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姜芸火恍然大悟,驚道,「怪不得你會對我的妖火這麼感興趣,想來你是想得到施展妖火靈術的秘密吧。」

段齊武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回道,「其實並不全是,以前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認為妖火是一種特別的,獨立於五行之外的能量,現在看來並不是,它只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火而已。

至於為什麼我要探究其中的奧秘,那是因為我在研究它的時候發現了另外一個秘密,那就是元素基因,所謂元素基因,就是從你開始調集靈元,然後念出靈語,再到施展出靈術的一個過程。

如果我能將這個過程完整的記錄下來,並且加以利用和簡化,那麼試想一下,你和另外一個靈師對戰,他在念出靈語準備釋放靈術的時候,你只需要啟動這個元素基因,那麼之前的一系列過程它都幫你完成,你只需做出一個動作就好,結果你猜會怎麼樣?」

「結果當然就是瞬間釋放出自己要施展的靈術了。」姜芸火想也沒想的就回答道。

說到這裡,姜芸火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獃獃的望著段齊武,如此驚人的想法竟然出自一個不是靈師的人嘴裡,這簡直不敢想象。

那些站在上靈大陸巔峰的傳奇靈師都沒有提出這樣瘋狂的想法,可段齊武想出來了,若是讓那些傳奇靈師知道的話,一定會認為這個世界瘋了!

「沒錯,瞬間施法!你不用去默念那些繁瑣而又生澀難懂的靈語,也不需要打出什麼印記,只需要這個元素基因,你就能比任何人釋放靈術的速度都要快!」段齊武很是得意的說道。

這正是他現階段研究的目的,姜芸火只是第一個研究目標,將來他會完善這一部分的研究,以求將所有的靈術釋放過程都編程出一個元素基因來,屆時再結合元素能波段頻率轉化器,各種屬性的靈術瞬間釋放再也不是什麼妄想了。

得知段齊武的想法后,姜芸火久久都沒有恢復平靜,以前的她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已經比絕大多數靈師都要了解靈術,現在和段齊武比起來,她簡直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二人在這方面的了解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她以往只是局限於如何施展好靈術,如何增加靈術的威力,如何更好的掌控妖火,卻從沒有往更深處考慮,她的覺悟也僅限於此。

此刻段齊武就像一把打開新世界大門的鑰匙,讓她的眼前生出無窮無盡的亮光,原來自己以前的眼界是如此的渺小。 一炷香后,當周圍的溫度開始恢復原本的正常狀態時,段齊武知道姜芸冰的超負荷狀態已經持續不了多久了。

果不其然,沒過一會兒,那些減弱的風暴突然之間就停了下來,圍攏的木龍中也沒有再傳齣劇烈的碰撞,顯然姜芸冰停止了掙扎。

待段齊武撤去靈術,才看清姜芸冰半跪在地上,周身環繞的冰雪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原本滿頭的灰發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變成白色。

這一過程很快,不到十息時間,四周除了緩緩撤去的樹根木龍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異響,一切都恢復如初。

望著臉色慘白,滿臉疲憊之意,虛汗淋漓的姜芸冰,姜芸火有些心疼,上前攙扶住她,解釋道,「姐姐,我知道你在責怪我,但我必須這麼做,我不能讓你毀了姜家,我也不能讓你把自己斷送了!」

話還沒有說完,姜芸冰已然支撐不住,眼睛一閉,頭一栽就昏了過去。

數日後,極北之地的雪屋中,姜芸冰平靜的躺在床上,其周身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作怪,不斷的有細小的冰晶凝結而出,好似蒸發出來的水汽。

