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宇行走地底深處,他看到了通往最深處的路途上,一具具骸骨旁邊,都有著各種古老的字體,是那些曾經威震一方的大能和強者臨死前,只來得及在地面上刻下最後的念想。

那些字體,古老、蒼涼,充滿了一種大悲壯。

葉宇定了定心神,繼續朝著深處走去,他對照著手中的玉牌和地圖,距離那《風水卷》掉落的地點不遠了。

「一個地底洞穴?」

半個時辰后,葉宇踏著路上的累累枯骨,終於來到了地圖中指示的地點,那裡,竟然是一座幽深的洞穴,葉宇微微思慮,直接踏步走了進去,不過讓他神色一詫的是,葉宇看到了,那洞穴中,竟然佇立著一座裝飾華麗的古老殿堂。

此刻,葉宇目光移動間,頓時看到了,那殿堂中央,是一方烈焰火池,池中,燃燒著黑色焰火,邪惡無比的氣息,頓時噴薄而出。

「好濃郁的邪魔氣息,這池中的烈火,是邪魔的力量顯化出現的!」

葉宇一瞬間便是看出了真相,不過他沒有管那麼多,因為他看到了,那烈焰火池旁躺著一具骸骨,已經死去無盡歲月了,那骸骨旁,一個鐵疙瘩一樣的書卷正靜靜躺在那裡,縱然周圍空氣中流淌著極其可怕的時間侵蝕之力,但那書卷卻是依舊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仿若不朽。

「風水卷!」距離如此近,葉宇體內的另一個書卷頓時感應到了氣息,正是《風水卷》無疑。

嘩啦啦!

嘩啦啦!

但就在這時,一陣古老鎖鏈的滑動聲陡然響起,是從那烈火池深處傳出來了,仿若一尊被囚禁無盡歲月的老魔頭要顯現出來。

葉宇神色一動,大手一抓,頓時一尊黃金色手掌打破虛空,直接將那烈火池旁的《風水卷》給抓入手中,直接裝進了儲物空間中,這一趟的目的達到了。

「桀桀桀,年輕人,你就這麼怕本座嗎?區區一個有關風水之術的古卷,本座不會覬覦的。」葉宇正想要離開,但就在這時,一道滲人無比的陰冷聲音陡然響起。

這一瞬間,葉宇頓時感受到了一種極其可怕的大凶機在自己背後出現,他猛地倒退,神情戒備,看向那烈火池。

此時,魔焰燃燒的火池中,伴隨著一陣讓人牙酸的鎖鏈聲,一團黑焰陡然騰空,一個通體仿若黑金鑄造的皇座頓時在那黑焰中顯現出來,黑金皇座之上,此時一位身穿帝王衣袍的青年男子正坐在上面,他身軀高大,面容俊秀到了極點,雙目中濃郁著黑光,整個人看上去極其邪異。

葉宇心中很清楚,這端坐在黑金皇座上的青年男子,恐怕是一尊極其強大的邪魔。

此時,這青年男子神色略顯慵懶,端坐黑金皇座之上,他手中握著一方同樣是黑金鑄造的玉璽,身上氣息雄渾磅礴,如同大海和汪洋,仿若一尊高高在上的黑暗帝王,審判眾生。

這青年男子出現的一瞬間,葉宇心中頓時感受到了一種極其可怕的大凶機,這青年男子給他的感覺,太過可怕,不是暫時的自己能夠抵擋的。

「本座能看穿你的修為,不過虛仙六重天的小不點,竟然能夠來到這裡,簡直是不可思議,不過本座知道,是你身上覆蓋的這套戰鎧有點古怪,能夠抵擋時間侵蝕之力的沖刷,不錯。」青年男子端坐黑金皇座之上,像是貓抓老鼠一般盯著全身戒備的葉宇。

