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到小廣場,和秋田城眾人面對面站著,狼人族長略微一觀察,這支人族部落看起來兵強馬壯的,摸不準什麼實力。不過東部平原的人族部落都有他們特殊的標誌,這支部落明顯不是東部部落的。

人族的高手都集中在東部平原,只要不是東部平原的人族部落他就不怕了,哼哼,那就先拿這個魔法師開刀吧!

「我的矛拿來!」

金屬長矛到手,狼人族長奮力一擲,朝洛文襲去! 不過註定是無果的襲擊。

秋田城眾人蠢蠢欲動,想把這長矛在半空中解決了,小胖子大手一揮,豪氣萬丈的說道:「都別動手,他是我的了!」也不知道這個「他」指的是長矛還是狼人族長。

待長矛飛近,小胖子扛著門板一刀揮了出去,一聲巨響,長矛撞在門板大劍上,然後彈落在地。

獸人族長眉毛一皺,想不到洛文身邊居然有個高級重劍武士守護,這難道是哪個人族大部落的公子哥?無所謂了,就算對方有個高級重劍武士,但是他和狼人族長兩個都是高級武士,並不懼怕。

「一起上!」獸人族長招呼狼人族長一起,灌注鬥氣率先擲出了一支長矛,就不信對方的高級武士能對付兩個,狼人族長緊隨其後也擲出了一支。

兩支灌注著鬥氣的長矛一前一後朝洛文襲去,撕裂著空氣彷彿都燃燒了起來。

「我了個去!」小胖子渾身一緊,「唉,兄弟們幫我一把啊……」

「自己裝的逼哭著也要裝完啊。」王小松哈哈一笑,準備看好戲,小胖子的實力還是能應付的,完全不需要其他人幫忙。

「呀哈!」小胖子大吼一聲,鬥氣灌注全身,舉起門板先擋下了第一支長矛,消耗了部分鬥氣之後馬上接下了第二支,一半的鬥氣就消耗空了。

狼人族長和獸人族長對視一樣,連續兩支長矛都是那胖子重劍武士接下了,好像沒其他高手了,也不過如此。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這個高級重劍武士,其他的仗著己方的人數優勢就能把他們打的滿地找牙。

「我們一起先把這個胖子解決了?」

「嗯,行,不過順帶把那個古怪的魔法師給解決了。」

「全體進攻,格殺勿論,一個不留!」狼人族長一聲長嚎,宣布了戰鬥開始。

「呵呵,口氣不小呢。」洛文呵呵一笑,「兄弟們,他們想一個不留,我們也以牙反牙吧!一個不留!」

餘四躲在遠遠的看戲被徹底鎮住了,你大爺的,兩方都叫囂一個不留,究竟誰更強……

整齊的拔刀聲,然後殺聲震天,雙方迅速交戰在了一起,在黑夜中,鬥氣光芒閃爍不停。

旁觀者清,明顯秋田城眾人的鬥氣光芒更多,而狼人和獸人的組合里,一百多人能發出鬥氣光芒的就只有二十多個,其他的全是初級武士一下。而秋田城眾人,人人都能發出鬥氣芒,不能發出鬥氣芒的則是一群魔法師,正躲在後面聊天呢。

這次對比懸殊的戰鬥洛文連出手的想法都沒有,實在是提不起興趣。

「小寶,小妹,等有機會了我給你們測試一下魔法天賦,如果能學魔法當然好,就算是不能也能學鬥氣嘛。你們看這些哥哥叔叔拿著武器戰鬥的樣子是不是很拉風,很瀟洒?看看,這鬥氣,比煙花還好看。」

兩小孩同一步調點了點頭,非常認同洛文的說法。

包括埃爾,扎克,丘媛,已經俞團長所帶領的為了自由傭兵團,所有的魔法師都在後方看著前面的人打架,沒有一人出手。

有幾個狼人看到後面十幾個人在聊天,有狼人聰明了一下:這十幾個人是不是這些人類的家屬?武力值為渣渣的普通人類?這麼說來我潛到後面綁架了他們不就終結戰鬥了么?我就是部落英雄了?

越想越興奮,幾個狼人在一名中級武士的帶領下,偷偷摸摸的朝洛文十幾人摸了過去。黑夜是最好的掩護,沿著房屋的角落,幾個狼人轉到了洛文等人的背後,誰也沒發現。

洛文正和俞團長聊的開心呢,突然灰機一聲熊吼驚醒了他,怎麼了?

