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心夏看着沈明眉頭已經皺成了麻花,暗自給自己打氣,彷彿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將小腦袋埋進了被子裏。

……

初晨。

皺了皺瓊鼻,睫毛微顫,好像是要醒來了一般。

沈明見狀趕忙有閉上了眼睛,這種情況誰先醒來,誰尷尬?還不如繼續裝睡!

過了好久,沈明並沒有察覺到懷中的葉心夏有動作,還以為對方並沒有醒,小心翼翼的睜開了一條縫隙。卻發現那雙精靈般的大眼睛此刻正在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

……

7017k 但是隨着玉龍雪山中藏有寶藏的消息不脛而走,人們又重新將目光鎖定到了這個已經沒落的玉龍雪山。很多人紛紛傳說,雖然沉雪谷在江湖上消失了,但是沉雪谷的武功秘籍卻藏在了玉龍雪山的某個地方。隨着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玉龍雪山,曾經沉雪谷的盛狀似乎又重新出現在了人們的面前。

玉龍雪山十分高聳,是整個益州地區數一數二的山脈,因為山頂上有常年不化的雪而得名。

玉龍雪山峰峰相峙,能夠進入大雪山中的道路並不多,李固等人面前的這條路就是其中的一條,但是卻被兩個魁梧大漢攔住了前行的眾人。

「玉龍雪山又不是你家的,憑什麼攔路不讓別人進去?」一個身着華貴的年輕人對攔路的兩個大漢喝道。這個年輕人是歸一門的首席大弟子,而且還是歸一門掌門的親傳弟子。

歸一門以用劍聞名整個益州武林,而歸一門的九霄劍法也在江湖武學榜上赫赫有名,雖然是靠後,而且歸一門掌門柳長生也位列江湖天字榜,但是他在益州武林中卻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這個年輕人名叫馬遠,是歸一門中武功僅次於柳長生,甚至比很多歸一門的長老都要高出很多。而馬遠在江湖十大青年高手中也名列第二十九,所謂的江湖十大青年高手,並非是十個人,而是一百個人。

攔路的兩個大漢其實並非是益州武林的人,而是來自大漠。自從一個月前,玉龍雪山藏有寶藏的消息不脛而走,已經有很多人往玉龍雪山而來。除非像是少林、武當這樣的名門大派會對這樣的傳聞不屑一顧,而其他的小門小派,尤其是那些闖蕩江湖的江湖人士對這樣的消息往往會趨之若鶩。而這兩個大漢便是在一個月前就從大漠往益州而來,在昨天剛剛到達玉龍雪山,便攔住了這條進山的道路。其實在他們之前,已經有很多人已經進入到玉龍雪山,但是在他們之後的人卻要面對這兩個不講理的大漢。這兩個大漢手持一人手握大環刀的名叫程不識,而手持四楞錘的名叫萬勝,其實他們還有一個兄弟,乃是使用雙戟的典慶。典慶已經進入了玉龍雪山,而程不識、萬勝則攔住道路不讓其他人再進入玉龍雪山。

「你要是有本事勝過我手中的大刀,便放你過去。若是勝不過,從哪來回哪去,這寶藏可不是你們這等花拳繡腿的傢伙能夠得到的。」程不識舉着手中的大環刀說道。

「你這大漢倒是好大的口氣。我便來領教下你的高招。」

馬遠說完便拔出長劍,將劍尖兒一轉,轉出一道劍花,便向程不識刺去。程不識見馬遠持劍刺來,毫不在意,卻大喝一聲:「來得好。」將大刀往身前一提,便將馬原的劍擋住。

馬遠一劍不中,急忙後退。程不識見狀,卻舉起大刀向馬遠劈去。馬遠見程不識揮斧劈來,不敢直接格擋,而是用腳踏地,向後退去,堪堪躲過程不識的攻擊。程不識的大刀沒有劈中馬遠,卻將地面劈出一道五六寸余深的口子。眾人見狀,俱是一驚,從這下攻擊眾人都看出程不識的攻擊力大勢沉。

馬遠見程不識的大刀這般力大勢沉,也是心中一驚。九霄劍法向來以敏捷靈活著稱,若拼力道自然比不上這程不識的一招。雖說是一力降十會,但是也有武功唯快不破之說。因此馬遠雖驚不懼,仗着九霄劍法和身法與程不識周旋。程不識揮舞著大刀,一番過後卻沒有傷著馬遠一分一毫。

馬遠見程不識將之前用過的招式重新又用了一遍,便知道程不識的招式用盡,便心中大喜。

原來與人比武,最忌諱的便是重複招式,這意味自己可用的招式已經到頭了。馬遠見程不識的招式已經用盡,故此心中便覺得穩操勝券。馬遠與程不識又周旋了一段時間,那程不識的招式已經使過了兩遍,忽見到程不識的攻勢漸緩,不覺心中大喜,便化守為攻,向程不識猛刺過去。

