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在裂縫之中回蕩,卻得不到任何回應,貝安娜看著裂縫,縱身一躍就打算跳下去尋找,還好法蓮娜眼疾手快,渾身神力勃發,一躍而起將貝安娜給攬了回來。

「安娜,不要做傻事!雖然那人說黑霧危險!但是這麼久以來,伊耶絲遇到的危險哪次不大!不都安全回來了嗎?別著急,我們在這暫且等待!」法蓮娜聲音沉穩,給人安心,這是她難得的一面。

貝斯特立刻附和道:「不錯,法蓮娜說的對,不要著急,伊耶絲肯定能回來的。」

貝安娜逐漸冷靜下來,她意識到自己下去除了搭上自己以外根本毫無作用,大裂縫長達幾十里,伊耶絲和歐陽娜娜被黑霧吞噬,誰也不知道他們的具體位置,想要找到他們莫過於大海撈針,毫無用處。

「抱歉,是我太激動了,一時間沒克制住」貝安娜道歉。

法蓮娜和貝斯特自然連忙表示沒事,貝斯特繼續去旁邊警戒,為了避免貝安娜出意外,法蓮娜陪在她身邊。

法蓮娜心中黯然,貝安娜對伊耶絲所表現出來的感情要明顯的強於自己不少,認識的時間也比自己早,她只是一個第三者,她是不是錯了不該混進來的,也不該堅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此刻的法蓮娜有些迷茫。

裂縫上面貝安娜三人不敢輕舉妄動,等待著伊耶絲的奇迹歸來,裂縫下面,被黑霧吞噬了的伊耶絲和歐陽娜娜可就沒這麼好受了。

在黑霧包裹他們的一瞬間,兩人身上的鐵鏈就直接斷開,歐陽娜娜腳下的骨盾也堅持不了幾秒,直接碎裂。

兩人飛速下墜,唯一出乎意料的便是黑霧居然並沒有攻擊性,雖然霧氣黑色,但是卻沒有附加的負面效果,這讓兩人稍稍安心。

權少的暖妻 不過也僅僅是稍稍,飛快的下墜速度讓兩人心中拔涼拔涼的,這個高度掉下去可不是開玩笑,借著滯空的時間,伊耶絲和歐陽娜娜互相靠近,人不能走散。

「娜娜,有辦法止住下降趨勢嗎?!」伊耶絲大喊道,由於下降速度快,風力吹得他聲音散亂,聽不真切,不過還好歐陽娜娜耳力靈敏,理解能力也強,大致明白了伊耶絲的意思。

「不行啊! 重生之毒妻傾天下 骨片一凝聚出來就被黑霧分解!黑霧中似乎存在著什麼東西,專門攻擊帶有神力的物質。」歐陽娜娜回答道,她早就試過了,因此得到了不少信息。

「咦?是嗎?!」伊耶絲心下驚奇,當即屈指一彈,一點神力光芒彈出,黑霧之中響起「咻咻咻」極輕的聲音,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裡面極快的穿梭,伊耶絲自忖感知極為敏銳了,但是對於黑霧中的東西卻是絲毫感覺沒有。

只有到了現在他們來吞噬那點神力光芒之後,他才有所感覺,即便是之前歐陽娜娜的骨片被吞噬他也沒有察覺到!

「可怕!」伊耶絲暗自心驚,還好黑霧中的那些東西對於人肉似乎不感興趣,否則以他們此刻的狀態早被吞噬了。

感受著不斷下降的高度,那超快的下墜速度,伊耶絲不禁想到那些進入大裂縫的強者們不會都是摔死的吧?!

伊耶絲感覺自己此刻已經下降了有一萬多米了,但是依舊感受不到大裂縫下面的具體深度,這高度,以他的肉體強度沒有神力保護必死無疑,摔成肉醬都是輕的了。

「不能坐以待斃!」伊耶絲手中掏出兩把巨劍,勉強遞給歐陽娜娜一把,喊道:「插進石壁里!減緩速度!」

歐陽娜娜了解,立刻按照伊耶絲話去做,伊耶絲也不敢怠慢,誰也不知道突然什麼時候就觸底了,必須讓下墜速度降下來!

