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震虛空,一道道光激射而來,竟然都準確的向已經變得巨大的浩氣除魔鏡奔去。

叮叮噹噹,不斷力量沒入的聲音響起。

南宮行全身已經開始往外滲出鮮血。

血液浸染了浩氣除魔鏡,但南宮行卻根本沒有察覺。

他此時全部的心神,都在浩氣除魔鏡中。

他感覺到浩氣除魔鏡內的力量,已經龐大到他根本無法控制的地步。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注入他自己的最後一絲力量。

那是啟動的力量,緊接著可怕的光芒,便從浩氣除魔鏡內猛然殺出。

白光耀眼,南宮行只覺得剎那間,天地慘白一片,壓力驟然一空。

「浩然正氣滅!」

南宮行口中輕輕的念出這五個字。

他終於知道小時候父親口中念念不忘的這一招是什麼了。

眼角有淚水劃過,南宮行喃喃道:「就讓這光,照亮一切!」

!! 光芒普照,哪怕是烈日晴天,天地也沒有今日這般光明過。

可怕的力量,化作一道巨大的光柱落在了魔域之中,緊接著便呈螺旋狀,向外迅速擴散。

「啊!啊!」

「救命啊!」

「這是什麼?」

魔域內,被白光照射到的魔修們,率先燃燒了起來。

他們體內的魔氣被蕩滌,身軀在崩潰,要麼化為一團飛灰,要麼成為一團火焰,燃燒后消失無蹤。

風雲靜止,天地不動。

唯有此光,照亮蒼穹。

光柱接連天地,看起來就像是擎天國,擎天一柱的縮影。

這就像是來自擎天國的報復,無數魔修在慘嚎聲中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陸凡,你可以去死。。。。。。」

踩住了陸凡的龍屠魔王,正準備給陸凡最後一擊。

陸凡全身都在顫抖,身上罡氣不在,顯然已經是到了強弩之末。

能與極限強者戰鬥這麼久,已然值得驕傲。可要是被殺了,那就說什麼都沒用了。

陸凡被死死地踩進了地面之中,身軀都已經崩潰了不止一次,但他旺盛的生機,就是不死。

龍屠魔王就沒見過這麼難纏的人。

真要是跟與自己修為一樣的強者戰鬥,打成這樣,還情有可原。

可陸凡與龍屠魔王的實力境界對比,簡直是天差地別。

這樣還打成這般狀況,實在讓龍屠魔王都要氣炸了肺,咬碎了牙!

嘴裡高聲大吼著,但一句話還沒吼完。

一道光,便從天而降,直直的落在了龍屠魔王的身上。

也不知是光芒落得夠准,還是龍屠魔王變身之後,身軀實在太過龐大。反正他準確無誤的被光柱直射龍頭,身軀都開始放出可怕的白煙。

「吼!」

痛苦的嘶鳴聲響起。

幾乎是在一瞬間,龍屠魔王的身軀便縮小了十倍。

可怕的白煙簡直快讓四周方圓百里都變成霧蒙蒙的一片。

趁此機會,陸凡從龍屠魔王的腳下的逃離。

看著龍屠魔王在光柱中痛苦的掙扎,陸凡深呼吸一口氣,又強行提起了自己的無鋒重劍。

浩氣魔除鏡的力量果然是非同凡響。

雖然陸凡早就見識過一次浩氣除魔鏡是如何殺死魔修的。但今日再見,他又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連龍屠魔王這樣的強者,在浩氣除魔鏡下,都顯得如此的痛苦。

可想而知,其他魔修將死的如何迅速。

陸凡死死地盯著龍屠魔王,如果說想殺死龍屠魔王的話。那現在,應該就是最好的機會了。

呼吸,吐氣。

丹藥跟不要錢一樣,被陸凡塞進了嘴巴里。

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自己的力量,能恢復多少是多少。他現在需要奮力一搏,看看能不能真的將龍屠魔王殺死。

這時,陸凡強橫的恢復能力便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可能陸凡在實力上,在戰鬥力上,比不上那些真正的極限強者。但是在持續戰鬥力,與恢復能力上。他絕對能讓極限強者都感到頭疼。

