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黑煞土只要跟魔法氣息接觸,就會對魔法元進行污染和侵蝕,輕則讓魔法元失去效力,重則會在污染魔法元的時候反噬了施法者本人。

若是遇到一些不認識黑煞土的施法者,遇到這種情況就等著被污染和侵蝕,從而遭到嚴重的反噬吧!

所以,玄君才說小雀這貨太陰險的。

「殿下,跑啊!」而在玄君應付黑煞土的時候,小雀已經拉著蘇昭就跑了。

沙曼和小白斷後的跟著蘇昭一塊跑、逃跑的蘇昭就感覺不出自己到底是什麼情緒了,玄君竟然對自己動手,而且還是下了死手,即便是明知道玄君喪失了記憶,但是心中的震驚和憤怒還像是潮水一樣翻湧了出來。

感情從來都是不理智的!

玄君本想再釋放一個魔法,封死這些人,或者殺滅這些人的時候,目光卻在看到黑煞土的時候停下了,然後玄君手一揚,將這些黑煞土都收下了。

黑煞土可是相當珍惜的,尤其是小雀扔出來的這些黑煞土來自極北之地的深淵地下,腐蝕和反噬的效果更強。

「玄鬼門!」

玄君看著逃走的小雀,似乎是終於確定了什麼!玄鬼門這個神秘的組織,傳說只有十個人,卻是讓大陸上頂尖強者們最避諱的,而在低級修鍊者中名聲不響亮,甚至很多修鍊者都不知道這個玄鬼門的。

因為絕大多數的修鍊者根本就接觸不到,也認識不到玄鬼門了。

正是太過古老和神秘,也就不為人所知了!

「不過玄鬼門的都是個老怪物了,還從未見過這麼年輕的成員,是新加入的?不太可能!」玄君又沉吟了起來。

然後玄君回想了一下剛才小雀出手,認定小雀的實力太差勁了,她也就是逃跑的時候速度還快一點,除去速度之外,真是一無是處的,這樣的人若是能夠加入玄鬼門,那黑龍赤凰那樣的人更能加入了。

還是自己想多了啊!

最後,收起了黑煞土的玄君沒有緊追不捨的殺掉蘇昭等人,因為蘇昭等人不值得玄君動手,幾個螻蟻一樣的人類而已,犯不著!玄君可是很忙的,根本就沒有時間陪這些人玩。

小雀的逃跑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蘇昭加持了風元素的情況下,竟然還是跟不上她的速度的,所以還是被小雀拉著跑的。

沙曼和小白遠遠的跟在後面,等跑出去足夠遠之後,小雀才停下了,見玄君沒有跟隨上來,鬆了一口氣之餘,小雀就開始心疼自己剛才扔出去的黑煞土了。

「殿下啊,玄君是不是瘋了?為什麼要對殿下出手啊?」

小雀很不能理解啊,之前玄君跟殿下的關係已經很好了啊。為什麼這次一見面竟然還要動手啊。嚇死人了,要不是自己跑得快,真的會被玄君弄死的。

「他失憶了!」玄君已經分不清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了、這麼狗血的事情都被自己給遇上了,清遠的本體消失之後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示意了。

好憂傷啊!

沙曼和小白從後面追上來了,沙曼就一臉敬佩的看著小雀,論實力和戰鬥力,沙曼能把小雀給秒成渣,可掄起速度來,他這個血族中最強大的人竟然都追不上。

「殿下,我們往哪走?」沙曼用眼神表達了對小雀的尊敬之後,就詢問太子了。

森林這麼大,他們得有個目標啊。

蘇昭……

能帶路的神曉瑜被玄君給抓走了啊!

玄君的目的不難猜的,神曉瑜是神宮的皇族,玄君自然是想用神曉瑜對付神宮了,可是在沒有神曉瑜的情況下,蘇昭根本就不知道去哪裡尋找光明法魂的魔獸。

而且,蘇昭還是很擔心的,玄君這人在損失了一定的記憶之後,必然是變得更加危險了,他抓走了神曉瑜,會不會殺掉人家?