「這大漢怕是要輸了。」王犇突然嘆息道。

「從何處看出?」李固聽到王犇的話,忽然有了興趣說道。

「這大漢的招式已經用了兩遍還出現勢頹,而這小子的劍法卻鋒芒正盛,恐怕勝負只在頃刻之間。」王犇分析道。

「兩人相鬥,最忌諱招式重複,但是一力降十會,而且兵不厭詐,這年輕人失敗只在頃刻之間。」李固說道。

「怎麼可能?」王犇說道。

然而王犇的話音剛落,卻見馬遠就已經倒飛而去,躺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鮮血。原來程不識的招式雖然已經用盡,但是他的刀法本來就是以力相擊,招式不過輔助而已。因此程不識見自己的招式都不能傷到馬遠,便暗中做下一個陷阱,佯作自己的氣力不支,漏出一個破綻。

那馬遠不知是假,只當是真,便化守為攻,反而向程不識持劍刺去。其實,若馬遠憑着自己先前的策略,只管與程不識游斗,雖然一時取勝不了,但是卻也難敗。但是馬遠放棄了自己的長處,反而向前攻擊程不識,卻將自己暴露在程不識大刀的攻擊範圍之內。

程不識見馬遠揮劍而來,心中大喜,也不防禦,舉起大刀便使出一招斧劈華山,向馬遠砍去。馬原見狀大驚,雖然他自己的劍能夠刺中程不識,但是程不識的大刀也會落在他自己的頭上。

馬遠萬萬沒想到程不識竟然使得是兩敗俱傷的打法,心中驚詫不已。但是馬遠卻不想與程不識兩敗俱傷,急忙撤劍抵擋。但是程不識本來就是以力為勝,馬遠怎麼抵擋得住?

王犇看着面前的狀況,一時難以理解。

「還有誰敢來送死?」雖然馬遠被程不識一刀擊倒在地,受了重傷,倒也不至於危及性命。面對眾多江湖豪傑,程不識也不敢真的下狠手取人性命。

「讓王某來見識見識閣下的高招。」王犇突然跳了出去。

王犇大馬金刀的來到了程不識的面前。

「怎麼你也要來送死?」程不識說道。

王犇雖然也是來自關外,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這兩人。雖然聽說過這三兄弟的名聲,但是他自認自己的碎葉刀法絕不再他們之下。王犇其實一直想要找機會跟程不識三人切磋切磋,但是總是得不到機會。如今恰巧在玉龍雪山相遇,因此王犇便想着與他一較高下。此番相鬥,他原本以為馬遠勝券在握,沒想到竟然敗的如此慘重,這讓他心中更為不服。

「久聞程兄弟,武功高強,一直無緣得見,今日竟然在這裏相遇,倒也算的是上天有幸。」王犇說道。

「不知閣下是?」

「在下乃是霸刀門的二當家王犇。」

「幸會幸會。霸刀門名垂大漠,王門主一手鎮漠大刀名震天下,我們三兄弟還是佩服的很。」程不識恭維道。

「敢問王二當家也是要往玉龍雪山去?」萬勝此時問道。

「不錯。」

「這條路已是不通,王二當家對不住了,還是另選道路吧。」萬勝說道。

「王某今日必定要從這裏過,所以特來領教領教兩位的高招。」

「即使如此,程某就得罪了。」程不識突然說道。

程不識提刀與王犇斗在一處。兩人的刀法都是以力取勝,兩人手持大刀,雙刀相撞,轟出震天響的聲音,讓在場的江湖豪傑也是膽戰心驚。

王犇憑藉碎葉刀法在關外很少遇見對手,今日遇着程不識,正好是將遇良才,棋逢對手。王犇擊向程不識的下盤,程不識則恰好擋住王犇的大刀。兩人一來一往之間,便已經對過了十幾招,然而兩人卻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

「王犇竟然有這般好功夫。」趙括讚歎道。昨日他們與王犇住在一起,彼此暢談了許久,甚是投機。他們本以為王犇這般上趕着攀附李固等人,定然武功平平,最多不過比他們幾人高處一些,今日相見,沒想到王犇的武功竟然是這般出神入化。

「王犇身為霸刀門的二當家,憑藉一手碎葉刀法,可謂是打遍關外無敵手,今日與這大漢可謂是棋逢對手。」李固說道。

「這王犇連在師傅手下走過一招都不能,算不得什麼好功夫。」呂清開口說道。

趙括聽到這話,心中大為驚駭。當時他們與李固發生了齟齬,他被李固用兩根筷子跌了一跤,雖然認定李固的武功奇高,今日聽聞連王犇這樣的高手竟然在李固的手裏都走不過一招,可見李固的武功達到了什麼樣的地步。他不禁暗暗后怕,當時李固對他已經是放了很多水。

趙括在驚懼之時,忽聽程不識一聲高喝:「給我倒下!」卻見程不識高舉著大刀向王犇頭上砍去,王犇疾忙舉刀相迎。雙刀相撞,王犇撐不住,倒飛而去,倒在地上吐了好大一口鮮血。

