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後風言風語,什麼話都有。當然也有人感嘆,同情,好像也只剩同情了。

千星剛來,什麼都沒做,都沒時間多說。

隨便走走,曾經熟悉的地方,早已不再熟悉,熟悉的人沒幾個,到處都能聽到這些話語,有的小聲以為他不知道,殊不知他視野籠罩無邊,有的自信狂傲,乾脆不掩飾,鄙夷嘲諷,都想上前挑釁,不過在洞天內部,還是忍住了。

人情冷暖,不過如是。

曾經他太強,天下歸從,一些人不敢多說,心底也不滿,他們都是應運而生,憑什麼。現在跌落神壇,越是囂張的人,越覺得爽快。

不論傳聞,還是千星的狀態,都是這樣,三個月不出,風雲際會,早已不是他的時代。

沒有人知道,包括玄武他們都不知道到底恢復多少,看不出太多,千星也懶得解釋什麼,他只是相等惡魔來襲,殺戮而已。

曾經的支持者,有的依然支持,有的已經動搖,即便南州那邊都有離去的,升米恩斗米仇者太多。不管是牆頭草,還是蠢貨,他都不需要,真正的朋友都還是關心他的,這才是朋友,這便夠了。

今日看不上,來日讓你高攀不起。

世界都在議論,若真按他們遵循的實力為尊,都是螻蟻而已,難不成暗地裡說兩句,他還殺遍天下人。

千星心中淡然,沒有絲毫興緻,像是置身之外,看螻蟻活躍,跳樑小丑翻騰,他的心境已經不同,扶搖直上九萬里。

「他真廢了嗎?」

「看他這屌絲樣子,不是廢了是什麼,還想恢復往日的榮光嗎,切。」

「我看之前也是吹噓出來的。」

「要是我都找個地縫躲起來,對了,他不是老鼠嗎。」

「看吧,這些天估計就有人逼他退位了。」

「那他怎麼過來的,這外面也不太平啊,應該還有些實力吧。」

「我知道,清蓮仙子和他一起失蹤的,很久沒有出現過,應該是清蓮仙子幫他的。」

「靠,真他媽鮮花被牛糞糟蹋了,太可惜。」

「清蓮仙子的追求者,那位狠人聽說快回來了,到時候……哼哼。」有人幸災樂禍。

「都做什麼,沒事幹了嗎。」有人來了,是多日沒見的大師兄有道,一些人都乾笑著散去。

「千星。」有道快步走來,滿懷欣喜,虎目都有些紅,「回來就好,都會好起來的。」還是那個沉穩的大師兄,話語不多。

對於有道,千星心懷敬意,兢兢業業憨實穩重,做了很多,之前還幫他擋過劍,他都記得,兩人擁抱一下。

有道被困玄盟,一直沒出去,相對戰績要少,也不是戰績少,是玄盟這邊高手多,把他掩蓋了,一度名聲都不如姜清涵他們。

他資質也好,一步一步走來,現在卻也走出自己的道,在這邊戰鬥絲毫不少,如今時間久了,已經不同。

有道已經四星實力,還是很強的四星,這三個月大家都進步很多。

現在在玄盟地位也頗高,不少人尊敬,剛剛一些人也不敢說什麼。

千星若實力還在,哪怕沒回來過,威勢地位都會無人能及,如今卻大不同。

現實也好,如今世道,實力為尊,尤其曾經的老人不在,多是一些不認識他的。

除了有道,後面還有曾經的一些親傳師兄弟,一個個看著千星,反應不同。

有的依然熱情,而有的曾經熱情的,如今也有不同想法,千星若真廢了,按規則星位也該換人,他們都有機會。

