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收起這個傳送捲軸之後,雨辰便看到千落已經收起了那石盒之中的東西,不過至於那石盒之中的究竟是什麼,雨辰到沒有注意到。而隨後雨辰便將目光投向了中間的那個石盒,既然旁邊的石盒都可以盛放如此珍貴的傳送捲軸,那麼中間的這個石盒呢?雨辰心中想到。

而隨後雨辰便講目光投向了千落,而千落自然也是從雨辰的眼神之中看出了雨辰的想法,不過千落卻搖了搖頭道:「我們已經獲得了各自的所需,至於這個石盒還是不要打開了吧!」而聽到千落的話雨辰也是感覺到奇怪。

雖然雨辰跟千落並不熟,可是雨辰還是能夠感覺的出來千落特貪之人,可是面對寶物在前,千落也是絕對會動心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找到自己並且合夥來到這裡!而隨後轉念一想雨辰便對千落說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我不知道的東西?」

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后,千落將一副羊皮卷交給了雨辰,而雨辰打開之後便發現了這原來就是一個地圖,而地圖所標的位置就是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山洞。雖然地圖指引向了這裡,可是對於洞內的情況卻沒有絲毫的介紹。只不過在羊皮卷的一邊附有這樣的一句話:「若達極致,心必清明,而貪為首害!」

而在看到這段話之後,雨辰也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打開中間的那個石盒了。「走嗎?」雨辰看了千落一眼之後,問道。而雨辰在千落的眼中也看到了想要打開它的yu望。「那打開看看吧!」而隨後雨辰對千落說道。而對於雨辰的建議,千落點了點頭。

而隨後雨辰便將手掌伸向了那中間的那個石盒,這中間的這個石盒雨辰之前雨辰打開的那個石盒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不同,而隨後雨辰便將石盒緩緩地打開了,而伴隨著石盒的緩緩打卡,千落的心也和雨辰一樣被提了起來。

「砰!」而隨後整個石盒被完全的打開,不過卻出乎雨辰意料的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也沒有任何的危險發生,不過雨辰提著的那口氣暫時也沒有松下。而隨後雨辰便看到一塊羊皮紙放在了石盒之中,而隨後雨辰便將羊皮紙拿了起來。

而在拿起羊皮紙之後,雨辰才發現那眼皮子中竟然還包裹著一塊玉簡,而隨後雨辰拜將那羊皮拿了出來,便看到上面幾行小字寫著:「若達極致,心必清明,而貪為首害!但若心中無一執念,無無敵之勇,無無敵之心,因懼而退,亦不可成大器!而兩者相較後者亦甚!既已至此地,必已三叩於前,可為我衣缽傳人,只望不辱為師之名。」

而在看到羊皮紙上的字跡之後,雨辰便將手中的羊皮紙和玉簡都給了在雨辰身旁一同觀看羊皮紙內容的千落。而在看到雨辰手中的羊皮紙之後,千落便說道:「還是送給你吧,我對陣法一竅不通。就算是給我也是浪費了,還不如你留著。」

而聽了千落的話之後,雨辰搖了搖頭道:「你給他三叩首,你便是他的弟子,此物理當還給你。而且他雖是前輩,可是我卻不會因為他的衣缽而給他叩首,也就更加的不會繼承他的衣缽了。」

而在聽到雨辰的話之後,千落便想到了雨辰體內還住著一位陣道大師呢!興許雨辰已經拜對方為師了,若是讓雨辰該拜他人為師確實非常的不禮貌。而在想到這些之後,千落便手下了玉簡。而隨後千落想了一下之後便對雨辰道:「我對陣法一竅不通,回去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向你請教呢?」

「好啊!只要你有空隨時歡迎。」雨辰會千落說道。剛剛雨辰在聽到千落的請求的時候,雨辰本想拒絕的。畢竟懂得陣法的不是他雨辰而是火麒麟。可是剛剛火麒麟說,回去之後火麒麟便將陣法之道教給雨辰,而兩個人有著對比性和競爭性,學習起來也更加的快!

「可是我們要怎麼出去?」而在看著四周的的石壁之後,千落說道。在之前上面的那個石洞中的時候,是與外界相同的,可是雨辰和千落掉下來,掉進這個的這個地方可是一個封閉的空間。

「也許這個要問你師傅了。」雨辰看著那具盤腿坐在那的乾屍,說道。「師傅?師傅都已經死了不知道都少年了。我們將他埋葬了吧。」千落說道。而對於千落的提議,雨辰也是點了點頭,而隨後雨辰的重劍揮出,頓時下面的石面炸裂了一道坑。

而隨後雨辰便和千落兩人恭恭敬敬的將千落新任的師傅請了下來,並且安放在了那個大坑之中,而隨後雨辰和千落兩人便用碎石子將其掩埋了起來。而在埋葬好千落的師傅之後,千落在一次的在他的墳前叩了三個頭,並且成諾不會墜了對方的名頭。

而隨後雨辰和千落兩人便站在了之前千落師傅坐化的地方上,因為雨辰和千落在安葬他的時候,雨辰便發現了在那屍體的下面刻畫著一道陣法,而據火麒麟說那道陣法是可以將他們傳送出去的。

