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房內的桌椅板凳都散亂一地,茶水內的水也翻下,將地面浸濕。

何家的人許是聽到了房內的動靜,紛紛向著何翠翠的房間而來,小狐狸耳朵一動,他的身子飛快的撞向了何翠翠,將她撞了個踉蹌之後,迅疾的從窗外沖了出去……

……

人潮湧動的大街上,小狐狸飛快的向著仲家所在的地方趕去。

他離開已經有半個時辰了,娘親必定很擔心……

就在他滿腦子都想著白顏會不會動怒的時候,前面的路忽然被一雙腳擋住了。

小狐狸可愛的皺了皺眉,抬起了頭,他用質問的眼神投向了攔在面前的人,但下一刻,他的表情便僵住了,一股狂怒之意從他小小的心裡湧出,如風起雲湧。

面前的是一個絕美如妖孽的男子,紫衣銀髮,驚艷絕倫。

他本頹廢的神色,在見到這隻小狐狸的時候,化為了欣喜,驚喜……

旋即,白小晨的模樣又刺痛了他的心。

這是他的兒子,卻被人傷及如此,而妻子,又下落不明……

「你娘在哪?」男人的聲音沙啞,喉嚨乾澀。

沒有人知道,失去她的日子,他是如何過來的,若不是尋找她的信念支撐著,他是無法撐下去。

但是……

國師只能算到顏兒身在幻府,卻並無法尋找到她準備的地點。

如果不是碰巧遇到白小晨,或許……他不知道何時才見到他們他們母子。

「帶我去找她。」

帝蒼的心中泛著苦澀,向來高傲不可一世的他,這一刻,卻不能不放低聲音,用那帶有祈求的語氣說道。

小狐狸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肺都快氣炸了,可就在他轉身想要逃開的時候,驀然間看到了帝蒼眸內的痛苦。

男人眼底的傷痛,如同一根針,扎在了白小晨的心裡,令他的心情也難受無比。

很快,白小晨狠狠的甩了甩腦袋,甩去心中多餘的情緒。

他不能心軟,不能背叛娘親,不可以讓任何人再給娘親帶來傷害。

「晨兒!」男人抬手,將小狐狸從地上拎了起來,「當初的事情,我可以給你一個解釋……」

小狐狸拚命的用爪子捂住耳朵。

他不聽,就是不聽!這個壞蛋欺負娘親,還想要殺死娘親,他永遠不會原諒他!

小狐狸見這男人不打算放了他,他張口狠狠的咬下,鮮血順著男人的手背流淌了下來,鮮紅的刺目。

男人僅是眉頭一皺,依然不曾鬆開手,他知道,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他不會再有機會找到她!

小狐狸呆了,他鬆了口,愣愣的看著抓住他的男人。

以壞蛋爹爹的實力,若是不想讓他傷到他,會有千萬種方法,可他為什麼……

為什麼不躲,也不防備?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你娘在哪?」

男人聲音沙啞,鳳眸無以往光彩,悲痛的問道。

小狐狸的心不自覺的軟了下來,可一想到帝蒼給娘親帶來的傷害,他的心再次堅硬如鐵。

他哼了一聲,將腦袋扭到另一邊,下意識的去忽略男人目光中的沉痛。

「晨兒,當日的人不是我。」

真的?

小狐狸將信將疑的掃了眼帝蒼,不知道該不該信他的話。

萬一……他是來追殺娘親的?

小狐狸眸光閃爍了幾下,狐狸眼內劃過一道狡詐的光芒,如今的帝蒼滿腦子想的都是白顏,自是不曾看到小狐狸眼中的陰險狡詐。

在帝蒼那含有懇求的目光之下,小狐狸點了點腦袋。

「你同意了?」

帝蒼的手一顫,驚喜來的太快,以至於讓他一時間都無法相信這一切。

沒有人知道,失去她的日子,他是如何挨過的。

也不會有人明白,她對他而言,已經堪比整個世界。

小狐狸再次點著小腦袋,從他的懷中縱身跳下,朝著與長老府相反的方向而去。

帝蒼會懷疑任何人,卻絕不會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心生質疑,所以,他壓住內心的狂喜跟了上去……

……

仲府。

日暮西山,白顏已經在整個府內都找了一圈,依舊不曾找到白小晨的蹤跡,她稍微沉吟了半響,眸中閃過一道光芒:「難不成,晨兒去了龍河尋找青衣他們?不管如何,我先去龍河看一看就知道了。」

她也來不及和兩老告辭,立即向著龍河而去。

自從當日離開龍河之後,白顏就沒有來過龍河,如今瞧見一群人在龍河內搜尋著什麼,她的眉頭輕輕一皺。

她轉頭望向身旁同樣圍觀的行人,問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還不知道?」站在她旁邊的是個青年,聽到她的問話之後,頗為驚訝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幻府的人?這麼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

白顏臉色有些尷尬:「我已經許久沒有出門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情況。」

師父只是告訴過她,讓她務必遠離龍河,以免受到巨龍誤傷。

但師父並沒有說,如今的龍河引來了如此多的強者……

萬一青衣的存在被發現了……

就在白顏苦思之際,一旁的青年再次說道:「據說在幾日前,龍船上出現一位天才女子,這女子不但治好了幻音姑娘的身體,並且,還為了救下幻音與另外一個姑娘,不惜以身犯險墜入龍河,現在幻府內一些強者都前來搜救那位姑娘。」

白顏愣了一下,當日她的舉動,引起了如此大的轟動?並且,她至今才知道?