沒有實力,已經沒資格與他們站在一起,帶著驕傲的施捨。

這就是眼界問題,永遠上不得大檯面。

有道很關心千星傷勢,不顧千星拒絕,送來很多珍貴靈藥,還有一顆道丹,讓不少人眼紅,暗動心思,誰讓越傳越都認為他毫無實力呢,那就不配擁有。

有道離去,其餘人大多沒什麼興緻,千星更懶得理會。

見識過太多,千星心無波瀾,行走紅塵,磨礪身心,這何嘗不是一種修行。

隨步走走,走到了外門。

「風公子,多謝指點。」

「風中戰神太帥了。」

「風公子,我愛你……」前面熙熙攘攘,地方很大,也很熱鬧。

很多人圍著一個白衣公子,還多是妙齡少女,春情萌動,就是男人也都尊敬,虛心請教,那人人氣很高。

千星蹙眉,竟然是熟人,風皓天。三個月過去,他也來這裡了,看樣子已經是很強的四星實力,氣質出眾,玉樹臨風,這賣相很受歡迎。

風皓天淡笑著回應,好似心情不錯,贏得很多擁護。

風皓天回頭,不知是有所感,還是故意的,似笑非笑看向千星,邁步攔過去,「好久不見,當年你偷襲我,我可是一直都記得,本想親手滅你,你卻都沒資格讓我出手。」

「是他?」周圍的粉絲也都看向千星,滿是敵意,「好像還和風少爭鋒過,曾經的第一人,我看是吹噓的,風少才是第一。」

「沒錯,就他這病秧子,哪兒冒出來的,給風中戰神提鞋都不配。」

「風少文韜武略,神通無雙,天下無敵。」

「看你這凄慘樣子,我都不好為難你了。」風皓天淡笑,「女人死了,兄弟死了,你卻還活著,命還真大,是我都沒臉活……不對,那是我看上的女人,要是跟著我,就算做個侍女,哪會有今天?你該死啊,看來還得我去報仇。」風皓天嗤笑,戲虐,心底滿是恨意想發泄。他本來風光無限,遇到千星連連慘敗,奇恥大辱,驕傲的他一直恨之入骨。

千星眯眼,本不想惹事,之前懶得動,多是背後議論,也有好有壞。當面挑釁,當他心情好?還褻瀆月兒,該死!此人還有仇。

「呦呵,風少說你兩句還不服,想動手?不知天高地厚的廢物,風少,這種貨色不配你臟你的手,我來……」跟著風皓天的一個粗壯男人獰笑,還是一個二星戰神,前面卑躬屈膝,轉頭狐假虎威。

碰!那人張狂走出,都沒看到千星怎麼動,直接就被踩到腳下,凄厲的慘叫,驚得一群人頭皮發麻,連連後退。

「好狠毒,都是自己人,口舌之爭,你竟然廢了他!」風皓天冷哼。

****** 「沒殺他已經看在他無知份上。」千星冷酷,地上的那人顫抖,怨恨都不敢了。太冷漠,他真怕接著都死。

「該你了! 新攝政王的冷妃 帶著殺意來,誰給你們的自信。」

跟著風皓天的幾人也都變色,慌亂再後退,再也不敢鬨笑,驚恐的看著,這位太狠了,他真廢了嗎,那個可是二星戰神,他們中都是排在前列的。

這位要是沒廢,樂子就大了,借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

至於後面的花痴粉絲,早就嚇得顫抖,一個個戰神都不是,這邊隨意威勢都承受不住。

「千星,我看你根本就是入了魔道才活過來,比惡魔還殘忍,今日我風皓天除魔衛道,先拿下你。」風皓天冷笑,千星雖然強悍,他卻感受到了,狀態很差,本源受創,連四星威勢都沒有。

