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然的眉頭緊皺著,問道:「難道,難道丹醫老者就沒有弟子什麼的?」蕭然想的是丹醫老人將這傳承給了自己的弟子,丹藥,也同時給了弟子,讓其研究,丹藥或許,就在他弟子那裡,只要找到他的弟子,丹藥也就顯現了。

困接下來的話,讓蕭然徹底震驚了,道:「丹醫老者,曾就有兩位徒弟,也都是佼佼者,不過老者的疑心也是很重的,不可能將所有的丹藥心得傳授給這兩個徒弟,這兩個徒弟當中,一個性行溫和,而另一個則是殘暴,不過兩個徒弟在他面前,也都很聽話,丹醫老人自知大限將至,想要將自己所學傳給他們兩個其中一人,但是左右都是在危難,不知道要傳給誰。」

「於是,他盤坐在房中,仔細的想著這件事,但就在他做出決定的那一天夜晚,那位殘暴的徒弟到了他的房間,問『師傅,您打算將煉藥心得傳授給我們當中的哪一個人呢?」

「知道了自己這位徒弟惦記他的心得,便怒聲道『本來還打算傳給你,不過看你現在的模樣,是不用傳了,自己去學習吧!那位弟子,也是極其的後悔,不過這個時候他的那位善良弟子從門口走了出來,沒有說話,他的師傅看到他手上飯菜的時候,道『即日起,你就跟在我身邊吧!我會將所有的東西教給你。」

「就是這樣的一句話,將那弟子激怒了,斬殺兩人之後,便自殺了,自此整個天醫府無人崛起,以至於在這世間除名……」

蕭然聽過之後,眉頭都是緊皺,問道:「那麼,這丹藥在這世間,還會在什麼地方……」蕭然最想要知道的,並不是那個故事,而是這個故事背後的事情,而真正想要得到的,就是這個丹藥,如今在什麼地方,這樣超過神級的丹藥,有幾個人會不去惦記的,這樣的丹藥,還能夠為他修鍊六道輪迴,何樂而不為呢?

困自然是知道蕭然的意思的,道:「我只能做一個推測,這丹藥,在三千陸上的某一個小空間中,那空間也是丹醫老人開闢的,不過在那裡,我就不清楚了,能不能找到,就看你的造化了。」說著,聲音漸行漸遠,消散了。

蕭然知道困他們是累了,也就沒有打擾,將丹藥收起來之後,又到了另一側,路中,看到了四人一獸正圍著龍潭古木修鍊,也就沒有打擾,在另一次放置的就是秘籍了,丹藥的密集,丹醫老人畢生的密集,幾乎都在這裡了,不過蕭然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畢竟他並不懂得煉藥,不過還是將這些東西,一份份的放入了儲物戒中。

就算是自己再不懂,也不會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拿出去拍賣,一本就能夠有很多的靈石了,而且鳳凰之心當中的空間也著實不小,多佔一點空間,也沒有什麼關係的。

而且兩隻鳳凰到了九階的時候,出來都可以自保了,根本就不用擔心空間問題。(未完待續。) 第314章五靈藥

蕭然將那些煉丹新的收拾過後,便走了出去,這裡,就是一個葯園,葯才是這個地方的主品,那些香味從遠處飄來,又隨之而散,帶給蕭然一種清爽的感覺,這裡面的藥草從上萬年到近千年的都有所不同。

根據困所說,這裡本來就是一個秘境,所以他們的這裡的時間與外面,也有差距,萬年的藥草早已通靈,快要化行了,不過因為一些特殊原因,還沒有到那一步,蕭然的看著那些藥草,搓搓手,這些都是好東西都足以改變秘境當中的環境了。

蕭然走到那些萬年靈藥錢,點了點頭,開口道:「靈藥,我來和你商量一個事情,你看,在這片秘境當中那,還有限制,對你們的修身沒有什麼幫助,不去和我們一起出去,我為你們尋到一寶地怎麼樣呀!」他們畢竟已經通靈了,知道蕭然是一個人人族,也知道人族的貪婪,於是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蕭然也聽不懂……

