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然對著天道:「難道我已經踏上黃泉路了嗎?」這是蕭然的疑惑,不揭開這個謎,他始終都不會安省呀!所以他需要搞懂這一切。

過了許久,才有了回復道:「不,你還沒有踏上黃泉路,但是,離那一條路很近很近了。」近當然近了,來到這裡的人,沒有一個可以活著離開的,現在的蕭然,就如同是被一根繩子掛著,有可能會因為繩子斷了走向黃泉路也有可能會因為有外力,被帶回去。

蕭然最少確定了一點,如今,沒有了任何退路,他也沒有任何理由向後退了,既然已經來了,就要為自己的生命,付出一些熱血。

所以,此刻的他只能選擇前進,一步踏出,他便已經接受了挑戰,他可以這樣想,其實此刻的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死人,根本就不害怕死亡。

斷壁殘垣的地方,充滿死亡氣息的地方,唯有在這樣的地方,才能夠得到真正的磨練,蕭然看著面前的一切,又轉頭看了看來的路自語道:「我還能回去嗎?」誰人不想好好的活著,終有一死,但是也要看看因為什麼而死,蕭然這樣,也是為了生,而去選擇踏上生死一線的路。

那天界也是在蕭然即將邁出第一步的時候開口道:「現在,你可以隨意恢復,但到了你邁出這第一步,想要回頭和恢復,絕無可能,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向前,你可要想好。」這裡此刻確實有著充沛的靈力,但也不是每一個修士可以享受的起的,而卻,蕭然身體當中的靈力也沒有少太多。

蕭然並沒有聽那黃天的傳語,依然是踏出了第一步,就那第一步過後,黃天又是一陣輕聲道:「這片天地靈氣與你無緣了,那麼,你的劫,就從此刻開始吧!」劫以開始,算是生死劫吧!黃天變的昏黑,蕭然震驚了,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天說變就變了。

天地間黑雲壓城,一股強大的風力席捲而來,這些力,與骷髏界有所不同,這些颶風,有著一股吸食人血只能,雖然此刻的蕭然並沒有任何的**,但依然是能夠感受到身體當中一股血力似乎是受到什麼牽引,在身體當中不斷的顫抖著,想要衝出這具**。

蕭然眼神微眯,伸出雙手看了看,自語道:「這難道就是我的**,不對呀!我明明記得我吞下黃泉果后躺在了地上,這又怎麼可能會是我的**呢?」蕭然覺得,這裡的他,絕對不是他的**,但是身體當中血脈的跳動,又不得不讓他迷煳的猜想這是他的**,仰頭望天,但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又是一步邁出,天地昏暗無懼,黑風襲來,席捲著蕭然的身體,劃破蕭然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黑風漸息,但天地仍然沒有發生變化,依然昏黑,繼續向前,邁出一步,黑風又是席捲而來,沒有給蕭然任何防備的餘地,蕭然身體上滴下一滴一滴的鮮血,然而那些血,卻是沒有讓蕭然看到一點,沒有入大地,也沒有被蒸發,而都是被那黑風食用了。

蕭然緊閉雙眸,心中暗道:「就算我的身體當中有再多的鮮血,想要餵飽這些颶風,是絕對不可能的,難道今日我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蕭然不想死,他還有大仇未報,而黑風食用過他的鮮血后,便已經退下,等待著蕭然下一步的踏出,只有蕭然動彈,那黑風才會席捲。

蕭然仔細想了很多事情,終於繼續沖了氣來,由本來的一步,變成了三步,每停下一次所要接受到的考驗也很大,不知道過了多久,蕭然終於攤倒在了地上,身體當中的鮮血呀!流失的真的太多了,他或許是註定會失敗的。

遠處,一蒼老的老者看著蕭然,撫摸鬍鬚,道:「要不要去幫他呀!」他是在猶豫,畢竟這是蕭然的皆難,但是又不能讓蕭然死去。黃天之上,知道老者在對他說話,道:「此刻你要是幫了他!你就是在害他。」為什麼黃天要這樣對老者說,他與老者究竟是什麼關係。(未完待續。。) 第684章湖中有寶

兩天的時間嘛。蕭然也都沒有閑著,在這樣的森林當中,最卻的,就是要讓他們在那裡給我站著,所有的事情,都還是需要等的正好這兩天有時間,也就不用等了,快點結束的話,更好,很快,就要結束了呀!

