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獨佔命星的人獲得命星,那就更棒。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超越命星的控制,從而徹底獲取自己的命星控制權。如果他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徹悟命星中的天道,不過時間問題。就算投胎轉世,也能利用命星的力量,守護自己的憶,不至於在轉世的時候被孟婆湯所蒙蔽,那效果就大了。想想,一個在娘胎中就知道修鍊的人,和一個出了娘胎之後,還要過幾年開啟了靈智,先天之氣已經大半消散的人才開始修鍊的人,那進度能一樣么?

就算不投胎轉世,由於可以徹底調用命星星力,他就相當於用有無限的法力,修鍊中,幾乎可以不擔心

此外,如果這樣的人做得,更能夠不斷的壯大自己的命星,自己的力量和命星相互促進,一同展,最終成為異星,不是不可能的。所謂異星,便是不在周天系統中,卻展得不遜於周天系統的強大星辰。這樣的星辰因為不在周天系統中,有足夠強大,所以往往可以擺脫周天系統星辰命數的影響,成為天命中的變數。換句話,這樣的人便是那天道一線機的代表。任何人都不可以逆天,否則肯定完蛋,唯獨他們不但可以逆天,力量足夠甚至可以徹底改變天數大勢,屬於那種既得利益深惡痛絕,意圖顛覆無比歡迎的存在。其實,除非成就聖人,否則非周天系統命星的人做到這一步,已經是極致了。

當然,天道之為物,也不是那麼容易參悟的。其實絕大多數人都感知不到自己命星的存在,能夠感應到的,絕大多數也最多只能根據命星的變化,預測一下未來,而且還是不遠的未來。這實際上就是占星術的最初源頭。能夠部分利用命星星力的人,那已經是頂級強了。要不受命星星力的誘惑和干擾,從中悟出天道來,那就更是鳳毛麟角。

而這周天星斗大陣之中的星,其實就是為了幫助那極少數中的極少數能夠利用星力的人,主要是這其中也是極少數的可以參悟天道的人。當然,直接參悟的人實在太少。但利用星力如果研究比較深,也能慢慢的循序漸進的悟得一絲天道。那也就不錯了。

只是,真正能夠了解其中深意的人,又有幾個?大部分有幸進入的人,不過為了這其中無窮無盡的星力。就算不能進入到擁有星的內層,在外層也是可以吸收星力的。不過,吸收到什麼星力,那就不了。這裡的星力是駁雜的。不問青紅皂白統統吸收,雖然能夠一時間大大提升自身實力,但是對日後的展卻是不利。但要是不吸收,卻沒有足夠的力量進入更深。

也只有那些天資、悟性、毅力都足夠的人,才能甚至可以完全不吸收星力,就能通過到天道得足夠領悟,輕鬆進入內層,獲得其中的星。

而在星密布的大陣核心,卻擁有一套周天星幡,不過兩位大天尊急就之作,品質不算很,卻有難得的成長特性。而且周天星幡之中卻有布設周天星斗大陣的法門,一旦布設下來,威力強悍,更能隨主人的實力提升而提升品質威力,最後達到極致,能夠布設出一個現在這個周天星斗大陣百分之一威力的周天星斗大陣來!那已經是准聖級別才能突破的強悍大陣了。這是給那些不受那些星誘惑,放棄融合星的人準備的。只有擁有足夠定力的人,才能獲得這件至寶。

不過,這還不是其中的最珍貴的東西。最珍貴的東西,卻是在周天星幡之下,一塊起來跟其他東西沒有任何不同的玉石。這才是真正珍貴的寶物。

這東西卻是不能幫助人提升實力,也不能幫助人控制命星,更沒有幫助人布陣的能力。

這玉石被稱為「聖道引」,唯一的作用,便是融入人的體內,幫助其提升對天道得體悟能力。如果普通人體悟天道,那是隔著一層鋼板,那麼他體悟天道,卻是隔著一層薄紗。這其中的難易差別,就可以想象了。

不過這也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得功能,這玉石還有作用,便是保護人的真靈魂魄意識,投入人間,在不同的種族身上,不停轉世。通過這轉世的歷練,磨練意志,堅定道心,積累功德,當符合要求之後,再將其真靈魂魄意識拉回來肉身,然後聖道引真正認主,同時提供給其主人獲取鴻蒙紫氣的指引。現在聖道引還沒有這樣的能力。不過等到聖道引有了主人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多少年過去了,那時候只要鄭拓沒有度劫失敗,自然已經是三天聖人,以三天聖人的修為,提供感應鴻蒙之氣存在的手段,不過舉手之勞罷了。

沒錯,聖道引,乃是幫助人踏上成聖道路的至寶!