轉身看到灰機一隻熊掌壓住了一個狼人,狼人臉朝地面,被灰機壓得一動不動,而其餘幾個狼人就沒那麼好命了,全被地刺串成了肉串,一命嗚呼。

「喲嚯,想偷襲?哈哈哈,倒霉了吧。」洛文哈哈大笑,笑的極其沒有節操。

這狼人悔啊,人都還沒靠近呢,就被人家的戰寵給團滅了,這都什麼人啊,連這熊起碼也是高級魔獸了吧,這次可真是踢到鐵板了……

「英雄饒命……」狼人因為臉朝下,說話都不利索了,但是想著還有一線機會活命就不能放棄,就顧不得嘴與地面的摩擦了。

「抱歉,我不是英雄。」洛文猥瑣的一笑,「灰機,幹掉他。」

灰機大嘴一張,一口把狼人的脖子咬斷了。

「額……能不能斯文點,能不能?血不血腥?健不健康?衛不衛生?灰機啊,看來有必要給你上一堂衛生課啊,你很缺知識啊,你這樣怎麼找女朋友。」洛文語重心長的說道。

灰機懵逼了,小白也懵逼了,黑子也懵逼了,所有人都懵逼了。你讓一隻大地暴熊學習優雅進餐?開玩笑么……

……

後面眾人聊著天,而馬沙為首的秋田城武士團已經把狼人和獸人圍困在了一起,二百多人現在還剩下幾十人。

狼人族長和獸人族長苦苦支持著,他們的對手不是小胖子,小胖子根本就沒和他們接觸而去欺負其他狼人了。他們的對手是馬沙一人。

狼人族長內心苦逼,我了個去,你們早說你們這麼強我還來個卵啊……這不是玩弄感情么,來了不說,交上手了才知道,真是不打不知道,一打嚇一跳,讓我們部落怎麼混啊?怎麼混……

「全體暫停進攻!」馬沙一聲大喝,所有人都停了手,只是圍困住。

剩餘的狼人和獸人送了一口氣,難道這是打算俘虜了我們?不過做俘虜也好啊,總比死了強吧。渾然沒注意到馬沙說的是「暫停進攻」。

「現在我有問題要問你們,誰最先回答最正確無誤誰就可以離開,注意了啊,問題只有幾個,把握機會。」馬沙咧嘴一下,好久沒玩的這麼愉快了,這次要玩就玩個夠。

眾狼人獸人還沒反應過來馬沙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馬沙已經開始第一個問題了:「你們部落叫什麼名字?」

狼人族長最先領悟了這個遊戲的精髓,率先搶答:「回大人,我們是狼人狼牙部落,和獸人骨血部落。」

「很好,你可以走了。」馬沙點點頭,眾人讓出來一條道,示意狼人族長可以走了。

「真的可以?」

「走不走,三秒,不走就留下!」馬沙怒目一瞪,「三……」

「我走!」

看到狼人族長居然就這麼輕易的離開了,剩下的人瞬間明白了這遊戲的真諦,開始躍躍欲試。

「第二個問題,除了你們,部落還剩多少人?」

「大人,我!」最先搶答的是獸人族長,「回大人,除了今天這兒的,狼人部落還剩二十人,我們部落還剩十多人看家。」

「很好,你也可以走了。」 獸人族長真的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別看了,走都走了,你們還有機會,抓緊啊。」馬沙吆喝道,感覺這樣挺好玩的,「第三個問題,兩個部落的位置在哪裡?開始搶答!」

「我來!」

「我來!」

「我第一個!」

……

太自覺了……太主動了……把秋田城眾人看的目瞪口呆,出賣自己部落居然都這樣賣力,簡直讓眾人大開眼界。

馬沙也沒注意誰是第一個,於是隨便找了個,一指:「你,對,就是你,別看別人了,恭喜你獲得這次回答的機會。」

這名獸人張著大嘴,一口氣還沒緩過來,真是太幸運了,自己居然被選上了!

「我嗎?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真的是我嗎?真的是我!哈哈哈,真的是我!」這名獸人興奮的手舞足蹈,要是再來點伴奏啥的,估計要跳起來了。

「還回不回答了呢你!嘚瑟個啥呀!」馬沙一聲大吼把這獸人震的六神出竅,停止了搖擺。

「大人,我答,我答。」獸人迅速的說了出來兩個部落的地址。

「很好,你也可以走了。」馬沙大手一揮,宣布這名獸人獲得了自由。

剩下的狼人和獸人眼巴巴的看著這名獸人大搖大擺的消失夜色中,心中的羨慕嫉妒猛烈的爆發出來,他能走我們也能走!只要抓住搶答機會,說不定下一個走的人就是我!

