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毛並不是孤獨的,除了黃毛他還有一群一起同甘共苦的兄弟們,豹哥以及豹哥的手下們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一起變成了綠毛殭屍,不過藍毛同志似乎有些不同,他並不是一身綠毛,而是半身綠毛,半身藍毛……

「果然有些雷電的天賦,雷電比較克制我的力量,也沒辦法了,這些人也勉強可以組成一個屍傀小分隊了……喂,你小子也太弱了一些了吧,周四……」「水瀟夫人」看了一眼藍毛又看向了唯一一個沒有變成殭屍的周四。倒不是周四有多厲害,只是「水瀟夫人」放過來他而已。

此刻周四似乎有些被嚇傻了,楞楞的看著之前還活蹦亂跳的人類一下子變成了殭屍,估計誰都會變傻了……

「周四,哦不,你竟然會姓周,你應該姓朱啊,你身上明明有和我一樣的血脈,而整個九水村也就你家有和我一樣的血脈,你為什麼會姓周呢?恩……恩?有人到我家裡來了?」水瀟夫人,哦不,現在應該叫朱宇了,對周四說著,又突然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皺了皺眉。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呵呵,竟然敢貿然進入我的湖泊,真是找死!」朱宇冷笑了一聲,接著就把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後。

之前的水瀟夫人,現在的朱宇,緩緩的從烏雲中現出了身形,不再是一身宮裝的麗人,而是變成了一個全身白色的鬼影子,面容模模糊糊,但是隱約看來卻是一個面冠如玉的風流才子,一身雪白的袍子,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其他部分也變得雪白,漆黑的烏雲,雪白的鬼魅,還真是奇葩的組合……

陸露此刻昏睡在朱宇的身後,一片黑色的烏雲輕輕的拖住了陸露,其它所有的屍傀,也就是被朱宇變成綠毛殭屍傀儡的那些黑黑人類們,都安靜的跪在那裡,只有周四嚇傻了一般的站在朱宇面前,睜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彷彿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朱宇揮了揮手,黑色的烏雲將身後的屍傀全部隱藏掉,朱宇手上變出一幅摺扇,輕輕的扇動……雖然似乎並沒有什麼用。

所有的屍傀全部隱去,周四似乎有點回過神來了,看著眼前恍若神明的朱宇,周四一下子跪了下來,大聲哭喊著:「饒命啊,大神饒命啊,我再也不敢招惹九水村了,再也不敢招惹陸家了,饒命啊……」

「……」朱宇的嘴角抽了抽,沒想到這周四回過神來第一反應竟然是跪地求饒,接著朱宇又想起了之前試探之時陸家之人的反應……陸裕成的怒斥,陸明寒的強烈反抗,就算是略顯懦弱的陸明淳依舊是一臉堅定,後代的差距太大了啊。

其實那次在案發現場遇到陸明寒是個意外,沒想到陸家人會去而復返,也沒想到陸明寒一身武藝不俗,如果僅僅是武藝就罷了,普通人罷了,更沒想到的是,陸明寒身上竟然有浩然正氣,自己無法殺掉他,況且就在村子里,也不好下手,就打暈了,準備以陸明寒的身份混進陸家。可是沒想到剛進門就被識破了,只好犧牲掉一個珍貴的分身……

旋即朱宇看向了不斷磕頭的周四,心中失望之情難以言表,差距太大了,時間過了太久了,當初的朱家已經沒落如此了么?不對,朱家來到九水村的也就我一人罷了,外界,滅了陸家之後一定要去外界找朱家的人……

算了,怎麼也算是自己的後人,雖然姓周了,身體里總算有自己的血脈,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咳咳,周四,我問你,你的母親可是姓朱?」朱宇輕咳了一聲說道。

「額額?是的大神,我媽正是姓朱。」周四愣了一下,停止了磕頭,摸了一把臉上的眼淚說道。

「我再問你,你與那陸家是否有不共戴天之仇?」朱宇再次問道。

似乎是勾引起了周四心中的仇恨,周四一下子忘記了恐懼,狠狠的說道:「如果不是當年那陸家家主袖手旁邊,我又怎麼會家破人亡……」忽然又想起來面前這個神明貌似有可能是陸家那一邊的,猛地又開始磕頭:「小人不敢了,大神饒命啊……」