終於,看到了一個帶有粉色花苞,藤蔓並不怎麼長的靈獸,走過來道:「人族的朋友,請你原諒我們,我們不能夠答應你,雖然我們的主人已經離去,但是,除了他,我並沒有打算相信人族的任何一位修士,您還是離去吧!」說著,還學人一樣的據了一躬,蕭然看的有些傻眼了,他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玲瓏苞既然會這樣……

蕭然鞠躬之後,繼續說道:「難道您就沒有打算好好考慮一下嗎?那片世界真的要比您們現在所生活的環境漂亮……」蕭然這話說的但是有幾分道理,那迷霧秘境當中,雖然沒有什麼靈力,但景色,還是不錯的,山水草木,應有盡有……

玲瓏苞緊跟著蕭然說道:「抱歉,我們是真的沒有辦法相信你,還是請您回去吧!」到現在,玲瓏苞說話還是極為客氣的,蕭然知道,要是再繼續的話,這眼前這位就不會那麼好說話了……

再次鞠躬后,離開了這裡,當蕭然離開后,玲瓏苞對著後面的靈藥道:「你們覺得怎麼樣,這個小夥子,帶給我一種很不一般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感覺這一次,有戲了……」玲瓏苞也並不是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畢竟這也是關係到他們今後的日子。

只聽這時身後的一橘紅色木乾的植物說道:「我也有如此感覺,不過就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這株植物的名字叫做炎膠植,真正的用途也並不在支杆上,而在與他分泌出來的汁液,這些汁液沒一年才能夠形成一滴,也是極其珍貴的,主要就是做一些修士使用的蜜糖膏,大概就是十比一左右,當然年份越高,所用就越少,這種東西,也沒有火屬性修士有膽子食用。

一身青白色,如同凡界小白菜一樣的生物道:「是呀!一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這是生靈菜,不管是多少年份,只要是被靈魔獸所食用,便能夠直接幻化人性,這生靈菜每萬年生出一葉,每一葉都有一葉的感觸,畢竟是經過萬年,所經歷之事也是滄海桑田,而如今這一生靈菜上,則有十片葉子,也就代表最少有十萬年之久。

這種靈藥自然是好了,不過越是好的東西,也就越少,這生靈菜在遠古之時被播種,上古是便依然寥寥無幾了,到了如今這個年代,這東西已經被除名了……

一個身上帶有黑暗氣息的草悠悠道:「那小子,會成為世界上的一至尊呀!」說著草身變大,那就是草,不過已經變異了,這種草被起名為暗幽草,當中帶有黑暗,也有著一些神秘之色,不是蕭然這個時候可以接觸的,而且能夠感覺的出來,這生靈身上的氣息要壓制剛剛所有的生靈……

這個時候又是一道聲音響起道:「我很看好那個小子,能屈能伸的,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再次到來的,玲瓏苞,你要好好的看看了。」玲瓏在這個生靈面前顯得極為的尊敬,這種生靈大周都被覆蓋著金黃,呈現出來的氣息與暗幽草截然相反,這生靈名為古陽種,是由一種丹藥,結合萬種陽性靈藥種子被煉出來的,這裡的古陽種就是醫丹老人所做,在此地生根發芽……

看到古陽種出來的氣候,暗幽草叫道:「老鬼,沒有想到,你既然也醒了,看來這個小子啊,不那麼簡單呀!」說著又深深看了古陽種一眼,古陽並沒有說話,只是用輕視的目光看了看暗幽草……

玲瓏苞他們三個趕忙離去,道:「看來兩位又要打起來了,我們還是躲的遠一點吧!總是對我們好的。」說著,又趕忙離去,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果不奇然,在兩股靈力的碰撞之下,下面似乎形成了一個天洞。

