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說話的功夫里,伴隨著一陣雜亂卻是人數眾多的腳步聲的落下,答案便是已經揭曉。

這時,就見剛剛被林楓從風青山他們手上救下不久的雪夢鈺,還有林龍二人,他們就在一眾侍衛的押送下緩緩從門外邁步而入!

「什麼?林龍大哥,還有雪夢鈺小姐?呵呵,太子殿下,看來你為了要得到我林楓手中這萬餘修羅大軍,也真是煞費一番苦心啊!」修羅咬牙切齒地哼出一聲道。

「唉,楓少爺,對不起了,林龍又讓你失望了!」看著眼前的那道熟悉身影,林龍禁不住地便是已經眼眶通紅起來。

只是還未等到修羅做出回答時,另一道熟悉地聲音卻是先一步響起:

「嗨,未來姐未,咱們又面了哈!「雪夢鈺調皮的向著修羅打著招呼道。

「是啊,又見面了!」

修羅也是略顯尷尬地回應著,臉上也是禁不住地湧現出了一抹很是無奈的苦笑!

「唯獨美中不足的是,這次小鈺兒又要將脫生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了!」雪夢鈺再次補充一聲道。

不過於此刻,再怎麼看,從她的臉上都是顯露出來一抹無奈與心酸,更多的卻是那份渴望被人關愛的希冀與幻想!

特么的,這個世界真是太奇妙了,為什麼每次遇到林楓時,都是在她最受窘,也是最困難的時候呢?咱能不能換個方式啊?

「如何啊林楓公子?不知本殿下給你的這個驚喜你可曾喜歡?

呵呵,你不用回答於我,因為本殿下能夠從你臉上的表情看出一切的答案!

當然,也請你放心,這不過僅僅只是一個開始,還有更多的好戲在等著你林楓公子呢,希望你可不要讓本殿下失望啊!」看著修羅臉上的無奈與苦笑,雪正風不以為然道。

「呵呵,說實話,林楓還真是要感謝太子殿下對我的尊崇啊,原來我林楓在你心中的地位與影響力是如此之大啊?不錯,真的很不錯!

只是太子殿下,請恕林楓抱歉的說一句,恐怕憑這些還不夠呀?那可是我林楓以後的前程,還有萬餘修羅大軍的生命,您還有什麼驚喜嗎?索性就一併施展出來吧?林楓等著你便是了!」修羅微笑著道。

「嗯,也是!這麼多人的生命與未來,就憑這兩個小人物的確是有些不夠啊,若是這樣呢?林楓公子你看可行得通?」

啪啪啪

說話間,雪正風的手掌便是輕輕地拍打了起來。

嗵嗵嗵

旋即,就在一陣清脆地腳步聲中,數道身影就在這一刻同時出現在了林楓的眼前。

「林楓公子,別來無恙啊?沒想到吧,我們又見面了,而且還是以這樣一種方式相見,你還真是讓我們想得厲害啊!」爽朗的大笑聲中,曾經千葉鎮的城主韓一珂便是率先出聲道。

而在韓一珂的身旁,卻是站立著一道英姿颯爽的美麗女子,但略顯不足的是,這女子的眼神是空洞而又無力,腹部也是高高聳起,那是懷有身孕的癥狀啊!

「嗯,瑤瑤姐?是誰?是誰做的?」

看到這裡,修羅心中的怒意與殺意,就已像是那熊熊噴發著的火山,彷彿要將眼前的一切全部燒毀!

難怪自己曾經在見到小姑和濟天時,兩人的臉上都是在那不經意間閃過一絲無奈與愧疚,現在看來,那是因為林瑤瑤的緣固啊!

不過,就在修羅的注意力完全投放在林瑤瑤的身上時,一旁的雪夢鈺卻是沒來由地感到一陣不安,腳步也是悄悄然地向著林瑤瑤靠近了過去。

「是誰做的?嗯,讓我好好想想,哎呀,人太多了,這讓一珂一時間還真說不上來呢。

但是不得不說一聲,林瑤瑤她雖然是神智不正常了,但是以她美貌與床上功夫,的的確確是很讓人銷魂啊,就連本座也是為之而留戀忘返呢!

