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其觀戰之人則一個個都大瞪著雙眼,顯然他們在此之前根本沒有想過,李逸晨陣道那般強大的同時居然還有著如此恐怖的肉身之力。

那可是一個聖尊境中期巔峰武者的法則鎧甲,可是在李逸晨的手裡幾乎沒有形成半點阻擋便瞬間破碎,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這一刻,大家似乎意識到李逸晨一開始並沒有動用靈力和法則之力而僅用肉身之力並非他有意拖大,而是因為他的肉身之力真的很恐怖、很恐怖……

詭異的瞬移陣法,變化的肉身之力!

一個令對手無法避免近身,一個有著無堅不摧之勢,兩相疊加之下這是一種何等的恐怖?

而且即使兩人的交戰比李逸晨之前的對手多持續了片刻,但事實上李逸晨仍然只出了一招。

實力之路第九十層的王戰仍然擋不住李逸晨的一抓?這是何等驚人的戰績!

這一戰雖然取勝,但李逸晨並不滿意,因為無形之中在他同樣被捲入了對手的戰鬥節奏,若是真正的實戰,那麼王戰付出性命之際,自己也必然重傷。看來這一招面對著真正的強者也只能起到輔助之用,而不能作為主要手段!

這樣的情況若是發生在不止一個敵人的場景下,那是一件極為危險之事,而李逸晨亦明白,當自己得到靈火上人傳承,得到輪迴梯的那一刻起,便註定他的未來必定陷入無數的群攻之中。

「多謝王師兄!」從挑戰陣法中退出來,李逸晨行禮之後,再一次選擇在第九十層閉關。

多謝?多謝自己輸給他嗎?這話聽起來雖然有些諷刺,但王戰在李逸晨眼中看到的卻是無盡的誠懇,所以他知道李逸晨並沒諷刺之意,只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李逸晨要謝自己什麼。

「看來我們也得努力了!」人群中看著李逸晨驚人戰力的蔣宏光和金耀天對視一眼也開啟他們繼續挑戰之路。

只不過雖然他們的表現對於新弟子來說依舊十分的驚艷,但如今在李逸晨的光芒之下卻失去了本應有的光澤,甚至此時連關心他們戰績的弟子都少之又少。

但兩人卻並不在意,雖然他們知道可能追上李逸晨這個妖孽的腳步,但他們亦在李逸晨的刺激之下不斷的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這次的閉關對於李逸晨來說其實並非修行的參悟,而是一個自省的過程。

實力之路的挑戰以無堅不摧之勢推進,李逸晨哪怕控制著自己的心境,也忍不住多出幾分得意,所以在與王戰的一戰之中才令自己陷入險境。

雖然在其他人看來李逸晨贏得乾淨利落,但李逸晨卻不容許自己再次落入那樣的境地,所以在研究自己戰鬥節奏把控的同時,李逸晨亦專註著心境的體悟。

不過就在李逸晨自行調節的時期,他在空靈山的名譽卻再一次被推上巔峰!

雖然這一次李逸晨只推進了一層實力這路,但大家都明白實力之路的上十層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其代表的意義絕對不是一層那麼的簡單!

而接著實力之路上又出現了一個重磅新聞!

相傳實力之路第九十九層排名第一的鄭力師兄,這段時間遭遇到連續挑戰,居然硬生生的被人從第九十九層打到了第九十一層。

而隨著鄭力師兄被打到第九十一層之後,九十一層的其他九個弟子紛紛宣布閉關…… 鄭力!空靈山的神話,雖然與如今李逸晨如今這樣變態的戰績相比起來同樣會被掩去光芒,但鄭力同樣書寫了空靈山上很長一個時期的神話。

進入空靈山苦修十年才開始挑戰空力之路,一口氣戰至第五十層后閉關半年,出關再戰至第八十層再次閉關!

半年後出關戰至第九十二層,隨後又是閉關半年再挑戰,再閉關再挑戰!

然而鄭力每次閉關時間皆是半年,因此也不少同門私下更喜歡叫他鄭半年,而當鄭力戰至第九十九層第一之時,整個挑戰之路同樣沒有一場敗績。

雖然不如李逸晨這般快捷,雖然不如李逸晨這般皆是一招敗敵,但這樣的成績也足令其成這宗門重點關注的弟子。

更有人猜測兩百年之內,鄭力將可能突破聖尊境中期而進入尊王界!

