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女子已跑到數里之外。

瘦削的身材看似軟弱無力,實際上一身底子還不錯。

「跑得了嗎?」

天策上將軍內力散發,一步十丈,踏着冰棱。

不到十息,把距離拉到距離女子不到千步。

「落!」天策上將軍打出一掌。

內力狂涌,衣袍獵獵。

透明掌力直接跨越千步,打在女子身上。

女子輕哼一身,吐出一口鮮血,摔落在地。

斗篷脫落,露出一張勾心奪魄的容顏。

冰雪一般的長發,雙眉有如柳葉,細眉雪膚,湛藍長裙與雪白臉蛋沾上泥漿,更顯得楚楚可憐。

天策身形落地,四周的重甲兵也圍了上來。

他們負重極多,但各個有內力在身,行動反而比一般的烈馬還要快。

嘩!

天策剛想上前抓住女子。

一輛漆黑馬車破雨而來,擋在雙方面前。

天策下意識打出一掌,打在馬的身上,彷彿打在堅硬的百鍊鋼。

非但沒有把馬匹打死,反震的力量反而使他倒退數步。

「這匹馬……」天策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光是這匹馬就如此神駿,它的主人有多厲害。

馬車頭坐着一個豹頭環眼的絡腮鬍大漢。

兩人對視一眼,天策聞到一股強烈的煞氣。

久經沙場的他知道,手上沒有上千條人命,是不會有如此煞氣。

這個猛將竟給人當車夫,馬車裏的人到底是誰?

「誰敢阻擋天策軍,不要命了嗎?」手下喝道。

「停!」天策攔住即將出手的手下,看向馬車眾人,笑道,「這位壯士,此女與我有仇,還請高抬貴手。」

誰知絡腮鬍大漢根本不領情,呵斥道:「速速離去,此女我大人保下了。」

「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這名女子倒也識趣,連忙站起身來,向馬車行禮,以及對虎賁表示感謝。

「這位壯士,你們素未相識,何必淌這趟渾水呢。」天策神情一僵,剋制住自己殺人的心情。

「來,小九,給這位壯士以及馬車內的貴人來兩壇美酒,順便包點盤纏。」

天策上將軍自認為身段已放得夠低了。

平常早就下令把這個無禮的傢伙碎屍萬段。

這夥人夜晚出現,必定有所依仗,天策實在不想節外生枝。

為此他還專門秀了一把隔空取物的本事。

哐當!

酒罈砸在地上,幾百兩黃金掉在污水當中。

「快滾,別逼我發怒。」虎賁雙目瞪得溜圓。

「敬酒不吃吃罰酒,動手!」

天策也不廢話。

當即出手,一出手就是殺招,漫天冰棱落下。

虎賁不屑一笑。

輕輕一指點出。

百丈血光橫空。

血光十裏外都能看清。

嘩!

