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亞笑的更厲害了,他歪頭,道:「不想當我母獸,想當我妹?亂倫什麼的……好重口味呀。不過如果你喜歡,我可以配合。」

顧萌萌磨牙,道:「當你母獸也是亂倫!」

萊亞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點了點頭,看著顧萌萌道:「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的……」

顧萌萌真想一口咬斷自己的舌頭算了。

爾維斯在一旁冷著臉,道:「別再鬧她了,一會兒真急了。」

萊亞聳了聳肩膀,道:「好啦好啦,別糾結了。我不是十六,我二十一歲。」

顧萌萌側目,問:「真的?」

萊亞點了點頭。

顧萌萌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忽然抬頭,愣怔的看著萊亞問:「所以……誰十六?」

萊亞憋笑,爾維斯的臉黑成了鍋底。顧萌萌僵硬的轉著脖子,看著爾維斯說:「告訴我,你不是十六歲……求你了。」

爾維斯清了清喉嚨,迴避著顧萌萌的目光,道:「我不是十六歲。」

我擦!

爾維斯這樣一說,顧萌萌更確定十六歲的就是爾維斯了!特么要不然他就直接告訴她實際歲數不就得了么…… 自從知道了爾維斯的年紀,顧萌萌就無法正常面對爾維斯了。她總是看著爾維斯失神,但只要爾維斯敢抬頭看她,她就立刻躲開,變得緊張兮兮的。原本已經習慣了讓爾維斯照顧的事情表現出了排斥……比如換姨媽巾。

爾維斯懊惱,看萊亞就愈發的不順眼了。

可是他知道,萊亞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爭取多一些時間讓顧萌萌可以留在他們的山洞裡。

因為,如果顧萌萌表現得和他們兩個太親昵,那雙在暗處盯著的眼睛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立刻把顧萌萌從他們身邊搶走。

而他們現在,沒有能力搶回來。

一個月僅有一次的相處時間,他只能忍受著顧萌萌的彆扭,管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她,然後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去感受她的目光。

一周的時間很快就過了,當五彩斑斕蛇出現在洞口的時候,萊亞和爾維斯的眼睛黯淡了一下,卻還是掛起了一個微笑,對顧萌萌說:「斯內勀派人來接你了,你跟著這幾條小蛇走,它們會帶你回到斯內勀的山洞裡。」

顧萌萌知道自己知道了爾維斯的年紀以後心裡彆扭,所以這難得的相處時間裡,她都沒能好好的跟爾維斯親昵一次。有些抱歉,也有一些不捨得。於是忍著彆扭,顧萌萌還是走到了爾維斯面前抱了抱爾維斯,道:「爾維斯,你送我過去吧?我想再多和你呆一會兒。」

爾維斯身體僵了片刻,才敢回抱顧萌萌,道:「不許不愛我,任何原因都不行。」

顧萌萌抿了抿嘴巴,咕噥道:「不是不愛你,就是感覺自己禍害了未成年人……」

爾維斯彎腰,親吻著顧萌萌的唇,在她的唇瓣上親咬了一口,道:「獸人從能化成人形開始,已經算是成年了。我,已經成年十五年了。」

顧萌萌錯愕的看著爾維斯,眨了眨眼沒說話。

一歲就成年……你特么哄鬼呢?

顧萌萌想著,自己一歲的時候在幹什麼?

呃……

完全記不起了,但看看別人家一歲的孩子,都特么還坐在嬰兒車裡咬奶嘴呢。你特么跟我裝成年人?

爾維斯用手敲了敲顧萌萌的小腦袋,道:「獸人和時間刻度和成長規律和你們那裡不一樣,不要胡亂比較。」

顧萌萌不滿的揉著腦袋,道:「有什麼不一樣?小屁孩就是小屁孩。」

爾維斯磨牙,道:「小屁孩不能讓你懷孕,但是我能。」

顧萌萌臉一紅,一跺腳,轉了身背對著爾維斯卻沒走開,後腦勺上明晃晃的寫著「快來哄我,我生氣了」。

萊亞也知道顧萌萌這幾天的彆扭讓爾維斯心裡不好受,於是出來打圓場道:「爾維斯說的沒有錯,獸人化形之後就表示成年了。而且,我們的壽命長度和你們那個世界應該是不所不同的。」

