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唐氏,現在是國貨裏面銷量最好的企業!

不得不說,這唐氏真的是很厲害啊。

「不行,照這麼下去,我們都得破產了。」

「庫存積壓的國外貨那麼多,根本就賣不動,這生意不做了嗎?」

「去求唐總吧,無論如何,也得求她原諒我們啊!」

幾個合作商一合計,直接就開車去唐氏了。

現在正是關鍵時候,萬一唐氏已經找好了合作商,那就更沒他們什麼事了。

機會是要緊緊抓住的,千萬不能錯過了。

很快,幾個合作商就到了唐氏門口。

他們發現,之前所有跟唐氏解約的合作商,此時全都陸陸續續趕了過來。

原來不要臉的,不止是他們幾個啊。

那就好了,反正丟臉是一群人丟。

「不好意思,我們唐總不見客,請回吧。」

一群合作商還沒等進大門,就被保安攔了下來。

「請你進去通報一下,我們找唐總有急事。」

「請告訴唐總,我們有很多自己的門店,完全可以消化掉你們唐氏的產品。」

「有多少我們要多少啊!」

十幾個合作商,紛紛懇求保安上去彙報。

保安不屑,冷冷道:「我們唐總說了,現在公司不找合作商合作,所以你們請回吧。」

十幾個人,頓時僵在當場。

唐萱兒這是故意不見他們的。

之前,他們又是嘲諷,又是威脅,這事放誰身上都得生氣,也不怪唐萱兒不見他們。

「那怎麼辦!我們總不能放着賺錢的機會不要吧!」

「走,我們去蘇家,找蘇小姐。」

「只要蘇小姐肯幫我們說情,唐總一定會原諒我們的。」

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沒有絲毫猶豫,十幾輛豪車又立刻駛向蘇家。

當蘇雯得知,這些人居然是來求她說情的,頓時冷笑起來:

「我記得當初在會議上,各位的態度不是很堅決嗎?」

「既然這是你們自己做出的決定,現在怎麼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蘇雯絲毫不給他們留臉面。

一群人尷尬無比,竟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我看你們還是別去拖唐小姐的後腿了。」

蘇雯冷漠道:「將來如果又有什麼新的情況,我看你們又是最快背叛唐氏的人,何必呢?」

「你們既然對國外的人那麼忠心,那你們就繼續去代理他們的東西吧。」

「恕我不奉陪。」

說完,蘇雯也不再理會他們了。

這群人,簡直是牆頭草,只顧利益,根本沒有合作精神。

她都後悔把這些人介紹給唐萱兒認識。

被蘇雯拒絕後,這些合作商只得又垂頭喪氣地離開。

目前看來,他們恐怕會錯失一個巨大的機會了。

「我就不信這唐萱兒,她不在線下銷售自己的產品。」

「她初到靜海,根本沒在靜海建立自己的門店。」

「線下的銷售,雖然比不上線上的,但也是很大的一塊市場啊,她如果要在線下銷售,肯定還是要找我們合作的!」

一群合作商,頓時又振奮起來。

如果唐萱兒不在線下銷售產品,會錯過很多賺錢的機會,這個女人不會那麼傻。

他們現在就只管等待就好了,等唐萱兒消了氣,到時候他們再去找唐萱兒認錯,那唐萱兒就會原諒他們了。

「不對!你們快看!」

這時,突然有人驚叫了起來。

只見那人拿着手機,渾身都在發抖:「老子信了她的邪,這個唐萱兒,居然自己建立線下門店了!」

眾人連忙拿出手機一看,這才發現,唐氏的官網發佈了一則消息。

為了讓線下的客戶能隨時買到唐氏的產品,所以唐氏打算在靜海建立二十幾個銷售店。

而且,門店已經租下來了,正在裝修,幾天後就會正式營業。

「草!這唐萱兒也太狠了吧!」

「她這是不打算給我們活路啊!」

一群合作商,頓時傻眼了。

紫筆文學 韓昕繞了一大圈,趕到別墅對面的山林。

坐下喝了點水,吃了點乾糧,等了大約一個多小時,等到天都快黑了,林承保纔開着那輛保時捷卡宴回到別墅。

見他搞成那樣,那三個同夥果然很緊張,圍着他問這問那,還仔仔細細檢查下車,確認車上沒被安裝竊聽或定位裝置之後,其中兩個傢伙纔開車送他下山,應該是送他去醫院檢查治療的。

留在別墅的兩個如坐鍼氈,站在客廳裡頻頻打電話。

韓昕不知道總指揮部有沒有對可疑電話上技術手段,只知道不能把人跟丟,趕緊向程文明彙報。

“放心,下山的那三個有人去跟,你只要盯着別墅裡的那兩個。”

“程哥,到底有幾個兄弟在這邊?”

