,一點一點的搽乾淨吧,天黑之前,再把晚餐做了,就這樣了!」

無論是在二十一世紀的地球,還是在碧落大陸的秦家大院,秦夢舒何嘗做過這些事情!

她原本以來,在這樣一個魔法靈力高速發達的星球,回歸家庭,也不過是做一個遊手好閒的少奶奶罷了,寧家如此有錢,這些事情,隨便請個鐘點工也就辦了,寧母竟然要讓她一點一點,以最原始的方式來打理!

欺人太甚!簡直欺人太甚!

有那麼一瞬間的衝動,秦夢舒甚至想要直接甩臉子走人!

然而,在她將將準備發火的前一秒,腦海中閃過的,並非是寧母那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反而是寧遠那張英俊絕世的容顏!

罷了罷了,原是她沒有處理好與婆婆之間的關係,日久見人心,她堅信,時間長了,婆婆便能夠明白,她秦夢舒,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為人!

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

這段日子以來,趙雪瑤陪伴在寧母身邊,簡直成為了比寧欣更加重要的存在!

寧欣向來是個單純簡單的姓子,最看不慣的,就是這些不幹凈的,爾虞我詐的事情,她深知自己根本幫不上秦夢舒的忙,日日留在寧家別墅,只能給自己添堵,所以,一張機票,飛到國外度假去了!

而秦夢舒的日子,從寧欣離開之後,便愈發的難過了起來!

寧母對待秦夢舒的態度,隨著時間的流逝,居然愈發的惡劣起來,秦夢舒漸漸從一位有理想,有抱負的有志青年,淪為一個柴米油鹽,只知掃灑的家庭婦女!

而寧遠,自從寧欣離開之後,寧遠更是接了一部大戲,整個人都住進劇組,已經一月有餘,未曾歸家了!

這一日,秦夢舒只覺頭暈目眩,整個人都不在狀態,做什麼忘什麼,有一種還不如就此死去的錯覺!

寧遠也終於在這一日,回到了寧家別墅!

見到秦夢舒的那一瞬間,寧遠的一顆心,只能用巨疼來形容!

這一刻,他甚至在想,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看,在秦夢舒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原本便瘦弱的秦夢舒,眼下顯得愈發的瘦小起來,原本白皙如同羊脂玉般的肌膚,被一層蠟黃覆蓋著,整個人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差,就像是在一夜之間,忽然老去了十歲!

「你在做什麼?」寧遠屹立於偌大客廳的一角,看著秦夢舒一點一點的擦拭著別墅中那些礙眼的擺設!

聽到寧遠熟悉的聲音,秦夢舒終於緩緩回眸,四目相對間,卻是無言的落下一滴淚來!

(本章完) 看著秦夢舒絕世眸中滑落的兩行熱淚,寧遠的心,無比的疼!

緊緊相擁的瞬間,太多的委屈,潮水般泛濫心頭,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這些事情,請個保姆來做就好了,何必要親力親為呢?」寧遠將秦夢舒抱在懷中,滿眼的疼惜!

秦夢舒緩緩止住了淚,勉強擠出一抹笑意道:「母親不喜歡人多,這點小事,無礙的!」

「那就用靈力啊,何必這麼費事,再傷了身子!」

「母親說,這些東西都珍貴非常,所以……」

這一刻,倒不是她秦夢舒故意要說這些話,只是有些委屈,不提也就罷了,這猛地提起來,到了嘴邊了,寧遠也問得急了些,自然也就竹筒倒豆子的說了出來!

原本便是幾句無心的話,寧遠是她的丈夫,是一生的依靠,夫妻之間說話,本就沒有這麼多的講究!

然而,這樣的話,聽在旁人的耳朵里,總難免讓人多心!

「這麼說來,還是我老太婆委屈你了,你若不願意做,也沒有人會勉強你,何苦在我兒子面前,如此詆毀我一個老太婆的名聲,遠兒是我的兒子,我老太婆是什麼樣的為人,他清楚得很,不用你在這搬弄是非!」

今日是周末,一大早,寧母便在趙雪瑤的陪伴下,離開了寧家別墅,說是入秋了,該買些新衣了,倒是未曾想見,竟然這麼快就回來了!

「媽,我不是這意思,我……」

聽到寧母這樣譏諷的話語,秦夢舒本能的想要解釋,許是說得急了些,心跳也莫名的快了些,她的腦海,在這一瞬之間,毫無真正的陷入一陣難言的昏沉,眼前一黑,整個人毫無癥狀的倒了下去,失去了全部的意識!

寧遠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倒下的秦夢舒,柔聲的呼喚,卻並未有半分的反應!

這一下,莫說是寧遠,即便是寧母本人,也有了那麼一刻的心慌!

事實上,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秦夢舒的不爭與淡薄,倒是在寧母的心中,留下了一個不錯的印象!

仔細想想,不論怎樣說,這秦夢舒終究也是個從小便養尊處優的嫡出大小姐,向來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現下一朝嫁入寧家,她便從未給過秦夢舒一點點的好臉色,而秦夢舒,卻並且有過半分的僭越!