顧萌萌側眸,問:「嗯,你們都能活成千年老妖怪,可我不行。」

萊亞搖頭,道:「不,斯內勀是個例外,因為他的血脈太特殊了。而像我和爾維斯這樣的普通雄性,我們的壽命取決於我們的實力和我們的雌性。」 顧萌萌不明所以,歪著頭等著萊亞的下文。

萊亞見顧萌萌沒再因為爾維斯的話生氣了,也不賣關子,繼續說道:「像爾維斯這種邁入了五級的獸人,一般情況下只要你不吃了他,他就可以陪你一輩子。而我這種三級獸人,就算沒有在戰鬥中死去,也沒有被你吃掉,大概……只能活三十年。我今年二十一,如果保養的好的話……萌萌,我還可以陪你十年。」

顧萌萌一愣,表情有些凝重。

十年……

萊亞的人生竟然已經開始倒數了么?

顧萌萌葯著下唇,怯怯的問:「你……是騙我的吧?怎麼可能只有三十年的獸么?我們那個世界的人看起來身體素質比你們差多了,一般活個七八十歲也不成問題……」

萊亞笑得明媚,似乎並不把死亡放在心上,淡然道:「沒有雌性接受的雄性就等於是被淘汰的弱者,沒有存在的必要。所以一般來說過了十歲還沒有找到伴侶的雄性,就會自願加入到某些雌性的家族中成為儲備食物。能讓自己喜歡的雌性度過嚴寒,對他們來說,已經是生命的最大價值了。」

顧萌萌道:「可是我接受你了呀,你不是我的寵獸么。」

福運娘子美又嬌 萊亞呵笑,目光里有掩不去的羨慕,看著顧萌萌露在外面的鎖骨,道:「沒有印記的接受,是不被獸神認可的。不過沒關係,就算只有十年……我也會好好護著你的。」

噝噝噝……

小蛇發出了催促的叫聲。

顧萌萌還想說什麼,萊亞卻揉了揉她的腦袋,道:「不要隨便同情我,我並不覺得只有十年的生命比斯內勀那種漫長的沒有重點的生命悲慘。除非……你打算在這十年裡拋棄我。」

顧萌萌搖了搖頭,她心情有些複雜,不知道說什麼好。

噝噝噝……

五彩斑斕的小蛇昂起了上半身,催促的意味更明顯了。

萊亞和爾維斯交換了一個眼神,點了點頭,輕輕轉著顧萌萌的肩膀,將她往洞口的方向輕輕推著:「再不走,斯內勀以後就不會讓你回來住了。」

「可是……」

「沒有可是,珂德他們三個的事情我和爾維斯會繼續努力的。食物我會看著辦,盡量給你做的精緻一些。如果你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可以跟洞里的小蛇說,他們會告訴我的。」

顧萌萌再回頭,萊亞和爾維斯已經並肩站在洞口目送她了。

顧萌萌垂頭喪氣的,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跟著五彩斑斕的小蛇向斯內勀的山洞走去。

她到底還是怕蛇的,所以不敢跟的太近。小蛇似乎也知道她怕它們,所以只要她沒有離開一定的範圍之內,它們就不會表示出危險的動作來。

「顧萌萌。」一個雌性的聲音在半路響起,攔斷了顧萌萌的路。

仰頭,顧萌萌眯了眯眼,高處有一個雌性站在逆光的地方,看不清楚面貌,只是覺得聲音有些熟悉。

「呵,不愧是獸神使者,本事還真大啊。全天下的優秀雄性,都圍著你轉。」只是聽聲音,就帶著掩不住的陰騭和嫉妒,可陽光太刺眼,顧萌萌到底是看不清楚那人是誰。 「你是誰?」顧萌萌用一隻手擋著陽光,眯著眼問。

那雌性冷笑一聲音,然後扯了扯手裡的藤蔓,道:「認不出我,也認不出自己的兒子了么?」

只是看到一團逆光的影子,顧萌萌就認出了那三個糰子是自己的兒子。

「艾麗?!」顧萌萌很詫異,聽聲音她就應該能認出來的,可眼前站的這個雌性分明是個完美雌性,並沒有那條標誌性的蛇尾,這才讓她一時愣住。

顧萌萌想往艾麗身邊跑,五彩斑斕的小蛇卻是攔著她的。

顧萌萌看了看兒子,一狠心,一腳就朝著蛇堆踩了下去。

現在別說擋在她面前的是蛇了,就算擋著她的是地雷,她也照踩不誤。

艾麗唇角輕輕一勾,轉身便跑。

顧萌萌一看艾麗跑了,更是急紅了眼,什麼也不顧就往前追去。

兒子,她的兒子!