趙括見狀,急忙上前扶住王犇,關切的問道:「王兄,沒事吧?」

「我沒事。」王犇用手將自己口邊的血跡擦乾淨,掙扎著站了起來,向程不識拱手說道:「程兄弟果然神功無敵,在下自愧不如,佩服!」

程不識也是拱手回道:「關王二當家,承讓了。」

程不識將大刀立在地上,高聲喝道:「還有誰想要從這裏過去?出來與我切磋切磋。」

眾豪傑互相看了看,都沉默了下去。過去半個時辰,竟然沒有一個人在上前挑戰,但是卻也沒有一個人離開。在很多人心目中認為,雖然自己的武功比不過程不識,但是在場這麼多豪傑,難道都不是他的對手?因此他們便存了渾水摸魚的念頭。

又過了半刻,突然從人群中走出來一個青衣男子,對程不識說道:「不如讓我們來試試?」現在雖然有溫奇守在院子里負責每天給黑龍收拉海鮮,但陳凡很快便又面臨了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沒錢了。

這個月三百萬,他勉強可以支撐得起,但是下個月可就沒有那麼多錢了,這養龍可真不是一項簡單的事情。

怪不得古代龍是皇帝的象徵,感情就是貴……

「所以又得賺錢了……話說這743局真是摳門,送出去的錢都還能收回去……」

他正準備好好吐槽一番方開的那番操作,突然一陣愉悅的聲音從他剛買的新……

《民間詭異筆記》第一百八十一章亂局神界的那些人,可不是好相與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他們比魔族後裔還麻煩,因為魔族後裔有因果在身,而他們雖然也有因果,但是兩者完全不同,所以你動起手來,會很麻煩的。

一個神抵消失,那意味着一方失去了癖護,那樣的話,這個因果就要你來擔,你想好這個後果沒有,他們如果這樣好動,就不會留到今天了。

就是因為他們每一個都有大因果在身,所以一般的上三界,都不會動他們,因為有可能便宜沒有佔到,反到惹得一身騷……

《全職鎮守》第八百五十四章:直接拿走 四目相對間,林一山下意識想要藏住身子,不過又退了回來。

既然都被發現了,那還有什麼藏的必要?

這次,他不想再弄那些花里胡哨的,計劃直接跟陳偉動手。

等他成為自己的手下敗將,到時,全球觀眾自然會明白,到底誰更強,誰更弱。

磨磨唧唧太久,反而會讓他們失去耐心,興趣。

陳偉從二樓陽台飛身而下。

林一山抬起腳,正要落地,便看見陳偉從幾十米開外,迅速出現在面前。

嚇得一怔。

這傢伙的速度,怎麼會那麼快?

【這應該算是瞬移了吧?】

【好快,放慢十倍才能看得清楚殘影】

【建議超人9直接找他去拍攝,連特效都省了】

【銅牆鐵壁還好,修仙難道還會激光眼?】

【總算面對面了】

【打起來,打起來!】

……

對於陳偉與林一山之間的戰爭,觀眾興趣高漲。呼聲很高。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蹤我?」陳偉開門見山地問道。

「我……」林一山還想說什麼,忽然閉緊嘴巴,言多必失。

直接出手就是!

五指捏緊,往陳偉這邊揮舞過來。

本以為勝券在握,陳偉滿身破綻。

可,眼見拳頭距離陳偉的臉,不過十幾公分距離,愣是無法再前進半分,像是被一堵無形的牆壁,給擋了下來。

「怎麼會這樣?」林一山不信這個邪,繼續加大力量,卻依舊無法撼動半分。

【是玻璃!我安裝了玻璃!】

【腦子有問題?真要有玻璃,那麼大的太陽,反光早就暴露了】

【他應該只是在玩梗吧】

【氣場還真是恐怖如斯,嘲諷歸嘲諷,林一山能成為一派掌門,實力肯定還是有的,連他都無法對付……】

【沒準是節目組請的演員呢?你以為這種隱世宗門靠什麼活下去?】

質疑林一山恰爛錢的人,不在少數。

他們哪裏知道,林一山此時此刻,究竟是報以怎樣的心情,在與陳偉戰鬥。

咔!

忽然,手腕不受控制地轉動。

持續轉動!

疼痛加碼!

林一山雙眼瞪大如銅鈴般,眼睜睜看着自己的雙手憑空被擰成麻花狀,「不,不要!」

「既然你不說,那,代我向閻王問好。」陳偉態度冷漠。

對於對自己懷抱惡意的人,他向來不會心慈手軟!

林一山也不夠格!

「不要,我說,我說,我是……」

話音戛然而止,咔咔咔骨頭碎裂的聲音從頭響到尾,足足三十四秒!

待陳偉將氣力回收時,林一山整個人如同失去鋼筋水泥支撐的樓房,轟然倒塌。

一張皮,包裹着一大堆碎裂成渣的骨頭,腦袋整個凹陷下去,五官輪廓,不復存在。

彈幕空掉。

一秒……

十秒……

二十秒后。

【真的……死了?】

【應該不是真的吧?】

【節目效果而已啦,不要放在心上,看看就好】

【真的只是節目效果?】

【……】

無論節目組,還是坐在羊城車外,同步觀看着直播的記者徐冰冰,都很清楚,根本不存在這樣的節目效果。

林一山,真的死了!

而且死相極其慘烈,身外明明沒有一絲傷口,骨頭全部碎成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