在這群起激動的時刻,馬沙宣布的下一個搶答問題:「看到你們這麼主動我很欣慰,顯然你們已經認識到知識改變命運這個偉大真理,很好。那現在我宣布最後第二個問題,你們兩個部落的靠山是誰?開始搶答!」

到現在這個問題,這些狼人獸人已經看出來了,這些人類是想把兩個部落全部解決了嗎?連靠山都要一起解決?不過他們的實力強大,說不定靠山靠不住了。

既然如此,賣靠山總比送命好。

「我來!」有聰明的第一時間舉了手。

「說!」

「是尖石部落,我們兩個部落都是效忠於尖石部落,獲得的戰利品也要上繳一半。」

「很好,讓他走!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最後一次的希望來了!尖石部落在哪,實力如何。」

其實這算兩個問題,不過馬沙不想玩這個遊戲了,乾脆簡單直接點問完。

「我來!」

「我第一個!」

「滾開,我是第一個!」

……

最後一個問題了,最後的活命機會。狼人和獸人為搶到這個問題的第一位置,互相瞪著眼爭搶第一人,場面一度火爆到十幾個人差點幹了起來。

可是他們這麼拚命證明自己是第一人,卻忘了決定權在馬沙手裡,只有馬沙才可以指定人選。

一聲驚天怒吼響起:「安靜!就你,對,就是你,你來回答!」馬沙指了一名狼人。

「憑什麼!我比他先舉手的!」

「就是,我比他先!」

狼人和獸人的就是直率,覺得不公平就要說出來,這是他們的性格,可惜了,馬沙不需要給他們公平。

「就憑這個!」馬沙舉起重劍,鬥氣猛然爆發,顯露出他大魔武的實力。

「大魔武!我擦……」

剛才叫的很歡,最囂張的幾個立馬就慫了,你大爺的,你早把你大魔武的實力擺出來,我們傻了才來送死啊。果然最狡猾的不是狐族而是人類啊!

被馬沙指定了的狼人唯唯諾諾的說道:「回大人,尖石部落在加爾波恩附近的一個山谷里,聽說他們的族長就是他們部落最厲害的人物,是個魔武士。」

「很好,你可以走了。」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待這狼人走遠了,馬沙淡淡的吩咐道:「把這些,滅了吧,整乾淨點,別污染了空氣。」

現在輪到魔法師們出場了。

埃爾和扎克的地刺把所有人都刺在當場動彈不得,慘叫連連。然後洛文連續兩個燎原,把所有狼人和獸人都燒成了藍色冰晶,再被丘媛釋放的風一吹,全部碎成了冰渣掉在了地上。然後俞團長和威斯為首的水系魔法師用水把地面一衝,地刺一收,小廣場煥然一新。

「哇,好厲害!」余小寶看的目瞪口呆,魔法太神奇了。

「厲害吧,不用羨慕我們,世界是你們年輕人的,說不定以後你也會的。」洛文鼓勵道。

「真的嗎?」余小寶眼神透出一種強烈的好奇和希望,這也是洛文想要達到的目的。 娛樂圈bug 余老三凶多吉少,余小寶需要找到一個方向,對未來充滿著熱情,只要這樣才能沖淡他對父親的思戀,才能更好的照顧妹妹,照顧自己。

洛文不可能一輩子照顧著他,小寶終究會成為一個男子漢而去闖蕩世界,只要他獨立了,世界之大無處不是路。

大鬍子從後面過來了,跟馬沙點了點頭:「都處理好了,一個沒跑。」

放走的幾個沒能倖免,不可能真正的放他們走,既然都動了殺心了,當然要一了百了,乾乾淨淨才行啊。放他們走,是給留下的人看,看,有人回答了問題真的能活命。只要給他們活命的希望,問他們什麼都能問出來。

「好了,大家休息吧,明天還有活干。」

明天要滅三個部落,唉,想想都覺得好忙……

秋田城眾人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帶走了余小寶和余小妹,給部落留下了十幾個金幣作為留宿一晚的打擾費,沒有和任何人道別,也沒那麼個必要,大家瀟洒的走了。