如此這次讓艾麗跑了,下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了。

艾麗也不跑遠,而且似乎是在故意等著顧萌萌來追,每當顧萌萌快要追不住的時候,她就會減慢速度等著她。

並沒有跑多遠,只不過方向曲折了些。追出幾個彎之後,顧萌萌根本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

艾麗停下腳步,終於轉過身來看向顧萌萌。那表情輕蔑,不屑一顧道:「你還真敢一個人追過來啊。上過當了還不吸取教訓,這麼蠢的雌性到底是怎麼被獸神選中成為獸神使者的?」

顧萌萌雙手撐著膝蓋,她很想說幾句硬氣的話頂回艾麗,可到了獸世以後,她幾乎是一個出門不帶腿的狀態,爾維斯在的時候爾維斯抱著她,爾維斯不在的時候萊亞抱著她,到了蛇王谷,爾維斯和萊亞都不在了,斯內勀開始抱著她。嚴重缺乏鍛煉的她,如果不是為了追兒子,她根本堅持不到跑到這裡。

「嘖嘖嘖,真是沒有用。只不過跑幾步路而已,就喘成這樣。真不知道蛇王大人究竟是看中你什麼了?難道只是這張臉么?」艾麗似乎並不怕顧萌萌,她將捆著三隻小狼的藤蔓隨手一丟,走到顧萌萌面前捏著顧萌萌的下顎冷笑道:「身邊一個雄性都沒有,我倒要看看你這個獸神使者到底還有什麼能耐。」

顧萌萌想推開艾麗的手,卻發現自己和這個心機婊比起來,肉搏實力實在相差的太懸殊了。

打妮娜很容易,是因為妮娜是個驕縱的雌性,從出生開始就被捧在手心裡,幾乎沒有任何鍛煉的機會,就更別說戰鬥了。

所以顧萌萌這種學過一些基礎搏擊和堅持健身的人才能贏得那麼輕而易舉。

但艾麗不同,她從小活在蛇王谷里,能從一眾雌性中脫穎而出成為聖女,靠的可不光是裝小白花的心機。

顧萌萌的氣喘的差不多了,趁著艾麗不注意,一把抓住她的小拇指向後一掰,這種攻擊別人最脆弱的地方的招數是健身教練私下傳授給她的防身秘術,一般是用來對付比自己有力量的色狼什麼的用的。如今天用在艾麗身上,也不算白學了。 艾麗吃痛的同時,迅速幻化出自己的蛇尾,尾尖炸鱗,將顧萌萌緊緊的絞住,就像絞殺獵物一樣。

瞳仁豎立成了一條線,眼睛里全是毒。

「顧萌萌。你該死!你應該去死!」嫉妒讓艾麗的臉變得扭曲,她完全不去管自己的手指,甚至更用力一些直接將自己的手指掰斷在了顧萌萌的手裡。然後流著血的手扼住顧萌萌的脖子,狠狠地說道:「我哄了他上百年,他卻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憑什麼你一出現,他就圍著你轉?他應該在你一進入蛇王谷的時候就殺死你,而不是讓你取代了我成為蛇王谷最尊貴的雌性!你該死!顧萌萌你該死!」

