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道大穴打開,和預想中一模一樣,修為並沒有任何提升,麥哈爾也未曾感受到任何異樣。

不過麥哈爾不曾仔細去查探,畢竟沒有必要。

時間一點點流逝,花斑大虎走走停停,時而繞路,時而趴地前行,時而游水前行。

繞過避免著一個個妖獸巢穴領地,朝著目標進發。

十四道大穴…

十七道大穴…

二四道大穴…

重生之不做炮灰 「咔咔!」

「彭!」

二十五道大穴咔咔彭碎。麥哈爾雙眼睜開,一抹犀利猶如絕世寶劍般的鋒芒從其瞳內一閃而逝。兩滴妖王級精血,消耗一空,卻是一口氣打通十五道大穴。最後只剩下三道大穴。

「嗯?」麥哈爾煉化醒轉后,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坐下花斑大虎渾身妖氣的鼎盛與澎湃。

「幾天不見,就已經突破成為八級妖獸,看樣子馬上就要晉陞九級妖獸了。」麥哈爾喃喃,花斑大虎豎著的耳朵動了動,轉頭呲牙露出諂媚討好的笑容,看著麥哈爾就像看著一個被供起來的大爺。

此時,花斑大虎也已經穿過又一片森林,來到了一個依山傍水的小山谷。站在山谷前,花斑大虎躊躇來回走動,並沒有第一時間進去。反而是在走動中連連抖著渾身毛髮,梳理風塵僕僕,狼狽不堪的形象。很快巨虎威風凜凜,霸道絕倫,百獸之王的氣勢抖了出來,眼神亦變的興奮異常。

麥哈爾盤坐,並沒有催促,只是很安靜的看著這一切。

「吼!」

花斑大虎整理好儀容后,猛然對著小山谷,發出一聲響亮興奮大吼,震動山谷,音嘯清晰。吼吼之聲隆隆迴響在小山谷內,帶著花斑大虎獨有的剛烈威勢,經久不息。

只是,良久良久,山谷內只有花斑大虎的吼聲。

等到花斑大虎興奮瞪著眼站了一炷香,吼音回聲消散。終於,花斑大虎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尋常,與不安。

「吼!」虎吼一聲,花斑大虎箭步如風衝進了闊別多日的小山谷。

入眼之地。血腥,血腥,還是血腥。

遍地血屍,一頭頭顏色各異渾身染滿乾枯血跡的老虎屍軀冰冷僵硬橫躺在地,瞳孔內殘留死前憤怒,怨恨,凶戾,有些死不冥目。

一眼望去,躺倒在各地的虎軀有小有大,幾乎遍布整個山谷。甚至在視線不遠處,有著幾堆篝火殘痕,留下的烤架之上,有著被扒皮斷骨剩下的虎屍。

; 血溪乾枯,虎屍綿延成群。在麥哈爾眼中,這等場景司空見慣,見怪不怪。在花斑大虎眼中卻等同於屍山血海,因為這是屬於族人們的屍山血海。噩耗入心,意義不亞於五雷轟頂。花斑大虎良久怔立原地,眼神失魂,空洞無神。

隨意走過人跡殘留,麥哈爾從殘留人為篝火痕迹中,找到了遺棄廉價的割肉刀劍,取出長劍握在手心,掂了掂轉身走向花斑大虎。

「彭!」「彭!」「咔嚓!」「咔嚓!」

奇異聲響過後,花斑大虎四肢被無情擰斷摔倒在地。猛烈撕心刺痛陣陣侵襲,骨骼恍若被寸寸折斷,散亂斜刺入肉層之中。侵襲的痛楚連綿,針扎萬刺。詭異的痛,令花斑大虎忍不住連連發出凄厲大聲慘嚎,似被投進煉獄受盡折磨。

「帶我去發現中品大果果靈石晶之地,我希望不需要我再提醒你第二次。」麥哈爾冷冷開口,森冷無情的目光注視花斑大虎,帶著冰冷與漠視,令虎心悸。

「彭!」「咔嚓!」

麥哈爾抬手,接好花斑大虎虎骨。復原的花斑大虎眼神陰晴變幻,搖搖晃晃站起身。麥哈爾盤坐其上,冷冷道了聲走,原本還沉浸在空洞中的花斑大虎,立即大踏步的走向山谷深處,只是相較於之前,有種死一般的靜默。