暗幽草道:「古陽老鬼,我就不知道了,為什麼你每一次表現的都那麼的高冷,就不能好好的說說話,聊聊天嗎?看看,看看你把那三個小傢伙嚇的,跑那麼遠。」

剛聽完這話,古陽種便開口道:「要不是這裡有限制,我非要把你打殘,讓你萬年都不能恢復……」幽暗草自知不是對手,就又趕忙離去,鑽到了地底。

只聽遠處炎膠干開口說道:「兩位前輩也真是的,每一次蘇醒,都要把那裡毀上一毀,最後受罪的還是咱們仨呀!也不知道前輩這樣有沒有意思……」雖然這裡受限制,但是他們的行動還是沒有限制的能夠隨意的行動,而他所說的罪,就是那個大坑,不是那麼好添的……

生靈草看到之後,又開口說道:「他們兩個,好像盡萬年,都沒有蘇醒過了吧!每一次都是要有這樣的動靜,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

玲瓏苞道:「算了,去清掃吧!我們的根還在那裡,沒有根我們可也過不了多久呀!」一句話間,就已經點明了,他們的禁止就是在根上……(未完待續。) 第315章龍潭古木

蕭然在回去的路上,都是一臉的鬱悶,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那三株靈藥會這樣不想的就拒絕,因為他們都知道,人族,是一個貪婪的種族,他們與別的種族有所不同,他們喜愛財寶,這種靈藥更是所愛,所以,他們根本就不會那麼容易答應蕭然的,看了看那木屋。

蕭然仰頭嘆了一口氣,暗道:「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嘛?得了造化,想要更多的造化,既然已經沒戲了,哎!不知道他們,到底怎麼樣了。」自然是那五個還在盤踞的四人一獸了,那龍潭古木上的靈力,絲毫沒有減少,反而還有一種上升的趨勢,不過無人也並沒有什麼大礙。

這個時候,秘境當中那股的困傳語道:「其實這龍潭古木,也是五行七屬性的靈力,對你修鍊,也是有所好處的,為何不去他們那裡修鍊一下。」蕭然又怎麼會感覺不到那靈力是五行七屬性的。

這個時候開口對困說道:「我若是去修鍊,又怎麼會有他們修鍊的餘地,算了,還是讓他們吧!這靈力,我也不是太需要的,還有這些靈丹當中的靈力,也夠我修鍊了,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我總是感覺他們這一次會有一次進步,會很大的。」

困呵呵的笑著說道:「我怎麼會不知道呢?這種遠古的木材,從生長到現在,也需要近百萬年的時間,一年之中有一拇指那麼大的長度吧!雖然是斷了一點,不過這點,對人族的修鍊也是極為舒適的,不會出現一些不良的狀況,在你們這裡,曾經拍賣過一件,比這個小上一倍的龍潭古木,最終的成交價是一億五千三百六十六萬,已經是一個天價了,在你們這個時代將這個拿出去,恐怕百億都不是問題呀!」

困也並沒有誇張,像這樣具有萬年的龍潭古木,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也就更不要說這東西的價值了,蕭然又問道:「這樣的東西,在遠古是不是並不多呀!」蕭然是這樣想的,這樣一個比較好的東西,要是在遠古多的話,恐怕在此事件,早就已經被除名了,想來是不會太多。

困仔細想了想,道:「遠古的時候,這種木主要生長在有龍居住的龍潭當中,在一個龍潭當中,修鍊的時間也就越長,而這龍潭古木也就越多,當然這些古木也都是吸收了龍息,方能成長,不過龍族的定居龍潭,也有所不同,在固定的時間當中,就會轉移一次,之後,這些木頭就要靠自己修鍊了。」

「起初,龍族並沒有發覺因為他們的原因,周圍有這樣的古木出現,而且還是給龍族及其他種族修鍊所用的良藥,還是當年霜焱古獸誤闖了一個廢棄的龍潭,發現了這樣的木頭,那第一根便有百年的時間,將其吞噬后,發現自身能力大漲……」

「就因為龍潭古木,也曾經是掀起了獸神界的一潮流,正殺搶掠的,在遠古時代結束,你們人族掌握世間之後,便已經有很少的古木出現了,當然還是有的,不過就是很少,到了你們這一代,古木基本上已經被摸出了,這一古木,就是遠古時,龍王曾經居住過的龍穴所留下的,這還是龍王贈與丹醫老人的。」