顧萌萌想要掙扎,可是整個身體被艾麗死死的絞住,她甚至清晰的感覺到窒息所伴隨著的疼痛正在從腳腕開始向上消失。

看來……斷是保不住了。

顧萌萌只有一隻手可動,她面前抬了起來,沖著艾麗的眼睛戳了下去。

艾麗似乎沒想到顧萌萌會有這種損招,一時防備不及,雖然出於本能的躲避了一下,但還是被顧萌萌戳中了一隻眼睛。

人在致命的危險之下,那種爆發力是驚人的。

艾麗的一個眼球,像章魚燒一樣串在顧萌萌的手指上。

艾麗吃痛的鬆開了顧萌萌,捂著自己的眼睛在地上打滾。

顧萌萌失了重心,整個人摔在地上如擱淺的魚一般大口大口的喘息。手上的眼球讓顧萌萌一陣噁心,但此刻也想不了那麼多了。

她使勁的甩了甩手,將那個眼球從手上甩掉。

試圖站起來,發現自己的腳正以一種詭異而奇特的姿勢呈現出螺旋狀態的模樣。

果然是斷了。

顧萌萌倒也慶幸,疼到了一個極致之後,她現在反而對痛覺麻痹了。

爬,也要爬到兒子身邊,至少把兒子身上的藤蔓解開,讓他們可以逃跑。

只要兒子沒事,別說廢了這雙腿,就算把命擱在這兒,顧萌萌也絕不遲疑。

血沿著顧萌萌的行進軌跡在地上畫出了一道腥后的蜿蜒線條,顧萌萌抓著地上的草拚命的向前移動著身體。

她的目標很清晰,兒子!她要救她的兒子!

一步,一步!

還差一步!

顧萌萌的手指很快就要夠到珂德了,看看到珂德兄弟三個張著嘴好像拚命的在向她說著什麼。

顧萌萌的耳朵只有尖銳的鳴叫聲,真遺憾,她聽不到兒子的話了。

「不要怕,媽媽來救你們了!不要怕,媽媽在這兒!」顧萌萌一邊說著,一邊對著那三雙驚恐又無助的眼睛微笑,用盡全身的力氣想要安撫兒子的情緒。

摸到了,她終於摸到了珂德。

笑容在顧萌萌臉上綻放,可她還沒來得及笑開,身體就被向後一拖,整個人被拽出去老遠。

「珂德……」顧萌萌伸著手,她現在心裡唯的願望就是解開孩子們身上的草藤而已。

艾麗猙獰著一張滿是血污的臉,一隻眼睛里的瞳仁豎成了一條線,另一隻眼睛只剩下一個汩汩冒血的窟窿,她以人類不可能辦得到的幅度張開了嘴,露出尖銳的毒牙沖著顧萌萌沖了過來…… 顧萌萌抬起胳膊去擋,可她那小胳膊在艾麗驚人的咬合力之下比一根稻草也強不了多少。

要死了么?

這……就要死了?

也是,人怎麼能斗得過妖精呢?

唐僧當年能活著取到真經,還不是全憑著那隻猴子?

可她的猴子……不在身邊啊。

人生的跑馬燈開始在顧萌萌的眼前迴轉,明明只是一個瞬間,她卻看到了自己穿越,被爾維斯撿回家,和萊亞談戀愛,分手,然後和爾維斯結侶,生下孩子們……

孩子,到頭來,是媽媽太沒用,竟然連救你們一次都做不到。

遺憾的話……大概就是從沒能聽你們叫一聲音……

「媽媽!」耳邊清晰的聲音讓顧萌萌錯愕,瞠著眼睛,顧萌萌看到了三個半獸少年正拚死纏住艾麗。

一個用自己的獠牙狠狠的咬住了艾麗的蛇尾將她向後拖,一個騎在她的背上狠狠的禁錮著她的脖子拚命的向後掰,還有一個正咬著艾麗的喉管,血被噴了一臉卻絲毫也不退卻。

剛才,是誰叫了她?

顧萌萌眼眶一紅,竟哭了出來。

腿被絞碎的疼痛都沒能讓她掉下眼淚,此刻因為一句「媽媽」而落了下來。

沒有遺憾了,她沒有遺憾了。

兒子們掙脫了藤蔓,可以逃跑了。

她在臨死前,也聽到了那一聲夢寐以求的「媽媽」。

顧萌萌想掙扎著坐起來去幫著兒子們對抗艾麗,卻見她忽然變身為獸態,整個人瞬間粗實了起來。

蛇鱗堅硬,憑三個剛剛進化的半獸,根本咬不穿她的鱗片。

三個兒子被生生的彈開,滿嘴是血。

艾麗似乎是紅了眼,張著血盆大口就沖向了珂德兄弟三個,那是打算一口將他們吞下去氣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