蕭然長吐了一口氣,方才又接著開口說道:「還真的是想不到呀!這裡,既然還會有這樣充滿靈力的湖,禪兒,今後幾天,甚至幾年,你都需要在這裡修鍊了,我想你應該是可以的吧!」這個修鍊的方式,都是引人而異的,只要是他能夠做到的事情,應該很快,就可以解決的了。

禪兒很快,便是點了點頭,他自然是知道蕭然的意思的,很快,他才是又接著開口說道:「我還真的是想不起來,現在,究竟還都有點什麼樣的事情能夠解決,算了,你明天再過來吧!今日回去休息吧!這可是寶地呀!」

畢竟禪兒的感知很差,完全都不知道蕭然所說的寶,究竟是什麼,想要問,可又是害怕師傅訓斥,最後還是沒有問的,良久,蕭然方才伸了一個懶腰,彎弓搭箭,射殺一豹子,不是說要殺他,而是他已經跟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這樣的東西,一直跟著,早晚都會成為一個禍害的,還是儘早解決掉好,正好吃點這種豹子的肉,也都能夠補一下,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笑了笑,禪兒現在,對自己的這個師傅,就更害怕了,不過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不太好解釋呀!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吧!這樣的事情,很快,就能夠結束的了,就地升起大火,一頓晚飯,就在這地方給解決掉了,感覺著,也都沒有什麼,不過若是讓這個豹子繼續成長下去的話,恐怕也可以成為靈獸當中的一個,不過現在呀!很可惜。

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搖了搖頭,不知道究竟要怎麼說了第三日,在那湖的旁邊,早晨都是升起了薄霧,在這樣的地方,還真的是很常見的了,蕭然看了一眼,方才是開口道:「湖底有寶物,不知道禪兒水性怎麼樣?」

過了不知道多久,蕭然這樣一問,算是問道了華禪,他還真的是有點不太了解這眼前究竟是一個怎麼回事的,不過再仔細的想一下,好像還是能夠說命出來點什麼的,「師傅,我不同水性的,不過,我還是願意去試上一試,究竟都有些什麼在。」

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點了點頭,感覺著,這個弟子看起來有點傻,不過到了一定的情況下,還是能夠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的,他很快,便將自己的身體給脫了個精光,究竟進去,也都是沒有什麼感覺。

畢竟在眼前,蕭然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現在看起來的話,還真的是有點不太好解決的呀!良久,蕭然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看了一眼,盤坐在了地上,第一天,他也沒有打算玩什麼手段,反正能夠堅持太長的時間,也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搖了搖頭,這隻不過只有一刻鐘,他便已經上來了,剩下的事情,也真的是不太好解釋了呀!蕭然看著,方才又開口說道:「換夠了氣,現在,你也可以下去了。」蕭然對於他,很嚴厲,都說嚴師出高徒,不過這個傢伙,還真的是不太好說呀!

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蕭然方才又開口說道:「還真的是想不到呀!這個小子,還是這麼的聽話,不過,就是不知道今後,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算了,那些都是他所想要的事情了。」蕭然長吐了一口氣,也都是再一次的閉上了雙眸,一句話都不說了。

下去了這麼遠嗎?蕭然的心中盤問著,對於自己徒弟的這個潛力,他還真的是沒有想到的,不過現在看起來,還真的是不太好解釋了呀!蕭然再一次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站了起來,走向了遠處,同一刻,禪兒再一次浮了上來。

過了許久,蕭然也都是在遠處,看了很久,不知道現在,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夠讓禪兒在水下呆的時間更長了,畢竟,每一次一刻鐘,真的太差了,這時間,真的是沒有辦法讓他這樣浪費下去了,蕭然看著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到了現在,還是一點的辦法都沒有呀!

