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智身上的血口子越來越多,流出來的血也越來越多,傷口密密麻麻,縱橫交錯,凄慘無比。

眼下的肖智神魂被紫魂之毒鎖定,只要他的身體一死,他的神魂就會瞬間瓦解。肖葉嵐不想一刀先去就解決了對方,只想慢慢的折磨他。

當時母親被毒藥折磨了三年,她最多也不過折磨肖智幾分鐘,實在是太便宜他了。

所以她砍的這些傷口很有講究,力度與深度足以讓肖智感受到極度痛苦,卻又不至於立馬要了他的命,血液不斷的流出來,卻沒有傷到大的血管,不至於讓他立馬流血過多而死去。

她一次次的出刀,美麗的臉上沒有任何情緒變化,漠然到極點,冷酷到冰寒。

肖智則是在地上艱難地前行,其實他半天只能挪一丁點的距離,這一丁點甚至小到爬過這一丈都需要幾天或者幾個月一樣。每當殺豬刀落下的時候,都能聽到他口中發出的慘叫聲。

這是對他身心持續不停的折磨,就像是一場不會停下的酷刑。

或者說是一種凌遲。

肖葉嵐沒有阻止他向前爬,看上去似乎他只要爬到大陣那裡就會放過他一樣。

此時換作別人,恐怕那個人就算是具有很堅定的意志也不會這麼做,因為他們要不求饒求個痛快,要不就閉眼不動,而不是這一副貪生的可悲模樣。

但這個人是肖智,他比一般人都強大,也比一般人都怕死。

這是他的特點,也是他的性格,這被他融在骨子裡,長在靈魂中的東西。就算是他這麼做只會增加對方復仇的快感,他也會這樣,因為他太想活下去了。

他腦子裡沒有其他的東西,只有那個就在眼前,似乎觸手可及,但是實際上卻是永遠也到不了的地方。

他的身體上的生命反應已經漸漸微弱起來,因為痛苦與紫魂之毒的緣故,他的精神意識也漸漸渙散,他的身體還是向前蠕動著,就像是形成了慣性,已經不需要意識去支配。

他身上的光芒逐漸暗淡,恐怖的傷口中顯現出來的骨頭卻是愈發顯得森白。

「我是肖智,救我!」

他的口中一直憋著這句話,就等著他爬進那光陣之中后,然後傳遞到有人的地方,張口喊出來。

但他終歸是等不到那個機會了。

他的確是到了那光陣當中,不過只是他的腦袋。

在他距離那光陣只有三尺距離的時候,又一刀落在了他的脖子上,結果這一刀與之前哪一刀重合在了一起,所以他的腦袋就乾脆利落的被切了下來。

他的頭咕嚕著滾進了大陣之中,然後大陣光芒亮起來,還沒有將這個腦袋傳送走,無數道凌厲的氣息便落在那腦袋上,直接將它切成了血霧,連一點碎片都沒有剩下。

範圍之內變得空無一物,那光陣上散發的能量漸漸收斂,什麼都沒有做便歸於平靜。

心臟已經在之前爆裂,現在腦袋也沒有,肖智的這具身體已經完全死透,而他的神魂也隨之淹沒在紫魂之毒中。

這個白仙強者徹底死透了。

肖葉嵐將那把已經砍鈍了的殺豬刀扔到一邊,看著身下這個死屍覺得有些難看,手掌上亮起一道紅色火焰。

這個死屍已經斷了四肢,沒了腦袋,但是依舊保持著向前爬的狀態。

肖葉嵐突然覺得這個動作倒是挺好的。

於是她收起掌心的火焰,轉身平靜的離開。

就讓他永遠的保持著這個樣子吧。 邱元松聽了這句話,一頭霧水。什麼時候一個通神修士說話這麼狂妄了,自己可是仙台一重天,殺一個通神修士不是跟殺死一隻螞蟻差不多嗎?

