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派人前來提親,其目的顯而易見,便是想把鳳凰血脈帶入薛家,成為薛家的人,只要等鳳凰血脈成長,薛家又將多出一位堪比薛神劍的強者。

「薛家勢大,我們若是直接拒絕,定會讓薛家顏面無光,如果薛家以此為借口對我冷月宗動武,這事該如何應對?」靜玄看到下面沒人說話,開口道。

「其實與薛家聯姻也不是不行,如此一來,冷月宗與薛家就是姻親關係,對我們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另外一名長老猶豫了片刻才說道。

聽到這句話后,在座的人臉色一沉,誰也沒有說話,而是把目光集中在說話之人的身上,她是冷月宗的二長老靜香。

看了她幾秒,靜玄這才陰沉的開口:「靜香,鳳凰血脈是不是你透露出去的?」

靜香道:「師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靜玄冷冷道:「現在大家都在想怎麼應對來勢洶洶的薛家。」

靜香說:「我剛才說的也是應對之法,難道師姐你想憑我們冷月宗跟薛家對抗?若真是如此,你就是冷月宗的千古罪人,我們冷月宗在龍青郡雖然還不錯,可是與薛家這尊龐然大物相比,更應該有自知之明,我只是不希望冷月宗被滅種罷了。」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都皺起眉頭,他們又何嘗不知。

只是這鳳凰血脈就這樣拱手讓人,她們又如何甘心。

靜玄皺眉道:「有沒有一種方法,既不得罪薛家,又能讓鳳凰血脈留在冷月宗?」

「呃……」

在場的人都沒說話,她們倒是有有這種想法,可是能行嗎?薛家來勢洶洶,勢在必得,冷月宗就是傾全宗之力,也抵擋不住薛家的怒火。

「宗主,我倒是有個想法。」這時,一名長老開口。

「都什麼時候了,有想法就說出來。」靜玄神色有些不耐煩。

那位長老慢悠悠的說:「現在薛家也還沒有對外公布前來提親,我們何不把消息擴散出去,給林仙子弄一場招親會,林仙子招親,這樣的消息傳開,不知道多少宗門的青年俊才蜂擁而至,我們冷月宗在提出條件,招親者,必須入贅冷月宗,到時候林仙子還是咱們冷月宗的人,那時就算薛家想要對我冷月宗發難,也沒有合適的借口。」

此言一出,在座的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靜玄道:「沒錯,這樣一來,薛家也無話可說了,他薛家的子弟沒有本事,想來也沒臉發難。」

「這主意倒是不錯。」靜香長老也點頭贊同。

「這件事必須儘快,立刻去辦,必須在薛家抵達龍青郡之前把消息傳出去。」靜玄精神一震,只要鳳凰血脈還留在冷月宗,冷月宗裡面多出一個男人並不算什麼,那時候還不是由冷月宗說的算。

薛家當然也知道事情緊急,當天下午就到了龍青郡。

而無垢宗早就得到了消息,三位仙王便親自登門拜訪。

「無袖公子,修文公子,歡迎兩位到龍青郡,還請移步無垢宗。」孫宗主上前,撩開長袍,跪在地上。

作為薛家曾經的劍奴,孫宗主姿態非常低,而且他還指望兩位公子幫他報仇,態度更是恭謙,沒有一點一方雄主的樣子。

再說了,他也很清楚無垢宗之所以能在龍青郡站住跟腳,甚至成為龍青郡第一勢力,都是因為薛家的緣故。

別看他是仙王,可是薛家並不缺仙王。

無論從哪一點,無垢宗三位主事者對薛家都非常恭敬,與之前在薛家當劍奴時,跟在薛家當劍奴時別無他樣。

薛無袖對他們的表現還是很滿意,上前把他扶了起來,客氣道:「孫宗主客氣了,你現在是一方雄主,無垢宗的宗主,切不可行此大禮。」

「老奴一日是薛家的劍奴,終身也是。」孫宗主道。

薛無袖笑道:「孫宗主忠心耿耿,我們當然明白,修文,快來見過孫宗主。」

孫宗主看著薛修文,立馬讚賞道:「修文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真是令人羨慕,而且修文公子還是太天宮的精英弟子,我還聽說,修文公子在古戰場更是大發神威,為主人立下大功,真是後生可畏。」