「禪兒,你先上來吧!多了你的身體承受不下去。」禪兒很聽話,便上來了,看著蕭然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蕭然身體當中的靈力,還真的是有很多都還沒有說清楚的呀!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然也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良久,方才又開口說道:「我所想要的東西,現在的你也給不了我,而我現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訓練你,希望你能夠明白吧!」聽到這話,禪兒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感覺蕭然好像真的很大意一樣、

蕭然又是長長的伸了一個身子,離開的時候,悠悠道:「潛水,這個時間越長,就越好,沒有東西的輔助之下,是真的是沒有辦法呆上幾個時辰的,所以,剩下的話,就不需要多說了,至於你自己能夠尋找到多大的造化,也都是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說著話,蕭然的身影,就已經消失不見了,蕭然看著,也都是搖了搖頭。

現在的時間,過的已經很快了,在接下來的兩天時間當中,禪兒已經能夠在水下潛水二十分鐘了,這對蕭然來說,也是一個值得開心的事情,這個樣子的話,十天之後,就差不多能夠然他開始真正的邁入到修鍊之路了。

蕭然伸了一個懶腰,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方才又開口說道:「禪兒,今天可以了,已經做到了一個突破了,休息吧!明顯還是要繼續的。」華禪的身上,很快就能夠恢復的了,休息嘛,也是一個藝術呀!看著,他又是搖了搖頭。取出了竹竿子、(未完待續。。) 第683章簡單的木屋

一個月的時間,就這樣很快便過去了,這兩歲的孩子,在兩個月的時間,鑄造出來了一間可以睡下十年的房間,算的上是讓蕭然都有些驚訝的了,畢竟這眼前,還真的是這些事情都得不好說的了,蕭然看了一眼,又是搖了搖頭。

說真的,現在,還真的是有些事情不太好說了呀!像如今的這些事情,還是比較容易,便能夠完成的了,就像如今他們禪兒的事情,就是讓蕭然,有些為難了呀!蕭然長吐了一口起,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

「禪兒,你覺得,你自己蓋的這房子,結實嗎?」蕭然這個問題,確實是問到了禪兒,畢竟他自己所蓋出來的房子,就是他自己也都不是很清楚的,這究竟要怎麼說,他也不知道,生怕一句話說的,讓師傅不開心。

就是這樣,也都還是想了很久,方才又接著開口說道:「師傅,我這房子,我自己認為,並不解釋,不管是根基,還是平面,都有一種觸及,就踏的一種感覺、」華禪還是將自己心中怎麼想的給說了出來,蕭然看這,點點頭。

木屬性的靈力,在那一瞬間直接爆發了出來,那大地,都是在顫抖,屋面上,似乎也都是多上了几絲的色彩,看向禪兒,他很快,便是回答道:「師傅,這個好像,還真的沒有什麼變化呀!難道是我看錯了嗎?」禪兒不知道蕭然為什麼會多此一舉。

「十年時候,我希望你有能力將這眼前所建造的房子給摧毀掉,知道了嗎?是連根的那種、」這雖然是一個簡單的房子,不過誰住下十年,會沒有感情,很快,禪兒也都是點了點頭,這樣的事情,好像還真的不是那麼難的,不知道師傅為什麼要自己這樣做。

過了良久,蕭然也都是搖了搖頭,不知道這樣的任務,給他,是不是太過輕鬆了一點,在一個月的時間,變能夠將房子給蓋起來,就能夠看出來,這個傢伙的**,究竟是有多強大了,若不是蕭然閑的沒有事情,他也就不會去這樣做了,蕭然看著,也都是長吐了一口氣,一句話都不說了,現在,還真的是不太好解釋呀!

這一個月時間裡,他就是受傷,也都是默默的忍受著,這應該就是修鍊的料子呀,蕭然又是看了一眼,無奈當中,搖了搖頭,開口說道:「禪兒,過來,把衣服給脫下來。」 偏執大佬總灌我迷魂湯 禪兒很聽話,很快,便是將衣服給脫了下來。

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有些傷心,畢竟禪兒的背後,都已經是紅彤彤的了。一處處的傷痕,留在那上面,讓蕭然看起來,也都是一種疼痛,說道:「忍一下,給你把傷口給上點葯,我說你自己是不是傻,都已經受傷了,還是想要將房子給蓋好,你就是天王老子,這樣的**,也都吃不肖呀!」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搖了搖頭。

「啊~師傅,不是我要忍,是我不敢……」禪兒在蕭然面前。都是真的已經失去了那種膽量,生怕蕭然吃了他一樣,蕭然看著,也都是有些傻眼。

「你比你那個師姐,除了天賦之外,剩下的,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算了,算了,我就是不知道了,你自己,又是怎麼想的,自己忍著,就能夠把傷痛忍過去了?」聽到蕭然的一番訓斥,禪兒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現在,好像師傅也真的沒有那麼可怕了。

