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酒吧裏的客人,都在看戲,沒有一個說要上前阻止的意思,沒有誰願意當出頭鳥,因爲那是很作死的行爲。

“住手。”

就在這時,一聲怒喝從樓梯口傳了過來。

小強冷笑一聲,然後看向樓梯口。

只見兩人正往自己這邊走來,而兩人的身後都跟着兩名穿着黑色西裝的大漢,他們腰間的衣服都有點鼓起來,小強一看就能看出來,他們都帶着槍。

щщщ ▪ttκa n ▪C○

葉寒三人一看,就知道了幕後老大來了。

沈進,賀老六。

而葉寒和幽靈也站了起來,走到小強的身旁。

小強和幽靈兩人很識相的往後站了一點,一副葉寒是老大的模樣。

幽靈和小強看上去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在氣勢上,就已經超越了對面。

“你們有大的勇氣,居然敢來這裏鬧事!”沈進第一個開口了,臉色陰沉的說道:“你們難道不知道,這裏是我沈進的場子麼?”

“哼,砸的就是你的場子。”葉寒冷笑道。

嗯?

沈進打量着葉寒,頓時發現,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自己今天自己派人去襲擊的葉寒。

“是你!”沈進沉聲道。

而賀老六也眯起了眼睛,他記得眼前的這個男人,上次在BOBO酒吧,左毅還一副對他言聽計從的模樣。

難道他就是左毅的師傅?

賀老六想道。

“沒錯,就是我。”葉寒冷笑道:“我就是你今天派人來襲擊的那個人。”

“各位,今天這是私人恩怨,還請各位離開,抱歉了。”賀老六對着周圍的觀衆說道。

而在酒吧大門外,走進了十名身材魁梧的黑衣大漢,將葉寒三人團團圍住。

那些觀衆雖然想繼續看下去,但看到這個陣仗,很識相的統統離開。

很快,酒吧裏的客人們全部走光,剩下了對持着的雙方。

葉寒三人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眼裏的不屑沒有絲毫的掩飾

在他們看來,這些人都只是渣渣而已,有槍又怎麼樣,還不是被虐的份。

“好了,現在就剩下我們了。”賀老六沉聲說道:“我見過你,你是左毅的師傅吧,上次還在杭州救了左毅的人。”

“沒錯。”葉寒淡淡的說道,沒有否認。

“你爲什麼要來砸我的場子。”沈進沉聲道。

“嘿,你還好意思說我,那你今天中午爲什麼要派人來餐廳襲擊我。”葉寒反問道。

沈進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想不到葉寒居然能知道是他乾的。

“關我什麼事,你怎麼就能斷定是我做的。”沈進說道。

“嘿,還不承認,你的手下都已經說了。”

葉寒冷笑一聲,扭了扭脖子,說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餐廳外面看着,我早就發現你了,嗯,在你身旁的兩個人是誰呢?”

沈進再一次震驚了一下,他這時候繼續裝什麼都不懂已經沒有用了。

“你只是一個打手而已,肯定是有人指示你的。”葉寒冷笑着,眼裏殺意涌動,“快說,是誰指示你派人襲擊我的。”

沈進有點慌了,他可是親眼見識了葉寒的手段,知道葉寒的實力很恐怖,但現在已經懷疑到他的頭上了,而且他就是主謀之一,雖然身邊有着這麼多人,但他莫名的感到了慌亂。

“嘿,小傢伙,誰給你的勇氣這麼拽的。”賀老六在這個時候發話了,“就算你是左毅的師傅,但這裏是我的地盤,還輪不到你撒野。”

聽到自己的舅舅說話了,沈進的底氣也足了起來,說道:“沒錯,你不要忘了,你現在是被我們包圍着,你認爲你有審問我的資格嗎?”

“沒錯,中午的事情就是我乾的,但你能把我怎麼樣?”沈進很囂張的說道:“就憑你們三個人,能和我們十幾人對抗?”

葉寒不屑的目光看着沈進和賀老六,而幽靈和小強的嘴角也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他們看來,這些人挑釁葉寒,簡直就是找死。

“好,既然是你乾的,我給你兩條路。”葉寒眯起眼睛,殺氣緩緩的釋放出來。

“一,說出指示你的人,我還能給你一條生路。”

“二,我打到你自己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賀老六聽到葉寒的話,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而包括沈進在內的所有人,也跟着笑了起來。

在他們看來,這是最好笑的笑話。

而在幽靈和小強兩人看來,眼前的這些人,是在作死。

“小子,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賀老六說道:“你認爲,你有說這話的資格嗎?你們只有三個人,嘿,難道你們想用三個人對抗我們十幾人?”

