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難道,他的心裡,還是更願意相信自己的骨肉血親?

可是,靖王到底是怎麼想的,誰知道。況且那畢竟是軍營,靖王很可能就在那裡埋伏,那是真正的龍潭虎穴,皇帝有再大的能耐,一個人進入一個軍營,怎麼可能全身而退?

她急切的說道:「皇上——,靖王就算大獲全勝,皇上要去檢閱,也應當全副鑾駕而去,怎能輕裝簡行,一個人去呢?」

一聽到她的話,祝烽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大膽,朕做事,豈容你一個奴婢指手畫********婢不敢,奴婢只是想要勸諫皇上。」

「勸諫?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尚寶女官,有什麼資格來勸諫朕?難道,你想要離間朕和靖王的骨肉親情?」

「奴婢不敢!」

南煙嚇得跪了下來。

而一旁的童桀這個時候也捏了一把冷汗,忙說道:「司女官,靖王殿下可是浴血奮戰,才擊退了越國的軍隊,將士們群情激昂,想要一睹天顏,你就不要從中作梗了。」

他這話一出口,祝烽的臉色更難看了起來。

他指著南煙道:「你就給朕跪在這兒,等朕去了軍營,回來再收拾你!」

說完,便抬腳要往前走。

我的冷傲總裁老婆 (本章完) 這兩件殘缺的神器,在血池力量的灌注下,完全的煥然一新!

君雲卿甚至能夠從天魔七罪琴那濃郁的力量氣息中,感覺到,它已經完完全全的被修復了!

不僅如此,她還能從天魔七罪琴上,感受到一股若有若無的呼應的氣息,不知道是從哪裡的遠方傳來!

是那最後一根琴弦!

自從第六琴弦找到之後,君雲卿就再也沒有得到任何有關琴弦的消息!

她當時就猜測,是不是要將天魔七罪琴完全修復后,才能夠得到第七根琴弦的消息!

沒想到,真的是這樣!

而更大的收穫,就是聖鎧!

君雲卿驚喜的感應到,因為能量耗盡而在自己體內沉睡著的聖鎧的意識,在慢慢的蘇醒!

這祖魂血池中的力量,竟然也能夠給它提供需要的能量!

不過想想這也是很正常的!

這畢竟是祖皇之血的力量!是祖皇最本源精純的力量的集合!

能夠提供給聖鎧恢復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次進入祖魂血池的收穫,實在是太大了!

而在君雲卿不斷吸收轉化著祖魂血池的力量時,夜十八卻是看著那在透明光罩中,不斷亮起又被壓制下去的圓石光芒,雙眸劇烈的閃爍著。

「君雲卿……我說過,讓你不要回來的!」

夜十八鋼鐵一般的面容冷硬無比。

許久,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這裡的力量,他總共就只能動用三次!

如今為了君雲卿,他已經動用了兩次了!

「再沒有第三次!君雲卿,從此之後,你我再無瓜葛!」

夜十八冰冷無比的無機質聲音響徹在房間之中。

他看著那緩緩沉寂下去的圓石力量,徑直大踏步走了出去!

君雲卿從祖魂血池中出來時,整個達爾一族都震動了!

很多人知道君雲卿的潛力天賦可怕,知道她進入祖魂血池后,必然會實力驚人。

但誰也沒想到,君雲卿的晉陞會這麼猛!

大領主啊!

君雲卿才多大?

眾人目光震撼的逡巡在君雲卿身上,怎麼看君雲卿的年紀也大不到哪去。

族群中的一些王將天才,比如達亞他們,很可能年紀都比她大!

畢竟一個人的模樣可以變年輕,但是身體速度以及骨骼體質卻是無法改變的。

達爾一族的人大多都是俊男美女,對於外表的皮相十分的看重。

他們之中,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老人。

但體內骨骼和真形的幻化,讓他們能夠區分彼此的年紀大小。

君雲卿一次真形都還沒幻化過,對於達爾一族的人來說,這是十分不可思議的。

不過這也證明了君雲卿的年紀,非常的年輕!

年輕到讓人嫉妒的地步!

這個人,當真是集天地鍾靈毓秀於一身!完全是天地寵兒!

她才入軍多久啊!竟然就晉陞到大領主的層次了!

伽爾領主等人紛紛前來道賀!

達亞等人也派了人來。

琨收禮都快收瘋了!

不過這一切,都趕不上他心裡的樂呵程度!

看見那些他抬頭都無法仰望的貴族天才們在他面前平等而友好的交談,甚至一些實力較低的,還討好又諂媚的跟他說話,讓他的那個心情啊,爽得不要不要的!

當年入軍的時候,琨哪裡想到自己會有今天?

他是族群中最不受重視的賤民!

雖然心中懷抱著要出人頭地,不再讓人看不起的想法投軍。

但是琨心裡非常的清楚,貴族和平民的區分,不是沒有道理的!

他天生上,就沒辦法和那些貴族的天才相比!

