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一路走到了山腳下的入口,這裡樹立著兩根高聳的石柱,石柱常年承受劍氣洗禮,上面遍布划痕。

能在此屹立不倒,可見這兩根石柱並非凡物。

在石柱附近,以及周邊的山腳下,散落著一些屍體與白骨,這些都是登山失敗的人所留下。所有的屍首都是不完整的,統統是被劍氣斬殺。

當然,也有一些登山者選擇了知難而退,吃了一些苦頭之後就下山離開了。有些斷肢斷足就是這類人留下的。

「晚輩濤不平特來拜訪劍逍遙前輩,多有打攪,還請見諒。」范浪在山下報上姓名,聲音格外的清晰,哪怕劍氣轟鳴也掩蓋不住。

像他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登門拜訪,劍逍遙是不會回應的,除非能夠登上山頂,才會得到禮遇。

再往前走,就危險了。

范浪運轉丹田,催動本命星辰,釋放出一身的神力,整個人頓生變化,猶如出鞘利劍,散發出凌厲氣勢。

他大步上前,穿過了入口。

入口僅僅是入口而已,前方並沒有真正的山路,想要登頂只能自己開闢道路。

唰!唰!唰!

一道道劍氣飛射而來,猶如白虹貫日,還帶著冰冷的殺意,猶如真正的生死搏殺。這些劍氣並非直來直去,而是蘊含著劍法招式,還隱隱的形成了劍客的虛影。

與這些劍氣抗衡,就相當於跟真正的劍客交鋒。

「晚輩獻醜了。」

范浪話音剛落,以手運劍,伸出兩根手指,將神力灌注其上,手指繚繞之間,勾勒出一道道犀利劍氣。

詩韻劍法!

這是范浪從未對外施展過的一門劍法,專門留著在無法之國中施展,此時派上了用場。

詩韻劍法將書法與詩詞融入到劍法當中,施展出來猶如揮毫潑墨,儒雅風流,犀利強大。

將這門劍法修鍊到高深之處,可以將喜歡的詩句轉化成為相應的劍招,非常的靈活多變,並不拘泥於定式。

而且此劍法與書畫家的副職業息息相關,書畫家的等級越高,施展出來威力越大。

范浪腦子裡裝的那些來自於地球的詩詞歌賦,剛好可以融入到詩韻劍法當中。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范浪以指代劍,更是以劍做筆,一人一劍向上衝鋒,一邊前進一邊寫字,筆法遒勁有力,有狂草風範。

劍氣如墨,當空寫出黑色的大字,將詩句中的意境韻味,化為了狂放的劍招。

劍氣山釋放的劍氣,與范浪的劍氣撞擊在了一起,迸發出金鐵交擊之聲,閃爍數道寒光。

范浪一步十丈,招式未老,人已經到了半空中,腳尖點在了山上的一處大石之上。

整座山劍氣狂涌,猶如當頭淋下的瀑布,向著范浪淋撒而去。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范浪再度出招,手指快速划動,剎那間就凌空寫下了這句詩。

墨色劍氣化作一葉扁舟,被范浪踏在腳下,當真有乘風破浪的威勢,將上方來襲的劍氣瀑布生生分開,衝出了一條路。

劍氣山的攻擊並非雜亂無章,而是亂中有序,想要登上山頂,光靠蠻力是不行的,還要破解整座山的劍氣走向,尋找可趁之機。

范浪用意念籠罩八方,確定周圍的情況,感受劍氣的走向,然後找到相對安全的路線前進,身形靈動非常。

劍氣不斷攻來,范浪或者見招拆招,或者閃身躲避,不斷向上前進。

他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但剩下的路更長,現在才不過走了百分之一而已。

越是接近山頂,遭遇的攻擊會越猛烈,真正的難關還在後面。

……

同一時間,劍氣山頂峰。

別看外圍劍氣籠罩,山上卻是綠意盎然,稱得上風景宜人。

山頂的空地上坐著兩道身影,是兩名不同凡響的男子,一者是劍客,一者是刀客。

兩人相距很遠,劍客手中握著雅緻的酒壺,刀客手中拎著一個大號的酒葫蘆。表面上,兩人是在喝酒,暗地裡,兩人其實在用意念過招。

意念交鋒,同樣激烈。

這跟虛幻戰場的戰鬥類似,用意念構建出一個場地,然後兩人用意念體戰鬥,所用的都是各自的看家本領。

這種切磋不會出人命,所以兩人都無所顧忌,殺的激烈萬分,好比生死交鋒。

一次猛烈的對碰,兩人的刀劍抵在了一起。

刀客咧嘴一笑道:「好像有客人來拜訪你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本事登上山頂。」

「你什麼時候見到過星河境武神能登上這座山?他能走到半山腰就算不錯了。就當他不存在,我們繼續比我們的。」劍客收回劍,用更為猛烈的后招來招待對面的刀客。 「好,這次非得跟你分個勝負出來!」刀客哈哈一笑,手上彎刀開合,捲動一道魔氣森森的龍形刀氣,與劍客展開交鋒。

