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很是無辜道:「我真不知道薛皇儲在說什麼,雖然令郎所做事情讓我非常憤慨,但是他重傷是因為被刺客刺殺的緣故,前不久我還遇刺了,難道我非要怪是薛家的人想要刺殺我?」

薛威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他認為葉凡太無恥了,明明就是罪魁禍首,居然不承認,還有比這更加無恥的人嗎?

薛威異常的憤怒,不過他還是很快壓下自己的憤怒,因為他很清楚,指責葉凡派人暗算薛崎根本沒有人任何意義,既然對方不承認,他有沒有證據,自然只能不了而了之。

忍住!

決不能生氣!

薛威深吸口氣,很快鎮定下來,他盡量讓自己的目光不是那麼的凌厲,畢竟這是來求人的,而不是來拉仇恨的。

「好吧,剛剛的事情是我魯莽了,事情應當跟葉公子沒有關係。不過小兒如今重傷,繼續一名媚術實質化的高手出手將相助,我想請公子出面,幫忙解決這件事情。」

撒旦囚愛 「媚術是實質化的高手?」

葉凡臉上的事情有些茫然,似乎第一次聽說媚術實質化境界一樣。

薛威眼皮猛跳,他真的很想一拳轟在葉凡的臉上,這傢伙實在還是太可惡了,居然裝傻充愣,正當他是傻子不成。

「葉公子身邊沒有媚術實質化高手也沒有關係,只要葉公子願意出面,讓天香樓的媚術高手出手,我們薛家一定會記住這個人情,將來不管葉公子需要什麼,我們薛家定當全力配合。」

葉凡挑眉道:「天香樓有媚術實質化高手?居然薛皇儲知道這件事情,那為何不親自去,你乃堂堂皇儲,我想天香樓不敢不給你面子吧。」

薛威嘆道:「事實上就是天香樓還真不給我這個面子,聽說他們跟葉公子走得很近,我想請葉公子出馬,希望葉公子不計前嫌幫這個忙。」

葉凡皺眉道:「天香樓既然連薛皇儲的面子都不給,那我去還不是一樣,不知道現在的皇都還有其他人是這個媚術實質化的高手嘛,如果有,我一定會幫忙。」

薛威沉聲道:「這倒是有,第一個就是皇家學院的院長,他就是媚術實質化的高手。不過早年家父跟院長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薛某擔心她不會出手。」

葉凡皺眉道:「你們薛家到底怎麼回事兒,現實天香樓拒絕,如今又跟我們的院長有仇,如果我請她幫忙,他以為我跟你們的關心親密給我小鞋穿,我豈不是你要倒霉。」

薛威挑眉道:「葉公子乃是皇儲,我想院長應當會給你這個面子吧。」

葉凡嘆道:「薛皇儲有所不知,我們的院長其實早就是皇儲了,就算是上一代的,如果他不給面子,我也沒有辦法。畢竟院長不僅是皇儲,還是神皇,我只是一個皇儲而已,還真拿她沒有辦法。」

「院長已是皇儲?」

薛威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這時候他甚至懷疑這次月碧仙失蹤是不是這位皇家學院的院長所為,更進一步的推測或許他兒子的事情也是這位院長 「信不信我讓監察院關你幾天?」

葉凡似笑非笑的看著薛威。

關上幾天?

薛威的臉色徹底的變了,他異常的憤怒,想要反駁葉凡的話,可是想到此前監察院重重阻擾,他還真怕監察院跟這小子狼狽為奸,畢竟監察院的站隊已經非常明顯了,這時候絕對不會介意踩他幾腳。

真是黑暗啊!

薛威異常悲憤,監察院是越來越黑暗了,居然會成為某些人的工具,難道就沒有人出來阻止嗎?

