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竹萱,冤枉不冤枉對弧月來說都已經無所謂了,她不過是一件替代品而已! 正如當初竹萱要婚嫁的前一夜凰凌說過的,竹萱這樣的婚嫁,得不到幸福,她不過是一種交換工具,竹萱嫁入皇宮,她的一生將從此灰朦!

「你為何非要認定是竹萱側妃乾的呢?難道你有什麼陰謀?」

火羽樂早就想說這句話了,心裡一直憋著,這個國王心裡不知憋著什麼屁,一心要制竹萱於死地,肯定是出於什麼目的!

不然自己這般求情,承認床布是自己所丟,他大可以借這個台階給自己留住面子,又能將竹萱推出來!

而現在呢?

自己是送上門的肉他不吃,專吃竹萱的!

但越是這樣,火羽樂越是不幹!

她不怕死,從來都不怕!

雖然她沒學過技藝,沒出過遠門,但從小生活在島上,她身體里打出生就帶著野性,那種置生死不顧的張狂她從來都不缺!

她不允許竹萱死,自己雖然也不清楚男嬰到底是誰殺的,但床布終究是自己仍的才給了別人機會!

如果非要有人出來頂罪,那自己寧願做這顆雷!

「大膽!敢在此胡言亂語!」

火羽樂的話激怒了國王,他直接抽出了身邊侍衛長腰間的劍,橫到了火羽樂白皙的脖頸上。

「國王!求求你,放過樂兒!不要殺她!她是冤枉的!」

地上的竹萱似是緩過來了,雖然她心裡害怕極了,但她更不想眼睜睜的看著這麼多日來跟自己相處融洽的樂兒死掉,不可以!

「她是冤枉的,那罪魁禍首就是你嘍?」

弧月冷笑一聲,駐足反問,又將劍橫到了竹萱的脖頸上!

不!

不!

火羽樂看到這一幕,她猛的衝過去,直接將竹萱撞到了一邊,雙臂張開,大聲喊道,「是我!是我!我殺的!我殺的!」

呼!

火羽樂語速極快,卻足夠將話傳入每個人腦海中,所有人都聽清了,這讓三王妃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心裡的緊張總算緩和了一點。

一旁的二王妃看到三王妃有些異樣,不禁碰了下她的胳膊,淺笑,「三妹,怎麼了?臉色有點白啊!」

「噢!沒事沒事!可能站的時間久了!有點缺血!」

三王妃掙楞了一下,連忙閃躲,遮掩了過去!

「你確定你沒說謊?」

弧月沒想到這個傻子真會承認是她殺的沖兒,先不管真相到底是誰幹的,但從此刻的情形來看,她這樣承認,無非就是為了保竹萱!

「沒!就是我殺的!我爹爹從小就不喜歡我,一直喜歡兒子,他見了我就打罵,我心裡就有個疙瘩,看到男孩就想打!一日,我見你抱著沖兒在宮內行走,喜歡的不得了,就心生歹意,殺了他!」

火羽樂隨口而言,她已經下定了決心,要保住竹萱側妃,這件事跟她一點關係都沒,如果自己真的要死,那也無憾,她此刻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在死前見到博鰲一面!

話說到這份上了,弧月若再想往竹萱身上扯就有點嫌疑了,最後只得承認了火羽樂的罪行,喪子心痛的四王妃猛的就撲到了火羽樂的身上,又打又罵,「你個賤人,你個兇手,還我兒子,還我沖兒!」 一時間金殿內哭聲連連,其他幾個王妃也開始佯裝垂泣,畢竟沖兒也是她們的侄兒,平日里幾人鬧的凶,但到了這事上也得裝裝樣子!

特別是三王妃,更是將哭功發揮的淋漓盡致,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還揚言要親手宰了火羽樂為侄兒報仇!

火羽樂埋著頭,被幾個王妃撕來扯去,身上的衣服被碎掉了好幾塊,臉角也被劃破,身邊的侍衛要壓火羽樂去死牢,卻遲遲近不了身!

並沒有按自己的想法把罪名安在竹萱身上,弧月一陣惱火,哪還顧得上兒子的死傷,一個人悶悶不樂的坐在龍椅上想著心事!

四王妃抓著火羽樂的頭髮,哭到急性時,一把就扯過了侍衛長手中的長劍,咆哮一聲便要刺向火羽樂!

呼!

就在所有人都要目睹血腥外濺之時,一陣幽風猛然刮過,四王妃的手腕竟然一抖,劍咣當一聲落在了地上!

隨風而來的是一襲白衣的博鰲,他剛剛從外面調查血蝶宮的事回來,便聽說了金殿之上正大鬧糾葛,便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博鰲!」

弧月看到來人竟是博鰲,匆忙起身走下龍台!