歷經族人被屠殺的一乾二淨,花斑大虎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麥哈爾並不會去多說多做些什麼,他現在在意的是,花斑大虎所發現的寶藏,是否被人捷足先登。山谷深處依舊有許多屍體,不過花斑大虎並未朝著最深處而去。走到半路,花斑大虎拐彎來到某個不起眼虎穴石洞前,躍了進去。

虎穴內空空蕩蕩,道路清冷,有爪痕開鑿的痕迹。行進路中光線明亮,隨著花斑大虎七拐八繞的一陣前行,眼前漸漸開朗。

「吼吼吼!!」

在進入這裡的瞬間,一聲聲奶聲奶氣的虎嘯驟然而起,此起彼伏。

「吼!」

花斑大虎渾身一震,虎頭揚起,亦是發出一聲驚喜虎嘯,兩相輝映。

麥哈爾神色不動,目光掃過,仔細打量四周。滿地奇異藍葉,一顆枝葉茂密,深藍參天的滄桑古樹撐起半邊石洞,樹體虯結,樹根錯綜。所開之葉卻是美輪美奐,晶瑩剔透之色。古樹四周,一共圍攏著七頭色彩各異的幼年小虎,並沒有任何攻擊力。

在轉向之時,麥哈爾瞳孔一縮。

一隻枯瘦乾癟成皮包骨的白虎正從旁抬眼望來,目光渾濁平靜,可體內妖王級火山般毀天滅地的氣息,欲欲動蕩,浩捲起陣陣驚天元氣。

「吼!」

花斑大虎立即迎上前,看了一眼枯瘦白虎,吼了幾聲,在述說什麼。

不久,白虎體內氣息力量平靜下來。

奇幻異典 「年輕人,我虎族歡迎你。」蒼老慈祥之音從白虎張合的口中傳出,有種怪異,「妖獸天生智慧低下,不會思考不會說話。除非修為通天,超脫獸身。不過我虎族有些際遇,在十二萬年前,一位蓋世強者在此坐化,親手栽種下這顆通神果樹,十二萬年下來,幾番花開花落結下一些通神果實,我等吃后自然通靈。」

白虎能周全透底解釋這番,沒有直接痛下殺手,似乎已經證明了善意。

「你的來意我已經清楚了,人類我可以滿足你。隨我來。」蒼老白虎說完起身。

當先朝著古樹另一端走去,麥哈爾沒有猶豫,大步迎跟而上。白虎慢悠悠前行,帶著麥哈爾來到另一端的牆壁前,隨著目光,麥哈爾模模糊糊看清了一道已經嵌入石壁,成為化石的骷髏人影,而在枯骨化石指間,一枚時空內戒閃爍著幽暗的光,灼灼發亮。

十二萬年前蓋世強者,所經不起的滄海桑田,世事變遷。

斗轉星移下,這枚時空內戒竟能不朽傳承至今,堪稱神跡。

「這枚時空內戒每百年,會自動掉出一顆靈石晶。」蒼老白虎細語,目光轉下了化石之下,「這腳下有字,暗痕迹來看,應是十二萬年這位強者所刻。人類,若你能把握這份機遇,就算你有緣,若沒有切不可強求。」

蒼老白虎長輩般囑咐完,轉頭晃悠悠的走向大樹另一端,並不停留,明有規避之意。

麥哈爾收回目光,低頭將模糊的各種字跡盡收眼底。

字跡刻畫分為很多種,是為不同的語種,只有一種是現今外界通用語,也是麥哈爾認識的。

「三叩,可得傳承!」

點點頭,得傳承,叩謝恩,這本就是天經地義。並無不可,麥哈爾跪地咚咚叩響。「咔!」叩完抬頭,原本幽光時空內接遍布裂痕,彭的聲,炸裂疾散。哐當哐當聲中,光澤閃耀中,一大片物品從破碎的時空內戒里掉了出來。

「中品的大果果靈石晶!」麥哈爾喃喃。

揮手抓握,一顆顆晃眼的大果果靈石晶被甩在一旁,粗略計算,足有五百之數。直到一堆大果果靈石晶被全部掀飛,才露出了另一件詭異的物品。純白圓形,巴掌大小,形似佩戴胸針,其上刻有一字古老而又神秘,卻不知作用。這是除了大果果靈石晶,唯一的另一樣東西。

