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烏索普等人離開后,擺在克洛面前的還有好多錢袋。

就在克洛準備將錢袋弄上船的時候,一群人圍了上來道:「喂,兄弟借點錢花花唄~」

克洛聽到后,習慣性的用手腕推了推眼鏡道:「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命拿啊!」 「上校大人,不好了!」

一個海軍一把推開大門大聲。

「什麼事?慌慌張的?」一個擁有者一頭銀色短髮,穿著背後寫有「正義」字樣的大外套,脖子上掛著防風鏡的魁梧、健壯男子,咬著兩個雪茄道。

「斯摩卡上校大人,黑桃海賊團來到了羅格鎮了!」海軍連忙立正,敬禮,大聲的說道。

斯摩卡聽到后,眼神輕眯起來道:「哦~是那支殺死艾迪泰格中將的黑桃海賊團?」

「嗨!」

「那還真是不能小覷了呢!喊上達斯琪,跟我一起去! 超級基因獵場 注意疏散人群,人群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黑桃海賊團嗎?我將親自將你們捉拿!」斯摩卡吞雲吐霧的說道,站起來,離去。

…..

而另外一邊,安詢問到一本松的武器店后,徑直的走進去,率先走向三代鬼撤所在的地方。

梅爾用小短腳指著一把劍道:「安,這就是三代鬼徹!」

安聽到后,剛剛拿起來,就聽到耳邊傳來一聲大吼:「不可以!」

安抓著三代鬼徹望著兩側猶如張開鳥的翅膀,中間地中海髮型的中年男子道:「我找的就是它,第三代鬼徹,妖刀,我知道,不用解釋一遍了!」

「既然你知道,就更不應該選擇它了。它的恐怖,你應該是知道的!」一本松大聲的說道。

「我需要這把刀,賣給我吧,我出5000萬貝里!」安笑道。

「5…5…..5000萬貝里!!!」一本松誇張的張大嘴巴,鼻涕都流了下來,大聲的說道。

「嗯,沒錯!」安點了點頭道。

「可…可….可,不行!我不能害了你,這把刀會噬主的!」一本松硬生生將快要答應的嘴巴給閉上,流淚,心痛的說道。

「大叔,這把刀留著也是生灰,而且,寶刀不出竅,也是沒有用的。大叔,相信我吧。」安微笑道。

「可,可,可,誒,不勸你了!既然,你已經堅定要選他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5000萬貝里,我也不要了,給個5萬貝里就好了。我可不能收,這害人的錢啊。」一本松搖頭輕嘆道。

「那大叔,你把雪走拿出來吧,我一起買了!」安笑著說道。

「你,你,你怎麼知道,我這裡有雪走!」一本松震驚的大聲說道。

「哦,一個達斯琪的女人告訴我的!」安一臉淡定的甩鍋道。

「可惡,那個女人,什麼時候打聽到的消息!雪走的話,其實我不太想賣的,但是,你既然已經知道,肯定不會放手的,罷了罷了,一起給你吧,算我倒霉。一共給我300萬貝里,連著這個三代鬼撤一起拿走吧。」一本松轉身進入將雪走放在桌子上沒好氣的說道。

菲尼克斯·安打了個響指,將黑洞中的好幾大包的錢袋重重的砸在地上。

媽咪大作戰 地板似乎因為承受了不該承受的重量,發出一聲沉重的聲響。

安將雪走掛在腰間道:「這裡一共1億貝里,都送給你了,88~」

安說完,就轉身朝著門口離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多付這麼多錢的!明明,兩把刀的價格,加在一起,都不值這個價,為什麼還要出這麼多的錢!」一本松站在櫃檯內,大聲沖著安喊道。

「撒,誰知道呢?可能,一時興起吧!」安聽到后,腳步頓了頓,很快便再次離去道。

也許,有時候,自己都搞不懂自己把。

…….