而四王妃受此一驚良久才反應過來,指著博鰲大喝,「皇子殿下,你可知沖兒是死在這賤人的手上?為何要出手相攔!」

博鰲並未理睬她,而是自顧走到火羽樂面前,蹲下身將她慢慢拉起,幫她整理著凌亂的秀髮,錯雜的衣衫,最後還拿出一張手帕丟給樂兒,「自己擦一下。」

火羽樂痴痴的看著博鰲,她的心砰砰的跳著,自己不是在做夢吧?博鰲真的出現了,而且救了自己,自己就算現在去死,也無憾。

「博鰲,這事,你不清楚,你的皇弟沖兒被她殺死,殺人償命,罪有應當!」

弧月也走上前勸著,在這烈焰國他現在最仰仗的人就是自己的大兒子博鰲了,烈風日漸猖獗,要想剷除這個隱患,還得和博鰲聯手才行!

「是嗎?我大體聽了一下,就憑藉竹萱側妃門口的床布?那我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我殺了沖兒,將他的屍首丟進二王妃或者三王妃的院子里,只要沒人看見,那就是她們殺的嘍?」

博鰲心裡明鏡一樣,他雖然最近不怎麼在宮裡,但宮裡發生了什麼事,他比誰都清楚,這件事很顯然是有人嫉妒四王妃跟父王走的近,怕影響自己榮升王后之事,而最有可能影響到的人就是二王妃和三王妃,就像竹萱側妃這樣的資格,她就是殺一百個沖兒,王后的事也跟她沒一點關係!

「你..休在這胡言亂語!」

弧月聽著博鰲的言論,指著他訓斥起來,但被皇子這樣一說,他心裡似乎也隱約意識到了什麼,或許這件事真的跟爭王後有關!

不過這並不是弧月關心的,那些都是空弦,都只是自己的附帶品罷了。

被博鰲這樣一說,二王妃和三王妃當時就急了,特別是三王妃,指著博鰲鼻子就喝道,「好幾個博鰲,竟敢這樣誣陷本宮,你什麼居心!」 「什麼居心?這我倒要問問你,整日在宮裡嫵媚弄騷,為老不尊,你腦子裡那點事以為我不清楚?我這是沒功夫去查,要查的話,說不準這事就是你乾的!沖兒死了,對誰做王后最有利?除了你不就是二王妃了?」

博鰲快言快語,直說的三王妃沒了脾氣,站在那乾瞪眼,她又不敢對皇子的態度太過分,最後只得哭著去求國王,「國王啊,你要給我做主啊!國王!我十二歲入宮,到現在容易嗎我!每天為大家著想,卻不想到頭落得這樣的話柄!」

弧月最受不了女人哭,無奈的撇撇嘴,斥道,「夠了!別哭了!」

話落,又沖博鰲說道,「你也是,話說過了啊!哪有那麼複雜!這件事已經定了,就是這個丫鬟做的,她自己也已經承認了!你別摻和了。」

博鰲聽后,一腳就將金殿上的一排太師椅踹翻了,大聲喝道,「殺一個好人,在你心裡就那麼有□□?」

博鰲的話其實是發自肺腑的,他不僅要說給這裡的人聽,更是說給殘殺血蝶宮,嫁禍烈焰國的那群混蛋,這世間,這世道為何會變成這樣,什麼時候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變的這樣卑微,為了一點點個人的利益可以放他人的性命不顧,這還算人嗎?

「博鰲,不要鬧了!我..可以死!」

火羽樂走上前,揪了揪博鰲的衣袖,低聲說著。

此時的樂兒心裡已經夠暖了,她崇拜的博鰲能在生死時刻為自己挺身而出,自己還有什麼不知足呢?

帶著這樣的滿足離開人世,或許對樂兒來說是一種最大的回報!

只是,她不知,博鰲的怒火更多的是來自血蝶宮來自紫蝶,他對紫蝶的感情就像樂兒對博鰲的感情是一樣的!

那種心連著心的痛感是很難觸及並且放手的,火羽樂開心的笑著,似乎在這一刻,死對她來說並不是那麼可怕了。

「不行!你不能死!我不會讓你死!」

博鰲這幾日幾乎沒睡過一個好覺,心裡想的全是紫蝶,剛剛火羽樂拉著他的衣袖,在那一瞬博鰲竟然當成了紫蝶!

「紫蝶,我會救你出去的!」

呼!

博鰲的話,破膛而出,傳入了火羽樂的耳膜中!

突然,樂兒的心碎了一下,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又丟進了冰窟了一般,那種生不如死的痛楚,是她這一生都不會忘卻的回憶!

