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蕭元也明白了一個道理,實力比什麼都重要,自身的實力,還有外在的勢力…這都是不可缺少的。

一男一女,一個平民一個公主,就這麼聯合在了一起,各自為著各自的目的。

當下,蕭元既然決定跟隨炎汐返回鳳炎國,那自然得準備準備。

在南蠻族無數的金屬礦石被蕭元收刮,比如靈晶,魂晶,這些在南蠻族猶如廢鐵一樣不值錢,但是在鳳炎國,可是價值連城的寶物。

在外面的世界中,想要組建勢力,第一個需要的便是龐大的財富,沒有錢,什麼都辦不到。

對於蕭元要離開,盤九並未阻攔,也並未說什麼,因為他知道,蕭元並非池中之物,他的命運,就算是盤九也推算不出來…

只是一個勁的說著,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回南蠻族!南蠻族的人絕對推辭,這樣的話語讓蕭元很是感動。

整整三日,蕭元都在準備著離去前的事,這三日里,炎汐倒是極為高興,因為拉攏了蕭元,雖然沒有收服南蠻族,但是看到蕭元與南蠻族的關係后便覺得收不收服南蠻族已經不重要了,有了蕭元,這間接性的就已經收服了南蠻族,至少炎汐敢肯定,蕭元有事,南蠻族不會坐視不管。

第四日,正是蕭元準備離開的日子,清晨的陽光剛一撒進屋子,依偎在蕭元懷中的煙雪便睜開了眼睛,雙眼通紅,玉手撫摸著蕭元的臉上,昨夜,她哭了整整一晚,因為不舍蕭元離去。

「傻瓜,我又不是不回來了!」蕭元緊緊握住煙雪的手,輕輕吻了一下,輕聲道,就算煙雪此刻渾身赤,裸躺在他的懷中,蕭元也沒有半分非分之想,這段時間,煙雪猶如一個勤儉持家的女人,將他的生活照顧得井井有條,那種賢惠,那種溫柔體貼,都深深的打動了蕭元。

「可是…!」說著說著,煙雪的美眸中又有著一點水霧瀰漫。

見狀,蕭元趕緊抱著煙雪在額頭吻了一下:「我答應你,一定會回來的,給我半年時間!只要我蕭家沒有事情,我立馬回來接你,但是我蕭家若是出事,我報了仇也會回來接你,最多半年!」

其實蕭元很想將煙雪一起帶出去,這樣一個美麗動人的女人他如何不喜歡,只是蕭元重情,不想煙雪受到半分傷害。

此次回鳳炎國,還不知到底會遇到什麼事情,雖然他有著決心報仇,但是別說皇族,就算是一個林烈也不是他能對付的,所以,煙雪跟著去,只會更加的危險,至於那個半年之期,只是先穩住煙雪的謊言,一個美麗的謊言。

「嗯,我相信你!」煙雪輕輕點了點腦袋,而後又依偎在蕭元的懷中..

直到快要接近晌午時分,南蠻族的人才在盤九安排下集結在部落口,人山人海,好像整個部落的人都來了。

甚是其中還有馬鞍族的人,因為知道蕭元要離去,仇呲連夜派了一批足足有三十人的箭手隊伍過來,說要跟隨蕭元一起前往鳳炎國,保護蕭元的安危。

「蕭元!你回到鳳炎國一切多家小心,還是那句話,若是有需要幫助的,儘管開口!」盤九很是不捨得拍了拍蕭元的肩膀,這段時間早已經習慣了有蕭元的存在。

「師尊放心,弟子一定會安全的回來!」這一段時間中,盤九沒日沒夜都在教導蕭元魂力的使用,蕭元早就將盤九當成了敬愛的師尊。

「盤荒他們就交給你了,他們會完全聽你的差遣,那三十個箭手也是馬鞍族中的天才,經過仇呲族長親自訓練的!」盤九點了點頭,而後指著一旁早就準備好的,由盤荒領隊的六十人個蠻子,還有一旁馬鞍族送來箭手。

蕭元順著方向忘了過去,只見盤荒對著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而他身後的一個個力士,雄赳赳氣昂昂的望著他,看那模樣,已經完全準備好和蕭元一起大展拳腳..至於那三十個箭手,眼神犀利,雙臂有力,宛如一個眼神就能殺死你的氣勢。

蕭元知道,作為箭手,眼神就是最為重要的一部分,並且經過這段時間仇呲的強化訓練,他們至少都是二級神箭手,能夠射殺武靈級別的存在。

所以,當下的蕭元極為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是對這股力量的肯定….