而另外一旁艾斯,問了好多人,最後終於來到掛著一個「哥爾·D·羅傑」牌子的酒館,走過老舊的走廊,望著裡面陳舊,淘汰的設備詢問道:「請問,有人在嗎?」

「沒有想到,還有人來到這裡!年輕人,喝一杯嗎?」酒館老闆聽到后,從櫃檯下面冒出來,將一杯朗姆酒倒入到杯子中,推過去道。

「謝謝!」艾斯也不客氣,結果后,一口飲盡后,擦了擦嘴巴道:「其實,你這裡,是我夥伴推薦我來的!我想詢問你一個問題。」

「哦,沒有想到還有人幫我這個糟老頭介紹客人。說說吧,什麼問題,只要我這個老頭子能夠回答出來的,我都儘力回答你。」酒館老闆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道。

「你認為,哥爾·D·羅傑是一個什麼樣的!」艾斯單刀直入道。

「有趣的小鬼,一來就問這種問題嗎?他嗎?當然是一個英豪了!他勇敢,無畏,但是,他還有著很多的缺點。比如,被激怒時,會顯得非常急躁和任性,但,其行為卻如小孩子般率真單純。」

「他十分珍視自己的夥伴,據說,曾經因為有人說了他夥伴的壞話,還毀了一個毀滅了一個國家的軍隊,是不是很搞笑啊!還有啊,還有啊,他啊……」

酒館老闆一說到羅傑之時,他的嘴巴就猶如發射的機關槍子彈,說個不停,完全沒有一點要停下來的意思。

艾斯卻一點沒有厭煩的情緒,相反,他聽得格外的認真,每一個字都聽進去。

最後酒館老闆說完后,意猶未盡的的說道:「他這個人,根本讓人摸不透,但,真的很帥氣,很有趣。」

艾斯沉默了許久,突然開口道:「那,那,那為什麼這麼多人討厭他…」

嘭!!!

「那群人只不過是被困難難倒,害怕到連前進的勇氣都沒有,腐爛的蛆蟲而已。那些人的話,有什麼可以在意的!」酒店老闆突然,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桌子上,暴吼道。

「大海的男兒,是那種,即便是知道故事的結局,也要無怨無悔的走下去的男人!竟然是自己選擇的路,哭著、跪著、流著淚,也要走完,才算對得起自己的選擇。半途而廢算什麼!」

艾斯聽到后,他壓了壓帽子站起來,鄭重的對著他鞠了一躬道:「謝謝你。」

酒店老闆聽到后,一臉奇怪的望著艾斯道:「有什麼好謝謝的?小鬼,你很奇怪欸!」

艾斯卻無視了酒店老闆的話,低著頭,再次真誠的感謝道:「真的,真的,非常感謝您。」

兩行透明的淚水猶如小溪般緩緩流淌下來,滴落在木質地板上,發出一聲輕快的聲響。 「嗯,嗯,嗯,到底該買什麼好呢!」烏索普雙眼不斷的在火器中來回搜尋者,一副陷入糾結之中的模樣。

「還沒有好嗎?烏索普?」阿金拿著他手中的雙管手槍抗在肩膀上大聲的問道。

烏索普聽到,連忙跑到阿金身邊小聲的說道:「阿金大哥,小聲一點啊,好歹我也是有懸賞金的海賊,一定有不少人準備拿下我的頭顱,去換賞金呢!」

烏索普說話的功夫,雙眼還不斷的朝著四周打量,生怕有人突然偷襲他。

阿金聽到后淡淡的說道:「安心吧,不可能的,烏索普。100貝里,也就只能買一兩個水果的錢。而且,還是碰上那搞特價的促銷水果。」

「咔擦~」

阿金突然凝皺起眉頭道:「什麼聲音!」

烏索普猶如一個被控制的機器人,表情僵硬在臉上道:「呀,請不要在意,只是一個幼小心靈心碎的聲音。」

……

「梅利、拉伯克你們快一點哈!」可雅猶如放飛自我的小小鳥,對著她後面全身上下掛滿行李和梅利和拉伯克招手道。(丟斯覺得中途不妙,先溜了。)

「呼,呼,呼~這陪女生逛街真是個力氣活啊,跑了這麼久,一點都不累。」拉伯克氣喘吁吁的說道。

「我,我,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小姐這麼開心呢!拉伯先生,你還拎的動嗎?不信的話,我就告訴小姐,今天就這樣吧。」梅利擔憂的望著身上至少比他多了兩倍行李的拉伯克說道。