「人救出來了!」

突然之間,一道欣喜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只見兩名侍女抬著一個女子從龍河內走了出來,這女子蒙著一副面紗,縱是如此,依舊能夠看到她臉上乾枯的鮮血,她的衣裙緊緊的貼著身子,黏糊糊的。

白顏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她之前就吩咐過金子與銀子,不得再隨意拖人下水,為何還會有人墜入龍河?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只是……

當白顏看到那位女子的身形之後,不覺愣了一愣。

她看不清女子的容顏,可這身段,為何與她如此相似?就連衣服,蒙臉的面紗,都與當日的她如出一轍。

正當白顏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身後又有一道聲音傳出。

「讓讓,都給我讓讓,慕冷姑娘來了。」

慕冷?

這兩個字,讓白顏的臉色沉了下來。

說實話,就算當日在龍船上她與慕冷有些不合,但那些事情,白顏並沒有放在心上。

可這慕冷,是慕貞的徒弟!

光憑這一點,就是她的仇人!

慕冷緩步走至河邊,她掃了眼昏迷不醒的女子,淡淡的勾唇:「沒錯,這個女人,就是當日救了幻音的女子,我記得她。」

呼!

眾人都呼出了一口濁氣,救人的行動,總算可以結束了。

令人沒有想到是,已經入河幾日的女人,到現在還活著?

比起其他人輕鬆下來的心情,白顏的心裡驀地捕捉到了什麼,而這種想法,也在她的心中擴散開來。

如果……

這件事只事關於這位落水的女子,她還會當做是一種巧合。

若牽扯上了慕冷,或許……是一場計謀?

白顏眯起雙眼,一抹冷芒從眼底閃過。

如若平常,她不會多管閑事,可慕冷是慕貞的徒弟,她不可能讓慕貞如願!

「咳咳!」

被救上案的女子乾咳了兩聲,她咳出了一口河水,睜開迷茫的眼睛:「這……這是什麼地方?我還活著?」

「你不用怕,我們已經把你救回來了,」慕冷的語氣盡量柔和,溫聲問道,「現在你先告訴我們,你在龍河遭遇了什麼?」

女子身體一抖,有些驚慌的低下了頭,將之前商量好的說辭說了出來。

「我被那兩條龍拖到了一個宮殿內,他們將我關了起來,並且不給我飯吃,我是廢了好大勁才逃了出來,沒想到一離開宮殿就被水淹了,我以為,我這一次一定必死無疑……」

慕冷向著一旁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這位姑娘顯然受到了很大的驚嚇,你們立刻送她回我慕府,再派兩名丫鬟伺候她。」

說完這話,慕冷直起了身子,繼續道:「而我,需要去向府主稟報此事。」

「是,慕冷姑娘。」

侍衛畢恭畢敬的應道。

從始至終,白顏都在人群內並沒有出來,她看向慕冷離去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既然慕冷自己找死,那她……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

自進入慕府之後,何翠翠就並沒有停下過,她觀賞著慕府的豪華,眼底盡都是羨慕。

尤其是慕府後方的那一座後山,更是讓她羨慕瞎了,一想到這些日後她也會擁有,臉上不覺掛起了笑容。

「何小姐。」

一名丫鬟匆匆的跑來,回稟道:「幻音姑娘來了。」

何翠翠眼睛一亮,她急忙說道:「快讓她進來。」

「是,何小姐。」

丫鬟退了下去,不消片刻,就領著一個樣貌清秀的少女走了進來。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這少女疾步匆匆,眸中含著欣喜,快步的走到了何翠翠的面前。

「幻音姑娘,」何翠翠乾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救你是我應該做的,你就不用向我行禮了。」

在何翠翠的眼裡,但凡是世外高人,都會擺些譜子,而她身為救命恩人,決不能在幻音面前太弱勢,否則,自己這個假恩人肯定會被識破。

幻音傻眼了,腳步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她什麼時候行禮了,她怎麼不知道?

「何姑娘,你嗓子怎麼了?為什麼我感覺你聲音變了?」幻音輕抿著嘴唇,問道。

何翠翠臉色一僵,幸好她的臉蒙在面紗之內,所以,幻音沒有看清她的表情。

「哦,我這些天嗓子有些不舒服,變聲是很正常的事情。」

幻音恍然大悟,旋即又問道:「我這裡有治療病症的丹藥,不知道何姑娘可需要?」

「這……不用了,」何翠翠急忙搖頭,「以我的實力,無懼這些病痛,幻音姑娘,你來找我有何事?」

幻音的心裡產生一陣質疑,她怎麼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可她並沒有多想,清秀的臉龐揚起一抹笑意。

「何姑娘,你的那隻狐狸呢?」

「狐狸?」何翠翠瞪大眼睛,疑惑的望向幻音。

本來就心感怪異的幻音,聽到何翠翠這話,心底的疑慮更甚。

「就是當時在龍船上,你抱著的那隻銀色小狐狸啊。」

銀色小狐狸?

何翠翠的腦海里不覺浮現出了白小晨的小身影,她突然升起一種不安的感覺,半響之後,她才將這不安之感壓了下去,用那悲傷的語氣說道:「我的狐狸被龍吃了。」

「原來這樣,」本來想要繼續問話的幻音,瞧見了何翠翠臉上的悲哀,只能將所有的話吞了回去,「何姑娘,我是來感謝你之前救了我,另外,等你傷養好了,能否來一趟幻家?我爹會親自出面感謝你,現在我先不打擾你休息了。」

「哎!」

何翠翠眼見幻音將要離開,伸手想要拉住她,誰知幻音的動作很快,轉身就向著院外走去。

望著她離開的方向,何翠翠嘆息一聲:「這幻姑娘對我真好,我看她明顯有很多話要對我說,卻為了讓我好好養傷而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