夜裡,禪兒睡在屋子當中,蕭然特地給他放了兩天假,在這周圍,好好的玩玩,畢竟這些,還有必要的,不然的話,這個傢伙,一定會相當無聊的,蕭然看這木屋,那地下,畢竟已經開始生長了,十年之後,這對他,也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關乎到他是否可以出師的,蕭然又是看了一眼。無奈當中,再一次的搖了搖頭,良久,才開口說道:「這個傢伙,還真的有點不勝你呀!仁兒,不過說起來,你現在,應該已經參軍了吧!算了,不想你的事情了,給為師徒填悲傷呀!」

喝著酒,蕭然感覺爽及了,酒,對他,永遠都不能夠少,不管是在修鍊還是在這凡界當中悠閑,感覺這些事情,還都真的是有些不好解決的,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伸了一個懶腰,睡了過去,這幾天的時間,說過的話,應該過的也很快的。想到這裡,蕭然也都是搖了搖頭,一句話都不說了。

翌日,禪兒早早的便是醒了過來,看著蕭然,臉上也都是多出來了幾分的笑容,對著蕭然恭恭敬敬的開口說著:「師傅,今天,早上我們都吃點什麼呢?」到了現在,他還真的是有點不清楚,現在究竟還能夠吃點什麼比較好了、

一口鍋里,放下了很多的東西,蕭然良久,才說著:「獸奶吧!想來這些喝起來應該會很不錯,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喝的管了。」說著話,蕭然都是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現在看起來,還真的是有點不太好解釋的。

終於,奶被呈進了碗中,蕭然又是看了一眼,說著:「喝吧!對你身上的上,也有一些好處的。」聽到蕭然說出這樣的話,禪兒直接喝了下去,一飲而今,還又巴結了兩下嘴,這真的是很好,不然,他如今也都不會有這樣的表情了。

「不知道師傅,還有沒有了,這個真的很好喝的、」蕭然指了指郭,方才又接著開口說著:「自己去呈去,那裡的,都是你的了。」蕭然本來就沒有打算吃這些,不過就是發現了儲物戒當中既然會有這樣的東西,正好拿出來給他補一補、

「師傅,你這裡面,還都放了什麼東西呀!」禪兒眨了眨眼,很想要知道裡面都放了什麼,既然會那麼鮮香。

「酒,提香的。」喝了半天,禪兒才知道,他喝的一半,既然都是酒,這個臉色,刷的就變了。蕭然也都是聳聳肩,走到了一旁、(未完待續。。) 第685章釣魚

禪兒畢竟只有兩歲多,完全都不知道,拿下這竹竿,究竟是要幹什麼事情,蕭然看了一眼,方才又開口說道:「你應該也是看到了吧!其實在現在,也該好好的玩一下了,我知道你會很怕我,其實也沒有關係,你可以把我當做你的家人。」

「竹竿,是用來釣魚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調到大魚,我曾經在桃花源當中,見到過曾經的一個前輩,姜太公,有一則諺語。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聽到蕭然說這話,蕭然也都是一句話都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說起來,還真的是有點不太好解決的呀!蕭然看著,良久,方才又開口說道:「你應該也知道到了這些事情了吧!」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現在看起來的話,還真的是不回到要怎麼才能夠回答了。

「師傅,我曾經聽我父親說過,這個姜太公,是一個奇人,不過那都是我封印之前的事情了,到了現在,我還有些忘記了的。」聽到禪兒的話,蕭然也都是笑了笑,眼前看起來的話,那些事情,還真的是不好解決了,不過這些事情,很快,就能夠結束的。

蕭然長吐了一口氣,方才又接著開口說道:「我還真的是不知道了,現在,究竟還有人知道姜太公算了,就是我所說的,他是一個奇人,曾經周武王伐縐之時。這個姜尚,應該算的上是一個軍師,若不是他的話,周王也不會大肆招攬人才。」

「不過紂王被伐,周武王登上皇位,封神之時,既然會將自己的名字給忘記,甚至在那個時候,還說上了這樣一句話,『世上,再無這般人、』若是他想的話,自己也可以被封神的。」不過女媧大士看到他遊手好閒,也就給了他了一件事情,就是讓他在桃花源當中好好的修鍊、