這些瑣碎之事,表面看起來沒什麼,但要日日堅持,卻也著實不易。看到秦夢舒倒下的身形,寧母的心,也有那麼一瞬間的疼惜!

寧遠卻顧不得旁的,一張絕世的容顏,瞬間蒙上了一層濃郁的陰霾,看向寧母的眼神,也多了幾分難言的冰冷與責怪,他打橫將秦夢舒抱在懷中,直接朝著醫院疾馳而去!

與寧遠眸光交匯的那一刻,寧母的一顆心,愈發的不安起來,也漸漸變得愈發的自責起來!

事實上,寧母看得出來,他這個兒子,是真的很愛秦夢舒,而秦夢舒,也是很愛很愛他這個兒子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當年的她,不就是因為出身不好,因為姓格懦弱,才會……

現下,只能祈禱秦夢舒不要有事才好,若當真出了什麼是,兒子的責怪,秦家的問詢,想來,都不是好相與的!

「寧少奶奶暈得還真是時候啊!」

直到寧遠與秦夢舒的身形,消失在遠處的天邊,趙雪瑤這才陰陽怪氣,不咸不淡的道了這樣一句!

也正是這樣一句話,將寧母心頭對秦夢舒的那一絲絲的疼惜以及不安,全都消散一空!

轉念想想也是,秦夢舒再怎樣,也是一個出身在世家的女子,哪會有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的,早不暈倒,晚也不暈倒,偏偏要當著寧遠的面,說了那樣一席話之後,這才暈倒過去!

這不是擺明了,就是要將髒水往自己身上潑嗎?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寧遠,是她,是她這個身為婆婆的,苛待了兒媳婦,才導致兒媳婦累到暈倒!

如果一會秦夢舒與寧遠好好的回來了,那麼,就只能說明,秦夢舒是在她與兒子面前做戲,但若當著身體不濟,那麼,只能說明,秦夢舒這孩子,當真是個好孩子!

時光飛逝,轉眼已經日落時分!

直到天邊的夕陽,漸漸落下之後,寧遠攙扶著秦夢舒的身形,這才再次出現在了寧家別墅!

彼時,寧母正一臉不安的端坐於正廳主位的歐式沙發之上,她的身邊,雷打不動的陪伴著趙雪瑤!

「媽!」將將進門,耳邊便傳來寧遠與秦夢舒同時的問候!

「矯情夠了?」寧母見到秦夢舒平安歸來,一瞬間愈發的肯定了秦夢舒方才之事,只是做戲,心頭的不安,瞬間消散,擺出了一副蠻不講理的樣子!

秦夢舒尷尬的縮了縮脖子,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去接寧母這樣一句話。倒是寧遠,一邊攙扶著秦夢舒坐了下來,一邊湊到寧母身邊,挽著寧母的手腕,柔聲笑道:「媽,您看看您,都要做奶奶的人了,怎麼還像個孩子似的!」

此話一出,一直靜靜屹立於寧母身後的趙雪瑤,一張絕世妖艷的容顏之上,瞬間閃過一絲不難察覺的陰狠!

寧母也有那麼一瞬間的愣神,卻在片刻之後反應過來,一張老臉,簡直笑得如同一朵盛開的鮮花似的,確認道:「你是說,夢舒她懷孕了!」

「是,正好一個月,醫生可說了,不能再如此勞累了,兒子知道,媽您喜歡安靜,但眼下夢舒有孕,這些事情,肯定是不能做了,您就遷就一下還未出生的孫子吧,兒子明日,便去請個保姆回來!」寧遠含笑點點頭,寵溺的看了看的秦夢舒!

「應該應該,不能勞累,不能勞累,其實啊,這一個月,你媽我也看出來了,這夢舒啊,是個好孩子,這段日子以來,我如此待她,她也從未有過半分怨言,可見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

說到這裡,寧母頓了頓,三兩不見,已經來到了秦夢舒的身邊,溫和的拉著秦夢舒的手,柔聲道:「從前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那些誤會,從今日起,便一筆勾銷,好不好!」

秦夢舒疲憊一笑,這一刻,她總算是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母憑子貴,想不到,她一個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女,竟然也要經歷這樣的事情,說起來,還真是諷刺極了!

不過,這樣也好,有了這個孩子,她與婆婆之間的關係,也能夠得到絲毫的緩和,如此一來,她也不必每日都過得這樣累!

秦夢舒這突如其來的孩子,簡直成為了她的附身符,也給她帶了許許多多的幸運。

自從有了這個孩子之後,秦夢舒與婆婆之間的關係,可謂是得到了質的飛躍,婆媳無事,便給那還未出生的寶寶,買各種各樣的東西,逛各種各樣的母嬰店!

懷孕之後,秦夢舒身體之內的靈力暫時消失,墨靈世界也不得進入,這在碧落大陸之上,也是件極為正常的事情!

從未體會過一件事物的美好,便感受不到,這美好事物消失之後的失落,正如此刻的秦夢舒,原先有靈力護體的時候,從沒察覺靈力有多麼的重要,眼下靈力暫失,這才驚覺,原本沒有靈力的身體,竟是這般的孱弱!