「好,好,非常好!」邱元鬆氣急反笑,那一雙三角眼發出冰冷的目光,顯然王歡剛才的話已經觸怒他了。

王歡冷笑一聲,這老狗死到臨頭,還不自知,也是一種可笑:「老狗,我會讓你後悔今日的決定。」

「行呀,那老夫就等著,你怎麼讓老夫後悔!」

邱元松大怒,臉色垮了下來,他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通神修士,就算自己是煉丹師,不擅長打鬥,但也不是一個通神廢物能夠小覷的。

「小子,我會把你的四肢全部斬斷,然後用丹火將你慢慢的燒死,那時候,咱們再來看看,究竟是誰後悔。」

王歡握住手裡的破劫劍,也沒說話,輕蔑的搖了搖頭。

他現在真元雖不如對方深厚,但他的神魂之力,對方拍馬都追不上。

「老狗,放馬過來吧。」

王歡面露挑釁之色,而對面的邱元松卻是極為憤怒,自己居然被一個通神廢物無視。

「小子,你找死!」

邱元鬆手持長刀,凶性大發,他還不相信了,眼前這個通神修士,還能翻天了不成!

就算這小子以前很強,可是神宮都封閉了,論起真元,自己仙台一重天完全能將他碾壓,他只需要一刀,就能把這個狂妄的傢伙劈成兩半。

下一刻,邱元松的長刀之上,刀芒閃耀,把四周照的雪亮!

王歡二話不說,提起破劫劍,迎面殺去。

就在王歡出劍的瞬間,邱元松已經動了,一刀劈出,刀芒破開長空,向著王歡劈了過去。

王歡神魂覆蓋,把對方的刀芒看的一清二楚,身體稍微一偏,刀芒從他側面飛過,把他的頭髮吹的有些凌亂,卻沒有上傷到他一份。

看到王歡輕鬆避開自己這一刀,邱元松有些詫異,心想:「好快的速度……」

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王歡徒然之間,就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邱元松後背的汗毛豎起,一股寒意將他籠罩,本能的預警——不好,危險!

「好快的劍!」

邱元松腦海里閃過一絲驚駭,臉色巨變。

「喝!」

邱元松大喝一聲,奮力的舉起手裡長刀,再度向著王歡劈砍過去,他使出全部實力,卻見那刀芒上面發出一陣騰燒的熱浪。

他的是煉丹師,真元中帶著火屬性。

王歡現在真元不如對方深厚,眼見這一刀襲來,並沒有強求,身體在空中翻滾,撤退回來。

那刀芒從王歡下面飛速斬去,王歡背後的大樹瞬間便被斬斷,隨後化成灰燼。

他雖然避開這一刀,不過刀芒中的熱浪,還是讓他感覺到了皮膚上傳來灼燒感,像針一樣的刺痛感遍布全身。

「老東西,實力還不錯!」

王歡咬著牙,忍著皮膚上的刺痛,心裡罵娘,要不是自己神宮封閉,早就一劍將他殺了。

他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虎落平陽被犬欺了。

邱元松見到自己一劍逼退王歡,心裡的不安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得意,「我就說嘛,一個通神廢物,還能翻天不成?」

「小子,有種你就別躲,哼,你躲也沒用,你能躲的了一時,難不成還能一直躲嗎?」

王歡冷笑一聲,這個老東西還打出自信來了。

「小子,老夫討厭你這種笑容!」

邱元松怒吼一聲,卻看對方已經飛身而起,長刀揮舞過來。

王歡臉色微變,這老東西是要用全力,下死手了。

邱元松的確是要下死手,在他的計劃裡面,只是瞬間就殺了王歡,可是沒想到這個計劃出現了偏差,竟然讓這小子連續躲過好幾次殺招。

這樣拖下去,對他很不利,這裡雖然地處偏僻,可誰也保不準有沒有丹城的人經過,如果讓人見到自己殺了周克的丹童,對他來說非常麻煩。

這也是他這麼著急的要殺掉王歡的原因。

王歡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但是他沒有慌亂,只見他眉心處的肉向兩邊蠕動,一隻豎著的眼睛從眉心裡出現,一道紫色的光芒徒然射出,快若閃電,瞬間射入邱元松的眉心處。

邱元松臉色大變。

「神魂攻擊術!」

「啊……!」

邱元松恐怖的大叫了一聲。

神魂遭到蹤跡,腦袋就好像撞在石頭上一樣,一陣暈眩,七竅流血,身體驟然從半空中掉落。

王歡抓住機會,沖了上去,一劍將他持刀的手臂斬斷。同時,一劍直接刺進了他的丹田裡面,真元順著劍灌入他的丹田內,攪碎!

