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商本想裝著沒看見,葉彬就喊了葉商過去,手上扔下一張請柬:「你看看,解釋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請柬上寫的他葉商的名字,看在落款是隋寧,葉商心下瞭然,抬眼看了看葉瞳,她輕輕搖了搖頭,看樣子是事情還沒說出來,也對,要是說出來,葉家現在早炸了鍋。

「葉商,你平日在外面惹是生非丟葉家的臉就算了,現在怎麼還惹到了寧少的頭上。」

葉明玩著psp,頭也不抬,口氣十分嘲諷,葉長河也緊跟著說了一句:「是啊,我們葉家跟東爺還有合作上的關係,你怎麼惹事也不分個輕重,你看看這要是耽誤了兩家的合作……」

「閉嘴。」葉商將請柬朝葉長河扔了過去,啪,正中腦門。

他坐在沙發上,雙手合十,淡淡道:「四叔想聽我解釋什麼呢?」

葉長河正要發作,眼珠一轉,轉眼收斂了怒氣:「四叔就是想知道你怎麼招惹到的寧少,去給人家道個歉。」

「那請問四叔,這張請柬上面寫的是什麼。」

葉商氣定神閑的態度讓葉長河覺得事情有幾分不對勁,可半小時前收到的消息卻讓他覺得葉商不過是嘴硬,他直言道:「請柬寫的自然是請去參加寧少舉辦的宴會了。」

「既如此,四叔是從哪裡看出我惹了寧少不快,四叔為什麼不覺得寧少只是想跟我做個朋友,還是因為四叔沒收到請柬,而我收到了,心裡不痛快?」葉商敢肯定葉長河一定收到了什麼消息,還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葉長河臉色一黑:「你怎麼跟長輩說話!」 「這些傢伙有古怪,似乎不怕元素攻擊!」看著那些黑袍人無所謂的穿過大菠蘿的火龍,但是卻在墨菲斯托的白骨之魂卻讓另一個黑袍人瞬間失去了反抗之力,石聖林眼中頓時閃過一絲若有所思之色。

與此同時,大菠蘿卻已經性、急的沖個上去,右爪一揮,狠狠的抓在黑袍人身上,一把把那黑袍人給拍到了地上,同時,大菠蘿的尾巴也狠狠的掃另一個黑袍人的腰部,把那黑袍人給一擊擊飛,帶著絲絲血跡橫撒天空的落在森林內。

但是對於如此兇悍的大菠蘿,卻沒有任何一個黑袍人後退,彷彿不屑一顧一般,繼續悍不畏死的向大菠蘿殺去。另一邊,在墨菲斯托釋放過白骨之魂后,那些黑袍人對墨菲斯托明顯有了忌憚之色,似乎畏畏縮縮的不敢上前,徘徊在墨菲斯托四周小心翼翼攻擊著。

見此,石聖林更加有了把握,當下便讓墨菲斯托全部使用白骨之魂攻擊,直接攻擊對方的靈魂。聽到石聖林的話后,墨菲斯托當下大發神威,一個個白骨之魂猛然送墨菲斯託身上飛出,宛如蜜蜂窩一般,一群群白骨之魂宛如被動了窩一般,轟的一聲便齊齊飛了出來,對著那些黑袍人撲去。

一見到這麼多的白骨之魂,那些黑袍人頓時大吃一驚,紛紛釋放各自的攻擊手段,對著那些白骨之魂攻去,一個個畏之如虎,害怕的不得了。

「啪!」一道熾熱的火龍突然衝出,把一個白骨之魂給撞的粉碎,石聖林抬眼一看,喝,那不是剛才被石聖林一爪子幾乎抓爛黑袍的人,又是誰?沒想到對方硬生生的承受大菠蘿兇猛一爪,竟然沒事,依然有這完全的戰鬥里,這下石聖林的臉色開始漸漸陰沉,這些都是什麼東西?怎麼都不怕那些物理和元素攻擊?似乎只怕靈魂攻擊這是怎麼回事?

心中有了計較的石聖林,立即拿出兩張下品的天階符咒,然後雙手一伸,當即把那兩張符咒扔了出去,飛快的擊中了兩個黑牌人。

就在符咒貼到那些黑袍人的瞬間,黑袍人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四肢抽搐的完全把握不住飛行,一頭便栽了下去。

這下石聖林終於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這些黑袍人絕對是靈魂一類的生物,其他的攻擊根本沒用,如果不是靈魂攻擊,就完全無效。

有了猜測的石聖林,當即一連拿出好幾張的天階下品符咒,滅魂符,然後真雲一動,雙手化為一道道幻影,扔出一張張的滅魂符符咒,飛快地擊中了那些黑袍人,頓時,伴隨著啊些黑袍人的凄厲慘叫,一個個的黑袍人紛紛手腳抽搐的一頭,從天空中栽了下去。

十幾分鐘后,天空中已經沒有了一個黑袍人,所有的黑袍人都在石聖林的符咒以及墨菲斯托的白骨之魂中,栽倒了地上,失去了生息!