「前輩是誰?難道也是無盡歲月前進來尋找機緣的強者?」葉宇不動聲色,頓時抱了抱拳道。

「年輕人,本座能看穿任何一個人的內心,本座早就知道,你已經知曉我是一個邪魔,所以,你不用費心和本座虛與委蛇。」青年男子笑了笑,語氣帶著一份引誘,道:「當然,你也不用擔心,雖然我們域外邪魔和你們靈界大地上的生靈是天敵,但本座不會無緣無故害你,反而,本座要送你一場大造化。」

「為何?」葉宇聲音無波,頓時問道。

「本座決定的事,不需要和任何人解釋原因。」青年男子似乎性情變化多端,剛才溫文爾雅的語氣一變,頓時冷冽道:「年輕人,本座底下這池中,是天底下最為精粹的魔焰精華,其效果,相當於你靈界大地上一些造化靈藥,你若是吸收,絕對可以讓你脫胎換骨。」

「吸收池中的魔焰?」葉宇目光微不可查一動,他心中很明白,這突然出現的強大邪魔絕對對自己沒有安好心,但葉宇也是疑惑無比,這青年男子的氣息他感受到了,無比強大,仿若汪洋大海,他若是對自己身上的東西覬覦,直接出手就好了,為何要引誘自己去吸收那池中的魔焰。

「前輩,晚輩修鍊的是純正的人族功法,這一池魔焰,晚輩恐怕無福消受了。」葉宇頓時說道,話落,他就要捏碎手中的陣符,逃離此處。

「本座的命令,你一個螻蟻也敢違抗!」

青年男子陡然大怒,一股滔天的威壓陡然出現,轟然爆發,瞬間將葉宇手中的陣符給壓得「咔嚓」一聲破碎開來。

「不好!」看見陣符破碎,葉宇一瞬間面容大變,他體內魔獄煉神體的力量轟然爆發,旺盛的靈力陡然運轉,他身軀就要化為一道閃電飛射出山洞,他心中清楚,這山洞中絕對有某種禁錮,封印著這化為一個青年男子的強大邪魔。

但,那青年男子的力量太浩瀚了,幾乎一瞬間的時間,一隻墨黑色的大手直接將葉宇周圍空間全部抓入手中,連帶著葉宇,都是瞬間被禁錮住,視野變換間,葉宇神色一沉,他發現自己已經被挪移到了另一個空間。

這是一片天穹昏暗的古老大地,不遠處,那裡是一個巨大的祭台,台上,千條烏金鑄造的萬米鎖鏈,從天穹延伸下來,仿若千條垂天神瀑,將中央一尊有著萬米高的古老魔頭鎖在那裡,巍峨而浩瀚,雄渾而蒼茫。

易天歌說《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74章修兒叫我姑父偶爾叫我爹爹 萬米高的巍峨身影佇立在那裡,仿若一座擎天巨岳。

「為何你不聽本座的命令?」萬米高的絕世魔頭說話了,整個天地都是震蕩不安。

葉宇面容微微一動,頓時抱拳道:「晚輩已經說過,晚輩修鍊的是正統的人族功法,無法吸收那魔焰火池中的邪惡能量。」

那被千條鎖鏈困住的巨大邪魔,應該就是剛才在那魔焰火池上空顯化的青年男子的本體。

「正統的人族功法?」那巨大魔頭萬米巍峨的身軀猛地一動,他轉過身來,露出了一張滿是魔紋的猙獰面容,兩道血目猶如海眼和漩渦,深不見底,此刻他聽了葉宇的話語,頓時陰測測一笑,道:「你知道本座是誰嗎?」