而一旁的炎汐更是雙眼放光,這樣的一股力量,若是到了鳳炎國,絕對是一個剽悍的隊伍..一時間,她看到了希望,這一次的太古蠻林之行,總算沒有白來。

「還有…,煙雪可等著你呢,若是你辜負了她,我定然饒不了你!」盤九再度淡淡的道。

蕭元點點頭,再度轉身看了一眼已經淚流滿面的煙雪,而後強忍住鼻尖上的一股酸意,轉身便朝著部落外走去。

而早就等候著的炎汐也立馬走在了蕭元的身旁,南蠻族的力士與馬鞍族的箭手也在盤荒的帶領下,跟在了蕭元身後。

這是一種別離,每個人都強忍著酸意,強忍著淚水,沒有哭,可是心中比哭更難受…

蕭元亦是大步上前,不敢回頭看一眼,深怕被那場景觸動,不舍離去,直到已經完全看不到南蠻族部落的影子后,蕭元才回頭望了一眼,臉頰上也滑落下一條淚痕。

短短數月,他也已經將這裡當成了家…

在這離彆氣氛中,只有著一個東西很高興,就是小不點,不停的跳躍在蕭元肩頭,好像在期待著前方新的事物,一切對它來說都是萬般的好玩… ?一隻足足有一百人的隊伍穿行在太古蠻林中,正是蕭元等人。

因為南蠻族與馬鞍族對太古蠻林極為熟悉,所以在他們的帶領下,不到三日便走出了蠻林,重新回到了鳳炎國的地域。

南蠻族與馬鞍族的力士和箭手雖然只有一百人不到,但是卻是一股極強的戰力,若是與軍隊相比,炎汐相信至少相當於兩千來人的軍隊!

身為炎九陽的女兒,身為鳳炎國的公主,炎汐從小便錦衣玉食,要錢有錢,要權有權,缺少的只是一些對她忠心的人!

當然,身為鳳炎國的皇帝,炎九陽是完全知道幾個兒子間的勾心鬥角,暗地裡拉幫結派,想要爭奪太子之位,所以炎九陽根本沒有放出太多的權利給幾個兒子,就怕他們自相殘殺。

但是身為皇子,耳目眾多,財富驚人,想要拉幫結派,集結勢力,很簡單,所以就算在炎九陽極力的掌控下,幾個皇子依舊在暗地裡搏殺。

對於炎汐,炎九陽從小便疼愛有佳,甚至絲毫不顧文武大臣的反對,硬是答應了炎汐的懇求,讓她習武從軍,這一切,在炎九陽看來,炎汐不過是貪玩調皮而已,甚至就算是現在,他的幾個兒子已經聯合起來對付炎汐,他依然的蒙在鼓裡。

但是現在,南蠻族與馬鞍族的八十名力士與箭手,雖然人數不多,但個個都是天才,都是精英,不但有無限的成長空間,還有著本就不下於武靈的實力,因為這些力士起碼都有著千斤力,這些箭手能夠藏在暗中射殺武靈。

炎汐可親眼見到這些射手的威力,百丈之外都能射穿鋼鐵。

這可是財富都買不來的,炎汐大可豪擲黃金千萬兩,但是也不敢保證能夠培養出這樣一批實力強悍,潛力無限的隊伍。

「蕭元公子,你是同我一起入皇城?還是單獨走?」看著眼神一直望在琅邪郡方向的蕭元,炎汐微微笑道。

「我想先回家看看,公主我們就此別過,三日之後我來皇城找你!」蕭元淡淡的回答道,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可是他心中很擔憂…,希望那個「家」還在。

「既然如此,那你拿好我的令牌,見令牌如見我,父皇現在雖然沒有在追究三大勢力的餘孽,但是聽聞林烈那老賊在你們琅邪郡安插了不少眼線,你還是小心為好!若是遇到什麼不可解決的麻煩,直接派人到皇城公主府找我便可!」炎汐點頭道,沒有強留蕭元,她知道這樣的人,必須給他足夠的空間才行,這樣才不會讓對方反抗。