聽過著龍潭古木的故事,蕭然就在想,這樣的生物,生命力是有多強呀!就是這麼多年,也沒有見到有褶皺出現,還有身上所噴發出來的靈力,也都是強大的吸引了四位元嬰修士,還有一個四階後期的靈獸。

蕭然走進了房中,看著那丹爐,爐子當中飄出的葯香吸引了他,那股葯香,不屬於這裡的任何一味葯,而是一個獨體,想來是丹醫老人用自己雖然攜帶的葯,融合而成的,那股靈力這些年絲毫沒有消散,站在遠處,絲毫聞不到一點味道,但是一靠近,那股味道又極為的強盛。

就在蕭然靠近丹爐的瞬間,四雙眼睛同時睜開,看著蕭然,道:「蕭然,你也來試試,這椅子上面的靈力,真的好強呀!」蕭然擺了擺手,既然四人都已經醒了,他也就不怎麼擔心了,霜焱嗎?他就是一個怪物,絲毫不用擔心。

蕭然道:「這一次,你們修鍊的結果都怎麼樣呀!」結果縱然重要,當然還有安全了,蕭然同樣也能夠感受到,他們這一次修鍊,大多都是進階了一個小層次。

醉翁永遠都是第一個開口的,道:「是呀!我們這一次修鍊還算不錯,就是浪費了一天時間,我的修為已經到了後期巔峰了,隨時都可以突破」

醉翁說過後,逍遙趕忙接道:「元嬰後期巔峰,與醉翁的差不過。」

而兩女,則都是突破到了元嬰中期,要知道,他們可是不久前才突破到元嬰的實力,如今的實力增長,真的有點太快了,便聽到蕭然說道:「還是不要圖快了,好好的將根基打造一下,對你們今後的修鍊只會有好事的,不過不知道霜焱現在怎麼樣了。」

就在蕭然靠近那張椅子的時候,霜焱睜開了雙眸,道:「五階了……」

「……」

「……」

眾人都是傳來一陣無語,蕭然道:「好了,我們還有東西要拿,將椅子先收起來吧!這樣好的東西,可不能放在這裡當股東呀!」說著將椅子抬了起來,出奇的是,這張椅子蕭然一人,根本就抬不動,無奈的看看逍遙醉翁兩人。

就算是三人合力,也不過是將此椅抬起來一些,醉翁大聲道:「這究竟是什麼椅子,這麼重。」

不等蕭然開口,霜焱便道:「龍潭古木,生長在龍穴當中,此木年份也不短,沉水是沒有一點問題的,就是我們合力,也不一定能將其抬起。」

聽了這話,又是傳來了一陣無語。

無奈之下,蕭然直接將其受到了儲物戒中,不在去動。

過後,蕭然便走到了丹爐前,雙手結印,一擊下,打在了上面……(未完待續。) 第316章丹書鐵券-地圖

那一擊之下,只見漣漪四起,鎮的周圍的灰塵飛起,不過在一剎那間,便又看到了一人影飛出,這人就是蕭然,那爐沒有絲毫的損壞,倒是蕭然,一口血噴了出來,還飛出數十米遠,在那爐上,也是傳出了震蕩之音,顯得極為清脆……

「鐺鐺」兩聲過後,周圍灰塵落地,蕭然身子重新站了起來,遠處,五靈藥的身子,都是探了出來,道:「看來,那個小子已經開始了,似乎是要等這個小子得到丹書,才能夠來找我們的,希望他不要失敗……」他們眾人當中,沒有一個是想要在這有禁止的秘境當中待下去的……

蕭然的身影,又是一變,雙手結出三道輪迴印,呵斥一聲道:「給我破。」三道印記就已經消耗了蕭然一半靈力,不過就算如此,那爐也沒有絲毫破碎之象,唯有輕微的顫抖,而蕭然,則是受到了極強的反噬,肋骨斷掉兩根,腿骨一根,手骨三根,也都不是致命的傷害……