「不知道,難道前輩就是當年被那人族古神鎮壓在此的絕世邪魔?」葉宇面色不動,頓時問道,如今到了這個境地,他只好走一步算一步,繼續與這巨魔虛與委蛇,尋求脫身之策。

「你太高看我了。」巨大魔頭突然陰沉一笑,緩緩道:「我只是當年兩尊神大戰中的一個小嘍罷了,但……對於你這個小不點而言,本座的境界,是你無法想象的存在!」

「前輩是超越長生真仙的存在?」葉宇突然問道。

「沒錯!」巨大魔頭看著葉宇,似乎要看穿他在思考著什麼,許久他才點頭,道:「本座在無盡歲月前,乃是我邪魔一族中那尊神麾下的一位邪君,等同於你人族超越真仙后的仙君存在,你可以稱呼我為『殺生邪君』,我當年被那尊人族古神一指鎖困在此,無盡歲月過去了,終於來了一個有意思的人,我從你剛剛進入這個地底就發現你了。」

「怪不得我剛進入這地底深處,就一直感受到了一種隱隱間的窺伺感,原來,是這古老的殺生邪君一直在關注著自己的動靜,但我不過一個小小的虛仙六重天的螻蟻,這古老的邪魔為什麼要關注自己……」葉宇心中快速思考著。

而這個時候,那殺生邪君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剛才在魔焰火池中看到的,是本座的一絲神念顯化,你現在所在的這片空間,就是剛才那魔焰火池的下方,你身上的氣息和體內的靈力很怪異,尤其是你身上的這套戰鎧,應該不是什麼鑄造出來的寶物,而是你自身功法所顯化的神通手段,竟然能夠抵擋時間之力的沖刷,本座很好奇,你修鍊的,到底是什麼功法。」

「前輩修為通天徹地,而且是從無盡歲月前存活下來的,肯定了解無數古術和蓋世功法,難道,前輩對晚輩一個小小虛仙的功法也敢興趣?」葉宇眼神深處微不可查閃過一絲冷意,但他沒有輕舉妄動,這殺生邪君身上的氣息太濃厚和雄渾了,縱然過去無盡歲月,被囚禁於此,但也不是自己能夠抵擋的。

而且,葉宇也不敢運轉體內的力量,他怕這古老邪魔看出自己功法的異常。

「你體內的靈力,雖然充滿魔氣,但卻是給本座一種純正、浩大的感覺,而且,你雖然靈力微弱,但本質卻是極其強大,甚至是比本座修鍊出來的力量品質還要高出無數倍,甚至是,比我當年的追隨的那尊邪神大人的力量品質還要高,仿若那高高在上的諸神首領,主宰眾生!」殺生邪君此時說著,語氣火熱、激動,最後露出了猙獰的殺意,猛地道:「小子,別和本座裝模作樣了,快將你的功法讓本座一觀,本座或許會放你離開,甚至是幫助你提升自己的修為,直接讓你晉陞到長生真仙的境界!」

「魔獄煉神體竟然被這蓋世邪魔給看出來了其強大之處!」葉宇心中猛地一沉,若是這什麼殺生邪君得到了自己的魔獄煉神體,恐怕,就算無法完全修行,只要領悟一絲主宰的真諦,他的境界恐怕就會無限提升,打破禁錮,進入靈界后,會引發一場災難。

因為,魔獄煉神體的終極成就乃是引領諸神的主宰之境!

轟!

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從天穹降臨,葉宇頓時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自己渾身一瞬間像是承受了萬座大岳的擠壓,魔獄戰鎧都是要碎裂開來。

這殺生邪君,超越長生真仙的境界,是一尊蓋世人物,擁有著可怕的威能和力量,根本不是暫時的自己能夠抵擋的,至於剛才讓自己進入那魔焰火池中,恐怕這殺生邪君是想讓自己吸收那魔焰時候運轉體內力量,方便他仔細觀察自己的功法。

一念至此,葉宇頓時抱了抱拳,道:「前輩,這套功法是一位奇人傳給晚輩的,那位奇人曾經說過,這套功法不能夠外傳,不然,晚輩會受到無窮的詛咒。」

葉宇自然是亂扯一通,他現在要拖延時間,心中在快速思考脫身計策。

原來,白衣佳人在自己腦海中,自己有著不懼任何強大存在的底牌,但如今,白衣佳人為了自己,被那終極宇宙中的時空狩獵者給囚禁抓走,葉宇知道,僅僅依靠系統玉盤接引強者意志,恐怕根本鎮壓不了這從無盡歲月前活下來的蓋世邪魔。