這才是這周天星斗大陣之中,真正的珍寶,絕對的至寶!

當然,要獲得之人,最重要的不是其他任何東西,卻正是機緣!成聖當然也要機緣。比如和鄭拓一樣盜墓盜到一些至寶結果沒法享用自身死掉的人,並不少見。可是有機會成聖的,卻只有鄭拓一個。這不是機緣是什麼?

東皇太一當年在洪荒之上,可以無限接近聖人,t鍾這樣的極品先天靈寶,可是仍然沒法成聖,這不是機緣不夠又是什麼?

所以,能夠成聖,其他的不是關鍵,關鍵的就是機緣。機緣不夠,哪怕你無限接近聖人,也無法成聖。機緣夠了,哪怕你以前是鄭拓一樣的凡人,也又成聖希望。當然機緣只是機會,能不能把握還自己。但這也是最難得的。最讓人傷心的就是明明能力足夠,偏偏天道不給你機會。

而現在這周天星斗大陣中的核心寶藏,便是給你一個成聖的機會!世上還有什麼東西能比這個更珍貴?

至於那其它東西,主要用途,不過是考驗這個人的附帶產品罷了。這些附帶產品能夠幫助人獲得一點實力什麼的,倒也是事。至少可以幫助修天道環境的加速形成。

周天星斗大陣的珍貴,還不僅僅只是給一個人成聖的機會,他的珍貴,在於可以不斷給人成聖的機會。即使有人通過這個成聖了,那聖道引也會在日後已經成為三天聖人的鄭拓控制下,和原的主人解除認主,重新飛入周天星斗大陣中,等待下一個主人的到來。

沒錯,周天星斗大陣,就是一個聖人製造機!畢竟這個世界上聖人是有限的,與其讓那些和鄭拓沒什麼關係的人成聖,不如讓鄭拓幫助那些人成聖,怎麼這也是一個大因果,到時候鄭拓門下可就要享受無盡處了!畢竟這麼大的因果,就算聖人也是得還的。聖人還的因果,多麼有價值還用么?

當然,現在兩位大天尊的手筆,還是很粗疏的。周天星斗大陣不,應該周天星斗聖機陣,因為這是一個給人成聖機會的大陣這個聖人製造機器,還沒有徹底完成。不過要徹底完成這個周天星斗聖機陣,那就要至少聖人的手筆了,卻不是現在兩位大天尊能做到的,那隻等鄭拓成就三天聖人再進行完善了。至於鄭拓要是沒能成就三天聖人的話,那麼兩位大天尊自然也不能倖免,後面的事情那還管他那麼多幹啥?

卻兩位大天尊總共花了四年時間,呆在這乞它瑪山峰頂,這才施施然離去。而在離去之前,他們卻是運轉陣法,猛然一震,只見得天空中無盡星芒閃爍,無數星光,投向整個世界的無盡位面中去了!

那星光,正是兩位大天尊在布陣的時候,順便截取這陣中無盡星辰投影之上的部分星力,製造的一個周天星斗聖機陣的入門憑證!

只有得到了這憑證,並且用實力也、機緣巧合也、還是技巧也,破除了其上面的禁制,才能夠通過這入門憑證,傳送進入周天星斗聖機陣中,來謀取那這個世界上絕無僅有的成聖機會!

這憑證,卻正是一枚玉牌的模樣,正面寫著「周天星斗」四個文華夏文字,包括篆字、文、甲骨文,都隨著天道知識的傳播,也在這個世界上傳播開了。反面寫著「聖機憑證」,卻是用的甲骨文。就算不能破解其上禁制,那也是無窮星力凝聚,在人身上,實力足夠的人,也能夠利用其力量進行戰鬥,攻防俱佳,能夠從星界召喚天星之力化為一顆星斗攻擊,也能將星力轉化為一面盾牌進行防禦,運氣的更能吸取其近乎無窮無盡的力量,提升自己實力。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不錯的寶物!

當然這寶物得數量,稍微多了些,但也並不算太多,無盡位面之中,一共也才十萬八千枚。想必整個世界那些擁有智慧命的位面,那也是至少千萬以上,這還是比較大的位面。的位面更是不計其數。所以這又被稱為「周天星鬥牌」,起來多,其實一點也不多。註定成為整個世界無盡位面為之瘋狂的至寶!

完成這件事情,兩位大天尊,這才黑白光芒一閃,就此離開!

