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然,李瀟只要一個念頭,便可鎮殺他們。

之前,李瀟進入幽冥海擔心被妖族追殺,實際上擔心的,是那幾個族長壽元告終,已經死了。

只要那幾個被下封印的族長沒死,李瀟就能控制他,從而控制那些族群。

倘若那幾個族長死了,新族長誕生,以李瀟如今的實力,豈能控制他們,自然也就無法控制他們的族群。

這,便是李瀟所擔心的。

穿越-傾城萱王妃 但如今看來,他的擔心,是多慮的。

九頭黃金獅一族的族長金拓,還活著,而其體內,有李瀟的封印。

如此一來,李瀟還需要擔心什麼?

至少,他不用擔心九頭黃金獅一族會對他做出不利之事。

「小金子,你也看到了,如今本皇實力不在巔峰,怕是沒那能力解開你體內的封印了。」

此刻,李瀟長嘆一聲,看似很無奈。

金拓聞言,臉色當即垮了下來。

要知道,體內被種下封印后,金拓的心裡就像是長了一根刺,三千多年來,就沒安心過。

畢竟,他的命,被李瀟掌控,哪怕是實力再強,心裡也是安心不下來。

「李皇,當初按照約定,我妖族犯下大錯,被封印於此三千年,如今算算時間,早就過了吧……」金拓嘀咕道。

「時間是早就過了。」李瀟點頭道,隨即無奈的聳了聳肩,道:「但你也看到了,我現在這樣子,根本沒辦法解開封印。」

「你……怎麼混的這麼慘?」金拓翻了一下白眼,心裡疑惑不已。

在金拓的印象中,李瀟可是無敵的。

當初,李瀟憑藉一人之力,力壓天魔兩族,又以一人之力,封印整個妖族。

擁有這等偉力的李瀟,如今竟然落魄成這樣,換做誰,都是無法相信。

「別提了,被神尊和魔尊給偷襲了。」李瀟黑著臉,道:「那兩個傢伙,等我恢復到巔峰,必斬之!」

說罷,李瀟突然嘿嘿一笑,眼中冒著綠光,盯著金拓看個不停。

金拓和李瀟,也算是「老相識」了。

現在,一看到李瀟眼中這綠光,渾身便哆嗦了一下,腳步更是連連後退,似乎知道李瀟要做什麼。

「想解開體內的封印嗎?想離開幽冥海嗎?」李瀟笑著問道。

「您這不是廢話嗎!」金拓心裡咒罵,但臉上還是笑容滿面,十分恭敬的回道:「想。」

「等本皇成聖了,哪怕不能送整個妖族出去,但送一些族群離開幽冥海,還是沒問題的。」李瀟笑道:「當然,等我成聖了,你體內的封印,自然也就能解開了。」

金拓在一旁默默的聽著,而李瀟則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說著。

直到十幾息后,金拓實在是忍不住了,翻了一個白眼,道:「想要什麼就直說,何必怪外抹角,咱們又不是陌生人,你那點心思,我還能不知道?」

「你怎麼說話的!?」李瀟當即瞪眼了,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是在懷疑本皇想要坑你什麼寶物嗎!?」

「這不是明擺著的嘛……你以前又不是沒做過……」金拓心裡怒罵不已,但臉上卻不敢有半點不滿之意。

只見他再次笑容滿面,更是拿出了一株通體艷紅的珊瑚,道:「這是孝敬您老的,還請人皇收下。」

李瀟見狀,斜著眼,沒說話,也沒拿過這株血魂珊瑚。

金拓一看李瀟這架勢,心猛然一抽,知道李瀟是不滿意了,嫌少!

可是,幽冥海內,本就貧瘠,天地靈力稀薄,相當於沒有。

在這種天地環境之下,能誕生出什麼寶物?

當初,妖族被封印在這裡時,雖然帶來了不少寶物。

但都過去三千多年了,族內的底蘊,都快被消耗完了,金拓哪還有什麼寶物給李瀟。

「怎麼?不想出去?不想解開封印?」

李瀟瞥了一眼金拓,隨即搖頭,嘆息道:「看來,九頭黃金獅一族,還沒反省過來啊。」

「反省!?」金拓當即就急了,道:「當初,我九頭黃金獅一族確實是做錯了,這三千年來,我們一直在反省!」

「哦?那反省的結果呢?誠意呢?」李瀟挑了一下眉毛,道:「我怎麼沒看到誠意。」

這話一出,夏天等人神色頓時變得相當的古怪。

他們還是頭一次看到,坑人都能找出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一旁的瘋哥,則是輕輕的點頭,突然感覺,李瀟越來越對自己的胃口了。

而附近的一群妖族,則是凌亂不堪。

堂堂王族的族長,此刻居然被李瀟當著面的坑。

最讓人無語的是,金拓還一點脾氣都沒。

「這世道……真亂啊……」

「你確定那是九頭黃金獅一族的族長嗎?怎麼看著不像啊……」

……

一群妖族輕語,眼前的這一幕,著實讓人難以相信。

而此刻,金拓是急眼了,他可是很清楚李瀟的性格。

這傢伙,要是心裡不滿意了,可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李皇,有話好好說,你想要什麼,我哪怕現在給不了,等出去了,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都給您去弄來!」金拓鄭重道。

「我現在就要。」李瀟也是沒臉了,開始光明正大的坑人了。

畢竟,李瀟也是沒辦法啊。

這裡那麼貧瘠,光靠裂痕附近的力量修鍊,沒有個十年八年的,怕是無法成聖。

唯有藉助外力,比如說一些天材異寶,他才能在短時間內成聖。

而李瀟這想法,可就苦了金拓了。

「實在不行……那就……那就送你一些精血,如何??」金拓黑著臉問道,心裡早已想好了,李瀟這一關,必須要過!