兩人實力相當,都是上位神境界,一個用劍,一個用刀,都是各自領域的宗師水準。

剎那之間,兩人連斗數招,鬥了個平分秋色。

別看兩人用意念打的不可開交,現實中卻安安穩穩,連身邊的草葉都沒有斷一根。兩人一邊切磋,一邊喝酒,倒是雅興。

……

至於正在登山的范浪,還在繼續努力攀登,靠著詩韻劍法破開道路,與周圍的劍氣周旋。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范浪的劍氣化作了紛紛花雨,還帶有詩句中的意境,斬斷一切阻礙,又向上提升了幾十丈之高。

到了新的高度,遭遇的攻擊也變得更加猛烈了。

隱約之間可以看到一道人影快速閃爍,施展出精妙絕倫的劍法,萬千劍氣隨之而動,化作凜冽的風暴,將范浪捲入其中。

范浪以指代劍,在劍氣風暴中左衝右突,碰撞過程中,他的手指被劍氣所傷,多了一道傷口。

這意味著,光用手指已經吃不消了。

五毒絕命劍,出鞘!

范浪抽出其中的毒蛇劍,施展的仍是詩韻劍法,有了真正的神兵利器在手,劍法威力陡然上升。

幾度交鋒之後,范浪強行破開劍氣風暴,又度過了一道難關。

向上!

向上!

再向上!

范浪從山腳衝到山腰,再從山腰衝擊山頂,一路上感應劍氣流動,不斷改變前進路線,盡量規避風險。

還是第一次有星河境武神,能走到這個地帶。

范浪的成果,終於引起了劍逍遙的注意,他本以為,這個訪客充其量只能走到半山腰,甚至有可能把命搭上,結果卻出乎他的預料。

「這小子身上有點門道,不是等閑之輩,或許真能登上山頂。」劍逍遙嘖嘖道。

「要是他成功了,就成了第一個以星河境登山成功的人,而且用的還是劍法。」刀客喝了一大口酒,盡顯豪邁。

「能上來,就有資格見我。」

「你這破地方,真不知道有什麼好來的,我每次來都要自備酒水,而且沒什麼下酒菜,我連吃草的心都有了。」

「哈哈,那你倒是吃啊。」

「你這個主人真要用草待客? UM-Missoula/Missoula College/Jameson Law Library 還真是小氣出了新境界。下次你去我那裡作客,我就用石頭來招待你好了。」

兩人有說有笑,意念交鋒卻沒有停止過,仍是那般激烈。

在交手的同時,劍逍遙還在關注著范浪的動向,眼看著范浪不斷逼近山頂。

轟!!!

密密麻麻的劍氣將范浪籠罩進去,斷絕了他的去路,併產生了迷惑效果,連空間都發生了改變。

這一下,連范浪都感覺到了壓力,只覺無窮劍氣逼迫而來,受到了莫大的威脅。

他一咬牙,亮出了底牌,動用了狂暴程序,開啟了二十二倍作弊,實力為之暴增。

山窮水盡疑無路,破碎虛空又一村!

范浪將雄厚的神力灌注到劍身之上,施展出可以斬斷蒼穹的一劍,生生破開包圍,從中飛了出去。

他繼續向上,仗著有狂暴在身,一路勢如破竹,前進速度比之前在山腳時還要快。他的劍氣席捲八方,時而霸道如龍,時而凜冽如風,時而綿綿如雨,時而寒冷如冰。

劍氣山為之震動,無窮劍氣當空縈繞,發出刺耳的尖鳴聲,瘋狂的阻止登山者。

眼看著范浪就要登上山頂了,相差不過十丈距離,只要一步就能跨過去。

這已經是最後的難關。

萬劍歸宗!

劍氣山做最後的阻擋,無窮劍氣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柄明晃晃的巨劍,其上遍布法則圖案,扭轉空間,操控時間,增強威力,加固劍身,種種效果融為一體。

巨劍瞄準范浪的腦袋,一劍刺了下去,將虛空撕裂,所過之處留下了一道深淵般的黑線,其中還冒出了紫色的驚雷。

范浪只覺銳意逼來,並不與之硬抗,而是施展巧妙招式應對。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范浪連人帶劍好似化作了一縷清風,融入到了人造的夜色當中,悄無聲息的消失不見。巨劍怒斬下來,將夜色割開,卻未能傷到范浪本人。

