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城內,歐陽達也躍躍欲試地想要快點完成自己的任務,一旁的莫嵐山倒是閒心慢慢,他喝着茶說,“歐陽兄大可放心,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時間吧。”

“你倒是不急……”歐陽達皺了皺眉,躲在離城門最近的一間茶館向城門上窺視。

莫嵐山會意地說,“我辦事,我當然放心……”

距離蘭州南城門二十里的地方,南飛和白起帶着兩萬神殺軍和赤峯軍急速地移動着,同一時間血龍和楊志帶領的另外兩萬鐵騎軍也在飛速前進。

而就在此時,方青花卻離開了大部隊帶領地獄十八騎開始了自己的計劃,她身後的地獄十八騎綁着一個人,那便是大唐公主李子萱。

李子萱的失蹤讓唐高祖李還山發了瘋似的滿城尋找,尤其是那兩個可以的宋人。

糾結抓是不抓兩名宋人手下的時候,朱子青給李還山提了個建議,乾脆向大宋挑明瞭,朱子青認定李子萱是被大宋公主趙敏派人給擄走的。

李還山尤其新人朱子青,故而……唐宋兩個朝廷逐步走向了戰鬥的邊緣,主要以李還山派李廣帶領三十萬大軍朝着天機城奔去爲焦點。

天機城自從陳柱帶人離開之後便成了無主之地,唐宋一起管理這片城池,一直到兩國結盟,此時大唐的行爲無疑是打破了這種平靜!

另外一邊,南飛和血龍分別帶領的樑萬大軍已經到達城門。

蘭州城兩大城門分別由五千精兵防禦,而這兩大城門卻不是同一方勢力所鎮守,所以莫嵐山很輕鬆的就讓兩大城門的勢力首腦發生誤會,並且在莫嵐山暗中給解決掉了。

就在南飛和血龍大軍抵達城門之時,兩大城門的守城將軍都已不在人間。

“敵襲!”

不知是誰,在南城門上大吼一聲,隨即南飛帶領的神殺軍和赤峯軍迎來的是幾千只鋒利的弓箭。

“全軍防備!”南飛振臂一呼,走在前方方陣的赤峯軍即刻將盾牌齊齊舉起,越過頭頂,形成一道完美的防禦線,後方白起所帶領的神殺軍迅速躲進其中。

南城門的第一波弓箭結束之時,大山帶領的鐵血小隊從最後面衝了出來,此時,神殺軍和赤峯軍立刻讓開一條通道。

“鐵血小隊!上!”

隨着大山高聲一呼,鐵血小隊以風一般的速度衝向城門,背上的鉤繩甩到城門上。

南城門上有士兵發現了甩上來的鉤繩,想要用手去拿掉,以防敵人衝上城樓大殺特殺,可要是這麼容易的話鐵血小隊也就不叫做鐵血小隊了。

就在那名士兵剛剛拿出手的時候,神殺軍舉起了手中的弓箭,近萬支弓箭順風直接射在城樓上!

“咻咻咻……”

一道道猶閃電一般的弓箭如同雨下,落在城門上,放肆地收割着南城門守城將士的性命。

“快躲在箭垛下面!”南城門上的一位士兵高聲喊着,這時是保住性命的時候。

可神殺軍哪兒那麼容易對付,白起親自帶領的神殺軍就像他自己一樣,遇神殺神遇佛**,勇往直前!

神殺軍得名於南飛,南飛則是根據白起的本性來起的名,殺神一般的鋒利霸氣,足夠將敵人撕成粉碎!

就在弓箭放完之後,守城將士已經掛掉半數,沒有將軍的他們就像一羣屋頭的蒼蠅,雖然軍事素質告,也於事無補!

“殺啊!!!”

待到城樓上的敵軍反應過來,大山已經帶領鐵血小隊衝上了城樓,此時他開始了自己嚮往已久的無所顧忌的大殺特殺。

“快跑啊!!!快跑!”南城門守城的將士中有人喊道。

一步敗,步步敗,就這麼一句話給南城門帶來的是滅軍之災。

待到城樓失守,大山迅速命令人下去將城門打開。

砰!

白起帶領神殺軍率先衝破了城門,浩浩蕩蕩闖入蘭州城,南飛此時已然放心,便帶領剩餘的赤峯軍調轉方向,迅速朝着洋縣進軍。

“赤峯軍!聽我的命令!”南飛跨上一匹戰馬,舉起手中的長槍,“全軍向洋縣進攻!出發!”