作為空靈山一個時期的神話,成為實力這路之首的師兄,鄭力這些年自然也接受過無數的挑戰,但時至今日在鄭力的戰績榜上,敗績依舊為零。

如今鄭力卻連敗的落入第九十一層,難道空靈山弟子的提升已經到了如此誇張的地步?

不過當第九十一層中其他九個弟子皆宣布閉關的消息傳開,大家立刻明白過來,鄭力的連敗只不過是需要一個與李逸晨一戰的理由。

只不過大家不解的是為何鄭力要屈尊來與李逸晨提前一戰呢?畢竟以李逸晨表現出來的潛力,打上頂去已經是遲早之事,到時兩人來一場巔峰之戰豈不是更好?

不過雖然猜不透鄭力的心思,但大家更加期待在接下來的這一戰!

兩個時期的神話的決戰雖然提前上演,但這並不妨礙同門們對此事的關注,而此時亦沒有人再去關注李逸晨會不會出第二招,而是考慮李逸晨是否真的能打過已經霸佔了實力之路最高王座二百餘年的鄭力!

不過這一切對於還在閉關中的李逸晨並沒有任何影響,因為他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不過這一次閉關主要是心境上的調整,到僅僅只用了五天的時間,李逸晨便破關而出。

「李師兄你來了啊……」當實力之路負責挑戰的執事見到李逸晨的出現立刻興奮起來。

李逸晨同樣回以微微一笑,當即例行公式般的走起繼續挑戰的流程。

「因為第九十一層中有九個師兄都在閉關,所以你若是要挑戰的話只能挑戰鄭力師兄了!」那執事還是按慣例的把情況向李逸晨交待道。

「那就鄭力師兄吧!」以李逸晨對空靈山的了解,又哪裡會知道鄭力師兄是何許人也,而且對於李逸晨來說,哪個師兄其實都一樣,因為他要做的事是登頂實力之路。

「啊……你不知道鄭力師兄是誰?」看著李逸晨平靜無比的神情,那執事也是一愣。

「很厲害?」見此情況,李逸晨的眉頭也是微微一揚。

「鄭力師兄的強大已經不是單純的用厲害這兩個字來形容了,這麼說吧,這一戰你若勝,也就說明你有登頂實力之路的資格了!」那執事亦是給李逸晨介紹起鄭力的過往。

「那這還挺有趣的!」聽完之後,李逸晨整個人頓時也精神起來。

「有趣?」那執事想過李晨聽完之後的各種反應,但卻沒有想過李逸晨會用有趣這兩個字來做總結。

「不是嗎?」李逸晨聳了聳肩問道,「挑戰什麼時候可以開始!」

「按慣例,一個時辰以後吧!」執事雖然有些看不透李逸晨,但還是按著規矩回答道。

「好!」李逸晨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只不過走出房間之後,嘴角卻挑起一個動人的弧度,這位鄭師兄到也有些意思。

一個時辰並不算久,但空靈山兩大神話巔峰之戰的消息卻如同一陣風般瞬間傳遍空靈山的每個角落,甚至一些遠在榆清山的弟子聽到消息亦各自祭出飛行靈器飛快的趕回來。

「這李師兄不講究啊,之前閉關不都是要半個月嗎?這次怎麼才幾天就好了,真不知道趕不趕得及!」

「那還不怪你,我就說不出來嘛,你非要出來!」

而趕路回來的弟子在路途中也是抱怨不斷,雖然事後他們仍然可以看到投影回放,但那種早已知道結果的回看和與實戰同步的直播觀看絕對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體驗。

不過挑戰顯然不會因為他們的缺席而推遲,一個時辰之後,李逸晨與鄭力已經按時出現在挑戰場,兩人微微一笑隨即進入挑戰擂台。

「這次剛一出關便聽聞我們青雲閣出了一個絕世天才般的師弟,為兄不僅有些技癢,不過無奈這次閉關所有感悟,估計不日將會突破,所以為了能與李師弟一戰,才故意輸至此層,還請李師弟不必介意,否則錯過這一戰,雖然我想以李師弟的天賦,不出百年也能進入尊王界,但這百年實在太難等!」李逸晨還沒開口,鄭力便解釋起來。

准尊階高級?鄭師兄真的兩百來年突破到了尊階高級?