接著就見山頂的半截階梯上,多出了一道身影,正是躲過一劫的范浪。能站在這裡,就算是通過了考驗。

他成功了,打破了劍氣山以往的記錄,成為了第一個能以星河境登頂的人。他鬆了口氣,還劍入鞘,沿著石階往前走。

巨劍並沒有追擊過來,而是分化成為了無數的劍氣,重新籠罩整座劍氣山。

范浪漫步而行,周圍綠意盎然,有著許多花草樹木,暫時還看不到劍逍遙的人影。

系統按時崩潰,開始進入重啟倒計時階段,對此范浪早就習以為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決這個麻煩。

他走了一段山路,來到了一片空地的邊緣,終於如願以償的看到了劍逍遙,還發現這裡有另外一個人在場。

劍逍遙一身勁裝,衣服後背有星圖流轉,整個星圖是動態的,彷彿與整個宇宙相呼應。他是中年人相貌,留著滿下巴的胡茬,很有幾分成熟的男人味。

在劍逍遙的對面,坐著一名刀客,身披著大紅色的披風,一頭的黑色短髮,長著青年人的臉,眼神炯炯,唇角帶笑,膝頭橫放一柄彎刀,手中拎著大號酒葫蘆。他的氣質與劍逍遙完全不同,有幾分張揚,有幾分玩世不恭。

這兩個人范浪都能認得出來,劍逍遙自不必說,另外一位是劍逍遙的生死之交,名字叫做唐克,綽號邪龍大盜,是一個亦正亦邪的人物,同時也是極光神國境內最強的星海大盜之一,手上掌握著一支強大的船隊。

這對生死之交,其實差別非常之大,完全八竿子打不著,結果卻成為了朋友。

范浪是專程來找劍逍遙的,沒想到唐克也在這裡,這倒是讓他的心活了起來,或許可以順便拉攏一下唐克。

一個劍客,一個刀客,要是能得到這兩人相助,對付無天大帝的把握就大多了。

「晚輩濤不平,參見兩位前輩。」范浪施禮道。 范浪打了招呼,卻沒有得到回應,劍逍遙跟唐克坐在原位,理都沒理他。

范浪等了等,觀察了一下情況,感受到了兩股強大的意念在當空碰撞,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兩位強者正在用意念切磋。

人家正忙著,不理他也屬正常,沒什麼好抱怨的,到了別人的地盤,本來就是客隨主便。

「不敢叨擾兩位前輩,我就到一旁靜候吧。」

范浪邁步前行,繞到了另外一邊,與兩位強者保持一定距離,三人的位置形成了一個三角形。他直接坐在了地上,開始閉目養神。

等了一段時間,系統重啟完畢,熟悉的力量又回來了,令范浪的氣息陡然增強,猶如火上澆油。

這樣乾等著,實在有點枯燥,范浪冒然道:「兩位前輩交鋒,必然激烈萬分,晚輩想在旁觀戰,不知前輩們是否介意?」

一名劍客,一名刀客,仍是默然不語。

「既然兩位不說話,那我就當這是默許了。」范浪自說自話了一句,然後釋放出自己的意念,與劍逍遙兩人的意念世界相連接。

這種做法,有著相當大的風險,就相當於一腳踏進了戰場!

范浪沉浸在了意念世界當中,化作了一道意念體,只覺斗轉星移,眼前豁然開朗。

這是一個人間地獄般的意念世界,非常的遼闊,一望而無際,大地滿目瘡痍,天空烏雲密布,時不時的降下驚雷閃電,裂開的深淵流動岩漿,引燃熊熊火海。

兩道身影正在天地之間交鋒,正是劍逍遙與唐克兩人。他們沒有理會不請自來的范浪,仍在繼續廝殺,每一次碰撞都堪稱毀天滅地,劍有劍的犀利,刀有刀的霸道。

兩位強者的招式在至簡與至繁至簡轉換,看似簡單的一招,其實並不簡單,看似複雜的攻擊,也可以融為一體。

各種武神的本領施展出來,在最需要的時候進行靈活切換,小至道域,大至世界,沒有最強的本領,只有最強的武神。

轟!!!

又是一次巔峰對決。

劍逍遙施展出看家本領「星宿劍法」,在身後凝聚出一顆顆璀璨的星辰,彼此發光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幅星宿圖案。

星宿劍法劍法是他獨門原創,同時也是他的集大成製作,將畢生的武道感悟都傾注在了其中。

這門劍法旨在構建宇宙中的星宿,用星宿來加強劍法威力,不同的星宿還能帶來不同的特殊效果。

所謂的星宿,指的是多顆星辰組成的天體單位,同時也是一種圖騰或者象徵。

只有被許多人認可,經過口耳相傳,史書記載,承載了無量民意,這樣才能算作真正的星宿。

自己觀天占星,然後連線成圖,是不作數的,算不上星宿,也無法融入到星宿劍法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