照理說小夥子不應該問這個問題,但涉及到案件偵辦,小夥子又有理由問,畢竟正在監視的是好幾個嫌疑人,還有三個窩點,要是心裡沒有數,很可能會顧此失彼。

程文明權衡了一番,低聲道:“像你這樣的雖然只有兩個,但跟你不一樣的是,他們在那邊深耕多年,肯定發展了不少線人。賭場那個窩點和瓜田裡的那個窩點,從現在開始由他們盯,你只要盯住別墅。”

意料之中的事。

韓昕笑了笑,帶着幾分自嘲地說:“原來人家手下都有兵,就我一個光桿司令。”

“這兒是人家的主場,再說讓線人蔘與行動,人家是要擔責任的。”

“這倒是,我就是因爲怕出事,這些年都是獨來獨往,不喜歡交朋友。”

“虧你好意思說,出門在外,沒幾個朋友行嗎?如果人家跟你一樣怕擔責任,不敢交朋友,遇到正在偵辦的這個案子,人手不夠,豈不是要抓瞎!”

“這兒是他們的主場,再說分工不同,我們老部隊有人專門負責交朋友,要是在我們老部隊對面,像今天這樣的事一樣算不上事。”

術業有專攻。

小夥子擅長的工作,別人不一定擅長。

別人擅長的事,小夥子不擅長很正常。

程文明不想聽他東拉西扯,乾脆說起正事:“指揮部對你提供的情報線索很重視,認爲極具價值,甚至能以此打開突破口。

不但第一時間批准對剛掌握的那些可疑號碼上了技術手段,還針對這個案子緊急調配警力,成立了偵查、技偵、經偵、研判和證據五個小組。

這會兒指揮部那邊忙得團團轉,別提多熱鬧。魯開公安局的朱衛兵現在只能靠邊站,他們幾個被編入證據組,專門給各省市駐南雲的辦事處和工作隊打電話,負責串併線索、收集固定證據。”

涉賭人員不只是他們魯開有,其他省市也有。

既然下決心搗毀掉這個團伙,肯定要盡最大努力收集證據。

韓昕對此並不意外,不禁笑道:“說句不中聽的話,案件偵辦到這個份上,他們現在是既插不上手、也使不上勁兒,除了串併線索、固定證據還能做什麼。”

見小夥子有點飄了,程文明立馬來了句:“別嘚瑟了,人家離這邊那麼遠,在這邊沒人很正常,要是遇到涉及人家那邊的案子,人家偵辦起來肯定比我們得心應手。”

“程哥,我就是那麼一說。對了,偵查組怎麼回事?”

“我兼任組長,你和我剛纔說的那兩位都是成員,不過我要通過他們的上級指揮他們,不能直接打電話下命令。”

“他們連您都不信任?”

“這不是信不信任的事,這是保密紀律!”

“我知道,我是在跟您開玩笑呢。”

程文明看了一眼電腦屏幕,笑道:“我知道你小子悶,但馬上就要參加視頻會,沒時間陪你聊天解悶。”

韓昕可不敢耽誤領導的正事,再說指揮部那邊的效率越高,這邊的事就能早點解決,連忙道:“您忙您的,別管我。”

……

與此同時,姜悅參加完出入境業務培訓,剛從開發區分局趕到家,正準備吃飯,突然接到單位的電話。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識問:“什麼,讓我們去接?”

教導員趙素素苦笑道:“照理說應該由頭墩派出所安排民警去把人接回來,可南雲那邊負責這件事的是出入境管理大隊,並且那個被騙到緬北、被脅迫從事電信網絡詐騙的是個女的。

可頭墩派出所既沒女民警,以前也沒去過那邊,對那邊的情況不熟悉。而我們大隊不但業務對口,前年遣返陳紅時還去過,對那邊的情況比較熟悉,所以局領導研究決定讓我們去接。”

有機會去陵海村小霸王當兵的地方出差,姜悅真的很感興趣。

更何況自己是大隊最年輕的民警,新人本來就應該多幹活兒,總不能讓拖家帶口的老同志出差。

但想到小姑子馬上就要高考,她低聲問:“趙姐,去幾天,回來之後要不要隔離?”

趙素素知道她家的事,笑道:“要接的那個張玉美是主動回國自首的,她一入境就被送到隔離點接受醫學觀察,南雲同行說截止今天下午,她已經隔離十九天了,期間做過好多次核酸,都沒問題。所以我們過去把人接回來之後,不用隔離,更不會因爲這個,影響你送你家小姑子進考場。”

“這就好,什麼時候出發,我們怎麼過去?”

“你準備準備,明天上午出發,從東海坐飛機去芒井,再從芒井轉車去正康。”

“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