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氏聞聲立即轉過身來,滿是驚喜:

「九兒!」

「祖母!」

程曦幾步跑到葉氏跟前,卻忽然發覺不好再撲進葉氏懷中——自己似乎長高了許多。

她急急停住腳步卻仍撞在了葉氏手邊,便順勢便摟住葉氏胳膊,撒嬌道:

「祖母,我們回來啦!您可有想我?」

葉氏一手被她摟著,一手又伸去摟她,笑得合不攏嘴,又是高興又是嗔怪:

「你這個丫頭喲,真真是個沒良心!隨你祖父去外頭野了這許多日子,如今才想著回來!」

她忽然拉開程曦上下打量:

「嗯,長高了許多!」繼而微微皺眉,「怎得不見長肉,竟這麼瘦了?聽你隨老爺子上了山,定然是在山上沒吃好!」

程曦暗暗汗顏。

她經常滿山跑著瘋玩,如今食量大增,每頓都要吃許多菜加滿滿一碗飯。道真院子里的碗又都是大口碗,抵得上家中淺口碗足足兩碗的分量——完全不是閨閣千金的食量。

她忙笑嘻嘻的搖頭:

「我吃得挺多,念心整日變著花樣做菜,山上又多野味,祖父都胖了許多!」

葉氏瞧著程曦尖起來的下巴,心疼的不行,哪裡肯信她的話。

她轉頭對狄媽媽道:

「吩咐廚房,今日起一個個都給我花上十分心思去做菜,若能把姐養回來,便重重有賞!」

狄媽媽忙笑著應下去了廚房。

葉氏拉著程曦的手往屋裡去,一邊念叨:

「正是長身子的時候,萬萬不可馬虎了!還有啊,你如今長大了,女孩子家家的可不興整日在外頭瘋,莫要學你四哥!好在沒有晒黑,女孩子家這容貌可是頂重要的……」

程曦只當葉氏在念經,笑嘻嘻的哄她。

卻不料廚房得了葉氏吩咐后,當真每日凈往那油膩大補的菜色去做,恨不能程曦立時長出三兩肉來。

程曦習慣了山上清涼,本就覺得鄂州悶熱無比,再看到那滿桌的雞鴨魚肉,胃口全沒了。

她打算去找葉氏這件事,走到院中卻見有幾個眼生的丫鬟候在廊下。

有客?

程曦腳下一頓,直覺就想回去。

然而守門的丫鬟遠遠地一見她便朝屋裡稟道:

「老夫人,姐來了!」

程曦無奈,硬著頭皮往屋裡去。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她走進屋子,見葉氏手中捏了串珠子坐在羅漢床上,正與一位羅衣寶簪的夫人著話,狄媽媽站在一旁伺候。

那夫人三十來歲,身穿紫棠色織金妝花羅,挽了個傾髻,簪著一頭亮晃晃的嵌寶金釵,面如銀盤、眉目流轉,笑起來很是有股風韻。

她們見程曦進屋便朝她望過來,葉氏指著程曦與那夫人道:

「你瞧,可是比原先瘦了許多?」

那夫人看著程曦笑得很是親切,面上還露出些許心疼之色來:

「哎喲,當真是呢!臉變得這般尖,若不是這容貌尋遍咱們鄂州府也找不出第二個,我差點就要認不出來了!」

一番話既迎合了老夫人,又誇讚了程曦。

程曦掛起一副端莊的笑容,看著她喚了聲:

「袁夫人。」

來人正是鄂州知府袁文山的夫人。

袁夫人見程曦客客氣氣與她招呼,顯得十分高興,她索性便起身拉了程曦過去身邊坐下,笑眯眯地同老夫人道:

「曦姐兒大半年不見,忽然就變成了個大姑娘,這模樣愈發出挑了!」

程曦微微皺眉。

袁夫人總拿容貌事,讓她覺得很不舒服——當世女子素來以才情賢德名聲為重,又不是門戶的,誰會整日將樣貌當作褒獎掛在嘴上?

她不露痕迹抽回手,撫著臉頰脆生生道:

「當真很瘦嗎?我自己到沒覺得。」

葉氏聽了這話眉頭一皺,眼見又要開始念叨,程曦忙道:

「想來祖母的是。」

葉氏這才露出笑意,罵了句「猴兒」。

袁夫人見了,便拉著程曦聊天。問她這大半年去了哪兒,玩些什麼,可有瞧見什麼趣事,全然一副長輩的模樣。

程曦暗想,自己還是太客氣,稍稍恭順一些就有人蹬鼻子上臉。

她隨口敷衍了幾句,袁夫人卻好像沒察覺似的,任她答什麼都能接著話頭下去。

程曦漸漸不耐起來,朝狄媽媽看去。

狄媽媽收到程曦眼神,便笑著同葉氏道:

「老夫人,今日時辰差不多了,您還念經嗎?若是不去了,奴婢就讓人去佛堂將物件撤了。」

葉氏一聽,忙道:

「哎喲,時辰到了嗎?」她轉頭朝袁夫人道,「你瞧,同你聊著我都忘了時辰。」

袁夫人聞言忙道:

「夫人是要去念經嗎,我與您一道罷!平日里家中是一堆的瑣事,難得個清凈,我也就在您這兒才能靜下心來念會經了!」

葉氏笑著道好,讓狄媽媽去準備。

程曦忙順勢起身告辭,與狄媽媽一道出了屋子。

「袁夫人經常上門嗎?」程曦皺眉問道。

狄媽媽一邊走著,一邊笑道:

「隔個五六日便會來一趟,或稍稍坐一會,講些趣事閑聞,或是陪著老夫人念會經。」

程曦聲嘀咕:

「也虧她坐得住。」

她覺得袁夫人看上去並不像是個愛念經的人。

狄媽媽見程曦這副模樣,面上忍不住露出笑意。

她想了想,覺得還是應該告訴程曦,便低下聲音道:

「這位袁夫人並不是袁大人的原配夫人,而是續弦。她娘家姓胡,是郴州直隸州知州胡大人的同宗侄女,卻並不是正頭夫人所出。」

程曦恍然。

她回去了自己院子,錦心見她一副意興闌珊的模樣,忍不住笑道:

「姐,老夫人沒答應給您換掉膳食嗎?」

程曦一愣,這才想起自己去找葉氏的目的。

她煩躁地擺擺手:

「別提了,遇上袁文山的夫人過來,被拉著問了一通有的沒的。趁著祖母要去念經這才溜了回來。」

她將狄媽媽的話告訴錦心:

「……原先只覺得她著實能放得下身段,極會鑽營,現在想來倒也難怪她。」

像袁夫人這種隨丈夫在任上的官太太,一般是住在官衙的,內院事務極少,最主要的事便是為丈夫打理官場內眷之間的關係。

原本葉氏沒來之前,鄂州府內官眷中以袁夫人為尊,她只要平衡好各家下屬女眷之間的關係便行。

但葉氏一來就不一樣了。

錦心笑著為她倒了杯溫茶,道:

「橫豎只要袁夫人能哄了老夫人高興,又不礙著您不就行了,您何必為這煩惱。」

程曦想想覺得有理。

然而幾天後,程曦便接到袁夫人的帖子,是請她參加八月十四賞月宴的。

程曦將帖子一扔,綳著臉道:

「不去!」

狄媽媽將帖子撿起來,軟了聲哄道:

「袁夫人是專為老夫人辦得,老夫人已經答應屆時會帶您同去,姐您就當是陪老夫人去瞧個熱鬧罷?」

程曦便知道祖母這心軟的毛病又讓人給捏住了,不由冷笑道:

「她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哄著祖母為她造勢呢?」著一頓,兇巴巴地問道,「我與祖父不在時,這種事可是時常發生?」

狄媽媽見程曦一副雞護犢子的模樣,忍不住笑道:

「老夫人也不是泥人性子,豈是由著人捏的?只是袁夫人平日殷勤,常陪著老夫人念經話,這次又是專為老夫人辦得賞月宴,是姐您回來了正好一起熱鬧熱鬧,瞧個趣兒……袁夫人還請了許多府上的姐們都參加賞月宴,老夫人便意動了。」

源頭還是在程曦。

葉氏滿心想的都是將性子越來越不受管束的程曦給掰回來,像個尋常閨秀一般,與姊妹一處賞個花、喝個茶,頂多出去踏個春什麼的。

她希望程曦能在鄂州交一兩個好友,收心守性老實下來。

程曦便沉著臉不話了。

狄媽媽笑眯眯地去回了葉氏,葉氏聽程曦答應后很是高興。

袁夫人的賞月宴借了當地富賈馮寶祿的府邸來辦,到了八月十四那日,程曦穿了身清爽的羅裙,頭上簪了一根羊脂白玉簪,隨著葉氏去了馮府。

袁夫人帶著馮太太在大門外迎她們,一道候在門外的還有袁文山原配夫人所出的嫡長女袁莘,以及馮家的三姐。

盛裝打扮的馮三姐見到輕裝簡釵的程曦不禁一愣,面上浮起一些不自在。

同樣精心裝扮過的袁莘站在一旁靜靜地看了程曦一會兒,面上淺淺笑著,倒是神態自若。

程曦看了她一眼,跟著葉氏進了馮府大門。

葉氏由袁夫人和馮太太陪在前頭走,程曦就在後頭與袁莘和馮三姐同行。

袁莘走在程曦身旁,忽然輕聲細語地開口:

「程大姐,先前也曾下了許多次帖子請你,只是一直無緣相聚,今日總算見了真容。」她望著程曦笑盈盈道,「我早就聽聞你大名,五表哥曾同我提起過你。」

程曦聞言一愣,轉頭看她:

「誰?」

袁莘定定看她,面上依舊掛著淺笑:

「我五表哥姓王,名叫王騫。」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程曦望著袁莘有些意外:

「騫表哥?」

袁莘雙手交疊於腹,淺淺笑道:

「是,王三太太是我堂姨,去年秋我隨母親去太原給王家六老太夫人賀壽,在那兒住了一陣子。」

程曦被繞得雲里霧裡,理了半天才明白袁莘的關係。

王三太太張氏應該是袁莘生母的堂姊妹,故王騫算是袁莘的表哥沒錯。而她所的隨母親去太原祝壽,應該是跟著如今這位袁夫人胡氏去的。

……卻沒想到王騫還記得她。

程曦見袁莘姿容形態頗有些王家女孩的影子,一晃神彷彿看到前世少女時的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