除此之外,葉宇也瞬間想到利用萬古神令逃離,但此處空間全被被那殺生邪君給掌控,自己根本破碎不了空間進入萬古帝座大世界神器中,后羿弓中的神之底蘊也沒有復甦,無法攻伐出神的一絲威能。

「金龍黑鐵令!」

不過就在下一刻,葉宇陡然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另一個巨大底牌,炎帝曾經交給自己的金龍黑鐵令。

嗡!

這一刻,葉宇腦海中分散出一絲神念,進入了儲物空間中那金龍黑鐵令的空間中,葉宇那絲神念頓時看到了一座殿宇,和上次一樣,那殿宇中的地面上,存在著一個個傳送陣,每一個傳送陣,都是對應著一個穿越者聯盟中的絕世強者,葉宇的想法就是向他們求救。

雖然位於不同時空和維度,但金龍黑鐵令,卻是如同一根絲線,將所有人連接。

而此時外面,葉宇則是繼續和殺生邪君虛與委蛇,拖延時間。

「不能夠外傳?」殺生邪君突然出聲了,他猛地道:「本座什麼時候說要你的功法了,本座只是對你的功法很感興趣,希望能夠觀察一番,說不定,還能夠指點你一番,讓你能夠找准修行的真正方向……不如你拜我為師,本座可以考慮傳授你一些無盡歲月前的古老秘術,你的功法,就當成是拜師禮,讓本座一觀便可。」

殺生邪君似乎離不開那千條烏黑鐵索的束縛,只能夠動用一絲很微弱的力量,囚禁住葉宇,不讓他離去,不然這蓋世邪魔恐怕早就將葉宇擊殺,奪取他的記憶和力量本源了。

而葉宇就仗著這一點,繼續拖延時間,道:「晚輩已經有恩師,前輩的好意晚輩心領了,不如前輩放晚輩離去,等晚輩找到當年那傳我功法的奇人,我會勸那位奇人,讓他允許我將功法告訴前輩您。」

「小子,你不用演戲了,雖然本座不得不承認你很膽大,敢三番兩次違逆本座的意志,不過,本座也不是什麼小肚雞腸的人,現在本座是真的開始欣賞你了,不如,我們做個交易。」殺生邪君突然陰測測一笑道。

「什麼交易?」葉宇頓時問道。

殺生邪君萬米高的巍峨身軀突然一動,那纏繞著他的千條烏黑鐵索突然綻放無窮神光,所有鎖鏈全部變成了黃金色,上面燃燒起黃金烈焰,將那萬米高的邪魔之軀開始灼燒。

殺生邪君凄厲嘶吼,猶如一尊萬古老魔在仰天哀嚎,他神色猙獰,頓時道:「看到了吧,小子!這些鎖鏈,是當年那人族古神一指點出來的神力鎖鏈,無盡歲月了,都沒有消散!但是,本座今日終於看到了希望,因為,你體內的能量,本座能夠感受到一種萬物包容的感覺,你體內的力量仿若能夠容納一切不同本源的力量,太不可思議了!所以,只要你傳授你的功法給本座,讓本座將自身的邪魔之力全部轉化成為純正的力量,脫離這千條神力鎖鏈的禁錮,本座答應你,收你為徒,帶你縱橫天下!」

殺生邪君的條件不得不說,非常誘人,或許,他在無盡歲月前的諸神時代中,只是一個小嘍,但如今,在這個諸神消失的時代,超越長生真仙的仙君級別存在,已經是一方無敵強者了,畢竟,如今靈界大地上,那些霸主勢力的掌控者,諸如一些大勢力的聖主、宗主和皇主等,都不過是長生真仙中的高階存在,並沒有踏出最終一步,進入仙君級別。