「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他當時應該是有真仙三節的實力吧!有些事情,都已經忘記了,不過他就是有一招,釣魚,願者上鉤、不過我們,可沒有那個本事呀!」說著話,將線給放了出去,自己也都是搖了搖頭,不知道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夠回答了。

蕭然看了一眼,又是搖了搖頭,現在,也真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蕭然看了很久,方才又開口說道:「好了,開始靜心吧!你也沒有那樣的本事,心不靜,願者,非上鉤也、」說著話,蕭然又是搖了搖頭,現在,也都真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過了一會兒,蕭然的那根杆子上面,在顫抖,一拉,便是看到了一條肥魚跳了出來,蕭然也真的是夠開心的了,笑了兩下,對著對面說道:「你還是好好的繼續掉吧!掉到了,你今天晚上才有飯吃,師傅下廚。」蕭然笑了笑,一個轉身,便消失不見了。

他不是離開了,而是去附近撿柴了,這對他來說,都沒有什麼,不過看到師傅,已經將魚給掉了上來,禪兒開始有些焦急了,蕭然又是看了一眼,一句話都不說了,雖然他也都是沒有使用靈力,不過還真的是有些不好說呀!

蕭然看了一眼,良久才是又開口說道:「我還真的是有點想不清楚,這個小子又為什麼要著急,不過就是一頓晚飯而已,不過這個傢伙能不能掉到魚,還兩說呀!現在的他,真的是有點過與焦急了,對他真的是很不好的。」想著,蕭然又是搖了搖頭,不知道究竟是應該說點什麼了。

不過有些事情,還是慢慢來吧!若是真的是要讓自己去想的話,還真的是有點不太好說了,蕭然看了一眼,又是搖了搖頭,突然,便是看到那杆子動了,可這才發現,就是鉤子,都已經被咬掉了,蕭然看著,揮手間,扔個了他、

「我已經說過了,不管你的對手,,發生什麼情況,自己,都需要好好的冷靜,這對你來說,是一件比較好的事情,你的師姐,雖然平日里,會對為師開一些玩笑,不過在更多的時候,這小丫頭,就是比要懂得冷靜,知道了嗎?」

都已經到了現在,蕭然他還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夠回答他了,不過再仔細的想想,這些說的話,好想還真的是有些道理,蕭然已經到了火旁,開始為他做晚飯了,一個孩子,一天一頓飯,雖然靈力充足,不過說真的,還是需要要好好的讓他修鍊的呀!

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蕭然方才是又開口說道:「真的是想不到呀!這個小子,既然領悟的,這麼快,看起來,這一次也真的是沒有白白說了一大通呀!」一個人著急起來,和一個人安靜下來,人的氣是不一樣的,現在,就是這個樣子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搖了搖頭,一句話都不說了、

「突然間,他將竹竿向上一甩,便是看到了一條與蕭然手中差不多的魚出現了出來。」他很開心,跑到了蕭然身旁,這就是他們的晚飯,雖然很簡單,不過這一日的時間當中,也確實是讓他明白了很多事情。

「諾,這是你今天的晚飯、」蕭然將自己的魚直接烤好,丟給了禪兒,總是不能夠讓他不吃一點東西的呀!

「師傅,不是你先吃嗎?」他很清楚,自己的那一條魚,還沒有烤、

「讓你先吃,你就先吃,你哪裡來那麼多的事情呀!好了,好了,好好吃吧!」蕭然看了一眼,再一次的搖了搖頭,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夠說了,不過想想,禪兒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直接抱起了魚,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

蕭然臉上的笑容,從來都沒有消失過,看了一眼,方才又開口說道:「我就是想要看看,現在究竟你現在能夠吃多少,好了,好了,這一條魚,也是你的。能吃飽嗎?」他到了現在,還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夠說的了,不過想想很快就要加餐了。(未完待續。。) 第761章完成的心愿

過了一會兒,蕭然也才是發現,這裡,原來就是他一直想要到來的地方,黃泉城,這麼多年來,還真的是第一次來這裡,也真的是不知道炎天這一個前輩怎麼樣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一句話都不說了。

蕭然看了一眼,向著裡面走去,雖然已經是過去了百年的時間了,不過,現在對他來說,這些事情,也都是記憶猶新,就是不知道今後的事情,究竟會怎麼樣,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多說了,現在想想,也真的是停可怕的。