兩人都沒有動用神力,伊耶絲和歐陽娜娜改變角度,逐漸朝兩旁靠去,因為黑霧的阻擋,並不知道石壁的距離,因此兩人不敢大意,將大劍伸在最強方感知距離。

「滋滋滋!」劇烈的摩擦聲響起,伊耶絲隱隱能夠看到一絲火花,隨著大劍接觸到石壁,距離的阻力和摩擦力幾乎要將大劍彈飛,伊耶絲不敢怠慢,體內血脈變化,力氣陡然暴增,不過他不敢動用神力加持。

伊耶絲的雙手劇烈的顫抖,即便他用盡全力,大劍仍然難以插深,不過效果確實有的,伊耶絲的速度慢下來很多!

而歐陽娜娜那裡,別看她只是一個女生,但是一身力量卻是不小,在骨帝的培養下,歐陽娜娜是沒有缺點的,各方面都很強! 歐陽娜娜那裡的大劍也狠狠的插入石壁中,劇烈的摩擦聲刺耳無比,不過相對於性命而言,這點聲音算不得什麼。

兩人的速度驟降,很快就達到了安全的速度,不過底下黑漆漆的也不知道何時是個盡頭,上去暫時不考慮了,他們已經下降了不知道多少萬米,如果不動用神力根本不知道何時能夠爬出去。

而且伊耶絲總覺得不可能這麼簡單,否則不會有著有進無出的傳聞,黑霧必然也不像現在看到的那麼簡單。

忽然歐陽娜娜道:「伊耶絲,你看上面,霧氣似乎變薄了,能夠看到一絲天空的亮光。」

伊耶絲抬頭一看,果然如此,心中閃過許多念頭,卻是不明白怎麼回事,忽然之間,一道屏障一般都東西壓了下來,伊耶絲來不及反應直接被那無形的屏障壓的脫離了石壁,再次垂直掉了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伊耶絲心中百思不解,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必須再次止住墜勢!

伊耶絲手中再次要掏出大劍,他空間戒指中的大劍可是不少,這些都是之前收集的給法蓮娜用的,現在剛好派上用場,所以說有備無患,什麼都帶一點安全。

伊耶絲雙手滑動,朝歐陽娜娜那裡靠近,「啪嘰」一聲,歐陽娜娜那裡還未抵達,伊耶絲就沉重的摔倒了地面上,頓時頭冒金星,體內血氣翻湧,幾欲吐血。

伊耶絲搖了搖頭,讓自己保持清醒,終於落地了,還好距離不高,因此檢查了一遍身體的伊耶絲髮現自身並沒有太大問題。

「娜娜!娜娜!」伊耶絲站起來,看向周圍,令人驚奇的是此刻周圍已經沒有黑霧的存在,那黑霧現在存在於他們的頭頂!

伊耶絲的喊聲在這陌生的地方回蕩,歐陽娜娜聽到了伊耶絲的喊聲,這才從半昏迷狀態回過神智,她不像伊耶絲那般擁有著堪比巨龍的體質,因此雖然沒受什麼致命傷害,但是受到巨大的衝擊力還是幾乎昏厥過去。