而當雨辰和千落兩人站在那陣法上的時候,雨辰便將剛剛從千落那裡要到的妖元捏碎那龐大的妖元之力化作了一股力量湧入到了陣法之中,而隨後只見雨辰和千落兩人的腳下一道道陣紋閃爍,頓時一股空間波動湧現,而隨後雨辰和千落兩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雨辰做空間傳送陣了,只不過這是雨辰第一次親手啟動這個陣法,只不過是雨辰和千落都沒有了元石,所以雨辰便以妖元為動力催動了陣法。而此刻在西炎帝國的邊境,有著一座巨大的雪山,其實這並非是真的的雪山,只不過是由於這山峰太高,所以雪峰之上常年大雪不花,而年年積累,而導致雪峰之上積雪十分的深厚。而此刻在這雪峰之上突然的湧現了一股空間波動。 而在這股空間波動在雪峰之上湧現之後,這空間波動打擾了這雪峰原本的平靜,「轟!」頓時那雪峰之頂的積雪轟然的倒塌了下去,無盡的積雪,鋪天蓋地的滾落。雪崩越滾越大,那雪崩猶如洪水一般洶湧而下,淹沒了所有的一切。

而在雪崩之後,在雪峰的山頂,那股空間波動也越來越強,而隨後便看到兩道身影突然的掉落在了雪峰的峰頂之上,而隨後巨大的雪崩席捲,那兩道身影都瞬間便被積雪所覆蓋了。而這兩道身影自然也就是雨辰和千落了。

在進入到陣法之內的時候,雨辰還是有感覺的,可是在陣法里穿行的時候,雨辰卻已經對外界失去了感知。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雨辰終於漸漸的蘇醒了過來。不過在雨辰睜開眼睛的一瞬間,看到的便是那潔白的雪。雖然一片片雪花很輕,可是厚厚的積雪壓在雨辰的身上,也依然使得雨辰無法動彈分毫。

「火焰!」而在這個時候,雨辰的心念一動,頓時火焰規則從雨辰的身上爆發,炙熱的火焰之力迅速地使的擠壓在雨辰周圍的積雪融化掉。緊緊只是在片刻在雨辰的周身便融化成了一個小小的空間。而隨後雨辰並指為劍,一道道劍氣從劍指之上she出。而在一道道劍氣的摧殘之下,雨辰上方的積雪迅速地爆裂,而隨後便被火焰所融化。而在強大的火焰規則和一道道劍氣的配合之下,雨辰終於破「雪」而出。

而在出來之後,映入雨辰眼帘的便是那白茫茫的天地,到處都是深深地積雪。而在四處張望的雨辰這個時候才想到千落是跟自己一起進入到陣法之中的,「千落姑娘!」而隨後雨辰大聲的喊道。可是周圍除了雨辰的聲音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任何動靜。

而在呼喊的同時,雨辰的神識不斷地朝著四周的擴散,尋找著千落的下落。可是雨辰卻始終找不到千落的蹤跡。「千落姑娘!」雨辰一聲聲的大喝道。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異常寒冷的氣息被雨辰感覺了。

而在察覺到這股氣息之後,雨辰的一雙劍目便迅速地鎖定了這股氣息的來源,「寒冰規則?不是!」而在鎖定這股氣息之後,雨辰心中暗想道。「都不是!是半步寒冰奧義!」而在這個時候,火麒麟說道。

「什麼!半步寒冰奧義!」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話之後,雨辰頓時震驚道,這規則之後便是法則,而法則之後就是奧義,而奧義之後便是道!而雨辰現在還在最底層的規則這一層次!這怎麼不讓雨辰震驚呢!雖然這僅僅只是半步踏入了奧義的層次!

「是冰魄!」而就在雨辰震驚的時候,火麒麟說道。「冰魄!」而在聽到火麒麟說的時候,雨辰便想到了自己曾經也見過冰魄,不過那個冰魄並非是天然的而是被荒魔創造出來用來youhuo武者的。而且實力也非常的若,緊緊只是規則構成。

而現在出現在雨辰面前的這個冰魄,則是寒冰規則匯聚,法則之力纏繞,奧義化形而形成的。若是她要殺死雨辰或許僅僅只需要吹一口氣或者是一道眼神便足以!「趁她還沒有發現我們,現在趕緊逃離這裡!」而就在這個時候火麒麟說道。

「逃離?可是千落姑,,,」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話之後,雨辰還沒有說完,便被火麒麟打斷道:「晚了!」而就在火麒麟的話音剛落下,一道身影從雪面之下衝天而起,而雨辰也被這道從雪地下面衝出來的那道身影所吸引了目光。「是她!千落姑娘!」而在看到這道身影之後,雨辰驚呼道。

雖然此刻千落臉上的面紗已經不知道丟在什麼地方了,可是那道身影,那體型都讓雨辰在第一瞬間認出了這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千落。這千落確實是有著一張絕世的容顏,那精緻的五官與那雪白的肌膚,襯著那雪白的白紗,此刻的千落就彷彿是雪中的精靈一般。

不過雖然千落的容顏讓人沉醉,可是讓雨辰注意的卻並非是千落的容顏,而是千落身上傳來的那股冰冷的氣息,雖然千落可能並不是刻意的散發出來的,可是這股冰冷的氣息依然讓雨辰感覺的透心的寒冷,甚至是雨辰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流動的速度都減慢了。

尤其是一層冰屑已經出現在了雨辰的皮膚表面上了,雨辰本就身具寒冰規則,一般的寒冰對於雨辰而言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可是從千落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卻讓雨辰感覺自己快要變成了一個冰人了!「你!你不是千落!」而看著那個懸浮在自己前方數十米的那道苗條,俊美的身影,雨辰輕聲的說道。

「她確實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丫頭了,她已經被冰魄佔據了身軀!你小心一些!」而就在這個時候,火麒麟對雨辰說道。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話之後,雨辰的第一反應就是逃離這裡,畢竟此刻的千落已經不再是千落了,而且此刻的千落已經強大到了隨時都可以威脅雨辰生命的地步了!