因此,只要這殺生邪君脫困,絕對是君臨大地的存在。

但葉宇心中很清楚,這種邪惡無比的域外邪魔,心中城府極深,與其打交道,不亞於與虎謀皮,是在和魔鬼交易。

說不定,自己讓這殺生邪君脫困,他第一個殺的,就是自己,掠奪自己身上的所有造化,因此,葉宇仔細思慮下,頓時道:「晚輩覺得,修行還是需要依靠自身的力量,前輩還是待在這裡比較好。」

「大膽!」

殺生邪君終於怒了,一股海嘯山崩的滔天邪魔威嚴頓時從天穹覆蓋下來,他語氣冰寒刺骨,仿若絕世帝王審判眾生,猛地道:「小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本座就將你擊殺,掠奪你的記憶!」

易天歌說《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75章這是小少爺的住處《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76章盡人事聽天命 咔嚓!

恐怖的氣勢,將葉宇身上的魔獄戰鎧破碎了一絲裂縫,外面空氣中的時間侵蝕之力頓時如同海嘯一般,瘋狂湧入葉宇的身軀中,葉宇頓時感受到了一種死亡的危機。

「轟」

旺盛的神力爆發,此刻葉宇雄渾如蠻龍的磅礴生命本源頓時發揮巨大作用,他體內生命精氣源源不斷,若大河濤濤,快速補充葉宇生命精氣的消耗,葉宇神色一瞬間變得冷漠無比,他盯著那萬米巍峨的巨大邪魔之軀,目光中滿是冰冷之意。

「小子,本座雖然無法脫離這些神力鎖鏈的禁錮,但釋放一絲氣勢,將你滅殺還不是捏碎一隻螞蟻那麼簡單,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本座能夠容忍你無禮到現在,已經是最大的寬容了,不然你早就死上幾千次了!」

殺生邪君血目如同旋渦,此時劇烈旋轉,仿若要看透葉宇的內心,他繼續道:「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只要你將你修行的功法交給本座,本座不僅不會殺你,還會給你一場大造化。」

「我若是說不呢?」葉宇冷眼看著殺生邪君,頓時冷冷一笑道。

「那本座就將你抽魂滅魄,讓你永世不得輪迴,飽受煉魂之苦!」殺生邪君陰沉說著,魔氣森森,邪惡無比,他猛地伸出手,那手掌覆蓋千米,有著一座山那麼大,通體呈現暗金色,極其尊貴和黑暗,頓時鎮壓下來,要把葉宇給生生捏死。

噗!

但就在這時,那從天穹垂落下來的一根黑鐵鎖鏈突然變成了黃金色,殺生邪君此時暴怒出手,頓時引起了其中一根神力鎖鏈的感應,鐵索顫動著,如同一桿黃金長矛,直接將殺生邪君的那隻手掌洞穿,暗金色的血液噴洒出來,殺生邪君因為疼痛,慘烈嘶吼起來,但他雙目狠辣,手掌被洞穿,依舊朝著葉宇拍去,似乎不殺葉宇不罷休。

縱然有一根神力鎖鏈將殺生邪君的暗金色大手給洞穿了,但殺生邪君乃是一尊無盡歲月前的蓋世邪魔,他此刻神色猙獰,忍著劇烈的疼痛,大手一抓,將葉宇周圍的空間全部抓取,禁錮住,不能動彈,他猙獰大笑道:「小子,你三番兩次忤逆本座的意志,本座要將你永世鎮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桀桀桀!」

「吼」

葉宇感受到了大危機,他猛地仰天怒吼,體內旺盛到極點的力量一瞬間爆發,魔獄煉神體賜予了葉宇強大的肉身,這一刻,魔獄戰鎧重新恢復,他直接掙脫了空間枷鎖的束縛,打碎一切,手中出現了一桿燃燒黑焰的長戈,一瞬間斬下。

當!