蕭然的靈力已經消耗了一半,喘息了一聲,淡淡的將雙眼睜開,道:「看來這丹爐真的沒有那麼簡單呀!」丹爐也是曾經強者所留,也並不簡單……

蕭然的雙手再一次轉變,這一次,凝結的是陰陽印,這一擊下,已經將所有的靈力消耗了,就是自己的身體,也都沒有恢復,周圍的人看到這裡,都已經傻眼了,蕭然這般不要命的攻擊一個丹爐,當中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的東西……

蕭然這一擊,算的上是遠程了,就算是這樣,那丹爐也同之前一樣,微微一顫,重新恢復了,蕭然因為靈力耗盡的原因,死死的趴在地上,睜眼看著那丹爐,想要強行起身而不果……

李清漣看著都是有些心疼,看到蕭然趴在地上,趕忙跑了過去,將之扶起,流淚道:「你到底在幹什麼,不就是一個丹爐嗎?那當中能有什麼好東西,你難道就不要命了嗎?」李清漣這個時候打蕭然一拳,就像是在用一手指捏螞蟻一樣,輕輕鬆鬆將之斬殺……

蕭然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如果這裡面沒有東西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打開了,看看現在,還絲毫微動我有一種感覺,這裡面,一定有著天大的秘密……」蕭然只能算是半個感覺,要是沒有當時困的提醒,恐怕早就已經放棄了……

聽完蕭然的話后,李清漣感覺有些道理,這才將淚水忍了回去,之後,還又白了蕭然一樣,道:「就知道欺負我……」蕭然這應該算是躺著也中槍了吧,不過蕭然也不以為然,強自站起身子,在李清漣的攙扶下,到了五靈藥前……

剛看到暗幽草淚和九陽種的時候,都是一臉震驚,不過也並沒有表現在臉上,道:「前輩,晚輩有一事不明,不知道前輩能不能賜教……」

這一次玲瓏苞並沒有說話,而是暗幽草疑惑的看了看蕭然,問道:「嗯,自然是可以的,不過問題盡量簡練一點……」這句話一說,蕭然就知道暗幽草生性懶惰了。

蕭然還好,醉翁倒是開口道:「蕭然,你是不是有病呀!有這麼多的大活人你不問,跑這麼遠來問五株靈藥,看來這一次受到的打擊不小呀!」醉翁就是喜歡沒事找事,聽到醉翁對暗幽草不尊,便見炎膠干伸長,一鞭子打在了醉翁身上,話都沒說。

便見醉翁心有不服,起身開口叫道:「看我不把你們都燒光,不就是幾株靈藥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好大的狗蛋,既然對前輩不敬……」

「不得無禮。」蕭然的話幾乎是和三位靈藥一同說出的,看到蕭然的表情之後,醉翁就沒有了脾氣,連忙後退。

這個時候,暗幽草才悠悠道:「哎!你們什麼表情,不就是人家魯莽了點嗎?不會好好說話嗎?退下。」聽到暗幽草這般話,三靈藥退了下去,上來的,則是九陽和暗幽兩位?…

見到蕭然就要問問題,九陽呵呵笑道:「呵呵,先不要著急,不就是問題嗎?就讓我們先猜一下怎麼樣?」蕭然一個傷殘有莫有樣的躬了一下身,道:「啊當然,請前輩猜吧!」

見到蕭然恭敬,兩位自然也就高興了樂呵呵的開口道:「你,應該是有兩個問題,第一,怎麼打開丹爐,第二丹爐當中有什麼……」蕭然一臉苦笑,這兩位前輩一猜就中了,蕭然也都沒有再說什麼……

兩位前輩又繼續開口說道:「丹爐直接打開不就好了,你非要用靈力,我們原本的猜想,都因為你,被打破了,怎麼就那麼笨呀!至於裡面有什麼,打開看了,不就知道了嗎?去吧!取到東西單獨來一趟。」話落,一股靈力飛到了蕭然的身體當中,治療了蕭然的傷勢……

蕭然再次躬腰道:「多謝前輩……」

兩位紛紛道:「不用感謝我們,我們也不過是加速了這個過程,你小子**強的很呀!快去吧!」蕭然轉身帶著眾人離去。

李清漣眼睛眯成了一個月牙,哈哈大笑道:「蕭然你真笨,爐子是直接開蓋的,你既然去用靈力攻擊,乖不得打不開。」蕭然臉部肌肉在抽出,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呀!