若不然,哪天李瀟不高興了,引爆了他體內的封印,那可咋整?

再者,金拓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自己的族群考慮。

現在不討好李瀟,萬一李瀟不高興了,今後不帶九頭黃金獅一族離開幽冥海,那他找誰去哭?

各位大佬,賞點推薦票呀~~~~~跪求!各種姿勢求!PS:今後每天的更新時間,固定在下午六點

(本章完) 此刻,金拓黑著臉,心裡已經決定了,等下就逼出一些自己的精血送給李瀟。

玄尊級,九頭黃金獅的精血,一滴便可頂一株修鍊聖葯!

金拓這是下血本了!

然而,沒等李瀟答應,遠處的海面,突然滾起了萬丈浪濤。

吼!

……

隨後,一道驚天的龍吟傳出,眾人只見一頭黑色真龍,萬丈之長,從海面之下衝出。

「龍族八族,螭吻一族的老族長!」

「九梟!」

……

這一刻,在場之人驚呼了起來,只因那頭黑龍,來頭太大了!

這可是妖族中的皇者,龍族八族中螭吻一族的族長!

「李皇,你來幽冥海,怎麼不給老夫打個招呼,老夫也好去迎接你啊。」

此刻,眾人只見九梟踏空而來,萬丈的身軀,化作了一個黑髮老者,隨即很恭敬的站在了李瀟的身邊。

而李瀟,在看到九梟時,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

只因,九梟體內,也有他種下的封印!

既然如此,李瀟便可控制九梟,相當於控制了整個螭吻一族!

「小九啊,多年不見,本皇甚是想念啊。」李瀟笑道。

「老夫也是很想念李皇。」九梟也是笑容滿面,並且說完這話后,直接拿出一個罐子,送到了李瀟的手中。

「這是一點心意,還望李皇收下。」九梟笑道,滿臉真誠。

一旁的金拓見狀,心裡當即咒罵了一聲:「老東西,有備而來!」

「哦?這是什麼?」李瀟好奇,接過罐子,一打開之下,頓時一道龍吟從罐子內爆發而出。

同時,還有一股驚人的氣血,化作了一頭黑色真龍,欲要從罐子內衝出。

「這是老夫的一點精血。」九梟說道:「老夫知道李皇如今狀態不好,也沒啥可幫到李皇的,只能送出一點龍族精血,希望李皇早日恢復到巔峰。」

這話一出,李瀟當即就笑出了聲。

只見他拍了拍九梟的肩膀,道:「還是你懂事,看來螭吻一族被封印三千多年,已經反省了啊,等到我成聖,倒是可以送螭吻一族離開幽冥海。」

「多謝李皇!」九梟眼中笑意滿滿,同時暗道自己的決定果然是沒錯的!

「李皇!我九頭黃金獅一族也反省了!」金拓已經急了,哪還敢落下,當即就逼出一大罐精血,用靈力封裝了起來,雙手送到了李瀟的面前。

李瀟臉上的笑容更盛了,接過這罐精血,笑道:「看來九頭黃金獅一族,也反省了呢。」

金拓聞言,當即點頭,拍著胸膛,鄭重道:「早已反省!」

一旁,夏天和呈赤愕然,就連瘋哥都有些不淡定了。

他們是真沒想到,李瀟居然還有這種手段!

坑了金拓不說,螭吻族長九梟,更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那麼……接下來,還會有人主動送上門來嗎?

「李皇大駕幽冥海,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就在此刻,遠處一頭青色真龍騰飛而來,騰雲駕霧,看似十分神聖。

「貔貅一族族長,青雲!」

帝國首席的盛婚夫人 「見鬼了!兩大龍族族長,都來了!」

……

這一刻,眾人心驚,著實沒想到,龍族八族中的貔貅一族族長,青雲居然也來了。

並且,青雲來到這裡后,相當的直接,二話不說,掏出一根龍骨,便送到了李瀟的手中。

「這是我貔貅族內一位玄尊壽終后留下的本命龍骨,一點小心意,還望李皇手下。」青雲說道,更是很直接的補充了一句:「我貔貅一族,已經反省,若是出世,絕對不在為禍人族!」

「青雲老兄,你這是啥意思,本皇哪能收這等貴重的東西。」李瀟正色道:「貔貅族既然反省了,等本皇成聖了,自然會將你們送出去。」

說罷,李瀟雙手一推,看似不打算收下這根本命龍骨。

這一下子,青雲的神色就不好看了。

他知道李瀟不是不肯收下,而是嫌少!

「李皇仁慈,當初我等妖族犯下大錯,卻肯饒過我等性命,實乃大仁大義之人!」青雲高呼道,隨後默不作聲的又掏出一根本命龍骨,硬是塞到了李瀟的手中。

「本皇確實是大仁大義之人,要不然也當不了這人皇啊。」李瀟的臉皮,那可是相當的厚,借著青雲話,還不忘自誇。

這讓不少人無語,甚至想暴揍李瀟一頓。

八尺之門 光明正大的坑別人,還敢說自己大仁大義?

你大仁大義,有種別坑人啊!

而最讓人憤懣的是,九梟和青雲,這都是自己送上門來的,說到底,也怨不得李瀟啊……

「身為龍族,何時要對一個人族低聲下氣了!?真是替我龍族丟臉!」

……

就在此刻,一道冰冷之聲從遠處傳來。

這一刻,四周頓時靜寂了下來。

只因,很多人都知道,這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此刻,李瀟眼中精光一閃,看向遠處的海面,那裡有一男子,正踏波而來。

其身姿偉岸,渾身被一道金光籠罩,連髮絲都是金燦燦的。

其眼眸開闔間,似有無盡的金芒在凝聚,化作了一枚枚符文,宛若日月星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