並且這整整八十人,雖然不多,但是他們那壯碩的體形在人群中實在太過顯眼,自己的幾個哥哥在皇城耳目眾多,這樣貿然帶回去也會引起他們的注意,所以能夠分開走,也是最好不過的。

「多謝公主了!」蕭元對著炎汐行了一禮,道。

炎汐揮了揮手,示意蕭元不必多禮,而後帶著十個護衛策馬而去。

直到炎汐徹底走遠后,蕭元才帶著一幫人等朝著琅邪郡的方向敢去。

「公子!這個公主心機頗深,你可別被她單純的外表蒙蔽了!」一路上,月嵐好意提醒蕭元道,她能感覺到這個叫炎汐的公主是一個城府極深的人…,她可不希望蕭元被蒙蔽,不管怎麼說,蕭元都是先知和族長看重的人,也是拯救他們族的人!

「呵呵,我自然知道,不過她暫時不會對我怎樣,她需要我,而我也需要她,我們不過是相互利用罷了!」蕭元淡淡道。

一幫人等,策馬狂奔,將大地震得顫抖。

眾人足足趕了大半天的路,直至傍晚才趕到琅邪郡的奉賢村。

入眼處,便見到往日異常繁華熱鬧的奉賢小鎮居然冷清了不少,不少人家大門緊閉,讓本就已經昏暗的夜色,更加的昏暗。

當下一抹不安從蕭元的心頭升起,他像是預感到什麼,不過依舊不願相信,急忙帶著人朝蕭家府邸所坐落的方位趕去。

「呼呼」

一股陰冷的風席捲而過,連帶著地面上的幾片落葉,看上去甚至凄涼。

此刻的蕭家府邸,大門緊閉,牌匾斜掛,灰塵遍地,甚至大門上還有著乾涸的血跡…

看到這樣的一幕,蕭元頓時整個人都呆愣了起來。

雖然早已經猜到這樣的結果,但是蕭元還是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哪怕心中之存有一絲僥倖,他也不願相信蕭家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父親…」蕭元一腳將已經貼上朝廷封字條的大門踹開,慌張的走了進去。

庭院內,一片破敗,到處是血跡與刀劍痕迹,哪裡還有半個人影?

幾隻老鼠與蛇蟲在院子中爬行,荒草也長了出來,如此荒涼的一幕讓蕭元心中猶如滴血一般,雖然對蕭家他沒有過多的感情,但是以前作為殺手的他,從未感受到過家的感覺,自來到這個世界,蕭濁便給了他濃厚的父愛與家的感覺。

一時間,一股難言的悲傷侵蝕著蕭元的靈魂,不過他沒有眼淚,強忍住了那已經準備流出的淚水,他要用這淚水提著仇人的人頭來祭奠蕭濁…此刻,他心中發著毒誓。

南蠻族與馬鞍族的人安靜的站在蕭元身後,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著背對著他們的蕭元…他們也能感受到此刻蕭元心中悲痛。

「鐺鐺」

「何人敢撕毀朝廷封條?擅自闖進朝廷封鎖之地?」就在這時,從蕭元大院外傳來呵斥的聲音,將一眾人眉頭一皺。

特別是蕭元,在聽到這句話時,身形陡然沖向院子外,他現在就想找人問清楚,這到底怎麼回事?這是皇族做的還是林烈做的。

見蕭元奔了出去,盤九等人也是大步跟上。

此刻,門外有著一隊十來人的衙役,正不停的叫囂著,極為囂張與霸道,不過再見到蕭元一行人走出院子,特別是見到盤荒等人猶如小山般的壯碩身軀后,當場囂張的面色猶如泄了氣的氣球…鼠頭鼠腦起來。

這些衙役最多不是武師,甚至武師都算不上,見到這樣強悍隊伍害怕也正常不過!

「蕭家是皇族下令封殺的還是林烈?」一看見這群衙役,蕭元立馬聲音冰冷,並帶著讓空氣溫度都下降了數分的殺意道。

「大膽….,這也是你該管的事情?勸你們趕快離去,不然別怪我們執行公法,將你們抓捕起來!」衙役中,好似頭領的人,聲音有些膽怯,但卻依然故作鎮定的道,說實話,蕭元問的問題,他根本不知道,將一個在琅邪郡較有名氣的家族一夜間殺盡,並封鎖,這種事情的內幕根本不是他這樣的小衙役頭領能知道的。

「砰。」蕭元面色冰寒,直接握拳用手背將那衙役頭領抽飛,並且好像還有著臉骨被抽碎的聲音。

蕭元現在的力量可差不多有足足兩千斤,已經和盤荒差不多了,一個小小的衙役怎麼可能承受得了?

