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林的身影出現在大廳,手中還提着飯菜,「少主吃了飯再去看吧!當初我初見時也是感到不可思議,如今想來還有些難以確信,兩位長老做出來的東西,讓人只覺得就像是神跡。」

有些餓了的某人狼吞虎咽著,也不忘和蕭林聊著「他們做的事怕是神靈也是做不到的。那並不是這個時代可以創造出來的,但他們卻做到了。走吧!我吃完了。一起去看看兩位大師的傑作。」擦擦嘴,與蕭林一塊離開了城主府。

再次回到工廠的資料室里,兩位傑出的魂導科技創始人已經開始了他們的工作,正在整理著散亂的資料。

幾人再次回到房間,那三塊水晶依舊放在桌上,只是這次多了幾塊不明金屬板。楊鐵指著金屬板「這就是刻畫成功的銘文板,只需要接通魂力就可以激發出刻畫着的魂技。」

他將一塊金屬板從中抽了出來,插在了枱燈的底座下,之後將桌上最小的晶體放進了枱燈底座的一方形小孔中「銘文板插入時就接通了整個魂力運轉的能量通路,這個孔中是用來放魂力結晶的,放入之後只要接通魂力結晶的兩極,魂力結晶就會開始釋放魂力,魂力經過銘文板,激發魂技『光亮術』,魂力轉化為光出現在上方的玻璃球中,燈泡就亮了起來。」

楊鐵撥動了底座上的開關,上方的燈泡就亮了起來。可以清晰的看到淡藍色的魂力從魂力水晶中釋放出來,沿着一根不知什麼材質的細管導入到金屬板上,淡藍色的魂力被轉化為光能量囚禁在上方的玻璃球中。摸了摸玻璃球,沒有熱度,不是燃燒放熱,而是直接將魂力轉化為了光這種能量。

「經過測試,這顆小型魂晶應該可以為這個能量系統提供十年的能量才會耗盡,也就是說這盞燈在正常情況下的使用壽命是十年。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將魂力進行了壓縮,使它由氣態凝固成了如今的模樣。」

「為了方便計量,我們將這盞燈一年消耗的魂力作為一個標準單位——度。以此來區分魂力結晶的能量強度。這顆小型魂晶的能量是十度。」

楊鐵隨手關上燈,接着說道「之所以會壓縮魂力是因為在我們將魂導炮打造出來時,儲能水晶所能提供的魂力遠遠達不到魂導炮開炮的能量需求,只因我們在魂導炮中銘刻的是紫色銘文『霹靂雷霆』,一位魂聖的千年魂技,也是如今我們解析的唯一一個紫色銘文。我們現在就可以去試試魂導炮的威力。」

懷着好奇的心情李耀隨着楊鐵周文傑和蕭林,走出了魂力工場。

邊走周文傑又開始為他講他們壓縮魂力的事「壓縮魂力起先也沒有什麼頭緒,就是暴力壓縮,將魂力導入密閉的空間不斷地壓縮,等魂力成為液體后,就無法繼續壓縮了,因為我們使用的金屬無法承受更強的壓力。只有更加堅硬的金屬才可以繼續魂力的壓縮,所以我們花了你大半的身家買了兩塊神鐵星隕鐵和深海寒鐵。」

聽到花了自己大半身家。李耀一個機靈,似是回憶起了某些不好的事。

「靠着這兩塊神鐵,我們將魂力壓縮成了固態的晶體,但這並沒有意義。魂晶使用量非常大,這樣的壓縮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只是證明了魂力可以被壓縮而已。之後我們試了很多辦法都沒有效果,直到我們翻閱你寫的東西,發現了渦輪增壓這個詞時,讓我們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把魂力加速旋轉起來,會不會讓它自己結晶,起先我們將魂力導入了圓形的能量迴路中,使其旋轉,雖然中心處會出現結晶,可因為向心力太強剛成型的魂晶會被直接粉碎。之後我們換成了六邊形的迴路,成功使魂晶凝聚出來。我們將固態的魂晶製作成了三種不同的類型。小型魂晶十度,主要用於生活類的魂導器,中型魂晶一千度,用於銘文板的製作,大型魂晶一萬度,主要用於魂導炮。」