在場的所有人還未反應過來,博鰲已經將火羽樂攬入懷中,長袍一抖,身邊的侍衛便全部跌倒在地,兩人轉眼就衝出了弧月殿! 寒冬隨至,冷風凜凜,不知何時,外面已經下起了冬天的第一場雪。

雪花隨風飄揚,銀裝素裹,大地沉寂在一片祥和的潤雪之中,博鰲攬住火羽樂滑行在半空之中,兩人似影似行,宛如天上逍遙的伴侶一般,弧月殿的所有人追出殿門看著他們這般清揚的離開,一個個心頭竟多少有些黯然!

這樣的一份情誼,這樣一副唯美的畫卷,誰又忍心去破壞!

呼!

博鰲帶著火羽樂回到了博鰲殿,此時大殿之內已經升起爐火,溫暖如春。

幾個侍女站在殿門口恭候著皇子的駕臨,見到皇子回來,她們匆忙迎上去,「皇子殿下,有人..有人來了。」

「什麼?誰?」

博鰲慣性的還摟著懷裡凍的手腳冰涼的火羽樂,便踏入了殿內!

嗖!嗖!

四目相交,來者竟是紫蝶!

竟是博鰲做夢都想要見到的納蘭紫蝶!

博鰲心裡有很多很多的話要跟紫蝶說,而此刻,他懷中還有火羽樂,當兩人四目相望的時候,一切似乎都顯的那麼蒼白了!

火羽樂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窩在博鰲的懷裡抬眸看到一個紅衣女子就站在博鰲的面前,她匆忙翻身,站了出來!

「紫蝶,你來了!那個..你聽我說..」

博鰲猛然語塞,他好像突然頓悟了過來,自己摟著的竟然是火羽樂,而這一切都被紫蝶看到了。

「不用說了,你聽我說!」

顯然,紫蝶並不在乎博鰲的這些舉動,冷言說道,「霜凌醒來了,她告訴我,當日滅血蝶宮的人,雖然打著烈焰的旗號,但從頭到尾未見有人使出烈焰的功~法,而且聽口音也不是烈焰的人,現在我基本排除了烈焰做凶的可能!這件事我誤會你了。」

聽著紫蝶的話,博鰲心裡縱是一暖,忙樂道,「我就說嘛,我不會做這種忘恩負義的事,烈焰的人同樣也不會!那個..霜凌好些了嗎?你們現在住什麼地方?」

「她恢復的很好!等我查出了真正的兇手,處理完後會親自上門負荊請罪!好了,我先走了。」

話落,紫蝶便要閃步而去,紅衣的上沿儘是雪白色的絨貂,被殿門口的冷風一吹,搖擺而動,映在紫蝶的身上,妖嬈無比。

「別走啊!外面下雪了,天那麼冷,你們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要不把霜凌也接來,就住這吧!皇宮裡就是房子最多!」

博鰲跨步而上,直接堵在了殿門,他不能就這樣讓紫蝶離開,如此寒冬,他追望不舍的思緒怎能放下!

「呵呵,我納蘭紫蝶還沒到別人施捨的地步!」

紫蝶右跨一步,要繞過博鰲,還是執意要離去!

博鰲見狀,直接拉住了紫蝶的左手,聲色隱忍,侃侃而言,「我想你!見不到你的日子,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你現在身處困境,我只是想單純的幫你,沒有什麼施捨不施捨的意思,希望你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幫你度過難關!」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火羽樂心裡五味俱全,一股股酸楚的感覺從自己的心頭湧出,她沒想到,自己一心仰慕的博鰲皇子竟然有心上人了,而且就是爹爹想要納為小妾的女人!

記得當初在火樂島也是博鰲皇子親自去救的她,而現在,他連幫這個女人都是這般乞求!

火羽樂痛恨自己當初怎麼就沒看出來,如果是這樣,她寧願不出島,她寧願永遠不會有追去愛的資格,可是現在,劍已出鞘,她的心還能收回來嗎?

「夠了!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好嗎?你這不是有女人陪著嗎?剛才看著還蠻愜意的嘛!知足吧!」

話落,紫蝶隱形而遁,飛速離宮,這次博鰲沒有追上去,他的心在顫抖,他一直站在殿門口看著紫蝶消失在天際的盡頭,卻依然不忍回頭!

良久,侍女都已散去,她們可不敢這個時候去招惹皇子殿下!

只有火羽樂依然站在那裡,她挪步而行,拍了拍博鰲的肩膀,低頭細語,「博鰲哥,剛才..謝謝你!不過..我還要跟你說聲對不起!」

火羽樂的謝謝是說博鰲在弧月殿之上為自己解難,而對不起則是剛才自己的出現讓博鰲皇子在紫蝶面前被誤會..或許這場誤會還會很重。

博鰲又能說什麼呢,他以往脾氣的話早就一拳將火羽樂打出十丈外了,而此刻..他連拳頭都攥不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