重回屋子,便早已乾乾淨淨的了,蕭然走到丹爐前伸手講起打開,只見一道人影飛出,那人滿頭白髮,一席白衣,轉過身來,震驚的所有人,這人背部看起來已經年邁,但是看到臉后,瞬間改變了剛剛的想法,這位明顯年輕的很……

那老者臉部沒有一絲的表情,開口說道:「如今,我早已逝去,後人看到的,將是我的一縷靈魂,得我這一道造化,我一聲痴與煉藥留下不少寶藏,當中就有一上古神器,丹藥自然是不少的,不過想要得到,就要找到三枚丹書鐵券,當中有眾多死後復生的丹藥方法,但這丹書鐵券就是一副地圖,不要讓我的寶箱埋葬了……」話落,人就消失了……(未完待續。) 第317章五靈歸順

那白衣老者一消失,便看到一股強大靈力從秘境當中被吸取出來,蕭然停頓了一下,趕忙跑出。萬千的靈藥將靈力匯聚到了爐鼎當中。丹爐當中的靈力越來越強盛,匯聚成了一個黑色物體,那黑色物體正是老者所說的丹書鐵卷地圖。蕭然手上的手法轉變著越來越快,那股靈力鑽入他的身體當中,因為這一股靈力,蕭然很快的便又恢復了。

不過在恢復的同時,又是一股強大靈力衝擊到他的身體,再一次的倒地,一股鮮血噴出。蕭然仰頭看去,那正是那些匯聚了靈力衝擊的身體,那股靈力也是他根本無法承受的。

漣漪在身體中不斷的回蕩著,似乎在充斥著他的身體,想要讓他,儘快的突破,但是未果那股凌厲又重新從他的身體中鑽出,回到了丹爐當中。

外界所有的靈草靈花靈藥,都已經枯萎那些地方,這片秘境當中的靈力也都是匯聚到一處,那股靈力越來越強,從四面八方而來。此刻只覺得周圍的靈力已經全部殆盡了蕭然又出了門。

看著這片空間,蕭然趕忙跑到五靈面前拜謝之後,問道:「前輩是否隨我一起一同離去?」蕭然自知這個問題對這幾位很是重要,關乎到今後的所有,所以他們不得不重新考慮一下,要不要跟隨蕭然離去。

不過如今蕭然已經得到了丹書鐵卷的認可,他們也不得不給校園重新打分,因為蕭然給帶給他們的驚喜也有很多。

只聽九陽笑道:「要是我們不想隨你去的話,就不會加方法告訴你了,雖然這個方法很簡單,但是對於一些強者來說,也是很難捂到這個道理的。」蕭然仔細想想,又何嘗不是呢那種簡單的辦法,自己卻用靈力去強攻,運輸則不達自己,還遭到了強烈的強烈的反噬……

既然既然幾位前輩都已經願意跟隨他離去。他自然也不好意思怠慢,就趕忙道:「前輩,你們放心,我這裡正好有一一說你們所需要的棲居之所,雖然那裡的靈力並不是很強,但也算得上是安逸了。只要你們能去那個地方他們,不管是他們還是你們那個都會帶給最大的收穫。那片空間的人也只能讓他們來自己來接你們,所以你們要稍等一會兒。」

他們幾位都是千百萬年的靈藥,又怎麼不會知道蕭然身上那股說不出來的神秘之色。都是點頭道:「我們知道,你去吧!」他們幾個當中都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靈力從蕭炎的身體當中散發出來,那股靈力絕對不是屬於蕭然的。但是那股靈力又特別像是蕭然的,蕭然的身形又是一動,便盤坐在草地上,一股精神力到了秘境當中。

