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獸面色大變,路川身影一閃手一揮,頓時抓住一道血霧。

「凝!」路川爆喝一聲,空間之力擴散而開,加上血息決之力,使得這血獸不得不變回原形。

兩老雙眼一昏,直接倒下了地面。

「別殺我!」血獸察覺到自己窮途末路后,失聲道。

路川冷聲道:「不殺你,終究會對南海造成威脅。」

「我願當你的坐騎,只要你不殺我,甚至我可以帶你獲得更強的血仙之力,並且保證不傷害南海。」血獸快速開口。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話語中,路川一手按去血獸,封印之力與空間之力形成絕對的束縛。

緊接著,靠著血仙的引動,路川剎那找到了血獸的致命點,那是一塊血色的晶石,哪怕是神識靠近,路川都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沸騰起來。

沒有絲毫的猶豫,路川直接伸手一抓這血色晶石,為了以防萬一,徹底的捏碎而去。

血獸的身體快速消散,眼神怨毒的看去路川,沒想到路川竟然如此果斷的毀滅晶石。

如果晶石還在,血獸有著一定的方法復活。

可現在,已然不可能。

「路川,我死了,會有更多的勢力來佔領南海,你們走著瞧,南海……終究逃不過大劫!」血獸狀若癲狂,大笑中徹底的消散在了這世界。

路川袖袍一揮,靈力擴散清掃了這裡殘留的血腥氣息。

對於血獸的話,路川雖放在心上,可卻沒有太去擔憂了,這些年來他也是成長了不少。

經過此戰之後,路川也更加明白在戰場上生命如同草芥的道理,如果南海全面爆發戰爭,這一點是路川無法接受的。

回到觀息宗,沒有人察覺到路川的到來。

與此刻,觀息宗的大殿中,上有觀息宗的宗主,下有觀息宗各大長老還有血雲宗的長老。

現在,他們意見不一。

「宗主,血雲宗萬萬不可留在我觀息宗啊,這是養虎為患!」靈堂陳老上前開口道。

「這個的確不能留,我觀息宗和血雲宗的一戰損失非常大,若是再留下血雲宗怎麼,會敗壞我觀息宗的名聲。」

「對,血雲宗就是一個長了獠牙的吸血鬼,指不定哪日就反咬我觀息宗一口。」

九息宗主看去這些長老,眉頭皺起,這些都是現在靈堂堂主陳老的嫡系。

「少祖說過要合併。」九息宗主道。

聞言,陳老眼中也是露出了忌憚之色,可很快便是道:「現在血雲宗上下,說句不好聽的,就是殘兵敗將,我觀息宗只留有用之人!」

「並且少祖已經數日不見,想來是不會回來觀息宗了。」

「我倒是希望少祖不要不要回來,他可是靈南學府的人,想來靈南學府也是知曉了此次的事情,我想要不了多少日恐怕靈南學府要剷除我觀息宗。」這言語非常荒唐,可也是讓眾人不得不深思。

可九息宗主卻是用力一拍石桌,化作了粉末,面色漲紅的咳嗽兩聲,道:「少祖的實力你們有目共睹,如若沒有少祖,就沒有我們觀息宗,你們都反了嗎!?」

宗主在一暴怒,沒人敢說話了。

可顯然他們都是非常忌憚這位宗主,或者說路川,還有血雲宗。

這三方面,他們現在能得罪的就是血雲宗,也是他們最忌憚的一方。

雖說現在血雲宗似乎已經窮途末路,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此次戰爭是血雲宗引起,很多長老都沉默了。