身懷生靈大道與罡氣他,簡直就是一個打不死的人。

就像丹聖國主的稱號是不滅一樣。

陸凡雖然還沒有到真正不滅的地步,但要說「難殺」還是很貼切的。

只要別人不能一次性真的將他打死,陸凡的恢復能力,便開始發揮作用。

不僅是**傷勢的恢復,更強大的還是陸凡罡氣的恢復速度。

尋常人武者,鍊氣士的力量恢復簡直跟陸凡的恢復速度有天壤之別。

氣武雙修的陸凡,在很早之前,恢復力量的速度就是別人的很多倍了。

到了現在,左手乾坤,右手陰陽的他。

簡直就是一個天地之力的掠奪者,四周的力量都凝成漩渦開始往他的體內注入。

只是一個呼吸吐納之間,陸凡吸收的天地之力,就足以讓一名天罡強者恢復巔峰狀態。

眼神銳利,氣息平穩,陸凡的身軀在他自己的調整下,又發出清脆的聲響。

而這一次,是骨頭歸位的聲響。

「偉大的主人,他似乎快要不行了!」

九龍玄宮塔的聲音,此刻在陸凡的體內響起。

身處浩氣除魔鏡的照耀下,九龍玄宮塔似乎也在急速的恢復力量。

陸凡朗聲道:「決不能讓他出了光柱的範圍。我看,浩氣除魔鏡的力量,真的能殺死他!」

陸凡的判斷很準確,龍屠魔王也是這麼想的。

只要是魔修,面對這種至剛至陽,至純至正的力量,都會顯得很脆弱。

就算他這樣,身軀是由世界之力凝聚的人魔王,也不例外。畢竟他的體內,也還是滔天的魔氣。

「混賬,三十三堂的混賬們,你們做的這些好事!」

龍屠魔王怒火中燒,聲音都變得歇斯底里。

他顯然已經想明白了其中的緣由。如果沒有三十三堂的偷拿,這些東西,應該要麼就在道心魔宗本宗,要麼就隨著擎天國一同毀滅。

恐怕此時龍屠魔王現在的念頭,就是等此事過後,找到三十三堂的堂主,讓后狠狠的掐死她。

身軀越縮越小,龍屠魔王終於不在是巨大如山的龍身。他還是恢復到了人類的身軀。

緊接著,他便想要逃走,從光柱之中逃離。

陸凡一看到他的動作,便直接沖了過去。

龍屠魔王剛剛邁出一步,陸凡的無鋒重劍便在他的面前出現。

鐺!

龍屠魔王此刻竟然被陸凡一劍斬退三步。

面容扭曲,龍屠魔王眼中帶著無盡的殺氣,對著陸凡大吼道:「你為什麼還沒有死,你明明也會魔修的功法,你為何沒死!」

手挽一個劍花,陸凡伸出手,輕輕的抹掉自己臉上的鮮血,淡然道:「因為我本來就不是魔修,我是殺魔修的。」

龍屠魔王大吼一聲再度向陸凡衝來,身上的白煙還在向四周擴散。

噗!噗!

龍屠魔王手指洞穿了陸凡的肩膀。

陸凡的無鋒重劍也直接在龍屠魔王的腰間斬出巨大的傷口。

龍屠魔王注入陸凡體內的魔氣,轉瞬間便被白光碟機散。

而陸凡的罡氣卻將龍屠魔王炸的連退數十步。

輕笑著,陸凡道:「嗯,這樣才稍微公平一點!」

!! 魔道。魔族大帳篷裡面。不像正道如此,分成陣營。而是一統。

天魔教的天驕,天魔殺,得到回報,知道正道來了很多強者。他則是冷笑,說他們的強者馬上到,到時候就是屠殺的時候。

而這段時間,暫時消停一下。暫時去安排人手,符文陣法,進入地洞,然後將迷霧峽的山石,剝落,讓他們內部大亂、

-*-*-

夜晚,秦羽依然在城牆上修鍊,感覺這地方似乎有些不對勁,看向遠方。

那副統領則是詢問秦羽,秦羽沒說話。那商門一些人,則是嘲諷秦羽。

秦羽看到對方一眼,沒說話。而是覺得有哪裡不對的。

就在這時,靈玉兒到來,讓一些人注意。而看到和秦羽說話,更是嫉妒不已。秦羽也是納悶,靈玉兒說秦羽辛苦了,秦羽搖頭。

而這時商治帶人到來,看到靈玉兒和秦羽在一起,心中有火他也喜歡靈玉兒,但是因為恨寒刀的原因,不敢。此刻看到秦羽再次,他更是憤怒。

-*-

開口諷刺秦羽,秦羽鬱悶卻是也沒說什麼。。但是商治蹬鼻子上聯,他的那個手下也諷刺。

秦羽生氣,然後出手打了他的手下,商治一愣之下憤怒,然後要對秦羽出手。兩方的陣營也都是亂了起來。

但是都是指責情慾的,沒人幫助。

商治讓秦羽道歉,秦羽諷刺對方。那一些人都是讓秦羽道歉。

秦羽看著還有他的同門,感到無比的悲涼。

就在這個時候,靈刀等人也都是到來,調油加醋,讓秦羽道歉。

秦羽憤怒諷刺對方。

靈玉兒站在秦羽身前。

紫韻致等人都是到來,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也是看著。秦羽看著自己成為北中所走的,憤怒。然後諷刺商治大戰一處激發。

*-*-

恨寒刀則是得到手下回報,冷笑不已。說一個小嘍嘍而已,不足為慮,不用他出手,都會玩死對方。

-**

秦羽北眾人圍攻,心中無限悲涼,沒想到沒人幫自己,感謝了靈玉兒。

而就在這時,秦羽突然發覺,那神紋之陣法到來,已經去忘了山鼎。

然秦羽瞬間大驚。

-*-

然後告訴眾人。。

眾人不信,秦羽憤怒。諷刺秦羽。

秦羽無奈,告訴那副統領,副統領也是北這些人說的,以為秦羽人品不好,也沒相信。秦羽嘆息。

而後爆發實力大喊,說是魔道有埋伏快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