葉凡看這裡臉色數變的薛威,自然不知道這傢伙悲天憫人的想法,不然一定會笑噴。

「如果薛皇儲沒有什麼事情就請了,本公子可不會收留你在這裡用餐。」

「咱們走著瞧!」

薛威怒氣沖沖的離開,這次結果非常不滿,他決定馬上離開皇都,這裡可是葉凡跟監察院的地盤,他擔心繼續逗留下去會被弄進監察院大牢。薛威根本不敢賭,兒子被關了好幾天,天知道這幫傢伙會不會喪心病狂。自己雖然還是皇儲,但是明顯這方面比不上葉凡,所以自己這個皇儲跟對方一比劣勢就出來了。

「殿下,要不要真將這傢伙弄進監牢待上一段時間?」

蘇姚很是興奮的道。

葉凡嘆道:「這樣影響不好,除非我現在亮出帝儲的血統,不然麻煩非常大,我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所以沒有必要這麼拉仇恨。」

蘇姚癟嘴道:「殿下想多了,監察院知道您是帝儲,那位月軾大人肯定是會配合的,不就讓一個皇儲好好冷靜冷靜,這傢伙可是當面威脅您,一個下位者威脅上位者,關他幾天讓他好好冷靜冷靜也好。」

葉凡一把將蘇姚摟進懷中,笑眯眯的道:「你這丫頭說得很有道理,我這就去見月軾,怎麼說咱們都是一條戰線上的,我好他就好,他好自然我也好,有些事情還是要讓他知道的。」

蘇姚立時媚眼如絲,給葉凡一個舌吻才道:「殿下什麼時候讓姚兒成為皇儲啊。」

葉凡失笑道:「丫頭,你才成為皇女多久,還是老實鞏固一下吧,我幫忙也只有在你兩道巔峰的時候出手。」

蘇姚嗔道:「殿下最厲害了,一定能夠想到辦法,就幫幫姚兒吧。」

葉凡笑道:「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你需要的就是積累,如果真想快一點,那就平時多祭煉一下我的神劍,這樣想不快都難。」

蘇姚立時眼睛一亮,這妞很是迫不及待道:「殿下,請賜予您的神劍,姚兒幫您好好祭煉一番。」

葉凡聞言差點沒能忍住,這妞那樣子太夠人了,他真想立馬借她神劍,讓她好生祭煉一番。不過葉凡最終還是忍住了,剛剛還決定去找月軾,自然不能在蘇姚的身上浪費時間。廢了老大功夫才將很想祭煉神劍的蘇姚轟走,這丫頭一旦纏起人來還真是可怕。

葉凡要去監察院沒有遮遮掩掩,而是讓秘衛跟女衛一同護送自己,自然蘇姚也跟上來了,她沒有繼續挑逗他,還是非常懂事的。

葉凡可是剛剛公布的皇儲,同樣還是月軾力挺的人,所以去監察院自然是暢通無阻。葉凡自己找到月軾,不等他開門見山,後者就說讓他去完成一個成為皇儲的儀式。

「這是什麼儀式?」

「一個成為皇儲必備的儀式,雖然你成為皇儲時間比他前,但是他不久前可是完成了儀式,你還是快一點吧,只有完成儀式,你才是正式被承認的皇儲。」

「那個薛威完成了儀式?」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

月軾挑眉道:「他的確眼睛完成了,你不會又想怎麼樣吧?」

葉凡攤手道:「不是我想怎樣,而是那個薛威威脅我要勢不兩立。」

獨傢俬寵:高冷BOSS迷糊妻 月軾翻白眼道:「還我是他也會跟你勢不兩立,這事你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只要這傢伙不做的過分,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畢竟你們都是皇儲,哪怕你的級別更高,但是從法律上來說你們的地位還是相等的。」

葉凡若無其事道:「不久前我跟天香樓的那位離靳妤長老雙修了一回兒,一不小心就將帝儲的血統激活了,這可是那傢伙威脅我之前。我說大人啊,一個下位者威脅上位者,在法律上是不是算是恐嚇罪?」