「咦!這些傢伙好像都是跟我們一起進來的那些人,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些傢伙都被人給魂穿了?」石聖林隨手掀起一個已經死亡的黑袍人斗篷,看著斗篷下的那張臉,石聖林臉上閃過一絲狐疑,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傢伙的靈魂都消失了,現在只剩下軀殼,好像靈魂都離體了一般!」另一邊,屠艷伸手在一個黑袍人的身上摸了摸,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緩緩的說道。

「嗯!看來應該是靈魂類的對手,得讓分身他們回來,對於靈魂,分身也只會一個白骨之魂大概有用,其他的召喚獸和傀儡們,還真沒有大用。」

把所有的屍體收進系統空間,讓道了卡西的住所,現在卡西不在,但是那裡面的亡靈並不少,就連巫妖也有不少。在那宮殿四周,方圓百公里,石聖林都劃為了亡靈居所,現在那亡魂幡就在那宮殿的中央,是不是的可以看到有亡靈從亡魂幡內出來,也能看到一個個亡靈通過亡魂幡,又回到了裡面。

「走吧,讓墨菲斯托開路,大菠蘿縮小身體,跟在墨菲斯托後面飛!」石聖林帶著屠艷,站在大菠蘿的身上,手扶著大菠蘿背上的倒刺,石聖林看著地圖上,時不時一閃而過的紅點,若有所思。

期間,可能是因為石聖林太拉風,或者因為大菠蘿的風、騷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反正不斷的有黑袍人不顧一切的衝上來找石聖林的麻煩,同時,也不斷的有黑袍人的屍體在一陣黑光中,落到了地面。

一天就在大菠蘿和墨菲斯托努力先前飛的時候!終於,事情有了轉變。一個全身似實實虛,呈半透明,有著巨大頭顱和腥紅眼珠,以及七八條宛如章魚一樣長腿的東西,突然出現在墨菲斯托和大菠蘿的面前,死死的盯住了他們。

「什麼東西?」石聖林眉頭一皺,當即一個鑒定術扔到了那東西頭上!

「叮!鑒定成功!

物種:噬魂空靈!

技能:吸食靈魂,控制身體,無視物理和元素攻擊!

弱點:懼怕一切靈魂攻擊,對靈魂攻擊防禦極弱!

簡介:來自魔界的種族,屬於上古魂魔的一個分支,喜好吸食敵人的靈魂,並且吸光敵人的靈魂后,會佔據敵人的身軀,然後控制敵人的身軀戰鬥。本身除了無視物理和元素攻擊,以及可惜強制吸食對方靈魂外,沒有任何戰鬥力,具體戰鬥力以佔據的身軀實力為主,並且在佔據身軀時,這些身軀本來的實力,由於噬魂空靈的佔據,也會快速晉級一個小等級。」

「我去,原來是這東西,而且無視物理和元素攻擊,幸好他極為懼怕靈魂攻擊,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石聖林暗暗驚叫一聲,沒想到世上還有這樣的生物,真是太厲害了,除了沒有佔據身軀時無法戰鬥,以及懼怕靈魂攻擊外,幾乎沒喲什麼弱點!特別是佔據過身軀的噬魂空靈,就只有靈魂是弱點了,其他的完全都不算什麼。

給讀者的話:

敬告各位書友,小五的書《修道與系統》現在應編輯魚哥吩咐,現在正式改名《異界仙尊》!還望各位書友謹記,並且多多支持!小五拜謝!

!! 話一出,葉彬率先看向的不是葉商,而是葉瞳。

在看到葉瞳微不可察的點頭后,差點氣暈。

虧他還以為葉商有所改進,這下還不如以前,這是惹了一個更大的麻煩!但總歸是自己的兒子,自己的兒子就要護著,葉彬喘了幾口氣,開始琢磨要怎麼為葉商開脫找理由。

葉長河話是不中聽,但有一點沒錯,他們跟隋東來是有生意合作關係的,合作關係跟葉商相比,葉商還真沒那麼重要,隋寧又是個人來瘋,這次隋寧送請柬,分明是鴻門宴啊!