「孫宗主客氣了,我也只是運氣好,在古戰場撿了些便宜。對了,我聽說令郎也是人中豪傑,怎麼不見令郎到來?」薛修文含笑,對於孫宗主的吹捧,一一笑納。

可誰知道,這時候孫宗主的臉色已經沉到了極點。

薛修文看了一眼薛無袖,有些疑惑。

孫宗主道:「實不相瞞,兩位公子,小軒在前幾日被人逼死了。」

薛修文兩人一臉吃驚。

孫宗主摸了摸眼淚:「小軒得罪了雷劍丹王,被雷劍丹王活活的逼死了,這事老奴本不該說的,可是修文公子問起,老奴又不敢隱瞞。」

「又是這個雷劍丹王!」

薛無袖臉色一沉,狠狠地摔一下衣袖,臉上的肌肉一陣抽搐,上次在丹城被雷劍丹王羞辱的事還沒過去,現在又聽到這個消息,心裡怒火噌的一聲冒起。

薛修文也皺起眉頭,對於這雷劍丹王,他還不知道就是王歡。

要不然,早就暴走了!

孫宗主擦乾淚水,道:「兩位公子,這件事先放到了一旁,一切都先以修文公子的婚事為重,兩位公子有什麼吩咐,儘管交代老奴。」 第583章打擊狠了點

對於葯老沒告訴他顧雲念的全名,楊正澤也不以為意,知道這是葯老對顧雲念,也是對他的保護。

葯老的處境,他也知道幾分,只恨那時他地位不高,幫不上忙。

現在,至少在他的地盤,他絕對不允許有人傷到葯老。

楊正澤放柔了語氣,親近道,看葯老沒有反對,面上不顯,心裡卻喜滋滋的,卻從眼睛里透露出來。

顧雲念看了葯老一眼,露出一抹靦腆,改了口,「楊師兄。」

楊正澤把葯老和顧雲念迎到沙發上坐下,就像個哈士奇一樣圍著葯老轉起來。

一會兒給他們倒水,一會兒殷勤地問葯老中午想吃什麼,那歡快的樣子,就差身後長一根尾巴歡快地搖。

顧雲念嘴角微不可查地一抽,沒想到看似嚴肅刻板的楊院長,內里實際上這麼逗。

葯老更是被轉地頭都大了,擺手趕緊制止,「好了,飯我就不吃了。年齡大了,不適合吃外面的東西,空了你到家裡來。我來是找你幫忙的。」

楊正澤忙不迭地點頭,「老師,你儘管說,只要是您的要求,我拼了命也給你辦到。」

「沒那麼嚴重!」葯老瞪了他一眼,指了指顧雲念,「小年跟我學醫學了不短的時間(六個月),該教的我也都教完了(自己看書),現在就差實踐。可是年齡還小,上大學還有幾年,不能浪費了,想問你能不能找人帶帶她。」

說著,葯老咳了一聲,莫名有些心虛。

楊正澤絲毫沒有懷疑,葯老的弟子就是醫術的保證,他拍著胸膛說道:「沒問題!一會兒我就去安排人帶帶小年師弟。以小年師弟的醫術,很快就能獨立上手。小年師弟學的是中醫還是西醫?」

楊正澤算是除了顧雲念和葯管家外,少有的知道葯老會西醫的人之一。

當年葯老信手指點了楊正澤幾句,楊正澤得知葯老竟然還會西醫,就纏上了葯老,一來二去就掛了個學生的名。

「我都有學。現在主要是想實踐一下手術操作。」顧雲念說道,楊正澤終於露出了愕然之色,實在是顧雲念的年齡太小了。

多少人就學中醫一門,也到三十多歲才有成。可顧雲念看起來才十幾歲,就能兼兩門之長?