拉伯克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紅光,他猛地站起來大聲的說道:「不行?男人能說自己不行嗎?開玩笑,再多一百倍,我都能撐住。」

梅利聽到后,露出溫和的笑容道:「還真是可靠呢,拉伯先生。那麼,接下來的行李,也交給你了。」

拉伯克的表情在風中石化,望著梅利想到:『梅利,你變了,你變得不再是當初的那個和藹可親,猶如綿羊一般溫順的梅利了。』

……

「這個要,這個要,這個也要,統統都給小八打包紐~」小八指著所點過的食物,高舉起雙手大聲的說道。

「喂喂,小八,這些也太多了吧。」歐尼一頭黑線的說道。

「怎麼能這麼說呢,客人?你放心,我們食物免費幫你送過去,請不用擔心!」一個魚鋪的老闆湊過來,搓著手道,露出奸商標配的笑容道。

「話說,小八,我還是覺得奇怪,你明明是魚人,為什麼要買這麼多魚類的東西呢?」歐比強忍著不將這個魚店老闆揍飛的衝動,對著小八喊道。

「還有這裡,這裡,這裡,統統都有!」小八指著這裡所有肉大喊道。

「小八別無視我啊!」歐比憤怒的吼叫。

…….

「來,麻煩,我將狼牙棒打造重一點,最好能夠一下子倫飛好多人的那種!」鐵匠鋪,亞爾麗塔坐在椅子上,有手掌托起一個老闆的下巴,勾引道。

「嗨嗨嗨,您放心,我一定幫您完成任務!」鐵匠鋪老闆雙眼冒著愛心的大聲說道。

「還有,這個費用,可不可以,嗯哼哼~」亞爾麗塔將那白嫩細膩的嫩手劃過鐵匠鋪老闆的胸膛,在他心口處畫著圈圈道。

「嗨,您放心,一切免費,一切免費。」鐵匠鋪老闆大聲的說道。

「那我這位小弟是不是也可以~」亞爾麗塔將那柔軟的嘴唇伸到鐵匠鋪老闆耳邊輕柔的詢問道。

「統統免費!!!」鐵匠鋪老闆大吼道。

亞爾麗塔聽到后,瞬間收斂起魅惑的姿態大笑道:「嗨,那麼拜託你了,老闆。傑費瑞,隨便挑,看重什麼隨便拿。」

傑費瑞點了點頭,然後去挑選自己的武器了。

重生之還君明珠 鐵匠鋪老闆欲哭無淚的沮喪的說道:「請慢慢挑選!」

……..