麥哈爾珍重收好這枚純白圓形。

十二萬年下來,滄海桑田。

一位蓋世強者家底如此淺薄,或許有些寒酸,可這也在情理之中。

並沒有什麼失望之色,麥哈爾繼續盤息凝坐。

有大量中品大果果靈石晶的輔助,麥哈爾想要突破最後三道大穴,輕而易舉。

沒有猶豫,握住一顆靈石晶,麥哈爾就開始陷入修鍊。

二十六道大穴…

二十七道大穴…

「區區垂死的一重天妖王也敢呲牙?不知死活!」

放肆狂笑之聲隆隆從大樹另一端傳來,隨之虎吼之音咆哮。施展兵殺技帶起的天地元氣隆隆之音不斷迴響,配合著一聲聲呼和大喊,直接打斷了麥哈爾即將突破第二十八道大穴的機會。

「轟!」

麥哈爾周身煞氣暴漲,連殺兩大妖王級妖獸,無數煉靈九重高手所積攢而起的無邊無際翻滾不休凶煞之氣狂涌擴散,陰寒隨煞陣陣瀰漫。

; 怒火燃燒,麥哈爾拔劍起身。周身煞氣沸涌,虛幻踏動步伐,行向藍葉古樹的另一端。

在一端古樹邊,人虎交戰。

妖王級蒼老憤怒虎吼聲透著蒼涼疲憊與虛弱,它已經很老了,戰力十不存一。

被人類三大煉靈九重後期高手使用一劍一刀一扇三相配合擊打圍攻,將其妖王級逼得連連後退,躲閃不及時噗哧破開血肉,皮可見骨。令三大高手興奮連連,高呼吶喊,攻勢愈發凌厲,顯然能擊殺一頭妖王級妖虎所獲得的好處,令三人急不可耐。

麥哈爾出現看到的就是這岌岌可危一幕。而在洞口處,還躺倒著一位正捂著傷口呼呼粗喘的煉靈九重後期高手。顯然,妖虎在之前,已經重傷一人。

「吼!」

花斑大虎狂吼一聲,眸中血紅,丟下顫抖倉惶的小虎們,撲殺向三大煉靈九重高手。

凌霄大圣 「八級妖獸?等殺了老的,再來殺你這個小的。現在給我滾。」使扇翩翩青年冷喝,鐵扇揮舞,優雅中提扇一掃,砰的一聲,花斑大虎毫無反抗的被掃飛,噗通重重摔地,滾了幾滾。

使扇青年收扇,目光轉動,當看清麥哈爾之後,臉上又是一喜,脫口而出:「麥哈爾,你果然在此。」

「哦?你認識我?」麥哈爾問。

使扇青年見麥哈爾問話,冷笑一聲,目中泛起寒意:「何止認識,恐怕現在政爵領進入妖荒內的所有高手都認識你。你忘恩負義,自己招惹上一頭土盔龍鷹妖王,路過的羅琳大人好心救你,與土盔龍鷹大戰廝殺,想不到最後你麥哈爾狼子野心,趁亂奪走了最珍貴的妖丹,還倒打一耙。羅琳大人已經發下兩百大果果靈石晶懸賞通緝與你,你必死。」

「忘恩負義?懸賞通緝我?」麥哈爾喃喃,手中長劍高舉。

「星寂流光!」

「轟!」

無盡虛空元氣隆隆捲動,古樹藍葉撲天。長劍之上散溢飄飛起漫天星華之光,晶晶點點,美輪美奐,燦爛若星辰的劍光劃出一條星光弧線尾翼。夢影流光,空間寸寸扭曲變幻,恍若這華麗的一劍,是一柄絕世寶劍貫空穿行,泛出一絲淺痕波瀾。

「山雲扇擊。」

使扇青年冷目斷喝。手中扇影疊閃,虛空化出千影萬幻道,殘捲起漫天扇影。密密麻麻像若孔雀開屏,虛幻中,一把巨大鐵扇組合而成,虛實交替形若一體。砰砰砰蒼穹元空炸起漫天元氣,浩蕩起伏,大扇揮掃向星光長劍。