他僥倖才突破軍中的入試考核,差一點就被刷下去,比之貴族中最垃圾的天才,比如卡庫那樣的都不如!

更別說卡伊,達亞那樣的強者了!

要不是君雲卿,他最大的可能,就是勉強考入軍中后,最後被人磋磨得鬱鬱寡歡,最終抱著一身垃圾的實力成為炮灰,死在不知道哪個莫名的地方!

哪裡會有現在這樣的風光?

達亞他們那樣各自大領主一脈都備受推崇的天才,都和他打招呼,談話。

再沒有人敢看不起他!

也沒人再敢叫他賤民!

所有曾經看不起過他,辱罵過他的人,還沒等他發話,就一個個的夾緊了尾巴做人!

甚至還有的人,主動的找到了他道歉!

更有的人在他面前低聲下氣的詢問,君雲卿是否還需要招收手下,他們願意為之效力!

這是琨以前做夢都不曾想象過的生活!

今天卻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了他的面前!

還有祖王們!

曾經他連聽見這稱呼就絕對高不可攀,讓人望而生畏的祖王們,都和顏悅色的和他說了幾句話!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是君雲卿的守護傀獸戰士!唯一的守護者!

這一切的榮耀,全部都是君雲卿給他的!

琨想起當年,自己厚著臉皮和君雲卿搭訕,向她索要這一個名額時,她毫不猶豫的答應。

就是這一句答應,改變了他的一生!

「君,我會更努力的!以後成為你真正的守護者!誰想對你不利,就先踏過我的屍體!」他認真的對君雲卿道。

後者這會正在清點眾人送來的賀禮,念影在旁邊呀呀呀的看著,不時用自己短短的藕臂拍拍那些禮物,表示喜歡。

聽著琨這冒出來的一番話,君雲卿一臉的奇怪。

「你在發什麼神經?你不一直都是我的守護者嗎?」

還真正的守護者,難道現在是假的?君雲卿一臉的莫名其妙。

琨沒說話。

君沒懂他的意思。

他說的是,要成為實力也配得上君雲卿的真正的守護者!

而不是現在這樣,依靠君雲卿的庇蔭的守護者!

所有人對他的看重,他的好,都是因為君雲卿在他的身後!

要不是這樣,他一個實力低微的賤民,誰搭理他啊?!

琨有的時候是二二的,但並不蠢!

所以偶爾有的時候,有人故意來拉攏他,他都裝作不知道!

除了君,這個族群中,他誰也不認!

「反正你記住這些話就對了!」琨也不解釋,只粗聲粗氣的道。

「知道了。」君雲卿也不在意,琨莫名其妙的動作多了。

真跟他計較,自己再多的腦細胞都不夠用! 第186章她的腰竟然這麼細

就在他剛走下台階的時候,南煙一下子走到他面前,跪了下來:「皇上!」

祝烽的臉色一沉:「你要幹什麼?」

南煙抬頭看著他,說道:「皇上昨天不是說,奴婢罪孽深重,讓奴婢這些日子都緊隨皇上身邊,一步不能離開?那奴婢,也要謹遵旨意,一步都不會離開。皇上去哪兒,奴婢就去哪兒!」

「你——!」

祝烽怒不可遏,抬腳就要踢她。

就在這時,一旁的童桀眼珠一轉,忙說道:「皇上,司女官忠心可鑒,既然只是一次檢閱,不如就將她一同帶去。」

祝烽眼睛微微眯起,看了看周圍的人,又看了看南煙堅定的目光,氣息一沉,用手指著她,道:「好,朕就帶你過去。不過等這件事完了,朕一定要把你——」

後面幾個字沒說出來,但那咬牙切齒的口氣,已經足以讓人膽寒。

南煙也是咬著牙聽完的這句話,俯身一拜:「是。」

祝烽一拂袖,往外走去,而她也立刻站起身來,童桀急忙要過來扶她,南煙只伸手輕輕的推開了他,說道:「童公子,既然要去,那就快走吧。」

說完,跟了上去。

童桀看著她的背影,眉心一蹙,但也急忙跟上前去。

他們一同走出靖王府,果然在外面只看到了一支馬隊,是幾個副將帶來的,也不過十來個人,但每一個人都是鎧甲加身,透著一股悍然的氣息。

一個侍從牽了一匹馬走過來。

祝烽走上前去,接過韁繩翻身上馬,這個動作做得行雲流水,連周圍那些將士都看呆了。

可是,當南煙走到他面前,就愣住了。

大家都只想著迎接皇帝去接應,並沒有想到還有她這個女官,童桀緊接著走出來,一見此情形,立刻見縫插針的說道:「司女官,你還是——」

他的話沒說完,南煙就看見視線中出現了一隻手。

抬頭一看,祝烽騎在馬背上,俯身對著自己伸出了手。

「皇上……」

祝烽的目光如冰,沉聲道:「你不是說,一步都不會離開朕的身邊嗎?」

「……」

「上來!」

Leave A Comment