「我在這裡」歐陽娜娜竭盡全力喊道,但是聲音很輕,她肋骨斷了,使不上勁。

伊耶絲豁然回頭,他耳力超常,捕捉到了歐陽娜娜虛弱的聲音,沒了黑霧環繞,伊耶絲動用神力三兩步跑了過去,正如他所想,天空的黑霧雖然翻滾,卻並沒有攻擊他們。

伊耶絲小心的扶起歐陽娜娜,生怕對她造成二次傷害,「你沒事吧?哪裡受傷了?需要我開個五階的治療捲軸給你不?」

歐陽娜娜蹙眉悶哼兩聲,腹部的痛楚讓她忍不住發聲,她必須趕緊治療,否則肯定會造成後續內傷,她本來想動用骨帝給予的寶物的,她身上這麼多寶物,其中自然有治療類型的。

不過伊耶絲在這裡,動用那些寶物不方便,好在伊耶絲身上竟有五階的治療系捲軸,這真是意外之喜。

「麻煩了」歐陽娜娜沒有矯情,這種時刻,這種地方,儘快的治療傷勢才是首要。

伊耶絲掏出五階聖光系治療捲軸,他身上的五階捲軸還有不少,不過除了治療系的其他也用不太上了。

輸入神力,撕開神術捲軸,聖潔的光芒將兩人籠罩,無數繁奧的神紋在空中飄舞,沒入兩人的體內,頓時兩人身上的外傷癒合,轉瞬之間恢復如初,而歐陽娜娜體內斷裂的肋骨也在聖光的治癒下重新癒合。

聖潔的聖光持續了大約五分鐘,兩人完全恢復了正常,甚至感覺狀態更甚平時。

歐陽娜娜驚嘆道:「這就是聖光系的治癒效果,果然強橫,伊耶絲抱歉浪費了一個五階捲軸,回去之後我會補償你的。」

伊耶絲擺擺手道:「你在說什麼,這次你是因公受傷,這是在執行任務的期間,我昨晚團長自然要負起責任,而且既然加入了冒險團就是一家人,以後不要說這種見外的話!」

歐陽娜娜默默的點點頭,心中頗為感動。

「走吧,我們探索一下這裡,先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最好能夠找到離開的方法。」伊耶絲此刻並沒有劫後餘生的心情,看著周圍陌生的景象,天空黑漆漆的黑霧,他們依舊前路未卜。

大裂縫的底部並非光禿禿,有些地方生長著奇形怪狀的樹木,伊耶絲看著周圍忽然他眼睛一亮,急忙走到一塊大石塊旁邊,在那裡有著一顆翠綠的植物生長,那植物形似草,但是通體晶瑩翠綠,彷彿碧玉一般,十分的美麗。

歐陽娜娜奇怪的來到伊耶絲身旁,當她看到那顆植物時,倒吸一口氣,「這就是胡草?」

「:不錯」伊耶絲聲音中透露著無限的喜意,他小心的挖開胡草周圍的泥土,慢慢的將其挖出,隨後意念一動將其收入自己的實驗室中。

黑箱升級之後,不但空間變大了許多,依舊保持著以前的特性,能夠收容神性物質,胡草只有六階的品階,更不是問題了。

「耶!」伊耶絲興奮的揮了揮拳頭,雖然掉落了下來,並且前途難料,但是意外的獲得了胡草,讓他心中喜悅難耐!接下來的事情簡單多了,他們只需要全心全意的尋找出路便可了。

「娜娜,剛才是什麼東西將我們壓下來的你看到了沒有?」這點最讓伊耶絲奇怪,明明好好的,但是突然間無形無質的屏障將他壓了下。

歐陽娜娜道:「不知道,不過我剛想了想,很有可能是黑霧的阻擋,你想一開始的時候大裂縫中是看不到黑霧的,後來黑霧忽然湧出將我們吞噬,之後肯定也要下降,恢復之前的狀態,說不定就是黑霧本身將我們壓下來呃。」

伊耶絲踱步思考,低語道:「如果是黑霧壓下我們的,那豈不是說黑霧本身就是一道屏障,那麼向上離開的方法豈不是無效了。」

歐陽娜娜道:「確實如此。」

「不過保險起見,娜娜,我去上面看一下,你在托我上去」伊耶絲打算試一下,黑霧所在的高度並不高,大約也就幾十米,很快就能上去。 歐陽娜娜點點頭,雙手揮動,無數的骨片浮現組成一塊骨盾,橫在伊耶絲腳邊,伊耶絲一步踏上,朝歐陽娜娜點點頭。