葉彬想暫時想出個辦法,主要是這事兒板上釘釘,辦法還真不好想,想來想去,他都覺得葉商肯定要去給隋寧賠罪的,葉彬就聽葉商接過話茬主動開口道:「這次宴會我會去,隋寧那邊的事我會解決。」

看看時間,宴會時間就在後天。

「好大的口氣,不是四叔說你,你想怎麼解決?你可別拿葉家當靠山,省的別人說我們偏袒。」

言下之意就是讓葉商自己去解決這樁事,是好是壞都不能扯上葉家。

葉家老爺子皺皺眉,呵斥了一句:「胡鬧!」

本來他還覺得是葉長河無中生有,可現在看葉商的態度他反倒不確定了,葉商什麼時候突然硬氣了,敢招惹隋寧,板著臉:「葉商你說,你四叔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

「你撒謊!」 太古狂魔 葉長河得意洋洋的眼神掩蓋不住,對著葉家老爺子卻是一副痛心不已的表情:「爸,你別信葉商說的,我都聽到信兒,假不了,葉商把隋寧打了一頓,還有他身邊那個保鏢,吳游,人現在還躺在醫院呢。」

葉長河從口袋拿出一張照片,沖著葉商冷笑,似乎在問他還有什麼話好說。

「你說葉商把吳游打了?四弟,你這玩笑可開大了。」葉彬抓著字眼,瞅瞅自家兒子,想想鼎鼎大名的吳游,也能把吳游打去醫院?對上吳游,葉商不缺胳膊少腿就不錯了!

葉瞳站在後面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就知道這件事說出來沒人信,要不是她就在現場,肯定也不會相信,拽了拽葉彬的袖子,附耳說了幾句,葉彬臉色一僵:「你,你這說的是真的?」

「您不信葉商,還不信我?」葉瞳嘴角一抽:「親眼所見。」

這邊來人嘀嘀咕咕,葉長河也反應了過來,吳游是誰,h市冠軍,退伍兵,厲害著呢!打架還沒輸過,隋寧身邊跟著吳游,葉商還能動得了隋寧一根毫毛?葉長河也猶豫了,可消息也是真的,錯不了,怎麼回事?

葉長河不想一個大好的機會白白從手中溜走,餘光斜睨了一眼葉商氣定神閑的模樣,梗著一口氣:「我看一定是葉商玩了什麼陰謀詭計,從小這孩子心眼就多,我看對方一時不察中了招也不是沒有可能!」

「長河,葉商再不濟也是你侄子,你這麼說,有沒有把葉商看作是一家人!」

葉家老爺子狠狠一拍桌子,不怒自威,葉長河眼皮一跳:「爸……」

「這事我說了算!」

氣氛突然劍拔弩張,當事人之一的葉商相當冷靜,喝完了一杯茶,施施然站起來,剛毅的臉上帶著不容之快的決然:「爺爺,爸,我承認,隋寧身邊那個不中用的保鏢是我動的手,沒辦法,那保鏢太弱,在我手下連兩分鐘都撐不到,至於隋寧,我沒碰他,在場的大廳經理,服務員,包括監控都看的清清楚楚,我距離隋寧佔了兩三米遠呢,至於隋寧為什麼會受傷,沒準是他自己摔得呢?」

太弱?吳游太弱?撐不到兩分鐘!

「葉商,你說什麼大話!你……」

葉長河覺得葉商說大話是不是說上癮了,再看葉彬也是一臉不贊同的表情,只有葉瞳,知道葉商說的沒錯。

「你不信?」葉商轉了轉手腕,晃了晃脖子。

葉長河眼皮一跳,心裡閃過些許的遲疑,很快又將那點遲疑拋擲腦後,怎麼可能呢,葉商怎麼會……

「爸,您也聽到了,葉商這小子……」

聲音戛然而止!

「爸!」

「葉商!」

一道冷光——

沒人看見葉商的動作,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站在了葉長河的身後,手中拿著茶匙,正橫在葉長河的脖頸前!

「信了?」淡淡的聲音帶著令人恐懼的駭然。

彷彿此刻橫在葉長河脖頸前的,不是茶匙,而是匕首!

大廳的氣氛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呼吸聲都輕不可聞,直到——

「你做什麼,葉商,你快放開我爸!」

葉明的聲音讓眾人回過神,葉商手指微動,茶匙猶如弩箭,在茶杯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葉商口氣漠然道:「四叔既然不相信,葉商只好親自給四叔演示演示了,都說百聞不如一見,四叔現在可信了?」

信!

誰現在還敢說不信!

葉長河臉色黑如鍋底,與其相反的則是葉彬一臉揚眉吐氣痛快的表情。

自家兒子牛逼了,身為父親當然最高興。

這變化怎麼來的先不談,就憑葉商這身手,誰還敢小看?!葉彬哈哈笑了幾聲,每笑一聲,葉長河臉色就難看一分,他長吁一口氣:「四弟,我家商兒下手就是沒個輕重,沒嚇到四弟你吧。」

葉家老爺子眉目間也染上了笑意,要不是場合不對,都是自家人,不能偏袒,他都想拍手叫好!

