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深吸一口氣,把心裡話咽了回去,接著道:「我們相遇,是一種緣分。我們相愛,是一種寄託。我絕不會辜負你的,你記住這一點就夠了。」

「恩,此情不可負。」昭曉曼依偎在了范浪的胸口上,「抱著我吧。讓我好好享受這寶貴的時光。」

范浪環住昭曉曼的肩頭,兩人擁抱在一起,恨不得讓時間永駐。

接下來,兩人又說了許多肺腑之言,訴說著情話與思念。

兩刻鐘的時間越來越近,比閻王索命更讓人痛苦。

范浪捧住昭曉曼的臉頰,看著對方的眼睛,破天荒的放下身段懇求道:「洛神,你一定能聽得見我說的話,算我求你了,再給我一點時間,讓我跟昭曉曼多說說話。求你了!求你了!」

范浪的性格何其高傲,從未像這樣懇求一個人。

「不要求她,是她當初救了你,我已經很感激她了。這具身體,本來就是她的,並不屬於我。我只不過是她輪迴轉世之後做的一個夢而已。夢,總是短暫的。」昭曉曼凄然道。

「兩刻鐘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范浪痛苦道。

「能跟你再續前緣,我已經很滿足了,不敢奢望更多,你也別再為我難過,只要記住我就夠了。我了解你,你胸懷大志,有很多野心要去實現,不能受到太多兒女情長的牽絆。我想成為你忘不掉的情人,而不是你放不下的累贅。」

昭曉曼說的情真意切,卻只會讓范浪更加痛苦。

兩人再次抱在了一起,誰都不再說話,珍惜著最後的光陰,感受著對方的情意。

沒過多久,范浪就察覺到了懷中的變化,緩緩的推開了懷中之人。

洛神抬起頭,她已經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從裡到外都變回了自己。

一具身體,判若兩人。

這一瞬間,范浪的心彷彿沉到了谷底。短暫的重逢,喚醒了沉睡在心底的全部感情,變得更加難以割捨。

洛神表情凄然,幽怨的看著對面的范浪,苦笑道:「成全了你們,讓你們兩個見面,我才知道你對她的感情有多麼強烈。在你眼中,我跟她之間根本就沒法比。就算我是洛神,就算我是太金神國的公主,你還是更喜歡她。 一品馭獸妃:誤惹地獄邪王 我們之間的相處,我們之間發生的種種,根本微不足道。我真是沒想到,我會輸給一介凡人女子,輸給過去的自己。」

舊愛新禧 以前范浪與洛神相處的時候,總是會盡量維持著雙方的關係,以便將來救回昭曉曼,而此刻他感情失控,再也掩飾不住。

「謝謝你的施捨,給了我跟她這區區兩刻鐘的時間,不知道下次施捨又要等到什麼時候,又會是多長時間?讓我跟她聚一聚就那麼難嗎?」范浪目露凶光,語氣不善。

「沒錯,這就是施捨。昭曉曼對我來說就是轉世之後的一段記憶而已,我甚至想要要將她的記憶與人格徹底抹去。因為我欣賞你,所以才會破天荒的答應這種事。如果換成另外一個人,我才不會施捨這兩刻鐘,不是誰都有這種資格!」洛神大聲道。

「你要是敢抹去昭曉曼的記憶,我就殺了你!」范浪瞪紅雙眼,凶相畢露,對方剛才的話,簡直就是在觸動他的逆鱗。

「殺我?你也太高看自己了,神帝的女兒豈是那麼好殺的。就算你真能殺我,我死了,就等於昭曉曼死了。不妨告訴你,她連個靈魂都沒有,只是依附在我的靈魂上的一個小小意志而已。就算你殺了我,也救不回她。」

「你!!!」

「生氣了?你能感受到自己的憤怒,卻感受不到我的憤怒。剛才那兩刻鐘時間,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煎熬,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痛苦。如果你以後還想再得到這樣的機會,就來好好哄我開心,否則的話,就再也別想跟她重逢了。」

