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十分欣慰。

付出了那麼多的代價,終於換來了足夠大的收穫。他的左手殺人無數,右手卻救了更多的人,是功是過已經分不清了。

有些事情,就是要他這種人才能做到。

十二倍爆發的時間到了,系統隨之崩潰,范浪的實力銳減,再也無法保護住整個神浩星。

好在神浩星已經有了新的天道,恢復了正常運轉,不會再掀起新的災難。

范浪身心俱疲,坐在了石座之上,緊靠著身邊的天地之心,以一種難以言明的心情,去看著身邊的小嬰兒。

他一直在見證死亡,經歷死亡,製造死亡,死亡這個詞一直伴隨著他,與他如影隨形。

他甚至被人當做了第九劫的災星,遭到千夫所指,萬人唾罵。

而今天,他看到了新生,新生代表希望,身邊的小嬰兒是整個神浩星的希望。

黑暗過後,曙光降臨。

嬰兒緩緩睜開了雙眼,轉動小腦瓜,望向了范浪,口吐人言,說出了一個令人目瞪口呆的字。

「爹!」

……

神浩星天府。

隨著老一代的天道滅亡,這座天賦分崩離析,各處都在破碎。

天道在彌留之際,凝聚出一道殘影,回到了天府,回到了自己的家。曦華一直在這裡等著他,就像是妻子等待丈夫歸來。

曦華之前哭了很多次,如今塵埃落定,天道隕落,她反而不哭了。

極致的傷心,已經難以用眼淚去表達。

天道殘影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每走一步都很困難。

曦華迎上前,將天道殘影抱住,這道殘影很輕很淡,就像是一縷青煙。曦華甚至都不敢太用力,生怕這道殘影會消散。

「曦……華……」天道殘影艱難的說出兩個字。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我在,我一直在這裡等你,你能回來真好。」曦華微笑道。

「對不起,我敗了。」

「沒事,我已經活的很久很久了,早就該離開人世。我一直賴在這裡,已經很自私了。其實我早就該死了,只是我太捨不得你。你是天道,何等的偉大,豈是那些凡夫俗子所能相比,我太愛你了,太愛你了。」

「再長的時間,我還是覺得太短,要是能永遠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永遠這個詞太奢侈了,哪怕是對天道,對神明,也太奢侈了。」

「我已經不行了,很快就會徹底消失,我一旦消失,你也會跟著死亡。你會前往黃泉世界,忘掉這一切,然後轉世輪迴,有新的開始。希望下輩子能有一個好男人替我照顧你。」天道殘影艱難的抬起手,輕輕撫摸著曦華的臉頰,深情凝望著這張百看不厭的絕代容顏。

「人們都說天地不仁,實際上還有比天道更殘忍的。人死之後還有靈魂,可以輪迴轉世。不同的人被緣分牽引,一次次的輪迴,總能再續前緣。十世,一百世,一千世,一萬世,終究有一個希望。而天道死了就徹底消失了,什麼都剩不下。天……我好捨不得你啊!」

曦華痛得心如刀絞,想要將天道殘影緊緊抱住,卻又不敢用力。

正如她剛才所說,天道一旦隕落,就會徹徹底底的消失,不存在轉世輪迴。

天道的概念跟六道眾生是完全不同的,他是一種法則,一種秩序,並不是生命體。

「曦華,好好保重,我先走一步了……」

天道殘影到了極限,慢慢的淡化消散,化作了萬千光點,彷彿一朵綻放的煙花。

曦華只覺懷中一輕,眼睜睜的看著天道殘影破滅,什麼都阻止不了,她伸手去抓那些光點,卻抓了個空。

到後來連光點都消散了。

一聲聲巨響,天府的崩潰速度加快,有的地方在爆炸,有的地方在崩塌。曦華癱坐在地,爆炸的天府幾乎要將她淹沒。

曦華的生命是天道來維持的,天道隕落,她再也無法抗拒六道輪迴的法則運轉,感覺到了一股來自於黃泉世界的吸力,要把她強行帶走,那裡是死者的歸屬,塵歸塵,土歸土。

她可以輪迴,可以展開新的人生,但她不打算這樣做。

「天,你延長我的壽命,陪我度過了萬年歲月。之前是你陪我一起生,現在換我陪你一起死。」

曦華口中喃喃,閉著雙眼,燃燒自己的靈魂,要讓自己魂飛魄散,徹底消失。

既然天道會消失,那她也要跟著消失。

來世?