狼人的狼牙部落和獸人的骨血部落以一條小河為界,隔河而望,一個在東,一個在西。

因為同屬於尖石的附屬部落,只要其中一個遇到擺不平的事就兩個部落一起解決,在這周圍倒是威風十足。昨天更是逮住機會把余老三部落的保護部落給滅了,這樣一來兩個部落收保護費的範圍又大了一些。

部落裡面留守的十幾個人怎麼擋不住如狼似虎的秋田城眾人,一把大夥之後,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進入內陸以來,天氣開始變暖,沒那麼冷了,春天就要來了。

「走吧,這些都是小雜魚,還是趕緊把尖石部落解決了我才心安。」 尖石部落控制著七八個小部落,七八個小部落又每個控制了幾個更小的部落,余老三部落就屬於「更小的部落」這類。精靈大陸實力說話,沒有相應的實力控制不了這麼多部落,所以尖石部落的實力不差。

在加爾波恩以西,怒風苔原的邊緣,有個小山谷,就是尖石部落的大本營。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族長是魔武士,麾下高級武士有二十多名,其餘族人人人都不是普通人,全都是武士,這樣的部落就算在狼人聖城也算的上一號了。甚至有傳說尖石部落就是狼人聖城的高手出來組建的部落。

秋田城眾人看著不遠處的小山谷,小山谷唯一的一個入口左右有兩個崗哨,上面的狼人時刻保持著警惕。

「易守難攻啊。」馬沙感嘆道,「真是個好地方,怎麼辦?」

馬沙問的怎麼辦指的是直接硬攻還是偷襲,而不是打不打。對實力比自己低的,不撈一票走不是馬沙的風格。

「晚上行動吧,白天人太多,不方便。」洛文說道。小山谷旁邊是一條官道,通往怒風苔原,人來人往的的確不方便,打家劫舍這種事情還是晚上做更方便。

半夜之後,小山谷一片漆黑,只有幾個火堆徹夜亮著。把戰馬和戰寵留在一處樹林里,留下十幾個人看守,其餘人全部朝小山谷潛了過去。

白天洛文和小白已經把尖石部落偵查過了,此時由洛文帶路,眾人摸到了崗哨腳下。崗哨是一座二層的木質建築,四面透風,頂上兩個狼人打著瞌睡聊著天。

尖石部落的實力能震懾住所有圖謀不軌的人,於是平安無事很多年了,所以崗哨就像一個象徵著部落實力的東西,值班的狼人從來都只是走走程序,早就放鬆了警惕。

兩個崗哨,一邊上去兩個高級武士。高級武士上去解決兩個初級武士,高射炮打蚊子,在下面的眾人只是聽到一聲輕微的悶哼,然後兩個高級武士就下來了。

按照計劃,兩個崗哨一邊上去一個高級魔法師和一個武士,用來擊殺從山谷裡面逃出來的狼人。埃爾和白灰傭兵團一名武士上了左邊崗哨,孫珩琳因為不習慣血腥,申請和另一民白灰傭兵團武士上了右邊崗哨。

安排妥當之後,其餘人抽出了武器,光明正大的朝裡面挺近。這就是洛文的戰術,沒有戰術,正面對抗。以秋田城眾人壓倒性的武力優勢根本不需要什麼戰術,

某個房間內一個狼人因為晚上喝酒太多,到了半夜膀胱漲的厲害,迷迷糊糊的推開門一轉角,開始噓噓起來,陡然覺得怎麼身後有人看著呢,如芒在背,讓人感覺毛毛的。

狼人扭頭一看,我擦!怎麼這麼多人類!把狼人驚嚇的最後一點點尿意全都嚇縮了回去,任誰噓噓的時候被幾十個人圍觀都無法噓出來。

「嗨,你好,這麼晚了你在這裡幹什麼?」當先的一名年輕人類和善的問道。

噓噓啊,沒看見我在噓噓嗎?狼人快奔潰了,你們幾十個人都看到了還明知故問,這種壞了別人的好事還一本正經的問到「兄弟,我打擾到你了嗎?」最是讓人討厭。

本來被打擾了就不爽,打擾就打擾了吧,他還渾然不覺他就是罪魁禍首,還要問你爽不爽……這哪兒說理去!

狼人點了點頭,又趕緊搖了搖頭。

「哦,不介意哈?那就好,我問個事啊,你們族長在哪個房間?」

狼人指了一個房間,馬上驚覺自己被迷糊了,馬上把手指縮了回來。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是被這群人類的氣勢震懾住了?

「謝謝啊。」洛文壞壞一笑,「兄弟們,為了表示感謝,送他一個全屍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