若是炎天真的是已經死了的話,也不知道,現在又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然而,就在下一刻,周圍黑壓壓的閃了起來,蕭然看了一眼,良久方才又開口說道:「沒有想到,當年既然沒有斬盡殺絕,到了現在,既然還活著。」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長吐了一口氣。

說真的,現在也確實不知道究竟要說點什麼了,蕭然看了一眼,良久方才又開口說道「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炎天前輩,應該也沒有死,在那裡吧!」蕭然身後羽翼在那一瞬間直接打開,快速飛到了炎天的身邊。

果然那石像在那一瞬間,開始崩碎了,蕭然這才對著炎天點了點頭,可現在的炎天。可真的是有點不認識蕭然了,甚至是感知靈力,都感覺不出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不知道究竟要說點什麼了。

蕭然看了一眼,方才又開口說道:「前輩,或許您已經不認識我了,在幾百年前,我曾經來到過這裡,我就是當時那個拿走烈焰鼎的小子,不過如今烈焰鼎已經被我歸還……可不曾想,來到這裡,既然遇到了這樣的一個場面,幾百年前的那個異魔,是否已經復甦了……」

其實是現在蕭然的問題,就是炎天想要說的,果然,不出蕭然所料,很快,炎天也都是點了點頭,現在看起來的話,也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說點什麼了,畢竟如今眼前的這一個是,是一個將級的異魔,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

現在想想,這些事情,還真的是有點不好解釋的,蕭然看了一眼,良久方才又接著開口說道:「如今這眼前的事情,就交給晚輩吧!既然曾經的他,想要讓我臣服與魔教,那今日,就要他好好承受一下。」在那一瞬間,蕭然的身上,似乎爆射出來了一股股的殺意,讓所有在這裡的人,都是有些害怕,反倒是炎天看著,也都是點了點頭。

他知道,如今的蕭然,已經不是如今他真仙一品的修為可以阻攔的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站在那裡,等著異魔的來臨,天地,終於變色了,蕭然站在那裡了,就如同是在等待諸君到來一般,臉上,也都是漏出了說不出來的笑容。

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現在想想,似乎眼前的這些事情,還真的是有點不好解釋的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多說了,蕭然良久,也都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那異魔的身影,在那一瞬間,直接蹦踏出來。

這一刻,蕭然的臉上,也終於是漏出了笑容,蕭然看了一眼,叫道:「百年前,你曾想要讓我臣服與你們魔教,今日,我就是想要讓你們好好的看一下,我蕭然的本領,究竟有多大,又為什麼,不願意臣服與你們,這群,垃圾。」

現在的蕭然,已經算的上是一個封號境界的修士了,所以,他的實力,也都是比較強的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多說了,現在想想他身體當中爆射出來的氣息,真的是恐怖到了一種地步了,沒有了烈焰鼎,炎天也真的是沒有了什麼保障,所以,有些事情,他沒有上去幫忙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多說了。

「哦?原來,是曾經的那個小子呀!既然你再一次來到了這裡,那我就讓你好好的嘗試一下,什麼叫做,自作孽,不可活。」或許,現在的他,也真的是不知道他的實力,所以,才會這樣,口出狂言的,而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多說了。

蕭然看著,良久方才又開口說道:「是,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麼讓我死,你又是怎麼死的。」現在的蕭然,這這樣叫囂的實力了,他已經不是曾經的他了,蕭然看了一眼,身體當中的靈力,都是迸發了出來。

「好好,好,本王倒是想要好好的看看,你自己,究竟是有什麼樣的實力,你的實力,又到底有沒有現在的這樣的實力。」異魔在那一瞬間,也都是不知道究竟要說什麼,也都是與蕭然一樣,將自己身體當中的魔氣給爆發了出來。

「一個王級異魔而已,也敢再次叫囂,告訴你,百年的時間當中。我所斬殺的上等王級異魔都不再少數,更是不要說爾等這般下等異魔了,吾今日,倒也是想要看看,究竟是誰,在叫囂。」蕭然身體當中的靈力,在那一瞬間,都是爆發了出來……

「更是有帝魔,不朽,還怕你不成?」這個時候,異魔都是有些害怕了,他知道,那些,都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可真的就是沒有想到,蕭然既然能夠做到這樣地步。