歐陽娜娜手一抬,骨盾頓時漂浮起來,帶著伊耶絲緩緩的朝天空中的黑霧靠去。

很快伊耶絲便抵達了黑霧下方,他緩緩的伸手探向黑霧,然而他還未碰到黑霧便被一層看不見的屏障阻隔,那屏障似乎阻礙著黑霧下墜,同樣也阻礙著底部的人出去。

伊耶絲回來,朝歐陽娜娜搖搖頭,神色沉重,這一發現讓他們只能尋找別的出口。

歐陽娜娜想要安慰伊耶絲,但是卻不知道說什麼好,她想了一圈,自己身上似乎沒有什麼寶物能夠幫助逃生的。

「對了,還有這個!」伊耶絲一拍手,想起了某樣東西,他意念一動,手中浮現一塊玉牌,這是他老媽給予的寶物,傳送玉牌,自從發現了傳送玉牌的好用之處后,伊耶絲便從老媽那裡討了一塊,而尤里院子里的定位法陣也一直留著,神紋法陣所需的晶石自然伊耶絲提供,好在他現在有錢倒也負擔的起。

玉牌一直以來都是最後手段,要知道安娜三人還在上面,而玉牌一旦啟動便是直接回到了風之都,若非現在陷入絕境,他絕對不會選擇使用玉牌的。

「就靠你了!無所不能的老媽,帶我回去吧!」伊耶絲輕吻了一下玉牌,心中祈禱道。

伊耶絲抓住歐陽娜娜的袖子,直接輸入神力啟動玉牌,玉牌表面亮起神光,似乎即將啟動,伊耶絲目光中露出期待的神色。

玉牌上面的光芒越來越亮,忽然之間,玉牌彷彿收到了不明的壓制,那亮光陡然之間消失,沒了反應。

「怎麼會這樣?」伊耶絲再次輸入神力,這次玉牌連亮都不亮了。

歐陽娜娜雖然不知道玉牌的作用,但是知曉這肯定是一件寶物,看到伊耶絲還在不死心的試,她說道:「算了吧,伊耶絲,你忘了嗎,那個悍莫說這條大裂縫的形成原因?」

「兩位上位神靈的戰鬥?」

歐陽娜娜道:「不錯,根據我所了解神靈之間的戰鬥是神國與規則之間的交鋒,神國覆蓋之處規則退避,萬法禁空,而這裡還是兩位上位神靈戰鬥后所留下的神跡,我估摸著這裡有著強大的規則之力壓制,我們兩人的實力低,因此還沒有什麼感覺,你使用的這塊玉牌可能等階太高,受到了壓制」

伊耶絲道:「不會啊,這玉牌只是四階的」

歐陽娜娜愕然,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不過經過她這麼一提醒,伊耶絲心中倒是有了一些猜測,可能原因還是出自這裡,這玉牌等階不高,但是效用卻是非凡,能夠進行空間傳送,而這片區域的空間在兩位上位神靈的戰鬥餘威之下形成了一片禁制空間的效果,畢竟半神的虛無國度也能簡單的傳送,如果這裡能夠傳送的話,也不至於流傳著半神也有去無回的傳說了。

伊耶絲心中失落,若是老媽在這的話應該能夠強行離開,但是僅憑她製作的玉牌卻是不行。

「麻煩了」伊耶絲無語望著上面的黑霧,歐陽娜娜道:「不要放棄,我們可以尋找其他出路,而且到了下面之後,我感覺心底那熟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說不定我能夠找到離開的方法!」

「目前只能靠你了」伊耶絲說道,他對著這裡完全沒有任何感覺,一片抓瞎。

大裂縫長達幾十里,因此兩人可探索的空間還很大,兩人思索一陣,跟著歐陽娜娜的感覺走,朝著其中一個方向走去。

裂縫地步空蕩蕩的,沒有任何動靜,這書伊耶絲原本的想法,直到兩人遇到了一隊骷髏兵為止。

是的,沒錯,一小隊骷髏,伊耶絲見到的瞬間當即進入戰鬥狀態,凝重道:「亡靈生物?」

歐陽娜娜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這些骷髏好像不是伊耶絲所謂的亡靈生物,而是骨族…?