洛神說罷,丟下了范浪不管,大步走向了門口,身上的隨身空間自動開啟,將屋中屬於自己的一切統統吸收了進去,擺明了是要離開這裡,連行李都收拾走了。

范浪的情緒有所平復,知道自己剛才失言了,轉身要去追回洛神。

「什麼都別說了,這艘船我已經呆夠了,我這就回到太金神國。」洛神頭也不回,走的非常決然。

范浪停了下來,沒有再追上去。

就這樣,洛神帶著自己的人,乘坐屬於自己的星舟,與范浪的星舟分道揚鑣,飛往了不同的方向,還進行了一次空間傳送,直接消失了。

范浪透過舷窗,看著黑暗虛空中殘留的一些光華,心中百感交集。

開花容易,結果難。一份感情想要有個圓滿的結局,還要難上加難。

世上有情人成眷屬者,能有幾何。

離開的星舟之上。

洛神張開手,看著懸浮在手上的光靈,等著范浪發來消息,卻遲遲也沒等到,就好像對方跟她已經無話可說。

她握住手,收起了光靈,惱火的大喊了一聲:「啊!!!」

這一聲中,宣洩了太多情緒。 與洛神鬧翻之後,范浪繼續駕船前往極光學院,這一路上對於感情難以釋懷,總是會浮上心頭。

有時候他會想起昭曉曼,有時候會想起洛神。

他知道自己不能被感情左右,以至於耽誤了大事,所以在路上壓制了自己的感情,將一切埋在心裡。

當然,他身邊的那幾位紅顏知己也沒少勸他,讓他寬心不少。

魔夢雪、孟飛虹、洛紅顏等幾名女子,都明白自己找的是怎樣一個男人,能夠接受范浪一夫多妻的感情生活。不是她們大方,而是知道誰都無法獨佔范浪,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范浪的心情漸漸好轉,一切恢復正軌,每天的重心轉移到了提升實力等方面。

航行途中,范浪沒有去聯絡洛神,對方也沒有聯絡他,雙方打起了冷戰。

吵架歸吵架,鬧翻歸鬧翻,兩者之間有著斬不斷的緣分,將來註定還會再見。

至於這段三角戀還會如何發展,那就不一定了。

……

蝕日號順利的抵達了目的地,回到了極光學院。

范浪這個大名人,每一次歸來都會鬧出一些動靜,這次也不例外。他剛回來,就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了不小的風波,很快就傳得沸沸揚揚,整個學院的人都知道他回來了。

他外出參加畢業考核的事情,也早就傳開了,甚至他的一些獵殺目標都已經曝光,每一個目標都是難對付的強者,裝點了他過往的戰績。

還有他誤打誤撞傳送到通達神國的事情,也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

才剛回來,就有很多人找上范浪,有的是院生,有的是導師,有的是真正的朋友,也有的只是過來套近乎而已。

他分出化身來應酬這些人,至於本尊直接前去求見六道天王。

對方還是老樣子,白頭髮,白鬍子,以及身後那旋轉的六道金輪。

見面后,六道天王鬱悶道:「你這小子,當初我給你安排畢業考核,本是想讓你知難而退,你可倒好,反而是迎難而上,愣是把那三個目標都給殺了,還差點把自己給搭上。你就那麼急著從這裡畢業?」

「翅膀硬了,總是要飛的。」范浪微笑道。

「我是管不住你了,既然你鐵了心要畢業,那就順其自然吧。武力方面的考核,你已經通過了,還差謀略方面的考核尚未通過。我查看了大地星的資料,你留在那裡的意念化身一直在運籌帷幄,已經幫助紅土國反敗為勝,連打了兩個勝仗。看樣子,這個文考一樣難不住你。」