喲,看你的表情,是不是感到很憤怒,很想要殺了我吧?可惜的是,你這個想法恐怕是不能如願了。

因為從你逃出千葉鎮的那一天起,我們帝城韓家就已經是偉大的太子殿下身邊的一條狗了,而且還是最死心塌地的那一種!」看著修羅臉上表情的變化,韓一珂一臉興奮地出聲道。

咔嚓

悄無聲息中,修羅的雙拳便是緊握在了一起,絲絲殷紅地鮮血已是禁不住地從他指間滑落下來,和著修羅心中所有的怒意與恨意,重重地砸落在了地面之上!

「是嗎?這樣說來,發生在瑤瑤姐身上的事情,你雪正風也是知曉的?換句話來說,這應該是你的授意吧?」

野性之心 修羅強行壓抑著自己那已逐漸被殺戮控制起來的意志,努力地問出這樣一句話道。

「嗯,雖然和你所說的有些出入,但在大致上來講,也是八九不離十,算是差不多吧!」雪正風稍稍一頓后道。

「很好,雪正風雜碎,記住你先前所說的那些話語,林楓一定會讓你後悔的,而且還會是後悔終生!

還有韓一珂老狗,你以為你們韓家投靠了雪正風這個雜碎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哼哼,做夢!

我林楓想殺之人,就是他天王老子來了,了是護你不起,現在我林楓正式向你宣布,你韓家完了,並且是徹徹底底地完了!」

不同於林楓的感情豐富,修羅只是他的一具分身而已,他的存在只為殺戮與鮮血;

更重要的是,在此時此刻,韓一珂和雪正風的話語已是徹底地激起了修羅內心最深處的濃郁殺意! 呼呼呼

霎時間,伴隨著修羅話語的落下,絲絲讓人感到窒息的腥紅氣息,便是已經在那悄無聲息中從修羅體內瀰漫而出,迅速地將在場的眾人全部籠罩在了一起。

「哼哼,雪正風雜碎,你不是想要我的修羅大軍嗎?哈哈哈,很好,那我修羅,不,我林楓今日就徹底滿足你的這個願望!

放心,從此刻起,不僅僅是你會死,而且你那狗屁的高高在上的雪月皇室,我林楓也是不會放過,我一定會親自出手將他們踩碎在腳底下的!

修羅大軍何在?戰狼何在?給我將整個胡城包圍起來,從現在起,沒有我林楓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許離開胡城一步,若有違者,殺無赦!」



怒吼聲中,修羅的身影如同一道閃電從眾人眼前飛掠而過,再一次顯身時,那隻冰涼的大手便是已經緊緊捏在了韓一珂的脖子之上。另一隻手卻是將雙眼無神的林瑤瑤護在了自己的懷中,

此刻,雖然變化是轉眼即逝,但修羅卻是沒有直接向雪正風橫下殺手,因為他知道一國堂堂的太子殿下身旁,怎能沒有一兩個能夠拿得出手的高手護身呢?

即使是這些高手在他眼中算不了什麼,但是阻擋他一兩息的時間卻是足夠了,更何況在旁還有一個讓修羅始終都不透的幕僚木東,甚至在修羅的心中,木東要遠比雪正風那蠢貨更危險數倍不止!

「韓一珂老狗,林楓說過再次相見時,便是你命喪黃泉之時,不過現下我林楓卻是改變主意了,因為我要讓你經歷人世間最最痛苦的事情之後才讓你死去!

當然,林楓還要你親眼看著你那狗屁的韓家,還有他那高高在上的雪月皇室是如何覆滅的!」

咔嚓,咔嚓

話雖是這樣說的,但修羅卻是沒有將此作罷,輕輕將林瑤瑤放到一旁后,他的手指如風,剎那之間便是將韓一珂手上有骨骼捏碎了一半之多。

而他的雙手與雙腳,更是重點照顧對象,幾乎在這一刻完全像是一死肉般的,徹底沒有生氣!

「咳。。。咳,小賤種,我韓一珂知道鬥不過你,但是你也別想好過,因為你的結果也一定不會比我好到那裡去,哈哈哈,你等著吧!」

感知著周身傳來的劇烈疼痛,即便是韓一珂早已經是滿頭大汗了,但他仍舊是沒有選擇向修羅討饒,竟然是突兀地咧嘴大笑起來。

「嗯?什麼意思?就憑你個死廢物,你還能翻盤了不成?」對於韓一珂的警告,修羅直接選擇了無視。

然而僅僅只是剎那之間,一股濃濃地殺意與危機感便是從修羅的身旁瀰漫而出,那投危機的主人不是別人,赫然正是被自己剛剛救下的林瑤瑤!