不需要。 這一聲「爹」把范浪震的不輕,他可不記得自己有這麼一個兒子。

這可是天道化身,而不是普通的小嬰兒。

「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爹這個字不是隨便叫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誕生的那顆星辰怎麼樣了呢……」范浪莞爾一笑道。

旁邊的嬰兒眨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睫毛撲扇撲扇的,用一種人畜無害的眼神看著范浪,奶聲奶氣道:「別的孩子都有爹,我也想要一個。你之前幫我打死了那個壞蟲子,還給我找了新家,我要當你兒子,你就是我爹。」

「我去,怎麼還賴上了,你這是缺少父愛啊!」

「父愛……對,我要父愛,求抱抱!」

嬰兒脫離了石座,在半空中連滾帶爬,來到了范浪身邊撒嬌。

天道在誕生之初,就會自然而然的掌握許多事情,這是一種冥冥中的賜予。

這個小嬰兒會說話,而且懂得很多事情,並非一張白紙。

范浪看著近在眼前的小嬰兒,那粉**嫩的小臉蛋,再配合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實在是萌態可掬。

如果換成女人,肯定受不了這種萌娃,被叫一聲媽估計就要軟化了。

范浪大男人一個,早就磨礪成了鐵石心腸,倒是不為所動,伸出手指頭重重彈了小屁孩的腦門一下。

「我暫時還沒有當爹的欲**望,自己那麼多老婆,都沒有去要孩子,連親兒子都還沒有,豈會要你這個兒子,你當我是接盤俠啊!」范浪笑罵道。

「你就當我爹唄。你不當我爹,我就成了沒爹的孩子,多可憐啊。」小屁孩做出可憐巴巴的委屈狀,眼睛里有淚水在打轉。

「少來這種苦肉計。」

「唉,你不當我爹,那我只能找別人當我爹了,要是我看走了眼,認賊作父,那就得怪你了。」

「慢著!」

范浪的眼角抽了抽,打住了小屁孩的話,這傢伙看起來確實是缺少父愛,要是讓天道化身認了別人當爹,那還得了?

這是范浪一手創造的天道,必須受到他的掌控,豈能便宜了別人。

讓別人摘桃子,這可不行!

他想了想,改變了態度,妥協道:「行行行,服了你了,我收了你這個乾兒子還不行么?不過有一點你必須記住,只能叫我乾爹,不能叫我爹,這個差別可大了去了。」

小屁孩聞言破涕為笑,撲到了范浪的懷中磨磨蹭蹭,歡呼道:「乾爹!乾爹!乾爹!」

「你亂蹭什麼呢!我身上又沒有奶!」范浪把小屁孩提了起來。

「對對對,我要喝奶,我有了爹,再有個娘就更好啦!」

「滾你丫的!人奶沒有,牛奶有的是,以後找幾頭奶牛給你吃。」

「好呀,那以後你就是我爹,奶牛就是我娘。」

「……」

別的父子都是親情脈脈,這對父子簡直就是一對活寶。

聽了小屁孩的混賬話,范浪真有種家暴的衝動。

當爹不容易啊!

這就是范浪一直都沒興趣生孩子的原因,不然早就一發入魂了。別看他現在風光無限,實力強大,卻還沒有做好養兒育女的心理準備。

「給你起個名字吧。否則都不好稱呼你。」范浪手提著小屁孩,提起了此事。

「好啊,請爹爹賜名。」小屁孩開心道。

「是乾爹,不是爹爹,這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乾爹好小氣。」

「我取名是很厲害的,以前我曾經給一頭獅子跟一頭龍取過名,簡簡單單的名字,意境雋永,寓意吉祥,朗朗上口,字字珠璣,保證給你取個好名字。」

「嗯嗯嗯,我叫什麼名字好?」

「小天。」

「啊?」

「沒聽清么,我說『小天』,這就是你的名字。」

「……」

這次輪到小屁孩無語了。

之前誇的天花亂墜,結果取了這麼一個普普通通的名字出來。

說好的意境雋永呢?說好的字字珠璣呢?