“小子,我覺得你應該看清楚你自己的情況,我也給你兩條路,一,跪下道歉,並且賠償這裏的損失,二,我們教訓到你跪下,然後賠償損失。”

賀老六說完,眼裏閃着寒光,嘴角露出一絲嗜血的笑容,“不要以爲你是左毅的師傅就有了和我們對抗的資格。”

“哦?”葉寒冷笑一聲,說道:“賀老六,你只是一條狗而已,你有什麼資格這麼和我說話,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血竹幫裏威望最大的,這也是你的底牌,你認爲夏紫嫣不敢動你,所以就一直都很狂,哈哈,在我眼中,你就是一條狗,只會叫,卻不能有所作爲。”

“上次血竹幫和青幫的戰鬥,其實你也有參與進去,並且站的是青幫那一邊,哈哈,你現在是薛軍的狗,聽着他的命令,他叫你咬誰你就咬誰!”

“你是青幫在血竹幫最大的內奸,我說的沒錯吧。”

葉寒說完,滿臉不屑的看着賀老六。

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賀老六這種人。

“你放屁!”賀老六怒吼一聲,“小雜種,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是青幫的人,還有,我們血竹幫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說三道四,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你今天,如果不跪下,那麼你就不用離開這裏了。”

“哈哈,證據,我多的是,你要不要看看,我把這些證據曝光出來,夏紫嫣的表情,還有血竹幫各個核心成員的表情,嗯,他們的臉色一定會很精彩,嘿嘿,或許你的更精彩,因爲你是這些證據的主角。”

“不要以爲我不知道,相反,我知道的比誰都多!”

葉寒說完,扭了扭脖子。

“哈哈。”賀老六怒極反笑,嘴角那嗜血的笑容越來越濃,“小雜種,就算你是左毅的師傅,但現在,恭喜你,你徹底的激怒了我,現在就算你下跪,你也不可能活着離開這裏。”

“哈哈,和我說這話的人有很多,但他們都死了。”葉寒冷笑一聲,“你覺得,就憑你這些人,就能把我留在這麼?”

“你太天真了!” 眉心之處,紫色閃光,漫無邊際的識海之中,一顆紫色菱形晶石困在精神力中緩緩旋轉,本來是一點一滴壯大精神力的晶石,變成了被所剩不多的精神力極力壓榨,如果這顆晶石有靈性的話,恐怕早就要生氣了。

「誰說我沒有靈性!我已經忍得夠久了!!!」

清靈的識海之中,一聲怒極的咆哮聲響起,忽然響起的聲音讓清靈氣息滯,心中懼意的同時,一種無處使力的感覺,不知道該防備哪裡。

一邊照看著爐鼎中的丹藥,一邊強打起精神,「什麼人!」

清靈心中的恐慌也自然被身邊的泉泉第一時間感覺的到,它也在同一時間,按照清靈精神力中傳來的訊息,分出了一縷神識,融入清靈的識海。

只見識海中亂成一團,一團團星雲如同風暴過後一般一片扭曲,識海正中心,精神力聚團兒的地帶,一顆紫色晶石上幻化出一對大眼睛,怒視前來的泉泉的神識。

「去告訴你那小主人,大爺我忍夠了!你們主僕倆是要壓榨死我才甘心嗎!以為精神力都是憑空冒出來的嗎?在繼續下去,大爺我要被榨乾了!」

「你是什麼東西?」好不容易分出精力的清靈也幻化出一個虛影來到自己的識海中,剛一出現就看到了這個朝泉泉大吼大叫的晶石眼鏡。

丹藥的煉製已經在緊急關頭,如果在此出現了異常狀況,清靈決心要把這顆忽然出故障,跳出來搗亂的晶石給碎屍萬段!

陰測測的目光讓晶石怒氣忽然矮了一截兒,似乎意識到它暴漏出自己的存在,幻化出的那對大眼睛瞪著清靈,等待著識海的主人向他下判決。

「你是那顆紫色晶石?」雖然不確定,可是能夠出現在自己識海中的東西,除了晶石之外,就沒有其他外物了。

被道明了身份,紫色晶石也不在隱瞞,竟然微微一震,大有一番挺起胸膛做人的氣概,大方承認,「沒錯!大爺我就是你眉心處的那顆晶石!請叫我紫寶!」

「不管你叫什麼,不管你是什麼東西,現在是我煉丹的重要時刻,你最好給我乖乖配合,不然如果煉丹失敗,不管我用什麼辦法都會把你徹底摧毀掉!」清靈冷言冷語,給紫色晶石最後下了通牒,神識也不在識海中過多停留,直接出去,繼續一心撲在煉丹上。

識海中,紫寶愣了愣,大跌眼鏡,看這還未走的金龍泉泉的神識,怪異的大叫,「哇啊啊啊啊啊!!氣死我了!那小妞竟然威脅我!她威脅我!你聽到沒!她在威脅我啊!」

泉泉沒好氣的白了紫色晶石一眼,帶著責怪的語氣,「活該!誰讓你在這個時候招惹了小姐姐,你不知道小姐姐為了煉製好這顆丹藥,花了多少心思,這可關係到對她來說,一個很重要的人的今後,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合作吧,你這個狀態大概也是和小姐姐有了契約之類的東西在約束著,所以你不老實幫她的話,或許她真的會說到做到,把你滅掉……」