所以,思忖了一番之後,蘇昭還是決定去魔域兵團的駐地卻看看,雖然魔域兵團收縮了戰線,但是他們的總部就在魔域森林呢,就是大周跟大楚交接的一大片森林。

而且魔域被他們拿下來之後、這些傭兵們很「自覺地」把整個森林都佔為己有了。

在森林內是很容易找到他們的總部的,且在森林中能夠遇到他們傭兵的概率也很大。

森林中穿行,對蘇昭來說是很新奇的體驗,穿越來之後,蘇昭出城的機會實在是太少了,魔域森林也是來了一次而已。還是小雀帶著她來的。

「殿下,您看這種藥草,處理傷口的時候是很好用的!」

「殿下,這種小蟲子能夠帶著咱們找到水源的!」

「殿下,這種魔獸最危險了,別看級別低,但是攻擊了它們之後,它們的死亡會引來幾乎整個種族的追殺。所以還是不要碰他們的好,當然了,這種魔獸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那我們就不要招惹他們了!」

蘇昭就看著被小雀所的危險魔獸發獃,那所謂的危險魔獸外形很像是巨大的老鼠,賊頭鼠腦的卻並不會讓人反感,反而是看起來萌噠噠的!

要不是小雀提醒,蘇昭還真想抓一隻這樣的魔獸回去玩玩呢,而且看這魔獸跳躍敏捷的樣子,他的後腿肉肯定是很好吃的。

蘇昭就在想啊:自己以後玩消失的時候,還得帶上小雀啊。

看起來傻乎乎的小雀簡直就是活寶典啊!對蘇昭這種什麼都不知道的冒險白痴來說,有小雀在身邊是可以省去很多麻煩的。

「小雀啊,你知道哪裡有光明法魂的魔獸么?」蘇昭就問。

小雀想了一下,然後從自己腰間的掛袋中取出了一張地圖,看了半晌才說:「一直往西走,等到了一個峽谷之後就是了,不過那些魔獸都生活在一片沼澤地中,很難捕捉啊!那沼澤地中還有活的毒霧。」

關於小雀所說的危險,蘇昭暫時不去想,只要小雀知道地方就好了。

不過蘇昭還是要先去看看神曉瑜的,神曉瑜對蘇昭很不錯,蘇昭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神曉瑜有危險而不去救。

並且在去魔域兵團總部的時候,蘇昭還給神曉瑜的侍衛鶴傳去了信息。

收到了蘇昭信息的侍衛鶴別提多鬱悶了,小主人怎麼就不能消停一下?!整天惹事、出事!這一次隨著小主人出來,侍衛鶴就覺得自己要被累死了。

在侍衛鶴趕往魔域森林的時候,蘇昭已經碰到了玄君兵團的人。

「這片森林已經封鎖了。你們來這裡太危險了!如果有我們兵團的避諱,則會好很多!」對方的傭兵團小隊有十幾個人,實力都不錯,帶隊的是兩個武皇。

這些人在遇到蘇昭的時候,還好心的提醒。不過這種提醒也帶著言外之意:加入我們兵團吧!這樣就可以得到兵團作為後盾的保護,那麼在這一片就可以橫行無阻了。

並且在說話的時候,對方的人就開始擺陣了,十幾個人呈扇形圍了上來,完全是把蘇昭等人給圍起來了啊!這些人完全是不要臉、不怕暴露目的地,準備動手!

「可以先帶我們去總部?」蘇昭看了看自己的身邊,沙曼在沒有獸化的情況下,就像是一個身體素質超好的低級武者,而小雀的實力只有武皇初級,小白就更不用說了,雖然穿著黑披風很神秘的樣子,但是身上的氣息波動很弱。

所以,對方肯定是覺得蘇昭等人隊伍的實力低,他們可以欺負、拉攏,甚至是要挾了。

「呵呵~少年,想進我們總部是好的,但是你需要加入我們的兵團,在我們兵團立下足夠的戰功之後,才有資格進入總部!」對方貌似很和藹的規勸,卻句句不離要蘇昭他們加入兵團。

蘇昭覺得玄君的人簡直瘋了,這麼喪心病狂的拉人是為了那般?玄君最近一段時間拉攏的人實在不少了,魔域兵團迅猛的發展,如今人口恐怕已經超過百萬了!這麼多的人必然會引起神宮的懷疑,刺激神宮動手。

還是說,因為神宮已經表露了要動手的跡象,所以,玄君和手下才這麼瘋狂的呢?!

「你們不怕我們是姦細?」蘇昭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問出了這樣的話。

可在蘇昭問出來之後,對方帶隊的兩個武皇立刻就鄙夷了起來,這倆中年男人傲慢的看著蘇昭:「我們兵團是天下獵兵的歸宿,誠心實意的加入我們兵團歡迎,但只要有一點的非分之想,弄死你們太簡單了!」

「對~我們可以虐殺了你們!」隊伍中,一個打扮另類的少年開口補充。

蘇昭忍不住的看了那少年一眼,因為那少年的一頭黃毛實在扎眼,這貨不會是用了什麼染髮劑將自己的頭髮染色了吧,這個時代也流行染髮啊。

而且這少年穿著類似哈倫褲的肥大褲子,上半身卻是貼身小馬甲,腰上掛著兩把刀,完全就是古惑仔混混的打扮。那一張還算英俊的臉上帶著的臭屁表情都要牛上天了!