「你激活了帝儲的血脈?」

月軾徹底呆住。

葉凡聳肩道:「這裡不是監察院嘛,是不是大人測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月軾瞬間反應過來,他立馬拉著葉凡去測試血脈,這可是帝儲級別的血統,同樣還是祖龍血脈,所以測試必須是最高規格的,這可不是輕易就能完成複查的。當然了,這些都不是什麼大事,真正的麻煩就是葉凡的測試必須做到絕對保密,所以在開始前月軾封鎖了消息,他直接動用秘衛,將測試血脈的地方封鎖起來。雖然這樣做會給有心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但是不管外人如何猜測那都是猜測,只要不知道真正的內部就成。

測試的結果就是葉凡真正具備帝儲的血統,而且還是祖龍之血,那純粹的程度讓月軾非常激動,這一刻他的心中在尋思,是否要將自己的女兒送到葉凡的床上,哪怕只是一個晚上也好,只要能夠懷上龍種,他就賺大發了。

月軾的想法非常危險,不過葉凡是不會知道的了,完成測試,他就道:「那個薛威威脅本帝儲,不如將他關押幾天如何?」

葉凡絕對是伺機而動,想要讓那個薛崎徹底廢掉,不給薛家一點機會將之救好。

月軾聞言嘆道:「你應當早點說,他在你來之前聽說就走了,我看他也是擔心你伺機報復。當然了,如果你現在公布自己是帝儲,咱們也是有辦法將他抓回來的,不過我並不建議你這樣做,畢竟你從皇儲到底出間隔的時間太短了,這怕是會給你惹來無數的麻煩。」

跑了?

葉凡很是失望,本來還想整一整薛威的,雖然這傢伙敢威脅自己,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如此警覺,知道他會伺機報復。雖然月軾提供了可行的方案,但是葉凡並不打算用,為了對付一個皇儲看,這是不值得的,他可不想讓其他神國盯上自己,曾今有帝儲被幹掉了,同樣還是神皇,或許他自認更強,而且還是強出很多,但一旦其他神國來刺殺自己那絕對是石破天驚的大事,搞不好自己還真要陰溝翻船。

在自己沒有絕對把握前當然不要沒事找事,所以葉凡只能暫時放棄對付薛家,他認為自己遲早有辦法的,畢竟他還將那薛煌的女人搶了,想來換做他是薛煌,不管跟月碧仙是否有真情,作為男人都必須將之找回來。

葉凡相信薛煌第一個要懷疑的人或許不會是他,但他絕對是榜上有名的。所以他需要組號薛煌隨時殺上門來的準備。

「聽說你要代表皇家學院去參加十大學院交流?」

就在葉凡打算離開時,月軾忽然開口。

「有這事,難道有什麼不妥?」

「這倒沒什麼不妥,不過你可要小心了,別在被人刺殺了,而這次如果是其他神國出手,那絕對是石破天驚,搞不好會有神皇。」

月軾可不敢粗心大意,葉凡如今已經成長到帝儲境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鞏固自身的實力,只要等待時機成熟,成為帝主自然不是問題,那時候相信帝國騰飛的時候就要到來了。

海賊之白銀王權者 「大人不用擔心,這次完成修鍊,我已經有真正劍道神皇的實力,就算是神皇刺殺我也沒什麼好怕的,只要不神尊,我不會有性命之憂。」

「神皇?」

月軾再度一呆,他發現葉凡根本就不是他能看懂的,原本以為成就帝儲就是極限了,沒想到這小子一轉眼又告訴他還成為了神皇。

帝儲加神皇,月軾知道,如果帝主馬上退位,葉凡就能直接成為帝主,根本不予要太多複雜的儀式跟要求。

「我的神皇境界有些特殊,只要是我不願意,一般人還真發現不了,就算對方是神皇也沒用,這一點我可是在院長的面前證實過。」

「居然你已經擁有神皇的修為,我人認為有些事情是可以提前讓你知道的了。」

感慨一陣,月軾忽然開口,他的話讓葉凡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到底是什麼事情?」

「這些事情都是神國的核心秘密,也只有成為神國的核心成員才可以,而要知道這些秘密,你起碼要成為未來帝儲,擁有絕對的實力才行。現在你不僅擁有祖龍血統,還有神皇的實力,那麼自然有資格知道這些秘密了。」

「這些都是什麼秘密?」

葉凡心神一震,他知道自己終於可以接近神國的核心秘密了,是否能夠知道那個葉神想要知道的秘密?