而在看到千落同時也是冰魄並沒有回答自己的話之後,雨辰頓時便緩緩的向後退去,而隨後雨辰一個轉身,風影步狂奔而去,雨辰的身影也漸漸地遠去了。而在看到遠去的雨辰,只見那懸浮在空間的千落一個閃身便消失在了原地,而在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雨辰的前面擋住了雨辰的道路。

「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氣息!」而就在這一刻擋在雨辰前面的千落說道。而在聽到千落的話之後,雨辰心中一愣,而隨後雨辰便想起了自己曾經煉化的那個冰魄!想來應該是這樣的,雨辰心中想到。可是在下一刻那千落便撲向了雨辰,而在看到千落撲向自己之後,雨辰雙眼頓時睜大,而就在雨辰剛想防禦的時候,千落已經到了雨辰的身前。

而在下一刻千落已經將雨辰揉入到了自己的懷中,而就在雨辰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時候,與千落接觸的雨辰頓時便結出了一層層冰晶,僅僅是事眨眼的功夫,雨辰便已經成為了一具冰雕了。那恐怖的寒冰奧義不斷地侵入血肉,直至最後雨辰的血肉都被冰晶所凍結!

「糟了!」而在冰晶蔓延的第一瞬間雨辰心中這樣想到,可是雨辰還沒有來得及多想的時候,雨辰便已經從裡到外的被凍得結結實實了。而千落也看到了自己懷中的雨辰,原本千落,不,應該是冰魄以為雨辰跟自己是同類,都是冰魄的,可是當看到雨辰並冰封起來之後,冰魄也不知道雨辰是怎麼了。

佔據千落身體的冰魄雖然經歷了無盡的歲月才積累而成,可是她不過是剛剛化形而已,尤其是她的智力卻並沒有那麼的聰穎,緊緊只是相當於孩童一般!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身上紫色的光芒閃現,頓時「轟」的一聲,雨辰周身的冰晶全部的的爆裂,炙熱的紫金色火焰遊走雨辰的周身,那已經被冰封起來的雨辰身體里的冰晶也迅速地融化掉了。

雖然雨辰的身上冰封已經解除了,可是雨辰看著千落依然不禁的打了個寒顫,「不要過來。」雨辰說道。而就在雨辰張口說話的時候,一股白霧從雨辰的口中冒出。而在看到雨辰向後退了幾步之後,千落那雙大大的眼睛里充滿了委屈和失落。

也許是雨辰的後退讓「千落」心情不好了,頓時雨辰便感覺到了周身的溫度再一次的降低,尤其是千落的腳下,那原本的積雪早已經被凍的結結實實的了。而這股迅速凍結積雪的寒流依然在不斷地向著四周蔓延!而在看到那蔓延的寒流之後,雨辰便立刻停下了腳步。

「你曾經煉化過冰魄,所以你的身體對於冰魄而言有著很強的親和力,所以她是將你也當作冰魄了!她現在就像是一個孩童一般,要如何跟她相處就看你的了!若是你可以控制她,你就相當於擁有了一個很強的助力!」而在這個時候火麒麟說道。

而剛剛領教了冰魄厲害的雨辰,自然是十分懂火麒麟話的意思的!而且就算是天元境的武者也緊緊只能夠動用法則而已,可是這冰魄卻已經半隻腳踏出法則進入奧義的地步了!「那個,,該怎麼稱呼?」而在這個時候,眼前的千落,可是雨辰卻知道這可以進是冰魄了,而在這個時候,為了解除尷尬,雨辰問道。也許是聽懂了雨辰的話,只見千落爭著萌萌滴大眼睛對雨辰搖了搖頭。

而看著這個時候千落的呆萌的模樣,簡直是可以秒殺一切。「你不會說話嗎?」而在這個時候,雨辰問道,而雨辰赫然是忘記了之前冰魄說過的那句話了。只見雨辰的話音落下,也不知道千落千落有沒有聽懂,只見千落再一次的搖了搖頭,那呆萌的表情再一次的落入到了雨辰的眼帘之中。看著千落的容顏,雨辰才知道千落一直用面紗的原因。這等容顏確實是禍國殃民,本不該存在世上! 看著千落的容顏,雨辰才知道千落一直用面紗的原因。這等容顏確實是禍國殃民,本不該存在世上!雖然雨辰的心已經別武道所佔據了,可是在接二連三的看著到這臉龐之後,雨辰也不免的有一些痴了。甚至是雨辰想找一個面紗給她從新戴上。

「那你願意跟我離開這裡嗎?」雨辰看著千落說道。雖然雨辰明知道眼前的人已經不是千落了,可是雨辰的話音剛剛落下,雨辰便感覺到怪怪的。而在聽到雨辰的話之後,千落看了看這片雪山,而對雨辰點了點頭。

這片雪山雖然孕育了冰魄可是冰魄自從有了自己的意識之後,便一直在這周圍一帶遊盪,而正處於孩童智慧的冰魄也希望去外面玩玩,尤其是在碰到雨辰這個被她認為是同類的人之後,冰魄自然也就同意雨辰的話了。

而在看到千落點頭之後,雨辰便接著說道:「跟我出去之後,你要聽我的話。」雨辰接著對千落說道。而隨後千落再一次的對雨辰點了點頭。而在看到千落再一次的點頭之後,雨辰便對千落說道:「你以後聽我的,我帶你離開這裡,不過你懂得怎麼收斂你身上的那股寒意嗎?」

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千落並沒有懂,而是睜大眼睛看著雨辰,不知道雨辰在說些什麼。看著眼前的千落,雨辰才知道原來冰魄不光是可以擁有自己的形態,而且要可以奪舍別人的身體。「小火,那真正的千落死了嗎?」雨辰問道。