「你,你怎麼會……」

猜到葉長河想說什麼,葉商直言道:「以前是葉商看不清形勢,總覺得我退一步能皆大歡喜,現在我想通了,人生在世,沒有什麼是誰欠誰的,也沒什麼是誰一定要讓著誰的,四叔覺得,葉商說的話,有沒有道理。」

強大氣場宛如一個上位者,讓人下意識的想要跪在地上臣服。

七尊之首的威嚴,豈是一個小小的葉長河能抵得住的?

在葉長河雙膝一彎就要跪倒在地時,葉商不著痕迹的錯開身,對著葉彬,葉家老爺子開口道:「時間不早了,如果爺爺跟爸沒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中!」一聲大喝,站在大菠蘿背上的石聖林,當即手一張,扔出一張滅魂符符咒擊中那噬魂空靈。「嘶吼!」一聲凄厲的嘶吼聲中那噬魂空靈渾身頓時一陣幻滅,然後緩緩消失在空中。

那一聲猶如信號一般,整個森林下瞬間吵雜起來,一群群的噬魂空靈一窩蜂的沖了出來,瞬間便把石聖林他們給包圍在中間,短短的一瞬間,就有近千的噬魂空靈飛了出來,嘶吼著向石聖林他們襲去。

同時,這些噬魂空靈一個個還不斷的發出一聲聲嘶吼聲,那是這些噬魂空靈唯一的攻擊手段,不斷的用夾雜著放大靈魂威壓的吼聲刺激敵人的靈魂,造成一定的眩暈效果,然後方便這些噬魂空靈進行吞噬敵人靈魂。

感受著靈魂的一陣陣刺痛,石聖林不禁皺起了眉頭,特別是站在他旁邊的屠艷已經直接失去了意識,昏了過去。石聖林飛快的把屠艷收進系統空間,心中有了一絲警惕!

原來一直以來,他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東西,幸好遇到了這些噬魂空靈,提醒了他!他攻擊方面有戰獸,也有手下,更有傀儡,還有不少的飛劍,長鞭靈器!

防禦方面,那些靈器鎧甲,更是可以抗衡中位神級彆強者一定的物理和元素能量攻擊,唯一欠缺的,卻恰恰是靈魂攻擊,沒想到在今天終於暴露了出來!

當下石聖林快速拿出一張鎮魂符貼在自己的身上,才緩解了時不時刺痛的靈魂,對此,他更加羨慕的看著墨菲斯托和大菠蘿,作為曾經的魔神,大菠蘿和墨菲斯托現在的實力雖然不足,但是它們的靈魂卻確確實實的是主神級靈魂,完全不用在乎那些噬魂空靈的靈魂攻擊。

君不見白骨之魂在墨菲斯托的手中玩的那樣的出神入化,一個個白骨之魂不停的從他的身體內衝出,然後尋著四周的那些噬魂空靈目標,自動追了上去!

大菠蘿此時卻無奈了,他根本不會任何的靈魂系法術,好在它還有一個技能,那便是召喚,大菠蘿怒吼一聲,四周頓時出現了二十九個巨大空間蟲洞,一陣陣強烈的威壓也同時從那裡面傳出。

接著十五個暴風施術者和十四個燃燒的靈魂一起從裡面鑽了出來!這便是大菠蘿招來的幫手,這兩個種族是暗黑世界中,對於研究靈魂攻擊和防禦最好的惡魔之二!

暴風施術者就是一個渾身都纏繞著濃郁靈魂之力,完全沒有手腳,只有一對如翅膀的巨大骨爪和骷髏般的身軀,漆黑入魔的身軀,猩紅的雙眼,顯示著它們是如何的不好惹!

果然,這些暴風施術者一出現,就興奮的嗷嗷直叫,在大菠蘿的示意下,瞬間一鬨而散,對著那些噬魂空靈飛去,不需要任何攻擊,只要那些暴風施術者在噬魂空靈身邊,大嘴一張,那麼那些噬魂空靈便只能不甘的嘶吼著被暴風施術者吞了進去。

滿足的嘎嘎笑了一聲,一個暴風施術者猶如吃了什麼大補之物一般,興奮的揮舞著翅膀一般的骨爪,用力一扇,便向第二個噬魂空靈飛去。

燃燒的靈魂氣勢就是一團由閃電構成外在,裡面由一團靈魂控制而形成的惡魔!這些燃燒的靈魂不會太多,但是一個個閃電般的瞬移速度,無處不在的閃電和靈魂攻擊,依然讓它們成了最讓人頭疼的惡魔之一。

特別是這些燃燒的靈魂一個個都還是靈魂魔法以及對閃電系魔法免疫,更是讓人頭疼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