在那一瞬間,蕭然的身影閃了過去,鯤鵬那一瞬間落在手中,異魔,在這一擊之下,嘴角都是流出了紫色的血液,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笑了笑,在那一瞬間,用上了許久沒有用過的異火,在那火焰當中,異魔,成了灰燼,這是讓誰,誰都不會相信的。

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多說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既然現在,還能夠有這樣的實力,蕭然看了一眼,說著,「這一次,灰飛煙滅吧!」說完,整片天地,在那一瞬間變了,沒有了污穢……(未完待續。。) 第686章水化冰

蕭然看了遠處一眼,已經有幾天的時間了,應該也差不多了,蕭然看了一眼,自己身體當中的靈力,應該也差不多可以的,不過就是吧!現在的時間,真的有點難以計算了呀!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他能夠下潛的時間也是不少了、

如今若是配上靈力的話,還真的是不知道,能夠用上多少的靈力,現在也都是說不準,畢竟這個湖面也真的是夠大的了,那一日,蕭然直接讓華禪淺下水,自己到了一顆樹上,這裡剛好可以看到一切。

蕭然看了一眼,知道,他已經下去了,那一股股的寒冰一樣的靈力鑽入了湖中,只是眼前的這些靈力,對蕭然的幫助也都是不大的,不過,對華禪來說,這些寒冰將刺穿他的身體,使得他的身體在不斷的幻化著。

蕭然長吐了一口氣,也都是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良久才開口說道:「先這樣吧!這個小傢伙,還真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呀!」水溫都已經到了零下度數,畢竟蕭然所領悟出來的寒冰奧義,在這個時候,也是有了作用。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然也都是長吐了一口氣,才開口說道:「我就是想要知道,現在,究竟還有多長時間能夠讓他在下面了,算了,睡一覺。」就這樣,蕭然直接睡了過去,現在對他來說吧!養精蓄銳也都是已經必做的事情。「

那一覺,他似乎感覺時間真的很長,不知道過多久,才能夠磨滅,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搖了搖頭,說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來到凡界之後,蕭然身體當中的靈力,已經沒有辦法給他提神了,要不然的話,他也不需要天天用上大量的時間去休息了。

不過在這之前,應該還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去解決的,不過就是時間似乎並不怎麼允許,蕭然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方才是又開口說道:「哦?既然還會有這麼多的靈力存在,是這樣呀!看看他究竟能不能出來吧!」蕭然不知道感覺到了什麼,總之,很強、

眼前對他來說,現在真的是不知道要怎麼樣說了,一口一口的酒,進入了自己的口中,一潭酒過去之後,蕭然又是伸了一個懶腰,那之後,既然瞬間感覺到了一股寒意湧來,他一瞬間,連忙站了起來,也都不動了。

不過,現在看起來的話,好像還真的是有什麼地方不對的,不過對他來說吧!也沒有什麼事情的,只能夠慢慢來了,蕭然看了一眼,良久,方才又開口說道:「看起來,自己是要去走一遭了呀!」蕭然看了一眼,長吸了一口氣,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說了。|

沒有想到自己用上了那股靈力,既然讓這周圍成為了這個樣子,蕭然長吐了一口氣,方才又開口說道:「還真的是有點想不清楚,現在,究竟是要怎麼樣才能夠去將這眼前的事情給結束了,算了,還是慢慢來吧!裡面的那個傢伙,也不好惹呀!」

寒水已經化冰,天地幻化,已經沒有辦法再去迴音那些了,蕭然長吐了一口氣,方才又開口說道:「這眼前的這些,好像還真的是有點不同的呀!不過說實話,現在這裡,還真的是不好說呀!」蕭然又是看了一眼,畢竟剛剛消耗出去的靈力,在那一瞬間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這寒冰,真的是讓他有點害怕、

這多少年了,他都沒有過這樣的感受了,蕭然跳了下去,長吐了一口氣,久久都是沒有看到禪兒的身影,他又暗道:「這下面的那個傢伙,究竟是什麼,感覺這的好強的,不知道禪兒究竟有沒有危險呀!」

那種如同威壓一般的東西,讓蕭然都是有一種害怕的。過了很久,蕭然也都是一句話都沒有說,直到一根根的冰柱直接從上面撲了下來,蕭然用靈力抵擋,暗道:「果然,這個果然沒有錯,沒有想到,這湖中的生靈,既然會這麼強呀!」