鄭力的話不僅是向李逸晨解釋,同樣也解開了廣大同門心中的疑惑,只不過此時他們顧不得去歌頌鄭力的坦蕩胸懷,而是一個個皆震驚於鄭力的恐怖修鍊速度。

要知道如今空靈山中那些一個個看似中青年的弟子,其實絕大部分都已經年齡過千,更有不少已經兩三千歲,而空有年齡卻依然沒有感悟到突破的契機。

而鄭力如今也就三百來歲,在進入中尊界兩百餘年的時間便又要突破,這又令他們如何不震驚?

同時他們聽到鄭力斷言李逸晨百年之內便可突破亦更加的震驚無比,那豈不是說李逸晨的天賦與潛力還要高於鄭力?

「鄭師兄言重了!挑戰只不過是一個手段,向師兄們學習才是目的,鄭師兄能在進入尊王界之前刻意前來指點一番,師兄感激不盡!」李逸晨當即抱拳回禮。

接著兩人在相互對視片刻之後,皆是大笑起來,因為他們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真誠以及對強勁對手的渴望,同時體現出兩人的向武問道之心是何等的堅定。

「雖然如今我修為占著一些優勢,但我絕不會有半點留手!」隨即鄭力再次開口道。

「願領教鄭師兄高招!」面對著鄭力的真誠,李逸晨體內積壓已久的戰意也被瞬間點燃。

雖然鄭力站在面前一切都是那麼端莊而深有氣度,但李逸晨卻能感覺對方一言一行中那種與天地融為一體的感覺,這絕對是對天道的領悟到達某個高度方可做到的行為。

所以李逸晨絲毫沒有懷疑說他馬上就要突破到聖尊境後期的真實性,而在這股前所未有的壓力下,李逸晨整個人的戰意亦完全迸發開來。

「那我們就開始吧!」鄭力說著左腳輕輕後退一步的同時,手心之中已經多出一柄薄如蟬翼的靈劍。

靈劍灰白落如蟬翼,在陽光的照耀下不僅沒有半點反光,反而彷彿與陽光融為一體,遁於視線,令人乍看之下根本看不到此劍的存在。

「此劍名為蟬翼劍,尊階高級靈劍,乃是煉製天蠶絲煉製而成,靈力灌注之下可以遁於無形避開精神力的感知!」蟬翼劍入手,鄭力顯然不願意佔李逸晨一絲便宜,當即解釋起來。、

而與此同時天運劍亦已經出現在李逸晨的手心,面對著鄭力這等對手,李逸晨自然不會再去奢望一招制敵,甚至從鄭力的氣息李逸晨能感受得到,雖然他並沒有突破,但真正遇上尋常的尊階高級對手,他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所以在鄭力出劍的同時,李逸晨亦同樣祭出天運劍,這既是對鄭力的尊重,也是表示出其要全力一戰的決心,「此劍名為天運劍,靈尊中級,無特殊功能!」

李逸晨出劍了!

這大概還是空靈山的同門第一次看到李逸晨出劍,頓時一個個都精神起來。

雖然兩人在報劍之後便不再言語只是緊緊的盯著對方,但所有人都明白,這份暴風雨前的寧靜隨時都可能被打破,而一旦這份寧靜被打破,對於他們來說將會是一場在視覺上的盛宴。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時間已經過去足足一炷香,但李逸晨與鄭力卻彷彿石化了一般保持著之前的姿勢,卻連眼睛都沒有眨過一下。

「這……這定力也太恐怖了吧!」

能進入空靈山的弟子既然實力不及兩人,但眼力自然也不會差到哪裡,此刻他們自然看得出兩人都鎖定著對手,在尋找著對手的破綻,只不過這個過程能持續這麼久,這需要的就不僅僅是耐心那麼簡單了。

啊……

一聲厲喝幾乎從兩人嘴裡不分先後的同一時間發出,鄭力手臂一揚,手中蟬翼劍幻出無數虛實不一的劍影向著李逸晨推進而來之際,李逸晨腳底一踏無數陣紋蔓延而出的同時,手中天運劍化繁為簡的一劍平刺而出。

