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貓叫聲,她才鬆了一口氣,原來是一隻貓。

鎮定下心神,正準備繼續往前走,一個黑色的人影突然從旁邊沖了出來,一把將她攔住。

「不要動,把錢包給我!」黑色的人影在路燈隱隱約約的照耀下,可以看到是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穿著一身略顯破舊的衣服,但身體看上去很強壯,手中還抓了一把匕首,看上去非常鋒利。

古川楓頓時嚇壞了,她絕對沒想過,這麼倒霉的事情會發生在她的身上,以前只在新聞或者電視里看過,單身女子路遇匪徒什麼的,而且似乎下場都是很悲慘的那種。 可想而知,紫家究竟有多大,大事當然是族長親自做主,其他事宜,各自掌權,自行決定。

「多謝百合夫人。」紫年客氣的接過食盒,放在桌邊。

「我就說嘛,彬彬有禮,這要是我兒親生的多好,咱們三日後再好好敘敘。」百合夫人說完朝著紫逍遙拋了一個媚眼離開了。

來看紫年當然是借口。

三位夫人年紀相仿,且同年同月同日嫁給紫逍遙,她們卻各有特色,風姿綽綽。其中,在千年神龍學院授課的天空系導師紫辛嶼就是百合夫人之子。

別人只羨慕紫逍遙的艷福,卻不知道紫逍遙的煩惱,女人多了,有時候實在是難纏啊……

「現在明白,為什麼讓你們只娶一個夫人了吧!」紫逍遙說玩笑話的時候也很嚴肅。

「把解藥交出來。」二叔紫光華對落月帶著幾分不客氣,這裡都是紫家的人,這是主場。

「你真是老眼昏花,不是我放的暗箭,也不是我錯把毒藥當解藥,我好心提醒你兒子快歸西了,你不知感恩道謝反而這幅態度。」落月冷冷的看著他,毫不畏懼。

這大殿里,除了族長和蘭谷夫人外,功夫最高的就是二叔。

可落月絲毫不當回事。

「誰敢對我的朋友無理,我絕不饒他。」紫年站出來維護落月,白象做恐怖狀很有默契的恫嚇二叔。

「紫年,你怎麼和我爹說話呢,要知道輩分!」紫傾竹不高興的說。

「輩分,在我這是扯淡的東西!紫家,只有一樣東西有用,實力!」紫年瞪了一一眼紫傾竹。

「雖然話難聽,不過有理。」族長發話了。

「都是自家人,何必呢,要知道三日後我們可要團結一致和沉香夫人,百合夫人的子嗣抗衡呢,算起來,我們才是親兄弟。紫年堂弟啊,很感謝你的朋友及時看到真相,可否讓你的朋友把解藥給我的哥哥一用呢?」紫青笑著問道。

「你找錯人了。」落月說完看了眼紫尋夢,這事她負責。

「我當時著急,拿錯了,現在再吃我的葯也晚了……」紫尋夢忽然意識到自己惹禍了。

「姑娘,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如果你能幫忙,請一定幫忙啊,我們都是一家人。」紫青繼續訕笑著。

「我可不姓紫,別把我扯到你們紫家。」落月說。

「至少你的朋友紫年和我們可是一家人。」紫青繼續交涉。

「真是可笑,你們連老帶少一起欺負紫年的時候,一起下狠手死手的時候想到是一家人了么?現在又求於我們才想到是一家人,喂,你是變色龍還是牆頭草?除了紫年,這裡每一個人的生死都和我無關,別跟我套近乎!有的人,死不足惜!」落月同樣很嚴厲。

大家都看著族長,這丫頭說話太囂張了,肆無忌憚。

族長的兒孫多了去了,少一兩個不爭氣的,感覺不大,倒是盯著落月看了一陣,娶個厲害老婆不錯啊……

可惜,自己當年遇到了三個互相抗衡的女人,本想只找一個老婆,可她們比試之後,靈力同樣,最後竟然約好三人一起嫁給自己……

現在,後悔莫及啊。

是命運不給自己這樣的際遇啊,雖然多,可亂事,瑣事也多,真不如孑然一身清靜!

。 第799章好東西要留給隊長

「這是……」火狼有些激動,蘇蔓出品必是精品。

蘇蔓將一盒藥丸塞給火狼,然後徑自開始掏出紙筆趴在背囊上寫起給臭蛋的按摩手法圖解示例圖:「這是玄精滋陽十全大皇丹。」

但凡能聽到這道聲音的眾人:「……」

「你們不是說要經常下冰河嘛,這個可以保護你們男生某些功能方面的……」蘇蔓臉不紅心不跳,對於醫學她是專業的。

可火狼等人則覺得臉上火辣辣地燙。

火狼努力咽了咽唾沫,有些語無倫次:「這……這也,這也,這……要不換一種?」

蘇蔓抬頭白了他一眼,然後從「背囊」里又掏出一顆褐中帶有火雲紋的丹藥給他:「這個叫十轉補陽固元靈皇丹,是剛才批量產的玄精滋陽十全大皇丹的升級版。

全世界只有一顆,是我隊長不需要用剩下的。我轉送給你。」

火狼聽著蘇蔓的解釋,覺得既扎心又頭疼,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了去:「我……我……」