“吼!吼!吼!”

南城門一役讓白起帶領的神殺軍找到了殺神的意義,同時也讓赤峯軍重振了雄風,他們的霸氣顯然已經到了臨界點!

南城門攻破之時,北城門的將士也在做着最後的掙扎。

血龍率先登上了城樓,他手裏的大刀瘋狂地吸食北城門的士兵,一道道血花四濺,一聲聲慘叫哀道連連,可這些聲音傳入鐵騎軍的耳朵裏是那麼的動聽。

“將軍!北城門拿下!”楊志的一名手下滿臉是血,已經看不清到底是誰,只知道,這名士兵很興奮。

楊志大喊,“好!打開城門!讓鐵騎軍進城!!!”

“開城門!”

砰!

又是一聲撞門聲,城門打開,磨刀霍霍的鐵騎軍威武地衝了進來,人手一匹馬的鐵騎軍就像一羣脫繮的野馬,他們的目標是蘭州城中心的十萬大軍,這夥人不僅不和,還有各方勢力的奸細,如果不將他們全部消滅,後患無窮,蘭州城既然作爲軍事要塞就必須要得到,而這些人!一個都不能留!

楊志和血龍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衝進城!殺!”

“楊將軍!讓你的人先發出信號,通知歐陽將軍咱們去城中心軍營匯合!”出發前,血龍告訴楊志。

楊志隨即呼來一名信號兵,“發信號,通知歐陽達將軍,城中心匯合!”

“是!”

隨後信號彈升空,噗通一聲,煙花綻放,縱使是在白天也能看見那絢麗的色彩。

茶樓裏的歐陽達眼神一緊,“該出發了!莫兄,你先找地方躲起來吧,如果讓城中心那些軍隊的人看到你,恐怕你會成爲各方勢力爭奪的對象!”

“不會吧!我不過就弄死兩個收成將軍而已啊!”莫嵐山無奈地笑笑。

歐陽達警告他說,“可是你給蘭州城帶來了滅頂之災!” 總裁的逃跑妻 抓起桌上的長劍,身後四名手下跟隨他的腳步直奔蘭州城中心。

蘭州城的中心聚集着由四方勢力組成的聯合軍隊,他們平時不管蘭州的軍事秩序,不過蘭州的稅收卻一直是他們軍餉的來源。

白起帶領一萬神殺軍和血龍楊志帶領的兩萬鐵騎軍一共三萬人,要想對付蘭州城中心的十萬人根本不可能,這是一場必輸的戰爭,但是沒辦法!必須要有人牽制住他們,否則南飛的計劃無法實行。

此時此刻,最緊張的莫過於白起,他許久沒有殺人,就連剛纔的攻城之戰他也沒有親自動手,現在他可算是要大開殺戒了,手下的神殺軍將士們也都是一個個手癢得不行。

“將軍!咱們待會兒自由擊殺嗎?”白起身旁的副將激動地問道。

看他那興奮不已的眼神,白起就明白他和自己的心情是一樣的,都是一種怕人不夠殺的感覺,遂回答道,“不行,要給鐵騎軍留下一條道,咱們神殺軍作爲先鋒軍隊,走中間,直接插入敵軍心臟部位,由鐵騎軍給咱們掩護!”

“怎麼聽不懂呢~”那名副將說道。

“帶會兒聽我命令!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私自行動!聽見了沒有!”

“是!將軍!”

白起是個有頭腦的人,他不會爲了一時的衝動而毀掉整場戰爭,神殺軍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以一萬敵十萬,到了戰場還是要講究策略兵法。

南北兩頭的神殺軍和鐵騎軍終於的蘭州城中心的東側匯合了,楊志血龍和白起三人迅速組成了一個臨時指揮點。

三個人在這裏開會。

爲了爭取時間,三個人將南飛給他們說的策略重複了一遍。

白起說道,“首先,血龍將軍和楊志將軍你們二人分別帶領一萬鐵騎軍呈一字型衝入敵軍,再分開成兩邊,給神殺軍讓出一條道,屆時在下帶領神殺軍迅速衝入其中填補空缺,直入敵人心臟,當敵軍將我神殺軍包圍三面之時,兩位將軍白嫩迅速帶領鐵騎軍撤離,再從左右包抄!咱們裏應外合將敵軍圍困在內!”

血龍說道,“白將軍有信心抵擋住十萬大軍的圍剿嗎?”

白起怔了怔,冷靜地說道,“沒問題!只要你們出去之後能迅速包圍上來,那就肯定沒問題!”