「混賬,有仇便當報仇,有怨便當抱怨,大丈夫死便死了,何故跪地求饒,徒丟了我朱家人的臉面!」朱宇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怒斥道。

「朱家人? 一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 可是我姓周啊!」周四皺眉道。

「老夫便是九水村建立者陸九淵的仇家朱家之人,陸家與朱家在一千年以前就是相對立的家族,明裡暗裡兩家互相攻伐,後來陸九淵自甘墮落,離開了朝堂,老夫便作為朱家的釘子進入了九水村,你便是我在九水村一脈的後人。」

「……」等等,信息量略大,周四被一連串顛覆的信息弄得大腦有點當機,猛地反應過來以後又探著腦袋小心翼翼的問道:「您是我的祖先!」

「是滴!」朱宇點了點頭。

「鬼啊!」

「……」

——

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洗腦行動,周四終於接受了自己是朱家後人的現實,也對於老祖先放棄了高官厚祿,進入九水村跟陸九淵的精神表示了高度的讚揚,以及全面的肯定,認為陸家人就應該永遠的敗給朱家人,就算這隻有一戶朱家人。

接著周四同學光榮的成為了屍傀小分隊隊長,主要負責全面進攻九水村事宜,要讓那些辱罵了自己十幾年的村民們都在自己的腳下顫抖,讓那個敢搶走自己的女兒的陸家匍匐稱臣,我才是九水村的皇帝,哦不,有這個小分隊,加上老祖宗的支持,豈不是自己可以走出九水村,稱霸天下,做那真正的天下共主,這天下又有什麼軍隊可以抵抗的了?哇哈哈哈!

接著周四同學就帶著他的屍傀小分隊準備前往九水村了,而朱宇又變幻成了水瀟夫人的樣子,繼續帶著陸露前往湖鎮了,其實朱宇倒不是多麼看好周四,只是多少有些顧及血脈之情,不過都過去一千年了,還有什麼血脈可言?九水村已經沒有姓朱的了,不過有了這血脈,還正好有仇恨,也正中朱宇下懷,以朱家的名義賦予周四討伐九水村的借口……好吧,其實朱宇更多的是為了讓周四前去牽制那幾個現在國家派來的修鍊者們,給自己爭取時間,或許等那些修鍊者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完成進階,陸露也將魂飛魄散,就是可惜了這幅面容……

不得不說,不知者無畏,或許朱宇也沒想到周四會想要憑藉著三十來個綠毛殭屍就要問鼎中原,成為天下共主,龍組隨便出來一個中層都可以分分鐘秒殺這一群綠毛殭屍,這裡面強一點的也就是黃毛和藍毛變成的殭屍,因為畢竟是修鍊者。

其實嚴格來說這三十多個還真不算綠毛殭屍,只能算綠毛屍傀,不過是朱宇根據秘法改變的,和真正的綠毛殭屍差的太遠了,不過因為不過綠毛殭屍比較稀少,或許會被那些喜歡研究和收藏的修鍊者們搶回去收藏,甚至馴養……如果是真的三十多個綠毛殭屍,或許龍組也會手毛腳亂一陣……

當然,這些綠毛屍傀還是會給林軒等人帶來一些小麻煩的,什麼麻煩呢?麻煩就是九水村僅有的三個修鍊者全部跑到山裡去了,九水村不過剩了一群普通人罷了,這三十多個有了超凡力量的綠毛屍傀足以將九水村上上下下屠殺乾淨……

不過此刻林軒也顧不上九水村了,因為林軒也遇到了**煩,一向對自己十分溫順的水似乎開始十分抗拒自己,林軒愕然的發現,自己在水裡無法呼吸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對於普通人來說,在水下呼吸基本上是天方夜譚,人類沒有魚的鰓,自然無法過濾水,也無法在水中汲取氧氣,不過這難不倒修鍊者們,特別是水系修鍊者,他們可以自由的在水中呼吸,當然是利用了功法之便,如果源氣枯竭的話,估計也會被淹死。