「別你呀我的。」蘇蔓站起身撕下示例圖遞給臭蛋,繼而再對火狼說道,「放心,我這個升級版很強大,不僅能保護你身體,更能堅固你心神,免得被基(佬)帶偏帶彎。」

火狼越聽越氣得牙痒痒,恨不得能縫住她的嘴!「你可以走了!」

「不能再管一頓午飯嗎?」蘇蔓無辜問道。

「快走!」火狼幾乎是咆哮出聲。

他覺得待會自己必須得去醫務室一趟,跟自家隊長好好訴個苦,順便把這個什麼【十轉補陽固元靈皇丹】轉送給陸成風!

好東西要留給隊長,沒毛病。

蘇蔓沒事人一樣跟大夥告別,沒有一絲傷感,也不可能有一絲傷感。

然後看著此刻火狼鐵青的臉色,心情大好,安慰自己:這就跟貓捉老鼠一樣,黑貓白貓只要能捉住老鼠就是好貓。

而在她的扎心任務里,只要能扎心,管他哪種扎心!

「蘇蔓!」齊銘眼眶有些泛紅,最初他因為蘇蔓轉校另闢蹊徑去參加星際戰士,可是從這幾天的相處中他很明白自己將來想要什麼。

他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跟蘇蔓一樣能獨擋一面的戰士。

蘇蔓回頭,對他敬禮:「山水有相逢,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她瀟洒地走了。

齊銘略顯落寞地看向程昊,這裡除了蘇蔓,就屬跟這位蘇蔓口中的程班士相處最久。

程昊走上前,拍了拍齊銘的肩膀,笑道:「她就是來找吃的,如果你想再見她,就必須努力努力再努力。」

在蘇蔓的啟程途中,戰豹這邊終於恢復原本的秩序。

火狼恢復一張沉臉:「你們五人雖然已經是戰豹的一員,但依舊有三個月的考察期,這三個月中要是跟不上訓練節奏,那麼還是捲鋪蓋滾蛋。」

程昊在內的五人鄭重應下,對他們來說特戰隊之旅這才剛剛開始……

翌日,西部赤龍特戰隊大門,風沙蔽日。

蘇蔓並未受到跟戰豹特戰隊同樣的接待禮遇。

在門口吃了好一會閉門羹后,她忍不住問值崗守衛:「你確定把邀請函的內容傳達給牧展鵬隊長了嗎?」

守衛欲言又止。

(本章完) 「我、我把錢包給你,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古川楓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知道,她一個單身女子,又穿著高跟鞋,根本跑不過眼前這個強壯的男人,她唯一希望的是,自己順從的配合他,可以讓他不傷害她。

「快點!」手持匕首的中年男人惡狠狠地揮舞了一下手中的利刃,催促道。

古川楓顫抖著手把錢包拿出來,遠遠地遞過去。

中年男人粗暴地一把搶過她的錢包,打開看了看,裡面只有兩張1000円的紙鈔還有幾個硬幣,這令他大失所望,用更兇狠的語氣問道:「就只有這點錢嗎?」

「是、是的,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求求你,放過我。」古川楓都快哭出來了,身體嚇得瑟瑟發抖。

中年男人惱怒地把錢包里的紙鈔和硬幣全都塞進自己的口袋,然後看著這個被他嚇得不敢反抗的女人,雖然長相普通了一點,但是穿著套裙,身材不錯,有著一種制服誘惑,他開始覺得口乾舌燥起來,嘿嘿一笑道:「要我放過你也可以,脫衣服!」

「什、什麼……」古川楓渾身一震,最可怕的事情就要降臨到她的頭上了嗎?她長得又不是很漂亮,但眼前這個匪徒顯然並不在乎這些,她嚇得後退了一小步。

中年男人頓時逼近她,手中的匕首幾乎要刺過去:「快點,沒聽到我說的話嗎?」

「不、不要——」古川楓緊緊地抓著自己的領口。

中年男人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準備把她拖到旁邊的陰暗小巷裡,那裡明顯更適合做一些事。

「救、救命—」古川楓剛叫出半聲,嘴巴就被捂住了,中年男人惡狠狠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如果不想死的話,就給我乖乖閉嘴!」

「唔——」古川楓還在掙扎著,雙手揮舞間,牢牢地抓住巷子兩邊的牆壁。

中年男人一時之間無法把她拖進去,大怒中正要使用暴力

呼——

一陣大風毫無預兆地卷了起來,塵土飛揚,似乎周圍的環境也變得陰暗了一些。

中年男人連忙用手遮擋眼睛,以免被沙塵迷眼。

古川楓也眯起了眼睛,風實在是太大了,沙塵都吹進了她的眼睛里。

恍惚間,一個巨大的身影悄無聲息地落在了地上,身後三條長長的尾巴,在略顯昏暗的路燈下,搖曳晃動不止。

古川楓的眼睛一瞬間就瞪大了,雖然路燈並不是那麼明亮,但她還是看清了那個巨大的身影的樣子,那是一隻狐狸,卻堪比一頭牛大小,擁有火紅色的皮毛,金黃色的三條尾巴……她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這是在做夢嗎?