本來就是想找個合理機會,現在正好,隨著正義凜然的大喝,風皓天周圍風起,呼嘯旋轉,風暴把千星籠罩,一切都看不清楚。

就是現在,要下狠手,他卻不知,千星狀態確實不好,所以對付一個二星戰神懶得大動,把三星實力發揮到完美,隨意就踩了,有底牌都沒用。

風勢狂嘯,夾雜著凌絕劍影,周圍一片哭喊,人仰馬翻,之前的一些粉絲也都不歡呼了,一個個臉色蒼白,翻出去大片,風皓天要殺人,根本沒有顧及任何。

「風中戰神除魔衛道,我們支持你。」有的人已經無可救藥,被波及吐血還在那兒喊。

「千星,我風皓天等這一天等了太久,我要你匍匐在我腳下顫抖……」

「聒噪。」千星淡漠,無喜無悲,沒有重視,也沒有小視,或者根本就是無視,一拳砸出,簡單直接,面對狂暴的殺招,拍蒼蠅一般。

對於這種驕傲的人,無視才是最大的侮辱。

風皓天大怒,他都看到千星嘴角流血了,還當是之前呢,就是沒廢也不是三個月之前,他也無懼。如今大勢下,每天都在進步,他進步更大,耽擱就會埋沒掉。

「給我死……」話音還沒落,他神色狂變。

千星病態又簡單的一拳,在他風暴下簡直像是笑話,但他卻擋不住,他都是幾乎四星極境了,還是最強殺招之一,怎麼可能。

除了少數五星戰力的老不死,他已經年輕一輩無敵,就算遇到那些老傢伙,他有底牌,也能走掉,已經無懼天下。

但今日他看到什麼,這個廢人,他切實感覺到千星本源受傷很廢,他擋不住,引以為豪的絕招支離破碎,咔嚓一聲,他的劍都跟著破碎,他風靈體速度無雙,卻幾乎看不清楚,接著黑甲戰衣破碎,整個人都橫飛出去,風暴凌亂消散,他蒙掉了。

千星沒有使用羽翼,鯤鵬身法也是速度無雙,風皓天橫飛,他一步臨近。

有些人還是殺了的好,狗改不了吃屎,是他想多了。

正想殺戮發泄,偏偏來挑釁,千星心中殺機爆發,冷酷無情。

周圍人都沒看清楚,轉頭又都驚呆,隱隱號稱年輕第一人的風中戰神瞬敗。

混亂中風皓天怒吼,旭日東升瘋狂,還有底牌,千星已至,這次是隨步猛踏,腳下恍惚日月生,生生的把旭日踩下去,一連串的保命底牌爆掉,風皓天凄慘,大口吐血。

「放肆!」千星正要滅殺,天空傳來怒喝,伴隨著龍霄,一道龍影瞬至,擋在前面,轟然分開。

千星後退幾步,腳下有些不穩,臉色煞白,嘴角滲血,還晃悠幾下,像是觸動傷勢。他一直都是這樣,有時候走路都是,始終半廢著卻能爆出巔峰。

龍影閃爍,化作一個青袍中年人,威武不凡,冷冷看著千星,正是東方主星青龍,看威勢也是極強的五星,比當初玄武還強,當然這也是又過去幾個月,玄武若沒受傷,應該也能不差什麼。