「不知道,這軀體本是那個小丫頭的,可是卻被冰魄所佔據,雖然冰魄的智力還沒有完全的開發出來,可是她的神魂十分的強大,所以那小丫頭的神魂才會被冰魄所壓制,哪怕是冰魄不刻意的去傷害她的神魂,可是冰魄的神魂依然會不斷地侵蝕她的神魂,一旦當那小丫頭的神魂堅持不住了,那麼她也就會真正的死亡了。現在就看那小丫頭的神魂有多強!毅力有多強了!」火麒麟說道。

「那她的處境不是很危險?那有沒有辦法將冰魄弄出來?」雨辰說道。雖然雨辰緊緊只是和千落合作過一次,也不算太熟,可是雨辰感覺的出來千落並不壞,而且雨辰能夠感覺的到在千落的心裏面壓著很多的東西,雖然雨辰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可是雨辰卻也對她很是同情。所以雨辰也不像千落出事。

「有啊,他之所以佔據了那小丫頭的身體就是因為她還沒有完全的化形,只要你能夠讓她完全的進入奧義階段,她便可以自主的化形,到時候,冰魄便不再需要依靠那小丫頭的身體了。不過雖然她要踏入奧義階段緊緊只是半步,可是要順其自然的話至少也要數十年。而據我估計,以那丫頭的神魂強度,若是在加上強大的毅力堅持的話,頂多也就能夠堅持兩個月的時間罷了!」火麒麟說道。當然若是千落的毅力弱上一些恐怕還堅持不到兩個月!

「這麼短的時間!」而在聽聽到火麒麟的話后,雨辰便說道。雖然火麒麟並沒有什麼確實可行的辦法,不過卻也告訴了雨辰千落還有救,只不過是希望十分的微弱而已。不過不管怎樣,雨辰也就只能夠試試了。其實若是玄武精元珠沒有被封印的話,雨辰或許能夠幫的到她,可是現在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

而隨後雨辰便帶著千落返回了落霞劍宗,不過雨辰在將千落帶回落霞劍宗之後,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沒有讓千落出去,雖然現在的千落已經不是以前的千落了,可是別人並不知道,而一旦千落走出去,若是千落爆發出來寒意的話,恐怕方圓百里都被會冰封起來吧!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雨辰便沒有讓千落住在了落霞劍宗一個僻靜的地方,並且不讓她隨意的出去。

而為了避免千落會在無意間傷到夕顏和龍雨,所以雨辰將千落身上發生的變故告訴了夕顏和龍雨兩人了。並且不讓他們二人接近千落。其實雨辰帶冰魄離開那個雪峰,一方面是因為雨辰現在實力太低,所以需要依靠她強大的實力,而另一方面是因為雨辰可以藉助她身上的寒意來修鍊。自從玄武精元珠被完全地封印之後,雨辰的寒冰規則便一直停留在地三層,幾乎是沒有絲毫的長進。哪怕是雨辰身具真武玉,讓雨辰的身軀十分的親近寒意規則,可是這種規則之力的增長依然十分的緩慢。

而在龍雨和夕顏兩人離開之後,雨辰便盤腿坐在了靠近床的地面上,閉目修鍊了起來,而床上躺著的正是千落。而那張原本溫暖,鬆軟的大床,在千落躺上去之後,整張床都變成了一個冰床,一層冰晶包裹著床的表面,而且那股寒意依然不斷地在向外散發著。

而雨辰坐在千落的附近,體內的魂武決運轉,不斷地有寒氣從千落的身上散發湧入到雨辰的體內,雨辰的身體就像是一塊海綿一般,不斷地吸取著那源源不斷地從千落身上散發的寒意。真武玉在雨辰的體內閃爍著晶瑩剔透的光芒,一縷縷寒意規則從千落的身上湧出纏繞纏繞在了雨辰的身上。

而就在雨辰修鍊的時候,整個西炎帝國都熱鬧了起來,原來明日便是三大宗門前來招徒的日子,而此刻三大宗門的代表已經來到了西炎帝國,並且有西炎帝國的皇室牽頭,各大家族,各大勢力的領導人陪同。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繁忙,而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忙碌,而為了明天能夠在招徒大會上露出臉面來,幾乎有人有意參加的武者都在憋著一口氣,不斷地動用一切的力量來提升自己的能力!兵器,防禦鎧甲,武技,功法,丹藥,元石,幾乎每一種能夠提升戰鬥力的裝備在這幾日幾乎都被搶購一空。

而對於這一次三大宗門的招徒大會,雨辰並不太看重,畢竟雨辰根本就沒有想要參加或者是加入任何一個宗門的念頭,而雨辰唯一的願望就是將龍雨和夕顏兩人送進三大宗門中的其中一個,這樣雨辰離開之後,也會放心不少。

而三大宗門的招徒大會對於西炎帝國來說可是十分重大的一件事情,根本就不會因為雨辰的到不到來,而改變什麼,而就在雨辰修鍊的時候,三大宗門的招徒大會已經在西炎帝國最大的一個廣場召開了。

「今天是什麼日子,想必在場的諸位都已經知道了。規矩你們也都懂!那老夫廢話就不多說了,只要你有能力,有天賦,便可以加入我們三大宗門的任何一個!而你的能力和天賦就要看你們自己的表現了!」只見一個身藏青色武袍的老者朗聲的說道。而這名老者就是青炎宗此次來到西炎帝國地位最高的代表。

而這這名老者的話音落下,西炎帝國皇室作為主持這次盛事的主持者便上前宣佈道:「凡三十歲一下,無論男女皆可參戰,百連勝者可進入下一關。」由於每十年一次的收徒大會都是每一名年輕武者躍龍門的關鍵一步。所以每一次的參加人數都十分的龐大。而為了迅速地從這龐大的人群中選出最為實力最為強大的那一群武者。

所以這第一關便是參賽的武者站在擂台上接受其餘一百名武者的挑戰,而能夠連勝一百場的,便可以進入下一輪的比試。 搶婚總裁過妻不候 而每一名武者都不限次數的參加比試,當然這不限次數並不是針對於同一名守擂者而言的。這樣苛刻的比試條件並不是針對西炎帝國,而是針對任何的一個帝國的!