長戈本質乃是一尊道器,但此時斬在那暗金色大手之上,卻是只留下一個白印子,火星四射,讓葉宇神色一震,這殺生邪君的邪魔之軀好堅硬,連冥古戰戈都是划不破其皮膚。

「小子,放棄抵抗吧,你的所有手段和底牌,在本座眼中,都是可笑無比!」殺生邪君陰沉著神色,頓時大笑。

葉宇不過一個螻蟻到不能再螻蟻的虛仙,在他這尊無盡歲月前的蓋世邪魔眼中,是隨手可滅的卑微存在。

「前輩,助我!」

這一刻,葉宇陡然大吼,他那絲進入金龍黑鐵令中的神念,終於接引到了一個陌生時空維度的絕世強者,是一個葉宇所不認識的前輩,是那個時空維度修鍊到頂級的穿越者,極其強大,一吼山河碎,一怒天辰變。

「轟」

這一刻,葉宇堅守意志世界,金龍黑鐵令中一股可怕和偉岸的力量洶湧而出,注入了葉宇的體內,各個時空維度的穿越者何其之多,葉宇所知曉的,也只是那有限的幾個名動萬千宇宙的存在,譬如炎帝,葉天帝等。

但葉宇知道,除此之外,眾多時空維度中,還存在著眾多穿越者中的頂級強者,如今接引的這一個,就是其中之一,雖然葉宇和其並不相識,但通過金龍黑鐵令,所有穿越者聯盟中的存在,都是能夠互相關聯,此時那位另一個時空維度的前輩,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不過,就在葉宇體內力量要爆發出來的一瞬間,殺生邪君似乎覺察到了異常,他猛地大吼,這蓋世邪魔體內湧出無窮黑氣,頓時形成了一隻巨大無比的黑金邪眼,那邪眼中陡然噴薄出一道漆黑邪光,瞬間照射到了葉宇的眉心處。

「轟」

就在這瞬間,一股偉岸、滄桑、浩瀚和邪惡至極的力量,頓時湧入了葉宇的意志世界中,居然壓制住了從金龍黑鐵令中傳輸過來的力量,而這一刻,殺生邪君的猙獰聲音陡然響起,「大天魔毀滅神光,奪舍蒼生,萬法皆滅!桀桀桀,小子,你敢違逆本座,那本座就奪舍你的肉身,掠奪你的造化,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殺生邪君語氣狠辣、殘忍、充滿一種大邪大惡之意。

這一刻,葉宇陡然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可怕的意志,從眉心外傳入自己的腦海之中那種極其邪惡的力量,充滿毀滅性,但這一刻,腦海中的系統玉盤陡然爆發出一股璀璨的神光,瞬間將那邪惡的力量全部驅逐。

殺生邪君一瞬間發現了系統玉盤,他感受到了那神光的強橫力量,竟然將自己入侵進去的邪惡之力全部驅除,他神色大驚,忙叫道:「小子,你腦子裡面這東西是什麼,竟然能夠驅除本座的大天魔毀滅神光?一個玉盤?難道是一尊神器?不對,這東西不是存在你腦子裡,它在另一個時空維度,只是在你腦子裡顯化出來形體,神器也不可能有這種能力,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不管了,如此寶物,把它從你腦子你挖出來就知道了!」

聽到了殺生邪君的話,葉宇心中陡然閃過一絲冷意,這殺生邪君竟然要把白衣佳人留給自己的系統玉盤從腦海中挖出來。

不過,殺生邪君縱然再強大,是諸神年代的蓋世邪魔,但此刻,就在他伸出大手,進入葉宇眉心中,觸碰到系統玉盤的一瞬間,一種偉岸的力量陡然從系統玉盤中爆發,整片天地一瞬間天翻地覆,一種令萬物震顫的可怕氣息,滄桑而古老,出現了,一下子就讓殺生邪君的手掌破碎了,殺生邪君恐懼嘶吼,連忙向後退去。