血色罡煞一閃而逝,天策連灰都沒有留下。

與此同時,幾十名道兵在校尉的帶領下從兩翼衝出,砍瓜切菜一般,將幾百名重甲兵殲滅。

「仙人……竟是傳說中的仙人。」女子星眸閃過一絲驚訝。

神功蓋世的萬人敵武聖,竟然輕而易舉死了。

女子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都衛大人。」

此時,馬車帘子掀開。

一名寬袖長袍的年輕男子走了出來。

男子面目如玉,雙眸邪意凜然。

給女子留下深刻印象。

看到陸謙那一刻,這名女子腦補出了一些劇情。

「奴家雪月,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此時,大雨還未停歇。

雪月渾身濕透,湛藍衣服緊緊貼在玲瓏有致的身軀,腰臀微翹,規模剛好,屬實是出色美人。

「雪月?好名字,你先上來。」

雪月提起裙子登上馬車,看到陸謙的目光,羞澀低下頭來。

心中卻在暗暗算計。

此人年紀輕輕,卻有着仙人手下,必定是身家背景深厚。

之所以救下自己,應當是年輕氣盛,英雄救美。

雪月對自己的容貌還是很自信的。

或許可以利用這點做文章。

此人年少輕狂,稍加給點甜頭,時不時吊一下,把他們引向林國的對立面。

屆時就可以幫死去的族人報仇。

想到這裏,雪月擺出一副嬌羞的姿態,抬頭看着陸謙。

這時,她發現陸謙目光清明,彷彿能看透人心。

「你是不是想利用我?覺得自己的美色足以讓我鬼迷心竅?」陸謙輕笑一聲,再次補充道,「或是給一點小小的暗示,我就會為你賣命?」

雪月剛想說什麼,陸謙直接一直點出。

使出許久未用的三藏清心咒,神意網絡快速在雪月內心生根發芽。

大解脫輪將其攝入,下一息,雪月神情變得獃滯,把事情一五一十倒出。

陸謙聽完,果然和自己猜得一樣,此人確實關乎鑿月人。

雪月出自月精一族。

核心族人頭髮色如月光,擁有超越常人的體質,百毒不侵,水火不入。

但沒有太強的能力。

其他發色漆黑的族人則是可以化身月蟾。

這個種族缺點是壽命短,只有四十年。幾百年前傳下使命,找尋一口古井。

只有得到古井內部的傳承,才能終結這詛咒一般的壽命。

而他們幾百年來不泄的尋找,也大概找到了古井所在。

此地為林國。

此國處於西海邊緣,多處高山密林,故而得名林。

林國人口有三四千萬,國主正值壯年,有國內有三大武聖,傳說還有修鍊者供奉。

月精一族剛一進入林國,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受到追殺。

幾百號族人就只剩下雪月一個。

「出發,去林國。」陸謙下令。

此時道兵們也料理好手尾。

「你方才也不留幾個武者,回去讓道兵殿好好研究。」陸謙看向虎賁。

剛才那人確實有點驚艷到陸謙了。

或許沒有普通練氣修士那般繁多的法術。

但若是近距離戰鬥,再加上豐富的戰鬥經驗,恐怕一般的練氣後期修士都打不過此人。

五六個牛頭馬面才能穩穩拿下此人。

「大人有所不知,此武者稱作御空武聖,在凡間也是數百萬人才能出一個,而且消耗很大,還要吃喝拉撒,不如道兵划算。」

武者與修士最大區別在於對天地能量的使用。

前者煉化體內血氣,產生內力,不斷打磨肉身來增強內力。

通過吃各種食物來補充氣血,修為越高,吃的東西越多。

這樣的武聖一頓起碼吃五頭牛。

內力壯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影響外界天地。

因為人體有極限,上限不高,武聖已是頂端存在。

而修士則是吸納天地精氣修行,上限可以無限大。

「原來如此……」陸謙打消培養武者的念頭。

日後可以立個項目研究一番,量產還是算了。

有這功夫,還不如多製造一些不怕死的道兵。

距離林國越來越近,陸謙越發感覺事情不簡單。

馬車緩緩行駛。

陸謙轉頭看向靜坐在一旁的雪月。

此女渾身濕漉漉,曲線曼妙,倒是別有一番風情。

「來,把衣服脫了。」

當然,陸謙倒是沒有什麼其他心思,對這種變身蛤蟆的種族沒興趣。

只是想研究這種奇特種族,看看到底是什麼來歷。

(日更萬字,中午還有兩章) 「你今天怎麼一個人過來了?」丁飛宇問道。

韓東把丁飛宇喊出了店外,說道:「我今天去跑了一天,也問了一圈同學,總算打聽清楚了。這銀隆是個連鎖店,還挺大的,不過,這周圍就只有這一家店。再遠點,估計就得跨市了。」

丁飛宇一聽,皺起了眉頭。

看樣子,這銀隆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

韓東繼續說道:「銀隆在當地還算有點名氣,不過也就那樣,跟那些大牌子比,還是比不過。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了,你還需要知道些什麼的沒?我再去看看。」

「不需要了,謝謝你。」

丁飛宇已經得到了大概的答案,不用再多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