那些骷髏的表現比伊耶絲更誇張,再見到伊耶絲和歐陽娜娜的時候,這些骷髏紛紛一愣,足足呆住了十幾秒,當他們反應過來之後,立刻彈起來慌張躲避,口中還不住的亂喊。

「天吶!異族!竟然有異族!好可怕啊!」

「呃…我死了,看不到我,我只是一具普通的骷髏…」

「跑!跑!跑!長相奇怪,好可怕的生物!我活了一千五百年就沒見過!死定了!完蛋了!媽媽咪呀!」

這些骷髏反應誇張,一個個跟見了鬼似得,伊耶絲無語的看著這一幕,放棄了攻擊的打算,這些骷髏模樣看起來不像是亡靈生物,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彷彿有著自己的神智,就是感覺有些逗比…

這些亡靈骷髏或跑、或裝死、或插進地里,一個個裝作看不見伊耶絲,伊耶絲也看不見他們似得,對此伊耶絲很無語。

歐陽娜娜神情帶著一絲疑惑,試探的說道:「你們是骨族嗎?」

一個把自己的骷髏頭埋在土裡的骷髏撅著屁股,喊道:「什麼骨族,我不知道,你們這些異類趕快離開,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伊耶絲心中無語,不客氣前你先將自己的頭拔出來啊!

「罪域之骨終將崛起…」歐陽娜娜的聲音緩緩響起,莊重而嚴肅,隨著她的話語說出,上面的黑霧陡然翻滾,如同洶湧澎湃的海浪一般起伏不定。

那些骷髏有的裝死狀態起來,有的將頭從地里拔出來,紛紛聚集到歐陽娜娜的身邊聽著她莊重肅穆的話語。

「為什麼…為什麼我明明沒有聽過這段話,卻從中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熟悉感,為什麼我感覺自己的心情十分複雜…」一個骷髏蹣跚的走到歐陽娜娜的身旁,不解的喃喃道。

其餘骷髏也差不多,皆是神色複雜的看著歐陽娜娜,不要問伊耶絲哪裡看出來的神色複雜,他就是看出來了。

貝安娜將那段深沉的話語說完,這才睜開眼睛看向這些骷髏,再次問道:「你們是罪域骨族嗎?」

「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但是我覺得可能是…」一個骷髏不由自主的回答的。 「不知道為何,我從你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感覺,似乎你就像是我們的族人一般,不過為什麼會這樣?明明你是個異族人。」一個骷髏依舊難以相信,但是心中的感覺卻告訴他眼前這異族人很熟悉。

歐陽娜娜心中確定這些骷髏肯定便是罪域骨族的人!就是不知道他們為何會存在於大裂縫之下,而且好像還活了許久的時間。

「我們確實是族人!雖然我的外表有些奇怪!」歐陽娜娜沒有深入解釋,應該說解釋也解釋不輕。

那些骷髏對於歐陽娜娜的話將信將疑,不過那熟悉的感覺讓頭腦簡單的他們放下了戒心,「雖然你的模樣很古怪的,但是應當與我們同出一源無疑,恩…我的感覺是不會錯的,既然如此,那麼你就是我們的族人!兄弟!」

骷髏們的目光始終看著歐陽娜娜,沒有一個骷髏管伊耶絲。

伊耶絲早就驚訝的合不攏嘴,歐陽娜娜居然與這些骷髏有關,她還說骷髏是罪域骨族的,再聯想上那句罪域之骨終將崛起,伊耶絲心中對歐陽娜娜的身份有了些許猜測,原本他是不打算追究歐陽娜娜的身份謎題的,畢竟她加入了冒險團,並且擊退了領域級救了冒險團的眾人。

而現在:罪域骨族、骨帝、監獄中的骷髏守衛,這一系列糾纏在一起,再看看這些骷髏和歐陽娜娜彷彿兄弟姐妹一般的人情,伊耶絲心中有個大膽的想法!這歐陽娜娜是披著人皮的骷髏!這不就是傳說中的紅粉骷髏嗎?!