隨著這些微小冰晶的出現,在其周圍開始出現陣陣輕風,沒過一會兒,一個影響範圍在十丈左右的小型風暴已然成型。

這時,姜芸冰睜開了眼睛,蒼白的臉色恢復了不少血色,整個人也精神了不少,超負荷狀態過後帶來的後遺症並沒有完全消除,她現在還是有一點虛弱。

「你終於醒了!」

一道清脆的男性聲音傳來,讓姜芸冰下意識的做出防備動作,見到來人時雙眼不禁微眯起來,警惕著盯著他,說道,「原來是你!」

段齊武緩步走了進來,臉上帶著笑意,很是友好的問候道,「怎麼樣,你感覺好些了嗎?」

一見到段齊武,姜芸冰就生出一股怒意來,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就是他將自己困住並放走了狄桓,致使她沒能追上帶走雪如意的人。

雖然心下有一些生氣,但她知道就算段齊武不來,她也有可能拿不到雪如意,所以更多的則是反感,「哼!我若是拿到雪如意的話,興許比現在感覺要好的多。」

聞言,段齊武搖了搖頭,譏笑一聲,回道,「幸好你沒有拿到雪如意,不然你現在的下場可能會更慘!」

此話一出,姜芸冰對他的敵意更加明顯了,這不明擺著是說風涼話刺激她嗎,當即喝道,「我知道你認識我妹妹,但我勸你最好不要惹怒我,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出言威脅這種事情段齊武見識多了,自然不會太在意,他也很清楚姜芸冰現在有很強的抗拒心理,畢竟長時間不和別人打交道,多多少少有一點自閉和抵觸,旋即解釋道,「首先先認識一下,我叫段齊武,是你妹妹請我來幫你解決麻煩的,如果你惹我不高興的話,我不保證會大人有大度的原諒你,我可能會拍屁股立馬走人。

其二,把你從斷崖峰帶回來的人是我,這些天在這裡照顧你的也是我,你不心懷感激就算了,還出言威脅我?哼哼,你和你妹妹比起來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再者,我答應過伯母一定會盡全力讓你恢復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讓我食言,也算是為了你自己。」

話音剛一落下,姜芸冰就譏諷起來,「就憑你?真是笑話,你有什麼能力解決我的麻煩,我勸你還是快些離開這裡,否則等我恢復實力,你連我的身都近不了,這些風暴足夠把你撕碎了!」

段齊武看著不斷擴大的風暴,心裡有自己的打算,回道,「我的事情你不需要擔心,你該關心的是你自己。」

「是嗎?那你覺得這樣子如何?」

姜芸冰冷笑一聲,手指輕輕一點,雪屋中剎那間冰霧繚繞,溫度驟降,連空氣似乎都凍結了,呼氣變得極其困難。

本以為這樣就能給段齊武製造一點難堪,但結果卻讓姜芸冰吃驚不已,但見他兩指一撮,一隻火鳥從掌心處竄出,在雪屋中飛舞著,沒一會兒那些寒氣便被火鳥吸收的一乾二淨。

看到這裡,姜芸冰驚訝一聲,問道,「你不是木系靈師嗎?為何還會施展火系靈術?」

「誰告訴你我是木系靈師的?又有誰告訴你我是靈師了?」段齊武淡淡一笑,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這時,姜芸冰才開始仔細打量起他來,頓時更加驚訝不已,「你身上沒有靈元波動,你根本就不是靈師,那你為何能施展靈術呢?」

關於這個問題,段齊武已經不想再解釋什麼了,而是直接進入正題,說道,「聽著!你妹妹現在回姜家報信去了,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所以這段時間你最好老實一點,配合我的一些研究,我會想辦法壓制你的超負荷狀態,讓你不受這些風暴的困擾,最起碼能讓你和正常人一樣生活。」

「超負荷狀態?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你在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我身體里的異冰如果一直存在的話,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姜芸冰感嘆道。

這些年她無法像一個普通人一樣生活,終日都得待在這荒無人煙的極北之地,面對無盡的孤獨和冰雪,沒有人能陪她說話,也沒有人能體會她的感受,她就像被世界遺棄了一樣,走到哪裡都是被唾棄的存在。

對此看法,段齊武卻搖了搖頭不敢苟同,「第一,你該慶幸你體內存在異冰之力,否則你根本活不到現在,第二,你該感謝你妹妹,是她把我請來的,不然你真的就要這樣生活一輩子了。」