其他的靈獸早已都去修鍊了,現在只剩下困一個,蕭然忙說道:「困,看來這一次你是要出去一趟了,那我種靈藥不是我能帶到這裡來的!他們身上的那股強大的氣息,我無法將他們帶至,只要你前往將其,帶到這裡,並尋找他們適合的地方,將其栽種,才能夠讓他們在這裡散發一股強大靈力,讓你們修鍊。」蕭然所說的話句句屬實,因為難過,因為他們的等價跨越的太大蕭然沒有辦法將那一股強大的能量,帶的往一個不屬於空間中的空間。

困自然是知道蕭然的意思的,他也是趕忙隨之出去,看了五種靈藥到,「你們可願意與我到一種世外桃源當中?雖然那裡的流利並不算強大,但是還有我們這些上古靈獸靈器在那裡,你們可願意一起前往?」

剛剛蕭然都已經和他們說通了,如今困又在和他們說一遍,就是要再確認一下,以免他們,耐不住寂寞。又想要出來,那樣又是大損靈力……

這,一片空間唯有蕭然自己,不會遭到那空間當中的反噬,那封印就如同和蕭然為一體一般,其它生物只要一踏入那秘境當中就會遭到強烈的反噬,困是如此,是仙劍也是如此,至於其他幾位靈獸,他們本就生活在那裡,所以並沒有遭到怎樣的反噬。

暗幽草從一旁走了過來道,「我們已經在這裡百萬年了,早就已經耐不住寂寞了,我們真的很想快點離開這裡,有著這種禁制的封印,我們真的是受不了啊!若不是我們的本根在這裡,或許我們早就已經離散四方不知所蹤了,我等,都是既將化為人生的靈藥。要不是這裡的禁制,我們早就已經化境飛升,藏匿在人族當中了。

如今的這個世界上,有你這種靈氣靈獸這種東西,真的不多了,爾等早已化行,不等也要快點突破了……」

九陽又在一旁說道,「是呀,我等在這裡百萬年已經耐不住寂寞啦,快點帶我們離開這裡吧,不管是什麼地方,就要換一個環境,換一個地方換一片領靈力,都是好的呀!」

看到兩位老者都已經點頭,困也是點了點頭道,那麼你們要做好準備,蕭然如今也是大限已至,或許要不了多久,它也會死去,你們可要想好。

「只要從一片天地到另一片天地都是進過,而且蕭然身居眾任,或許即將死去,他們這樣賭這一把,真的值嗎?在他們的心中都是這樣一問。不過他們知道,要是這一次再不出去的話,今生今世將永無出頭之日。」

他們都紛紛點點頭道,「我等早已準備好,不管是生是死,都將追隨蕭然,到那片秘境當中。作為一個奉靈者……」

聽到他們這樣說,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淡淡道,」放心,今後一定會有你們的好處的,不會讓你們,單單做一個奉鈴者。好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在那裡還有人等著你們呢!」

五靈都是紛紛兩眼頭,只見陷仙劍手撕一片空間對著蕭炎道,」將那丹書鐵卷拿出來,將他們的封印禁錮解除。」蕭然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聽到困這樣一說后,他趕忙將東西拿出,放到了五靈面前,只見五種靈力衝天而起,形成了一種小小的漩渦。

五靈都是狂聲道,我等終於自由了,不用再受這種禁錮啦!(未完待續。) 第318章主殿門開

因為沒有五靈藥去提供靈力,所以所有的靈藥都已經接近枯萎,那些靈藥的殘荷還留在原地,沒有動彈過。那些所有的靈力都匯聚成了一個丹書鐵券。成為了今後最為重要的一個東西,被蕭然收拾起來,好生的保管。

當得知擔心老人在這丹書鐵卷的那個秘境中,放置的是一一把上古的神器,蕭然就已經開始動容了,那畢竟是他要尋找的一樣寶物,倘若沒有尋到的話,三千路便要受劫,自己也會因此受到連累,就算是他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他的妻子若夢想想。