“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久等的!哈哈!”楊志這麼一說,弄得三人一齊哈哈大笑。

瞬間緊張的氣氛緩和多了。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白將軍快去下發命令吧,敵軍恐怕已經有了防備……”血龍說道。

就在這時,歐陽達帶着四名手下趕到了,“等一等!等一等……”

“歐陽將軍!”楊志笑着叫道。

“楊將軍雪龍將軍白將軍,你們久等了!”歐陽達不好意思地說道。

“沒事兒,沒事兒我們能順利進城還都考歐陽將軍的功勞呢!”血龍說道。

“哪裏哪裏!”歐陽達笑着說,“三位將軍已經商議好了如何作戰?”

“是的!”一直沒說話的白起陡然冒出兩個字。

楊志說,“歐陽將軍別見怪哈,白將軍就是這個性子,還是我來說吧。白將軍的神殺軍將在我和雪龍將軍的掩護下衝進敵軍,假裝被包圍,我和雪龍將軍再帶領鐵騎軍撤出來從外邊包抄,做兩面夾擊!”

“可行是可行,就怕敵軍早就有了防備!”歐陽達的想法同血龍一樣。

血龍應道,“是啊!如果真是這樣,那咱們的計劃不一定行得通!”

歐陽達也着急,眼看戰事吃緊又不能坐下來慢慢商議,可就在此時,他的救星莫嵐山來了。

“歐陽兄,你跑的好快啊!你答應帶我去見龍......”莫嵐山氣喘吁吁地說。

歐陽達來不及跟他解釋那麼多,趕緊介紹道,“這是白起白將軍,這位是血龍將軍,另外那位是楊志楊將軍。咱們現在遇到點難題,如果你能幫忙的話,完事之後我立刻帶你去見龍鼎天老前輩!”

“好!一言爲定!”莫嵐山見歐陽達如此慌張,爽快地答應,“說吧,我需要做些什麼!”

血龍和楊志相識一笑,“遇到好人了!” 我踹了趙向前一腳說:“我擦,都什麼時候了,你特麼還想着古墓發財?”

趙向前訕訕一笑說:“我不就問問嗎,再說了,即便真有,那不也是屬於國家的嗎,屬於人民的嗎?”

我沒空搭理趙向前胡說八道,問張教授:“張教授,那我們去還是不去?你們兩個都說有這麼大危險?”

張教授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小柳啊,這一些不過是按照天象分析的,並不一定準確,畢竟已經都過去上千年時間了,山川地貌發生了很大變化,其中隱藏的殺機,或許早就沒了!”

有張教授的話,我心裏還是有底的!畢竟張教授可是老學者,知識淵博,經驗老道豐富!

對於星象,風水我是一竅不通的,李達,張教授說的,我也沒怎麼聽明白!趙向前同樣的,至於姚菲菲,劉燕,趙傳飛這些學校的人,就更不明白了!

沒有打擾李達與張教授的討論,跟趙向前去準備晚上守夜的事情!

夜晚的沙漠,荒涼之中帶着寧靜,偶爾有風沙吹過,由於時間並不是太晚,風裏還帶着一絲絲的熱氣,吹在人臉上,感覺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前半夜,齊祿,孫聯洋,還有一名戰士陶一方,後半夜仍舊是我,趙向前,李達!

隨着越來越深入沙漠腹地,離我們要達到的地域也越來越接近,一直都很平靜的木素素,顯得有些反常,眼睛裏,總是充滿了一些別的東西,帶着那種莫名的恐懼!

我幾次悄悄的問她怎麼了,她也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後來木素素告訴我:這裏有什麼東西在召喚她,讓她恐懼但又無法拒絕,不得不接受這種召喚!

我聽的莫名其妙,更多的是大驚失色,這種東西說起來,感覺有些難以置信,但是確實是發生的!就像是冥冥之中一種直覺:這地方,我必須要去!

我安慰說:“可能是太累了,還沒完全適應這種生活,不要胡思亂想了!”

由於忙乎了大半天,身心疲憊,趙向前倒頭就呼呼大睡,我也差不多,困的眼都睜不開,太累了,我們仨人,很快的就進入了睡眠!

風沙吹過的聲音,發出沙沙的聲響,就像是催眠曲,聽着很舒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我耳邊響起一陣低低的女人彈唱聲!

這聲音婉約悅耳,隨着風吹了過來,甚至還能聽到琵琶的聲響!

聽起來,有些傷感,但是不得不承認,很好聽是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