這番話讓姜芸冰有些不解,問道,「你到底什麼意思?」

見狀,段齊武覺得有必要讓她知道一點底細,便解釋起來,「首先,你要知道,造成你這樣困境的不是異冰之力,而是一種傳說中的狀態,這種狀態我管它叫超負荷狀態,意思便是超出承受能力的一種狀態。

超負荷狀態會改變你體內靈元轉化的機制,讓你就算不用刻意修鍊也能無時無刻的產生用之不盡的靈元,又因為這些靈元被異冰之力所影響,所以才會產生伴隨你而生的風暴。

而恰好是異冰之力影響了那些靈元,才使得它們被消耗掉,不至於將你的身體撐爆,倘若異冰之力消失了,你會在短時間內被大量的靈元擠爆身軀,所以你該慶幸上天賦予了你這樣的能力!」 經過一番交談,段齊武終於消除了姜芸冰抗拒的心理,總算能進一步交流了。

「只要先生能讓我恢復正常人的生活,我願誓死追隨先生!」姜芸冰很是鄭重的說道。

如此條件讓段齊武有些驚愕,想來姜芸冰定是受夠了這種孤獨又無助的生活,所以才會在看到一絲希望的時候投去全部的真心。

他也曾有過這樣的感受,那時的他還年幼,孤苦伶仃,期盼著有一個溫暖的家,後來便遇到了自己的恩師,只是可惜那場實驗事故毀了這一切,他很清楚姜芸冰現在的感受。

「你不需要這樣,這是我答應你妹妹應該做的事情。」段齊武沉聲回道。

然而,姜芸冰卻搖了搖頭,很是認真的說道,「我妹妹是我妹妹,我是我,我曾經許下很多願望,希望變成一個普通人,希望有一些朋友,希望可以和家人快樂的生活在一起,這些年我都期盼著願望能實現,如果先生能讓我變成和正常人一樣,我願意用任何代價交換。」

「你想得太多了,現在還是不要考慮這些后話了,眼前如何降低超負荷狀態對你的影響才是最重要的。」

段齊武也不繼續糾結此事,興許姜芸冰只是一時衝動才這麼說的,過上幾天她或許就會改變主意。

現在他需要對姜芸冰進行一系列的測試,完善超負荷狀態的基本數據,這樣他才知道從什麼地方下手遏制這種狀態。

轉眼便過去了兩天時間,姜芸冰一直很配合段齊武,二人也交流甚歡,姜芸冰從沒有和一個陌生的人待在一個地方如此長的時間,心裡渴望著交流。

段齊武是個閑不下來的人,他對姜芸冰身上的秘密有著近乎瘋狂的執著,所以是想盡辦法和她拉近關係,以求得一個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

如果姜芸冰身上仙靈之境的秘密被曝光的話,絕對會引來數不勝數的強大靈師的窺視,因為他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誰都不會輕易放棄的。

他若是佔得先機,並破解超負荷狀態奧妙的話,那麼對於神龍社的靈師來說就是一個質的提升,這就好比掌握了核武器一樣,它具有其他任何手段都不具備的強大威懾力。

這期間姜芸冰從一開始的面無表情,到後來的眉開眼笑,整個人都親和了許多,她似乎在慢慢的打開心扉,原來除去包裹著她的可怕外衣,裡面也是一個活潑漂亮的少女。

回去通報的姜芸火很快就回來了,看到姐姐的變化時格外震驚,因為她很了解自己的姐姐,那冷若冰霜的面龐從沒有浮現過哪怕一絲笑意,似乎就算世界毀滅了也改變不了她那亘古不變的神情。

沒想到,這才幾天不見,姐姐的變化居然如此之大,這還是她那個印象中的姐姐嗎?