為守一方河山,為了就是黎民百姓,還有自己的妻兒,免受一戰亂之苦,要是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麼,還要修鍊幹什麼還要修仙之道幹什麼?蕭然本來就沒有把修為當做什麼東西,畢竟他也不是那麼追逐名利的人,他所要做的就是要保衛一方河山一方水土。

3000路上古往今來已經損失了很多仙人,不過那些仙人所謂的,也就是,蕭然如今所謂的,守一方平安換得百年的繁衍昌盛,使3000陸的人都能夠平安修仙……

仙人之戰免不了戰亂之苦的就是那些凡人。那些凡人沒有什麼能力,保護自己。我遭受的在家也就比那些仙人還要重,然而仙人也有也有一件,就是不能夠對凡人出手,然而異魔又所不同,他們能夠隨意食用人族。

只見葯中靈力已經全部耗盡,一扇門緩緩打開,眾人隨著蕭然,走了進去,沒有絲毫的停留,到了那側殿,所有的門該關上的是關上,還沒有出來的則是還在打開著。蕭然很清楚,這裡最少還有十個人出不來……

也就是說,能夠進主殿的也不超過二十人,但是當中還有一個邪族,就為這趟的試煉添加了不少難度,何況還有星海這一樣一個墮修。

不過說來也奇怪,從蕭然一進到這裡就沒有見到星海的絲毫影子,蕭然都在奇怪那些邪修把星海弄到什麼地方,最少蕭然,知道目前心還沒有任何的生命危險,畢竟,異魔似乎有事要求他,否則的話,也不會像當初一樣答應為星海突破,多一個墮修,總比少一個多一個墮修好。不過這些也只是正修的想法。

那邪族已經在這門口開始等候了,似乎是在等著什麼樣的人一樣。剛剛出來,到現在,左眼皮一直在跳。總是感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就在他感覺極為不妙的時候,一扇門打開,一個人影走出。這人,正是星海。只看到星海已經徹徹底底的成為一個墮修,他的雙瞳都有些烏黑。

當李清蓮看到星海這個樣子的時候,都是捂著嘴,道:」星海怎麼變成了這樣子?他曾經,曾經,還是一個那樣。此刻李青蓮都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當初的模樣和現在的模樣相比了,那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從星海出來到現在一直就是盯著蕭然在看。蕭然趕緊走出來,在星海身上散發著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星海看著那些足道:」如今已經突破我們,尋找一下,想要的東西,就趕快離開吧!」

那些豬桀桀地笑道:」怎麼?不去找那個女人了?」

」如今,我的修為已經高估了他,他想要戰勝我,也就是螳臂當車罷了,至於那個女人,我會回到門派,將之躲走的。」星海的聲音很大聲,怕這裡的每一個人都聽不到一樣。不過蕭然這裡的人倒是不以為然,看都沒有看星海一眼,便朝著主門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蒼老的聲音響起道:」你們都是經受過考驗的強者,你沒有資格進入,住店當中,但是切記主殿當中,機關重重,若遇危險,也不得出門。在主殿之後還有一個殿堂,那是你們當中唯一一個人能夠進入的,希望,那個人是我們想要等的人。」蒼老的聲音漸行漸遠,逐漸消失。

只見銅門上一把黑色鎖鏈,化為灰塵落入地上。那一扇門緩緩打開,那不像當初的所有的虛空之門,這是一道真正的門,通往,殿堂後面的門。

蕭然再一次道:「我總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在這裡面不知道有什麼古怪玩意兒,我們還是小心一點,走到後面吧!」眾人都非常相信蕭然的感覺都是向著後面退去,而那些爭名奪利的人都是紛紛向前衝去,那近十個人都是沖在最前面。

蕭然又再一次笑道:」既然有人願意去送死,那我又何樂而不為呢!」這些修士的感知度很差,他們沒有魂力,沒有精神力,只有空的一身靈力。

星海與那邪族都是沖在了最前面星海還故意裝作得意的對著蕭然說道:」垃圾就是垃圾。」蕭然還是那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讓星海的顏面過不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