而隨著一聲令下,三十四個戰台便分別有武者踏上戰台去成為了守擂者,而其餘的武者都是挑戰者,只有當挑戰者戰勝活著是殺死守擂者,那他才會晉陞為新的守擂者,而他的戰鬥次數也會從零開始。如此激烈的角逐在往年最多也不過是四五十人能夠完成而已!當然這緊緊只不過是第一關而已!

當然也有一些武者並沒有完成百戰百勝的,可是他們的天賦被這三大宗門的武者看重,也是可以被破格錄取的!這樣的事情往年也是有發生過的!不過這樣的事情畢竟是太罕見了!而一場一場的戰鬥才是武者們最基本的步伐。

雖然這三大宗門的收徒大會是一場盛事,可是文昊卻永遠無法到來了,而除了文昊之外千落身在落霞劍宗也來不了,而且此時的千落也已經並非是彼時千落了!而除了他們兩人之外,之前名震整個西炎帝國的年輕俊才都已經匯聚到此處了!而二皇子也早已經到來了,而在二皇子到來之後便四處的尋找了一下,不過二皇子並沒有發現千落和雨辰的身影。當然沒有了千落的身影,二皇子緊緊只是詫異而以,可是卻有一人,雙目之中蘊含著一股冰冷的寒意,當時有夾雜著一抹欣慰的複雜的目光。

這寫到招徒大會了,這不禁讓我想到了考研的招收了,今年雨辰考的不咋滴,傷心毀了,咋辦?求安慰。。。 「砰!」而在其中的一個戰台之上,離千觴一拳轟退了一名武者,這已經是離千觴地四十七場戰鬥了。連連戰鬥每一場,雖然離千觴也遇到過難纏的對手,可是卻還沒有任何一個人讓他敗下陣來。而連連戰鬥已經讓離千觴體內的元力耗盡了好幾番了,而在連連吞下了幾顆丹藥恢復了一些元力之後這才感覺好一些。

「離千觴你是否選擇中間離場休息?」而就在這個時候,裁判對離千觴問道,雖然這第一場選擇的是百連勝的武者,可是連勝一百對於任何一名武者來說都是十分嚴重的負擔,畢竟他們每個人體內的元力是有限的,就算是可以服用丹藥,可是這也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每一場參加比試的武者他們之間的實力相差並不是十分的巨大!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會允許武者中場休息,當然他們的戰績也是會被記錄下來的,當然在不休息的情況下連勝的場數越高,也就越會被那三大勢力的人看重!而離千觴在再一次勝利之後,雖然他體內在丹藥的幫助下恢復了一些元力,可是卻無法在堅持下一場戰鬥了。

「我要中場休息!」而在感覺到自己的狀態之後,離千觴說道。雖然勝利的場數越高越會被看重,可是若是離千觴輸掉下一局的話,他的戰績就要從零開始了,這顯然是不划算的!所以離千觴便選擇了中間休息。

而在離千觴踏上戰台的時候,二皇子等一匹呼聲和實力都很高的武者們並沒有挑戰他,畢竟若是他們現在就對決上了,那麼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到時候恐怕他們鷸蚌相爭只會讓被人得利,雖然他們只見也想來一場對決來決定孰強孰弱,可是現在還不是對決的時候。

而在另一邊,只見一道劍光閃過,一名武者被倒飛出了戰台,其實在這道劍光閃過的同時,那柄劍的主人並非只是出了一劍!而是九劍!一道劍光閃現,九道劍影已經劃過,而當人們注意到他手中常見的時候,他已收劍!劍法之快!讓人匪夷所思!更加無法捉摸!據說他可以一瞬間出十五劍,只不過從來沒有人見過而已!

他——便是西炎帝國第一天驕——劍盲!此人生來便是殘疾,雙目失明,他從來沒有見過陽光是什麼!而正是因為他的殘疾讓他在一出生之後,便被他的家族認為是與武道無緣,而被放棄。可是讓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劍盲不但克服了眼盲的缺陷,他的武道天賦也是十分的恐怖!

在家族同齡子弟奚落的言語中,他度過了十五年,而這十五年的隱忍讓他一飛衝天,他用他手中的劍征服了家族中的所有人,而那些曾經奚落他,看不起他的族人們也不得不在他手中的長劍之下而仰視著他!看著他是背影一步一步的遠離自己!

他是一個傳奇!從十五歲崛起一來,劍盲便穩坐西炎帝國第一天驕的位置!他光芒四射,無人可以與他爭鋒!就算是二皇子,離千觴等人也無法與他相提並論!若是在西炎帝國劍盲算是第一等的話,而離千觴,二皇子,千落等人就屬於第二等了!

而在另一個戰台之上,一個長相十分粗狂,渾身充滿了野性的武者看著劍盲又一敗了一名武者之後,他頓時怒吼一陣,那巨大的狼嘯聲震動,而他的對手在這一生突然地怒吼聲之中,感覺到腦袋突然的劇痛,而下一刻他的身體便飛離了腳下的戰台!