現在的蕭然,是真的不知道究竟要怎麼回答了,良久,才又開口說道:「我還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說點什麼呀!」一根根的冰柱,在那一瞬間,幾乎是幻化成了冰陣,在那周圍不斷的包圍著蕭然,那一刻,蕭然的血脈流了出來,那些冰柱,在一瞬間直接爆裂。

蕭然用上靈力,將自己的**給恢復了,可那上面,還是有一段段的寒冰靈力,長吐了一口氣,方才又開口說道:「真的是沒有想到呀!這眼前的這些靈力,還真的是有點說不清楚呀!不對,真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

蕭然長吐了一口氣,那寒冰的力量,既然是高出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倍,不然的話,自己也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了,蕭然長吐了一口氣,方才又開口說道:「不行了,要快點找到那個小子了,不然的話,我恐怕會出事情呀!」

他現在是越來越擔心禪兒了,畢竟現在的湖底,已經開始便的有些危險了,而且這片湖,也讓他有一種不暗的感覺,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長吐了一口氣,蕭然方才又開口說道:「真的是沒有想到,那個生靈太厲害了,不過究竟是因為什麼緣故。」

雖然禪兒已經救了上來,不過他還是不知廬山真面目,這生靈究竟是什麼,就是自己也都是有幾分的懼怕,而且為什麼剛剛突然停下了攻勢,這真的是讓他有點不清楚了。

現在想想,那些事情好像也都是越來越難以琢磨了,只能夠再下去一趟了,不過在那之前,也要等禪兒醒過來呀!無奈又是搖了搖頭,不知道究竟要怎麼說了,自己身上也都是有傷呀!只能夠進去看看,那究竟是誰了。

那寒冰,就如同寒毒,還是需要解藥的呀!蕭然他可還真的是沒有這樣的本事只能夠進去看看了,不過他在那一刻,已經忘記了,自己還有一個冰火蓮……(未完待續。。) 第762章炎天,死了

「好呀!好呀!沒有想到,在我有生之年,既然還能夠看到這樣實力的修士在三千路上誕生,真的,太好了呀!我三千路,有望了,哈哈哈……」蕭然聽到炎天這聲音,也都是連忙跑了過來,看著炎天,一句話都沒有說。

總之,給他的感覺就是,炎天,好像是有什麼地方不對,不然的話,現在的他,也真的是不會有現在這樣的程度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說真的,現在的他,好像真的是挺強的,現在這些事情,真的是不簡單。

炎天,他到底是怎麼了,又在什麼樣的地方受到了什麼刺激,怎麼會成為現在這幅模樣,讓人看過去,真的是有什麼不一樣,蕭然不知道現在應該說什麼,炎天就已經揮動手了,蕭然看著,也都是向前走去。

「前輩,百年前的恩惠,我無力報答,不過,您交代我的事情,也都已經完成了,就是不知道,現在的您,究竟是怎麼回事。」蕭然到了現在,也都還不知道炎天,究竟是怎麼了,難道是睡了百年的時間,睡傻了,這誰都說不準。

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而就在那個時候,炎天也都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說道:「我說過了,在我有生之年,既然能夠看到這等天驕已經是沒有遺憾了,不過,我現在,還真的是很想要知道,我如今,這一身,炎之奧義,能夠送你到什麼樣的地步。」

真仙的實力,而且,還是專修,蕭然到了現在,也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怎麼才能夠解釋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現在想想,還真的是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送到什麼樣的地步,這還真的是他第一次聽說的。

蕭然看了一眼,無奈的搖頭道:「晚輩愚鈍,不知前輩所言何意,還請前輩明示。」說真的,道了現在,就是蕭然,也都是不知道究竟說點什麼了,現在這些事情,也還不知道究竟要怎麼說了。

「你一個晚輩,又為什麼要問東問西的,你只要知道,老夫,不會害你就行了。」蕭然看了一眼,還是不知道這當中,究竟是什麼意思,也終於是點了點頭。

既然都已經將話說到了這樣的份上,自己也真的是不好意思再多說點什麼了,蕭然看了一眼,也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到了現在,也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說點什麼了,他也都是盤坐在地上,似乎在等待著炎天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