因為在這一刻,林瑤瑤那雙空洞無神的雙眼之中突然間有了生氣,絲絲異常狂暴的暴虐之意悄悄然地從她體內湧現出來。

同時,林瑤瑤的手掌已是猝然抬起,一道攜帶著毀滅性氣息的可怖攻擊,瞬間便是向著修羅的胸口轟擊而來。

「什。。。什麼?瑤瑤姐,你這是?為什麼?」

感知著那迎面而來的恐怖攻擊,修羅想退,但已是完全地遲上了一步!

嘭,噗嗤

不過,當那道攻擊徹底向著修羅落下時,一道柔軟的身體卻是突兀迎面而止,生生地撞開了修羅的身體。

同時,伴隨著一聲清響乍然落下,一團璀璨盛開著的血色美麗花朵,一下子便是出現在了雪夢鈺的胸前!

當然,神智還是渾渾噩噩地林瑤瑤,在措手不及之下,被雪夢鈺的身體猛然一撞,她的身體就不受控制地跌出門外不知死活。

「不。。。為什麼?為什麼啊?」修羅像是發了瘋似的,一下子衝到雪夢鈺的身旁,抱起她嬌軀咆哮道。

「咳。。。咳,未來姐夫,不,是楓哥哥,你知道嗎?自從你第一次顯身相救小鈺兒時,小鈺兒的心裡就已經有了你了!

或許你可以料想不到,我和姐姐雖然是雙生姐妹,但是我們的命運卻是截然不同,姐姐先是被人收養,最後又被棄養,之後方才遇見了你。

可是小鈺兒不同,小鈺兒打小就是被雪正風的母親所收養,儘管過的是錦玉生活,可我的心始終都是空的。

自打在死亡密境中遇到你之後,小鈺兒感覺自己的生活圓滿了,心中也總算是有了一個可以牽挂之人了。

奈何當小鈺兒知道你和姐姐的事情后,小鈺兒膽怯了,也遲疑了,甚至是絕望了!

可是在你第二次出手相救時,小鈺兒心中那盆已經熄滅的大火卻是又熊熊地燃燒了起來,並且比以往還要更旺更為猛烈!

但你始終都是小鈺兒的未來姐夫啊,小鈺兒過不了自己這一關,真過不了這一關啊!

林楓我恨你,你為什麼要接二連三地出現在了小鈺兒的生命之中呢?為何在給了我希望的同時,卻又給了我絕望呢?我恨你,真的好恨你啊。。。」

噗嗤

在身體重傷,又加上神情激動之下,一口殷紅地鮮血便是不受控制地從雪夢鈺口中噴吐出來,直接噴洒在了修羅的臉上。

修羅沒有躲開,他也不想躲,因為這是一個苦命女孩的心血啊!

「小鈺兒,我。。。」

修羅伸手輕輕抹去小鈺兒嘴角的鮮血,想說些什麼時,卻是變得一語頓塞,什麼也說不出來!

「別,別出聲,小鈺兒知道你想說些什麼,可小鈺兒心不想聽!楓哥哥,你能不能再抱緊小鈺兒一點?讓小鈺兒再仔細地感受一下你胸膛的溫暖嗎?」雪夢鈺直接打斷修羅的話語道。

而在說出這些時,她那臉因為失血過多而變得有些慘白的嬌嫩臉龐上面,卻是悄悄然地爬了一抹紅暈!

「嗯!」

這一次,修羅的回答很是乾淨利落,隨著他聲音的落下,雙臂便是已緊將小雪夢鈺緊入了自己的懷中。

「嘻嘻,楓哥哥你的胸膛果然很溫暖啊,小鈺兒好喜歡這種感覺呀,可惜的是,小鈺兒恐怕是再也感受不到這種感覺了。

對了,楓哥哥,小鈺兒再偷偷告訴你另外一個秘密,聖旨上面的雪青霜正是小鈺兒,那個是小鈺兒的大名,不過小鈺兒一直不喜歡它。至於那雙八之花嘛,嘿嘿嘿,我是騙他們的。。。永。。。永別了楓哥哥!」

貪婪的嗅了下林楓身上的氣味,再感知著那種期待以久的溫暖,雪鈺兒的雙眼慢慢地閉了下來,臉上也是終於呈現出了一種安詳之色,這是即將離永遠離開的症兆!