等幾人來到靶場時早已有人將幾架奇特的炮架在了炮台上,李耀能看懂的就是最矮最丑的虎尊炮。在他旁邊的還有四架相似的炮,它們都有一個圓柱形的炮膛,大概差不多有四米多長。但其中兩架炮管是開裂的漏出了中間,一架炮管又細又長,一架炮管很粗中間還有個球一樣的凸起。

楊鐵走到虎尊炮前踢了踢,將一個鐵球塞進去,放入一團黑色的紙包,關上後膛。點火「嘭」炮台上震起塵土,遠方不到一里地的地方,砸出了個坑。

「看看!你說的這玩意就這樣,屁都不是,你楊大爺我放個屁都比它砸的坑大。」

將虎尊炮踹到一邊,走到第一架炮管開裂的魂導炮前「這才是炮,就讓你小子見識一下。」從旁邊的鐵箱子裏取出一顆比籃球還大的大型魂晶,塞入魂導炮的後膛中,調整炮口。將凸出來的銘文金屬板按進去,撥動後膛的一顆金屬按鈕。一道紫色的閃電出現在炮管中間的開裂處,噼里啪啦的響着,停留了兩秒。一道紫色的光柱「吐」的就不見了,「轟」遠處一塊丘陵小山的頂不見了,草屑混著石塊飛上了天,夾雜着被燒焦的植被。也就是幾人都是魂師,不然這麼遠還真瞅不見發生了什麼。

「這就是我們的炮,是不是比你那虎尊炮強多了」楊鐵依著魂導炮,單臂放在炮膛上,頂着頭。

這哪是強多了,完全就沒有可比性好吧,你這一炮打的我的世界觀都崩塌了。

「這炮能打多遠?為什麼我感覺他比魂聖的攻擊要強多了」

周文傑捋著鬍子,說道「按照你給我們設定的長度來計量,有效射程在4公里。這種魂導炮叫做霹靂雷霆炮,只使用了單一的紫色銘文。」

走到另一架霹靂雷霆炮前,裝入大型魂晶,將銘文板按入,只是這次好像有兩塊銘文板,撥動發射按鈕。遠處的丘陵直接被削平。

「這是插入增幅銘文之後的霹靂雷霆炮的攻擊力。」 劉小藝有些古怪地抬起了頭,然後想了一下說:「我覺得還可以吧,不過總感覺一個外國人拿著金箍棒有點奇怪,但是……那些老外們應該會很喜歡吧?」

「哈哈……」

劉浩哲被劉小藝的話直接逗笑了「你覺得老外喜歡看這個?」

「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瞎猜的,畢竟是好萊塢拍出來的電影,肯定會更迎合海外市場觀眾的喜好……」

劉小藝呆萌的看著劉浩哲,非常可愛。

「我實話和你說吧!」

劉浩哲一臉正色,鄭重其事的說:「這部電影,那下老外根本不會買賬,而且……它褻瀆了我華夏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

「翻拍不是這樣的,這編劇根本就不懂華夏的文化,這完全就是在胡編亂造,完全和原著不挨邊,除了有一個孫悟空外,其他哪一個角色的設定正常……」

「最主要的是,孫悟空在這部電影裡面,未免太廢柴了點吧!」

劉浩哲深深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那可是有著齊天大聖之稱的孫悟空啊……竟然會受一個反派的激將法,而丟了自己的武器金箍棒?

要不要這麼窩囊沒腦子?

那可是大鬧天宮,連玉皇大帝太上老君都頭痛的存在啊!

竟然在天庭還有人敢主動招惹他,並將其石化?

這簡直是要笑死個人好吧?

「沒……沒有這麼誇張吧?」

劉小藝仰著頭,有些不大相信,畢竟這部電影是好萊塢的大製作,再怎麼說都會保證北美那邊海外市場吧?