他們離開之後,那世界樹中心的祖瑪,總算睜開雙眼,恨恨道:「該死的!你們總算離開了!」一操縱那封印,更是心中暗恨:「可惡!現在連我也無法徹底控制那乞它瑪山頂了!」

這卻正是那周天星斗聖機大陣的自成天地作用。創世神的封印,已經被同化了很多,祖瑪再也無法像從前一樣,至少擁有九成的控制權,最多只能控制三成了。

而且周天星斗聖機大陣之內,那更是一點都無法控制。

至於眾神,那就更不用提了。

現在的乞它瑪山頂,除非得到周天星鬥牌,或得到鄭拓許可,那是誰也進不去了!原可以進去的痛苦士樂丹、龍祖、阿斯摩蒂爾斯,都是再也無法進去了。

可是祖瑪也沒辦法,他只能將一切得希望,寄托在鄭拓度劫失敗之上!

只見他目光中凶光一閃:「等著吧,該死的天外之人,等你度劫的時候,我怎麼泡製你!哼哼,你不會以為我堂堂創世神,會一點壓箱底得手段都沒有吧?到時候……」

祖瑪陰笑的聲音,傳遍整個世界樹核心。也幸沒有人在旁邊,否則非給嚇死不可!

卻兩位大天尊,離開乞它瑪山峰,先是回了自己的大營。

現在陰司和天庭,可是熱鬧之極。

不因為別的,只因為那七大神上神最後還是忍不氣怒,不顧一切的供給起天庭和陰司來!

只不過天庭陰司現在和整個世界的融合越來越緊密,更是應運而之地,順應天數,所謂「順天逸,逆天勞」,七位神上神,逆天而行,如何能夠得逞?

所以任他們在外如何攻擊,結果都是毫無用處,天庭陰司根就沒有任何被攻破的跡象!

而當兩位坐鎮大天尊回來之後,天庭陰司更變化,出凜然氣勢來,卻是嚇得七位神上神停下了攻擊!

下一刻,天庭陰司往外一震,直接將七大神上神震回自己的元素位面之中!(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章節更多,支持作,支持泡書吧!) 萬毅並沒有直接選擇通過神廟庭院的傳送陣直接脫離副本,而是利用上面記載的傳送坐標來到了一個大家都沒去過的殿堂。

和外面富麗堂皇的廟宇相比,這間殿堂雖然巨大莊嚴,但是已經腐舊不堪!到處都是破爛的祭祀道具和不知道堆積了多少歲月的塵土。

但萬毅還是清晰的辨認出,這間破破爛爛的殿堂才是整個神廟群的主殿!他之前在偏殿中所見到描繪信徒朝拜場面的壁畫就是在這裡發生的!

萬毅將視線投向主殿的正前方,也是壁畫上信徒朝拜的方向,那裡完全被籠罩在一大片厚厚的陰影之下!但萬毅隱隱約約還是能看到一尊殘破的石像縮在陰影深處。

萬毅鬆了一口氣,看來支線任務中所提到的邪神雕像就是它了!