「什。。。什麼?怎麼會這樣呢?不,不要啊小鈺兒。。。」

突兀聽到雪夢鈺的這番說詞,即使是修羅早就有了心裡準備,也是禁不住地感到一愣。

只是當他再次醒悟過來時,卻是發現自己懷中伊人的體內早已經沒了絲毫的生氣,但是兩行晶瑩的淚珠仍舊是從她眼眶中滾落而下。 「啊。。。雪正風,你該死,你真的該死啊!」

不甘地咆哮聲中,修羅徹底地發狂了,他本就沒有什麼七情六慾,但是在這會兒,卻是詭異地感受到了無盡的悲痛與憤怒,使得他想發狂發瘋,更想殺人!

嗵嗵嗵

修羅沒有將懷中雪夢鈺的屍體放下,卻是邁動著沉重的腳步緩緩走向雪正風,那濃郁的恐怖殺意,也是牢牢地鎖定了雪正風的身體。

尤其是他那雙早已是變得腥紅一片的雙眼,使得此時此刻的修羅完全不像人,倒像是一個剛剛從地獄走出來的追魂使者!

「你你你,林楓小雜碎,你想做什麼?本殿下可是堂堂的雪月帝國太子啊,你這樣做可是在造反啊!停下,快停下來呀!」

感知著從修羅身上湧現出來的那抹怒意與恨意,再看著他那雙腥紅的眼睛,雪正風突然間感到怕了,甚至在他的心裡已是生出了一抹悔意。

原來在他林楓的眼中,真的不在乎什麼世俗之意啊,他更在乎的卻是他身旁的朋友與親人!

嗵嗵嗵

對於雪正風的話語,回答他的正是那沉重而又堅定的腳步。

但是在這個時候,伴隨著修羅每一次腳步的落下,都像是一柄重越千萬斤地巨錘,一下又一下以狠狠敲在雪正風的心坎之上。

「不,不要啊,神候叔叔,你還愣在那裡做什麼?讓他停下來,快讓他停下來啊,我可是太子殿下,是雪月帝國未來的大帝呀,難道你忘記了當初對先帝許下的承諾嗎?快,快讓他停下來啊!」

在死亡陰影的籠罩與壓迫之下,雪正風終於感到了恐懼與後悔,只是在這一刻,後悔真的有用嗎?

撲通

說話間,雪正風的聲音甫一結束,他就直接向著雪紅雷跪倒了下來。

「你。。。唉,罷了罷了。楓師弟,停下來吧,小鈺兒人已經死去了,還是讓她入土地為安吧,若你這樣驚動了她的亡魂,那可就不好了!」

看著雪正風的慘狀,雪紅雷心中那抹強行掩藏起來柔軟,還是被他打動了。

「滾!再敢廢話一句,連你也一同斬殺!」

只是出乎大家的意料,對於雪紅雷的那番求恕之言,修羅直接選擇了拒絕與無視!

說實話,已是被殺意所完全控制和支配的修羅,這時還那裡聽得進去別人不同的意見呢?在他的心裏面,這一刻唯有一個信念,那便是殺戮!

呼呼呼

就在此刻,那短短的數米之遙,終於在那「漫長」的等等中結束了,一道凌厲的勁風也是在那悄然無聲中瀰漫而出,裹帶著濃郁的殺意迅速直衝雪正風而去。

「混賬東西,退下!」

看著那迎面而來的兇猛攻擊,兩道怒吼聲同時從雪正風身後響起。

轟轟

緊跟著,兩道凌厲攻擊也是迅速湧現而出,徑直向著修羅斬殺過去。

「嗯?阻攔我?那便死吧!」

隨意看了眼飛速轟向自己的攻擊,修羅僅僅只是眉頭一皺后,腳掌便是猛跺一下地面,身體就藉助著那股反衝之力一腳踹上前去。

嘭嘭

噗嗤,噗嗤

頓時間,就只聽兩聲巨響同時響起,那道含怒衝擊的身影就已是變成兩具屍體,無力地向著一旁跌落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