一劍一扇,在虛空悍然相撞。

「嗤嗤嗤!」

狂暴相撞的元氣轟轟絞殺,浪潮洶湧,爆起的衝擊向四面八方轟轟橫掃。長劍星光隨之一觸即潰,化為漫天晶亮。鐵扇橫掃而下,使扇青年嘴角亦浮現冷笑。

「嗆啷!」

金鐵斷響,手中鐵扇拋飛,使扇青年嘴角冷笑一瞬凝固。

眼前耀眼犀利的寒光,冰冷森寒。在虛空一閃乍逝,噗嗤帶起一條噴濺的鮮血。

長劍淌血,麥哈爾目中殺氣狂涌,看向了另兩位還在糾纏妖王級妖虎的兩人。

「不可力敵,快走。羅琳大人就在附近,找大人們來收拾這個麥哈爾。」其中一人見同伴已死,大事不妙下,大喝一聲,立即抽身暴退,兩人身形掩護,匆匆退出石道。

在兩人退出不久后,通道內隱約傳來一陣隆隆坍塌之聲,沙石煙塵瀰漫。兩人為了防止麥哈爾逃走轟塌了石洞。

麥哈爾看著兩人逃走直至轟塌洞口,都並未阻擊。

反是順手抹殺了另一位垂死的煉靈九重後期高手,煉化出兩滴煉靈九重後期精血。

而唯一有戰力的蒼老白虎渾身刀劍划傷,氣息萎靡,已然倒地。

垂垂老矣的老虎歷經這一場大戰,已然油盡燈枯,眼神渙散,身周透出死氣。

一群小虎圍攏在側,目中茫然不知所措。 寵妻成癮 花斑大虎上前,嗚嗚發出悲凄之吼。

平靜中收回目光,蒼老白虎生命衰竭,麥哈爾做不了什麼,退在一邊盤坐而下。

體內轟鳴流動兩股熱能同時煉化成為星戮鬥氣,氣息增長起伏動蕩,轟擊衝撞第二十八道大穴。

周身散發的強盛犀利氣勢,肉眼可見,愈發強盛跌宕。

最後雖只有一道大穴需要打破,可兩滴煉靈九重後期精血,只能算是微乎其微。

片刻,麥哈爾煉化睜眼。

「人類!」

蒼老白虎叫了一聲,驅散身邊虎,渙散無神的虎目看向麥哈爾,巨大的身形搖晃著挺直站起。

麥哈爾上前,微微躬身,等待蒼老白虎下文。

「剛剛你這神法?」白虎目中漸漸泛起精芒,精神奕奕,恍如開始恢復。

以白虎如人心智,怕是早已看出。可還要出言詢問…麥哈爾點頭中明白了白虎用意。

「此乃巫術,煉化人妖屍體妖軀,可以不斷增強鬥氣修為。」麥哈爾換詞宣意,道出實情。

蒼老白虎聞言,虎口發出開懷大笑。

「好好好!!」激動顫聲連連,下一刻,蒼老白虎虎臉一綳,目光直逼麥哈爾,「人類,你隱隱即將突破神台境,我願將屍軀拱讓於你煉化,助你一臂之力,突破神台。但我要你答應,保我虎族血脈此劫不滅。」

麥哈爾點頭,沒有猶豫,斬釘截鐵道:「此劫來人只有煉靈層次高手。若我突破神台境,此劫我麥哈爾發誓,保你虎族血脈不滅,並幫你將屠你虎族之人,全部滅殺,還你虎族朗朗乾坤。」

「謝謝你,人…類…」

蒼老白虎點點頭,目中迴光返照的神采,快速消退,原本精神奕奕的面容,浮現一個凝固不動的笑臉。

麥哈爾點頭,手中長劍寒芒電掣,咻刺破空。

噗哧一聲,犀利的劍光洞穿頭顱,在蒼老白虎還未自行完全隕滅前,搶先一劍擊殺。

在旁虎群低頭,並沒有仇恨兇惡憤怒,因為,它們擁有智慧。

捨己為人的蒼老白虎,用屍軀換來麥哈爾的庇護與承諾,聽看在耳,如何不明蒼老白虎苦心。

殺死蒼老白虎之後,麥哈爾手掌立即搭上白虎屍軀。

; 將白虎妖王妖晶給予花斑大虎后。

麥哈爾沉息盤坐,雙眼精光開闔。

「第二十八道大穴!」

經脈內無邊無際的灼灼熱能嘩嘩流轉,沸騰煉化。

源源不斷的星戮鬥氣,流動全身,時時刻刻砰砰撞擊大穴屏障,一浪一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