「看什麼看!再看小爺先弄死你!」黃毛相當囂張。

領隊的兩個武皇也沒有吭聲,很放縱的讓黃毛撒潑,這些人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蘇昭等人都加入他們兵團的,若是蘇昭等人不識相,那太簡單了。

跟他們動手,俘虜了之後抓回去做奴隸兵!

反正他們秉承的就是主人玄君強硬的、惡劣的意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殿下,要不要弄死他們?」小雀在聽到黃毛痛罵之後,竟然十分興奮,那帶著星光一樣的大眼睛充分表明了此時小雀那難以掩飾的亢奮心情。

蘇昭算是明白的,小雀兩大愛好:吃飯和斂財!而打架衝突就是斂財最好的方式啊,只要動手了,小雀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從他們的身上搶走東西了。

那可都是錢啊!

「哈哈~開玩笑呢吧!他們還想弄死咱們!」黃毛譏諷的大笑了起來,對方隊伍里的武者們就跟著哈哈大笑。

「打殘就行,不用弄死!」在他們的大笑聲中,蘇昭就帶著人動手了。因為對方都是玄君的人,所以蘇昭還是給玄君面子的。

立刻選擇了獸化的沙曼差點把這些人嚇死,他們這些人不是沒遇見過血族人,但像是沙曼這樣瞬間獸化,而且獸化之後理智尚存的人太少了,這些人就意識到,他們是不是遇到了一個頂尖的血族人啊。

頂尖的血族人可是無價之寶啊,這些人剛想上來群毆抓住這個血族人、好回去邀功領賞的時候,領隊的兩個武皇就被沙曼給秒殺了。沙曼也沒有弄死他們,只不過是打暈了而已,不過手段太暴力,倆武皇傷的不輕。

剩下的一群人都被蘇昭帶著小雀收拾掉了。修為只有武王的蘇昭打的酣暢淋漓,對方的修為跟自己差不多,所以打起來更加帶勁,而憑藉法魂和技巧的優勢,蘇昭應付這些人太簡單了。

戰鬥剛開始,那叫囂的十分囂張的黃毛卻扭頭就跑。

兩個領隊的武皇都被打慘了,留下來幹嘛?!等死呢么?

一邊跑,那黃毛還一邊發信號!整個魔域森林都是我們兵團的,敢在森林裡對我們的人動手,活的不耐煩了你們!

「饒命啊!好漢饒命,我身上有秘密啊!」剛發射了信號。黃毛就被蘇昭給按住了。

黃毛的修為太低劣,蘇昭抓住他太簡單了。本來蘇昭就沒想殺掉黃毛的,一看這貨貪生怕死的模樣,完全就是讓他帶路去尋找神曉瑜的最好人選啊。

腳踩著亂扭動的黃毛,蘇昭的腳後跟惡劣的碾著他的脊椎骨,像是要把黃毛的脊椎給踩斷一樣,嚇得黃毛都要哭了。

「殿下!」黑龍卻在這時候撕裂空間的出現了。

剛才收到了手下發射的信號,在周圍巡查的黑龍就第一時間趕來了,等看到是蘇昭帶著人動手,黑龍就覺得很惆悵啊!

唉~這種情況自己該怎麼應付啊,大周太子似乎應該算是自己的半個主人了吧。

所以跟蘇昭動手是不可能了!但是黑龍也知道大周太子是個什麼臭脾氣,那性格比自己的主人還要惡劣呢,要勸解也很苦難啊。黑龍可真想直接把蘇昭給領回去,讓主人看著辦!

「大舅~救命啊!快救我,這個人敢對我們魔域動手啊,滅了她!滅了她呀!」黃毛不識抬舉的叫起來了。

黃毛也是挺大膽的,明明自己還在蘇昭的腳下,生命時刻被威脅著,就敢這麼叫,也不知道他是傻,還是對黑龍的實力太相信了,覺得黑龍分分秒秒的都可以將他救下來。

可黃毛沒想到黑龍直接出手把他打昏了。

「殿下,您走吧……」看周圍自己這邊的人都被打暈打殘了,沒人清醒著之後,黑龍就對蘇昭說。 你走吧!

對著蘇昭說出這樣的話,黑龍覺得自己身上的壓力很大,可是自己沒有辦法啊,現在這種情況下,若是帶著蘇昭去見主人,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黑龍也意識到,自己要趕走蘇昭實在太難了。

「魔域森林現在很危險!」黑龍就想對蘇昭解釋一下,好讓蘇昭明白,自己並非是平白無故的趕走她的,而是為了她的安全考慮。

不過黑龍說完之後就感覺自己的話有點多餘加愚蠢!