安借著路人的提供的信息,來到芙蕾雅斯·科羅娜的店后,推開門小門,進去后,就聽到一聲清脆的鈴鐺聲。

「你好,歡迎來到,魔發理……」一個擁有著一頭飄逸紅髮,身穿類似紅色禮服的美女禮貌的將話說一半,雙眼怔怔的盯著安猶如瀑布般柔順的金髮,久久不肯移開眼。

雖然說是美女,但是,她的眼睛有著厚厚的一圈黑眼圈,看的有些讓人擔憂她的睡眠質量。

安倒也不客氣,找了一個最近的座位坐下去,翹起豐潤白皙的玉腿道:「你就是芙蕾雅斯·科羅娜吧,跟我走吧,我需要你!」

「這是何等漂亮的頭髮,你是做什麼護理的?還有,你的頭髮為什麼沒有一絲雜亂?還有還有,你的頭髮為什麼可以這麼柔順!還有還有還有,你的頭髮為什麼……」

芙蕾雅斯·科羅娜壓根就沒有回答給回答的機會,自顧自的激動說了起來。

安看到后,一臉寵溺的望著她,右手托住下巴,沒有一點想要插嘴的意思。

芙蕾雅斯·科羅娜一個人竟然說了整整十分鐘,才心滿意足,一臉緋紅的停下來喘氣。

安把玩著自己柔順的金髮戲謔的說道:『想要嗎?』

「嗯嗯嗯!」芙蕾雅斯·科羅娜瘋狂點頭道。

「跟我一起走吧,以後你允許你每天撫摸我的長發,哪怕用長發發♂情都沒有問題。」安抬頭俯視著她,露出超抖S的笑容道。

「真的可以嗎?」沒有想到芙蕾雅斯·科羅娜完全沒有建議安的話,反而一臉興奮的望著安大聲的說道。

「那是當然,只要答應,這長發,在我心情好的隨你把玩!」安抓著一縷長發,挑逗似的從芙蕾雅斯·科羅娜的臉上一掃而過道。

「那你等我一下!!!我們馬上出發!」芙蕾雅斯·科羅娜立刻大聲的說道,衝進房屋裡。

菲尼克斯·安聽到后,嘴角抖S的笑容愈發不受控制的上揚道:「還真是一個有趣的人類,有意思,有意思!」

沒過一會,芙蕾雅斯·科羅娜就拖著一個大拖箱走出來大聲的說道:「走吧,小姐!只要能夠把玩你的長發,無論去哪裡都可以。」

「嗯,走吧!還有,不要喊我女士,我叫菲尼克斯·安,以後,以後叫我安或者副船長都可以!」安站起來,拍了拍手道。

「好的,安姐!」芙蕾雅斯·科羅娜大聲的說道。

「誒,真是一個個都不聽人好好說話啊!」安一邊走向門口,一邊無奈的說道。

當安剛剛踏出房屋之時,他就發現,自己被海軍包圍了。

「到此為止了,妖姬·菲尼克斯·安!」一個清秀的短髮眼鏡妹手持一把武士刀指著安,厲聲道。 「阿拉,阿拉,被包圍了呢!」安修長的手指輕輕捂住粉嫩的櫻唇,驚訝的說道。

「科羅娜,為什麼你會和菲尼克斯·安這一惡徒在一起!你是不是被她威脅了!」短髮美少女用劍指著安,望著芙蕾雅斯·科羅娜道。

「不是哦,達斯琪!我是自願跟著她的。」芙蕾雅斯·科羅娜搖了搖頭,坦率的說道。

「什…什麼!你不是你對海賊興趣不是很高嗎?」達斯琪大聲的質問道。

「對啊,我是對海賊沒興趣!但是,我對頭髮有興趣啊!你看,你看,她的頭髮是不是很美麗,很柔順啊!要是抱著睡覺的話,絕對會有一個好夢的!咕嘿嘿….」芙蕾雅斯·科羅娜說著說著,口水便流淌了下來道。

「作為朋友,我不會讓你走上歪路的!菲尼克斯·安,我要在這裡,將你逮捕!!!」達斯琪大聲的說道。

「逮捕我?有意思!」安突然化作一縷清風消失在原地,出現在達斯琪的背後,將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右手指輕輕挑起她的下巴壞笑道:「你認為,你有這個實力嗎?女人?」

好…

好快!

肉眼根本無法跟上她的速度!

為什麼,她的速度會這麼快!!!

達斯琪瞳孔急劇放大的暗想到。

「放開,達斯琪上士!!!」一眾海軍舉著槍,大聲的喊叫道。

在安轉頭之際,達斯琪一把掙脫,轉身朝著安的劈去。

安身體朝後傾斜,雙腳輕輕一蹬地面,整個人飛快的朝著倒退。

達斯琪一招落空,她踏步而上,朝著安追去。

安看到后,美麗的臉蛋勾起一絲狐媚的笑容。

突然,他右腳微微一用力,讓自己停止在原地后,站立起來。

達斯琪看到后,眼中閃過一絲精光,一刀斬去:『有破綻!!!』

安右腳微抬,準確無誤的輕輕點在達斯琪的手腕處,將達斯琪的小夜時雨給踢飛后,身體猶如暴風般旋轉起來,連續數腳,重重的踹在達斯琪的腹部,將其重重的踹進牆裡。

當小夜時雨旋轉著掉落下來之時,安一把抓住它,嘴角突然露出嗜血的笑容道:「也不知道,這把刀鋒不鋒利啊!不過,沒事,正好這裡有試刀石不是嗎?」

一陣微風刮過,安已經赫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那群海軍的背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