「然而事實只會比我說的還誇張,況且……這個角色我沒辦法去投入!」

「我覺得,這個角色完全是我職業生涯中遇到的最大的一個挑戰!」

劉浩哲搖著頭,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劉小藝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他「哲哥哥,你該不會是想要拒絕這部電影吧?」

那可是來自好萊塢的大製作啊!

有多少人哪怕是零片酬都想接的角色,他竟然放棄了,要知道……這可是一次再全世界觀眾面前露臉的機會啊。

給一百個演員說這個角色,他們都不會有一個人拒絕的。

畢竟那是北美的市場,是所有華夏的演員都想涉足的地方。

「我還沒有簽合同,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況且,這部電影上映后,口碑一旦崩了,你知道將會面臨什麼嗎?」

劉浩哲都已經想象到,那群北美的觀眾們看著華夏的演員時,眼裡流露出的鄙夷和嘲笑,就和看到一個傻子似的,根本無法給他帶來任何的好處和名氣。

反倒是無盡的嘲諷,華夏演員的演這麼垃圾?

這些還算不得什麼。

一旦這部電影引進國內后,那他好不容易才攢起來的人氣和觀眾緣,都會被大打折扣。

一個人爬到高出非常困難,可要摔下來……卻再簡單不過。

劉浩哲可是非常愛惜自己名氣的,他絕對不會為了一部電影,而讓自己的演繹生涯上,存在污點。

在演戲的道路上,存在五點,這絕對是他無法忍受的。

所以,就選這部電影是好萊塢投資導演的大製作,他都不會再感興趣。

突然間,劉浩哲想起了金庸《白馬嘯西風》小說中的一句經典台詞。

白馬帶著阿秀一步步朝著中原走去。

白馬早就老了,只能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可最後,他們還是可以走回中原的。

江南很好,有垂柳、桃花,還有燕子和金魚……漢人也浩,會有英俊瀟洒的少年郎、風流倜儻的少年郎……可這個姑娘就是像國人那般的執著「那些都很好,可是——」

「我不喜歡!」

沒錯,好萊塢是有全世界最專業的導演,最好的演員……可這個劇本,無法達到劉浩哲的心。

劉浩哲……就是不樂意。

有錢難買我喜歡,可是我——就是不喜歡。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這部電影,我……拒絕!」

「拒絕?」

在劉浩哲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劉小藝整個人都蒙了。

她實在是不敢相信。

進入好萊塢這樣一個大好的機會,竟然會有人放棄?

「哲哥哥,你再好好想想啊!」

劉小藝一臉緊張的望著劉浩哲,在她看來,這個劇本其實還不錯,雖然劇情感覺有點怪,但主線非常的明確,就是為了打敗那個督軍。

「還想什麼?這已經是我深思熟慮的決定了!」

「其實,我早在聽到督軍這個名字的時候,就已經覺得奇怪了,明明講的是《西遊記》的故事,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多餘的角色?」

「如果改成二郎神的話,我或許還能接受!」

劉浩哲直接將劇本放到了桌子上,站起來舒展了下身體「我們還是想一下明天的拍攝吧,或者想想《仙劍奇俠傳》的收視率也行!」

《仙劍奇俠傳》也是劉浩哲和劉小藝真正意義上的第一部情侶戲,說真的,兩人都還蠻期待的。

「啊——我都快忘記了,首播是明天嗎?」

「對,明天,九月三十一號!」

劉浩哲又打開手機看了眼日程表,上面明確標註著明天晚上八點半,《仙劍奇俠傳》會在台城的綜視和中視兩台聯合首播。

這部電視劇的宣傳片,在就在兩個台的大肆渲染下,播放了大半個月。

反響還是非常好的,畢竟劉浩哲參演的《殺破狼》的熱度還沒褪去,所以台城的很多人都在期待那個黃毛殺手,會在古裝劇中有什麼樣的表現。

這就是一種連鎖效應!