此時,一個溫暖祥和的女音自萬毅的腦海中響起:「年輕的冒險者,恭喜你通過了我設置的考驗,你的每一次行動都充分的證明了你的勇氣和智慧。」

「考驗?」萬毅不屑的輕笑道:「這位天真的神明,你以為這種低級的誤導會對我生效嗎?」

「天真?」那個聲音還是顯得波瀾不驚:「你們法師的一生不都是在不停的模仿神明嗎?我可以助你在魔法的道路上更進一步,你現在就能得到屬於自己的賞賜——」

「特殊npc『安蘇·納爾弗』想要為您頒發神明的恩賜,是否領取?註:請玩家在以下幾項獎勵中選取兩項作為您的獎勵,一旦玩家領取了該獎勵,就會自動離開副本。」

「神明的財富(可選獎勵一):額外獲得二百單位的邪神貢品。」

「神明的奴僕(可選獎勵二):額外獲得特殊物品『白玉骷髏的靈魂珠』,使用后可召喚出一名a+等階的白玉骷髏協助戰鬥。」

「神明的信徒(可選獎勵三):額外獲得特殊物品『鷹身女妖之卵』,孵化后可獲得一隻鷹身女妖幼崽。」

「神明的智慧(可選獎勵四):額外獲得一本s階魔法書《心靈控制》。」

萬毅看到這條系統提示。反而更加冷靜,嘲笑道:「我一直以為你是一位落魄的神明,沒想到居然還有不少存貨!」

安蘇·納爾弗平靜的回應道:「法師,做出你的選擇吧,如果你想要同一位神明打一架,我也可以奉陪到底!」

「真有意思!」萬毅突然嚴肅了起來:「你先是向我示弱。然後在拋出誘餌之後又突然強硬起來,難道這就是你們神明的談判智慧?」

「不得不說你成功了,原本在我傳送到這裡的時候,我有七成的把握戰勝你,而且我一定會選擇動手!」

「但是現在!」萬毅拿出諾蘭的瑰寶,神情冷峻的盯著陰影下的神壇:「我只有四成的把握能戰勝你!不瞞你說,我正在猶豫是不是仍然堅持出手!」

安蘇·納爾弗嘆了一口氣,道:「法師,你這麼說無非就是想獲取更多的好處。你們人類有著一顆膨脹到近乎貪婪的進取心!不過,這也是我欣賞你們的地方。說吧,你還需要什麼籌碼?」

「很簡單!我想要了解神明,我需要知道任何跟神明相關的訊息!」

此言一出,安蘇·納爾弗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最終,她還是出聲道:「法師,你的貪婪剛好壓在了我的底線之內。不過,我還是同意你的要求。」

說完。萬毅又收到了一條系統提示——

「如果玩家願意接受神明的恩賜,您將獲得額外獎勵——」

「神明的筆記(無品級特殊獎勵):這本書上記載了安蘇·納爾弗成為神明的成長道路。或許對您有些幫助,當然,你也可以當作是看了一個有趣的故事。」

「好!」萬毅的語氣突然一轉,虛偽道:「睿智而又強大的神明,我願意接受你的饋贈。」

「您接受了神明的恩賜,您選擇了可選獎勵三、可選獎勵四。您獲得了特殊物品『鷹身女妖之卵』、s階魔法書《心靈控制》以及《安蘇·納爾弗的成神筆記》。」

「警告:此處秘境空間即將潰散,玩家將在三秒后自動傳送離開。」

最後,萬毅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陰影下的神像,傳送離開了副本。

空曠的副本結算空間內。

阿肯等人早就在這裡等好久了,他們在一陣寒暄過後都開始喜滋滋的領取自己的任務獎勵。卻遲遲不見萬知者的身影。

艾米憂心忡忡的說道:「偶像該不會死在了副本吧?為了掩護我們離開,他果斷的選擇犧牲自己。要是真這樣的話,我會在半夜哭醒的……」

「小丫頭瞎想些什麼!」納斯佳簡直哭笑不得:「像萬知者那種等級的高手,我們幾個死在安全區他都不會死……」

艾米認真的點點頭:「你說的也對!」

於是,眾人的話題就轉移到了「玩家如何才能死在安全區」上。然後,鷹二還分享了他跟一個隊友因分配不均在副本結算空間直接pk的事件……

直到萬毅也出現在了副本結算空間,大家才把注意力又放回到這個世界聞名的法師玩家身上。

萬毅搶先開口道:「請各位稍等,我先領取這次副本的任務獎勵。」

「您的主線任務『大難不死』已經完成,您成功的通關了a階副本『暴動的神廟』,您獲得了a階寶箱x6,補充獎勵自身階位寶箱十個。」

「您的團隊支線任務一『發財啦』已經完成,您獲得了邪神貢品x20,補充獎勵自身階位寶箱五個。」

「您的個人支線任務二『殺敵』已經完成,您獲得了邪神貢品x10,補充獎勵自身階位寶箱十個。」

「您成功收集了散落在秘境中的神秘精華,您獲得了25單位的神秘精華。」

「您目前的屬性為:力量17,敏捷19,智力46。您的階位評價為b階,您獲得了b階寶箱x25,a階寶箱x6,邪神貢品x30。」

清點一下獎勵,萬毅有些失望,這次的任務獎勵居然沒有他最想要的副本捲軸,他還想再回去一趟的說……

不過萬毅仔細一想,進階副本的捲軸沒準就是任務三中摧毀邪神雕像的獎勵,沒得到也是理所當然。

然後,萬毅拿出鑰匙形狀的「枯萎的精髓」,開口道:「想必大家都已經將獎勵領取完畢了。對於這次副本的獎勵,我想需求這把鑰匙。另外,我也打算收購你們手中的邪神貢品。」

艾米聽后直接拿出她自己的那一份獎勵,交給萬毅道:「我們這次能過副本全都是靠偶像帶著,直接拿去就好了。」

「您獲得了邪神貢品x10。」

然而,除了艾米以外,其他人都尷尬的笑笑,原來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將邪神貢品兌換成寶箱開掉了。不過,萬毅也無所謂,算上艾米的10份和副本中獲取的60份,他剛好可以湊夠兌換一個s階寶箱的貢品數量。