不過如果修鍊到了李楠的那個境界,在地球上水就是李楠的士兵,有水的地方李楠的戰力就會平添三成,況且李楠的境界已經可以利用空氣中的水分了,也就是說,就算是在沙漠里李楠都能分分鐘製造出一個湖泊,在水中李楠也能輕鬆的呼吸,在水中也可以輕鬆的獲取源氣,而不用擔心源氣會枯竭。

雖然林軒在水火兩繫上的造詣並不算太高,不過林軒好歹也跟著李楠學習過,在沙漠里雖說不至於直接製造出一個湖泊,不過製造出幾碗水還是很輕鬆的,至於不在沙漠里就更不用說了。

平時林軒也在水裡做過呼吸訓練,是李楠交給林軒的一個小技巧,利用源氣在身體里製造一個類似於魚鰓的東西,利用水系源氣和水的親和力,在水下自由呼吸,別的系源氣也可以,不過會困難一些,消耗大量的源氣還不能潛入多深,所以其他系的一般都會選擇使用特殊裝備,只有緊急情況下才會使用這種方式。大自然是天道的具象化,跟著大自然走准沒錯。林軒訓練的也很好,因為林軒的基礎很好,這個製造魚鰓對於源氣的控制要求很高,不過林軒很快就掌握了。

在一開始的時候林軒還是可以自由呼吸的,順帶著林軒還參觀了一下水下世界,說起來這水下世界還真是美麗,因為水中蘊含著生命氣息,水中的水草更加茂盛一點,而水中的游魚也更加強壯一些,更大一些。不過似乎這些生物並不互相攻伐,大自然中的食物鏈在這裡似乎並沒有體現,所有的生物都沒有任何的侵略性……難道都不吃飯的?

好奇之下,林軒開啟了陰陽眼看向了一條游魚,林軒驚奇的發現這些游魚竟然可以吸收水中的生命氣息,而有了這些生命氣息游魚根本不需要再吃其他食物了……

欣喜之下林軒一閃身進入了空間里,在空間中開拓出一片小盆地,然後一閃身跑到了湖泊里,張開手開始吸取湖泊里的水,灌入剛剛開闢的小盆地里,順帶著吸取一些游魚和水草,林軒發現這裡的魚類不是自己以前認識的任何一種魚,通體雪白,而這些水草也是嬌嫩的白色,林軒知道樹葉之所以呈綠色是因為葉綠體,也就是說這些水草中並沒有葉綠體,也是吸取水中的生命能量存活的。

一開始林軒吸取的很高興,不過漸漸的林軒發現,自己竟然在移動,林軒並沒有主動去移動,但是確實是在慢慢的移動著,林軒疑惑的停止了吸取,發現移動也停止了,林軒腦中閃過一個閃電,挑了挑眉毛,一下子開始瘋狂的吸取湖水,湖水成螺旋狀瘋狂的進去空間,林軒一下子被推了好遠。

林軒驚喜的停下了吸取,看了自己的雙手,有些驚喜啊,似乎這樣的話自己在水中的速度會平添太多了,最好是在大海里,海里的海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而自己也不用擔心空間被淹了,空間外面的虛無是他們最好的去處……

有了這個發現,林軒有些意外驚喜,沒想到自己的一個好奇竟然會有這樣的發現,不過林軒也沒有過多的去研究,因為林軒知道這次的事情並不是來研究這些的,還是趕快除掉鬼魅,之後怎麼研究都無所謂。

林軒甩了甩手,一頭扎了下去,繼續往下走,林軒感覺到越往下走生命的氣息越濃郁,游魚的體積也越大,湖泊的空間也越大,有些游魚白色的游魚們對林軒的到來視而不見,林軒也沒有時間去招惹他們,而是繼續向下。

不過逐漸的,隨著視線的開闊,林軒感覺到了來自水中的壓迫,並不是單純的水壓,這山泉水的水壓並不如海水那麼強烈,況且那點水壓林軒也不在乎,而林軒感覺到了一股特殊的壓力,似乎是精神上的壓迫,暗示林軒不要再繼續向下……