也許是感覺到了這粗狂武者的戰意,劍盲轉了轉頭,「看」這他,儘管劍盲是看不到的!而同時一股粗野的凶性和一股強大的劍意從兩人的身上爆發,而兩股強大的氣息讓戰台周圍的的武者們都緊張了起來。

「狼孩!」我們對決的時刻並沒有到來!劍盲「看」著狼孩說道。「吼!」而狼孩並沒有回答,而是對著劍盲爆發了一聲充滿了戰意的怒吼的狼嘯聲!這狼孩並沒有人知道他的出生,只知道他從小便被家人拋棄,而被山中的野狼養大!而最後被他的師傅意外尋到,並帶回去調教了!

而正是因為他的這段經歷使得他一身都充滿了野性!和凶性!劍盲這些年來穩坐第一天驕的寶座,而狼孩便是位居第二!這些年來狼孩一直都被劍盲所壓制著!而兩人最後一次交手已經是三年之前了!那一戰驚動了整個西炎帝國!兩個年輕一代的對決比老一代的武者更加的有震撼力!

三年前,兩人決戰一指山,而兩人的決戰引起了無數武者的觀戰,就連老一輩的武者都出面了!那一戰打的是天昏地暗,一個劍法之快無人能及!一劍出,神佛避!而另一個凶性十足,一身煞氣讓人望而生畏!一爪出,鬼神驚!而那一戰之後整個一指山的山峰被削下去數十丈!

在三年之前兩人便已經都雙雙踏入了規則四層!而在這三年一來他們的實力有到達了什麼層次,根本就沒有任何人知道!而相對他們,二皇子、離千觴等人就要稍遜色一些了,就只從規則之力這一點來判斷就可以看的出來!

劍盲,狼孩他們三年前便已經踏入了規則四層,而三年後,二皇子、離千觴他們踩在朱雀果的幫助下進去了規則四層!這其中的察覺還是十分的巨大的!當然整個西炎帝國最為出色的並非只有劍盲和狼孩他們兩人,而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孤獨一僧。

而據說孤獨一僧天生便是天煞孤星,在他還沒有出生的時候便剋死了自己的爹,而在他兩歲的時候便剋死了自己的娘親,而隨後又分別剋死了自己的爺爺和奶奶。而隨後便被他的師傅收養,可是在他入門的第三年便剋死了他的師傅!而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所在的宗門便認為他是不祥人,所以便把他逐出了師門。

而隨後孤獨一僧便隨處流浪,也正是因為他被宗門所逐出,所以他經常闖蕩一些險地和禁地,也許是他的命實在是太硬了!就連老天都不收他!他穿了無數的禁地,可是卻沒有一次要了他的命,而且他的實力還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提升!而他的實力直逼狼孩和劍盲!雖然孤獨一僧從沒有與狼孩和劍盲對決過,可是無數武者的心中還是將他與狼孩和劍盲並列的!

劍盲,狼孩,孤獨一僧,他們三人可以說是西炎帝國的三大傳奇!而就在狼孩對劍盲釋放戰意的時候,在另個戰台之上的孤獨一僧突然的睜開了雙眼,那雙目之中頓時爆發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而隨著這道光芒直接的射穿了那名對手的腦袋,而隨後那名武者雖然沒有死去,可是卻已經失去了戰鬥力,而癱軟的躺在了地面上。

而已經下了戰台休息的離千觴以及還沒有上台的二皇子等人在看到他們三人的戰鬥場面的時候,無不是十分的震撼。這三大天驕已經數年不出,而一朝出現便再一次的風雲捲動了西炎帝國!而原本離千觴以為自己距離他們三人又近了一步,可是現在看來自己等人依然與他們三人有著不小的差距!這讓離千觴不由的暗暗的握緊了拳頭!

而在戰台之上的三大勢力的武者也很自然的將劍盲、狼孩和孤獨一僧他們三人的表現看在了眼裡。他們三人隨人沒有動用全力,可是在戰台之上卻遊刃有餘,幾乎控制著整個戰台。而正是因為他們三人厲害,而且有早年成名,所以他們從登台到現在卻還都沒有滿四十場戰鬥。

「雖然你們沒有完成百連勝的戰績,可是老夫相信這對你們來說並非難事,所以這第一關你們三人都過了!」而就在他們三人分別擊敗了對手,沒有人敢上台挑戰了之後,那三大勢力的武者對著劍盲、狼孩、和孤獨一生說道。

雖然他們三人不需要在接受別的武者的挑戰了,可是周圍卻沒有人對這個決定有任何的異議,「這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這幾乎是每一名武者心中的想法了,哪怕是一直以來桀驁不馴的二皇子也是這種感覺!

而三大天驕順利晉級這也讓其他的武者們減少了不小的壓力,畢竟沒有人願意頂著他們這三座大山的壓力,在站台上與他們對戰!而在武者們激烈的一場又一場對決的時候,在修鍊中的雨辰還沒有醒過來。

盤腿而坐的雨辰身上陣散發著一縷縷光芒,那是真武玉的光輝,而同時雨辰的身上有著一股很強的掠奪之力,不停的將千落身上散發的寒意吸收進入了自己的體內,而已經醒過來的千落感覺到這股寒意的流向之後,便站在了雨辰的面前,有些疑惑的看著雨辰。

抱歉啊,雨辰前兩天不得空,所以就脫更了,非常的抱歉, 而就在這個時候,千落伸出一根纖纖玉指,既是不是千落刻意而為,可是在那跟玉指之上,冰冷的寒意繚繞。而在下一刻那跟玉指便戳在了雨辰的臉蛋上,頓時一股寒冰規則便從千落的體內湧入到了雨辰的,這頓時便使得雨辰體內的寒意規則暴增!