當衙役頭領身體重重的摔落在地時,一旁的衙役們才反應過來,皆是震驚的望著蕭元…

居然敢對衙役動手,雖然他們的官小,只是最為普通的衙役,但也是朝廷任命的啊。

「給我說,蕭家到底是被誰封殺的?」蕭元可不理會衙役們的目光,大步上前,直接用腳狠狠的踩在衙役頭領碎裂的臉骨上,頓時只聽見咔咔的聲音,疼得那衙役頭領渾身痙攣眼淚直流。

見這衙役頭領依舊不肯說,蕭元面色一冷,直接毫不留情的連踩幾腳,將他的鼻樑骨踩得粉碎。

此刻,衙役頭領幾乎已經暈厥了過去,他是在想不通,為何蕭元只針對他一個人,難道就因為衙役中只有他一個人說話?

「給我打!狠狠的打!打到他們說出我要的…!」蕭元見衙役頭領昏厥,面色依舊憤怒無比的吼道,此刻的他,已經完全怒了…

蕭元話音一落,盤荒便帶著十來個力士將這些衙役全部打得哭天喊地,一個個不停的求饒… ?在南蠻族一幫人將那些衙役揍得倒地求饒的時候,不遠處,有著大批軍隊奔騰而來。

自飄渺宮被剿滅,皇帝炎九陽派駐了一萬大軍在琅邪郡,分別分佈在琅邪郡的各個咽喉要道,怕因為大戰過後,有人趁機擾民造反!而這奉賢村也是一個重要的位置,足足有著一千兵馬。

「救命啊…大人,救命..這些蠻人要造反啦,居然撕毀朝廷的封條,還擅自闖進朝廷封鎖的庭院!」見到奔騰而來的軍隊,其中一個傷勢較輕的衙役趁著南蠻族人注意力放在一千兵馬時,立馬跑到了軍隊領隊軍官面前,哭喊道。

這名軍官乃是一名副將,名叫岳青,握有實權,眉宇不凡,英氣逼人,一看便是軍中好手。

現在帶著軍隊巡邏之際,聽見這邊有異動,便立馬帶人趕了過來!

當他見到眼前的一幕時,根本不用聽衙役頭領多說什麼,直接叫軍隊將蕭元等人圍了起來。

之所以一時間不敢動手,乃是他知道,眼前的這些蠻子都不是好惹的,十個士兵恐怕也打不過一個,並且這些就有著足足六十個蠻子,還有三十個弓箭手,不知道一旁還有沒有幫手,若是暗中藏有幫手的

話,打起來還不知道誰贏呢。

「到底怎麼回事?」接下來岳青,跳下駿馬,惡狠狠的颳了這個衙役一眼,然後問道。

聽見岳青的詢問,衙役急忙將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其中不停的添油加醋,捏造是非….本來蕭元等人撕毀封條,擅闖禁地,已經構成了造反之罪,而在這衙役頭領的添油加醋下,至少可以判個滅九族的罪。

「哼,他所說可屬實?」岳青指著人群中的蕭元問道,因為他一眼便看出蕭元是這群人的頭領。

「不錯,我的確撕毀封條,擅闖禁地,但是,我並無造反之意!」蕭元看了一眼這些軍隊,絲毫不在意。

「休得狡辯,撕毀封條,擅闖禁地,毆打朝廷命官?這不是謀反是什麼?大人,請您快快將這些人拿下…這些人簡直在侵犯我們鳳炎國國威啊!」不等岳青回答,衙役便冷聲道。

「來人,將這幫叛賊拿下,敢違抗者格殺勿論!」岳青亦是面色一很,當即下令,他雖然知道眼前這幫人不好對付,但是如是能夠拿去,那絕對是大功一件,反正又不用自己去拚命,一百個士兵不行,那邊用兩百個,兩百個不行那便五百個…

並且在下令時,順勢便叫人去通知了其他軍隊…

之間岳青一下命令,便有著兩三百個士兵殺向蕭元等人,剎那間…刀劍聲響徹一片。

只不過,才緊緊三個呼吸,兩三百個士兵便被完全掀翻在地,盤荒壯碩的手臂沒有使用任何武器,揮動之下,一擊將四五十個士兵震飛了出去,一片慘叫哀嚎…

見到這樣的一幕,岳青面色凝重了起來,他雖然知道這些人不好對付,但沒想到,兩三百個士兵居然抵擋不住一個回合…這不說以前士兵,恐怕就算一萬士兵來了恐怕也不夠他們打啊!