開始這種壓力不怎麼強烈,不過隨著林軒潛入的加深,這種壓迫驟然加劇,林軒體內由水系源氣製造的魚鰓一下子崩潰,林軒心中一驚,一閃身回到了空間里,大口吸了幾口氣,心中微驚,沒想到這鬼魅還有這種手段,這可怎麼辦,如果不是林軒有空間藏身,如果在這裡溺水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離水面太遠了。

林軒微微一笑,幸虧自己早有準備,因為林軒有隨身空間這個極為房間的東東,所以不論是林軒還是李馨,林頓李楠等人都時不時的往林軒的空間里放點東西,林軒記得老爸林頓曾經往倉庫里扔了一套龍組的潛水裝具……

穿戴好以後,林軒再次閃身出了空間,在白色的世界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完全漆黑的東西把周圍的大魚們嚇了一跳,紛紛的四散開來。

魅王寵妻:鬼醫紈褲妃 林軒點了點頭,繼續向下,不過林軒似乎想的天真了一些,繼續向下一點,林軒竟然又無法呼吸了,林軒一閃身進入了空間,檢查了一下潛水裝具並沒有損壞,林軒皺了皺眉,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那一片水域中,水裡沒有氧氣……

潛水裝具並沒有氧氣罐,也是模仿魚鰓設計的,用來過濾水中的氧氣的,可是水裡沒有氧氣……那這個潛水裝具就沒有任何作用了……

難道要放棄?在水面上等著鬼魅?這不符合林軒和辰星的意願,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把主動權讓給對方,一直被動防禦,還不知道那個鬼魅會搞出什麼事情,要是那個鬼魅不在這裡面就糟了,九水村的村民會遇到更大的損失……

林軒皺著眉頭,難道要返回?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了么?林忽然看向了那個被注滿了水的小盆地,裡面白色的游魚悠哉的游著,白色的水草慢慢搖曳。

忽然林軒眉頭一挑,想到了一些可能,嘴角揚了起來,看來一直以來把空間僅僅當成是一個倉庫,一個躲避的地方,一個訓練場所是狹隘的,看來這空間還真是不簡單……

林軒一閃身出了空間,沒有穿上潛水裝具,而是一襲白衣,源氣輕輕的附著在衣服上,將外界的水隔開,而林軒靜靜的漂浮在水中,呼吸順暢……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林軒靜靜的漂浮在水中,沒有利用水系源氣製造魚鰓,也沒有使用特殊的水下用具,就這樣靜靜的漂浮。

說起來這種方法目前似乎只有他自己能用了,無法推廣到身邊其他人身上,因為據道元估計現在世界上能夠擁有隨身空間的人寥寥無幾,就算是達到天境能夠開闢空間的人也不多,所以這個技巧只能林軒自己用了。

沒錯,就是利用了空間,在今天早上林軒衣服自動出現在身上的時候林軒就有了一些靈感,不過一時間沒想到,經過了剛剛吸水之後,林軒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既然我可以把外面的東西吸進去,也能把空間里的東西轉移出來,為什麼我不能把空間里的空氣直接轉移到自己的口腔里?這樣林軒根本不需要去過濾水中的氧氣,直接呼吸空間里的空氣就好了。

說做就做,林軒一閃身進入了水中,封閉了自己與外界的接觸,然後直接把空間里的空氣搬運到了空腔里,使用嘴巴來呼吸。

初次嘗試林軒還有些擔心,怕無法完成,隨時準備回到空間里,事不可為的話只能穿著潛水裝備回到上面了,這樣一來就被動了。

一試之下林軒非常驚喜,源源不斷的新鮮空氣搬運到了林軒的口腔里,根本不需要擔心憋氣的感覺。

解決了這個事情之後,林軒繼續向下,水源已經非常開闊了,周圍的大魚們開始成群的出現,而且體型巨大,剛剛水域無氧區中並沒有任何游魚和水草存在,雖然這些游魚和水草可以吸收水中的生命能量,但是氧氣還是需要的……