中年男人也見到了那巨大的怪獸,立刻嚇得屁滾尿流,顧不上古川楓,轉身就跑,一邊跑,一邊大叫:「妖怪,有妖怪……」

三尾妖狐眼裡的紅色光芒微微一閃,直接撲了上去,中年男人根本無力抵抗,整個人就被撲倒在地上。

三尾妖狐把他翻過來正面對著他,兩隻鋒利的爪子按住他的肩膀,張開血盆大口,咬向了他的喉嚨。

「啊——」中年男人慘叫一聲,大駭之下直接暈了過去。

三尾妖狐並沒有真的咬下去,它只是在嚇唬這個男人,沒想到這麼不經嚇,已經昏死過去。

她扔下中年男人,走向了古川楓。

古川楓渾身瑟瑟發抖,眼見那隻擁有三條尾巴明顯不符合進化論的巨大狐狸朝她走過來,心中的恐懼無以復加,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妖怪嗎?

狐狸到了她的面前,古川楓甚至能聞到它身上的味道,似乎是雞肉的味道,不過狐狸吃雞不是很正常的事嗎?這種危險時刻,她心裡居然還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狐狸幾乎把頭湊到了她的臉上,她害怕地努力縮著身子,像是要把整個身體都縮進牆壁里。

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或許是覺得不好吃,狐狸猶豫了一下,終於轉頭離開。

古川楓暗暗鬆了一口氣,但馬上她的心又提了起來,因為狐狸走開幾步,居然又走了回來,在差不多兩米遠的地方盯著她,一動不動。

古川楓心中驚懼不已,感覺可能過了一個世紀之久,狐狸才有了動作,它用爪子在地上划著什麼,似乎是在……寫字?

古川楓有些愣神,直到「寫」完了,狐狸忽然衝天而起,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足足過了一兩分鐘,古川楓才敢活動,她戰戰兢兢地走到之前狐狸「寫字」的地方,果然地上有字留下。

「笨蛋!」

儘管歪歪扭扭,但她還是認出了地上的字,這是什麼意思?是在罵她嗎?可是為什麼要罵她?

古川楓想不明白,只覺莫名其妙,但今晚的遭遇,實在太過離奇了,那隻擁有三條尾巴的狐狸——等一下!

她突然心裡一驚,剛剛因為太過恐懼了,以至於忘了她家中的那幅畫,現在想起來,畫中的狐狸,不正是她剛剛看到的樣子嗎?

難道,父親所說的故事根本不是一個傳說,而是真實存在的?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絕對不會相信那種荒唐離奇的事情,但剛剛她看到了,還有那個搶了她錢的中年男人此刻就躺在地上,一切的一切都在說明,她不是出現了幻覺,而是遇到了畫中的那隻擁有三條尾巴的狐狸。

也就是說,妖怪,是真實存在的!

……

另一邊,孤兒院里,李學浩準備告辭離開了。

二藤院一將他送到門口,依依惜別:「真中君,明天你還來嗎?」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會的。」李學浩點了點頭,二藤院一對他的感情,他已經明白了,這樣的女孩子,他也不忍心去傷害。

「我會等你的……」二藤院一低低地說道。

李學浩朝她揮了揮手,轉身離開。拐過一個十字路口時,他見到了等在這裡的四點半,它竟然沒有先回去,而是在這裡等著他。

「汪~」四點半小跑著過來,在他腳下撒嬌著。

李學浩皺了皺眉,可惜他聽不懂它說的是什麼,但總覺得它像是做錯了事在討好他。 女子在師尊的房門外輕輕的呼喚著,可是房中卻是安靜的異常。那女子心中一慌,也顧不得什麼禮數,推門而入,衝進了那房門之中。

房間之中的擺設,似乎與女子記憶之中的一模一樣,她緩緩的走近,見那床榻之上正卧著一人。

「師父,弟子回來看您了!」女子見狀,突然低聲的嗚咽道。

但見那女子緩緩的走近,似乎是要想要探視一下師父的病情。誰料,那床榻之上卻是突然掠過一道劍影。那劍影飛快,登時一道白光閃耀,刺入了女子的肩頭。

「師妹,你的身法好快!若不是師姐我奮力追趕,差點就錯過了這場好戲!」就在女子中劍的瞬間,其身後卻是傳來了一聲輕笑。

女子緩緩回頭,見大師姐俏然站立在身後,笑靨如花。

「師父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女子明白這是一個騙局,卻並不知師父到底去了何處,不由的喝問道。

「師父?」只見那大師姐冷冷一笑,說道,「師父……」

那大師姐見女子中劍,心中暗喜,口中說著,語調卻是極輕。

女子一時聽不清楚,只得側目傾聽。可就在此時,那大師姐手臂一伸,長劍一刺,登時刺入到了那女子的心口。

「小師妹,將師父的素女周天功功法交出來吧!」大師姐看著面前的女子,冷冷的說道。顯然,對於那「素女周天功」是勢在必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