魔域森林已經被主人和部下佔領了,還有什麼危險可言的,要是魔域森林還危險的話,那麼魔域兵團也就不用混了,連一點控制能力都沒有么!這不是打自己的臉么!

「我不是為了玄君來的!」蘇昭就從黑龍的口氣中感覺出他對自己的排斥了,索性就直接說道。

黑龍……

沉默了一下子之後,黑龍才猶豫著說道:「那殿下是為了什麼來的呢?」

只要不是為了玄君來的就好,黑龍是真不想蘇昭看到現在這個樣子的玄君。因為玄君本質上就不是個好人,太惡劣了,讓殿下看到這麼卑鄙邪惡的玄君,真擔心以後主人跟殿下的相處會變成什麼樣子啊。

按照黑龍的想法,就是想讓蘇昭跟玄君晚一點見。因為玄君損失掉的記憶終究會回來的,只要不讓頑劣的玄君在蘇昭的心中留下太壞的印象就好了。

「我是為了神曉瑜來的!」蘇昭直接說。

黑龍就皺眉了,這個問題有點嚴肅啊,太子殿下竟然是為了神曉瑜趕過來,那麼事情就有些玄妙了,難道說太子殿下跟神曉瑜之間有什麼秘密么?

這樣對自己主人不好的吧?

儘管心裡疑惑,但黑龍沒有問出來,反而是說:「神曉瑜在這裡么?」

黑龍表示完全不知道啊,玄君是剛把神曉瑜給抓回來的,所以黑龍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的。

「玄君還是想用神曉瑜對付神宮吧!」蘇昭說。

黑龍皺眉,難道自己的主人忘記了?他已經利用神曉瑜對付過神宮一次了,還用這招不好使了吧。而且現在神宮也沒有做出什麼舉動,尤其是神宮並沒有派遣什麼人來魔域森林的情況下,神曉瑜這個並不重要的皇族,作用實在渺小。

「這樣吧,我去幫你把神曉瑜救出來!」黑龍抉擇了半天,終於下了這麼一個決定。

為了阻止蘇昭現在跟主人見面,黑龍也是拼了。

「真的?」蘇昭有些不敢相信啊。

黑龍無奈的看著蘇昭:「自然是真的,殿下在這裡等著吧!」

再次撕裂了空間的黑龍走了,可能是走的太著急了,連黃毛這個大外甥都沒有帶上,蘇昭就在原地等著,順便虐一下昏迷的黃毛。

「我大舅呢?」黃毛醒來之後看到蘇昭用幽幽的目光盯著自己,黃毛就表示自己亞歷山大啊。

剛才那麼瘋狂的讓大舅弄死這個小雜碎,大舅怎麼什麼都沒幹就走了啊!這不是坑自己呢嗎!早知道是這樣的話,黃毛剛才根本就不會開口得罪蘇昭啊。

「呵呵~咱們來真話大冒險吧!」蘇昭在黃毛面前的一個石頭上坐下,笑眯眯的看著黃毛。

雖然蘇昭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可黃毛就覺得自己要被虐了。什麼真話冒險啊,不就是拷問么!還找一個這麼好聽的詞。

在小雀等人虎視眈眈的注視下,黃毛就在蘇昭的面前跪直了,靜靜的等著蘇昭發問。

「你這毛是染得?」蘇昭指著他一頭過於鮮艷的發色,問。

黃毛搖頭,蘇昭一個眼色過去,小雀衝上來就給了黃毛一個爆栗,黃毛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被敲碎了。這樣打還不如給自己一巴掌呢!

不過黃毛還是很男人的沒有喊疼,反而是辯解道:「這頭髮是天生的,天生的!難道你們沒有覺得這是天生的獅王髮型么?!」

在東大陸廣袤的土地上,是有很多殘暴獅的,且都是高級魔獸,近乎或者就是領主級,叫它們做獅王,一點都不過分。而獅王也就代表了一種尊貴的稱呼,要不然黃毛也不會把這個稱呼用在自己的身上。

小雀就從黃毛的頭上拽了一把頭髮下來,送到了蘇昭面前,蘇昭看了看髮根,果然沒有黑色啊。

「好吧~你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蘇昭扔掉手裡的頭髮之後相信了。

黃毛都快哭了,這些人太變態了,要查看自己的頭髮,叫自己過去就行啊,即便要拽,拽幾根頭髮就行了吧!幹嘛薅羊毛一樣,撕下來那麼一大把啊。這血淋淋的樣子,難道看起來不可怕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