「噗」的一聲,邱元松吐出一口鮮血,眼睛猛地的睜開。

赫然看到面前的王歡,他想要握刀斬向王歡,卻發現自己右臂已經空空,頓時驚的魂飛魄散。

剛才他陷入神魂攻擊,還沒有反應過來。

「你……你斬了我的手臂!」

邱元松眼睛瞪的滾圓,看著一旁的斷臂,睚眥欲裂,發出凄厲的怒吼。

王歡冷冷的看著他:「老狗,你剛才不是說要走斬我四肢嗎?現在,我只是斬你一條手臂,你還是賺了呢。」

邱元松聽到這句話,氣的吐血,劇烈疼痛讓他臉色扭曲,他抬起左臂,一拳向著王歡砸過去,可是令他恐懼的是,這一拳竟然連一絲真元都沒有。

「怎麼可能?」

這一刻,邱元松心中被一股恐懼籠罩。

手臂斷了,他雖然怒,但還不至於害怕,但是當他發現丹田破碎之後,頓時慌了。

王歡見他死到臨頭,還要動手,眼裡冷意一閃,破劫劍一揮,他的左臂頓時飛了出去。

邱元松慘叫一聲,這時他已經沒心思理會斷臂了,而是恐懼的看著王歡:「你,你費了老夫的丹田!」

王歡蹲下來,冷冷的看著他,說道:「老狗,我說過,你會後悔今日的決定的。」

「想殺我?」

「就憑你,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邱元松被王歡的眼神看的心中悚然,雙腿不斷向後蹬,想要與王歡拉開距離:「放過我,放過我……我什麼都可以給你,只要你放過我。」 第487章不要用這麼引人誤會的稱呼

慕司宸借口讓顧雲念留下,本就是為了避開一路回江城霍修齊。

顧雲念一問,他揉揉她的頭,「我讓人定明天早上的機票。」

慕司宸回家了一趟,他家就在京城,回來一趟不可能不回去。

剛到大門外,就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慕奶奶,司宸哥哥還沒回來嗎?」

「沒有,宸宸他工作忙,忙起來回不了家很正常。」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回道。

這個聲音是慕司宸熟悉的,慕司宸走進去,沖沙發上一頭白髮,難掩優雅的老太太叫道:「奶奶!」

慕老太太驚喜地看著慕司宸,「宸宸回來了。我們剛才還說道你呢!」

慕老太太身邊坐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也立刻跟著出聲道:「司宸哥哥!」

女孩看了一眼慕司宸的衣著,暗暗鬆了口氣。

她就說,一定是她看錯了。

甜膩的聲音,讓慕司宸皺起了眉。親昵的稱呼,更是讓他不悅。

當看到女孩的那張,他在宴會的監控中看到的臉,慕司宸還準備給她留點面子的心思頓時沒了,臉色冷了下來,聲音凜冽如刀。

「這位小姐,我們不認識,不要用這麼引人誤會的稱呼叫我。」

女孩頓時眼眶一紅,難以置通道:「司宸哥哥,我是阮心愛呀!」

慕司宸聽了,臉上的神色更冷。

姓阮,跟阮家有關係?

慕老太太看著紅了眼的阮心愛,有些尷尬地說道:「這是你阮爺爺的孫女。叫你一聲哥哥也是應該的。」

慕司宸只冷冷地說道:「又不是親妹妹。既然是阮老爺子的孫女,那就更應該避嫌。還請阮小姐記得。」

慕老太太只能給了阮心愛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未免氣氛尷尬,問道:「你回來了能呆多久。」

慕司宸看阮心愛還杵在這裡坐著不動,微蹙了下眉,顧忌著軟老爺子,也不好開口趕她出去。

只能無視阮心愛,跟慕老太太說道:「回來看看你,一會兒就走!明天一早就要離開京城。」

看著慕司宸來去沖沖,慕老太太只能說道:「注意安全就好。」

阮心愛在客廳呆著,慕司宸就沒跟慕老太太多說話,回了樓上自己房間。

他一走,阮心愛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慕奶奶,司宸哥哥是不是不喜歡我!」

「宸宸他那是還沒開竅呢。」慕老太太微蹙了下眉,還是拍拍阮心愛的手背安慰道。

頓了頓,看阮心愛又露出了希望,又擔心地勸道:

「不過心愛呀,感情是不能勉強的。不要對宸宸抱太大的希望,你現在還小,更應該專註在學業上。等你長大,就會發現世界上不止是宸宸一個,還有更多更好的男子。」

慕老太太是看出來了,看慕司宸的性子,喜歡阮心愛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