隨手抓了幾隻大魚,扔進了空間的水池裡,林軒仔細的感受了一下,水中的生命能量濃郁了不少,以至於水下的魚竟然比水上大了不少……

「林軒,我感覺這裡有些不對勁,雖說物極必反,墓地旁邊有一定的概率產生蘊含生命能量的東西,不過這裡的湖水太多了些,而且生命能量也太濃郁了些,這裡一定有不尋常的東西……」道元一下子閃了出來,這裡沒有別人了,那隻鬼魅就算出來了也看不到他,他也就出來仔細的觀察湖水。

「你是說,這裡有什麼東西導致了這些湖水產生了變化,導致了水中蘊含了生命能量?」林軒疑惑的問道。

「恩,這裡的湖水很深,而且游魚和水草都發生了異變,恐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恐怕這湖下面存在的東西已經超過了兩千年……」道元點了點頭說道。

「兩千年?你的意思是陸家祖墳遷到這裡之前,那個東西就已經存在了?」林軒皺眉問道,這樣一來是因為物極必反而產生的生命能量這一命題就被推翻了……

「恐怕是這樣的,陸家祖墳還沒有大到可以產生出改變物種的生命能量,區區一千多年而已,而且如果是物極必反的話也需要很長時間的醞釀,一千年剛剛夠產生罷了,無法產生這些游魚和水草,幾乎是這裡的特產了,那麼這裡定然有一些東西,足以改變一方水土,但是卻受到了一些限制,只能影響這片湖水。」道元沉聲道。

「會是什麼?」林軒隨意問道。

道元輕輕的撫了撫鬍鬚,表情有些怪異的說道:「據老夫所知,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蘊含了這麼強大的生命能量的,極有可能是那個東西……」

林軒奇怪的看著道元:「快說,到底是什麼?」

「生命泉水!」

「……!?」

「老頭,你可別忽悠我……」

「老夫何時欺騙過你!」

林軒聞言挑了挑眉,看向了下方:「就在這下面?」

「應該就在這下面。」道元點了點頭。

林軒運起了陰陽眼,看向了水下方,一群群骨頭架子在游曳著……好吧,那應該是游魚們,這裡的游魚沒有天敵,所以積累了極大的數量,不過可能是因為生育能力不高,所以即使經過了幾千年的積累,依舊沒有呈爆炸的數量……

林軒繼續的仔細觀看著,突然一個不大的宮殿出現在了林軒眼中,宮殿坐落在湖水的正中央,也是湖水的最底部,林軒思考了一下,確定了那座宮殿應該就是那個鬼魅的居所了,那個鬼魅應該是宋朝的顯赫人家,這座宮殿也頗有宋朝的風格,不過在林軒看來,更有些像宋朝的皇宮的樣式……這朱宇果然不是個安分的傢伙。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隻鬼魅應該是偶然間進入了這個湖泊,又偶然的吸收了湖水中的生命能量,並且憑藉著生命能量這個和他截然相反的能量活了下來,沒有消散,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偶然事件,一隻充滿了死亡能量的鬼魅竟然可以吸收生命能量,這就造就了他這樣的奇葩……」

「奇葩……」林軒抽了抽嘴角。

「還記得那些充滿的了生命能量的軀殼么,那應該就是那隻鬼魅吸收了生命能量之後做到的,一個修鍊生命能量的修鍊者會治癒傷痛疾病,而一個鬼魅掌握了生命能量,就會造就這樣的詭異存在……」道元說道。

「既然你知道這麼多,為什麼不早說?」林軒眼光不善的盯著道元。

道元聳了聳肩說道:「那時候你連兇手的毛都沒碰到,我說了也沒有用,況且就算我說了你也找不到這裡,這裡湖水以外的地方一點都感覺不到生命能量,你根本無法根據這些找到這裡,說那些根本沒什麼意義。」

林軒哼哼了兩聲再次看向了下面的宮殿,看來這就是那個鬼魅的老巢沒錯了,林軒伸手拿出了雙龍劍,雖然領悟了劍域,不過林軒還是習慣使用雙龍劍,底牌不能一下子就使用出來不是。