而後,萬毅又出言道:「至於補償,我打算用同等價值的寶箱來代替你們的那份邪神貢品,然後再貼一點遊戲幣,可以嗎?」

眾人自然是沒有意見,他們拿到主線任務獎勵的a階寶箱和屬性點獎勵就已經差不多心滿意足了,更何況這次能和萬知者一起下副本其實也是一份不錯的談資。

於是,萬毅又向每個人交易了一個a階的寶箱和二個b階寶箱以及一枚金幣,當然艾米那邊萬毅給了兩個a階寶箱和五個b階寶箱,作為她湊夠最後10份邪神貢品的報答。

做完這一切后,萬毅將手中的邪神貢品換成了一個黑漆漆的s階寶箱,然後將它打開。

「您打開了s階寶箱,您獲得了a階裝備『白玉骨刺』,您獲得了a階特殊魔法書《抗魔符文》,您獲得了2枚金幣。」

白玉骨刺(a階奇門類)

尖銳:傷害敵人時造成額外的流血傷害。

骨玉:該武器十分容易被精神力所操控。

抗魔符文(a階特殊魔法書):為施放的法術添加魔法抗性,同別的法術交鋒時降低20%元素之力的消耗,但是自身威力降低10%。

這兩樣都是很不錯的道具,用在魔法師之間的內戰上應該會有奇效!萬毅很滿意的將他們收了起來。

不過,這場副本的重點還是從安蘇·納爾弗那裡得到的獎勵!讓萬毅有種不虛此行的感覺!

看了一眼時間,原來萬毅已經在副本中呆了數個小時。他

打算向幾位臨時隊友告別,然後回自己的府邸好好翻一翻《安蘇·納爾弗的成神筆記》。

不過,艾米死活不願意就這麼放萬毅離開,作為一個外國的粉絲,她覺得這輩子可能就這麼一次機會能與偶像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了!

於是,在艾米的強烈要求下,萬毅摘下面具同大家合了個影。然後,萬毅又花了數分鐘的時間對艾米的法杖做了一個小小的附魔當作留念。

最後,萬毅以自己還有事情要忙為託辭才得以順利脫身……(未完待續。) 異世封神榜第四卷封神成聖卷第三百五十二章推天道技能書成

四卷封神成聖卷第三百五十二推天道技能書

七大神上神的實力。書來自雖然不弱。不過面對斬二屍准聖的手段。還是相差太遠。畢竟這個層次這個級別的斗。一點點實力差異。也會造成結果的截然不同。

七位神上神心中憤恨無比。卻也無可奈何。一個個臉色難的回到自己的老巢之中。

「不行!這樣的情況。絕對不能繼續下去!我們不能容忍如此被人侮辱的滋味!」火神上神怒吼道!

光明和黑暗神上神。也是一臉怒色。他們兩個人。從誕以來。已經鬥了無數年。所為何來?不就是為了爭取在神上神之中的主宰控制權么?

在之前。神上神高高在上的時候。擁有這主宰控制權。當然是事。可以控制這個世界。創世神祖瑪不出。那就是天下第一人!

可是。如今神上神整體被人如此凌辱。卻也無可奈何的時候。這勞什子主宰權。哪裡還有什麼吸引力?

所以他們現在也沒心思鬥了。對望一眼。露出堅毅之色:「諸位。大家都到了。在如今這世界上。我們被人如此凌辱!大家難道願意一直遭受這樣的待遇嗎?」

「不!絕不!」神上神們齊聲大呼。

「那麼我們該怎麼辦?」

神上們陷入了沉思。不過很快。他們就做出了決定:「實力!掌握強大的實力!強大到連父神都大為不如的實力!」

「沒錯!實力!我們必須掌握實力!所以。現在的凌辱。大家只能忍了!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忍忍忍。一直忍下去。知道我們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為止!如何擁有這實力。大家也都知道了。那種被稱為「天道」的體悟。誰的了就可以擁有強悍的實力!那祖龍餘孽。這該死的兩個強大的神以及他們背後那子(他們並沒有認出來兩位大天尊的具體身份。更不知道他們是鄭拓的分身。只是認為那是鄭拓背後支持的強者)。還有父神大人。不都是依靠對這東西的體悟。擁有了如今的實力么?所以我們現在只需要做一件事:用心體悟這所謂的「天道」!等到我們重新出現的那一天。我們一定能夠震驚整個世界!」

光明和黑暗兩位神上神大聲道!

「就這樣吧!」神上神們大聲回答:「了。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我們馬上開始!」

然後神上神們沉寂下來。重新龜縮在他們的大營中。開始參悟天道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