「喂,你用了什麼手段居然讓我姐姐這麼高興?」姜芸火打趣道。

段齊武呵呵一笑,回道,「我哪有什麼手段啊,人逢喜事自然會高興了,你姐姐在得知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后能不高興嗎?」

「也對啊,那你真有辦法讓她恢復正常嗎?」姜芸火追問道。

聞言,段齊武頓時就神氣起來,回道,「當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如果這件事我都沒有辦法的話,那麼整個上靈大陸就沒有人能解決了,現在我需要一點時間。」

雪屋因為姜芸火的到來變得熱鬧起來,姜芸冰很久都沒有和自己的妹妹這般親密的在一起了,這些日子過得非常開心。

段齊武也在想辦法遏制超負荷狀態的影響,首先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減少靈元轉化為風暴的效率,如果沒有這些風暴影響的話,那些溢出來的靈元其實沒有多大的作用。

所以他便讓姜芸冰將自己多餘的靈元注入靈元容器中,製作成靈元電池。

這個方法很奏效,姜芸冰將大量的靈元注入到容器中,從而阻斷了靈元轉化為風暴的路線,其周圍伴生的風暴在這段時間內急劇減弱,甚至有時候能消失不見。

但這並不是長久之計,因為姜芸冰製作靈元電池的效率可比姜芸火快了數十倍不止,短短半天時間就將這些日子他消耗的電池全都重新注滿了靈元。

靈元容器並不是無限的,但姜芸冰體內的靈元是無限的,所以這個方法只能解決一時之急,並不能解決根本。

但想解決根本問題談何容易,超負荷狀態的原理段齊武都沒有徹底搞清楚,根本無法下手,好在他找到了代替的解決方案,那就是靈元無效化處理。

所謂靈元無效化便是讓轉化出來的靈元處於遊離狀態,繼而進行無效化處理。

尋常的靈師在修鍊和釋放靈術的時候,因為其境界高低的不同和釋放靈術的熟練程度不同,以及對靈術理解的深度不同,多多少少都會使一部分靈元損失流失掉,這部分靈元便是無效化部分。

姜芸冰體內雖然也有一部分靈元會無效化損失掉,但因為其轉化出來的靈元總量實在太多,所以無效化部分就顯得微不足道,並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

他的解決方案便是增大無效化靈元的總量,儘可能的將轉化出來的多餘的靈元全部進行無效化處理,使得它們無法被異冰之力所影響,繼而就不會產生伴隨風暴了。

這個方法當然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但至少能讓姜芸冰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不會被伴隨風暴所困擾,等到他將超負荷狀態的原理研究清楚之後,或許就能解決根本問題,但眼下這絕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時間一晃,半個月便過去了,段齊武這段時間可謂是忙壞了,日夜不眠終於製作出了一個靈元無效化處理裝置。

這件裝置是以他使用的手環為原型製造的,其實裝置並不難製作,難的是要調試好其轉化速率,以便處理掉不需要的靈元,而不會影響到姜芸冰本身,這一過程足足花了十天時間。

當姜芸冰帶上手環的時候,其周身環繞的風暴以極快的速度在消減著,短短數息時間,原本呼呼而嘯的風聲戛然而止,整個冰原瞬間安靜了不少。 一日後,千山暮雪城前,段齊武和姜芸火姐妹三人一行從極北之地出來了,在城門前等待的薑母和一眾姜家人都激動不已,因為姜家大小姐時隔近十年終於又回到了這裡。

這一天,千山暮雪城是張燈結綵,姜家眾人載歌載舞,好不高興,作為此次事件的最大功臣,段齊武當然也受到了最高的待遇。

宴席上,一直都對段齊武的能力有所懷疑的姜國榮這次一改之前的不友好之意,親自敬了一杯酒,表達自己的敬佩之意,「先生真乃神人也,之前多有怠慢,還請先生見諒,我代芸冰再次拜謝先生再造之恩。」

見狀,段齊武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趕忙回敬道,「前輩這話要折煞我了,我答應姜芸火的事情自然要辦到了。」