整日整日,除了吃就是睡,要麼就是逛街,竟然還能覺得累,也真是夠了!

自從秦夢舒有孕以來,趙雪瑤便徹底從寧家消失了!婆婆也再未提及過分毫關於趙雪瑤之事,這個曾經威脅著秦夢舒地位,極有可能因為婆婆的關係,嫁入寧家的女子,從此消失了,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似的!

事實上,自從秦夢舒有孕,與寧母之間的關係,得到質的飛躍之後,趙雪瑤便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須得從頭再議,先前一切的努力,到了這裡,也算是徹底的白費了!

自從她懂事以來,便深深的喜歡上了寧遠,從小到大,家裡的牆紙,全都是寧遠的海報,書架上也全都是寧遠的專輯,寧遠的寫真,手機屏幕,電腦鎖屏,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寧遠!

她瘋狂的喜歡上了寧遠,為了寧遠,她放棄了家族的榮譽,放棄了家族的事業,一意孤行的進入了娛樂圈!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為了能夠接近寧遠,她拚命的拍戲,努力的學習,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成為一個有資格與寧遠搭戲,有資格站在寧遠身邊的女人!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漸漸無力的發現,許多事情,遠遠不是依靠自己的努力,便能夠成事的,尤其是在水深至極的娛樂圈,各種各樣的潛規則,讓她防不勝防!

為了寧遠,她必須要保留最後的尊嚴和最純潔的感情以及身體!

所以,當身邊同樣身為四線五線的小藝人,都通過各種各樣的舞會酒會結識知名導演,投資商,利用各種各樣的手段爬上導演,投資商大床的大背景之下,她卻仍舊堅持著本心,保留著最後一絲的尊嚴!

看著身邊那些曾經的好友們,一個個從四線五線,一躍成為二線三線,甚至一線,她的心,漸漸的涼了!

(本章完) 尤其是秦夢舒的出現,簡直令她抓狂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

有時候,趙雪瑤真的想要飛上九重天,大聲的問問天!

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這一切都是為什麼?

她分明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她分明同樣有著驚為天人的容顏,她分明同樣以高分考入了魔法學院,她分明同樣有著優越的出生,她分明比秦夢舒更加的了解寧遠,她分明比秦夢舒更加的愛寧遠!

然而,這一切究竟都是為了什麼,為什麼如此努力的她,為什麼如此優秀得她,竟然什麼也沒有得到,為什麼她心心念念的想要擁有東西,心心念念愛著的人,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被人那樣輕而易舉的奪走!

這些年以來,她想盡各種辦法接近寧遠,接近寧家的人!

寧遠的姓格,總是喜怒不形於色,總是令人琢磨不透,想要探知一個真實的他,簡直難如登天。所以,她只能將目光落在寧母與寧欣的身上!

她知道,寧欣就是個單純的小女孩,魔法修為不高,也沒有什麼太高的理想抱負,這一生,只喜歡各種各樣的旅行,不是在旅行,就是在去旅行的路上,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人生不過一場旅行!活得跟個神仙一樣!

這樣的女孩子,往往嫉惡如仇,卻又不願作為,許多她們看不慣,看不下去的事情,寧願眼不見為凈,寧願選擇逃避,也不願沾染分毫!

所以,在進入寧家之前,她便斷定,寧欣是絕對不會插手她與秦夢舒之爭的!所以,寧欣對於她而言,也從來不是敵人!

至於寧母,趙雪瑤可是做了相當的功夫的,她知道,寧母是一個愛自己的兒子,甚至比愛自己更重的典型中年婦女,一個單親媽媽,兒子又如此的出息,在她的眼裡,根本就不會在意那些金錢俗物!

寧母唯一的弱點,便是自己這個兒子,所以,趙雪瑤才會處心積慮的,一直等到兩人舉辦婚禮,才將那段視頻播放出來!

事實上,她也清楚寧遠與秦夢舒之間的感情,即便寧母當真因著那段視頻而休了秦夢舒,但寧遠卻是不會!

所以,即便沒有絲毫的名分地位,她還是住進了寧家,時刻的陪伴在寧母的身旁,為的,就是激化寧母與秦夢舒之間的矛盾。

對於秦夢舒,她也同樣是下足了功夫的,一個自幼便被封印了渾身靈力的傻女人,秦家大小姐,從小便是個囂張跋扈,蠻不講理,對下苛責,對上不孝之人!

這樣一個女人,又有什麼資格和她去爭!

即便是到了這一刻,她都始終不能想明白,為什麼像是秦夢舒這樣一個女人,竟然能夠在寧母百般的刁難之下,堅持這樣久的時間,更為關鍵的是,這個女人,竟然還如此幸運的懷孕了!

能夠懷上寧遠的孩子,原本便是這是個世間最為幸福的事情!

更何況,對於全天下到了寧母這個年紀的女人來說,

(本章未完,請翻頁)

抱孫子,簡直就是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了,所以,秦夢舒有孕,自然會成為寧家的寶貝,所以,她繼續留下來,已經沒有絲毫的意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