林軒一個翻身,一頭沖向了下面的宮殿所在。

「咦?」林軒突然停了下來,仔細的看向眼前,一股股細細的絲線正靜靜的停在林軒眼前。

「這裡的絲線我剛剛怎麼沒有發現?」林軒疑惑道。

「這些絲線都是由生命能量組成的,和湖水渾然一體,更何況那些游魚隨意穿越沒有任何異常,你會忽略也是正常的。」一邊的道元說道。

林軒輕輕觸了觸絲線,絲線穩穩的將林軒的手指抵擋在外面,而林軒看了看旁邊的游魚……人家通過根本沒有絲毫問題。

「現在怎麼辦?」林軒看向了道元。

「現在只有兩個辦法了。」道元說道。

「什麼辦法?」林軒歪了歪頭。

「第一種方法,你也通化成和那些游魚一樣的,充滿了大量生命能量的物種!」

「說第二種吧!」

「……以力破法!」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以力破法?」林軒挑了挑眉。

美漫之BOSS入侵 「正是,你現在的實力已經可以戰勝那鬼魅了,沒道理破不開他的禁制,只不過……」道元有些猶豫的說道。

「不過什麼?」

「不過這裡生命氣息濃郁會使這個禁制的能力有所加成,不過具體沒有試驗過,具體能力會是怎麼樣,我也不太清楚……」道元說道。

「這麼弱小的禁制你竟然會不清楚?」林軒滿故做震驚狀的看著道元……誰讓人家是上過文明時代的首領,實力深不可測呢……

道元老臉一紅……當然完全看不出來紅色的,然後惱羞成怒道:「老夫現在實力盡失,不過是依附在你身上的,你有多強,老夫便有多強……」

「嘿嘿。」林軒看著道元笑了笑,然後正起了身子,目光集中在了身下的禁制上面。

忽然林軒又看向了道元:「我記得以前你使用過幾次精神力量啊,平田一郎自爆的那次如果不是你的精神力量擊退了他的精神力量,說不定上次就凶多吉少了。」

道元斜了一眼林軒說道:「那是老夫為了保你的命而消耗本源能量,這次你需要老夫給你保命么,別說這次根本沒有性命之憂,就算有些,難道你次次都要依靠老夫?」

林軒砸了砸嘴,覺得道元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如果自己什麼事情都要靠道元,靠老爹,靠李楠叔叔的話,自己的成就也就止步於此了吧。

想了想也就放棄了讓道元幫助自己的想法,自己也要獨立完成一次任務,堅定了信念之後林軒便拋開了雜念,仔細的盯著偶爾流過一道白光的細線,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林軒將精神集中在了腦海里,這是一片金色的大海,大海上方一些是一個光點,這個是連接隨身空間的地方,而這個光點下方,大海上方卻似乎懸浮著無數金劍的虛影,赫然便是之前林軒覺醒領域時釋放出的金劍,而此刻正中心有九柄金劍極為凝實,幾乎化為實質,這九柄劍緩緩的圍繞著中心的金色光球旋轉。林軒的精神力輕輕的觸碰到金色光球,光球瞬間綻放出萬張光華……

林軒猛地睜開了眼睛,兩道目光蓬髮,身上瞬間展開了領域,這還是林軒第一次使用領域的力量,金色的光芒瞬間展開,如夢似幻,九柄金劍環繞在林軒身邊,忽明忽暗……

「去!」林軒伸出右手,並指成劍,指向白色的細線,輕喝到。

九道金劍依次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呼嘯著沖向了細線。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九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林軒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這次雖然僅僅是個試探,不過威力依舊不小,具林軒計算,這每一劍都有自己進階之前的全力一擊了,九劍依次擊打竟然沒用給這張網造成什麼傷害,這不由讓林軒有些鬱悶,沒想到之前自己和這鬼魅的差距如此之大……

林軒一招手,將九柄劍招了回來,既然普通攻擊無效,那麼就只有放技能了……

林軒雙手微抬,九柄劍飛到了林軒身前,快速的互相穿梭著。 豪門利誘:拐個黑道總裁當老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