葉凡不知道,不過他對了解神國的核心秘密還是非常感興趣的。跟月軾又聊了很久,主要就是關於安排到葉凡身邊那些美女的事情,這傢伙暗示如果自己女兒有什麼不對的,他可以不用給他面子。 「我還以為你將事情給忘了。」

葉凡出現在帝鳳宮,看著臉上掛著微笑,但是眼中的光芒卻非常凌厲的帝宓,他明白自己如果不來這裡,這女人怕是一定不會讓自己好過。葉凡早就知道帝宓不是好惹的,這女人的厲害已經開始顯露,所以為了自己後宮的安寧,最好將這女人收拾得服服帖帖,不要讓她時不時跳出來搗亂。

葉凡的臉皮早就練出來了,面對帝宓這樣的女人,就不要跟她講道理,需要拿出霸道跟無恥的手段來,如果太有原則,你還真難以壓得住這女人,因為她或許會利用你的原則趁機影響跟掌控你。

葉凡絕不是喜歡讓人掌控的人,所以他當然要徹徹底底將這女人收服,絕不讓她擁有任何翻盤的可能。

這次幫忙提升血脈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葉凡決定好好謀劃一下,讓她徹徹底底的愛上自己。

其實葉凡要幫助帝宓晉陞血脈是很容易的,今時不同往日,他的神力徹底進入神皇鏡街,血脈經濟跟實打通了當血統,所以當他再度讓血氣之意化劍帶來的攻擊強度絕對非常誇張。

只是葉凡並不打算這樣做,太輕鬆了會讓帝宓覺得一切就是那麼一回事兒,所以他完全可以藉助這次機會趁機做些什麼。

「我不管忘了誰,也絕對不會忘了宮主,這不已完成字激動事情立馬就她過來了,」

葉凡直接將帝宓摟進懷中,她的美麗是驚心動魄的,僅僅看著這張俏顏,他感覺自己完全要迷失了。

真是尤物啊。

葉凡一陣感慨,他不想浪費時間,所以直接開門見山道:「要提升你血脈只有通過血脈共振的方法,我會嘗試讓你的血竅跟我的血竅震動,不過這個過程最好的辦法還是男女雙修的方式,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確保一次性成功率。」

帝宓笑道:「雙修就雙休吧,反正跟你也不是第一次做那事了。」

葉凡一本正經道:「這是激活血脈的雙修,跟以前是不同的,所以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做些微調,不能一上來就不顧一切。」

帝宓笑道:「你想要哪種姿勢,我都能滿足你。」

葉凡沒好氣道:「宮主正經一定好不,你這樣我們沒法愉快的說話了。」

帝宓吃吃笑道:「看你一本正經的樣子還是蠻有趣的,好了,不逗你了,不過我說的話還是算數的,這次雙修,你想怎樣就怎樣吧,不管你的要求有多難,我都會盡量滿足你,誰叫這是請你幫忙。」

葉凡很是無語,這女人說話充滿各種暗示,讓他都上火了,很想不顧一切,現將她摁地上蹂躪一番在說。

深吸口氣,葉凡這才道:「既然是雙修,那咱們首先需要找一個絕對安靜的地方,最好不要有任何外人打攪,不然事情出現意外,我倒是沒什麼,而宮主可能就麻煩了。」

「這點你放心就是,環境的問題我早就辦好了,保證不會有任何事情打攪我們。」

帝宓這一刻散發出無窮誘惑,她彷彿整個人都要融進葉凡的身體中一樣,一種讓人難以言喻的滋味產生,讓他感覺自己再也把持不住了,勢要不顧一切將她撕成碎片。

「轟!」

葉凡的神皇劍忽然一震,那一刻可怕的劍氣怒卷身體,只將所有誕生的**之力全都震碎。神劍彷彿出鞘一樣,震蕩的劍波席捲身體每一個角落,這股可怕的劍波非常恐怖,不僅將葉凡身體中所有的**震碎,那一刻還衝進帝宓的身體中。