薑母還是一如既往和藹可親,拉著段齊武很是親切的說道,「國榮,小武說得對,芸火這般相信他,定是認可他的,以後若是有機會,你和芸火常來姜家做客啊。」

此話一出,姜芸火不知為何紅了臉龐,低著頭沒有說話,姜國榮似乎領會了什麼,當即附和道,「說得對!說得對!是我見外了,我再自罰一杯!」

宴席的氛圍很快樂,姜芸冰也感受到了親人的溫暖,姜芸火為了和姐姐多呆些日子,決定五天之後再啟程回仙府學院。

對此,段齊武倒不怎麼在意,反正在姜家有吃有喝,招待也很周到,何樂而不為呢,更重要的是,他還可以藉機從姜芸冰身上弄到一點異冰帶回去研究。

第二日,迷迷糊糊中的段齊武聽到屋外頻繁走動的腳步聲,以及府苑中下人們的吆喝聲,起來后發現姜家的下人都在忙碌著,似乎有什麼大人物到來了。

恰巧姜萊山經過此地,當即上前詢問一番,原來秦家和鄭家的人得知姜芸火回到了北川,特意來登門拜訪,現在兩家人都在堂上坐著呢,薑母和姜國榮正在招待他們。

「秦家和鄭家,就是把你們姜家夾在中間的那兩個大家族?」段齊武問道。

姜萊山點了點頭,有些無奈的回道,「是啊,這兩大家族底蘊雄厚,族中弟子眾多,強者如雲,不然怎能稱霸一方呢?他們這兩家人說是上門拜訪,其實都是為了提親,贏得姜家的青睞。

要知道,我姜家在這一帶也是有些名望的,秦家和鄭家這些年一直爭鬥不休,又分不出個高低,若是能取得姜家的幫助,絕對能壓對方一籌。」

說到這裡,段齊武頓時就明白了,「我懂了,不管這兩家哪一家和你們姜家成為了親家,姜家勢必會倒向自己的親家這一方,那麼另外一方就會吃虧。」

姜萊山苦笑一聲,感慨道,「哎,這些年姜家一直夾在兩大家族中間,誰也不討好,誰也都不得罪,這樣才取得了幾年安寧日子。

不過好景不長,二小姐隨著年齡的越來越大,兩家人就打起了結為親家的主意,都想把姜家握在自己手裡,所以二小姐遠走東界,拜入仙府學院門下,一是避開兩家人的視線,二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等到自己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后,姜家就不用懼怕兩大家族了。

沒想到這兩大家族連一絲一毫的機會都不打算放過,二小姐才回來半個多月就迫不及待的登門提親來了,這次恐怕不會那麼好糊弄過去了。」

雖然段齊武明白了問題的關鍵,但他還是有一事不明,問道,「既然兩大家族都想和姜家結親,那為何不選擇一家呢?至少這樣就不用夾在他們中間了,而且有一個大家族的依靠,總比什麼靠山都沒有要好的多吧。」

「哼哼,若秦、鄭兩大家族真心對我家二小姐好,真心對我們姜家好,我們也不至於拖到現在,他們各個都是狼子野心,心懷鬼胎,企圖吞併姜家,夫人絕對不會讓二小姐深陷險境的,也不會讓姜家成為犧牲品。」姜萊山冷笑道。

「那你們姜家的處境還真是糟糕透了!」段齊武搖頭唏噓一聲,能在這樣的夾縫中生存這麼長時間,也實屬不易啊。

此刻,姜家正堂之上,薑母和姜國榮坐在正中位置,左邊坐著一老一少,那少年器宇軒昂,一臉胸有成竹之色,眉宇間帶著淡淡的戾氣,舉手投足都彰顯強者風範,此人便是秦家的三公子秦珂。

在右邊也坐著一老一少,那少年雖然看起來有些柔弱,但卻盛氣凌人,身上無形中散發著一股咄咄逼人的氣勢,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給人一種不動則以,動則一鳴驚人的架勢,此人便是鄭家的二公子鄭天釋。

薑母望著二人,沉思良久,突然笑道,「二位公子大駕光臨,實在是稀客啊,不知這次有何事要登門拜訪啊?」

話畢,秦珂站了起來,朗聲說道,「姜夫人,既然鄭家的人也來了,那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還請叫二小姐出來,也好為提親這事做個了斷。」