「恩,紅土國的形勢已經扭轉乾坤,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可以通過考核的。」

「從這裡畢業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我確實早就有了打算,畢業只是其中一環而已。算算日子,再過不久就是極光學院的入職考核了,會對外招收一批新的導師進來。等畢業之後,我打算回歸母校,在這裡掛個導師的名頭。」

「什麼?」六道天王瞪大了眼睛,十分的意外,「你要當導師?」

「恩,是有這個打算,所以我之前曾經跟你說過,自己並不會徹底的脫離極光學院。從學生變成導師,只是換了個身份而已。」范浪淡定道。

狼性總裁狠狠愛 「你說的倒是輕描淡寫,這可沒那麼簡單。你的就學時間本來就過短,很少有院生像你這樣,才入學沒幾年就畢業了。學習幾年,畢業后直接轉為導師,這種情況更是從未有過。世人都知道考入極光學院非常困難,來這裡當導師還要更難,只有國內一流的強者,或者是各方面的頂尖人才,才有資格來這裡當導師。」

「恩,我當然知道很難,也沒說有多容易。可再怎麼困難,我也得試一試。極光學院對導師的待遇非常好,讓我很心動。」

「你小子做事,總是這樣出人意料,我是越來越猜不透你了。」

「我在院長面前,向來是有一說一,根本不需要院長來猜啊。」

一老一小聊了起來,六道天王接受了范浪即將報考導師的意向,當然前提是范浪能夠順利畢業。

兩人接著又聊了很久,范浪講了講獵殺三個目標的經過,以及之後的那一場漫長的旅程。

言談之間,六道天王還八卦了一下,多嘴問了問范浪跟洛神之間的事情,結果碰了個釘子,范浪對此隻字不提。

聊了小半天,六道天王才放范浪走,臨別前拍了拍范浪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回到學院就跟你回到家一樣,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恩,我會的。」范浪點點頭道。

……

極光學院對於范浪而言,確實很像一個家,至少比別的地方更有歸屬感。

他在極光學院住下,每天忙忙碌碌,白天忙還不算,晚上還要忙。

當然,這指的不是床上那點事,而是指晚上睡覺時要通過陰陽枕前往陰間,在陰間進行各種活動。

他甚至在陰間發展了一些鬼魂給自己辦事,把星雲盟發展到了陰間。

除了陰間之外,虛幻的網路上也是他奮戰的戰場,每天都會分心在網路上戰鬥刷經驗,這種刷經驗的方式實在是方便。

……

一晃多日過去,范浪的武道境界有所提高,又往前邁了一步,跨入了萬古境七級。

考核方面也有了喜訊,他的意念操控大國師幫助紅土國力挽狂瀾,在短短三個月之內就完成了轉變,戰場上連連告捷,多次用奇兵重創黑土國,搶回了很多失去的國土。

這些轉變滿足了考核的標準,算是通過了文考。

這樣一來,武考文考就都通過了,范浪順利畢業,成為了畢業生。像他這麼快畢業的,在極光學院里絕對是鳳毛麟角,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按照之前的約定,六道天王給范浪發了十分豐厚的畢業獎勵,光是學分就有十幾萬之多。就算他畢業了,這些學分仍然有效,可以隨便兌換各種內容。

從極光學院畢業,絕對是一件喜事,慶祝是少不了的。

范浪這次的畢業慶宴相當的熱鬧,也相當的有排場,甚至連極光神帝都派使者送來了貴重的賀禮。

畢業之後,范浪瞄準了下一個目標,對此志在必得。

他要當導師! 以范浪的本事,有很多的選擇,無論投身到哪裡,都能混的風生水起。

老早之前他就承諾過畢業后要在軍中發展,這跟他當導師並不衝突,因為他只是想在極光學院掛個名,享受一些導師的待遇,達到一些自己的目的。他的重心,仍然會放在軍隊中,而且早就跟軍隊的一些大佬們打過招呼了,隨時可以參軍入伍,獲得正式的身份。