「我不要叫小天,我要換個更好的名字,這個太普通了!」小屁孩抗議道。

「誰說普通了?天,代表天道,也就是代表你自己。天最大了,多牛逼啊。你還這麼小,所以加個小字。叫你小天,多貼切。沒有比這更合適的名字了。」范浪苦口婆心的勸說小屁孩接受這個名字。

阿紫,吃貨,小天。

這就是范浪的取名水準,他的取名風格的特點就是簡單好記。

小屁孩可沒這麼好糊弄,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嚷嚷著要換名字,不喜歡叫小天。

范浪來脾氣了,把臉一沉,狠狠的抽了那渾**圓挺**翹的小屁**股一下,怒道:「不叫小天,那就叫你小屁!這下你滿意了吧?兩個名字,你自己選!」

這一巴掌打的可不輕,算是家暴水準,果然不是親生的,下手就是狠。

小屁孩被抽的眼淚橫飛,哭哭啼啼道:「好吧。那我就叫小天好了,總比小屁好聽點。」

「這還差不多。」范浪表情軟化,替小天揉了揉屁**股,算是打一棒子給個甜棗。

就這樣,范浪多了個便宜兒子,小天多了個便宜乾爹,稀里糊塗的成了父子倆。

別看范浪表面上對這孩子兇巴巴的,實際上心裡多少還是有點喜歡這孩子的。

過去這麼久,系統重啟完畢,之前范浪滅殺天道,得到了大量的天道靈能,足夠突破身體極限,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系統重啟之後,立即彈出了升級的提示。

【玩家借天淬體成功,發放積累的經驗值。】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神5級,玄力+62000,生命值+62000,防禦力+62000,速度+62000。】

【玩家的玄神之體得到增強,奪造化方面的效果數據翻倍。】

升級!

一般的玄神想提高一個小境界是非常困難的,往往要很多年,范浪這才剛升級沒幾天,現在又升級了,這個進步速度簡直飛快,別的玄神只能望洋興嘆,根本沒法比。

除了升級的系統提示之外,還有另外一條特殊的提示。

【完成一場經典戰鬥,獲得特殊獎勵,獎勵坐騎時裝皮皮蝦1件。】

這一戰范浪斬殺了天道,算是比較特殊的戰鬥,所以爆出了這種特殊的獎勵。

皮皮蝦?

范浪看著這三個字,眼角抽了抽,這絕壁是個奇葩的獎勵! 像是這種特殊獎勵,范浪已經得到過好幾次了,還是很有用的,就是有些不倫不類。

比如說,他有一件軍大衣時裝,還有一個棒棒糖武器裝扮,使用之後,一個能讓衣服變成軍大衣,一個能讓武器變成棒棒糖。

穿戴上這些玩意,畫風要多奇葩有多奇葩。

最後的尾音 不用看都知道,這次得到的皮皮蝦時裝,肯定也是奇葩玩意。

范浪打開了皮皮蝦時裝的詳細介紹,看到了一張圖片,果不其然,就跟他預料的一樣。

這屬於坐騎時裝,不是給他本人穿的,是給坐騎穿的。不管是什麼坐騎,只要用上這個時裝,外表就會變成皮皮蝦。

范浪一瞬間想到了阿紫,這可是他的御用坐騎。

要是把阿紫變成皮皮蝦,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嗯,下次可以試試。」

范浪滿肚子壞水,動了惡趣味。

他與天道之間的較量,算是畫上了一個休止符,這一戰關係重大,決定的是整個神浩星的命運。

如今大局已定,剩下的只是一些掃尾工作了,范浪算是放下了一塊心中的石頭,覺得輕鬆了很多。

「乾爹要上去了,你自己留在這裡吧。」范浪起身道。

「不,我要跟乾爹一起上去,才不要孤零零的留在這裡,這裡又沒人陪我玩。」小天吵吵鬧鬧道。

「你才剛剛凝聚化身,根基不穩,還是留在這裡吧。等你站穩腳跟,穩定下來,我再帶你上去。」

「我已經站穩了,別說站著,我還會飛呢!」

小天扇動肉呼呼的雙臂,繞著范浪飛舞,活脫像個小天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