《仙劍奇俠傳》能在這種時候播出,絕對是噌了《殺破狼》不少的熱度。

「那……那你打算怎麼和好萊塢那邊解釋啊?」

劉小藝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萬一說不好,那劉浩哲朝好萊塢進發的路,極有可能會變得困難很多。

「解釋?」

劉浩哲搖了搖頭「我和你不一樣,我的事可以自己做主,而你……可能就困難了,你的公司肯定不會有著你的,更何況還是去好萊塢這樣一個在所有人眼中都是絕好的機會!」

。 那侍衛之所以如此猜測,完全是小心起見。

再加上這侍衛本出身於監察部,難免對遇到的任何人任何事,都會多加揣測!

劉蟒不以為意,似乎根本不擔心有人意圖謀害他。

「你呀,怕是監察部待久了,腦子都壞了。

一個普通老百姓都能讓你懷疑!不過,看來監察部還真是人才輩出啊!」

劉蟒風輕雲淡的如此說道,這番話聽了,讓人覺得竟不知是誇讚還是相反。

「放心吧,本相心中有數。大可不必如此多疑!」

最後,劉蟒如此總結。

那侍衛也不再多說,只是點頭稱是。

一行三人,就這樣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密林深處的蜿蜒小路行去。

馬蹄聲陣陣,伴隨著林中鳥鳴別有一番風味。

隨著人影馬蹄聲漸行漸遠,隱約之中可以聽到青龍江,龍陽城這樣的字眼。

而與此同時,在距離離京城十幾里地的一處官道上。

馬車你來我往,相互交錯穿行。也有騎著高頭大馬的,像是江湖俠士的俠客,或佩刀或佩劍,騎馬疾馳而行神色匆匆。

除此之外,也有拉著牛車看上去像是務農的莊家老漢。以及推著獨輪車,準備進京販賣蔬菜瓜果的小販。

當然,也有靠著一雙腿走在官道上的行人!

官道上,可謂是人頭攢動車水馬龍,熱鬧之極。

而就在這擁堵不堪的道路上,一駕不起眼的馬車朝著與離京城相反的方向,時緩時快的行駛著。

坐在馬車外趕馬車的,是一個小廝模樣打扮的人。這小廝皮膚甚白,簡直如同白紙!一雙眼睛黑白分明,長著一張娃娃臉,唇紅齒白看上去倒十分可愛。

若不是一身小廝打扮的樣子,讓旁人看去還以為是哪個大家族的寶貝公子。

這可愛的小廝,年齡至多十四五歲,但是駕起馬車來動作卻十分嫻熟。不論是擁堵還是如何,他都能將馬車駕駛的極其平穩!

將近一刻鐘后,這駕馬車終於駛離了那片擁擠的官道。再過了片刻,官道上豁然開朗,再不復之前那般擁堵模樣!

於是乎,這白嫩可愛的小廝如同呼風喚雨般,氣勢宏大的高高舉起馬鞭。力道把握的極好不輕不重,抽在了馬屁股上!

這力道即不會讓馬真正的疼,也能讓馬兒撒了歡的飛馳起來。

剎那間,在這官道之上,其他行人就看到了這樣一幕。

一駕普通的馬車,如同旋風一般轉瞬間從他們身邊疾馳而過。這讓旁人看了,都不由得為這輛馬車捏了把汗。

生怕著馬車不夠結實突然散了架,最終落個車毀人亡的下場!

不過很顯然,這些人的擔心是多餘的。這駕看似普通的馬車,實則整體結構全是用整個天元大陸,人們迄今為止發現的最結實的昆烏黑木作為主架。

顧名思義,這昆烏黑木出產自昆烏山方圓千里的密林深處,只有昆烏山方圓千里,才出產這種神木。屬於昆烏山特有的!

當然,也是整個天元大陸大離國獨有的。

至於天元大陸的其他地方,根本就沒有存在這種通體黑色的樹木。

其堅硬程度,簡直比岩石還堅硬。除了堅硬之外,更為神奇的是,它沒有一般樹木怕火燒的這種弱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