楊正澤看向葯老,看葯老微微點頭,抹了一把臉,忽然覺得他一把年紀活到了狗身上。

顧雲念看出她好笑把楊正澤打擊狠了點,不好意思一笑,「不過西醫方面,我學的都只是理論。該看的書都看了,並沒實際操作過。只是用中醫的方法給人接過骨,處理過傷口。」

楊正澤嘴角抽了抽,就這樣,時間也夠短了。

「我去安排一下,上午你先觀摩兩台手術。下午看有沒有切闌尾這樣的小手術,如果有帶你做幾次,後面再看你的學習進度。」

楊正澤說著他的安排,葯老不惜暴露行蹤也要找他幫忙的弟子,自然不能以常理對待。

「正澤,那小年就交給你了。」葯老提出告辭。

二更

(本章完) 第584章第一台手術

送走了葯老,楊正澤叫助理送來白大褂和口罩,親自帶著顧雲念去了外科樓。

正好有一台闌尾手術要開始,他帶著顧雲念去觀摩。

闌尾手術在半個小時左右,隔著玻璃窗口看完,楊正澤問道:「記下怎麼做了嗎?」

顧雲念點頭,「記下了!」

「那好,正好下午還有兩台闌尾手術。第一台你給我做助手,術前準備和術后縫合你來。如果做得不錯,第二台我給你做助手,你親自動手。」楊正澤說道。

顧雲念很淡定地應下,「好!」

雲淡風輕的樣子讓楊正澤錯愕了一下,也不知是心中篤定,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不過是龍還是蟲,下午看了就知道了。

楊正澤也忙,就安排了顧雲念接著觀摩,就先離開了。

等到吃過午飯,楊正澤帶顧雲念進手術室開始準備。

楊正澤突然帶著一從沒見過的人進手術室觀摩,早已引起了醫院眾人的注意。

聽到楊正澤親自要來兩台手術,就是為了帶這個陌生人,更是令不少人震驚。

有人憤怒、有人不平、有人暗喜,不少醫生要求進行觀摩。

楊正澤知道他此舉會在醫院引起多大的震動,可是絲毫沒有猶豫。

上手術台前,楊正澤問道:「緊張嗎?」

「不緊張!」顧雲念搖頭,鎮定自若。

這台手術又不是讓她親自動手,就算是,也沒什麼可緊張的。

闌尾手術的助手只需要一個,可楊正澤多安排了一個,顧雲念做一助。

進了手術室,顧雲念似不經意地碰了碰病人的手腕,確認和術前檢查的結果相同,才開始動手。

按照她之前看到的步驟,顧雲念幾乎分毫不差,行雲流水,就和做了上百次一樣,看得不論是楊正澤還是外面觀摩的人均是咋舌。

特別是楊正澤,最是震驚。

其他人可能還會認為顧雲念以前練習過,可只有他知道,顧雲念是第一次動手。

收回心裡的驚駭,等顧雲念做好了準備,他拿起刀開始動手。便做,便跟顧雲念講解。

手術結束,他教顧雲念縫合創口。

每一層他示範兩針,就讓顧雲念動手。

看著顧雲念縫合的創口和他一般無二,就是他自己都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就徹底無語了。

就這學習能力,難怪小小年紀,葯老就敢讓她上手術。

其實,顧雲念能做到,除了驚人的記憶力,憑藉的就是手指的靈活和精準的操作。

不論是她調配藥劑,還是給人針灸,對精準度和靈活度的要求,比起手術都只高不低。

有了深厚的基礎,照葫蘆畫瓢也就沒有了難度。

顧雲念擦乾手上的血,又給病人診了診脈。

這次楊正澤看到了,問道:「情況怎麼樣?」

「正常!」顧雲念說道。

兩人去換衣服,準備下一台手術,留下身後二助等人一臉凌亂。

「楊助,那一助是什麼人呀?」

楊浩勛也一臉懵逼,還處於今夕不知何夕的地

如果他沒理解錯,這位一助是第一次進手術室吧。

他二叔也是膽肥了。

三更

(本章完) 第585章不能手術

第一台手術,觀摩的人沒看出什麼名堂,第二台手術繼續。

顧雲念照例先診脈,這次由她操刀,楊正澤輔助,全程都由顧雲念獨立完成。

看到顧雲念一刀下去,刀口精準不差分毫,一刀一層。

手術室內,楊正澤幾人震驚得不約而同地瞪大了眼。

顧雲念就已經伸手,去探闌尾了。

麻利地切除,飯後縫合好切面,讓楊正澤檢查。

楊正澤看后,深深地看了顧雲念一眼,點點頭。

顧雲念才開始縫合腹部創口、

她的手指如蝴蝶穿花一般,越來越快,幾乎讓人眼睛都看不過來。

手術結束的時間竟然比楊正澤提前不少,縱然有楊正澤為了給她講解刻意放慢速度的原因,可就這樣顧雲念的表現也已經夠妖孽了。

外面觀摩的人也被刺激得不輕。

知道外面有人守著,顧雲念跟楊正澤打了個招呼,外面的人由他應付,她換了衣服就直接先溜。

因為進手術室要卸妝,顧雲念離開時戴上自己的大口罩遮住了臉,然後戴上鴨舌帽,從後門溜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