這一劍平淡之中有的只是疾快,無視著鄭力的萬千劍芒直取中宮,彷彿仍你變化萬千,我自以不變應萬變…… 就在此時,鄭力身影突然橫於半空,不斷旋轉之間一道道劍芒不斷從劍尖吐出,不過這些劍芒並沒攻向李逸晨,而是全數斬落在地面。

劍芒與地面接觸之後並沒有直接切看鬆軟的黃沙,而是直接轟……轟……爆裂開來。

接著在無數空間波動之間,只見李逸晨腳底踏出的那一道道陣紋被大半斬斷!

原來可以這樣破李逸晨的陣印!看著這一幕,不少曾經敗在李逸晨手裡的弟子不由驚呼起來。

雖然敗給李逸晨,但他們的內心並非完全服氣,因為他們覺得李逸晨能勝憑的只是那個陣紋乃產生的瞬移令他們措手不及而已,雖然後來對李逸晨有所了解之後,他們也研究過各種破解之法,但從他們的戰績來看就知道他們方法根本行不動。

可是如今看著鄭力居然如此簡單就破解開來,一個個自然懊悔不已。

因為李逸晨的陣印本來就是由靈力匯聚而成,只需要將這股力量破壞那麼陣印自然也就隨之消失,畢竟陣印就是陣印,雖然能快速生成,但鞏固性自然不可能與真正構建而成的陣法同日而語。

只可惜他們從一開始皆在研究如此對付擁有瞬移的李逸晨,而不是從根源上去解決問題。

辦法極其簡單,但卻十分有效,此時大家亦不由在心裡暗道,看來鄭力能久居實力之路王座自然也非偶然。

「看來李逸晨這次要悲劇了!」

「是啊,他耐以依靠的陣印被破,對手又是鄭師兄,若是再不輸那就沒天理了!」

同樣也有不少弟子慶幸起來,這到不是說他們與李逸晨有什麼恩怨,只不過李逸晨從一出現就太過強勢,所以此時大家從心理而言,似乎更傾向於看到他受一些挫折。

不過李逸晨僅僅是微微一愣,隨即眉頭再次揚了起來,顯然鄭力的在手段雖然出乎他的意料,但同樣也更進一步的激活了李逸晨體內好戰的因子。

天道力和法則之力雖然不可用,但隨著最後的突破,如今李逸晨的肉身之力亦已經達到聖尊境中期的地步。

只見天運劍刺入無盡劍幕中之時,李逸晨右臂一震,強大的震力蔓延而出,陣陣脆響中鄭力布下的無數劍影瞬間被直接震碎,而這一刺的一劍卻依舊去勢不變的直指鄭力而去。

咦……見狀鄭力不由一絲輕咦,在此之前他自然聽過關於李逸晨的種種傳聞,也知道李逸晨是一名不可多得的陣道天才,只是此刻他才意識到李逸晨的肉身之力同樣恐怖無比。

不過如同李逸晨一般,對手越強,鄭力亦同樣越發的興奮,「來得好!」

一聲沉喝中,鄭力雙腳剛一落地,反手一劍同樣直刺而出,一股異嘯在蟬翼劍劃破空氣之際擴散而出,而此時那薄如蟬翼的靈劍在靈力的灌注以及法則之力的加持之下,彷彿要一劍破天一般,在那股氣勢下完全可以令人無視他的厚薄。

轟……

兩道劍尖準確無誤的撞擊在一起,接著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浪蕩漾開來,隨即一聲轟響炸開,無數的黃沙在縱橫四溢的氣勁中不斷飄飛而起,瀰漫著整個天地的同時,亦遮住眾人的視線。

而此時的李逸晨與鄭力幾乎同時喉間傳出一聲悶哼之後,相繼後退起來,但兩人眼中閃爍著的卻只有一種相同的情緒,那就是興奮,一種棋逢對手的興奮!