極光學院待遇優厚,想來這裡當導師的人非常多。

才剛剛臨近入職考核,就有天南海北的人匯聚到了極光學院,為這裡增添了許多熱鬧。

不同於那些莘莘學子,來這裡當院生的,大多處在成長階段,拼的主要是天賦,來應聘導師的就不同了,能勝任導師的都是已經取得了成就的強者,拼的主要是實力。

終於到了入職考核當天。

直到這一天,范浪才全面公開自己要應聘導師崗位的事情,在極光學院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

「不是吧?范浪要應聘導師?他不是剛剛才畢業嗎?」

「太瘋狂了,我是跟他一起入學的那批院生,我這邊還在天天上學呢。他都要當導師了!」

「開什麼玩笑,他要是當上了導師,豈不是要騎到我們的頭上去?」

「以前是同學,以後就要變成師生了。」

「別做夢了,我不相信他能成功。院生跟導師不一樣,他再怎麼天才,當院生沒問題,當導師就不行了。」

「就是,導師哪是那麼好當的?」

「這就叫做狂妄自大,看他是怎麼失敗的,到時候好好笑話笑話他,讓他這位大天才清醒一下。」

極光學院之內議論紛紛,很多院生都不看好范浪,一來是不能接受昔日的同窗變成以後的導師,二來是入職考核確實很難,對下位神來說幾乎無望。

來慘叫入職考核的人很多,但范浪絕對是其中最受關注的人之一。

……

入職考核如約召開,六道天王的化身親自主持大局,具體的考核內容,早就都安排好了。

不同的參與者,報考了不同的門類,競選不同的崗位。

其實除了導師之外,還有別的職務公開招聘,比如學院護衛長、執法團長、以及各種管事等等。

道行仙緣 應聘不同的職務,需要不同的本事。

有的需要純粹的武力。

有的需要相關的知識。

范浪報考的門類比較多,竟然把能報上的副職業導師都報了一遍,什麼煉丹、鑄造、制卡、機關等等,全都給報上了。

也就是說,他要當的是一個全能型的副職業導師!

副職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方面的導師,身份地位是很高的,絕不低於那種專門傳授武道的武力型導師。

能夠勝任一種副職業的教導,就能在學院之內成為香餑餑,更別提是六項全能了。

這種全能型導師,整個學院里都屈指可數,而且一般都是三五種,六項全能的一個沒有。

范浪做事總喜歡一鳴驚人,這次也是如此,光是應聘導師還不夠,竟然報考了這麼多個科目。

如果說,他當上極光學院的導師是傳奇,那當上六項全能副職業導師就是奇迹!

入職考核正式開始,按照既定的流程一個個進行,六道天王的開場白是免不了的,恢弘大氣的配樂也是少不了的。

到了考核的流程,考驗真本事的時候到了。

每個崗位都有相應的考場。

范浪先是前往了第一個考場,考核的內容是他比較熟悉的煉丹。與他一同參加考核的,足有上萬人之眾。

這上萬人全都是煉丹師中的大師級人物!

其中每一個單拿出來,都可以大書特書,若是放在別的地方,不知道會受到何等的重用,但是到了這裡,就只能一起競爭,從中擇優入取。

考場的面積非常之大,空間都是經過改造擴容的,每一名參與者,都得到了一片足夠大的區域,以及各種煉丹師的所需之物。

等每個人都入場之後,不同的區域開啟了結界,每個人都進入了一種與世隔絕的境地,以免出現互相參照之類的作弊行為。

從現在起,只有一些監考人員能夠看到范浪的一舉一動,外人是看不到的。

在范浪的頭頂,浮現出了考核內容,是許多種高級丹藥的名字,要在有限的時間之內,選出其中十種高級丹藥當場煉製出來,成功了就算通過考核。

如果說通過考核的人太多,就會根據每個人所煉製的丹藥種類與水準進行評定,從中擇優入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