血雲宗資歷再高的太上長老,名叫李塵,修為本在靈丹境大圓滿,可路川卻生生把他壓到了靈丹境初期。

李塵嘆了口氣,看去大殿中觀息宗的人,緩緩站起身,朝著九息宗主抱拳一拜后,緩緩開口。

「貴宗的意思,血雲宗已經知曉,以後兩宗不再有任何的瓜葛。」說完,李塵帶著血雲宗的幾個長老離開。

九息目光複雜,他的確想血雲宗和觀息宗聯合,但他也怕養虎為患,要不然以他一宗之主的地位,根本就不用理會其他人的建議。

靈堂陳老嘴角露出冷笑,他看去李塵時目中有著殺意,顯然兩人是有著一些仇怨。

可忽然,就在李塵帶著血雲宗即將要離開大殿時,遠處一道長虹快速臨近。

眾人看去,紛紛一驚站了起來。

「少祖?」

「是少祖回來了!」

有興奮的,也有眼中涌動畏懼之色,九息宗主看去,剛想開口,可卻一時間不知說些什麼。

李塵也朝著路川微微抱拳一拜,眼中有著感激之色,和對觀息宗的其餘人不同。

路川笑著點了點頭,隨即目光一掃大殿中所有人,緩緩走入,淡然開口道:「剛剛我似乎聽到,有人不同意血雲宗融入觀息宗?」

眾人心中咯噔一聲,陳老這裡咬牙切齒,暗道:「這該死的路川,早不回晚不回,怎麼就這個時候偏偏回來了?」(未完待續。) 「怎麼都不說話了?」路川一笑。

九息宗主看去路川,道:「師弟,你的意思?」

路川看了眼九息宗主,臉色也是緩和了些,身為少祖,和九息宗主的輩分不應該是師兄弟之稱。

我真不想當國王 可別忘了,還有那所謂的天觀宗,如果真的算起來,路川的確是九息宗主的師弟。

「我的意思很明確,血雲宗不僅要融入觀息宗,並且觀息宗從此之後,改名!」路川淡淡開口,目光一掃眾人。

此話讓九息宗主目光一凝,可卻沒有說什麼。

但長老們卻已經是臉色變化起來,陳老第一個站起,一咬牙道:「此事不可,血雲宗在我觀息宗實在是養虎為患,還有改宗名之意,那是違背了我觀息宗先祖之意,實乃大逆不道!」

說到後面,陳老的聲音也是大了起來,不少長老都暗暗點頭。

「我看此事就算了。」李塵也是一驚,不僅要血雲宗和觀息宗融合,並且還要改名?

路川沒有回應李塵,而是看去了陳老,忽然笑了起來,道:「似乎你有很大的意見啊,給我扣名頭?你有這個資格嗎?」

陳老的臉也是一沉,可他一個靈丹境初期的修士,和路川一個元靈境巔峰叫囂?那無疑是找死的!

見到陳老不說話,反而拿起一杯茶水要喝,路川面色瞬間化作了冷厲,身影一閃出現在陳老面前,茶杯直接炸開。

「你!」陳老大怒,猛然站起,可下一瞬他便後悔了。

「你想死對不對?」路川冷笑,他是個記仇的人,忘不了在四城中對付自己的雷會,就是被這陳家一手操控。

若僅僅如此路川還沒那麼生氣,以往陳麗也是告訴了自己一些事情,她所在的家族雖也是陳家,可卻是一個不痛不癢的分支罷了。

並且還被主脈一直壓著,加上剛剛這陳老竟然敢反駁自己,路川不能忍。

「全憑少祖安排。」陳老也是沒了脾氣,如同泄了氣的氣球。

「你們呢?」路川看去眾人,道:「還有沒有意見?」

觀息宗長老們不語,忽然間他們覺得路川這裡,似乎變得太過強勢了。

可九息宗主和血雲宗的李塵卻是不同,他們看到路川的強勢之後,心中都是暗嘆了一聲。

如果路川這時候表現的不強勢,哪怕沒有人敢對他動心思,可顯然以路川的實力還有身份,定然不會再觀息宗呆多久。

那麼以後,血雲宗會再次陷入一種尷尬的局面。

「既然都沒有意見,那麼我便宣布,觀息宗和血雲宗自今日起融合在一起,宗門命為……」頓了一下,路川道:「無極宗。」

眾人看去九息宗主,最後一嘆知曉事已成定局。

可李塵和血雲宗的幾個老者,聞言后都是有著擔憂之色。

路川似乎知曉他們在擔憂什麼,隨即再一笑,輕聲的話語傳開,卻是使得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牟。

「至今日起,我路川是原血雲宗的宗主,如果讓我看到血雲宗有任何的損失,我可不會輕饒!」

李塵一驚,還有那幾個老者都露出了喜色。

有路川這一層關係在,他們血雲宗的確不用再害怕此次的融合了。

九息宗主沉默了半響,也沒有說什麼。

「至於靈堂堂主,我覺得有更好的人選。」路川道。

陳老一聽,眼牟頓時有些血紅起來,各個長老等人也是心中一震,知曉陳老還是沒有安全。

「少祖,你現在已是血雲宗的宗主,我們觀息宗的事情,您還是不要管了吧?」雖然氣憤,可陳老卻不敢再路川面前造次。

「你都叫我少祖了,身為無極宗的少祖,我難道無權管理這些事情?」路川說完,陳老的臉色早已氣憤無比。

「宗主,請三思!」陳老出來,一跪在九息宗主面前。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駭然發現,路川伸手,頓時陳老被其抓起,驀然間朝著大殿之外,轟然扔飛。