「你們…,你們居然敢反抗?」岳青語氣冰冷得可怕,雖然心中有些打鼓,但是量對方一時間也不敢把自己怎樣,至少自己乃是一個副將不是?這可是真正的軍中要職。

「大人,我先前便說了,我等無意謀反,不信….你看看這個!」蕭元直接扔出了炎汐給的令牌,他倒不是怕這個岳青,只不過現在不是節外生枝的時候,一千人的軍隊雖然不多,但多是直接滅殺,肯定會引起朝廷的注意,那樣他可就麻煩了。

岳青接過令牌,當下便眼瞳一縮,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立馬單膝跪地:「屬下岳青,見過大人!」

顯然,岳青認識炎汐的令牌,同時他也知道,能夠得到炎汐的令牌的人物,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副將能夠得罪的!

見到岳青突然對著蕭元跪下,衙役們徹底的呆愣起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到底怎麼一回事?

「我根本不是朝廷命官,所以也不是什麼大人,我只不過和炎汐公主有一些交情而已!」蕭元揮了揮手,讓岳青免禮,而後冷漠的道:「我只想知道,蕭家為何被滅殺?」

聽見蕭元的話,岳青神情陡然變得恭敬起來,不是什麼官員都能和公主攀上交情的人,絕對是一個大人物,至少這樣的人物,炎汐公主都敬重著,不然怎麼可能將貼身令牌給他?

所以,岳青心中打著小算盤,想著該怎麼和眼前的蕭元攀好關係,這樣一來,定然前途無量啊!所以,腦子中將蕭家的事情回憶了一下才道。

「回大人,屬下也並不是很清楚,不過屬下知道,蕭家之所以被滅族,乃是因為一個人,那個人叫林烈,聽聞是他像皇上請命滅殺蕭家的!」

雖然蕭元已經猜到了很有可能已經被滅族,但聽見岳青說出滅族兩個字時,顏色陡然慘白,而當聽見是因為林烈的時候,一抹毫不掩飾的殺意陡然散發,讓得溫度下降,讓得馬匹驚懼…就連岳青都覺得頭皮一麻,脊梁骨冒冷氣。

「林烈…好,很好,真的很好!」蕭元怒極反笑,一連說出三個好,但誰能夠聽出那語氣中的寒氣。

將事情的前後因果搞清楚了后,蕭元好片刻才穩住自己的情緒,他知道,現在自己可不能亂了陣腳…

不過他心中已經發誓,林烈不死,他便不能死,誓要拿林烈的腦袋祭他父親蕭濁在天之靈。

穩住情緒的蕭元將岳青等人打發走了后,也讓盤荒等人在蕭家大門前等他,他想一個靜一靜…

奉賢鎮,本就不是特別大,現在的鎮子可以說是陰氣衝天,到處散發著乾涸后的血腥味與腐臭的味道,讓本就已經蕭索的街道,看上去更加荒涼。

蕭元能過感受到在街道上不停飄蕩的冤魂,那無數猶如十八層地獄下飄出來的凄慘叫聲,這裡,不知埋葬了多少人,多少冤死的人。

一條街道前,每家每戶大門緊閉,街道上完全是掉落的樹葉與塵埃,蕭元獨自走在這條街道上,任憑狂風呼呼作響。

而街道的中央處的一條小巷裡,捲縮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少年滿臉泥土,衣衫破爛,正驚恐的望著小巷外的一個人影。蕭元。

「蕭林?」

見到這捲縮的身影,蕭元有些激動的道,但是剛剛將蕭林兩個個喊出口,便又失望了起來…那個以前沒事一直跟在自己身後屁顛屁顛的小跟班蕭林已經不在了..

「公子,該起床吃飯了..!」

「公子,你等等我啊!」

「公子,快跑啊,他們追來了!」

「公子,快躲起來,老爺正到處找你了!」

一句句話語猶如剛剛才發生,猶如就在自己眼前…

在這個捲縮的少年身上,蕭元看到了那個小跟班的影子。

「你叫什麼名字?」蕭元輕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