顯然對手的實力都有些超出彼此的預料,而這種出乎意料給他們帶來的卻是無比的興奮。

身影剛穩,兩人皆顧不得調整自身氣息,立刻身影一閃又向著對方猛撲而去,頓時兩人又一次半途相遇。

轟……轟……

接著便是不絕於耳的脆爆之聲以及被激得漫天飛揚的黃沙,還有就是在那黃沙之中不斷閃過的身影。

兩人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繚亂,李逸晨的逍遙遊身法催動到極致,但鄭力亦憑著一套李逸晨所不知名的身法與他斗得旗鼓相當。同時兩人的戰鬥意識亦相當的敏捷,攻防有度之間,一時別說奈何對方,哪怕是想搶佔一點上風都困難無比。

「這……這是一個陣修應有的表現嗎?」雖然黃沙漫天,但又如何能遮住圍觀的這一眾天之驕子的視線,可是當他們看清楚李逸晨的動作之後,那些武修不由驚呼起來。

尤其是那些曾經敗於李逸晨之手的弟子,此時更是完全的閉起嘴來。

原本他們只是覺得自己是輸在李逸晨陣法的詭異之上,但此刻他們卻不得不承認哪怕在武道之上,他們同樣敵不過李逸晨,如果一定要說有區別的話,那就是如果李逸晨只用武道之力,他們不至於被一招敗北而已。

「別忘了,李逸晨可是初尊界內城武道自由挑戰的冠軍!」

「不錯,而且此時他還只是用的肉身之力,並沒有動用境界之力!」

隨著李逸晨展示出武道實力,大家也慢慢把他從一個陣修的身份中剝離出來,這時才想起李逸晨的另一個身份,那就是內城武道第一人!

雖然初尊界的實力對於在場每一個人來說皆不屑一顧,但李逸晨奪冠之時也只有尊階初級修為而已,而如今他的肉身之力已經達到尊階中級,那麼他的武道實力還能不屑一顧嗎?

在場外眾人心思各異之時,李逸晨與鄭力兩人卻是越打越歡,這一刻兩人似乎都忘了這是一場挑戰賽而不自覺的將心神完全沉浸在這場戰鬥中,更享受著戰鬥給他們所帶來的快感。

轟……轟……

兩人的身影在快速的靠近之後,又快速的分離開來,。隨即又快速的撞擊在一起,如此周而復始為所有人獻上精彩絕倫的視覺盛宴。

「哈哈……痛快……痛快……」然後在一刻鐘之後,兩人卻突然停下手來,鄭力大呼痛快之後卻帶著幾分惋惜的看著李逸晨說道,「這一場你我難分勝負,那就留到尊王界再說吧,我等你!」

「我為師兄護法!」李逸晨同樣點了點頭!

雖然壓制著修為與鄭力交手,但李逸晨同樣也看得出來鄭力亦有所保留,還有很多殺招沒有施展,所以對於李逸晨而言他也很期待著能完全放開的與鄭力全力一戰。

不過此時感受到鄭力的氣息已經到了非突破不可的地步,他也知道兩人的戰鬥只能在此結束,而自己也很快就能進入尊王界,只待那時再續此戰。

「好!」兩人從見面到此刻語言的交流還不如刀劍的交流多,但卻不自覺的生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覺,鄭力爽朗一笑頓時直接盤坐起來。

「啊……鄭師兄之就要突破了?」

雖然早已聽聞鄭力親口說出突破在即之言,但大家還是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而同時他們也意識到,其實鄭力早就可以突破,只不過為了與李逸晨能在中尊界一戰才強行壓著。

可是李逸晨的實力卻逼得他全力而為,最終徹底打破境界的壁障,才不得不就地突破,這一刻他們終於讀懂了兩人罷手之際鄭力眼中的惋惜是為何意。

只不過想到鄭力因為自己馬上突破而惋惜,眾人心中更加無奈,天才為自己的突破而無奈,而惋惜,而他們卻為了突破堅持不懈的努力而終不得。

「如此說來,李逸晨是與准尊階高級的鄭師兄打成平手?而且僅僅是憑武道?」

在眾人心情複雜之際,不知是誰一句話,更是引來無數抽氣之聲。

雖然從李逸晨進入實力之路以來無數妖孽的表現已經令大家意識到他很強,但仍然沒有人想到李逸晨已經強到這個地步。

一個兩年時間跨越初尊界的弟子卻在一年的時間打通空靈山的實力之路?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這是在書寫青雲閣的在歷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