「是啊,姜夫人,我們是來求見二小姐的,這般躲著不見我們是何意思啊?」鄭天釋這時也出聲附和道。

「二小姐近日身感風寒,不便見客,還請二位公子見諒!」姜國榮皺著眉沉聲回道。

此話一出,二人紛紛冷笑起來,他們都心知肚明,這是姜家的推脫之計,他們前前後後數次拜訪,都沒有見到姜芸火的面,心下不禁有些生氣。

「姜夫人,這話怕是用來騙三歲小孩子的吧,姜家二小姐乃是妖火靈師,豈會懼怕區區風寒,今日我等必須要見到二小姐的面,否則別怪我們不講情面。」秦珂冷聲說道。

見狀,薑母的神色有些陰沉,但還沉得住氣,笑道,「我姜家二小姐只有一位,可提親的卻是你們兩位,我總不能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兩家人吧,二位公子還是好好商量商量,商量好了我再把二小姐……。」

聞言,鄭天釋突然打斷道,「不勞姜夫人操心,只要二小姐出來了,屆時誰能博取二小姐的芳心全靠個人本事,你說對吧,秦兄。」

「鄭兄所言極是,姜夫人,還是快些叫二小姐出來吧,莫讓我二人等急了。」秦珂笑回道。 姜家的事情段齊武也插不上手,索性便在屋中喝茶,沒過一炷香時間,忽然姜芸冰就火急火燎的沖了進來。

「先生!大事不好了!」

姜芸冰一進來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面帶焦急之色,似乎遇上了什麼棘手的事情。

見狀,段齊武不慌不忙的問道,「什麼事讓你這麼著急,有話慢慢說。」

「先生,秦家和鄭家的公子來提親,和妹妹打起來了,眼下形勢不妙啊。」姜芸冰說道。

聽到這裡,段齊武有些納悶,追問道,「既然是來提親的怎麼還打起來了,到底什麼情況?」

隨後姜芸冰一解釋他才明白,原來秦珂和鄭天釋難為薑母,硬是讓姜芸火出來見面,姜芸火自然不會讓他們二人在這裡作威作福,所以便出來見了面,而後提出要求,要想提親,那麼前提條件便是要打敗她。

秦家公子和鄭家公子對這個要求非但沒有反對,反而還非常的贊同,現在姜芸火正和秦珂在比武場一較高下呢。

「秦珂和鄭天釋顯然是有備而來的,明明知道妹妹是妖火靈師,卻還答應武鬥的要求,他們必定有什麼克制手段,方才我只觀戰了幾個回合就看到妹妹落入了下風,照這麼下去,妹妹可能不是對手,所以就過來想請先生出手相救。」姜芸冰懇求道。

聞言,段齊武很是為難的搖了搖頭,回道,「哎,這件事既然是你們姜家和秦、鄭兩家的事情,我一個外人不好插手吧,再說了,他們是向你妹妹來提親的,又不是向我,我怎麼出手相救啊。」

說到這裡,姜芸冰也有一些懊惱,自語道,「要是剛才我替妹妹出手或許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我絕對不能讓妹妹嫁到他們兩家去,實在不行就和他們拼了。」

眼見姜芸冰要做出什麼傻事,段齊武立馬攔下她,勸道,「這件事不是來硬的就能解決的事情,眼下還有一線生機,但是你妹妹必須要贏下秦珂,否則我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話畢,二人一前一後朝比武場去了。

此刻,比武場上,姜芸火和秦珂正激烈的交戰著,雖然前者能操控妖火,靈術威力極強,但後者也不是吃素的,拳法極為剛烈,拳風也甚是兇猛,每每都能在對拼的時候佔得上風。

段齊武的到來引起了薑母和姜國榮的注意,此刻二人神色都有些陰沉,畢竟形勢對於他們來說非常不妙,如果姜芸火輸了的話,那麼他們再怎麼搪塞也是無用的。

「先生,你覺得此戰如何?」姜國榮沉聲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