不過讓人感覺很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葉凡的體內時那是霸道無雙,似乎所有的**都能被震碎,讓他真正做到百無禁忌,任何東西都別想影響他的本心。可是當這股霸道的劍波衝進帝宓的身體中時,立時發生了驚人變化,原本的霸道變成一種特殊的曖昧,竟然能夠假尼姑帝宓體內的情和欲都調動起來。

真是厲害啊!

葉凡發現自己的神劍祭出的東西果然非常可怕,不僅屬性可是隨時切換,這個用來對付女人時居然如此犀利。

沒錯!

葉凡發現劍波異常的洗禮,瞬間將帝宓體內的情和欲激活不說,居然還能強行讓她及你如一個非常亢奮的狀態中,似乎身體中會源源不絕的爆發出難以遏制的索求信號,讓她不可自持,最後瘋一樣的索要。

葉凡發現自己這次晉陞帶來了無數的好處,他看來很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神皇劍,這東西不僅能夠讓他擁有真正劍道神皇的修為跟力量,似乎還有其他非常特殊的功效,起碼這個激活**跟情感的屬性非常給力,讓女方不可自持,如同美女院長一樣霸王硬上弓,這也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符武通靈 葉凡忽然有些名表了,不是帝宓忽然變了,而是她無形間受到了自己的影響,變得很容易衝動,不受控制的想要跟他做最親密的事情。

理清了頭緒,葉凡終於開始進行血脈的激活,其實過程非常簡單,血氣之意劍氣進入帝宓的身體中,那一刻他很是輕易的找到了她的神皇竅所在。竅自然在小腹中,不過葉凡發現這個位置有些特殊,似乎跟他以前所遇的都有些不同。

哪裡不同?

葉凡發現帝宓的這可血竅似乎跟他們之間幾次特殊的雙修有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葉凡腦子有些發懵,他沒想到還有這麼古怪的血竅,居然是圍繞帝宓那裡,難道這顆竅打開,她還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忽然間葉凡非常期待起來,激活血脈的動力自然也更足了。血氣之意劍氣非常霸道,遠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他發現晉陞神皇劍的好處實在是太大了,血氣之意劍氣的屬性提升了遠不止一個檔次。

為什麼會這樣?

葉凡認為這其中的真正原因或許還跟劍竅與帝儲之竅打開有關,這讓他變得更加的強勢。

葉凡可是剛剛公布的皇儲,同樣還是月軾力挺的人,所以去監察院自然是暢通無阻。葉凡自己找到月軾,不等他開門見山,後者就說讓他去完成一個成為皇儲的儀式。

「這是什麼儀式?」

「一個成為皇儲必備的儀式,雖然你成為皇儲時間比他前,但是他不久前可是完成了儀式,你還是快一點吧,只有完成儀式,你才是正式被承認的皇儲。」

「那個薛威完成了儀式?」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

月軾挑眉道:「他的確眼睛完成了,你不會又想怎麼樣吧?」

葉凡攤手道:「不是我想怎樣,而是那個薛威威脅我要勢不兩立。」

月軾翻白眼道:「還我是他也會跟你勢不兩立,這事你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只要這傢伙不做的過分,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畢竟你們都是皇儲,哪怕你的級別更高,但是從法律上來說你們的地位還是相等的。」

葉凡若無其事道:「不久前我跟天香樓的那位離靳妤長老雙修了一回兒,一不小心就將帝儲的血統激活了,這可是那傢伙威脅我之前。我說大人啊,一個下位者威脅上位者,在法律上是不是算是恐嚇罪?」

「你激活了帝儲的血脈?」

月軾徹底呆住。

葉凡聳肩道:「這裡不是監察院嘛,是不是大人測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