「唉~~你好自為之。」泉泉語氣一頓,一副少龍老成,無奈的搖著小腦袋,施施然的也竄出了清靈的識海中。

紫寶這個忽然出現的意外,泉泉並不擔心它會影響到自己的主人清靈,因為早在紫色晶石紫寶出現,發脾氣大吼大叫的時候,泉泉就看出來,這顆晶石也是在某些地方成為了清靈的附屬品,它如果受不了,大可不必吼叫,直接走人就好,而吼叫的同時,也在說明它暫時離不了清靈的識海。

先被威脅,后被警告,紫寶發現此時它確實沒有任何立場。而意外的沒有耐性,暴漏了自己的存在,今後想要好好的在清靈的識海中過活,今天不付出點力量今後的日子自己就要難過了。

「算了!就當大爺我倒霉吧!」紫寶嘴硬,心裡卻已經服軟,清靈的神識離開之前,那警告的意味和冰冷的目光,著實讓它記憶深刻。那句『徹底摧毀掉』讓它想起就不由的渾身打顫,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能夠讓它『粉身碎骨』的人確實就只剩下清靈了……

「唉~~我來幫幫你!」

紫寶一鬆口,龐大的精神力直接牽引著泉泉輸入清靈體內的龍力,瞬間將龍力化為真元,供清靈使用。有了紫寶的加入,清靈只覺得身上驟然一輕,煉起葯來說不出的自然。

最後的半日煉藥期限緩緩度過,不久之後將會是七品丹藥造化再造丹練成的一刻——……………………………………………………

其實我想說,我在之前埋了很多伏筆,但是親們都沒有看出來,大家不要催,劇情在進展,慢慢來,最近發現你們的有些提議都是我已經想到的,奈何劇情要一點點的度過,所以你們想看到的一些事情在今後才會發生。=3=感謝支持,愛你們呦~ 黎明的夜空一道破曉之光劃過,星辰最後閃爍點點光亮,便被一輪升起的紅日掩蓋了光芒。

造化再造丹已經煉製到第七日,離丹成也只是瞬間的時間差距。紫寶的意外出現沒有成為煉丹的阻礙,反倒是為造化再造丹的練成,推了一把助力。

紫氣東來,造化再造丹吸收了日出時天邊的一縷紫氣,在爐鼎中旋轉的速度緩和下來。忽然間,風雲驟變,剛剛放晴的天空凝起團團密雲。

「丹藥成了!」

清靈緩緩吐出一口白色濁氣,抬頭望天,神色慎重起來。上一次煉製七品丹藥是在仙道學院內院丹成,有機緣巧合之下沒有出現高級丹藥丹成時的劫雲,而這次不同,眼看造化再造丹就要成功,天空之上的劫雲也開始凝氣,孕育。

接下來還有一場仗要打,清靈清楚,只有徹底擋住了待會兒的丹雷之後,造化再造丹才算真正的丹成。

「小姐姐,交給我吧,你再此好好休息。」

泉泉凌空來到清靈眼前,昂頭看著空中的密雲,語氣凝重。它清楚清靈此刻的身體虛弱,根本就擋不下將要降臨的丹雷,這次它就算是暴漏龍氣,也要站出來幫住清靈抵擋丹雷。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這……」清靈猶豫不決,她也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七品丹藥的丹雷不同於小雷劫,那可是幾乎和渡劫期修真者渡劫時的雷劫相媲美的。如果清靈擋住還好,如果擋不住,她辛辛苦苦煉製出的七品丹藥將會在最後一刻空虧一潰。

交給泉泉來抵擋丹雷,絕對是萬無一失,可一旦這樣,泉泉擋住雷劫的同時,周身龍氣散發,如果被修真者發現,那它的存在必定會引起眾多修真者的窺視。

龍可是渾身是寶,一條龍出現在中域大陸上,沒有海上龍王的守護,可想而知,會有多少修真者前來做一把屠龍『英雄』。

「哇咔咔——不要跟我搶,本大爺剛剛損失了那麼多的力量,你們好意思跟我搶嘛!」喊聲大起,清靈眉心處的紫色晶石閃爍,一個幻化出的紫色糰子虛影出現在清靈和泉泉的面前。

不想也知道這個虛影就是紫色晶石——紫寶。

「清靈小妞,那些丹雷就交給我吧,我會處理的妥妥噹噹的。」

「你行嗎?」清靈當即就懷疑起來,只是一顆晶石而已,在丹雷之下不被劈碎了才怪。這顆晶石能夠讓精神力壯大,她留著還有用,如果碎掉了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