這一幕落入所有人眼中,都化作了震驚,而他們對於路川這裡的敬意更多,甚至摻雜了許多的畏懼之色。

九息宗主看了眼路川,一頓后,道:「此事師弟做主便好,老祖也無異議。」

後面一句話,再次讓眾人明白,這一次的事情不可能改變了。

不過他們又轉念想,老祖都不可能是路川的對手,甚至現在南海之上,路川已經站在了一個金字塔的頂端。

靈南學府,一樣收到了消息,似乎要前來觀息宗找迴路川,其中有著一名老嫗,她神色中帶著激動。

「川兒,真的是你?」老嫗眼中激動,她正是趙靈虛。

很快路川解決了所有的事情,把血雲宗所有人的修為都解除了封印,並且依靠血仙之力使得原本血雲宗的眾人,戰力上也是提到了一種很高的程度。

沒有去見陳麗,二鼠,俞昊等人,就連路川現在自己也都不知道以什麼身份去見他們。

夜,月光灑落。

山峰之上,路川在這裡喝著小酒,看了看遠處的天邊,眼中閃動著銳利之芒。

下一瞬,路川消失朝著靈南學府而去,目中也是有著一幕幕的回憶,不過沒有停留,直接離開了。

其後,又去了萬陽島,甚至連中環也去了一趟。

以路川的修為,現在南海任何地方基本都可以雲遊,但只有內環路川還沒有者那個把握。

至於靈南學府的人前來,路川自然是知道的。

但路川沒打算現在就和故人相見,而是使用千變萬化之法改變了容貌,成為無極宗一名普通的弟子,去探查了現在兩宗融合后的是否有什麼問題。

按照路川的意思,陳麗的一脈已經當上了靈堂的堂主,而最主要的兩宗合併,並沒有路川想象中的那種間隙。

反而兩宗的弟子們,都相處的非常不錯,雖還是有著摩擦,可也會漸漸消散。

不為什麼,就因為路川現在的身份,不僅是原觀息宗的少祖,也是原血雲宗的宗主。

「是該離開南海了。」當晚,路川一笑看去天邊。

路川還記得,若是有朝一日自己實力足夠了,將會踏上靈仙宗。

而現在,自己的目標也是越來越近。

(未完待續。) 天凌大陸,有很多的名字,以往路川認為是叫通靈,或者通天,可那基本都是傳聞。

南海,外環。

路川來到此地,發現南海的外環屬於一種凡人居多之地,此地靈氣並不是很稀薄。

可似乎因為規則的關係,導致他們的境界並不高。

至於在南海之外的天凌大陸,聞言是比這裡的靈氣還要更加充沛。

路川心中有點小激動,畢竟自己一直是生活在海上,還沒有見過大陸是什麼樣子。

但現在,他就要來到天凌大陸。

不過想來想去,路川覺得這天凌大陸再有所不同,應該也就是沒有海水吧?

可當路川來到了天凌大陸的某片叢林后,他便是倒吸了口氣,瞪大了眼牟。

「這……這裡的靈氣竟然如此充沛!」路川愕然,甚至隱隱間察覺到了一股驚人的力量瀰漫而開。

「聽說天凌大陸上可是有著真仙的存在。」路川心中有著激動之色,他最明白的就是靈仙宗了。

能出南海,是因為路川南海之子的身份,有著這層身份再加上現在的修為實力,也足夠他在天凌大陸生活。

按照路川估算了一下,自己哪怕不去修行,就這麼待在這裡個數十年,就可以突破到命尊境。

「難道在天凌大陸,命尊境如同大白菜一般?」想到這個,路川自己都驚了一下。

如果真是的話,那自己這個元靈境似乎也不大啊。

路川有些鬱悶,不過還是很快找了一個名叫三清鎮的地方,一進這個小鎮,登時有著一個貌美女子目光微閃,上前而來。

「這位公子,看您的樣子是外地來的吧?」女子笑著問道。

路川一愣,看了看女子,一眼便是看透修為,達到了靈者境。

「你好,我叫王芸。」女子笑著伸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