「咔!咔!咔!」一道道冰晶以千落的手指為中點向著雨辰的周身四處蔓延。而在修鍊中的雨辰頓時便感覺到了這股強大的寒意,雖然這股強大的寒意讓雨辰瞬間提升了不少,可是也正是因為這股寒意實在是太強大,而迫使雨辰不得不從修鍊中醒過來。

而在蘇醒過來之後,雨辰胳膊一震,頓時那覆蓋在他頭顱上的冰晶盡數的被震碎,而隨後雨辰一個翻身便離開了千落的手指。而在遠離千落之後雨辰這才有些后怕的看著千落,若是雨辰再晚一步,恐怕雨辰便會想上一次那樣被冰封起來!

雖然雨辰的不死金身決已經是第三層了,可是卻依然無法承受這種強大的寒意,畢竟這可是已經達到了奧義的地步!哪怕是雨辰的不死金身決在達到第五層也無法承受這種程度的寒冰之力!在千落還沒有學會如何完全的收斂自己的力量的時候,千落接觸雨辰只會將雨辰的肉身凍傷。

「你很奇怪!」千落看著雨辰對雨辰說道。而在聽到千落的話之後,雨辰驚訝的看著千落,由於雨辰之前由於震驚而忘記了千落曾經給他說過話,所以在聽到千落的說話之後,雨辰便震驚的問道:「你會說話!」而對於雨辰的話,千落只是爭著大大的呆萌的眼睛對雨辰點了點頭。

「你呆在這裡哪裡也不要去,等我回來!」而當看到陽光已經正中了之後,雨辰對千落說道。而這段時間由於千落在這裡,雨辰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片地方溫度降低的厲害!彷彿是已經置身於寒冬一般。

而就在雨辰剛想要離開的時候,千落一個閃身便攔住了雨辰的去路,而隨後千落便在雨辰毫無防守的情況下抓起了雨辰的手掌,咬破了雨辰的手指。頓時一滴鮮血從雨辰手指頭的傷口處冒出來,而隨後千落手掌一抹那滴血液便融入到了千落的體內。不!應該是融入到了冰魄的體內!

雖然雨辰不知道千落為什麼這樣做,可是雨辰的整個胳膊卻已經被厚厚的冰晶被覆蓋住了。而看著這個情況,雨辰雖然心中感覺到有些憋屈,可是卻也拿千落沒有任何的辦法!而隨後雨辰的另一隻手並指為劍,一道道劍氣點在了那冰晶之下,頓時那覆蓋在雨辰手臂上冰封他整支胳膊的冰晶便被紛紛的爆裂了你開來。

而在破碎了手臂上的冰晶之後,雨辰也顧不得手臂的難受便慌忙的逃離了這裡。隨後雨辰便找到了夕顏和龍雨兩人帶著他們向著三大勢力招徒的地方趕去了,而當雨辰他們三人趕來的時候,戰台周圍都已經圍了一層有一層的武者,而實力和身高都不佔優勢的雨辰他們三人根本就擠不到前面去。而茫茫人海中被人也根本就不可能注意到毫不起眼的雨辰他們三人。

而此刻在每一個戰台之上,所有的武者們都處於白熾化的對戰狀態,強大的攻擊力不斷的轟響對方。而二皇子和已經中場休息過的離千觴也紛紛的上了戰台,二皇子一身強大的陽元境實力和強大給規則之力不斷地擊敗這一名名對手。

而離千觴也絲毫不落其後,強大的火焰之力縱橫,將整個站台的地面都燃燒成了焦土。而兩人強大的表現也進入到了三大勢力的眼中。當然整個西炎帝國方圓何其之大,人數何其之廣?又怎可能僅僅只有離千觴和二皇子他們這些人呢?

而在一場場的比試之中,其他實力強大的武者也開始展露頭角,那強大的武者縱橫在整個戰台之上,積累著一場有一場的勝利。而道目前為止,最讓人矚目的除了二皇子和離千觴他們就屬於禿子——郝一翁,瘋婆子——瘋三娘,君子劍——熙一帆,小郎君——潘帥,還有神秘的蛇君他們了。

這些年輕一代的武者們雖然平日里名聲並不響,甚至是無人問津,可是今日一戰,他們的名字將會被廣為人知。「下去吧!」而就在這個時候,離千觴一拳轟出,直中對方的胸膛,頓時那名武者便被離千觴轟了下去。

「還有誰上來一戰!」而在將對方擊敗之後,離千觴看著人頭晃動的人海,大聲的喝到。「我來與你一戰!」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從茫茫的人海中傳出來。而同意一股強大的戰意突然地從人群的一個角落中衝天而起。那股無匹的戰意讓周圍所有的人都為之一驚!

而在這一瞬間周圍所有的人都為他裂開了一條通往戰台的路來!之前離千觴的一場場的可是歷歷在目,那一身強大的實力可以說是無人質疑的,而此刻在離千觴風頭正盛的時候,竟然還有人敢挑戰與他!

而在雨辰喊出要挑戰離千觴之後,夕顏和龍雨都注視著雨辰!而那句要挑戰離千觴的話,自然是雨辰喊出來的!雖然雨辰並不是想進入這三大勢力中的任何一個,可是也只有當雨辰拿出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能夠說服三大勢力的人將西炎帝國的武者安排離開。所以雨辰便想要藉助這個戰台來想那三大勢力的武者們展示自己的能力和天賦!

