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權質押在我這裏,我們可以簽署協議,我沒有資格轉讓或者出售。”

“可,一旦讓我發現你們對我採取了什麼迫害,並且有證有據的話,那你們的股權就自動消失,歸我所有。這不是我想要搶佔你們的資產,只是給我自己提供一定的保證。”

任雨柔字句鏗鏘,擲地有聲。

搞得田中信夫婦倆有些懵逼。

而葉天縱則是趁着這個機會,添油加醋的說道:“這三個條件,你們必須答應。”

“否則,我們馬上採取措施。致電公司董事會,開除任鳳嬌和任盈盈。然後報警抓人,以詐騙手段來訛詐項目部,以江湖混混來這裏鬧事,尋釁滋事加上鉅額詐騙,少說也有個十幾年吧……”

葉天縱的話,無異於將夫婦倆的最後希望徹底打碎。

好漢不吃眼前虧。

先答應下來。

等回頭,再和家人從長計議。

“行,我答應你,我回去就遞交辭職報告,而且,不會讓奶奶和我媽她們對你們有怨言。”任盈盈開始表態。

田中信緊隨其後,“老張頭的醫藥費、誤工費,我全都出了,妥善處理。至於你們的名譽損失,我這就安排記者們將新聞蓋不下去,並出具一份澄清公告。至於我們夫婦倆的股權,協議必須寫,你任雨柔沒有資格轉讓或者出售,當然,我們跟你無冤無仇,以後也沒興趣再和你們糾纏,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既然你們答應了我的條件,我就不再和你們爲難了。”

任雨柔喜不自勝。

但是沒有表露出來,沒想到,轉危爲安,還能順便解決兩個麻煩的人,皆大歡喜。

而這一切,全是葉天縱的功勞。

“還有一點。”

葉天縱卻補充道:“我知道你和任青青的關係,都是裙帶的。她要亂來,就代表你們亂來,以後,我不希望聽到你們夫婦還有她來整我老婆的消息。否則,下場如何,你們心裏清楚。”

“你!”

任盈盈欲言又止。

但是,現在主動權在對手手中,只能吃啞巴虧。

“行,我答應你。”

“青青和我是好姐妹,她會聽我話的。”

“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慢走,不送。”

葉天縱擺了擺手。

夫婦倆這才灰溜溜的走掉。

而那幫前來鬧事的年輕人,見到這邊得到妥善解決。

也是深吸了口氣,弱弱的問道:“那葉先生,我們,我們也可以走了吧?”

“你們?”

葉天縱一怔,隨後輕笑了起來:“往哪兒走?”

“啊?”

“這事情不是澄清了嗎?我們只是受人指使,我們……”

“受人指使,也做了。”

“老孫頭不能白捱打。”

“喪娃子,還愣着幹什麼?”

“上!有仇報仇,有怨抱怨,別手下留情!”

“出了事兒,我兜着!”

隨着葉天縱一聲令下。

早已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喪娃子等數十人,紛紛拿着鋼管,對年輕人們一頓爆錘!

只聽見裏面不斷傳來痛呼、哀嚎的痛苦聲,任雨柔於心不忍,卻被葉天縱拽住,徑自前往項目處辦公室,安撫的說道:“老婆,你繼續和張處長溝通工作的事情吧,你主外,我主內,這些瑣事,你就不用再操心了,我來解決。”

“恩。”

任雨柔難得一次認同葉天縱。

今天的他,沒犯病,很正常。

而且,全靠他力挽狂瀾。

再結合之前的種種跡象,她忽然覺得,這葉天縱是不是在裝瘋賣傻?

在進入辦公室的時候,她突然多了個想法。

“他的身份,還有背景,我都是從當天結婚的信息單裏得知的。”

“看來,回頭我得去調查調查,這先是聞國富,後是立道庭,怎麼感覺……怪怪的。”

…… 田中信夫婦倆灰溜溜的走掉。

並且電話知會過楊老太等人,海龍灣項目,將由任雨柔繼續擔任。

雖然頗有微詞,但在當下的節骨眼,她們也不敢造次。

而解決這些問題,任雨柔還需要同張天耀繼續圍繞項目開源節流等內容,深入探討。

午飯就在工地解決,臨走時,任雨柔還特地囑咐道:“天縱,你回家好好待着,別亂跑。”

“我媽應該去美容院了,今天休息,爸在家,你沒事的話,可以多和他下下棋,喝喝茶,他愛這些。”

“哦對了,看起來當初聞國富幫我,應該是先找的你,這些日子,多虧了他幫忙,所以,你幫我約個時間,我想要當面感謝下他。”

“沒問題,老婆,下午六點,我來接你?”

葉天縱微微點頭。

而任雨柔則是有些遲疑,不過想着今天的事情,多虧了他,便點頭道:“行,下午你來接我。反正我晚上七點約了臨城精神病院的‘吳醫生’,到時候咱倆一起去。”

“恩?”

葉天縱一愣。

而任雨柔則是微笑道:“你平時看起來正常,但是偶爾會犯病。我不放心,你的病情,我到現在都不是特別清楚,所以,需要找我預約的那位醫生,做個綜合檢查,有什麼問題嗎?”

自己可沒病。

只是爲了迎合當初任鳳萍等人選婿的要求,特地裝扮的身份。

而她要找的什麼吳醫生,應該是神經病學的專家,這一檢查肯定露餡兒。

“沒問題,那行,我也想知道,我這腦子到底好不好使。”

他還是欣然點頭。

這種小事,吩咐給火鳳凰處理就好。

約定俗成之後,葉天縱便打車回家。

途中,還特地給火鳳凰發了個短信,告知她吳醫生的事情,提前安排妥當,要出了簍子,饒不了她!

……

半小時後。

剛到家,任東國便做好了準備。

穿着一身得體西服,雖然有些褶皺,看起來很是廉價,但是經過一番梳理,還是顯得精氣神十足。

接近一米八的身材,再加上立體的國字臉,不得不說,年輕時候的老丈人,肯定是個帥哥。

否則,也不會吸引當年號稱夜總會頭牌之花的張春琴。

“爸,您今天,真帥。”

“哈哈。”

任東國一笑,自信道:“那是當然,人逢喜事精神爽。”

“我這兩天,在療養院,備受尊重,說起來,這一切,還要歸功於你。”

“今天,你說要帶我去買車,我當然得穿得隆重一點。”

權少的天價蠻妻 “不過,我還是有些氣喘,哎,我這身子骨,也不知道還能熬多久……”

見到任東國興奮中又略帶落寞的模樣,葉天縱則是鼓勵道:“沒事的爸,您的病,我看能治。”

“恩?”

任東國一怔,狐疑的看着葉天縱:“天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懂一點醫學,等買完車,抽個空,我給你鍼灸,扎一紮針……”

“你還懂中醫啊?”

任東國挑眉。

之前他只認爲對方是個傻子,窩囊廢。

但是,自從療養院事件之後,他就對葉天縱大有改觀。

現在還會醫術,這不是草,簡直是個寶啊。

“你能有這份心,就行了。”

“而我的病,多年頑疾,這些年,不知道看了多少中外知名醫生,沒用。”

“行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了,我只想在我有生之年,好好生活,走,買車去!”

……

此次購車。

任東國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錢。

五萬塊。

這是他這些年,因爲到處走訪看病,省下來的。

以備不時之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