「偶滴神吶!」伊耶絲不敢想象,歐陽娜娜那美麗的外表之下實際上只是一具骷髏。

雖然這個想法看似很荒謬,但是在此刻卻顯得那麼真實,伊耶絲實在是找不出第二個理由了,心中感到毛骨悚然的他悄悄的往旁邊挪了兩步。

歐陽娜娜和那幾個骷髏生物聊的火熱朝天,大有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趨勢。

「娜娜!」不知何時骷髏已經開始親切的稱呼歐陽娜娜為娜娜了,那骷髏終於注意起伊耶絲,指著他道:「這總是純粹的異族人了吧?要怎麼處理他?殺了煮了?還是清蒸紅燒?」

那些膽小的骷髏也不知道為何突然變得膽大,也許是因為發現了歐陽娜娜的身份后,自以為人多勢眾,一群人圍毆一個伊耶絲還不簡單?

伊耶絲倒是真沒看出來,這些骷髏還有食物需求的?不對,這不是關鍵,是這些骷髏要對他動手?那可別怪他先下手為強了!

這些骷髏並沒有隱藏實力,伊耶絲能夠感知到這一隊的骷髏兵都是四階,實力頗為不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活了很久的緣故,不過四階的實力對於如今的伊耶絲而言卻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即便他們人多。

歐陽娜娜急忙勸住道:「不行,他是我在外面的好友,可不能對他下手!」

一骷髏敗興道:「切,真沒意思。」

另一骷髏接著話茬道:「既然是娜娜的朋友,那就是我們的朋友,朋友!還不過來大家一起認識認識?」

這骷髏語氣頗大,對伊耶絲呼來喚去的模樣,伊耶絲倒也不介意,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大裂縫底部的骷髏們並沒有接觸過外界,行事作風看起來也莽撞隨意,說好聽點是單純天真,說不好聽的這些骷髏都是些蠢蛋,很好騙。

伊耶絲走過去,他想聽聽能不能發現什麼有用的信息。

歐陽娜娜:「對了,這地方就你們這些骨族的人嘛?」

其中一骷髏:「啊哈,怎麼可能?我們只是實力最差的,被安排到處遊盪查看情況,發現異常之後上報就行了!不過倒是沒想到還能碰到娜娜你這樣的異族族人,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肯定驚訝的下巴都掉了!」

實力最差?伊耶絲心中凜然,這個信息可是著實震驚,這些骷髏可都是清一色的四階,居然說是實力最差的,那在其他地方的骷髏實力…

伊耶絲現在在思考,要不要結果了這些骷髏然後跑路,如果跟著他們一道的話,遇上其他實力強大的骷髏可就變為砧板上的魚肉了。

急速閃婚:夜少心尖寵 然而…

歐陽娜娜眼中放光,興奮道:「居然還有其他族人,務必帶我過去!我想知道這大裂縫地下的骨族族人的狀況!」

伊耶絲感覺頭些痛,他能不能申請原地休息…

其餘骷髏見歐陽娜娜這熱切的模樣,紛紛嘎嘎大笑,「不虧是我們的族人!走!我們現在就帶你去我們的大本營看看!到時候將你介紹給大家!相比那些愚蠢的傢伙看到你的模樣肯定大吃一驚!」

在這些骷髏的熱情下,歐陽娜娜被簇擁著往裡走,伊耶絲則唉聲嘆氣的跟在後面,實際上他是不想去的,但是歐陽娜娜都去了,他也不得不去啊,他要為自己團員的安全負責。

前面有說有笑,後面唉聲嘆氣吊著一人,兩邊的場景看起來差距極大。

伊耶絲一人在後頭無聊,便一直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與之前一樣,兩側都是高高的石壁,通往大裂縫的上方,而他頭上依舊是不時翻滾的黑霧,腳下的路並沒有什麼變化,倒是偶爾能夠發現一株胡草,胡草在這裡出現的概率不低,時而會有,這倒也正常,畢竟就那些骷髏,哪會需要胡草。

一路行走,前面突然變得有些模糊起來,伊耶絲揉了揉眼睛,結果發現似乎是自己眼花了,前方的景色又變回正常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