雖然夕顏知道離千觴早已經在西炎帝國出了名的實力強大,可是夕顏對於雨辰對離千觴的挑戰依然充滿信心!雖然夕顏知道雨辰可以擊敗天元境的武者,可是夕顏也知道那並非是雨辰真正的實力。而至於雨辰真正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夕顏並不知道。不過這並不影響夕顏對雨辰的信心!而一直都認為雨辰是最強大的龍雨則是更加的對雨辰充滿了盲目的信心!

「是他!」而在看到雨辰之後,無論是離千觴還是二皇子都心中一愣,不過就在離千觴驚訝的時候,雨辰已經沿著眾人給他裂開的通道踏上了戰台之上。其實原本離千觴並沒有將雨辰放在眼裡的,哪怕是他知道雨辰身具殺戮和火焰規則,可是當日雨辰竟然可以對戰天元境的武者,這邊讓離千觴十分的注意雨辰了!

雖然離千觴已經從他父親那裡知道了雨辰具有對戰天元境實力的秘密,可是離千觴依然將雨辰擺在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上,哪怕是離千觴認為現在的雨辰並沒有實力與他爭鋒,可是雨辰的天賦和雨辰的優勢,離千觴相信雨辰日後終會成為他的一個對手!

「若是我與他戰,我敗!若是你跟我戰,我勝!雖然你具有挑戰我的條件,可是你現在卻還沒有那個實力。」而看著不遠處的雨辰,離千觴緩緩地對雨辰說道。而對於離千觴的話雨辰也得懂。不過雨辰可不是一個輕易就會認輸的人!

「是我與你公平一戰!」雨辰看著離千觴,身上充滿了戰意,而緩緩地說道。雖然雨辰現在不過是陽元境五層的實力,餓離千觴卻已經是陰陽鏡二層的武者了。他們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絕不是一星半點,尤其是在陣盤損壞了之後,雨辰便又少了一個可以幫助他的是手段了!

而聽到雨辰的話,離千觴緩緩地搖了搖頭,道:「你。。。」而離千觴的話還沒有說完,雨辰身上的戰意便再一次的洶湧,那股強大的戰意讓離千觴驚訝震驚的同時卻又十分的理解雨辰,因為曾經他也是為了實力的強大,而挑戰一名名比他實力高的多的武者,那時候他離千觴身上的戰意大概也是如此吧!

「好!那我們就公平一戰!」而在感受到雨辰身上的戰意變化之後,離千觴便對雨辰說道。而雨辰和離千觴兩人都強調了這是公平一戰,而雨辰所說的公平一方面是說自己出戰並非是火麒麟,而另一方面也是告訴離千觴,讓他不要有絲毫的留手!而離千觴的公平亦是告訴雨辰他會動用全力,將雨辰當作是一個真正的敵人對待!

武道不是過家家,武道是屠戮!武道是堅持!武道是戰!武道是無畏之心!武道是全力以赴!既然選擇了武道一途,那便只有「戰!」。而在感受到離千觴身上湧現的戰意之後,雨辰心中頓時一樂,對於武者來說能夠傾盡全力一戰,這是何等的享受!何等的暢快人心!

「嗡~」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身後的重劍被雨辰一拔而起,寬大的劍身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中,那漆黑的劍身彷彿充滿了神秘se彩!而兩人身上的強大的戰意也在逐漸地攀升,而在此刻雨辰的世界之中只有離千觴,而對於離千觴來說也是一樣!

喜歡魂武之巔的加群啊,368589681 兩人的身上都爆發了熊熊的的戰意,「寒冰!」雨辰心念一動,一股強大的寒冰規則從雨辰的體內爆發,恐怖的寒冰氣息瞬間的便席捲了整個戰台,頓時一層薄薄的冰晶覆蓋了整個戰台的地面。冰冷的寒意凝聚在重劍之上,強大的劍意從重劍之上瀰漫。

而在感覺到雨辰身上的氣息,尤其是寒冰規則之後,離千觴頓時心中一驚,離千觴可是知道雨辰身具殺戮和火焰規則的,而現在雨辰竟然有施展出了寒冰規則!也就是說雨辰身具三種規則之力!這是何等的恐怖!「怎麼可能?」離千觴心中不敢相信的想到。不光是離千觴心中不敢相信,就連二皇子等那些見識過雨辰火焰和殺戮規則的武者們也都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小小年紀竟然已經達到了規則之力第三層!資質還是還算不錯,不過現在實力還是弱了一些,若是稍加提點,將來必定成為一方強者!」雨辰強勢邀戰離千觴,這自然是也引起了三大宗門的注意,所以在看到雨辰施展出的寒冰規則之後,其中的一名老者捋著鬍鬚說道。

「砰!」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的腳步猛地往地面上一踏,頓時寒意瀰漫,「魔神降臨!」一尊高達的虛影隱隱若現的浮現在雨辰的身後,恐怖的寒意已經隱隱的超出了規則三層的地步!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手中的重劍劈斬而下,重劍所過之處,盡數的被冰封了起來。

「破!」而就在這個時候,離千觴手中的鐵拳一握,恐怖的火焰之力從他的拳頭之上冒出,那巨大的拳勁向著重劍狂轟而去。「轟!」頓時一層層冰晶被摧毀,那重劍之上瀰漫的寒氣被那制熱的火焰所驅逐,一道道寒冰之力被擊潰。那巨大的拳勁在震碎雨辰重劍之上的寒冰之力后,依然向著雨辰轟殺而來。

「吼!」而與此同時,雨辰一聲怒吼,恐怖的虎嘯之聲震動,雨辰那充滿了爆發力的的虎拳頓時便向著離千觴轟去。「轟!」恐怖的拳勁對轟,頓時一股氣勁巨浪向著四周波及。而在剛剛強悍的對轟之後,雨辰便被震退到了戰台的邊緣,而離千觴也向後連退了數十步不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