這一刻,系統玉盤陡然閃耀出無量神光,萬丈璀璨,無窮的仿若大道的上蒼天歌響起了,那玉盤被染成了尊貴無比的金色,仿若一方黃金羅盤,開始旋轉起來命運的力量,透發出無盡的滄桑,那神秘的氣機,古老而悠遠,小小的系統玉盤,仿若承載了蒼古,道盡了歲月。

什麼大地蒼茫,什麼輪迴天道,什麼宇宙真理,什麼浩瀚星空,都媲美不了此時葉宇腦海中這一方命運之輪般的玉盤,它代表著無上,它代表著永恆,它代表著歲月和一切。

「什麼鬼東西?這是諸神都無法企及的神秘力量啊?小子,你腦子裡面怎麼可能存在著這種東西?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一刻,殺生邪君徹底恐懼了,他感受到了那小小的玉盤中釋放的氣息和力量,仿若道盡了滄桑,凝練了萬古,他只覺得自己那萬米高的巍峨邪魔之軀都要崩碎開來,那種氣息,太可怕了,比剛才自己壓制的那力量,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

轟隆!

無盡的可怕威壓,浩浩蕩蕩,從葉宇腦海中的系統玉盤釋放出來,凝練萬古的神光,化為一尊主宰帝冠,出現在葉宇的頭頂之上,這一刻,葉宇身上散發出蓋世威壓,浩蕩天地間,他仿若成為了一位無上帝王,掌控蒼生,一怒天地崩塌,宇宙幻滅。

不過,這只是氣息的顯化,葉宇心中很清楚,自己還不具有這種力量,這只是那殺生邪君觸發了系統玉盤中的隱藏力量,才爆發出如此威勢,葉宇心中其實也是驚駭無比,沒想到,白衣佳人留給自己的這小小玉盤,除了能夠作為媒介讓自己使用大召喚術召喚各個時空維度的東西,竟然還隱藏了這種至高無上的力量,太過可怕。

這一刻,殺生邪君徹底畏懼,他萬米高的邪魔之軀猛地跪伏在地上,猙獰的巨大頭顱深深埋到地面之上,聲音顫抖道:「至高無上的主宰,您是主宰諸神的偉大存在,而我只是一個卑微的小小邪魔,您饒了我吧!」

葉宇此刻漂浮空中,雙目濃郁著神光,此刻他渾身被系統玉盤中的恐怖力量給控制了,無法動彈,他頭上懸浮主宰帝冠,放射無量神光,「葉宇」伸出手,神情淡漠,猛地一手按下,似乎要毀滅那殺生邪君。

「不好?!」殺生邪君感受到了那崩塌天地般的力量,似汪洋大海,他調動了全身所有的力量,大吼道:「大天魔邪術,無盡挪移!」

嗡!

一股可怕的空間波動出現了,葉宇此刻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但他卻是看到了,自己周圍的空間破碎了,視野變化間,自己已經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周圍,是一座殿宇的內部,正是自己先前進入的石洞中的殿宇。

自己,竟然又被那殺生邪君以大神通送回到了原地。

此時,看著面前那魔焰火池,葉宇神色閃過一絲震動,剛才那一切,仿若一場夢,這魔焰火池下面的空間中,竟然隱藏著那麼一尊可怕的域外邪魔,而且,要不是最後關頭自己腦海中的系統玉盤發威,自己恐怕早就被那殺生邪君給生生滅殺在這裡了。

金龍黑鐵令的力量,葉宇將其消散了,看來,現在倒是不需要自己那一絲神念接引的前輩出手了,這個時候,葉宇終於明白,系統玉盤,才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葉宇記得很清楚,剛才自己金龍黑鐵令中的力量被那殺生邪君給壓制住了,但系統玉盤的力量,卻是讓那殺生邪君瞬間繳械投降,簡直太過可怕。

「白衣佳人,你到底是什麼身份……」這一刻,葉宇陷入了沉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