「好大的膽子,這是玄盟,誰讓你動手的!」

「殺人啦,大人,救命啊,他瘋了,投靠了惡魔,來就把人廢了,還要殺風公子,殺我們所有人……」有人大喊,看到自己的男神風皓天傷成那樣,歇斯底里,無藥可救。

「沒錯,就是這樣,風公子正在幫我們傳道解惑,指點我們,他來就殺人,公報私仇。」有人還附和。

風聲呼嘯,後面人影閃動,緊隨著青龍又來一群強者,個個臉色都很難看,竟敢在這裡動手殺人。

「還真把人廢了,你自己不來援助殺敵,內鬥倒是擅長,我看根本就是包藏禍心,難道你已經投靠惡魔?」一老頭冷笑,天殘老人,實力很強。

「不投靠惡魔,豈能活下來,我看直接滅了。」有人哼道。

一個老嫗走出,眼神如劍,滿是殺機,「小子,還記得劍崖老人嗎,今日老身必殺你。」

青龍揮手,所有人都停下了,「你疑點太多,還私自把星輝給一條狗,束手就擒,我給你申辯的機會。」

千星掃視人群,喘息幾下像是穩住了,一個個橫眉冷對,千星淡漠,彷彿沒有看到。

風皓天被人擋在後面,臉色扭曲,早已沒有之前的溫和,怨恨看著前面,他又慘敗,光天化日之下,恨意前所未有。

風皓天獰笑,一些辛密他可是知道的,正好再添一把火,「他已經投靠惡魔了。」

接著風皓天笑容凝固,他看到千星拳頭又至,沒有言語,竟敢無視所有人。

「狂妄!在本尊面前,還敢逞凶,給我跪下。」青龍怒了,他本來離得近,龍步閃爍,霸道攔擊。

「殺了他。」劍壁老嫗也趁勢下殺手,「記住了,殺你的是我劍壁。」

「賤婢?想死,成全你。」千星回頭,看著呼嘯的飛劍,一拳破碎,拳勢不減,接著劍壁驚恐橫飛。

同時青龍包括一群出手的人全部暴退,滿是不可思議。

剛剛青龍借勢過來,千星沒有注意,退出兩步,可不是他更強。

「我想殺就殺,又能如何,誰能阻我。」千星步法虛浮,一直都這樣,隨時倒下的樣子,氣勢卻在飛揚,剎那又無可匹敵,像是錯覺,「誰還想試試?」

「千星,你現在回頭還有將功贖罪的機會。」青龍輕哼,慎重起來,他是強橫五星,也是唯一沒受傷的。

「回頭?真不知道你這星宿之首怎麼當的,還是你也叛變了?」千星嗤笑,「別怪我沒提醒你,剛剛我已感應到風皓天本源,暗藏霸道魔息,他才是投靠惡魔,才有這樣的成就。」

「胡說八道,你才是惡魔,還惡人先告狀。」風皓天冷哼,「貪生怕死,女人都死了,還投靠惡魔苟延殘喘。」

「沒錯,風中戰神一直在和惡魔作對,幫了很多人,倒是你,活的太不明不白。」有人怒道,他們吃虧,自然很不爽。

「作對?他好像沒有過殺強橫惡魔戰績,反而只有殺所謂叛徒。切磋揚名,敗各路同道的戰績,叛徒也都是他說的。」

「巧口舌黃,作為星宿之首,我命令你束手就擒,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不要自誤,不然星位不保,灰飛煙滅。」青龍冷視,他也不信。

「你命令,你算什麼東西?」千星怒極而笑。

話不投機半句多,本來對玄盟還有些感情,看曾經老人份上也不想分崩離析,千星怒了,哪裡冒出來的,別說根本不認識你。

****** 都是遠古星宿傳承,星殿之主,有通天大道,各有神通擅長,只是遠古時期四大主星走前一些,帶領大家鎮守征戰,是一個小隊殺出來的同生共死感情,都很服眾,即便這樣,也有星宿未必差四大主星。

現在早已不同,從未經歷過什麼,還想作威作福?傲慢自恃老大,當都是你屬下。

何況他才是星宿自己人,風皓天只是外人,說他疑點多,好似沒錯,卻故意忽略他無數功績,殺過多少惡魔,多少魔子,直接間接救過多少人。那些魔子若是留在現在,個個都是大禍。救過的人,多少成就戰神,維護一方。

不知道這裡的格局,他也沒見過青龍,但明顯是針對他的。當你長者,給你面子你是主星,不給又如何。

「今日殺此人,看誰能擋住,誰擋殺誰。」千星盯住獰笑的風皓天。

「拿下。」青龍也怒了,臉色難看的很。

「他受傷了,不足為慮。」天殘老人陰笑,帶頭喊道,這個時候更是來了很多高手,都是生面孔。

井木犴他們沒出現,不知如何。

千星冷漠,站穩之後出手了,明明總晃悠,誰碰誰飛。這最低可都是四星高手。

但凡帶著殺意的,橫飛出去,血霧一片。

青龍虛影隱現,彷彿化真龍身,他只是傳承,不是龍,倒也不能真的化身,但虛影都很神聖,龍翔龍擊,逆龍殺。

千星抬頭,他沒有兵器,之前練慣用的是普通鐵槍,沒帶出來,揮拳直迎。

青龍盤旋,龍吟天地,玄盟人人都會青龍大陣,如今他自己的虛影才是最完美的殺陣般。

混亂中,千星動作簡單,好像動作太猛,他都站不穩,而幾拳轟出,青龍威勢便破,連續翻退出去。

至於其他人,敢帶著殺意上去的,全部被滅。

什麼自己人,患難當頭,一致對外,全是笑話,殺他時這些人怎麼沒想想,難道還等著再算計他?

他能殺,便能取代。

風皓天慌了,剛剛沒退,還想趁機突襲,這一個照面,他看到什麼,這麼多人土崩瓦解,號稱最強的青龍都擋不住,他能切實感應到殺機。

這個人沒廢,沒廢也不能這麼強吧,他一直自認不差,舉世無雙,這人還耽誤幾個月。尤其還看到千星又抹了一把嘴角血跡,千星沒有被擊中,只是自己傷勢觸動,看到這個,不止是他,所有人都想罵娘。

一直看著要倒下,你倒是倒下啊,還這麼兇猛,這是說他們連半廢之人都遠不如嗎。

剛剛誰說趁他病要他命的,哦,剛剛說話那個好像自己都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